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8-1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重庆 >> 开州区(开县) >> 朱大珍, 女, 7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6-06: 制造假案迫害 重庆警察陷害七旬朱大珍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朱大珍被闯进家中的文丰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不敢透露名字,强行带她体检,最后,诬陷朱大珍“利用邪教组织(注:共产党才真正的邪教)破坏法律实施案”,取保候审,朱大珍已回家。

朱大珍,七十二岁,家住重庆市开州区双河店社区。一九九八年,朱大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就为按真、善、忍做好人,而多次被迫害,被非法劳教和劳改、非法拘留、关押洗脑班等。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中午一点左右,八个警察闯入朱大珍家中,非法抄家,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平板电脑等抢走,警察还抢走了她的五千元真相币,还有一些真相资料、护身符、疫情期刊和其它单张的资料等等,这些都是她的私人财产。

朱大珍被绑架到文丰派出所,那里,有一个很年轻的警察,对她疯狂的大骂,反复的大骂,骂得很难听。朱大珍当时指了那墙上的四个大字(“严禁逼供”),在场的人都看到了,暗示那警察离开。他的名字不让人看,就是承办人的名字也不让看,前面只写一个姓,后面两个名字画的弯弯拐拐,模糊不清。

警察为了制造假证,将朱大珍非法关押到万州地区医院,做全身检查,医生问是什么人?承办人说:“给老人检查。”医生问检查费用,承办人说:“自己给。”其他人看还以为他是朱大珍的后人。其实,这个警察是为了制造假证据。

在这过程中,朱大珍听一个女警察说到“郭世春”的名字,正好承办人朱大珍被绑架案的第一个就是郭(世春),后面两个名字就看不清。第二个姓向,名字也看不清。

过后,警察强行朱大珍的小儿子缴纳五千元“保证金”,在开州区公安局盖有大红印章决定书上注明“朱大珍等人利用邪教组织(注:共产党才真正的邪教)破坏法律实施案,因犯罪嫌疑人患有严重疾病,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稍有人性的人都看的出,做贼的人心虚。扰乱社会,制造假证,毁灭众生的是从上到下的掌权者及其指使的公安警察,给社会制造危险性的正是中共独裁体制。

在这次所谓的笔录上,朱大珍划掉了“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在下面签写了“我不是信的邪教”,给检察院的三张纸上签了:“法轮功”。李姓警察问检察官,她不签名,她签法轮功,那个检察官是个女的,也还温和。她说:“签了就签了嘛。”李警察再也没有说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6/制造假案迫害-重庆警察陷害七旬朱大珍-407337.html

2020-05-22: 重庆市开州区法轮功学员朱大珍被绑架补充
开州区国保大队队长余平13509434955,
国保大队办公室2352124106,
开州区看守所2352124263、235212426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2/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06675.html

2020-05-21: 重庆市开州区、魏久福、徐应德夫妇被绑架的情况补充
2020年4月24日,法轮功学员魏久福、徐应德(夫妇)帮朱大珍家送木炭,在朱大珍家里被绑架。恶人抢走了大量的私人物品、现金以及大法资料。抄家时把她儿子家里的打印机都抢走了,就因为她和她儿子住同一单元的楼上。

徐应德是新学员,因为身体有严重的病状当晚放回家,魏久福在开州看守所关押了12天后,于5月6日放回家。

在关押期间魏久福不配合邪恶的提问,只是给他们讲真相。现在朱大珍还被关押在开州看守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1/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06625.html

2020-05-06: 重庆开州区朱大珍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派出所警察绑架
据悉,朱大珍(女,67岁)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向世人讲真相时遭派出所警察绑架,其他几名老太太已回家,朱大珍被劫持到万州区非法关押。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6/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04843.html#2055231137-1

2020-01-26: 重庆善良老太朱大珍遭受的劳教、判刑等迫害
家住重庆市开州区滨湖路的法轮功学员朱大珍,73岁,在中共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持续至今逾二十年的迫害中,曾经两遭非法劳教、关押洗脑和非法判刑迫害,被邪党人员巧立名目勒索钱财,受到警、犯的非人折磨;回家后又遭社区人员的多次骚扰,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以下是朱大珍老人自述遭迫害的经历:

我叫朱大珍,现年73周岁。修炼之前,我患有顽疾阑尾炎。一九九八年正月,犯第三次阑尾炎,痛得我死去活来。医生建议我做手术,我正一筹莫展,不知如何是好。恰在此时,我丈夫遇见一个熟人给了他一本《法轮大法义解》,经他一说,我高兴的接了过来。吃过饭后,我就开始聚精会神、一字不漏的看,感觉句句是真理,越看心里越亮堂,这真是一本教人向善、修炼的宝书啊。自己活了半辈子,也没看过这样的好书。我也明白了自己生病的原因所在,人生观也随之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因此,我抓紧时间看,他们又叫我去炼功,我很快找到了炼功点。同修们见我来学功,都对我很热情,手把手的教会我五套功法。那时,我早晚都带着八、九岁的小儿子一起去炼功场炼功。炼了不久,曾经令我痛苦不堪的阑尾炎,也神奇的不治而愈了,全家人都从中受益,从此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一、遭绑架、抄家、拘留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同修散发真相资料遭绑架,牵涉到了我。开州区“610”、公安局副局长余学富、国保大队长张代成等四名警察直接闯到我原居住地盛兴村,见我不在家,就到地里,用伪善把我从庄稼自留地里骗回了家。一进屋子,他们立即撕下伪装,开始在房里大肆抄家,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及炼功音乐磁带全部被他们抢走。随后我被绑架到汉丰派出所,又劫回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三个多月。

下半年的一天,余学富亲自到看守所来逼我出卖其他同修,说这样可以解除劳教。我知道此人居心叵测,企图非法抓捕其他法轮功学员,我没有让其阴谋得逞,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不久我便被劫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二、第一次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1. 体罚、“军训”

我被劫持到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后,警、犯天天逼着我们没转化的学员观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录像视频,还规定每周六必须写心得体会。狱警安排了两个包夹,一个叫刘丽(音、吸毒犯),一个叫毛丽(音),她们见我没按要求做,心里气的不行,罚我做下蹲(双手抱头)。记得有一天,她们罚我做了九百多个下蹲。还逼我天天倒马桶、坐塑料硬凳子,不准垫东西。每天或坐、站、蹲,变着法子折磨。

有时还叫我走“鸭步”(即双手反背在后面,双腿蹲着往前走)。最残酷的就是所谓的“军训”。不论是寒暑,每天早晨都要到监区坝子里逼受“军训”。做一些走路、跑步、跑圈、队列训练。也不管年龄多大、腿脚是否方便,都要强行训练。如果做的不满意,狱警还要叫出来单独“训练”折磨。

2. 逼转化、关禁闭

为了达到让我放弃信仰的目的,狱警还动员犹大宣春英(音)来做我的转化,另一个犹大把事先写好的转化书拿到我的面前叫我签字。我不签,她自己签了。然后她们告诉狱警,我已经被转化了。

隔了一段时间,狱警来验收,她们叫我踩师父的法像。我说:“小的时候,父母教我不能踩字,更何况一张人像,我敢踩吗?”结果验收不合格。随后,警、犯把我弄到三楼关禁闭,还新增加一个包夹(黄叶)。在去三楼的途中,我告诉她们三人:“我们互不找麻烦,大家都好过一点儿。”结果她们也没怎么为难我。

狱警为达到彻底转化我,去找来一些诬蔑大法和师父以及佛教的书让我看,我不看。大概一个多月后,又把我弄到一间杂屋里去“学习”。我还是将上面的话又对她们说了一遍。帮教胡正林(丰都)每天都去警察那儿汇报我的情况,还把她自己写好的转化书拿来叫我签字画押,我也没配合,此事最后不了了之。减了六个月后就释放回家了。

3. 遭罚款、取保候审

二零零四年三月,因其他同修抄家时又牵扯到了我,国保徐兴学带着一伙人闯到我家,说我劳教不够资格,要罚款两千元。我说家里没有钱,他就叫我去借。次日,给了我一张“非法经营”且没有署名的白条子。后来徐兴学到我家里抄家时,看到了我保存的这张条子,气愤的对我说:“你还把这个东西保存了!你起了什么念(头)?(是想)找我清算吗?” 说完就把纸条放在了他包里。在没有任何犯罪事实的情况下,公安人员却捏造罪名对我进行栽赃陷害,判我“取保候审一年”。

三、第二次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1. 遭绑架、毒打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我与两个同修到丰乐镇滴水村去讲真相救人。当我们粘贴真相时被三人(姓邱、刘、胡)诬告,我们三人被绑架到丰乐派出所。警察竟然当着我们的面,拿赏钱给举报我们的三个村民。我们三人被非法拘留二十天后,我即被送到重庆走马河石字三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有一天晚上,包夹毛丽(音)、陈希(音)把我从熟睡中打醒。我质问她:“你为什么打我?”她说我在炼功。我说:“你去问问那些做帮教的人,(法轮功)哪套功法是睡着炼的?!”她被我问的哑口无言。

2. 被折磨、撞墙迫害

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的,狱警指使帮教和包夹犯人,采用一些卑鄙手段来对付坚定的学员。四大队长主管法轮功的狱警胡晓艳(音)、陈艳艳(曾去过马三家劳教所),经常唆使包夹犯迫害法轮功学员,叫犯人拿出最恶毒的办法转化法轮功学员,手段极其卑劣、低级又愚蠢,主要有以下几种:

(1) 唆使犯人毁坏公物,再嫁祸给法轮功学员。

(2) 从经济上迫害。狱警逼买超市里的日用品、生活用品、劳动用品、食品等,而且每一样货品的价格都高出外面的好几倍。每隔段时间又以旧换新为由,再逼买新的。监区再把收去的半新物品拿去卖给其他监区的犯人,从中牟利。

(3) 强行订购“亲情餐”。还找借口说你们不去吃,又说(警察)不关心你们生活。狱警专门在劳动时间叫厨房的犯人推着食品车到车间强行定购,最后又以劳动时间不能就餐、不准存放为由而拿走,让法轮功学员白白浪费钱财。

(4) 睡觉时只能朝一个方向,不准翻身,全天候监控。

(5) 体罚、折磨。只要是不转化的学员,她们就以罚站、关小间、坐塑料凳子、不让用水、不准洗澡和洗衣服。

有一次过年期间,走廊外面电视在放春节晚会,我不去看,包夹我的犯人陈海燕(音)也看不成,她就报复我。我冷不防被她从后面一把抓住我的后背使劲往后倒拖,接着又使劲往前推到另一间监舍,还诬告我窜监舍。没待我反应过来,然后又把我从别的监舍里 ,“呼”一下猛拉出来,再拉到厕所里去撞墙。我警告她说:“你整了我要负责!”我就到走廊上去哭。而迫害我的犯人陈海燕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只是受到了一顿轻微的“批评”。

(6) 药物迫害没得逞。监区每层楼安设了一个所谓的犯人卫生员,她们知道法轮功学员没病不吃药的,但还是每周要给我量血压。事后问我头晕不晕?我说:“我家祖宗八代都没有一个患高血压的!”她想用药物迫害我的计划落空了。

四、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深夜十二点左右,汉丰派出所所长带着一伙人突然闯入我家中,当时客厅里站满了人。既没亮证,也不说任何理由,直接进房东翻西找。我就坐到凉板铺上,看着他们在家里折腾。他们搜走了放在我桌子上的一本真相小册子和一张记有上期长沙洗脑班七个恶人名字的纸条。

当夜他们将我绑架到了重庆开县温泉镇七里潭洗脑班关押迫害。而这个黑窝,外面挂的却是冠冕堂皇的“避暑山庄”,以此掩人耳目,以至于这里发生的一切罪恶勾当而不被外界所知。这里的所谓帮教软硬兼施,有一套整人经验。开始去时对你很伪善,从多方面了解你的个人情况,再伺机下手。他们长时给我灌输诽谤法轮功的“自焚事件”,还宣讲中共如何如何好,我不看也不听。我问帮教:“你看过《九评》没有?看了再与我谈。”他没辙了。

然后又给我安排一个叫肖韩平(音、四十左右)的帮教,此人是一名教师,专门到重庆去接受过培训,脑子里被邪党灌满了歪理邪说。他恬不知耻的当着众人伪善的说:“我是你儿子。我关心你比关心我母亲还周到。”我说:“我因为炼法轮功才遇上了你。希望你不要出卖良知,要为自己和家人着想,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一边讲真相,一边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抵制这种无理的迫害。尽管他在我面前满嘴的花言巧语,我也不动心。一个星期后,他见转化不了我,最后自找台阶:“我还有学生照顾……”说完竟气急败坏的把门使劲儿一关,气咻咻的离开了。

肖韩平走后,洗脑班又派了两个包夹人员。其中一个人叫王立成(音),天天给我放一些诽谤大法的碟片,他们将我平时的一言一行全部作了记录,按时向洗脑班头目汇报。

九月一日,洗脑班又派了一个姓刘的人,他把我身边那两个帮教叫了出去,不知背后向他们交待了什么。刘某说:“我不干涉你的信仰,你炼功,我不反对,我要给你销案。”我由于正念不足,竟在他带来的纸页上糊里糊涂的签了字。

五、在九龙派出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上午九点钟(可能是电话被监控了),我背着资料和光盘去九龙山发资料、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被几个警察绑架到了九龙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警察搜去了我包里所有的真相资料、光盘、护身符及一百九十多元真相币。随后警察将我带到审讯室,用对待罪犯的方法来迫害我这个年逾花甲的老人。他们将我的双手用手铐铐着,并打开一千瓦的大探照灯对我进行烘烤,我顿时觉得全身发热、头顶欲炸、昏沉无力,强烈的灯光致使我眼花缭乱,心里非常难受,他们就是在这种有意摧毁人意志、令人产生莫名恐惧的紧张心理状态下对我这个老太太进行非法讯问。

当天下午,开州公安局国保大队徐兴学带着四、五个警察直接把我用车拉到家里去抄家,折腾一个通宵,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光盘、打印机、耗材、电脑光驱及一千九百元现金全部被掠走。警察抄完家把我带走后,我大儿子的岳母与媳妇又到我家把她们看的上的东西也全都拿走了。

我被劫持到开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期间徐兴学曾来对我进行非法审讯,他恶毒的对我说:“这次至少要判你五年!”后被冤判三年。这年的冬天,我又被送到重庆市走马镇女子监狱一监区集训队。

六、在重庆市走马镇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1.剥夺睡眠

一到集训队,犯人们就仔细翻查我的包,看我是否带有大法经文,接着搜身,内外衣裤的衣领、袖口、裤腰、裤衩都搜了个遍。

集训队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狱警唐安志很伪善,当时正值寒冬,我的兜里只有一块一毛钱,也没有御寒的保暖衣裤,只有看守所一个女在押人员给了我几件衣服、一床凉被。狱警天天给我灌输的都是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谎言,并派两个包夹不离身对我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剥夺我的睡眠,不让我合眼。

2.包夹故意使坏

有一天,我要洗头,包夹刘昭君(音)主动说要帮我淋水冲头,我也不知道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也就同意了。不料在我洗头时,她故意整我。表面上帮我淋水冲头,却不让我脱棉衣,致使衣领和袖筒子灌满了水,让我受湿受冷。

3.罚坐小凳子

狱警见我不转化,就罚我每天坐小塑料凳子,时间长了,臀部疼的受不了,只能坐在凳子的边沿上,稍微缓解一下疼痛。后来臀部还是坐烂了,磨出了个小洞,每天都往外渗血水,致使我便秘二十多天,只能用手去掏,掏出来的大便又黑又硬。

我还知道重庆有个叫张华的法轮功学员,据说她坚守信仰十年,直到冤狱期满也不向邪恶妥协,被迫害的很惨。

4. 被迫转化

看了诽谤片后,还要按照警察的要求和规格写心得体会,如果她们不满意,还要罚你重写,一直写到你被转化为止。

期间,狱警还要求法轮功学员每天早晨必须参加军训,上、下午逼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和邪书,在中共的红色恐怖高压下,我被迫转化。

5.精神洗脑

在集训队里待了四个月后,我被分到了四监区。监区对所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没有放松,只是形式不同而已。除了做奴工,还要接受精神洗脑。每周有固定的洗脑学习,人人参加,每周六逼写思想汇报,遇到任何大、小事还要按规格写心得体会。

写完后还要到上面去读,还要有表情(要哭),狱警要录像并公之于众,用这些虚假的东西欺骗世人。为了邀功请赏,还向上级汇报。说实话,没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真心转化的。

七、近年多次被社区骚扰

二零一七年,双合店社区有个吴姓工作人员给我大儿子打电话;随后又给小儿子打电话,叫他带我到社区。我对小儿子说:“你妈是个什么人,你是最了解的……”儿子没有受社区的胁迫。过了不久,社区人员不甘心,又给小儿子打电话,叫我去社区。我儿子当时就给其顶了回去:“我没炼法轮功,你找我干什么?”

有次我回家,邻里告诉我有几个人来找我。我一看有四个女人,我知道她们又是社区来的,就告诉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听了也没再说其它的,回头走了。

以上所述是我二十年来遭受中共集权迫害的经历。因为迫害,我与家人身心受到极度的伤害,同时在经济上也遭到了巨大的损失。即便如此,我也从未憎恨那些直接参与迫害我的人。因为我深知这些底层的公检法司人员迫于无奈,他们也是受害者,因为恶有恶报。但也还有一部分利令智昏、鼠目寸光,甘愿为中共效犬马之劳的人,这是最可悲的糊涂者。但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发动这场人权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泽民及中共。中共所有的喉舌天天把民主、人权、公平喊的震天价响,可是实质上都是在装点门面、粉饰太平。邪灵中共已经是四面楚歌、内外交困,只是在作歇斯底里的最后垂死挣扎。

为了惩恶扬善,匡扶人间正义,也为了唤醒更多还有良知的中国同胞不再受中共邪党的蒙蔽和欺凌,真诚的告诫大家:不要再迷信邪党的谎言,及时改变僵化的观念,所谓的无神论、进化论以及中共的欺人之谈都是阻挡你得救的绊脚石。寻找真相,从内心认清中共画皮的真实嘴脸,望开州区所有的公检法司、街道办及社区居委会人员,都能认清当前形势,回归善良,珍惜机缘,摒弃中共,择善而从,及时找到救命的方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6/重庆善良老太朱大珍遭受的劳教、判刑等迫害-400214.html

2013-11-26: 重庆开县“610”不经法律程序将朱大珍劫持入狱
重庆开县六旬法轮功学员朱大珍,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到开县九龙山赶场,讲真相救人,被人恶告,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开县“610”头目将朱大珍非法押回自家,非法抄家,并将她劫持到开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一月一日,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将朱大珍劫持到重庆市女子监狱迫害。详情待查。

朱大珍曾多次被中共恶警绑架,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六年两次被开县“610”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一年曾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6/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3146.html

2013-05-07: 重庆市开县法轮功学员朱大珍被绑架
重庆市开县朱大珍和牟姓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到开县九龙山赶场,讲真相救人,被人恶告,遭当地派出所绑架,牟姓法轮功学员的丈夫当天托人把妻子接回家。朱大珍至今未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7/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3074.html

2011-09-22: 开县讲真相 被绑架到长沙宾馆洗脑班、七里廊桥洗脑班
在重庆市薄熙来、 王立军首恶的指示下,全市各县办洗脑班。开县恶党在2011年7月28日起,将法轮功学员廖家琼、杨淑芬、杜之平、王端翠等人强行绑架于开县长沙宾馆,進行非法洗脑迫害。8月25日-26日又将朱大珍、魏久勤、刘德英、廖莫英等法轮功学员绑架于开县温泉镇七里廊桥洗脑班。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7028.html

2008-09-11: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名单
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奥运前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里。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有:

唐春华、唐世珍、朱大珍、汪顶秀、曹继芳、皮中、魏久福、范志芬、文彬、黄和珍、牟财芬、黄建君、刘朝叔、王学丽、李志群、蒋玉兰、王素碧、饶庆辉、张君、夏玉兰、王柳珍、陈淑芳、苏泽碧、谭风皓、施志敏、方敏、张敏、熊德利、赵怀贤、王学芳、罗太秀、罗明友、李绍君、黄忠英、王明惠、庞定蓉、曾治君、张帆、钟达清、何阳珍、叶金华、邓孝兰、黄淑华、夏佳祚、乔光惠、黄泽函、杨华其、代文立、赵孝群、刘昌玉、刘光珍、张方秀、古家荣、陈善菊、邹中美
余业颐、赵孝琼、李晓华,等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185688.html

2006-10-31: 重庆开县四名大法弟子贴不干皎时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八日,开县大法弟子何光玉、朱大珍、佘处芳、邓高建四名大法弟子在街上贴不干皎被绑架,其中二人是夫妇,四人都被非法抄家。但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31/141467.html

2004-03-01: 城关镇的朱大珍(女,54岁)和镇东小学的王季成老师都因坚持修大法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受迫害,被判刑劳教。

开州区(开县)联系资料(区号: 23)

2020-02-13: 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发电厂参与迫害责任人:

原白鹤电厂现更名为:国家电投重庆白鹤电力有限公司
地址:白鹤镇大胜村 邮编:405449
原白鹤电厂党委书记:尹定和
原白鹤电厂厂长:朱毅
原白鹤电厂工程师:谭祖华
原白鹤电厂公安科科长:刘力铭
原白鹤电厂公安科办事员:彭咏胜、刘立明(音)、吴大成(音)、金文(音)、谭易(音)、曾德嘉(音)
原重庆市电力总公司局长:叶明(音)
重庆市电力高级技工学校监考老师:梁尚琪(音)

2020-02-13: 原重庆市开州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主任:王立成
原重庆市开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余平(大队长)、高立军、温木春、吴奇、张某某等人
原重庆市开州区开县法院审判长:李红亮
重庆市永川监狱
地址:重庆市永川区游家湾(原127)
邮编:402160
值班电话:023-49890547 023-49331314
传真电话:023-49890547

2020-01-26: 开州区公安局:
开州区公安局地址:开州大道(东)1333号 邮编:405449
原重庆市开州区公安副局长:余学富;
妻子:任登秀,开县粮食局职工;内弟:任登俊、任登福、任登海(个体经商户)

原开州区国保大队长:张代成
原开州区国保:徐兴学(音)、吴奇(音)、张杰(音)、温木春(音)、黎明(音)
丰乐派出所警察
九龙派出所警察
诬告人:陈显荣、韦继清、韦徳祥、李辅松、唐和朋、薛凤恋

重庆开州区汉丰派出所公安警察信息:
汉丰派出所地址:九龙路376—392号
汉丰派出所电话:023-52124616
汉丰派出所调解室电话:023-52801148
汉丰派出所警务室电话:023-52297219、52124893
民警:
徐雄辉:135 2744 2245--警号:216783
周福见:131 0106 9155--警号:216782
吴 平:187 2329 2536
孙兆伟:134 5240 8518
阳 平:150 2386 7966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5-10: 参与迫害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绑架重庆市开县法轮功学员朱大珍相关责任单位:
派出所教导员王某:15923890746
开县公安局:
地址:开县汉丰街道办开州大道1333号 邮政编码405400
电话023-52124110
局长戴晓煜;副局长:肖洪波、蒋先福、康美春、李昌兵(分管警卫处、国保、侦查)
纪委书记曹国平(分管看守所、拘留所、戒毒所、法制大队)
开县各派出所值班电话:
云枫派出所52124606汉丰派出所52124616、52124618文峰派出所52124676镇东派出所52124626丰乐派出所52124636白鹤派出所52204928郭家派出所52350037温泉派出所52412063河堰派出所52482011敦好派出所52460577高桥派出所52486016和谦派出所52380165大进派出所52440200赵家派出所52600132长沙派出所52532077岳溪派出所52670142南门派出所52650022临江派出所52812033铁桥派出所52700156、52702833中和派出所52740025九龙山派出所52241019南雅派出所52731905江里森林派出所52989203天白派出所52241019紫水派出所52469108
开县政府:
县委书记 李应兰 023-52012345
代理县长何毅 县长公开电话52012345
县政府:52255600县政府办52012345 县监察局52222065县司法局52218606
街道:汉丰街道52222223 文峰街道52743999 云枫街道52666901 镇东街道52271103丰乐街道52291925 白鹤街道52205988 赵家街道52600107 大德镇52170099镇安镇52242000 厚坝镇52201011 金峰镇52175258 温泉镇52412001郭家镇52350002 白桥镇52359128 和谦镇52380001 河堰镇52482010大进镇52440035 谭家镇52449001 满月乡52445513 关面乡52444516白泉乡52417769 敦好镇52466001 高桥镇52489001 麻柳乡52488001紫水乡52468001 九龙山镇52241001 天和镇52745139 中和镇52740000义和镇52790305 三汇口乡52707988 临江镇52812100 竹溪镇5289007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