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张艳华, 女

个人情况: 齐齐哈尔市车辆厂车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齐齐哈尔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2-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09: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江、高福平、张福海、田勇、王爱华、赵义、张立群、张氏民、宋玉兰、刘明英、朱秀敏、王宇东、王艳、张艳华、刘慧杰等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遭绑架。其中刘慧杰、朱秀敏、张艳华先后回家,王艳、刘明英和王宇东已被判刑,并已分别送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和泰来监狱。其余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看守所至今已一年半,此期间,他们两次被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

根据家属回忆,将九人两次被非法开庭情况整理如下: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齐市铁锋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第一次非法庭审。

公诉人张剑宣读完起诉书后,从头到尾未提及刑讯逼供一事。当事人集体提出要求合议庭人员全部回避。因为公安机关整个办案过程都是逼供诱供和骗供。在检察院提审时,除张世民和宋玉兰两人外,其他七名法轮功学员都提及被刑讯逼供一事,但检察院一直未给予答复,起诉书也不曾提起。检察院以涉嫌包庇公安机关,不公正。

在接下来的庭审中,律师提出:

1、没有立案,非法抓捕,没侦查就直接抄家,非法侦查,非法起诉,非法开庭。法律规定,没立案就不应该侦查。

2、超期羁押。六十四天非法批捕,超过刑拘三十七天。

3、刑讯逼供,酷刑迫害。九人均在公安分局、派出所、看守所都受到肉体和精神的严重迫害,酷刑折磨、手段卑鄙残忍、都是两三天后才送到的看守所,超过二十四小时。

律师还没说几句话,公诉人就要求驳回律师意见。律师说,我还没说什么,你驳回什么?律师要求公诉人回避。法庭一度陷入僵持状态。最后法官没让公诉人回避。

律师要求调取监控录像,检察院,法院却不主动提供。律师提出如果你们不主动提供,可以出人陪同,我们亲自调取酷刑现场视频。法官不予答复,并且叫嚣,今天开到半夜也得开完。律师提出抗议:法定工作时间八小时。违反《劳动法》。

僵持到晚上六点多,合议庭商议:决定休庭。下次开庭另行通知。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七日,法轮功学员被第二次非法开庭。

五日六日是庭前会议,把当事人提到法庭,且是以一对一的形式和律师又说了一遍当时迫害的具体情况。所谓的“多人案件”,本应是当事人都同时到庭,律师同时在场,可是铁锋区法院却将几人一个一个提出与律师以一对一形式单独庭审。在全国可能还是首例。

九名法轮功学员都如实的向法庭陈述了所遭遇的酷刑,对律师和同修的控诉,公诉人和法官都避而不答。到六日法院一直不给提供有关酷刑的视频,律师一直坚持调取录像,法官冯际宏说,你们要看就去市公安局看吧。律师提出抗议,走出法院。

田勇提出,你们在此案中提到的去昂昂溪挂条幅的时间,是我正在养伤的时间。那时肋骨都折了,脊柱受伤,手筋也折了,怎么可能去挂条幅?对此问题法官和公诉人不做回答。

法官要进行下一项,律师指出,此项事情不排除,往下无法进行。

每当当事人提到被酷刑一事,法官冯际宏都进行制止。没问你这个问题,不许你说,有意回避隐藏这一事实。所谓的排除非法证据也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正实施。庭审中更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提法轮功几个字。律师提出的很多意见,公诉人和法官都是避而不答,或是不予参考,一个问题没解决紧接着就进行下一个事情,按照他们设定的程序,强行推进。庭审三天的开庭并没有排除非法证据。实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公诉人给几名当事人扣了一个大帽子:在座几人除一人态度较好之外,其余都应严厉打击。你们信仰×教,是×教徒,反人类,反社会,破坏法律实施。建议判二到三年,并处罚金。

辩护律师严厉提出:法律没有明确说不允许信法轮功。假如他信仰法轮功怎么反人类了?怎么反的社会?又怎么破坏的法律实施?法官和公诉人没有明确答复。

法官对律师说:辩护人捏造法律,替当事人辩护。违背法律,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律师全部站起举手抗议:我们当然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我们哪里违背法律了?律师们要求法官把刚才的话全部从电脑中清除,最后书记员将法官说的话删除。

二位律师提出四点,并要求书记员必须记上:

1、挂条幅没有当时悬挂和警察搜走后的照片,按你们说数量是一大堆,但起诉书中没有这些照片

2、我的当事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3、我的当事人没有承认此事,你们所谓的证人都在这九人当中,而且都存在逼供现象

4、此案没有举报人,又不是将嫌疑人在作案现场抓捕,录像中仅有个模糊的身影,和几张模糊的照片,如何判定此人就是我的当事人

法官和公诉人不答复,最后法官让律师提出辩护观点,所有律师都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几名当事人也都要求无罪释放。

法官剥夺了几名当事人的陈述权利,王爱华一再坚持下才寥寥说了几句。王爱华说,我已经肺结核开放,需要医治,我要求无罪释放。现在法官办案是责任终身制,谁办案谁负责。你会承担责任的。希望你们认清当前形势,事情会变的。请你们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考虑。没说几句被法官制止。

两次庭审,各派出所都抽派警力,在法院周围照相巡逻“维稳”。张晓峰也亲自到周围给“可疑人员”照相。门口停着一辆类似消防车的一个大监控车,是凡在周围出现的人都会被拍摄进去。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大队长杨波亲自到现场指挥,并对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发正念也白发,我们该咋判咋判。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次开庭前,一只狗跑到法院大厅里就死了。实属罕见,寓意颇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9/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370804.html

2017-04-27: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法刘明英迫害消息补充

3月21日早晨,刘明英下楼买饭,被四点多就等在楼下的警察绑架。家人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没办法,刘明英女儿王新下楼找寻,也被绑架。为了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警察强行让她们回到自己家等待。刘明英母女并没有约别人来自己家,陆续刘慧杰,王宇东,朱秀敏都来到她家,结果都被绑架。

后来得知是有人故意约这几名法轮功学员21日去刘明英家的,甚至被绑架的这几人还不知道去那要干啥。目前朱秀敏还在绝食,很消瘦。王宇东已进食,刘慧杰被送医院抢救后被放回家。李顺江也已进食。王艳更是明显瘦的很多,现在吃什么吐什么。

3月21日,张艳华被绑架到派出所后遭到警察殴打,脖子和胳膊都不敢动,送到看守所后被刑事犯浇了一盆凉水。目前张艳华还在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7/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6263.html

2017-04-17: 曾遭冤狱七年 齐齐哈尔市张艳华又被绑架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张艳华,于三月二十日在四家子其姐姐家被中华街派出所所长李其华、警队长李金等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已二十多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7/曾遭冤狱七年-齐齐哈尔市张艳华又被绑架-345732.html

2017-04-12: 齐齐哈尔迫害信息补充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3月20日21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实际人数为17人:王宇东、朱秀敏、王艳、张世民、张世民妻子,刘明英、王新(走脱)、柱子、张艳华、田勇、王爱华、李顺江、老赵、高福平、刘慧杰、徐静文(走脱)、闫丽菊(家中无人,没绑架成)现在在看守所实际人数为14人。

4月7日于文生,胡林政,马连顺,王秋实几位律师分别接见了王艳、李顺江、王宇东、田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2/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5516.html#17411235129-15

2017-03-27: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近期被绑架情况补充与更正

3月20刘明英和女儿王鑫在家里被绑架。
3月21日王宇东和妻子小敏在刘明英家楼下被蹲坑警察绑架。
3月21日王艳和丈夫在家被建设路派出所绑架并,丈夫被放回。
3月21日张艳华和女儿还有柱子在四家子张艳华姐姐家被中华街派出所绑架。
3月21日徐静文被正阳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后走脱不知去向。
3月21日闫丽菊家门被撬,闫丽菊不在家。

3月21日张氏民在银行取钱被铁峰刑警大队绑架,宋玉兰(张氏民妻子)和女儿在家被铁峰刑警大队绑架,宋玉兰妹妹宋玉华去她家被蹲坑警察绑架,宋玉兰女儿和宋玉华被放回。

一位姓穆的老年女同修也被铁峰刑警大队绑架,情况不明。
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失踪,待补充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7/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4820.html#17326233815-1

2017-03-26: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补充

3月21日我市有9名同修被邪恶绑架,被绑架同修有:李顺江、王宇东与妻子、王燕、刘明英娘俩、张艳华、柱子、老赵。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6/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4749.html

2017-03-25:齐齐哈尔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从3月20日至今,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已知有12人,还有多人下落不明。参与绑架的单位有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建设路派出所、龙华路派出所、正阳派出所、文化路派出所。

3月20日,法轮功学员刘明英、王鑫、张艳华在刘明英家被建华区建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3月21日9点多,王宇东、小敏(王宇东妻)、王艳去刘明英家时被蹲坑的建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3月21日,工程师李顺江遭建华分局警察绑架。田勇、王爱华夫妇在3月20日晚上被绑架。家住四家子的老赵3月20日遭文化路派出所绑架徐敬文、闫丽菊被正阳派出所副所长等警察绑架、抄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5/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4727.html

2017-03-23: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大法弟子刘明英等被绑架

2017年3月20日,齐齐哈尔大法弟子刘明英、王鑫、张艳华在刘明英家被绑架。

21日,王宇东、小敏(王宇东妻)、王艳去刘明英家,准备营救被蹲坑的齐市建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6-08-17: 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经历
张艳华揭露黑龙江女监的罪恶
文: 张艳华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张艳华,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冷冻、吊铐、束缚带、毒打、不让睡觉牙签扎、不让上厕所、酷刑折磨致昏死醒来继续戴刑具等。她说:那是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人生往事……

以下是张艳华叙述遭迫害经过:

我原是齐齐哈尔市车辆厂车工,身患冠心病、心脏病,工作机件指标完不成,总是拖车间的后腿儿,人家上班一个月工资六百元,我只拿回五十元。我于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功后,严守心性做好人,不知不觉所有病症全无,每月也能开六百元工资了。我变得阳光开朗,处处与人为善,工作及人品得到领导和同事的认同。

遭绑架、拷打 五天不给食物和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得知警察无故抓捕法轮功学员,我便去市政府要求放人,被武警绑架到郊外假期闲置的一所小学,又送到铁锋分局会议室,强迫签写不外出炼功才放人。厂里书记找我谈话、段长打压、单位委员会施压,被调到公司办公室,六人轮流看管不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在租住处做真相资料,被破门而入的安顺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晚我被反铐在铁椅子上,不时的听到其它室内被刑讯逼供的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一警察恶狠狠的对我嚷道:“我就打你到骂你师父为止,两小时打你一次。”我说什么也不骂师父。我一点一点的往窗口挪,想从窗口跳出去。警察发觉后对我让:“你想死,没门,叫你死了可太痛快了,我让你生不如死,慢慢折磨你。”一群警察围上来,对我谩骂殴打,五天不给食物和水。

十月三十日,我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在那里,法轮功学员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王文龙被打得走路只能一点一点的挪;张淑哲被打得臀部双腿青紫,只能趴在铺上;曹良义被酷刑折磨心脏严重衰竭,最后死在看守所里。

黑女监的七年:时时在高压、惊恐、酷刑中度过

后来我被龙沙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五日被劫持到哈尔滨的黑龙江女子监狱。

我先被关押到集训队,被弄到厕所脱光搜身,还到下身掏一把说怕藏东西,衣服被褥都拆开棉花掏了一地。我不背监规、不背报告狱警毒打,打完后码坐。

还有迫害性灌食,将又粗又硬的胶管削尖,插入胃里不停的抽拉见血才停手。被野蛮灌食时,将管下到胃里不动,待拔出时胶管已成绿色。我被反铐在卫生间,刑事犯洗澡将我衣服淋湿后,打开窗户让过堂风吹、冻,又把我反铐在二层床最高处,上铺刑事犯往上拽,下边犯人将我抱着举上去,双手铐上之后将我身体放下,全身重心集中手腕上,撕心裂肺的疼痛,铐到肉里,手臂疼的已无知觉,手腕怕碰,狱警就指使两个犯人搓我的手,还谩骂不绝。我只要一闭眼犯人就用手抠、牙签扎。

二零零五年冬季,狱方将法轮功学员扒去外衣,只剩内衣裤,拉到露天冷冻,每个监区轮流冷冻迫害。北方的三九天,天寒地冻,狱警穿两个棉袄、捧着电热宝还喊冷,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身着单薄的内衣,寒冷彻骨,牙直打颤,有的还被埋在雪堆里,当场冻昏过去,手冻的黑到手脖子。

二零零六年,狱方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又一轮暴力迫害,整个监狱都停工,逼法轮功学员在地砖上码坐,脚不能伸出去。因我反迫害,狱警林佳与犯人胡小光将我从码坐升级到严管迫害:林佳将饭碗里的水泼到墙上,跟狱警说是我泼的,以此为借口将我弄到无监控监室进行迫害,我被反铐在床腿上,蹲不下立不起来,从早上八点一直铐到晚上十一点,长达十四个小时还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狱警队长逼问:“服不服从?”我说:“不服从!”大队长:“接着铐!”她们又用束缚带将我捆绑在床上,那种姿势躺不下坐不了,痛苦万分,我被折磨的昏死过去两个小时,醒过来接着戴刑具。狱警还讥笑说:“我们让你睡觉了。”

二零零六年,我被关押到“转化”监区强制洗脑,由两个警察十一个刑事犯监控,码凳、逼看污蔑大法录像,必须平视不看不行,她们斜眼观察我的眼神,谈话时不说话不行,全天的精神、肉体折磨,使我疲惫不堪,刚刚昏昏欲睡,她们便开始大声轰炸,狱警又叫我起来谈话。一个多月的高压迫害,也未使我动摇。

半年后,我又被关入十一监区遭强行“转化”,窗口糊上纸与外界隔离,搜监时棉被被拆的一块一块的,多名狱警与刑事犯合伙残害我长达半年之久。期间李冬雪、贺春华、郑红丽等七位法轮功学员,不戴名签、不穿囚服,遭到冻、铐、打种种酷刑迫害,她们都走了过来。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我终于历经魔难出狱回家。在黑女监七年中,我时时在高压、惊恐、酷刑中度过,那是我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17/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经历-333090.html

2008-02-04: 黑龙江女监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迫害
徐家玉2006年12月27日被非法关押在新成立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13监区进行强行“转化”,07年5月20日才从那个地方出来,到三监区“严码”。12月27日那天,恶警突然把徐家玉、王丽文、钟亚君等四人分别带走,在原病号4楼“隔离”,大法经文、《九评》、真相资料都被搜走。

12月28日徐真和另一个刑事犯便开始从不同方面“攻心”、“瓦解”,每当徐家玉谈“法轮大法”被迫害真相时,她就气急败坏打断,说:又在强化。后来每一个屋配备了一台电视,一个放碟机,它们就利用现代化科技滚动式播放“焦点谎谈”污蔑大法。“天安门自焚”中凡是明慧网中揭露的破绽,它里面都进行了“修饰”、“加工”,如:假王进东的拇指上下重叠改为下一截拇指模模糊糊,胡编为“烧焦”了,双腿的散盘也整的模模糊糊;还追着问:是不是看清了是单盘?而头上前面秃顶,后面半部的头发依然完好,那警察盖防火毯的动作,仍然是假动作,演戏。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恶徒连珠炮似的一个个问题,造成人的精神高度紧张,使人承受不住。

劳教所在一本培训干警的书中,有这样的内容,诬蔑法轮功不正常的,就是心理健康者,还教唆干警对法轮功学员要采取刺激性的闹剧。徐真就安排了这样的闹剧:让周围的人骂大法、骂法轮功学员,还把《大圆满法》中师父炼功演示图扯碎,放地上踩着大叫大闹,群魔乱舞。徐真本人躲了出去。

在十三监区,法轮功学员能否坐小凳、大凳或坐大椅子完全由犯人说了算,随她们心情。陆晓华、张越南、张冬雪、李秀坤等反复放污蔑大法的录像,强制法轮功学员坐小凳,抬头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不让闭眼睛,扒眼睛,拽着头发。精神折磨、人格侮辱的言词不断,如陆晓华说:活在当下就是活在裤裆底下等。

胡晓光在张艳华被绑的情况下,强行按着她的手在谈话记录上按了手印,7天7夜后才放了下来。在 2007年3月中旬,张艳华又被薛淑华和李美兰拽头发打,干警根本就不管,给犯人空间迫害法轮功学员。2007年3月28日张艳华被送到13监区转化迫害,临走时薛淑华等四个犯人对她迫害性的搜铺、搜身、搜行李。方便面、没打开袋的奶粉被撕开口,地上、盆里都是;连内裤都拽下来,对这一切流氓行为干警秦岭视而不见。到十三监区后(十三监区是转化监区),不转化就从早5:00-到晚9:00被强制坐在小凳上,连吃饭、上厕所都有时间限制,然后一刻不停的由 5-8个人轮番的用谈话、放录像、侮辱谩骂等方式进行强行往思想中灌输诬陷大法的刺激的文章和语言。现在张艳华被调到三监区,没被它们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都在这个监区,它们控制法轮功学员不许互相往来。

下面是一名法轮功学员自述遭受的迫害。2006年11月28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进一步对法轮功学员开始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严酷打压和迫害。那时我在四监区,监区长赵彬,副监区长董丽华,指导员彦玉华。四监区在二楼西侧和三楼东西两侧,当时这三侧每侧共9个屋,去掉一个屋是换衣库,剩下8个屋每个屋都有法轮功学员1-2人。二楼西侧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干警是陆蕊寒和陈超。三楼西侧是林佳和赵丽沙,三楼东侧是秦岭和王丽红。当时我在三楼东侧。四监区对法轮功规定:每个屋不能互相见面,上厕所一个屋一个屋的叫,上厕所等不及也得等着;洗漱由她们安排,看法轮功的犯人打水、倒水,包括洗碗。早晨5:00起床,晚8:00点名之前在地上坐着儿童坐的小凳码坐,中间每个小时休息10分、5分或不让休息;只要上床,就得躺着,不可以坐着。每天强制听诬陷大法的栽赃、陷害的文章,对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和精神都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我不承认这一系列对身体、精神的迫害和人格的侮辱,就被赵彬、林佳、赵丽沙和犯人薛淑华(当时是四监区的道长)用监狱特制的皮带反绑在床头上,蹲,蹲不下,站,也站不起来,坐着小凳只能把背深深的弯下去,直不起来,胳膊被绑的肩象要断了一样的痛。从11月29日中午11点开始被绑上,到晚上6点多,赵彬、赵丽沙等人来了,看到我痛的痛苦的样子问:想好了吗?我不回答,她们走了。7点多,赵丽沙让她们派来看着我的犯人胡晓光(2006年12月17日出监的)和康桂芬(2007年末-2008年1-2月份出监)把我放下来,叫到办公室,和我谈话。赵丽沙一边谈一边记笔录,笔录上记的话,并不是我说的,有对我的修炼否定的语言。然后她让我签字,我说,我们修大法的人没有犯罪,不往犯人笔录单上签字、签名。她生气的又让薛淑华、胡晓光、康桂芬把我绑上,她们让我绑着,让犯人喂我吃饭。我不接受这种进食方法,开始绝食。不但白天黑天这样一个姿势的绑着,而且从12月2日下午1点多开始赵丽沙不允许我上厕所,让康桂芬用小桶,给我解腰带,就那么绑着大小便。当时绑着我的屋还住着9名出工干活的犯人。我如果在屋里大小便,她们就不能吃饭,而且不能在屋里呆,而且也是对我的羞辱,我拒绝。由于4天4夜被绑着,不许睡觉,加上绝食,再加上1天1夜憋着大小便不能上,12月3日上午9:30左右我昏过去了,到11点多才醒过来。就是在这种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她们依旧绑着我,身体的重心全在胳膊和肩上,在刺心的痛中醒过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4/171739.html

2005-12-01: 黑龙江女子监狱七监区05年夏对大法弟子的残害
2005年6月1日,大法弟子张艳华、管凤兰、史凤丽因为拒绝穿囚服、点名,七监区恶警大队长康亚珍、崔艳和干事林佳、吴雪松指使犯人刘艳平用手铐把三名大法弟子的双手铐在水房1.4米左右的水管子上,只能保持站立的姿势。到晚上不许睡觉,不许转换姿势。后半夜,管凤兰突然胃疼,出现痉挛的状态,全身疼痛,可是被狱警派来的犯人却不给开铐,还说不答应条件就是不允许回去睡觉。张艳华在上厕所回来时,又困又乏一下子躺在潮湿的地砖上,犯人硬是把她拽起来,说不许睡觉,怕狱警在监控器看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115551.html

2005-06-26: 2001年10月下旬王文龙(家住双城市双城镇长生村)、张艳华、王玉贤,在齐齐哈尔铁锋区南小区11号楼401室被抓。关押在太来县汽车制造厂监狱1监区2分区。王文龙被非法判刑9年。审判长叫王静波,审判员孙晓光、葛青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6/104928.html

2005-06-08: 哈尔滨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十一)
2005年3月12日,大法学员孟淑英因不带犯人名签,被非法关押小号一个月。出来后因不点名,又被恶徒吊起二天。3月21日,大法学员巴丽江、潘庆丽、刘洪霞、张艳华、卢美容、付桂春因不穿囚服被吊4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8/103574.html

2004-05-29: 七监区副大队长崔艳,看见大法弟子闭眼睛,拿手提包挨个打,当着大法弟子面告诉犯人“揍她们,对她们狠点儿”。11月28日早晨,八监区大法弟子韩英,周春玲,兰洪英等六名大法弟子因拒绝参加劳动改造,拒绝出工,被犯人强行拖至车间。其场景惨不忍睹。有的两个犯人抓住大法弟子的棉袄后脖领子,有的一个犯人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由于大法弟子不配合,使大法弟子的整个身体在楼梯的地上和雪地上滑行,它们(刑事犯人)还声称就和拖“死倒”一样。大法弟子高喊着“不许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大法弟子有罪”。这样的人间惨剧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经常上演。11月20日左右,七监区被劫持的武丽君,陈伟君,沈景娥因不配合五联保犯人的看管,不和他们一起出工,也先后被拖至车间。这样对人权的践踏,对人格的污辱,视人命如草芥的惨剧,竟无一人过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889.html

2004-02-27: 2003年10月,监区还利用犯人迫害大法弟子,用扣分等形式给犯人施加压力,大搞株连。大法弟子为了减少众生被利用对大法弟子犯罪,数次找干警谈话,要求解除“五联保”,即“四看一”。在破除五联保过程中,多名大法弟子被犯人打骂,郑宏丽、肖淑珍、张艳华、徐晓巍等在监舍被打,王桂丽被打,陈云霞被咬伤,孙桂芝在车间被拖、辱骂。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0-09-05: 办案单位民航路派出所
所长:李卓 18946292401
副所长:王云峰 18946296463,汤宏达 18946291578,孙浩 18946297034

2020-08-26: 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警察:
孙海波:18345286613
祝征蕊:13846225877

2020-08-24: 建华区文化路派出所警察部份电话号
张国力(所长) 13664625551 13194525551 13664625551@139.com
张守仑 办公室0452-2712993
所长:段树峰 13945209885
赵国华 13904520505
贾亮(教导员) 18845211115
苏天成(副所长) 13846246996
王洪军(副所长) 13394528816
赵宏峰(副所长) 13946271726
郝瑞(副所长) 15845661158
副所长 张朝辉 15145247199
张志坚(警察) 13194529997
洪长威(警察) 15846278876
马荛(警察) 15946241856
靳凤权(警察) 15946215566
刘宝文(警察) 13298727776
常江(警察) 18746833280 18746833286
于明(警察) 13836296689
迟齐(警察) 13604829876
梁爽(警察) 13836259777
薛繁博(警察) 15164608770
陈川(警察) 15204526950
宫柏友(警察) 13212961188 13945226578
李洋(警察) 18204523931
郭英华(警察) 13846291158
谷统华(警察) 15904526361
孙伟松(警察) 13904521626
外勤姓谭外勤 手机 13019782676
所长:段树峰 13945209885
教导员 赵国华 13904520505
第一副所长 覃亮 13352524111
副所长 苏天成 1384624699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