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韩玉珠, 男, 47

韩玉珠
韩玉珠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
个人近况: 2001年2月9日 迫害致死 (2004-02-2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20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4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送戒毒所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俊超 韩玉珠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3-07:榆树冤狱(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7/榆树冤狱(1)-270701.html

2010-09-09: 曝光榆树青山乡政府邪恶之徒郭福利

吉林省榆树青山乡政府干部郭福利:男、今年五十多岁,最近,与当地邪恶之人伞国伟、积极配合榆树“六一零”做恶事,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闯入民宅把在家的法轮功学员张俊超、陈文斌、谭淑艳、张化彬绑架,到张俊超家是从后窗踹开闯入。张俊超抵制迫害,被四人抬出去塞進警车。

法轮功学员张俊超的妻子韩玉珠二零零一年在邪恶的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明慧网已有报导),张俊超领著孩子艰难度日,可郭福利连这样的都不放过,在绑架张俊超时,其他同去的人都不主动,只有郭福利拉、拽、连喊带叫的,最后把张俊超抬上车。就这样毫无人性的绑架了几个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到那?逼迫签五书,极其邪恶地叫这些人踩大法师父的法像,不然的话就不叫回家。

据了解,郭福利这个邪恶之徒还在外面乱搞男女关系,品德败坏。借明慧一角曝光这个恶徒的丑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9/229403.html

2008-06-29: 我遭受数次毒打折磨的迫害经历
……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了,我为了说真话表达真实情况来到吉林省长春市省政府,被警察强行押到临公里警校一天,九月二十日临近“十一”,江氏政府又大肆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我又被本村治保主任李凤超配合青山派出所所长张德志绑架到榆树公安局,遭到政保科恶警的毒打后被非法关押七十天放回。在这些日子里,我和这里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恶警的毒打、体罚,他们打炼功的女法轮功学员,半夜拉到外面挨冻,不让穿棉衣,戴脚镣,给法轮功学员刘淑霞上大挂,就是把两手抻直,用螺丝固定在铁架子上,动弹不得,拉着戴脚镣的学员在院子里走,不一会儿就血肉模糊,学员在室里背经文全所干警都出动毒打法轮功学员,我记得当时有韩玉珠、路树林、焦明峰、焦传付、王先友、单振双(六十多岁)、谭秋成等,后来把韩玉珠、陈荣辉、谭秋成等押到看守所继续迫害。有一个叫大孙的警察在外面丢了钱,回到所拿法轮功学员出气,大打刘淑春数十个嘴巴,毫无人性,在这里还不叫我们吃饱饭,晚上不给被盖,强行让家属交伙食费、住宿费等。

宪法规定公民有集会、示威、遊行、上访的权利,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依法上访,到北京信访办说理,可刚到长春火车站就被便衣绑架并遣送回榆树公安局,在政保科又遭一顿毒打后非法关進拘留所。在这里我和郑福祥、韩玉珠、陈文彬、刘文喜炼功,被值班恶警陈岳国告诉了管教王非,王恼羞成怒,把我们几个脱去棉裤,和恶警杨志飞、高勇等用塑料管(又称小白龙)轮番打我们,皮肤打成紫黑色,肿起老高,臀部不敢着地,但还得照常跑步,坐板体罚。这次我和韩玉珠、郑福祥同时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长春苇子沟劳教所。
.......
劳教所为了挣钱,在这里还有内工,给药厂糊纸盒,千方百计奴役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二班有一个叫于占春的农村法轮功学员,家住双阳,除每天打扫卫生、掏铺、擦楼梯等,还和其他人分一样的活,糊不完就不让睡觉,我看见老于好几宿都没睡觉。

同年六月,邪党要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一时间全所上下对法轮功学员猛施暴行,警察还鼓励刑事犯干好了有奖励减期等。于是这些平日在社会上无恶不做的犯人更肆无忌惮地对法轮功学员下狠手,恶徒们让梁振兴、于占春开飞机,即头朝下与脚垂直,两手后背伸直朝上。一宿不让动,痛苦异常,一般人几分钟都受不了,汗水像大雨一样往下滴。一大队的韩玉珠被犯人打昏好几次,时值六、七月的盛夏,恶人让韩穿上棉袄棉裤,头蒙上,还拚命的用木板打他,还造谣说韩是精神病。二大队劫持的郑福祥、辛世文、单振双、殷相辉,四队的张伟都被打的遍体鳞伤,鼻青脸肿。
…….
在这里邪恶之徒也是变着法的折磨法轮功学员,有专门刑事犯看管,不让我们睡觉,成天坐板(体罚的一种)到晚上十二点,有时到后半夜三、四点钟,可五点照样就得起床。强行让学员们在大热天走队列,有一个叫白依拉的蒙族人操练,此人当过兵,性格暴躁,犯盗窃罪,强迫法轮功学员超负荷运动,稍有不满就拳打脚踢,白小军的腿都被他踢折了,学员庄显坤浑身长满疥疮行动十分不便,他们还强迫他照走不误,一班的郑红星家住河南,在长春某高校念书,被犯人孙天军毒打多次,生殖器都给踢坏了,郑忍受不了这里的残酷迫害,被逼的在一次早操时从四楼跳下以死抵抗邪恶暴行。法轮功学员王先友被劳教所野蛮灌食迫害致死。直接责任人张健华、李相辉、尹波、李长春,管教沈全红、潘树强、钟文革等。他们还秘密把韩玉珠、梁振兴、冯立平等转回苇子沟继续迫害,韩玉珠就是在苇子沟被迫害致死的。那一天是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农历正月十七,也是这一天,我们法轮功学员又被押送到邪恶的朝阳沟劳教所。
......
共产恶党与大魔头江氏集团互相勾结,恶人为虎作伥,对大法、法轮功学员及世人犯下滔天大罪,罄竹难书,就我认识的与在一起生活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的就有二十多人,其中有刘成军、魏修山、刘海波、韩玉珠、郑福祥、王先友、白小军、金俊杰、郑永平、孙权福、岳凯、李淑花等,这只是我所见证邪党所犯下罪恶的一部份,在邪党恶人的罪恶史中还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05.html

韩玉珠(Han, Yuzhu),47岁,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2000年正月19日,韩玉珠被抓捕并被关押在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2000年7月12日,到奋進劳教所;2001年1月8日,因"顽固",被从奋進劳教所调到苇子沟劳教所,進行所谓的强制"转化"。

春节过后的一天晚上,值班的大队长和劳教所政委及管教召集全大队的劳教人员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由于梁振兴和韩玉珠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等话并拒绝收看电视节目,管教们便把韩玉珠死死按住,用衣服堵往了梁振兴的嘴。之后,二人相继绝食。在以后几次收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节目时,二人都高声抗议,均被管教用毛巾将嘴堵住,不让出声。劳教所相继下发了三本诽谤法轮功的资料,强行让法轮功学员宣读。

2月9日上午,所长张本全领着管理科、教育科和三大队的干部们進来准备强行灌食,当韩玉珠被强行拖出来时,他大声提出要和领导谈话,可是有几位干部却说:“这回吃还不行了呢,往后就是灌。”随后一群管教死死按住韩玉珠,用铁撑子撑着牙,极其残暴地灌下高浓度盐水,紧接着又给梁振兴灌下了一瓶高浓度盐水,此时他的嘴已被铁撑子弄破,被拖回屋里后即开始不停地咳嗽和呕吐,梁振兴自己已经开始喝清水,但到中午时又被强行灌了玉米面粥。

下午,韩玉珠就觉得很难受,喝了一些清水。梁振兴的清水瓶子居然被管教们换成了浓盐水瓶。吃晚饭时,韩玉珠觉得不太正常,要求看医生,而管教们却讥笑他,将他拖回屋里,还被两个管教踢了几脚,认为他是装的。直到晚上7点多才带他去看医生。医生认为他是盐中毒,但说今晚死不了,也没有進行必要的抢救。直到半夜人不行了才送医院。其实那时候韩玉珠早已因为误了抢救而死亡,但劳教所却欺骗韩玉珠的家属,说灌的是糖水,把责任推到了韩玉珠本人身上。

梁振兴由于剧烈的呕吐才保住性命。

2002-07-23: 榆树市青山乡的大法弟子韩玉珠被灌食致死,榆树市青顶乡的大法弟子王先有被灌食致死。榆树市客运公司职工年仅30岁的大法弟子岳凯在劳教所被迫害生命垂危后,劳教所为推卸责任,迫使家属花钱买出来后,死在家里。榆树市女大法弟子李淑颖(岳凯的妻子)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抗议迫害绝食一百多天,劳教所竟把去探视的两个哥哥关押了四、五个小时逼迫签字承担李淑颖绝食的后果责任。不签字限制人身自由,两个普通人被匪警恐吓得违心签了字。还有许多榆树市的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吉林省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北京的劳教所……,他们在遭受着非人的酷刑、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3/33740.html

2002-01-11: 大法弟子在长春奋進劳教所挺身而出揭露邪恶
2000年7月时,在长春奋進劳教所,有一次局领导召开有管教和法轮功学员计80多人的大会,在会上局领导拿出了《明慧网》刊登的事实真相材料,说上面写的劳教所摧残大法学员“七人压一张床,和管教用电棍电学员的事”是假的。当时我就想,那么多大法学员被他们百般摧残不知费多少周折才被外面的同修给上网暴露邪恶,如果不能得到证实,他们还说我们造谣和诬陷,今天就是死都要揭露邪恶。这一念一出不由自主地就站起来告诉那个局领导,他一听果有此事,就把我叫到前面问;一张床怎么能压七个人呢?我说“平时坐5个人都非常挤。他们就把另外2个人坐到中间用脚往里踹最后就一个人压另一个人身上,最后边的学员腰部都压出一溜槽,还把门窗都封闭。一个小监舍装20多人。有时活动一下值班的就打人。”这位局领导一听确实属实就让我回来了。还有另2位功友,一个是韩玉珠,另一个是焦守桐,他们揭露了管教用电棍电他们,管教还逼迫焦守桐把衣服脱光。这位领导不相信的事都得到了证实,充分地揭露了邪恶。不久那个恶警被开除了。这位恶警不到几个月时间又因强奸幼女被判重刑。我想这也属于现世现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1/22970.html

2001-07-24: 韩玉珠47岁,98年开始修炼大法,他学法炼功勇猛精進,身心得到了巨大的升华。99年7月大法遭迫害后,9月份他毅然只身進京,直奔最高人民法院,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大法使人身心受益,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的决定是违法的。”之后被非法逮捕,并遣送回榆树市,被榆树市公安局一顿毒打之后关進了榆树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他和功友们一起抵制邪恶,不听从邪恶的命令、要求,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并集体炼功、背法。因此遭到了恶警的毒打,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就这样在屡遭折磨、毒打的情况下,他对大法的正信仍毫不动摇,坚不可摧。每次公安提审他:“你还炼不炼?”他总是回答:“炼!”出去后你还上不上访,他毅然回答:“法不正过来就去上访!”这样,他在收容所和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了90多天。

2000年正月十九,韩玉珠及妻子和另几位功友准备再次進京上访,途经长春被抓,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市苇子沟戒毒所。在那里他与功友们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虐待,白天是超负荷的劳动,晚上回来还要遭管教和犯人的毒打,他被打得全身疼痛,胸口像裂开似的。家属几次探视都被拒之门外。恶警说他顽固不化,于是被转到了奋進劳教所。因为他坚强不屈,还坚持炼功,被恶警整整毒打了一夜。无论邪恶怎么折磨他,可他心中只有一念:“打死,我也炼。”由于他绝食抵制邪恶,恶警们对他的迫害变本加厉,对他施用了上夹棍、抻起来等三种酷刑。

2000年农历十二月十六日,韩玉珠又被转回长春市苇子沟戒毒所,当晚就被恶警们打得满头都是大包,他再次绝食抵制邪恶。绝食期间管教对他说:“韩玉珠你老说大法会正过来。你不吃饭,那你没了,正过来你也看不着了。”韩玉珠说:“法正干坤是历史的必然,我看着看不着都一样,我能为宇宙真理而死,死而无憾。”一天,邪恶之徒逼功友们看“自焚事件”录像,为了揭露邪恶,韩玉珠毅然站了出来大声说道:“法轮大法是正法,电视上演的全是捏造、陷害,是假的。”结果又遭一顿毒打,为了抵制邪恶,他又一次绝食抗争。绝食期间,惨无人道的恶警多次给他灌浓盐水。一天中午,他又被强行拖去灌了一瓶浓盐水,回到号里,他感觉胃很难受,想喝水,就拿起瓶子喝了一大口,没想到瓶子里的清水也被恶警换成了浓盐水,这时他感觉更加难受了,胃部剧烈地疼痛。管教不但不理会,反而还使劲踢他,说他是装的。到了晚上7点多,恶警们看他真的不行了才送去医院,8点多就死了,医生诊断是盐中毒死亡。

当家人得知消息,来到戒毒所要求说明韩玉珠的死因时,教育科的赵士杰竟无耻地说:“所里一直对韩玉珠很好,从不打他。”当亲属要求验尸时,他们威胁说:“那你们得支付一大笔费用才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24/13813.html

2001-03-25: 榆树市公安局自99年7月,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拘留、罚款、毁书。刑讯逼供张立友、刘凤明、许亚轩等学员。99年10月1日之前,他们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却把拘留所真正的犯人被放出去以腾出空间。为了防止学员合法上访,榆树市公安局把许多法轮功学员从家里抓起来,青山乡焦明丰、张俊燕等在地里秋收的10多名学员被派出所从地里送去拘留所,被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过期不放,许多学员又被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劳教。据不完全统计,被榆树公安局非法劳教至少有60人次。因为他们非法判劳教、拘留,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受尽劳教所、拘留所非人的酷刑残害。榆树市王先有、韩玉株含冤死于劳教所。用尽高压手段强迫学员写保证,强迫家属交罚款,不知有多少人被巨额罚款。仅2000年2月,就有200多人被拘、被罚,每人被勒索少则1500,多则几千,一直到现在,这种违法犯罪行为还在延续。他们还向无辜的学员索要巨额车费,没有任何凭据,揣入私人腰包。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许多学员都严正声明在高压欺骗下的“保证书”作废,誓死坚修大法。于是,他们又开始大面积抓人,已抓了40多名学员,强行写保证,并逼迫学员家属交罚款。许多人气愤地说这和绑架勒索有何区别,人民的执法官,乱抓无辜,发昧心财,执法犯法,不分正邪,置人民的生命、生存权利于不顾,悲哉!

2001-03-25: 榆树市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不完全统计)
张立友、韩玉株、王先有、许亚轩、汪保功、刘凤明、谭秋成、焦明丰、焦传富、焦守桐、郑福祥、周迷广、某女(短个,40多岁),某人(四大队高个)、郝淑芹、李贵英、周其玲、某人(四大队,不决裂)小陈、王晓江、李元峰妻、单振双、单新立、杨福珍、赵淑侠、吴晓光、张龙云、熊贵荣、高淑兰、高风琴、王某、刘淑春、刘淑娟、柴秀芝、柴秀华、林松涛、梁及荣、赵淑春、陈荣辉、朱峰、袁铁梅、沈江雁、江老师、董心静、老黄女儿(黄×玲)、老黄儿媳、杨占久、崔占云、铁背心炼功点辅导员(女,高个)、某男(高个、奋進炼功点)、李树影、王保工(两次)

2000-10-01: 长春警方把没写保证学员進行严格管理,同时進行带有体罚性的军训。白晓钧的小腿被踢得红肿严重,至今卧床不起,生活难以自理。刘思义在食堂洗菜时,向严管班的学员问候几句,被劳教班长孙天军一阵拳打脚踢,李建军所长不但不制止,反而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9月上旬劳教班长郭怀成调查郑永光时,不由分说一顿毒打,郑被打到在地,脸色苍白,后不能站立,从床上栽下送往医院,腹腔充血,脾裂,已摘除.不写保证的韩玉珠被管教潘树强电击十馀下;焦守桐被打满脸发青;张伟被两次被打得鼻青脸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1519.html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4-25: 榆树市闵家派出所:83855010
榆树市拘留所: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高杰 15904409147
王军 15904409127

国保大队长赵文峰13364640184、15500097300

2019-03-17: 公安局责任人杨洋,警号;110190

2019-03-11:五棵树镇派出所:
电话:43183817110
吴晓东 所长15904409343宅43183611468
郭福伟 指导员 15500097110
常胜利 副所长 15500097099
李红军 警长 15500097092 43183818111

榆树市公安局:
局长俞申 15500095757、15904405757
政工监督室主任张亚东 13364511011

榆树市拘留所: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榆树市政法委:
金海 书记 15500091234

2018-12-30: 泗河派出所:
电话:43183044110、43183048988、43183661234、43183056002
所长陈志高 15500097538(19号曾带3人绑架樊云飞)
暴玉峰 15500097731、15704426966
杨立明 15500097238、18643162456
大岭镇派出所:0431-83077110
大岭派出所所长徐大伟:13364645009 警号:110762
大岭派出所副所长石福军:15500096215 警号:110979
大岭派出所警察:
王伟东:15500097312 警号:110643
汤昊:15500096832 警号:110654
许建松:15500092297 警号:110314
李宗泉:15567090696 警号:110345
陈智辉:15500091778 警号:110781
徐发忠:15500097261 警号:WZ0266
城发派出所所长:马相清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11-24: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韩玉珠遗孤张莹近况
张莹,今年20岁,是吉林省榆树市青山乡法轮大法弟子韩玉珠的女儿。张莹的父亲韩玉珠因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在长春苇子沟劳教所被邪恶迫害致死,那时张莹只有17岁,正在念书。那年张莹考上了三江美术学院,但由于父亲的去世,母亲没有能力供她念书,张莹只好退学。张莹的母亲张俊超,家住四河镇炮手村八组,今年44岁。韩家母女目前靠打工维持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4/89907.html

2004-02-20: 99年7月20日江××发动全面迫害法轮功开始,我到省政府所在地长春上访请愿,表达心声,被警察强行押到警察学校大院关押一天,被遣送回家。想了很久,知道这么好的功法没有错,教人做好人多好啊,为什么不让炼,我想不通,没有道理呀!

临近国庆节,江集团怕法轮功学员上访,下令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9月20日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榆树拘留所,当时村治保主任李凤超,所长张德志,十分卖命于江氏集团。在公安局,政保科的警察随便打人、骂人,根本没有人民警察的形象。在拘留所里不让学员炼功、学法。成天坐板体罚,非打即骂。女监舍学员炼功,他们就用皮带、塑料管,拳打脚踢毒打她们;冬天让大法弟子到屋外受冻,只穿内衣,还给学员张化云、刘术春等戴大号脚镣满院走,把脚脖子都磨得血肉模糊;还给学员上大挂:就是把手、脚用铁筋固定在特制的铁架上,动都动不了,不能坐,不能站,非常痛苦,一般人是想象不到的。不给学员吃饱饭,每天只两小块玉米发糕,还得交15元伙食费(每天),否则晚上就不给被盖。而且那里的警察还趁机勒索钱财,小卖店的东西是外面的好几倍。还不断地对我们進行精神侮辱和肉体折磨:政保科经常来提审我们,对坚定修炼的学员连打带骂,经常有学员被打得鼻青脸肿。“十。一”那天,我们四、五号监舍的学员和女号学员背老师的《论语》,恶警们气急败坏,对我们好一顿毒打,我记得当时被打的学员有韩玉珠、陆树林、焦明峰、焦传付、王先友、单振树等,后来把韩玉珠、陈荣辉、谭秋成、陆树林等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一次,一孙姓警察在外面丢了钱,回来拿法轮功学员出气,打了女学员刘术春好几十个嘴巴,毫无人性。在这黑暗的地方,我被非法关了70多天,有的大法弟子最多被关了三个多月。行政拘留最多是15天,可见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是为所欲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