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采油五厂 >> 朱洪兵(朱红兵,朱红斌,朱红彬), 男

朱洪兵(朱红兵,朱红斌,朱红彬)
朱洪兵被非法冤判七年,遭受大庆红卫星监狱的酷刑摧残,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朱洪兵回家半年后,于二零零九年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多岁。
个人情况: 大庆采油七厂

紧急成度: 最高
拘留时间: 2002年9月23日被送到大庆监狱
有关恶人: 狱长唐国富和教改科长郭春堂,恶警顾志富
个人近况: 2009年6月18日 迫害致死 (2009-06-26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3-3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246(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5-31: 大庆法轮功学员朱洪兵生前遭受的迫害(图)
黑龙江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法轮功学员朱洪兵朱红兵),于二零零一年被中共邪党法院非法冤判七年,遭受大庆红卫星监狱的关押和酷刑摧残,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朱洪兵回家半年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多岁。

朱洪兵离世的前几天,他的亲人多次接到匿名电话骚扰,打探朱洪兵的身体现况如何。问他们是谁,他们不说,也不报姓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便遭拒绝回答。

坚持信仰 遭绑架判刑

法轮功学员朱洪兵生前在大庆采油七厂一矿综合队工作,未婚。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的当天,朱红兵上省政府哈尔滨上访。当天全副武装的警察戒备森严,如临大敌,驱赶为上访而来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场有不少法轮功学员被抓。下午,警察把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围住开始大打出手,一个恶警察揪住朱红兵的脖领子进行拳打脚踢便强行拽走。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朱洪兵正在单位工作,采油七厂恶党书记刘殿林与七厂一矿书记聂校辉(现都已离职),伙同七厂派出所恶警李坤、高晓东等,以“回访”为名行骗,窜到朱洪兵单位,逼迫朱洪兵等写 “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 “悔过书”等,当场遭到朱洪兵的严词拒绝。

恶警李坤恼羞成怒,对朱洪兵非法搜身,强行在朱洪兵身上抢出救度众生的真相材料后,李坤又带人到朱洪兵家强行抢劫,抢走大法书与真相材料,他们以此为所谓证据进行构陷,非法给朱洪兵判刑七年。

大庆监狱的残忍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九日,朱洪兵被强行送入大庆监狱。在监狱里,他以坚持炼功,不穿囚服、不剃头来抵制邪恶迫害,为了逼他写悔过书,恶警顾志富指使犯人将他捆绑了三天三夜。七监区长李凤江叫嚷“不转化就火化”。恶狱警不让朱洪兵吃饭、睡觉、上厕所;五天以后,又按绝食处理,强行灌食,下胃管。有一次,恶人把一碗奶粉全灌进了朱洪兵的肺部,造成肺叶全都溃烂,导致后来心脏衰竭。朱洪兵被害成内伤,全肺脓肿,部份肺叶已断离主气管。当医生排脓物时,竟把肺叶吸出来。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监狱五大队指导员杨亚龙指使犯人殴打朱洪兵。特别是监狱有所谓的上级帮凶的时候,由于朱洪兵不穿囚服,它们抓着朱洪兵的头往墙上撞,或往地上撞,不撞晕死过去,不罢休。恶警还把朱洪兵呈“大”字型挂在墙上,三天放下来的时候,胳膊肿的比腿还粗,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走路。

监狱警察还私自截留大法弟子家属给被关押亲人备用的钱款,并且强迫大法弟子到超市为其买东西,杨永龙掠夺大法弟子朱洪兵的七百元钱为自己买手机等。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朱洪兵被放出监狱的时候,由于长期关押迫害和酷刑折磨,及不明药物的摧残,朱洪兵的身心遭到严重的伤害,身体虚弱,面色蜡黄,身体枯瘦。他已无力走出监狱的大门,监狱恶警又不让外面的亲人进去接朱洪兵。后来有一个刚被释放的良心犯人把朱洪兵从过道上背出了监狱的大门。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由于身心严重受损难以恢复,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从监狱走出仅半年时间,便含冤离世。遗体被火化时,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头严重的疏松,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

在大庆红卫星监狱里,朱洪兵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当时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记忆力严重衰退,刚刚吃过的饭就想不起来了,告诉他,在厨房给你烧开水喝。他一会就会问,菜是不是炖糊了。你再告诉他,是烧开水呢。过两分钟,他还会问你,你在厨房炖的是茄子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31/224600.html

2009-07-17:朱洪兵生前被大庆监狱注射不明药物
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大法弟子朱洪兵朱红兵)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大庆红卫星监狱非法关押和摧残,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回家半年后,于2009年6月18日含冤离世。

朱洪兵遗体被火化时,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头严重的疏松,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

在大庆红卫星监狱里,朱洪兵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后,当时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记忆力严重衰退,刚刚吃过的饭就想不起来了,告诉他,在厨房给你烧开水喝。他一会就会问,菜是不是炖糊了。你再告诉他,是烧开水呢。过两分钟,他还会问你,你在厨房炖的是茄子吗?

大庆监狱不让朱洪兵吃饭,又野蛮灌食,有一次把一碗奶粉灌进朱洪兵肺部,造成肺叶全都溃烂。

由于朱洪兵的身体遭到严重的迫害,由人抬出监狱大门。多种酷刑折磨,朱洪兵从监狱走出仅半年时间,便含冤离世了。

朱洪兵临走的前几天,他的亲人多次接到匿名电话骚扰,打探朱洪兵的身体现况如何。问他们是谁,他们不说,也不报姓名。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也遭拒绝回答。

朱洪兵被监禁迫害前,在大庆采油七厂一矿综合队工作。2001年12月29日,朱洪兵正在单位工作,采油七厂恶党书籍刘殿林与七厂一矿书记聂校辉(现都已离职),伙同七厂派出所恶警李坤、高晓东等,以“回访”为名,窜到朱洪兵单位,逼迫朱洪兵等写“保证书”、“悔过书”等,当场遭到朱洪兵的严词拒绝。

李坤便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对朱洪兵强行搜身,在朱洪兵身上搜到用于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真相材料后,恶警李坤又带人到朱洪兵家强行抄家,抢走部份用来讲真相材料与大法书,他们又以此为“证据”,对朱洪兵非法判刑七年。

在监狱里,警察不让朱洪兵吃饭、睡觉、上厕所。五天以后,又按绝食处理,强行灌食,下胃管。有一次,恶人把一碗奶粉全灌进了朱洪兵的肺部,造成肺叶全都溃烂,导致后来心脏衰竭。

恶警常常指使犯人殴打朱洪兵。特别是监狱有上级检查的时候,由于朱洪兵不穿囚服,它们抓着朱洪兵的头往墙上撞,或往地上撞,不撞晕死过去,不罢手。

恶警还把朱洪兵呈“大”字型挂在墙上,三天放下来的时候,胳膊肿的比腿还粗,好几天都不能正常走路。

2008年12月29日放出监狱的时候,朱洪兵已无能力行走,已无力走出监狱的大门,监狱恶警又不让外面的亲人进去接朱洪兵。后来有一个刚被释放的犯人把朱洪兵从过道上背出了监狱的大门。2009年6月18日,被迫害垂危的朱洪兵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7/204717.html

2009-06-26:朱红兵被大庆监狱迫害致死
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大法弟子朱红兵,遭受七年的牢狱迫害,被大庆红卫星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2008年12月29日被四人抬出监狱大门,于2009年6月18日含冤离世。

朱红兵2001年年末被大庆市邪恶的610及大庆市大同区公安分局非法判刑7年,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红卫星监狱。朱红兵拒绝所谓的转化、不穿监狱的囚服,经常遭受非人的迫害。2002年,朱红兵被劫持在大庆红卫星监狱不久,就被狱警打得住进医院,半年后身上还插着管往外排液,曾一度昏迷不醒二十四天。

2005年5月12日,被非法关押在病监的大法弟子朱红兵、程佩明被扒去衣服强行穿上囚服,并捆绑一天。

2007年3月,五监区十分监区恶警杨友龙指使犯人高原、滕益民等将大法弟子朱红兵打的遍体鳞伤。朱红兵因身体被迫害严重出现病态,一次借犯人的手机给家里打电话,被杨友龙知道后勒索800多元钱。

2008年2月29日下午,朱红兵在床铺上发正念,这时恶警杨友龙闯进监舍,指使第十分监区的犯人高源、郑洪宇、滕毅民殴打朱红兵。当场把朱红兵打翻在地,对朱红兵拳打脚踢,致使朱红兵鼻子出血,胸部疼痛,吐痰有血丝,走路困难。

2008年12月到期后,监狱还不想放。朱红兵绝食抵制,监狱直到其生命垂危之际,才不得不放人。家人接出来后住院治疗,结果发现他的双肺已经只剩鸡蛋大小,朱红兵艰难地维持了6个月后,于2009年6月18日离世。

2009 年4月份,大法弟子李敏被大庆监狱迫害的不能行走,说话都吃力,家人会见时是犯人背出来的,随即向监狱提出放人。七监区恶警队长公然说:“什么时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没有存活的希望了,你回家也就是活个十天八天的,否则绝不放人。”李敏于2009年5月23日被迫害致死。

大庆监狱,俗称大庆地狱,当地人都这么叫。这里是使好人变坏、坏人变更坏的场所,共产邪党把大庆监狱披上了省文明单位的外衣,使它肆无忌惮的制造着人间的种种罪恶。截至2009年5月30日,透过层层封锁从民间途径能够传出的、有名有姓能够具体核实的、被大庆监狱残酷虐杀的法轮功学员至少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6/203444.html

2008-12-08: 多名大法弟子被大庆监狱迫害致命危
近一段时间,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在长期迫害下,多人出现严重身体病状。47岁的哈尔滨市大法弟子王江,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三大队,由于身体病情严重,已被转到监狱医院关押,详情不明。

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张建,现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由于长期非法关押,使30岁的他身体极瘦,走路非常困难,象木偶一样,上下楼得有人搀扶。

大庆市乘风庄大法弟子姜德荣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大庆监狱,遭受了几年的牢狱生活。在一年多前,姜德荣就被迫害成肺结核的症状,胸腔积水,严重时几次被拉到龙南医院抽水,在监狱里得不到医治,如今人瘦得皮包骨,说话、行走困难,睡觉喘不上气。

大庆采油七场大法弟子朱洪兵,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五大队。由于长期关押,现在身体严重虚弱,面色蜡黄,身体枯瘦,说话、行动都非常困难。

监狱不象以前公开暴力迫害大法弟子,但现在以掩盖方式维持着迫害,长期不让接见,封锁大法弟子的境况。类似以上的情况,监狱多是不闻不问,直到生命危险时。如零七年,伊春大法弟子周树海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大庆监狱耽误医治,周树海在迫害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在此也呼吁,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的家人都去要自己的亲人。尤其是上述提到的几位大法弟子的亲人。与其亲人熟悉的大法弟子一定要转告同修的亲属,对同修负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8/191284.html

2008-03-06: 大庆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2008年2月29日下午,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五监区第十分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朱红兵在床铺上发正念,这时干警杨友龙闯進监舍,指使第十分监区的犯人高源、郑洪宇、滕毅民殴打朱红兵。当场把朱红兵打翻在地,对朱红兵拳打脚踢,致使朱红兵鼻子出血胸部疼痛,吐痰有血丝,走路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6/173760.html

2008-03-04: 法轮功学员朱洪兵被大庆红卫星监狱恶人殴打致伤
2008年2月29日,在大庆红卫星监狱五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朱洪兵被五大队指导员杨亚龙指使犯人郑洪宇殴打致伤,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4/173612.html

2005-07-10: 2002年9月份,大庆采油七厂的朱红兵被恶警打得肺部溃烂住進医院,插着导管往外排脓液,曾一度昏迷不醒24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0/105685.html

2005-06-20: 自从大庆监狱副监狱长姜树臣、610主任郭春堂从西安开会回来之后,把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行径又推向了一个高峰。

郭春堂在组织迫害法轮功的专门会议上“开导”手下说:整死几个法轮功那不算甚么,啥事也没有。在这句话的引导下,病监、七监区、二监区便实施了残酷迫害。病监监区潘绍林落实郭春堂的指示,向参与迫害的犯人煽动说“可以打死”。

参加迫害的犯人便把程佩明、朱洪兵捆绑了三天三夜。七监区长李凤江叫嚷“不转化就火化”,只用了十五天的时间就造成了许基善的死亡。

大法弟子许基善是它们迫害死的,在水房活活溺水而死。现场指挥张德志看大法弟子许基善被溺死了,它逃脱了现场。八名犯人逃脱法律制裁。它们串通供词,掩盖杀人真像。

三监区朱瑞亲自打大法弟子,六监区长董凤环迫害袁清江造成吐血。李铁借“清监”之机公然抢劫法轮功学员衣物。金生不服進行抗争,被坐了二十天铁凳子(一种酷刑),教育队的大法弟子毕云飞等五人被长期关在监舍里,严重时大小便都不许出屋。六监区长董凤环亲自动手打大法弟子袁清江,造成袁清江吐血。三监区朱瑞对大法弟子更是经常打骂。

以上只不过是大庆监狱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的一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0/104437.html

2005-05-18: 大庆监狱的邪恶之徒又开始加紧迫害大法弟子
5月12日,被非法关押在病监的大法弟子朱红兵、程佩明被扒去衣服 强行穿上囚服,并捆绑一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18/102098.html

2004-07-09: 大庆监狱自从2000年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以来,狱长唐国富和教改科长郭春堂就一直千方百计的打大法弟子的主意。他们为了虚报政绩讨上级的欢心,用各种残酷的手段强逼大法弟子写甚么“五书”,搞甚么“揭批”,拍录像,上报纸等等。大法弟子不配合,他们就指使恶警和没人性的变态犯人对大法弟子长期无休止的施加压力。如经常毒打、谩骂、侮辱、严管、包夹、罚站、不许睡觉、不许说话、不许接见亲人等。还用一些在犯人中流行的那些最下流、最残暴的“酷刑”对待大法弟子。几年来,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有的被迫害致死(于永泉)、有的被迫害得伤痕纍纍。凡是送進大庆监狱的大法弟子,有一个算一个,只要不配合它们,一定要遭到灭绝人性的迫害,下面举几例。

病监被劫持的大法弟子朱洪兵,2002年9月23日被送到大庆监狱。为了逼他写悔过书,恶警顾志富令犯人将他捆绑起来,扒掉鞋子,赤脚站在铁罐头盒上,一站就一天。朱洪兵坚持不写,便被拖入走廊,没头盖脸的毒打,打得浑身青肿奄奄一息,几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后来恶警一看人要死了,方才送到医院抢救。从右肋钻孔将打伤化脓的肺叶取出两块,才保住性命。事后,朱洪兵多次向狱中反映情况要求处理,狱长却坚持说是病的。

2004-07-02:已知被大庆监狱非法关押虐待的大法弟子有:张兴业、李海、代志东、姚彬、姜德榕、王明奎、贾生辉、孙兴和、朱洪兵、崔洪义、许明生、曹国志、金生(肇州人,家电话:8630891)、赵玉安(阿城人,爱人:李雪莲,其母亲家电话0451——53733349)、张桂祥等共32人。

在大庆监狱,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24小时由犯人监控。

2002-12-03: 大法弟子朱洪兵(音)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一身正气,坚强不屈。展现了大法的威严以及大法弟子的正气浩然!就连迫害他的恶警都说他是个硬汉子。邪恶之徒为了达到它们的目的将朱洪兵吊起来疯狂的毒打了三天三夜。朱洪兵绝食抗议迫害。恶警采用毫无人性的灌食方法继续迫害他,结果食物被灌到了肺里。10月1日前后邪恶之徒迫不得已将朱洪兵送到了大庆市第四医院急救,由于肺里全是脓,他的肺部被开了一个孔,插管用泵抽脓。此时,恶警仍然给朱洪兵戴着脚镣同时每天有警察看守。

2002-10-15:大庆大法弟子朱红斌于2000年被非法劳教,解教后又在家被绑架,并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以前明慧网有过报导)。现他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红卫星监狱。最近一顾姓队长带二个人无故毒打他,并将他吊了三天。他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结果邪恶之徒对他野蛮灌食,将食物灌进气管,致使他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现在他已被送到大庆市第四医院抢救,诊断为肺囊肿,详情正在调查中。

2002-01-26: 大庆市大同看守所所长:"现在有文件,死了算活该。我照样当我的官。"
大庆市采油七厂大法弟子朱洪兵,由于在家被警察强行搜出条幅后被拘留。朱洪兵自99年7月22日以后,一直为大法上访。多次被非法拘留、教养。此次又被非法拘押,一直绝食抗议,现今已经20多天了,生命曾多次出现危险。朱洪兵的姐姐多次将其带到医院抢救,并多次呼吁求救。大同公安局、七厂派出所已经同意放朱洪兵回家治疗。可是却要七厂及公司单位出人去接,否则说甚么也不放人。这是甚么法制社会?并且大同看守所所长对朱的姐姐说:"现在有文件,死了算活该。我照样当我的官。"当地派出所已同意接回,但他们厂的书记刘殿林不同意接,并且说死就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6/23853.html

2001-03-16: 大庆市东风劳教所工作人员的犯罪行为
二月末,劳教所二大队工作人员因值班期间打麻将,玩忽职守,造成无人看管的刑事犯互殴,致使一名犯人头部被打坏,管教受到所里领导的批评,说"你们没管好刑事犯,法轮功也没管好",管教把满腹怨气都撒在大法弟子身上,把坚持炼功的十几名大法弟子绳捆索绑,放在零下十几度的户外冻着,互相之间不准说话,并严密对外界封锁消息。

另外,3月12日,有个所谓转化团来所里作转化报告,强迫所有大法弟子参加,其中有二名大法弟子(杜印、朱红彬)当场站起来制止他们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结果被戴上手铐脚镣,关进小号。

最新消息:3月13日又有四名大法弟子被送到大庆市东风劳教所非法劳教,他们是杨庆、徐彬、李凌、曹景栋。据知道内情的人透露,劳教所里的环境极其恶劣,希望善良的人们予以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6/9084p.html

大庆采油五厂联系资料(区号: )

2006-11-08:
书记陈影(女)宅0459- 4595905、13359829829
矿长王连学  宅0459- 4595987、13329392671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10-25:大庆红卫星监狱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5/16523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