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 >> 葛培君(葛培军,葛培), 男, 76

个人情况: 北京市密云县机床研究所退修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密云县溪翁庄镇
有关恶人: 恶警:何金军,郭金河,何昆
个人近况: 2014年4月14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2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77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国花 葛培君(葛培军,葛培)
交叉列在: 北京 > 密云县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4-20: 五年冤狱迫害致器官衰竭 北京葛培离世
北京市密云县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葛培,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陷冤狱五年,在北京前进监狱被迫害至全身器官衰竭,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含冤离世。二零零二至二零零四年葛培被劳教迫害期间,他的老伴刘国花离世。

葛培葛培)老人,北京市密云县机床研究所退修职工,在中共当初的所谓“抗美援朝”战争中受过伤。与老伴刘国花二人一九九八年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身心健康。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老俩口于二零零零年七月上访,先后被非法抓捕,关押一个多月后释放。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五年,先后两次被劫持到密云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绝食反迫害,被强制灌食及受株连,被包夹反复折磨致奄奄一息。

北京奥运期间被绑架、枉判五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葛培老人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遭密云县警察于五月二十五日连夜绑架,被诬判五年,送北京前进监狱,遭受种种非人折磨,被迫害得住了医院。

北京前进监狱有一整套非常邪恶的整人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如睡觉、吃饭、上厕所等进行各种限制,侮辱他们的人格,摧残他们的身心。副监狱长曹利华给恶警和刑事犯人开会说:为了让法轮功学员“转化”不惜采用一切手段,用减刑、假释等手段诱惑、指使刑事犯使用各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北京前进监狱,法轮功学员主要被关押在九分监区、十分监区、十一分监区。凡是被关押进前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都被恶警电击过,不让睡觉,被打骂过,遭到长时间电击,最长达四个小时,最多九根电棍同时电击,一根电棍就十几万伏。有的被电糊了,有的被电得身上全是口子,有的被电得精神出现了异常。有的几天不让睡觉,有的更长时间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打骂。葛培老人曾经被关押在九分监区、十一分监区。

由于多年的残酷迫害及不明药物注射,葛培老人被迫害的全身器官衰竭,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出狱后,一直未能康复,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四日含冤离世。

在团河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葛培被单位副书记徐敏锐和保卫科郭亚皇伙同当地派出所绑架,在看守所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后送回。葛培在家调养好一点后,在遛弯时,有人问起身体怎么搞成这样,他回答说: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坐共产党监狱坐的。因此派出所又将葛培绑架,非法劳教二年。

在团河劳教所二大队,当时已年逾六十的葛培,只因拒绝写所谓的 “保证书”,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起,被罚一动不动地坐筒,每天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点。在寒冷的冬日,筒道里异常阴冷,长时间坐筒,即使是壮年人也难以承受。而葛培年事已高、腿部有病,时刻承受着巨大痛苦。坐筒时由两名普教看着(俗称包夹),上厕所或做任何事,首先要他们同意。在恶警的唆使下,这些包夹经常无耻谩骂、随意刁 难,并对葛老动手动脚,任意体罚,使老人更遭受非人的痛苦。

更为恶劣的是,大队每顿饭开始只给葛培一个窝头和几根咸菜,四天之后便连咸菜也不给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包括被关在集训队的)都被迫吃“特制”窝头,即做好后长时间放置,故意使其变冷、干、硬。老人无法将干硬的窝头咽下,在无奈的情况下只好绝食抗议。而二大队却以“抗拒改造”为由,给葛培以处分,为加刑延期做准备(给两次处分就可以延期)。

葛培绝食后,包夹人员增加到四、五个,他们每天拖押老葛到医务室插管灌食,走路时故意将老葛的头压得很低进行侮辱和迫害。插管灌食时,也蓄意在过程中进行摧残,如故意把管子在老葛的鼻腔和喉咙里来回推拉,灌食管上经常沾满血迹。这些行凶的普教有郑涛、冯进柱(音)、徐静辉等。行凶的恶警有:何金军,郭金河,何昆等。

北京团河劳教所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当时其花园式的外表掩盖不了一桩桩暴行所书写的罪恶。团河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非常系统,不论是从软到硬,或是软硬兼施,这些系统性迫害的根本目的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和良知。

由于葛培被劳教迫害,单位保卫科又多次上家里骚扰,致使他老伴刘国花精神高度紧张,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含冤去世。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4/25/33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0/五年冤狱迫害致器官衰竭-北京葛培君离世-290266.html

2012-05-15: 北京前進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情况
北京前進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的60岁以上的大法弟子有:葛培(74岁) 李昌(73岁) 王泽臣(69岁) 刘熙恭(67岁) 梁维生(64岁) 王治文(63岁) 包卫中(60岁) 郭殿方(60岁)

其中葛培现在被迫害的住了医院. 按规定,60岁以上的是要受到照顾的, 但是他们除了被迫害外,没有享受应有的权利,请社会给予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二)-257574.html

2011-03-21: 北京前進监狱劫持六十馀名法轮功学员

前段时间,北京市前進监狱把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三个队都集中到一个楼,定名为九队、十队、十一队,说是“便于管理”。

现在九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庞友,黄健,李昌,纪烈武,王志文等二十至三十多名左右法轮功学员。

十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振忠,李保凤, 郭殿芳,左长喜,梁大彪,李财华赵建东,高重九,张立君, 王泽臣,晋源涛,王友,葛培,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

十一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王一鹏,王益,马晋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共计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目前被关押在北京市前進监狱。

现在监狱的邪恶劲头已不像以前那样猖獗,里面的狱警有个别态度有所转变,但仍然监控的很严密。特别是九队,法轮功学员平时几乎不能出屋,每屋十多名刑事犯包夹着二至三名法轮功学员,晚上逼迫法轮功学员洗脑“学习”,对不服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随时关進小屋進行流氓式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1/北京前進监狱劫持六十馀名法轮功学员-237878.html

2010-03-06: 对“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一文的补充

年过古稀遭迫害

前面提到的化工大学的杨教授年过70岁。北京大学的朝鲜族全教授,北京某军工厂退休的李祥林,密云的抗美援朝受过伤的葛培,都是70岁往上的人。其中李祥林、葛培都被加重迫害,由于他们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强迫坐筒道、锅炉室和“享受”多重包夹待遇等。李祥林被几个吸毒、泛黄的普教包夹,还时不时被他们在警察授意下進行身体和精神迫害,挨踢、语言辱骂等,每顿饭还把馒头、白菜汤改成了一个裂着大口子的干窝窝头和干咸菜,都是别人吃完了才叫他吃,都是凉得不行了,冬天也是如此。他们睡觉也比正常人晚很多,起的也早,还不让别人与他们讲话,从各个方面都受到严重迫害。

还有一些退休后被迫害的,像李世茂(原水利科学院工程师)、赵继争,还有一些想不起名字的退休应该颐养天年的老年大法弟子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6/219324.html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8-06-09: 密云县溪翁庄镇法轮功学员葛培被绑架

密云县溪翁庄镇法轮功学员葛培(男,六十多岁)于2008年五月二十五日前后被邪恶之徒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9/179960.html#0868232932-1

2004-12-10: 北京机床研究所家属刘国花由于老伴被劳教迫害,家里多次受到骚扰,造成精神高度紧张,旧病复发,于2004年2月28日含冤去世。

刘国花,女,61岁,北京机床研究所家属,老伴葛培是退休职工。夫妻二人1998年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大法遭受迫害后,刘国花和老伴于2000年7月进京上访,先后被非法抓捕,关押一个多月后释放。

2002年9月17日,葛培又被单位副书记徐敏锐和保卫科郭亚皇伙同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在看守所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后送回。葛培在家调养好一点后,在遛弯时,有人问起身体怎么搞成这样,他回答说: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坐××党监狱坐的。因此派出所又将葛培绑架,非法判劳教二年。

由于老伴葛培被劳教迫害,单位保卫科又多次上家里骚扰,致使刘国花精神高度紧张,旧病复发,于2004年2月28日含冤去世。

2004-02-24: 2003年11月20日起,已年逾六十的二大队弟子葛培(音),只因坚持信仰拒绝写所谓的“保证书”,被罚一动不动地坐筒,每天从早上5:00到晚上11点。在寒冷的冬日,筒道里异常阴冷,长时间坐筒,即使是壮年也难承受。而他年事已高、腿部有病,时刻承受着巨大痛苦。坐筒时由两名普教看着(俗称包夹),上厕所或做任何事,首先要他们同意。在恶警的唆使下,这些包夹经常无耻漫骂、随意刁难,并对老葛动手动脚,还任意对老葛進行体罚,使老葛更遭受非人的痛苦。更为恶劣的是,大队每顿饭开始只给老葛一个窝头和几根咸菜,四天之后便连咸菜也不给了。很多大法弟子(包括被关在集训队的)都被迫吃“特制”窝头,即做好后长时间放置,故意使其变冷、干、硬。老人无法将干硬的窝头咽下,在无奈的情况下只好绝食抗议。而二大队却以“抗拒改造”为由,给葛培以处分,为加刑延期做准备(给两次处分就可以延期)。

老葛绝食后,包夹人员增加到4、5个,他们每天拖押老葛到医务室插管灌食,走路时故意将老葛的头压的很低進行侮辱和迫害。插管灌食时,也蓄意在过程中進行摧残,如故意把管子在老葛的鼻腔和喉咙里来回推拉,灌使管上经常沾满血迹。这些行凶的普教有郑涛、冯進柱(音)、徐静辉等。

有大法弟子质问何大队长为甚么要体罚并克扣老葛的食物,何金军大队长竟随口捏造说是由于“分级管理,就是这么规定的:C级的学员就得吃窝头”。其实团河劳教所的法轮功大队这时根本没有实行分级管理,而且不管C级还是甚么,你那是给人吃的东西吗?你能这样虐待人吗?这些警察是在明目张胆地执法犯法!

行凶的恶警有:何金军,郭金河,何昆等。

北京清河监管分局前進监狱(京山线茶店站前进监狱,茶店监狱,茶淀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1-23:前进监狱
一分监区长 张超 18811662197
副监区长 姚一平 18811665967
教导员 柳刚 18611871369
副监区长 周连国 18811666907

刘光辉 副监区长电话不详,有知情者给与补充。

2018-05-27: 北京前进监狱副监狱长刘光辉
刘光辉妻子单位信息
单位:完美(中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
邮编:10008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76号二层
电话: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
传真:010 - 65547897 / 65547397 / 65547282 / 65547572 / 65547498-800

2018-03-22: 北京市前进监狱:
通信信箱: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信箱
邮编:300481

公开电话:1600628(语音后选择按11)
负责收发信:010-53861751
狱政科:010-53861971、010-53861972、010-53861970-83589496
监察科:83589423
教育科:杨畅,电话:5386919018811665031

监狱长:曹利华
副监狱长:薛英奎
三监区区长:刘光辉(警号:1109423)
教育科长:陈俊。副科长:王树有
政治处主任:魏福科

2018-01-17: 非法关押柴桂金的监狱是:北京市监狱局清河分局柳林监狱,京山线茶淀站115-6号,信箱:300481,咨询电话:010-53862977

2017-11-05: 北京市前进监狱
邮寄地址: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信箱,邮政编码:300481
注:106信箱下每个分监区设一个分箱,比如要寄往一分监区,邮寄地址为: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1信箱
周连国
邮寄地址:天津市汉沽区京山线茶淀站106-1信箱,邮政编码:300481
杨畅电话:538691901881166503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