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2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廊坊 三河市 >> 沈永芝,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三河市燕郊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18: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燕顺路派出所警察近期骚扰行径
7月13日,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燕郊镇燕顺路派出所警察给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张连存的儿子张冲打电话,说找他爸,张冲告诉警察你们违法,警察说不违法,张冲问炼法轮功违法吗?警察说违反了刑法300条,张冲告诉他宪法中哪条也没说法轮功违法,问那警察叫啥名,他说叫张博(音)。警察用15076655663、18533795987两个号打的电话。

7月中旬这几天,燕顺路派出所警察还上门骚扰诸葛店村的法轮功学员沈永芝,第一次去她家里没见到本人,第二次在楼下等,看见沈永芝回来就个照相,这些警察都说自己执行上边的命令,都不知道自己在执法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8/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1190.html

2017-06-26: 河北廊坊燕郊诸葛店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6月23日下午,河北廊坊燕郊诸葛店有三个自称是西城区派出所警察去了法轮功学员董桂荣家骚扰,当时董桂荣不在家,她丈夫和儿子在家,警察问让进去不,家人叫进去了,进去后有一个警察拿着摄像机就照,把每个屋都照了,又问家人董桂荣还炼不练了,家人说不炼了,警察就走了。(由于这17年的迫害该法轮功学员被无辜绑架去洗脑班无数次,家人也承受了很多惊吓和痛苦,所以说了假话)。董桂荣回来听说后表示家人说了不算,他们代表不了法轮功学员,否定了家人的话。

6月14日,有两个自称警察的去了河北廊坊燕郊诸葛店法轮功学员高桂英家骚扰因家里有坐月子的,没让进去,6月17日又去了第二次,一警察手里拿着摄像机问高桂英还炼不炼了又问她老伴炼不炼,回答说都炼,一会走了,有一个警察警号X10683。

同时警察还去了法轮功学员沈永芝家,第一次沈永芝不在家,问她儿媳妇沈永芝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她儿媳妇说最近忙照顾我坐月子没炼,警察就走了,过两天打电话给沈永芝问是刘瑞海家吗(刘瑞海是沈永芝丈夫,生前也是法轮功学员,去年被迫害离世)沈永芝回答说刘瑞海都叫你们迫害死了。警察又问她还炼不炼,回答说炼。

以上骚扰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有说是牛府(北阳庄)派出所的,有说是西城派出所的,可见他们也心虚,知道自己是执法犯法,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地址和身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6/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350257.html#17625234927-37

2010-11-14: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董桂荣、沈永芝被绑架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法轮功学员董桂荣、沈永芝,在2010年9月9日中干12点10分被燕郊镇综治办绑架送往廊坊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2496.html


2010-10-15: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开发区法轮功学员、懂桂荣、沈永枝、李桂芝于13号从廊坊洗脑班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5/231056.html#10101502247-3

2010-10-14: 廊坊地区六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廊坊地区恶人于2010年8月28日开始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三河地区现在已有6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她们是李桂芝、田淑娟、沈永芝、董桂荣、唐风、吕宝菊。有一部份同修都不知道这些消息。

廊坊洗脑班的恶人是;韩志光、赵丽华、李?松、于志宏、贾志学,请知道恶人手机号的同修发到明慧网,以便海内外同修打真相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1013.html#10101401546-10

2010-09-12: 河北三河市燕郊镇法轮功学员董桂荣、沈永枝被绑架

2010年9月9日中午12点半廊坊洗脑班来了三车不明身份的人,到三河市燕郊镇诸葛店村,不容分说,把法轮功学员董桂荣、沈永枝连拉带拽扔进车里,估计是送廊坊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29516.html
河北三河燕郊镇诸葛店法轮功学员沈永芝遭绑架

河北三河燕郊镇诸葛店法轮功学员沈永芝,九月九日中午遭绑架,是镇政府法治办王振军及饶海斌等人所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29541.html
2004-04-16: 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弟子刘瑞海自述:
    我和妻子沈永芝是97年10月份喜得大法,通过修炼,使我们身体多种疾病都好了,心性得到了提高,家庭和睦了,原来不和的邻里之间关系也好了。特别是我妻子,学法前得过肺结核,身体弱,爱感冒,经常打针吃药。学法以后从来没吃一片药,没打过一针,性格开朗,没有了忧愁,她没上过一天学,但现在能读《转法轮》。
99年7.20以后,法轮功受到了严重迫害,我村也是如此。99年10月30日晚,村书记扬春平把我叫到大队,镇政府来人说:“你为什么炼法轮功?政府现在不让炼你知道吗?”我回答说:“我通过炼法轮功我受益了。”我就把我以前的皮肤病、胃病、脾气不好、爱发火、家庭不和睦,是李老师的法轮功把我教好了,按照“真、善、忍”去做,处处事事做好人。那人又问:“现在上边不叫炼了,你还炼不炼?”我说炼。后来他们又把妻子叫来问她:“上边不叫炼,你还炼吗?”妻子说:“炼,这功法太好了,坚决炼下去。”我们晚饭还没吃,恶徒就把我俩带到燕郊分局去了。公安分局没有任何手续把我们拘押5天,又把我转到三河看守所,因为我们什么也没干,也不签字,由亲戚找镇政府、村干部第6天把我们接回家。

元旦、春节期间三河市燕郊分局都有人监视我们炼功人,打乱了正常生活,我们的人权受到严重侵犯。2000年4月19日晚9点多钟,燕郊镇政府张子华(政法委书记)、陈景忠、吕文生、崔巧燕(610成员),分局田曙光、沈建华等,村干部扬春平10个人跳墙入宅,叫我俩到镇政府办班。我俩不去,他们来到我家北房前叫我开门,我就是不开,问他们:“你们为什么夜闯民宅?有法律没有?我们学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犯什么法了?”张子华说:“江泽民不叫炼,你炼就是犯法。”他们就这样不说理,后来又闯入屋里,当时夜里11点多钟,我俩就是不答应他们。我又对他们说:“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按照我们真善忍去做没错,处处作好人,我们两口子到现在2年多没吃过药,没打一针,身体非常健康,我们受益了,所以我们炼定了。”他们就是不听,就是不讲道理。夜里1点多钟,分局两个小伙子把我从炕上拽下来,后来把我带到镇政府去了。我们抗议镇政府这种无理行为,当时绝食抗议,第8天他们放我们回家。

回家后,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江××为什么强迫我们不叫我们炼法轮功?我们信仰“真、善、忍”还说这是××,这样哪里还有好人走道的地方?于是6月25日早晨起早去了北京,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7点多在纪念碑西北边炼功打坐,刚刚几分钟警察就把我推上警车送往北京天安门派出所,后来张子华、田曙光把我和另外几个同修接回,到分局把我铐在铁柱子上,铐了3个多小时后把我带到了二楼审问,田曙光问,“谁叫你去的?干什么去了?”我回答说:“我炼功受益了,多种疾病都好了,所以要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刚说到这,田曙光就用电棒电击我,把我电倒在地,满地打滚,电了我两阵子,半个多小时后,把我就送看守所去了,拘留一个月,7月25日放回家。真正的犯人收伙食费每天5元钱,收我们炼法轮功的伙食费10元钱,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饱尝了没有人权的滋味。

2000年12月16日,由张子华、吕文生、崔巧燕、田曙光等10多人又一次把我们炼法轮功的人绑架到镇政府说是办班,实际是把我们拘扣软禁起来,在镇政府大会议室里,互相之间不允许说话,不许炼功,更不允许我们学法,恶徒把我们监控起来,一圈就是半个月。2000年12月30日放回家。到家后当时村里派有70多个人监视我们炼法轮功的20多个人,黑白天看着。我们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特别是12月31日那天,夜里监视人还时不时的24小时开门到屋里看人是否在家,吵得无法休息,我两口子看也太不象话了,我和妻子又去了北京。在去北京的路上,碰到了同修于雪兰。我们3个人就同去了北京。刚到广场边就被镇政府周文东和另一个人看见,又把我们3个人带回镇政府,一直把我们关到正月初一才放回家。

2001年2月份,听说要办洗脑班,我就离家出走了。由于有监视人告密,自己的大意,5月31日有张子华、吕文生、崔巧燕、田曙光、本村李振福、刘广升等十多个人又把我们夫妻二人、孙云生夫妻二人绑架到分局,铐了一天一夜。6月1日把我和孙送入看守所,把沈永芝、张广伶拉到灵山,到灵山那里不收她们,又把沈永芝和张广伶送回家。这次完全是李振福、刘广生制造祸端。因为我们什么也没有干,哪也没有去。后来知道情况,沈永芝、张广伶向李振福、镇政府张子华要人,张子华无言答对,第八天把我和孙接回家。

从这以后,凡是到敏感日(4.25,7.20,国庆,元旦,春节)都有人监视我们,给我们修炼法轮功的人和亲人造成相当大的精神迫害,身心受到了伤害。

2004-03-01: 2000年12月16日我们到北京信访办再次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抓捕送到前门派出所,晚上被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接回。田曙光等人挨个提审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次日上午我们被送到镇政府大会议室被软禁起来。在那里610工作人员不许我们学法炼功,不许说话。有一个大法弟子开始背老师经文,我们大家就一起背,这时政法委书记张子华给分局打了一个电话,一会来了几十个凶悍警察包围了会议室。分局副局长刘术春狂叫:谁带的头?这时我和大法弟子李建新、于雪兰、李淑琴、刘风英、李桂芝、吕保菊、沈永芝、李翠香、许淑霞等被连打带踢带到公安分局,个个给铐上,把我铐在了大铁门上,脚尖沾地。

2001-05-24: 河北省三河市张子华、藏野等二十余名暴徒的犯罪记录
之六:暴徒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2000年12月25日前后2O多名大法弟子陆续进京上访,到天安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一个个被打,然后“接”回非法关押在镇政府大会议室内。有十几个没去北京的大法弟子因怕他们去北京上访也被关押在这儿,有的夫妻被关,家中的老人和幼儿无人照管。邪恶之徒以:不准法轮功上访、上访违法、XX党就搞秋后算帐等非法理由限制大法弟子的人身自由,不准炼功、看书、记日记,上厕所由专人监控,不准出入门口,强迫买吃喝……。

25日下午,镇政府的工作人员,无故把学员李翠香默写的师父《洪吟》拿走,李翠香找到政法书记张子华索要,他没有答应。这时李翠香说:“不给我,我们会背”。她就带头背《论语》、《洪吟》,大家一起背,大法声响彻环宇,吓坏了镇党委付书记、政法委书记张子华。它偷偷打电话招来了分局的恶警,开来了两辆警车,分局刘亚录、田曙光等一些人来到大会议室把他们认为的头儿:李翠香、沈永芝、许淑霞无故带走。功友们全站起来告诉他们:“她们没错,不能把她们带走!”大法弟子吕宝菊、李桂芝挺身而出:“我们也背了,不许带人!”当时一下激怒了恶警,他们又揪住李桂芝、吕宝菊的头发拖到院中毒打一顿。恶警只带了三付手铐,他们铐着五个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抓头发,野蛮地拖上了警车带往燕郊公安分局。公安局副局长王XX咬牙切齿地对大法弟子说:“你最后再看一眼镇政府吧,明天你就看不见了。”大法弟子镇定地说:“我学了法轮大法,大法重新给了我新的生命,我现在什么也不怕!”

恶警如临大敌,调来了十几个武警和二十多个看管人员。剩下的大法弟子打坐炼功,他们把录音机放到最大声干扰我们。过了一会,大法弟子找到张子华告诉他:“大法弟子没有错!为什么把她们抓走?马上放人!”张子华没答应。我们全体大法弟子要一起去分局,要求放人,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阻止我们,并给分局打电话。一会儿分局恶警全部出动,恶警田曙光恶狠狠地说:“不说理,就是不说理。你们谁还不服气,往上来。”“不服气的出来。”大法弟子李书芹勇敢地站了出来:“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大法老弟子陈书兰今年69岁,通过炼功一身病全好了,这次上访被打了两个嘴巴,她也勇敢地说:“为什么抓人?”恶警恶狠狠地对她说:“抓人,这回抓你。瞧你长的样。”陈书兰说:“你说我丑,我心里美!我真善忍!”大法弟子李建新、刘凤英、于雪兰也站了出来,恶警蜂拥而上拳打脚踢。恶警们手忙脚乱地把大法弟子陈书兰、于雪兰、刘凤英、李建新、李书芹强行拖上警车,嘴里还不停地污辱大法和大法弟子,之后把人带到燕郊公安分局。

这时,分局里共关了十三名大法弟子,有三名大法弟子刚被从北京“接”回来,他们在这魔窟中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恶警轮番提审大法弟子,叫他们骂大法、骂师父,大法弟子斩钉截铁地说:“我师父和爸妈从来没教我怎么骂人,我不会!”恶警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用皮鞋底打耳光;用电棒电,电棒都用没电了,用坏了。大法弟子于雪兰已经58岁了,脸被打得青紫红肿十几天都没下去;大法弟子刘凤刚的二颗门牙都给打掉了;大法弟子徐少静脸上、身上伤痕累累,灼迹斑斑,惨不忍睹。后来,十个大法弟子被高铐在大门上、柱子上,双脚尖刚刚粘地,一连吊了九个小时到夜里十一点才放下来,关在一间又黑、又脏的小屋里一天一夜,后又将他们关到镇政府会议室。有的大法弟子手腕被铐子铐进了肉里,手都黑紫了,几十天后手指还麻木没有感觉,几个月后仍和正常时不一样。有几个大法弟子被强迫跪在撒有尖石子的水泥地上几个小时……但是,这些真修大法弟子没有一个动摇的。一个恶警说:“比刘胡兰、江姐还棒!”全体大法弟子绝食表示抗议,三天后放了一部分人,剩下的大法弟子于元月二号晚全部回家。

燕郊镇的工作人员崔晓燕坏透了,水平又相当地低,她仇恨师父和大法,经常骂师父和大法。大法弟子告诉她善恶有报,可她不知悔改,对大法弟子横眉立目,魔性大发。

民警也有不一样的,有的民警悄悄地说:“你们都是好人,委屈你们了”,“老爷子,你真棒!”“你们看书我不管”。通过大法弟子十几天的洪法,有不少民警和工作人员争抢看《转法轮》,有的藏在被窝里看大法弟子炼功。

近段时间,恶警经常对大法弟子骚扰,跟踪、看守、监视……他们还经常无顾非法闯入大法弟子家中,如跳墙闯入刘瑞海、张连存家中乱翻东西。他们办“转化班”告诉家人两、三天即回,可是一关就是十几天、二十天不放,白天、晚上监控不让出入,不让洗澡、换衣服等。最近又搞签字,按手印,许多大法弟子坦然地说:“签字?我没犯法,不签。按手印,打死我也不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4/11420.html

廊坊 三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316)

2019-09-01: 市610头目国立臣 办:3175808、宅:313235913603260114
北城派出所(燕顺路派出所)13903265355
副所长:张建文:13785591152
李伟:负责人燕郊国保事务、15903163579

2019-08-28: 河北三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曹爱博,男,三十多岁,二零一二年以来,只要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合,几乎都有他出现。

李旗庄镇派出所:

李旗庄派出所所长李海涛13785662086

指导员赵刚13313065060

副所长刘军13932681381

副所长高根友13832628619

警察:刘洋15830603111,侯丁月15100366574,石海涛13930660559,谢小俊13833650995,赵子健13832625076,刘斌15903161133

主要责任人及家人信息:

三河市610头目国立臣:办3175808宅3132359手机:1360326011415831606988

国立臣,男,一九七零年二月十日出生于三河市李旗庄镇崔家窑村,现住兴达花园别墅西三排14号,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610主任。国立臣手机1360326011415831606988;母亲任秀芹,退休教师;妻子王艳君,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二日出生,三河市十中教师,手机13722666266;儿子国家兴,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出生,小名国宝;国立臣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已上法网恢恢恶人榜,恶人编号86469.国立臣开一辆深灰色SUV,车牌号京Q897W8(还开一辆黑色丰田冀R4219);国立臣大姐夫,禄达汽修厂陈国光,手机13932602709,国立臣大姐电话13103165626


三河市610副头目刘文利:手机13832613983

刘文利,男,1965年8月生人,家住三河城内阳光小区东七号楼二单元一层西门;妻子田宝臣五十四岁,手机13832647025三河市实验中学教师;儿子刘佳星二十九岁。刘文利已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已上法网恢恢恶人榜,恶人编号9441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