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1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任秀英, 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1-14:曾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吉林榆树市任秀英遭酷刑迫害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任秀英,一九九七年春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孝敬公婆、与人为善、夫妻和睦,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

可是,就是因为她信奉真、善、忍,任秀英曾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二年,她的丈夫徐桂良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任秀英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酷刑迫害。

上访说公道话遭冷冻、洗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污蔑抹黑镇压法轮功。为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让政府了解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任秀英去长春市政府信访办上访。期间,原双井乡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任秀英家中,抢走大法书、大法师尊法像、弘法条幅。

事隔不长时间,警察又擅自非法闯入任秀英家,强行索要任秀英和丈夫两人的身份证件,并逼迫他们写“不上访、不炼功、不串联的保证书”。三天两头深更半夜猛劲敲门,闯进任秀英家,看任秀英和丈夫是否在家,并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是否参加集体活动。任秀英的公公和婆婆二位老人及女儿在恐惧中度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任秀英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任秀英在天安门广场喊出“法轮大法好!”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后被劫持到西城区看守所。刚进去就强迫照像、印指纹,并问家庭住址。

任秀英没有配合警察的要求,警察就强行不让任秀英穿鞋,让任秀英光着脚站在外面的雪地里,警察把任秀英的脚上面埋上雪,实行冷冻迫害,冻的任秀英浑身打颤,直至麻木失去知觉,每次冻二、三个小时。

任秀英非法关押三、四个月后,被长春市驻京办事处非法拘禁,因为法轮功学员们炼功,办事处的警察给他们戴上手铐过夜。七天后,直接送到长春市兴隆洗脑班。在那里,强迫法轮功学员们看诽谤师尊和大法的录像,学习其它宗教的东西,墙上贴满了抹黑师尊和大法的墙报。任秀英绝食反迫害,身体十分虚弱,医生检查身体,任秀英各项指标都不合格。

二零零一年九月前后,任秀英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左右时,洗脑班通知双井派出所和任秀英丈夫来接她。虚弱的任秀英不能走路,任秀英的丈夫背她上下车,回到家中。

二零零二年四月~八月,为躲避警察的骚扰,任秀英和丈夫流离失所到黑龙江省五常市。

在看守所被上大挂、拳打脚踢、强行灌食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任秀英正在榆树市的大马路上走着,突然被一群警察绑架,把黑方便袋套在任秀英头上,强行塞进警车。拉到秘密地点后,进行刑讯逼供,暴力取证。

警察问任秀英真相资料的来源、和谁联系,任秀英不配合他们。警察把任秀英双手背后铐在一起,从后背拉起来,吊在门框上,双脚悬空离地,用吊背铐(上大挂)实行酷刑迫害,门框断裂后才放下来。任秀英的左胳膊肿的很厉害,大片瘀血成黑紫色、脱臼、不能抬,连裤子都提不了。五、六个警察还拳打脚踢,折磨迫害任秀英一下午,当时任秀英遍体鳞伤。

警察打累了,深夜把任秀英送到榆树市看守所女监室。在榆树市看守所,警察强迫任秀英挑白豆子,每天吃玉米面窝窝头,喝着碗底有泥的白菜汤,任秀英经常吃不饱,还被经常逼任秀英坐板。榆树市国保警察一、两天非法提审一次,每次都拳脚相加,任秀英绝食反迫害。看守所警察、刑事犯和狱医有的捏鼻子、有的按脑袋、四肢、有的提着盐水来到监室,强行灌食,弄的任秀英头发上、脖子上、上半身都是湿漉漉的脏东西。

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任秀英被榆树市国保警察劫持到五常市看守所,一同去的还有任秀英的丈夫徐桂良和另外两个法轮功学员。一路上,他们四个人被五花大绑连在一起,两人一个座位。任秀英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在五常看守所,任秀英绝食反迫害,身体消瘦到八十多斤。

在冤狱十二年遭野蛮殴打、灌食、双手锁在地环上、电棍电等

二零零三年七月份,任秀英被非法批捕。法院对任秀英非法判刑十二年,一个月后,任秀英的丈夫徐桂良被非法判刑十三年。

五常市警察把任秀英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警察怕任秀英喊“法轮大法好”,用胶带粘住任秀英的嘴,给任秀英戴上手铐、脚镣,强行抬着,把任秀英塞到警车里。

监狱的狱医给任秀英检查身体,医生用针灸的针扎任秀英的十个手指甲,扎人中,都扎出了血,看任秀英没有任何反应,拒收。

任秀英被背出来,当天拉回五常市看守所。第二天,警察强行给任秀英戴上手铐、脚镣,任秀英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不顾任秀英的身体状况,使用卑鄙的手段,将任秀英非法关进哈尔滨女子监狱集训队。那里的警察把任秀英关进禁闭室(小号),双手背后铐在一起,锁在地环上,每天吃两顿玉米糊,迫害任秀英四、五天的时间。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任秀英被逼坐在小凳上背监规,后被转到五监区迫害。为抗议非法关押,任秀英不戴名签、不报数、不蹲、不参加点名。警察指使刑事犯从床上把任秀英拽到地上。因不配合报数,任秀英被刑事犯从后面猛踹小腿,当时腿疼的就瘸了。

晚上,逼迫法轮功学员们在走廊坐小凳,当时有二、三十人,法轮功学员们集体背法,监狱调来防暴警察,用电棍电她们的嘴,往监室拖她们,警察拿小凳击打她们的头部,打的法轮功学员头破血流。

那时正值深冬季节,警察强行拉法轮功学员们到外面冻两整天,冻的浑身哆嗦。又把任秀英关进小号,一天两顿玉米糊。任秀英绝食反迫害,警察把任秀英绑在门框上,在站着的姿势下,强行插管灌食。

四十多天后,任秀英又被转到五监区迫害,因不配合警察的要求,他们把任秀英双手铐在一起,举过头顶吊起来,每天早五点吊到半夜十二点;后半夜坐在小板凳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五点。这种迫害持续了十八天,那时腿肿的裤子都脱不下来,全身肿的很厉害,监狱警察用精神和肉体及人格的多重迫害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们配合他们的要求。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任秀英被转到十三监区,也就是“转化”监区,成立了“转化班”,监狱要求百分之的百“转化率”。每天放诽谤师尊和大法的录像,学习其它宗教的东西,犹大进行洗脑,任秀英的身心承受着痛苦煎熬。

然后到七监区,任秀英开始做奴工生产,叠纸袋。任秀英后来淋巴处长瘤,直到溃烂出脓血。二零一一年十月,从监狱回到家中。

一家人遭迫害

任秀英的公公那时是将近八十岁的老人,带着对儿子、儿媳的牵挂,凄惨的离开了人世。任秀英的公公没等到儿子、儿媳回来养老送终,这对老人是怎样的痛苦啊?!

剩下八十来岁、饱经痛苦的婆婆和任秀英十多岁的女儿相依为伴。任秀英的女儿有时只身一人去看任秀英任秀英和女儿泪眼相视,女儿承受着心灵的重负,牵挂着冤狱中的母亲,期盼着母亲的归来。

二零一四年夏,在监狱痛苦中度过了十年八个月的徐桂良回到家,当时八十多岁的父母双亲在承受了四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痛苦思念中,都已离开人世,最终没能见上儿子一面。

他们的女儿也结婚成家,因父母修炼法轮大法,都被非法关进监狱十年之多,失去父母的关心,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和奶奶,还要往返于监狱看望父母,懂事的女儿承受了同龄的孩子难以想象的痛苦与艰辛。

经历九年多的冤狱迫害,任秀英回家不久,榆树市610办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610的人开车闯入任秀英家,把任秀英拉到榆树市政法委,逼任秀英签字。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4/曾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吉林榆树市任秀英遭酷刑迫害-418533.html

2015-11-07: 十年八个月冤狱 吉林省徐桂良及家人饱受折磨
二零一四年夏,吉林省榆树市徐桂良带着的伤痕累累的身心,从被非法关押的牡丹江监狱回到了久别的家,此时,家境别样,父母双亲已经带着对他的思念和牵挂与世长辞;可爱的女儿饱受心灵的负重,已长大成人,结婚成家。长达十年零八个月的冤狱苦难令徐桂良不堪回首。
十里八村的好人

徐桂良,男,今年四十五岁。徐桂良在家中是独生子,老父亲残疾(一只手),母亲也残疾(罗锅)。母亲四十一岁时生下徐桂良,可谓是老来得子,晚来之福。儿子成人,娶妻生子,儿媳也十分孝顺,小孩子更招人喜爱,这个五口之家十分幸福。

一九九七年春季,徐桂良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夫妻俩人相继走人大法修炼,为人处事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家孝敬父母,在社会上与人为善,是十里八村有口皆碑的好人。

绑架冤判十三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由于警察经常不断的到徐桂良家骚扰,徐桂良夫妻被迫流离失所到黑龙江省五常市。十一月二日,双井乡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徐桂良家,把徐桂良绑架到派出所,警察辱骂师尊和大法,对徐桂良拳脚相加,并铐在铁椅子上一宿。第二天早上,送进榆树市看守所。

榆树市国保警察多次非法提审,对徐桂良进行人格侮辱,打骂更是家常便饭,非法拘禁一个月,后被榆树市国保警察送到黑龙江五常市看守所。榆树市国保警察把徐桂良和妻子和另外俩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脚绑的紧紧的,他们的脚和腿都肿的很高。

二零零三年八月,徐桂良被非法批捕,依法上诉,一个月后,中法维持原判,刑期为十三年,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非法关押进黑龙江省哈尔滨监狱集训队。在那里,徐桂良被迫整天蹲在地上,背监规,背不下来,就挨打。集训队结束后,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警察利用刑事犯包夹徐桂良,行走坐卧、前后左右,都有专人监视,可以随时报告警察,刑事犯为了减刑早日回家,被逼出卖良心干坏事。

转押牡丹江监狱 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犹大围攻,不“转化”不让睡觉,刑事犯转达警察的威胁:不“转化”就火化。在这期间,哈市法轮功学员王大元(哈工大教师,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包夹拳打脚踢,进行毒打。在肉体和精神的多重折磨下,原来写了“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纷纷上明慧网宣布作废,哈尔滨监狱迫于舆论压力,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分散到黑龙江省各监狱,徐桂良被转到牡丹江监狱九监区,徐桂良被刑事犯包夹严管,遭各种折磨。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全监狱扬言百分之百“转化”法轮功学员,对所有学员采用整夜不让睡觉,冬天浇冷水、电棍电击等强迫手段,逼迫“转化”。徐桂良在身心多重的痛苦迫害下,违心的抄写了“五书”。二零一四年的夏季回到家中。

中共迫害中一家人的苦难

徐桂良的妻子任秀英,女,今年四十六岁,二零零二年农历七月的一天,任秀英与一大法弟子徐洪波在榆树市内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跟踪至住处后,被绑架,后转到五常市公安局(徐洪波被转到长春市),于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十三年,后被转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徐桂良的女儿徐鸿燕,今年二十六岁,因父母修炼大法被非法抓走、判刑,当时幼小的心灵遭受很大打击,精神上十分压抑,学校里不明真相的同学有时当面嘲笑、戏弄、歧视。二零零五年的春天,十六岁的鸿燕初一还没念完,就辍学在家。老师、同学为这个品学兼优的孩子感到非常惋惜。

小鸿燕是个懂事的孩子,爸爸妈妈被非法抓走,当时她才十二岁,小小的年纪便挑起了家庭的重担,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想念爸爸妈妈时,只在背地里偷偷的哭,从不让外人看见。更不敢让爷爷、奶奶看到,怕他们因此而着急上火。祖孙三人,相依为命。

在二零零四年夏天,鸿燕由亲属陪同曾到哈尔滨监狱去见过父亲一面,当辗转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探望母亲时,只因任秀英拒绝“转化”,监狱不准家属接见,故未见到母亲。

别人问孩子:“你爸爸妈妈是对还是错”时,鸿燕坚决的说:“爸爸妈妈按真、善、忍修炼法轮功,是好人,没有错。镇压炼法轮功的邪恶才是坏人,学大法的都是好人,天底下最好最好的人。我身为他们的女儿感到骄傲和自豪!”

二零一四年的夏,在监狱痛苦中度过了十年八个月的徐桂良回到家,当时八十多岁的父母双亲在承受了四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痛苦思念中,都已离开人世,最终没能见上儿子一面。女儿也结婚成家,因父母修炼法轮大法,都被非法关进监狱十年之多,失去父母的关爱,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和奶奶,还要往返于监狱看望父母,懂事的女儿承受了同龄的孩子难以想象的痛苦与艰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7/十年八个月冤狱-吉林省徐桂良及家人饱受折磨-318720.html

2008-02-01: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71502.html

2005-04-03: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徐桂良、任秀英夫妇,因为坚持法轮大法信仰、讲法轮功真象,于2002年被榆树市恶警绑架,后转押黑龙江省,在非法关押期间受尽种种酷刑折磨。2003年的消息称他们分别被非法判刑11年、13年,关押在黑龙江监狱。家中高龄父母及未成年女儿度日如年,更难见亲人的面。

徐桂良,35岁,2002年9月一晚,被榆树市环城乡双井派出所恶警绑架,转押到黑龙江省五常县公安局,后被非法判刑11年,被关押到哈尔滨监狱,2004年下半年转到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监狱。

任秀英,36岁,2002年7月被榆树市公安局恶警抓捕,转交给五常县公安局,后被非法判刑13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徐桂良是独生子,父亲已85岁,走路拄着拐棍。母亲现年75岁,41岁时生下徐桂良,可谓是老来得子。儿子、儿媳只因为坚持信仰、讲真象救众生而遭迫害,老人唯一的依靠与希望被江氏集团所剥夺。两位老人已无劳动能力,失去了孝顺的儿子与儿媳,只好花钱雇人种地,以微薄的收入来维持生活。几年来,想儿子、儿媳,只能是偷偷的落泪,害怕孙女看到。

徐桂良的女儿徐鸿燕,16岁,因父母被抓,精神压抑,早已辍学在家,只念到小学毕业。孩子很懂事,想爸爸、妈妈却从不对外人说,也不让爷爷、奶奶看到,怕老人着急上火。相依为命的老小盼望迫害早一天结束,亲人早一天团聚。几年来,孩子只在亲属陪同下,到哈尔滨监狱看到父亲一面,同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去看母亲,却没有见到,因任秀英拒绝转化,监狱不许亲属接见,现在父亲徐桂良又被转到牡丹江市关押,离家近千里路程,更不方便接见。

徐桂良一家亲情被江氏的流氓高压政策而隔断,致使老人老年无依无靠,孩子无父无母关照。

2004-05-14:2002年11月28日,哈尔滨女子监狱五监区法轮功学员由于不屈从恶警的迫害(被拉到外面挨冻)7人被关小号33天。大冬天被扒光内衣裤,光着身子穿上被剪掉扣子的棉服,扣在地环上。小号的暖气没卸掉,由于法轮功学员不答应干警的戴名签、点名的要求,连续两次续押票。

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方式反迫害,被恶警强行残忍灌食,使用开口器,使大法弟子承受巨大痛苦。插上管后不拔出,用胶带缠到头顶,背铐站立在水泥地、厕所台上(绝食3天)。被监区接回后,由于法轮功学员不服从他们所谓的“管理”,继续被铐到宿舍的床头,每天晚上到12点(后10点)才让睡觉,连续18天,每天站立18-20小时,直到7人双脚严重肿痛才打开手铐,到10点才让休息。这期间不给吃饱饭(在小号每天2小盆玉米糊)。

3月8日,7名法轮功学员对被强加的犯人身份及剥夺他们通信、买东西,不让用笔、纸等人权,就脱掉囚服。3月9日,7人被分开了,恶警分别采取不同的方式迫害我们,逼迫服从‘管理’。其中肖爱玲、李萍、任秀英、杜桂杰、程佩英被用手铐铐在床头,其间只有2天晚12点让休息几小时,其他时间都被铐在床头,连续16天,没让上床休息过,只有4、5天12点让坐小凳。

后来由于我们不答应条件,就被逼连着站立,我们的脚又疼又肿,极度疲劳。肖爱玲在连续站立2天后,双脚、小腿红肿剧痛,发烧直至疼痛难忍,几近晕厥才允许坐在小凳上。但我依然戴着背铐。经医生检查,怕双脚截肢,我被几个犯人强行铐着,脸被抓肿、嘴全被铁勺刮破。在坐几天缓解后,又被迫站立铐到床上,刚刚缓解的双脚又开始红肿。任高辉、程佩英也在几天后双脚红肿变黑。这种情况下还让我们继续站立,多次反映,才让坐下。戒具始终不拿下来,并强行给两人打针。任秀英的脚肿得不能穿鞋。

18天中,四个人每顿只给两个小馒头,理由是小号没地方,你们是小号待遇。可他们却16天不让我们睡觉。这种超强的体罚是侵犯人权的。当我们问刘志强狱长哪条法律规定不让睡觉时,他说:我就是法。

李萍、肖爱玲、任秀英于4月1日被分开。肖爱玲、任秀英分别被吊起来铐上。李萍由1名刑事犯看着。平时出工的最爱打人的犯人王代群回来做她工作,因李萍闭眼,在她说话时没睁眼为由大打出手,企图以此手段逼迫她屈服。李萍呼叫着报告干警的情况下,却继续遭毒打。当乔丽娜赶到现场时,非说李萍和王打架,并把王叫出去“训了”,可一会就回来后,他继续折磨李萍。因李萍不说话,不给其市场,王便用手指抠李的眼睛长达半个多小时。因李萍把挨打的事告诉同修,乔丽娜干警将李萍大骂一顿,罚她反省到12点才让休息。

2004-03-15: 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四中队的大法学员,抗议非法关押,不戴名签、不点名、不蹲。在队长吴艳杰、陶淑萍的指使下,这些大法学员经常被刑事犯打,有的被打得伤势严重。大法学员找她们,要求惩治打人凶手。2003年11月26日至12月2日,这七天的时间中,在原狱长王星、褚淑华的支持指使下,对大法学员采取了严重侵犯人权的迫害行为,以期达到他们强制让大法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下面将她们这七天中所使用的主要迫害手段列举如下:
不给吃饭,不让喝水,不让正常上厕所,在室外长时间冻着。

第一天被迫害人数高达43人。恶警让大法学员从早上5:30直到下午4:30左右到室外或罚站一天,或走一天,不让带任何御寒用品。当时正是寒冬腊月,气温很低。有的大法弟子被扒去棉袄,如李庆珍、杨秀华、李丙清、杜桂杰、王文荣、张春杰、史丽、李雪莲等。犯人王代群往大法学员张彦鞋里灌雪。杨秀华被扒去棉袄、棉裤、绒衣、绒裤及袜子,只剩一条线衣、线裤,被扔进雪堆里。最后那天被折磨到晚上9点多。

女干警使用电棍打、电,还找男干警打,并指使暴力犯罪的刑事犯们毒打大法学员。

(1)被吴艳杰、陶淑萍及其它女干警使用电棍电的有:许淑芬、刘桂华、任秀英、闫淑芬、王文荣、胡桂艳等。
(2)监狱指使五名防暴队成员帮助四队干警(其中有两名男恶警叫王亮、杨子峰)将大法学员肖爱玲扣在铁门上进行毒打,用板凳将马爱桥的头部打出一个大口子,缝了四针,板凳被打得粉碎。马爱桥自己花去医疗费近2000元,被关进小号,每天吃两顿玉米面粥,带背铐三天,后出现昏迷状态解开背铐,共关押15天。被它们毒打的大法学员有李平、肖爱玲、程佩英、黄丽萍、张春杰、刘桂华、马爱桥等。
(3)女干警乔丽娜、李笑宇、刘虹、孙立松用竹条往大法学员脸部、嘴、眼睛、手指、手上抽,大法学员多人手肿、脸肿、眼睛充血;她们还指使刑事犯李梅(贩毒犯)、刘玉梅(杀人犯)、刘文革(伤害致死)、王代群(抢劫犯)、王玉波(杀人犯)等3、4人围着打一个大法学员。李丙清、董亚珍、赵亚伦等人几乎天天被她们毒打。黄亚珍的眼睛当时被打坏,李丙清的内脏被打伤,那几天大法学员人人见伤。李庆珍被刘文革用刷水池的刷子刷嘴,致使嘴红肿。
(4)将胡艳蹲着扣到监舍内铁门上,从下午4点到凌晨5点多,还逼她干活(胡艳是狱中得法的大法学员)。不让正常休息、睡觉。每天下午4:30至5点左右回监舍,有的被罚蹲到半夜12点,有的被罚坐到冷冰冰的一楼地面上到半夜12点,最晚到后半夜2点才让休息,早晨5点起床。将七名大法学员关小号,因为她们始终没答应恶警的要求,迫害始终没有停止。

11月28日,大法学员集体背《论语》,有七人被押小号,分别为李平、肖爱玲、程佩英、任秀英、谷亚荣、刘桂华、杜桂杰。她们被扒去毛衣、毛裤(有的已被刑事犯偷走)一天24小时带背铐坐在板铺上。一天二顿像水一样的玉米面粥,半夜12点睡觉,早晨5、6点起床,不让洗衣服,一直被押到12月30日下午3点(已远远超过法律最长的关押时间15天)。从回监舍到2004年1月9日一直被铐在床梁上,从早6点到晚12点才让休息。她们几人脸色枯黄,瘦了许多。每天17、18个小时的站立、背铐,手脚均肿。程佩英腿出现红点。不给吃饭,七个人给5个小馒头,包括元旦那天都是这样。从10号至今还戴背铐坐小凳,晚10点才让睡觉,早6点起床,仍不让吃饭。迫害仍在继续。

另外四队干警不但剥夺了这七个人打电话、接见、买东西的权利,而且对其他大法学员也变相剥夺打电话、接见的权利。她们要求大法学员得向她们报告“××犯人打电话、接见”,而大法学员没犯罪,所以大家拒绝说犯人说的话,致使大法学员与家人联系不上,家中来人她们却谎称大法学员不见,给亲人赶走。邪恶至极。

最近哈尔滨女子监狱领导班子有变动,新任正狱长叫徐龙生,来自北安监狱;改造狱长刘志强来自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自新狱长上任后,恶警怕大法学员反映情况,怕他们的恶行曝光,阻止大法学员与狱领导接触。希望有条件的同修能把以前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进行整理,邮给监狱的新领导或给他们邮一些洪法材料。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邮信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学府路387号 邮编:150069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21-04-10:迫害者相关信息:
中文姓名:吴喜庆
出生年月日:1968年10月
性别:男
民族:汉族
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
职务:现任榆树市政府副市长、政法委书记

榆树市政法委书记吴喜庆
中文姓名:于志坚
出生年月日:1971年11月
性别:男
民族:汉族
职务:现任榆树市公安局局长
电话号码:0431-83808873
曾任长春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交通治安巡逻大队大队长;现任中共榆树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正处级)。

榆树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于志坚
榆树市城发乡卡路村治保主任李松林:15567102495
榆树市610办公室主任:王帅 办公电话:0431-83800003 手机18243160001
其他人员:
白振军15567030001 / 15904447878
甄胜利13604395008
榆树卫生局副局长董玉冀(音ji),电话:13504494930
榆树保健院:
王伟光院长电话13504396699
潘向飞副院长13630535898
蔡宇光院委会成员 13943153167 李振宇副院长 13364511403 邵帅 纪检科长18946640913
李淑萍妇产科主任 13630511988
希望有条件同修帮忙讲真相救度他们。
通讯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妇幼保健院 邮编130400
榆树电话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华昌街道华昌社区电话:043181608106
培英街道和平社区孙姓男子电话:17064485678
榆树市五棵树镇互助村的治保主任尚大华。


2021-04-05: 榆树市政法委书记 吴喜庆
中文名 吴喜庆
1968年10月生,
国籍 中国
职务 现任榆树市政府副市长,政法委书记。
民族 汉族
性别 男
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
榆树市610办公室主任:王帅 办公电话:0431-83800003 手机18243160001
其他人员:
白振军15567030001 / 1590444787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