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1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呼和浩特监狱(呼市女子监狱,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 于秀兰(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中央街六委
有关恶人: 呼市监狱恶警周建华
个人近况: 2002年12月22日 迫害致死 (2003-09-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9-1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2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李海燕(李海雁)
夫妻/父母: 李金荣(于秀兰老伴) 于秀兰(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5-25: 鄂伦春母子被迫害致死、媳妇多次命危
六、于秀兰、李海燕母女被迫害致死

大杨树镇中央街六委,原居住着一家人,母亲于秀兰、父亲李金荣、女儿李海燕修炼法轮功,一家人身康体健,和乐美满。修炼前,于秀兰患有严重的脉管炎、胃炎,腿痛得她常常卧床不起,多年到处求医都未能见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九九六年有幸闻得佛法,她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起来,多年的脉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一夜之间是非颠倒,电视报纸充满了对法轮功的污蔑。于秀兰流着眼泪说:“我要去北京上访,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哪里有错?”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于秀兰和老伴李金荣、女儿李海燕一起依法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脚步还没迈进信访办,北京恶警就将他们绑架,并通知当地公安局接回,非法关押在大杨树拘留所。当晚,恶警德玉林和两个武警疯狂殴打李海燕,跺她的双脚,李海燕的脸被打的变形,牙齿松动,数日不能进食,双脚被恶警跺得鞋都脱不下来。

于秀兰的丈夫李金荣,在京被绑架到内蒙驻京办事处后,当晚就走脱了,被迫流离失所。恶徒李树良得知后,派人四处查找,没有找到。于是恶警闫立华、李树良竟将李海燕的大哥(非修炼人)绑架到公安局做人质,动用酷刑逼迫他供出父亲下落,并通告李海燕家所有亲属:李金荣不回来,人质不放。无奈之下,李海燕的二哥不得出行寻回父亲,换回大哥。

在拘留所,于秀兰坚持炼功,坚决不写所谓揭批法轮功的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被恶警劫持到阿里河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十个月之久,于二零零零年七月十日由家属多次请求才保释回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李海燕被大杨树公安分局恶警酷刑折磨导致胸膜结核,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勒索钱财近万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于秀兰在家中被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片警刘长校、彭金宝等人绑架,之后被长期非法关押在鄂伦春自治旗第二看守所。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凶犯还有公安局副局长李树良、治安股长李本学、中央街派出所内勤许长发等人。

于秀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下旬,于秀兰身体已极度虚弱,恶警害怕担责任,只好允许其家人保释出狱。然而没过多久,二零零二年过年前,公安局与中央街派出所数恶警闯到于秀兰家中,当时于秀兰身体十分虚弱,恶警把她强行抬到法院,非法对她及其丈夫李金荣、法轮功学员徐长青所谓“开庭审判”。于秀兰当时出现了痉挛状态,不省人事,法院只好同意家人将其送医院抢救。

但没过几天,法院院长陈鹏等一行多人闯到其家中,称在家“开庭”,非法宣布对于秀兰判刑三年,李金荣、徐长青缓刑三年,陈鹏等并称“上边精神,不准辩护”。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上午,镇邪党委书记闫立华等人到于秀兰家中,假意看望,实质打探于秀兰的情况。当时于秀兰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已恢复了。在闫立华离去几分钟后,看守所所长连胜、彭金宝带领狱医苏宝花、德玉林等十余名恶警破门而入,闯进家中强行绑架于秀兰。当晚,于秀兰被劫持到保安沼劳改大队(保安沼女子监狱)。交接时,恶警德玉林故意向一女警说:“就这个于秀兰不好治,别人都好治,就她我没治了。”女恶警立刻会意,说:“你们不行,我们有办法治。”

于秀兰入监时身体健康,干净利落。她被劫持到劳改队后,正色向恶警宣告:我是无辜受迫害,没有罪,并拒绝劳改队的一切强制要求。恶警周建华将于秀兰长期关在禁闭室里上酷刑,四肢大叉开,用铐子长期铐住,大小便也不松铐,饿了让犯人往嘴里塞几勺饭,出现生命危险就放出去松两天,缓过来又关入小号(实为一个坐不能直腰,卧不能伸腿的铁笼子)继续折磨。期间恶警周建华还将于秀兰置于高温下曝晒,以至昏厥。

在恶警们的残酷迫害下,于秀兰出现脑血栓症状,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言语不清。当家人向劳改队要求保外就医时,恶警回答是:有规定,不“转化”死也不放,死了算白死。劳改队头目也亲口声称:“不‘转化’死了也不能放人,死了算正常死亡。”

于秀兰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死时骨瘦如柴。于秀兰死后,恶警周建华为掩盖其犯罪行为,谎称于秀兰是病死的。而目击者说:“那可真是活活折磨死的。”劳改队给家人出示了一张“死亡报告”,匆忙把遗体火化了。

女儿李海燕因发真相资料第三次被恶警绑架后被保外就医,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李海燕在加格达奇市(属黑龙江省)被九三农场警察绑架,在非法审讯中不配合恶人,不说姓名地址,被酷刑毒打十四个小时,遍体鳞伤,恶徒将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铁条皮带抽打,她的背部被打的青紫,腿部不能行走。恶徒还在用刑期间,往她鼻孔插入点燃的香烟,往嘴里灌酒,等等酷刑,惨不忍闻。

李海燕后来被加格达奇法院非法判刑十三年,被转关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七监区。在那里,她再度惨遭多种酷刑折磨,后被迫害成肺结核,大量吐血,肺叶烂没,生命垂危,被转到病号监区,体重由原来的九十多斤重被迫害成四十多斤重。

李海燕的家人多次要求监狱让李海燕保外就医,经过百般周折,生命垂危的李海燕才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被保外就医,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当日上午九点多,片警张喜龄(音)及民政、街道委主任等几人就匆忙来将李海燕的遗体拉去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25/鄂伦春母子被迫害致死、媳妇多次命危(图)-404735.html

2008-06-28: 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法学员徐长青遭迫害离世
内蒙古呼伦贝尔盟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徐长青,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长期被公安局恶警、“六一零”人员骚扰、多次到家中绑架,被邪党人员非法关押、非法劳教、毒打、强制转化等手段进行迫害。徐长青不堪凌辱,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由于长期在外过着流浪生活,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出现肝硬化,于2008年6月14日含冤去世。

此前,鄂伦春自治旗“六一零”和莫力达瓦自治旗“六一零”用面包车拉满满一车人到大杨树镇当地法轮功学员家中,继大杨树镇当地派出所之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第二轮的骚扰,就连因怕心多年来不敢修炼大法的人家中也去了。

九年来,大杨树镇邪党党委书记闫立华组织利用公安干警和政府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上门骚扰,威逼写不炼保证。在闫立华、姜恩武(政委书记)、李树良(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本学等人的邪恶指挥下,大杨树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离世,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等。一九九九年十月,李树良派出各所干警分头对还没被抓入狱的大法弟子搞了一次突然抄家、抓捕,大法学员及亲属家被翻箱倒柜搞得一派狼藉,然后扬长而去。法轮功学员徐长青、于秀兰、李海燕等多人被分别绑架,关进看守所,分别关押四十天至四个月。

二零零零年,大杨树大法弟子利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和积蓄制作真相传单散发,李树良指挥各派出所的干警全部出动,采用各种流氓无耻手段先后将徐长青等抓到刑警队,动用各种酷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逼供。李海燕被刑警队恶警德玉林和两个武警打的嘴脸变形,牙齿松动,数日不能进食,双脚被跺得鞋都脱不下来。恶警们用电棍电大法学员,电棍的火花啪啪直响,李树良还咬牙切齿的喊叫:“把电充足点,电压低了对法轮功不好使”。徐长青被非法关押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二年二月,邪党人员操控法庭对法轮功学员徐长青、李金荣、于秀兰进行所谓的审判,徐长青、李金荣被非法判缓刑三年,六十多岁的于秀兰被非法判刑三年。因于秀兰出现了痉挛状态,无法出庭,只好送医院治疗,但没过几天,法庭庭长陈鹏等人来到于秀兰家中,宣告判刑三年,并宣布“上边精神,不准辩护”,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于秀兰被绑架到保安召劳改大队,同年十二月被迫害致死。于秀兰的女儿李海燕,二零零二年五月又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惨遭多种酷刑折磨,被害成肺结核,大量吐血,肺叶烂没,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生命垂危时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大杨树镇大法弟子杨宇新,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被莫旗公安局“六一零”头子张世斌带恶警持枪绑架,于八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他妻子甄海燕几乎被迫害成“植物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8/181065.html

2007-03-10: 内蒙古大杨树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江氏集团操控着国内所有的宣传工具,同时向国内外散发各种谣言、诬蔑、栽赃法轮功,以各种谎言蒙骗人民。为了揭露江氏集团的邪恶和凶残手段,为了让人们了解真实的内幕,并对法轮功有个正面的认识和公正的评价,二零零零年大杨树大法弟子利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和积蓄制作传单,向各地散发。这正触动了江氏集团的要害,死心塌地为江泽民卖命的副局长李树良指挥各派出所的干警全部出动,采用各种流氓无耻手段先后将李金荣、于秀兰、李海艳一家三口,肖成华、徐长青、刘永新、郑立军、刘春勋、曹积海抓到刑警队,在李树良的唆使下,动用各种酷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行刑逼供。刑警队恶警德玉林迫害大法弟子十分卖力,表现极为恶毒。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遭到他的毒打。女大法弟子李海燕当晚就被德玉林和两个武警打的嘴脸变形,牙齿松动,数日不能进食,双脚被跺得鞋都脱不下来。有一个大法弟子被镐把打的双腿数月不能正常行走,两名学员被上绳后,手臂数月麻木,知觉不灵(上绳:一种酷刑,用绳子将双手背到后面,绑上吊起来,靠自身的体重下坠,痛苦难言,时间过长可致残)恶警们用电棍电大法学员,电棍的火花啪啪直响,李树良还咬牙切齿的喊叫:“把电充足点,电压低了对法轮功不好使”。为了掩人耳目,恶警们白天睡觉,晚上施刑,足足两天时间。两天后,他们将大法学员押到看守所。但是,对大法学员的酷刑并没有结束。李树良领着李本学、德玉林、许长发,和一群打手,每天继续逼供,一连几天把大法弟子打的伤痕累累。然后就将大法学员长期关押,有的学员竟被关了长达十五个月之久。

中央街六委居民于秀兰,女,六十多岁,修炼前患有严重的脉管炎、胃炎,腿痛得常常卧床不起,多年到处求医都未能痊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就在她痛不欲生的时候,九六年有幸得法,炼起了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起来了,使她多年来的脉管炎和其它疾病不翼而飞,是恩师给了她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怎能不感激大法,她怎能不坚定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是非颠倒谣言四起,于秀兰来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流着泪说:“我要去北京上访,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哪里有错。师父,今天不还大法清白,我就不回家”。就这样她和另外两个同修来到了北京天安门,脚步还没有迈进信访局,就被恶警非法抓捕并迫害。通知当地公安局接回,又非法关押在大杨树镇看守所,因她坚持炼功,坚决不写揭批法轮功的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又被非法送到阿里河监狱,由于家属多次请求才保释回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于秀兰在家中被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刘长校、彭金宝等人绑架并被长期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凶犯有公安局副局长李树良、治安股股长李本学、许长发等人。

后来她绝食抗议,看守所怕承担责任,只好放人,二零零二年二月,中央街派出所恶警彭金宝等数名警察将她绑架到法院,要同李金荣、徐长青一并开庭审判,因于秀兰出现了痉挛状态,无法出庭,只好送医院治疗,但没过几天,法庭庭长陈鹏等人来到于秀兰家中,宣告于秀兰判刑三年,李金荣、徐长青缓刑三年,并宣布,上边精神,不准辩护。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上午,镇党委书记闫立华等人来到于秀兰家中,假意看望关心冷暖,实质投石问路,当闫立华离去几分钟后,看守所所长连胜、彭金宝带领十余名恶警破门而入,闯进家中强行绑架,当晚被押到保安召劳改大队。交接时,恶警德玉林向一女警打小报告:“就这个于秀兰不好治,别人都好治,就她我没治了”。女恶警夸口到:“你们不行,我们有办法治”。一言倒出了邪恶的嘴脸。于秀兰到了劳改队后,正色向恶警宣告,我是无辜受迫害,没有罪。拒绝劳改队的一切强制要求,因此,她又遭到长期关小号(实为一个坐不能直腰,卧不能伸腿的笼子),当家人前去探望时,于秀兰已经出现脑血栓症状,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言语不清,当家人向劳改队要求保外就医时,回答是:有规定,不转化死也不放。死了算白死,就是不放人。在绝食绝水五十多天的日子里,还把她关进终日不见阳光的禁闭室里。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保安召劳改队通知于秀兰的家属领尸,尸体却不让看,害怕抓住证据,强行火化,家人将骨灰取回,可想于秀兰老人是怎样凄惨的走完最后人生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对政治能有什么参与,无非是为了强身健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0/150488.html

2005-05-10: 呼市监狱周建华等恶警残杀、折磨大法弟子,以下是部份案例。
于秀兰,入监时,身体硬朗,健康,周建华以残酷的手段对其进行折磨了七个月,以致被迫害致死,于秀兰被多次强关入小号长达几个月,四肢用铐子铐上,无法正常饮食排泄,因折磨时间长,导致瘫痪后,又在气温高达摄氏36-37度下,曝晒长达几个小时,这样含冤离世后,恶徒还野蛮不让脱囚服。家人强烈要求下,经监狱局批准方脱下囚服,为此,引起了大法弟子不穿囚服的事件。人死了实是折磨而死,周建华却隐瞒实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0/101491.html

1999年9月,大法弟子于秀兰进京上访讲法轮功真相,却被非法抓捕,送回大杨树拘留所关押。恶人逼迫她放弃修炼,她坚持信仰不妥协,又被关到阿里河看守所,前后被关押18个月。于秀兰回来后因为发法轮功真象资料又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3年送往保安沼女子监狱。于秀兰坚持学法炼功,一直被关在禁闭室里,后绝食绝水抗议迫害50多天,骨瘦如柴。在恶警们的残酷迫害下于秀兰出现脑血栓症状,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就是不放,还把她关进终日不见阳光的禁闭室里。2002年12月22日,于秀兰被迫害致死。

于秀兰(Yu, Xiulan),女,60多岁,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大法弟子。于秀兰在保安沼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一直被关禁闭室中,后绝食绝水抗议50多天,恶警也不放她出禁闭室,2002年12月22日被迫害致死。

以前,于秀兰患有严重的脉管炎,腿痛得她常常卧床不起,多年到处求医都未能痊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就在她痛不欲生的时候,九九年有幸得法,炼起了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起来,使她多年的脉管炎等疾病也不冀而飞,是恩师给了她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怎能不感激大法,她怎能不坚定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是非颠倒,冤假错案,谣言诽谤。于秀兰来到师父法像前,双后合十,流着眼泪说:“我要去北京上访,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哪里有错。师父,今天法不正回来,我就不回家。”就这样,她和另两位同修一起来到了北京天安门,脚步还没迈进信访办,就被恶警非法抓捕,通知当地公安局接回,又非法关押在大杨树看守所。因她坚持炼功,坚决不写保证书,又被非法送到啊里河监狱,于2001年7月由家属多次请求才保释回来。

于秀兰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并向被江氏集团谎言蒙蔽的世人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2000年11月12日于秀兰在家中被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片警刘长校、彭xx等人绑架,并被长期非法关押在鄂伦春自治旗第二看守所。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凶犯还有公安局副局长李树良、治安股长李本学、中央街派出所内勤许长发等人。

于秀兰后被非法判刑3年送往保安沼女子监狱。于秀兰坚持学法炼功,一直被关在禁闭室里,后绝食绝水抗议迫害50多天,骨瘦如柴。在恶警们的残酷迫害下于秀兰出现脑血栓症状,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就是不放,还把她关进终日不见阳光的禁闭室里。2002年12月22日,于秀兰被迫害致死。

李金荣(于秀兰老伴)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内蒙古驻京办,后来正念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大杨树恶警抓不到李金荣就把李不修炼的大儿子做人质关进看守所。李金荣回去要人,后被恶警关押,李金荣的大儿子也被关押了15天才释放。李金荣被关押了8个多月,在家人的再三要求下才放人。后来因为发真象材料又被关押了15个月。

李海燕(李金荣的女儿,大法弟子)1999年9月进京上访,回来后被绑架,关在大杨树拘留所里。李海燕不放弃信仰,后来和母亲于秀兰一起被关进阿里河看守所遭受迫害。被放出来后因为发真象资料又被绑架,保外就医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2000年5月李海燕发真象资料被黑龙江省加格达奇恶警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13年,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内蒙古大法弟子于秀兰被迫害致死 家人被非法判刑
内蒙古自治区大法弟子于秀兰被迫害致死一案的更多事实(附电话)
悼念大法弟子于秀兰

呼和浩特监狱(呼市女子监狱,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71)

2020-05-09: 呼和浩特女子监狱迫害责任人:
监狱长杨蔚红
副监狱长倪融香0471-2396668
副监狱长:孙玉凤、彭玉梅、袁雨露、
政委室:杨X华0471-2396666
管教科电话:0471-23965810471-2396559
管教科科长:张艳
肖梅:13848129240
康建伟:13947125460 13947121546
赵鹏程、白桂荣、崔九菊、等;
白桂荣13847107932
狱政科科长:金凤 0471——2396501 2396557
监狱纪检主任姓刘 0471 —— 2396602
狱部:肖洁、毛敏、刘刚、张杰、王永红等;
监区长:韩晓丽13948117078
董华霞、张宇娟(分管迫害法轮功)、张霞、张艳磊、贾杰、乌日娜等;
五监区:0471-2396730
三监区:0471-2396665
监区长,刘琼
王延文(曾分管迫害法轮功)、崔文军、邰微微(怀孕期间已大肚子了,还用脚踢法轮功学员,三天后脚脱臼,在家歇了好几天)等;
四监区:监区长,帝文艳;
赵坚贞、荣烨(积极迫害法轮功)、王妍;白羽、高金霞等;

2019-09-25: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内蒙古自治区女子监狱:邮编:010020
通讯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郊区呼凉公路帅家营子村,
或: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巧报镇帅家营村南,
对外地址:呼市呼凉公路兴华服装厂,二零零四信箱

监狱长 春风(女)
副监狱长:武晶(女)
副监狱长:沈伟(女)
政治部主任:张秀梅(女)
电话0471 2396668

一监区:0471-2396028
二监区:0471-2396032 0471-23967360471-23967380471-2396740
三监区:0471-2396728 0471-23960250471-2396665
四监区:0471-2396518
五监区:0471-2396730
六监区:0471-2396525
出监监区:0471-2397640(新收监区)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71)

此案的主要责任人及责任单位:

保安昭劳改队  电话:0482-6700272
公安局  电话:0470-5852043              
副局长:李树良              
治安股长:李本学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 电话:0470-5712600
所长  白丽                      
片警  刘长校、彭xx                      
内勤  许长发(电话:0470-5712833)
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 电话:0470-5712600 所长 白丽 片警 刘长校、彭xx 内勤 许长发(电话:0470-5712833)


鄂伦春自治旗第二看守所  电话:0470-5712600                        
所长 尹连胜                        
狱医 苏宝花                        
敖玉林法院  电话:0470-5852052        
院长:陈鹏检察院  电话:0470-585237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8-11-27: 内蒙大杨树地区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实例(一)
—— 于秀兰、李海燕母女被迫害致死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7/190554.html

2003-09-15:于秀兰,女,60多岁,内蒙古鄂旗大杨树镇大法弟子。于秀兰在保安沼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一直被关禁闭室中,后绝食绝水抗议50多天,恶警也不放她出禁闭室,2002年12月22日被迫害致死。(明慧网曾报道)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