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 >> 杜兆财, 男, 4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8-08-1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吴瑞芳 杜兆财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15: 山东胶州市朴实夫妇修心向善遭绑架
胶州市胶莱镇红卫村的一对善良夫妇杜兆财、吴瑞芳,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上午被蜂拥而入的中共警察绑架、抄家抢劫,分别关押在胶州市看守所、青岛第二女子看守所,至今已经大半年。三位老人日夜思念,两个女儿也忧伤无助。
这样的好人被关押迫害,全村人为他们不平。全村205人联名签名、按手印,证明他们是大好人。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家属将证明书递交给法官,并给法官写信,要求无罪释放。

杜兆财和吴瑞芳夫妇俩人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在家孝顺、照顾三位老人,在外以赶集卖杂货为业,诚信经商,口碑极好。已经五十岁的杜兆财说:大法让我们重德行善,“师父两次救了我的命,使我能在大法修炼中坚定的走到今天。我们全家也走出了风雨,成为一个幸福之家。”

就是这样一对质朴而善良的村民夫妇,因为他们在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回升了,竟然成了中共“依法治国”打击的对象。这么荒唐的事,请大家来评评理。

以下的是杜兆财在被绑架关押之前亲笔所写:

大法让我重德行善

从我父亲那一辈开始,我们家族和村里四五家村民矛盾很大,见面从来不说话。修炼一段时间后,思想境界提高了,就想炼功人不能有敌人啊,我应该放下这些仇恨,善待所有的人。于是,我找到合适的机会和那几家人说话,这样我们彼此的关系“解冻”了,直到现在我们相处得都很融洽。

我家附近有个针织厂,我以前就是靠贩卖针织下脚料赚钱,但是从厂子里购买的价格和市场价是一样的,为了赚钱,我就给过秤的人行贿,让他少计数,我好多装货,就这样,我从中挣了不少钱。修大法后,我用“真善忍”衡量,知道这样做不符合做好人的标准,损了大德了,于是我放弃了这个赚钱的买卖,改行上班,虽然挣得少,但心里踏实。

我有一块地离村有七八里远。那天,我赶着牛车拉着浇地的机器和好几袋水管子去浇地。那块地有二百五十米长,南北两头都有水井,因为北边那个井水旺,我就把机器卸到北边的井旁,然后铺浇地水管。

铺了大约一百七八十米了,远处来了一辆农用三轮车。那个司机为了抢井,直接把车开到北边的井旁,把底管插進井里去了。因为井的直径只有三十公分左右,只能插一根管子,他是外村人,这个井是我们村打的,按规定他是不能用的。刚开始我愣住了,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不和他一般见识,既然他把这口井占了,我就用南边的井吧。就这样,我把管子收起来,用车拉到南头,又一节一节的把管子铺上,内心很平静。

一天我们去一个村弘扬大法,碰见一个年轻人,他诧异地问我:“你也炼法轮功?”我说:“是啊!”他笑了,他说:“那天我去浇地,我知道自己理亏,料定你一定会和我干一仗,所以,我做好了打架的准备,没想到……”我笑了,原来是他!我告诉他因为我修了大法才这样做的。他开心的笑起来,连忙说:“法轮功是好!是好!是好!”

大法改变了媳妇

媳妇(妻子,当地称媳妇)看我炼功后不只是身体好,道德素质也提高了很多,烟酒全戒了。她也跟着学大法了。可是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一时间谣言铺天盖地,比文革更甚。我媳妇怕的不行,开始阻止我炼功,还以离婚相威胁,又用绣花剪子割手腕,逼着我在她和法轮功之间做出选择。

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我想只有自己做的更好,用行动来证实法轮大法是正确的。我更加关心她,家里的活能多做就多做,在日常生活中,我经常穿插着给她讲真相,渐渐的她由反对我炼功到最后主动帮着我讲真相。

后来,媳妇腰痛不能翻身,吃了一个月的偏方也没见效,到医院做了手术之后,在床上躺了半年,自此以后,就不能干重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断的引导她炼功,费了很大的劲,真是费尽了口舌,她才开始学大法。自从炼功之后,她就再也没吃过药也没打过针,现在非常能干,干什么活都行。

媳妇会开车,她经常自己开车到外县一个很大的批发市场去進货,進货之后自己卖。有一次進货,人家多给了她一条裤子,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得给人家退回去。于是她跟发货的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占你的便宜。”那人既震惊又感动,听明白真相之后,跟她要了师父的教功录像,说也要学法轮功。后来那人每次给我媳妇進货时,不写名字,都写“法轮功大姐”。

还有一次,一位商家把棉袄皮给多了,媳妇又给人家送了回去,告诉人家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要这不义之财。那个商家说:“上次我也给某某多发了四百多元钱的货,那个人也给我退回来了,他也是炼法轮功的。”媳妇就给他讲真相,给他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他全都要,不断的说:“炼功人真好!”

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学员讲诚信,有很多次,是媳妇自己把货点错了,误以为人家给少了,打电话告诉客户,客户从来不怀疑,每次都说:“没事,等下次来,给你补上。”媳妇发现是自己点错了再向人家认错。

两次逃过生死劫

那是我刚刚修炼不久的事。女儿降生了,媳妇(妻子)坐月子。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全身动不了了,想喊却喊不出声音,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煤烟中毒了。这时我拼命挣扎着往起坐,想把熟睡中的媳妇叫醒,但无济于事。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李洪志师父,于是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这念头一闪,我“唿!”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连忙打开灯,这才看清满屋子的煤烟,我迅速打开窗户,把媳妇叫醒了。是师父救了我们一家三口啊!

第二年春天,我扯着二百米长的电线到菜园里去浇菜,浇的差不多了,我喊媳妇回家断电,估摸着时间她应该把电给断了,我就开始往回缠电线,突然一股强大的电流把我电的全身剧烈抖动,我口里大喊着:“啊――啊――”,这时在我前面正好有一口井,直径六七十公分,这电流把我从井北边瞬间打到井南边,然后就跳闸了。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没受到任何伤害,连皮肤都没有被电击的痕迹。

媳妇没给我拔电源,差点要了我的命,刚要发火,突然想到师父讲的法理,就转怒为喜,笑着走進了家门。试想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被打進井里是什么后果?即使没進井,也得被电死或重伤,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5/山东胶州市朴实夫妇修心向善遭绑架-387376.html

2019-02-18: 青岛市杜兆财夫妇诚信经商 因信仰遭构陷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杜兆财、吴瑞芳夫妇因信仰法轮功,分别被非法关押在胶州市看守所和即墨普东看守所,已半年多,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九日,夫妇俩面临黄岛法院非法庭审。

杜兆财、吴瑞芳夫妇家住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他们以赶集卖杂货为生。夫妻俩人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心法,做好人,诚信经商,口碑极好。

绑架和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上午九点左右,一群警察闯进法轮功学员杜兆财家,非法搜查。吴瑞芳在集市上卖货,闻讯赶回,当天,警察将杜兆财、吴瑞芳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滞留室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将杜兆财单独带到胶州市人民医院南院体检,杜兆财血压高压一百八十、低压一百一十,然后,将杜兆财非法关押到胶州市看守所,将吴瑞芳非法关押到青岛第二女子看守所(位于即墨市普东看守所里面)。

八月十日,家属收到胶州市公安局对杜兆财和吴瑞芳非法拘留的通知书,九月十三日,家属收到胶州市公安局寄来的检察院对杜兆财和吴瑞芳被非法逮捕的通知书。

杜兆财家中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等被非法抄走。孙世坤(派出所案子负责人)与吴泽本(610案子负责人)拒绝让家属看物品清单。

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杜兆财和吴瑞芳被构陷案件分配到黄岛检察院潘伟手中,四十五天后,潘伟应撤销案件或递交到法院,但潘伟又将日期延长十四天,搜罗构陷材料。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潘伟将案件递交到黄岛法院,一月十八日,构陷案被法院分配到法官王德成手中。家属多次去见法官王德成,王德成推脱不见,后律师与家属去见王德成,律师与家属等了一个多小时后,书记员送来对杜兆财、吴瑞芳夫妇两人的非法起诉书。

二月十五日上午,家属接到电话,杜兆财、吴瑞芳夫妇将于二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在即墨市普东看守所面临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8/青岛市杜兆财夫妇诚信经商-因信仰遭构陷-382904.html

2018-12-19: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杜兆财、吴瑞芳夫妇被非法关押133天
杜兆财、吴瑞芳夫妇9月13日被胶州市检察院孙积宝非法逮捕,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继续侦查两个月。

11月12日,构陷案件到达胶州市检察院公诉科李保公手中。当天,家属到检察院见办案人员(办案人员李保公外出学习,李保公助理并不见家属)家属多次去检察院递交文件,多次电话沟通,都是李保公助理接电话。

家属说:“办案人员不在,我们的案件谁来处理?”李保公助理说:“李保公外出学习一个周,所有的案件我来处理,咱胶州市不审理宗教案子,宗教案子5天之内我们将移送到黄岛检察院。”家属说:“案件现在在胶州市,我可以带律师来阅卷了,对吧?”李保公助理因恐惧,态度有些恶劣,说:“你们带律师去黄岛阅卷吧,别在我们这边阅卷。”

11月13日,构陷案件到达第二天,李保公助理去看守所告知杜兆财、吴瑞芳夫妇有聘请律师的权利。移送时间为五天,11月14日,检察院因恐惧第三天一大早,李保公助理将案件移送到黄岛检察院公诉科潘伟手中。

家属紧随其后,11月14日上午9点,就到检察院门口要求见潘伟,一直到下午5点,家属没有见到潘伟,潘伟电话也没有人接。后来,律师与家属见到潘伟,与潘伟进行沟通,检察官潘伟的态度和语气比较客气。

案件需要在潘伟手中45天,后电话沟通,电话中潘伟认为案件已经被批捕逮捕了,但潘伟说现在还没有定下结果。

大约还有10天左右才会知道是否起诉到法院。

看守所警察让吴瑞芳值班(应该轮流值班,每人一晚上值班两小时,但因吴瑞芳不背监规,警察让吴瑞芳每天值班),吴瑞芳放风时间炼功,放风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时间不够用,吴瑞芳腰疼(修炼前腰椎间盘突出)吴瑞芳想家,想念家中老母亲,想念家中两个孩子。杜兆财非常坚定自己的信仰。

黄岛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吴迪 0532-83012355
黄岛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 潘伟 83012883(办案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9/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8628.html

2018-10-31: 山东胶州市杜兆财、吴瑞芳夫妇被非法关押逾两月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法轮功学员杜兆财、吴瑞芳夫妇被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杜兆财现被非法关押在胶州市看守所,吴瑞芳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二女子看守所。
杜兆财、吴瑞芳夫妇修炼法轮大法,以赶集卖杂货为生,夫妻俩人以真善忍为心法,诚信经商,口碑极好。

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上午九点左右,杜兆财在家听见有人敲门,便去开门,一群警察硬要进屋,进屋就硬要搜查。杜兆财说:“你们有搜查证吗?”赵方春(其中一名警察)说:“我们穿着这身警服就是搜查证。”没有给杜兆财出示搜查证,就开始搜查。

吴瑞芳在集市上摆摊,听到消息后急忙赶回家中,吴瑞芳被警察扭住带到车上,搜查结束后将杜兆财、吴瑞芳一同带到胶莱镇派出所。在派出所,胶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人让赵方春再次去杜兆财家中搜查,第二次搜查也没有给杜兆财、吴瑞芳出示搜查证,也没有带杜兆财、吴瑞芳回家。

第二次搜查结束后,他们跟杜兆财说:“从你家中搜走15285元人民币,钥匙(家属多次去派出所要回物品,后将钱与钥匙归还,手机与学习机至今未还),你孩子的步步高学习机,还有你的手机。”警察审讯杜兆财:“为何与你媳妇制作法轮功资料?”并大声吓唬杜兆财杜兆财认为自己没有犯罪,没有回答他们。

八月八日,警察将杜兆财、吴瑞芳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置留室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将杜兆财单独带到胶州市人民医院南院体检,杜兆财血压高压一百八十,低压一百一十,然后将杜兆财非法关押到胶州市看守所,将吴瑞芳非法关押到青岛第二女子看守所(即墨市普东看守所里面分为四个看守所:青岛第一看守所,青岛第二女子看守所,黄岛、开发区看守所,即墨普东看守所)。

八月九日下午,杜兆财体检后到看守所已经五点多,过了看守所的吃饭时间,监舍里的人听说杜兆财是炼法轮功的,而且好几顿没有吃饭,监舍里的人就把自己的方便面和馒头拿出来给杜兆财吃,并且跟杜兆财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是善良人的代表。”

八月十日家属收到胶州市公安局拘留通知书,九月十三日家属收到胶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书。

两个检察官逮捕前到看守所见杜兆财杜兆财跟他们讲述法轮功信仰的真实情况。检察官说:“你们犯法。”杜兆财说:“我们没犯法。”检察官说:“你们为什么没有犯法?”杜兆财说:“宪法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一切与宪法相违背的都无效。”检察官谎说:“全国人大规定了法轮功是×教。”检察官没有拿出这条规定给杜兆财看,全国人大也没有这一条规定。

杜兆财家中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等被非法抄走。孙世坤(派出所案子负责人)与吴泽本(610案子负责人)拒绝让家属看物品清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31/山东胶州市杜兆财、吴瑞芳夫妇被非法关押逾两月-376466.html

2018-08-12: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杜兆财、吴瑞芳夫妇遭绑架补充
8月8号上午,杜兆财、吴瑞芳夫妇遭绑架之前,一个自称是青岛市黄岛地区的人要学炼大法。杜兆财出于慈悲与热心,把此人请到家中教功。此人前脚進入杜兆财的家中,胶莱镇派出所警察后脚就跟随到了杜兆财的家中。随后杜兆财夫妇遭到绑架,警察洗劫了杜兆财家中的部份财物。
自称是黄岛地区的人应该是警察便衣,与警察配合,共同绑架了杜兆财

吴瑞芳现被关押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杜兆财现被关押在胶州市杜村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2/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2357.html

2018-08-11: 山东省胶州市胶莱镇杜兆财夫妇遭绑架情况补充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杜兆财、吴瑞芳遭人恶告、8月8日上午被胶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现场10多个警察将杜兆财、吴瑞芳家中大量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及数台打印机、电脑,若干真相资料抄走。两人现被关押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1/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2343.html

2018-08-10: 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胶莱镇杜兆财、吴瑞芳夫妇遭绑架

山东省胶州市胶莱镇红卫村大法弟子杜兆财,年49岁,吴瑞芳,年48岁。夫妇俩人修炼法轮大法,以赶集卖杂货为业。夫妻俩人以“真善忍”为心法,诚信经商,口碑极好。因为夫妻二人讲清大法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构陷。

2018年8月8日,夫妻二人被胶莱镇派出绑架抓捕。现被关押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

请了解详情的人士,提供更详细的情况,尤其是曝光参与迫害的胶莱镇派出所有关人员的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0/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2272.html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6-01:即墨区法院刑庭:
地址:即墨区振华街150号205室
电话:85559880
院长陈显江18660257557、85559127
副院长赵绍先18661751767、85559806
副院长刘承永18562885568、85559856
法官高飞85559880、18562885256、15192667561

即墨区检察院:
地址:即墨市振华街148号,邮编266200
总机:83012672
电话:83012618
检察长翟慧格88530899
公诉科:83012682公诉人李燕(音)

普东看守所:66578916

即墨北安派出所:
所长刘建生
傅宗波
安茂宝13864256976住址:即墨区蒿山二路520号11号楼

即墨市公安局:
地址:即墨区振华街 152号,邮编266299
电话:0532-88512061、0532-88512251
局长赵志林66583001、15318867789
政委石正先66583007、13553056789
副局长田虹66583005、13808971528
副局长兰忠孝66583006 87586789、13793210016
副局长徐伦强66583008、18953297777
副局长张绍峰66583003、13806397597
副局长张仁保66583056、13589326568
纪委书记王冰66583009、18663987777或13808966868
纪委副主任韩玉杰66583016、13808978381
政治处主任张鹏66583010、13789887777
治安大队长宫克云66583197、13905423217
邪党委员林征66583225、13706302979
工会主席于涛66583012、13953268879

即墨区国保大队:
大队长崔荣国66583136、15963269616
教导员王德波66583138、13789887788
副大队长陈同山66583139、1876590758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