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黑河 北安市(北安农垦,通北林业局) >> 刘海康(妻孙春环), 男, 66

个人情况: 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老干部科工人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2-1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刘志佳
夫妻/父母: 孙春环(夫刘海康) 刘海康(妻孙春环)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8-22: 8月19日,黑河市北安市法轮功学员刘海康,被北安市公安局转到北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22/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10799.html

2020-08-04: 黑龙江省黑河市北安市大法弟子刘海康被迫害情况补充
2020年7月31日下午4点左右,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居民委人员5-6人,敲开刘海康(男,67岁)家门,把刘海康及妻子孙春环固定在沙发上,不让动,翻箱倒柜的抄家行动,搜走了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并把单本师父国外讲法及单张经文额外罗列,视为法轮功宣传材料。同时搜走的还有笔记本电脑,音频播放器,mp5电子书,硬盘,手机,优盘等。

五点多钟,刘海康被绑架带走。家属问绑架理由,他们说7月22日在公安系统人员车上发现法轮功宣传资料,循着监控录像排查很多小区,找到刘海康近一个月的行动轨迹。

据悉,8月1日上午,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到一起串通一气,实施联合犯罪,说疫情期间,疫情督办下令说驻北安期间,所有案件必须上报。要给刘海康非法判刑,并且给家属下发了刑拘证。

8月1日下午,刘海康被送到黑河非法关押。

实施绑架犯罪的人员已确定的有国保大队大队长王炜伟,还有一个姓王的指导员,名字不确定,请补充。
张玉波(男)北安市公安局局长 书记 13304562588
胡建明(男)北安市公安局政委 18245679888
王炜伟(男)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18845662929
王文杰(男)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 13100869099 1384651515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4/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0004.html

2020-08-03: 黑龙江省黑河市法轮功学员刘海康被北安国保绑架
7月31日下午,黑河市北安市法轮功学员刘海康被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到家中绑架。当日下午,国保大队队长王炜伟和市邪党维稳办(610)人员等四、五人,到刘家非法入室,进门就录像抄家,抄走大法书几十本,并非法带走刘海康到公安局。

8月1日下午,刘海康被非法拘留,非法押解到黑河市看守所(或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3/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09976.html

2019-12-03: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海康遭劳教、冤狱迫害的经历
刘海康孙春环夫妇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夫妇俩多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关押、非法判刑,酷刑折磨。

刘海康,男,现六十六岁,原大兴安岭松岭区老干部科工人;孙春环,女,现六十三岁。下面是刘海康孙春环夫妇在被中共迫害、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北安市花园劳教所以及泰来监狱期间的见证。

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里的善恶报应

(一)派出所里现世现报:迫害法轮功学员 所长耿军遭妻子怒骂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刘海康孙春环夫妇俩人被绑架到派出所,所长耿军问孙春环能不能不炼法轮功,孙春环坚定的说不能,耿军破口大骂,近一小时。

突然,耿军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里有女人(他老婆)大骂他,一会儿,他老婆就到所里面对面指着耿军的鼻子大骂,耿军象泄气皮球,头低在胸前,一声不响。在孙春环一再劝说下,耿妻才离去。警察没一人敢吱声,足有一个多小时,真实的现世报应。

(二)毒打法轮功学员 三中队长李春伟遭恶报入狱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刘海康被绑架到花园劳教所。李春伟,是花园劳教所三中队长,他身高体壮,膀大腰圆,以打人凶暴著称。他专门打耳光,并且用直拳打人。

一天,黑龙江省北安市花园劳教所三中队长李春伟,把法轮功学员白永良、刘海康、李云彪叫到管教室,让他们读污蔑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师父的书,三人谁也不读,李春伟就开打,打白永良嘴巴,用拳猛击刘海康的脸、腮,刘海康满嘴是血,一大口血吐到手里,指导员赵让他吐痰盂里,刘海康吐了三大口血。

李春伟又对李云彪大打出手,一拳把李云彪打到北墙,还说,我打你,你往墙撞,拉起李云彪,又一拳,李云彪站立不稳,倒在椅子上。李春伟奸笑着说,我打你,你砸我椅子。来回打,打累了,让法轮功学员们叉开腿,蹶着罚站,从下午出工到收工。

刘海康指问李春伟,你折磨我们这些好人干啥?他说,你是好人,你捡到钱了吗?刘海康说:捡到了!李春伟说:多少?刘海康说:捡到二千三百元(是法轮功学员一共捡的数),李春伟问:你给谁了?刘海康说:给大兴安岭残疾人协会了,不信你打电话问问。李春伟不语,上床睡觉去了。

又一天晚上,李春伟喝完酒,把李云彪叫到管教室开打,一直打了半宿,第二天出工,大家已不认识李云彪了,他的左眼比鸡蛋还大的青紫血包,完全把眼封住,嘴立起来了,喝水直往下淌。出工时,还让李云彪挑一个中队够喝的水,不管路途多远,让他一人挑,长期的这样。不久,李云彪出现说话不清,流口水,小便失禁,不久,花园劳教所法轮功学员全转到绥化劳教所,李云彪症状更严重了。

绥化劳教所向刘海康和白永良了解情况,他们如实讲述详细经过,关键点都让刘海康按手印。刘海康按二十多手印,这是真实的迫害证据。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李云彪被非法判刑八年后,含冤离世。

李春伟、郑某某后来因打死别的犯人,遭恶报,被判刑入狱。

(三)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刘海康 泰来监狱狱警遭恶报

二零零二年九月,刘海康被绑架到泰来监狱,到十二大队当晚,新分到的十多人被叫到管教室,最邪恶的大队长郭平挨个问犯什么罪,多少年,第二个问到刘海康刘海康说,学法轮功做好人,郭平立即暴跳如雷:好人能到这里来吗?拳脚相加,打了二、三十下,又给刘海康“开飞机”、“墙根撅着”,并且说看我慢慢怎么折磨你。

过几天,中队指导员曹磊把刘海康叫到管教室,说今天我给你开皮,地下放着准备好的三根木方,打没了拉倒,你不许吭声,不许喊。门窗帘严严的,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个恶警,曹磊用木方猛打刘海康的后背。

不一会,就把木方都打飞了,曹磊又用木方头猛击刘海康的前胸,还问刘海康恨不恨他。另一恶警用拳击刘海康的两腮。刘海康想你们迫害法轮功学员,三个月内遭报吧。后来,曹磊手术了,身体流脓水,很长时间,刀口不封口。

(四)守住一次善良 狱警不被罚款

二零零二年九月,刘海康被绑架到泰来监狱。几个月后,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卢玉平被非法关押到法轮功学员刘海康所在的中队,狱警立即把刘海康分到二大队。

中队指导员于波说:转化你们一个奖金一千,转化不了罚一千,我知道你们那钱不好花。两年中,于波从不提“转化”法轮功学员。

一天,于波对刘海康说:你不转化,(监狱)罚我一千,我孩子还上学。刘海康看着他笑了,他问笑什么?刘海康说:你不迫害我们好人,你还要挨罚,做好人多难哪!刘海康接着说:他(指监狱)罚,你跟他要收据,把收据给我,我出去挣了钱,留下饭钱,先还你,信吗?于波说:你们说的话我信。

又过了一段时间,于波高兴的来了,对刘海康说,没罚他,开支没扣他钱。刘海康笑了,于波也笑了。

二、花园劳教所、泰来监狱迫害事实

(一)黑龙江省北安市花园劳教所的迫害

1.刘海康被暴打 耳膜穿孔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刘海康被绑架到花园劳教所,一到邪恶的集训队,犯人孙友对刘海康非法搜身,检查其所有物品后,让他进屋。

刘海康看到大兴安岭塔河县法轮功学员陈天杰、沙兆金等时,随口和他们打一声招呼,立即被孙友手中拿绳子啪啪狠抽脸上两下,刘海康的脸上立即肿起血印,并说,见到你们法轮功(学员),不许说话。

晚上洗脑学习时,让刘海康写“三书”,他不写,犯人孙友就狠狠的打刘海康的嘴巴,刘海康往后躲,他追着打,一耳光重重打在刘海康的左耳上,当时刘海康就觉得天旋地转,耳朵嗡嗡响,喘气耳朵通风声,听屋内人说话象离很远的听不清,刘海康去找值班警察郑某某,他不听,不问,不解释,就说你不写,屋内人都不许睡觉。

第二天早上,刘海康跟领出工的张姓警察说,他也不闻不问,刘海康要找佟姓中队长,他不见。经检查,左耳膜穿孔,据说,刘海康若往上找,孙友会被加刑。一天中午,孙友找刘海康说,我很佩服你们法轮功等一些好话,只要你不往上找,以后你有什么事,我来给你摆平,不久,他调走了。

2.刘海康胸部被踢伤

又从二中队调一个叫张柏权的犯人班长,极其凶狠残暴,非打即骂,刚到的晚上,就重新立规矩,差一点就打,把刘海康叫到他跟前,单腿跪下,一脚踢到刘海康胸部,把刘海康踹倒,刘海康的胸内象撕裂一样疼痛。

刘海康睡上铺,非常单细的床架,又没什么可蹬之处,全靠双手把住上床沿往上拔,可想而知剧痛难忍,睡觉不敢翻身,一动立即被疼醒,两三宿不能睡觉,白天照常出工干活,床一动,还遭到下铺犯人姜军的骂。

同时还有塔河县法轮功学员孙跃森也遭到恶犯张柏权重踢伤,很硬的布鞋,很多人都遭到张犯的毒打。

3.塔河县法轮功学员陈天杰遭受的迫害

恶警郑某某领二、三十人抹房,他们知道陈天杰是塔河县辅导站站长,就让陈天杰一个人拎泥,差一点供应不上,还不断的大骂脏话,刘海康实在看不过去,就对郑说我替陈天杰拎,郑不让,二中队长范某某在几百人面前,让陈天杰撅着,用木棒狠打,还查着数,真是穷凶极恶。

水库大堤加高,让法轮功学员扛土,来回都要跑,跑不动,立即遭到大骂,回去还算账,来回走路唱歌,可劲嚎。

回去后,警察把陈天杰头扎到床底下,手往后举到极限,让犯人头儿拿来床板,恶警佟某某一边打一边骂,这恶警佟某某把床板立起,猛砸胯骨,陈天杰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二)泰来监狱的迫害

1.狱中仗义执言 被关小号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刘海康被非法判刑七年后,被绑架到泰来监狱,两年后,刘海康被分到了四大队,教导员乔盛专门调来一些心狠手辣的罪犯迫害法轮功学员,二中队指导员宋魏以此捞资本,得钱为荣。

法轮功学员慈海刚到一中队,包夹、抢劫犯、吸毒犯、杀人犯、李伟东、朱文宇,对他大打出手,左眼青紫,都要封上了,有人跟刘海康说,你新来的同修被打了。

早上出工,刘海康在车间外看到了慈海,大声问他,谁打的?慈海不吱声,刘海康又问:你告大队去了吗?谁给他的权力?恶包夹曹广川不让刘海康管,并报告了宋魏。

晚上,宋大骂刘海康,还说,你豁出死了,我豁出埋了。他用十个人看着刘海康,半小时一换人,不停的跟刘海康说话,还罚站,白天出工,反绑着在太阳下暴晒,把铁牌用很细尼龙绳挂在他脖子上,歪一点曹广川就不让,很快刘海康的脚穿不上鞋,肿的油光不是颜色,以后全部扒一层皮。

又一次下午,慈海在车间,包夹朱胖子打他,刘海康听了立即赶过去,呼兰法轮功学员李民先到,说朱胖子你打他干啥等,刘海康斥责朱胖子,我们到哪都是好人,谁给你的权力?你到哪都是罪犯,真正的罪犯,永远的罪犯。朱一声不吱。

刘海康报告了大队长高云鹏,干事李铁也在场,高问刘海康叫什么名,刘海康回答:我叫刘海康,高让他先回去。随后李铁过来了,说别人都不管,你管干啥,和你又不是一个中队的?刘海康大声说,我们都是法轮功学员。李铁阴森的说:别说你们是法轮功学员。刘海康又提高了声音,我们就是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的法轮功学员。李铁一听,转身走了。刘海康被关了小号,那天正是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

小号脏的不可想象,屋里就一个马桶,拉、尿、喝水,洗脸都用它,一天两顿是玉米粉碎,大小粒和面在一起,猪食一样生破糊烂,有条件的其他犯人根本不吃,花特高价让警察偷着给买。晚上给一块不知是垫子还被子,已经分不清颜色,油乎乎脏的直掉渣,工字撑子刑具,只有晚上睡觉,才卸下来。刘海康被关小号迫害一星期。

2.法轮功学员徐林生被冷冻迫害

齐齐哈尔碾子山法轮功学员徐林生,被邪恶埋在雪里,冻的僵硬,用两人硬架着跑,还逼着他扫雪,手已无法拿扫把,恶犯用绳子把扫把绑到他胳膊上,让他扫雪,用冷水往他身上浇,后来他不能自理了,家人探监拿的东西,不让他吃,说他尽上厕所,或给扔了,或被包夹吃了。他脚冻坏了,刘海康做了一双厚鞋垫让人给他了。徐林生说,我不认识他,这人说,是你同修。他点点头收下了。后来他“保外”不久,被迫害离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3/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海康遭劳教、冤狱迫害的经历-396527.html

2012-09-01: 黑龙江省刘海康孙春环夫妇遭迫害经历
刘海康孙春环夫妇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夫妇俩多次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关押、酷刑折磨。
刘海康,男,现五十九岁,原松岭区老干部科工人;孙春环,女,现五十六岁。以下是夫妇二人遭迫害经历:

刘海康被非法判刑七年

刘海康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刘海康夫妻二人进京证实法,后来两人先后被非法押回松岭看守所,被松岭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一个多月。

一九九九年末,刘海康再次进京上访后又被绑架至松岭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三月被北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刘海康在释放后受到邪党政府部门刁难不让工作。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三日(农历正月初五)晚,刘海康在加格达奇至碧水的火车上带法轮功真相资料回松岭,在火车上乘警检查到法轮功真相资料,刘海康被绑架,劫持到加格达奇火车站,铁路恶警逼问资料哪来的,谁给的,多少份等,刘海康不配合。铁路恶警们通知了松岭公安局,松岭公安局治安科恶警张卫东,罗某等赶到加格达奇。

恶警们又把刘海康劫持到加格达奇火车站斜对面的一幢低矮阴森的房子里,到东头几间屋里,屋内有行刑用的铁椅子,可把人身体、手脚铐住动不了,他们往铁椅子上铐刘海康怎么也打不开没铐成。恶警张卫东逼问刘海康资料来源,刘海康不配合,一律不回答,恶警张卫东恼羞成怒,给刘海康强加罪名,说刘海康是破坏法律实施罪,逼刘海康签字,刘海康拒签。恶警张卫东就疯狂残暴对刘海康拳打脚踢,把刘海康的脸和眼打的青肿,眼睛视物模糊,下身阴部多处青紫,刘海康当时头昏迷的难以站立,刘海康咬紧牙坚强的站住了,恶警张卫东又恶狠狠的把铐刘海康的铐子用手又捏紧了紧,嘴里还说:叫你不说,叫你不说。第二天,张卫东往下卸铐子时,刘海康的手腕肿的已把铐子埋没,张卫东没卸下来,又有恶警帮忙两人才卸下来。一个多月后刘海康手麻的拿东西不好使,

恶警们又对刘海康行刑“开飞机”,开飞机就是把两胳膊伸直狠狠的从背后向上搬到极限,两腿伸直向左右两侧狠劈到极限,当时刘海康疼的汗水湿透棉衣服,地上的地革都湿了一大片,恶警罗某还说刘海康挺有钢。第二天天亮了松岭六一零头子董伟来换张卫东、罗某吃饭去了,刘海康被折磨的站立不稳,董伟恐吓刘海康说:“你不能说吗,咋不说了,站好。”他们又开始非法给刘海康录像。恶警吃完饭又把刘海康拉到加格达奇铁路西的看守所关押。一进监号犯人就说刘海康:“这股汗味,这一宿他们没轻折磨你吧。”

又一天恶警把刘海康劫持到松岭第二派出所。在第二派出所,松岭公安局治安科长关淑文逼问刘海康资料的来源,恶警们把刘海康铐在暖气管子上,恶警吴亚文等人一宿不让刘海康睡觉,刘海康一直站到天亮,关淑文几次逼问无果后,报告给恶警副局长周恒刚,周恒刚指使关淑文把刘海康劫持到松岭看守所。

被非法关押在松岭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给刘海康一张纸条,恶警车明兴抢去给了看守所所长王玉双,王玉双加重迫害这个法轮功学员,给他戴上了重型脚镣,刘海康看到此景,就高声背师父的讲法,看守所所长王玉双就打刘海康的嘴巴,打完嘴巴,又踹刘海康小腹,也给刘海康戴上重脚镣。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七日在松岭区公安局治安科,副科长张卫东和恶警吴亚文等人对刘海康连续刑讯毒打了几天,致使其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以至于送到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头目不敢让其他法轮功学员和犯人看到刘海康的面部,数日内恶警不敢让人看见和探视,并严密封锁消息。因刘海康在看守所里不配合邪恶,恶警又给他戴上脚镣,并对他进行残酷折磨,多次毒打,使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几乎失去行动能力。后刘海康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关押于泰来监狱。

泰来监狱恶警张景辉被提任十一监区一中队队长时,二零零四年张景辉多次对法轮功学员刘海康、张奎武迫害。

孙春环被非法劳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孙春环进京证实法后被绑架,被松岭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多月。二零零零年三月,孙春环被恶人绑架又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同年六月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

孙春环释放后又被恶警非法抓捕,在松岭看守所关押期间受恶人恶警刑讯逼供,且在月经期间受治安科恶警等人毒打,用电棍对孙春环进行长时间的折磨。孙春环在松岭看守所里因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又被恶警戴上脚镣。孙春环在二零零二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七年,绑架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孙春环被非法关押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监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一个防暴队(其实是施暴队),他们每天穿着服装,戴着钢盔,手里拿着警棍,专门在各个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郑杰调到八监区的第八天,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九月八日、九日两天,法轮功学员被狱政科、狱侦科、八监区的狱警,还有伙房一些身材魁梧的恶犯把法轮功学员拉到男犯那边受刑,原因是抵制强制奴工。恶警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在地上坐着,她们不坐,院里用广播放着最大声的迪士高音乐,把法轮功学员弄到胡同里打,用绳子吊起来(脚不挨地),用白色塑料管抽,往死打,各种残酷的方式,下流的行为。

狱警和恶犯围成一个圈,逼法轮功学员在圈里跑,谁跑的最慢,就用电棍打谁。早晨6:00不让吃东西就让法轮功学员们出去蹦,手背后面,弯着腰,往前蹦。有的学员被打得一瘸一拐的;有的脸被电棍电得紫青:有的拄着棍子,也有的被恶人拖着去的。一连七天(九日十一日中秋节也不能幸免),每天8:40到下午3:30分都有法轮功学员被防暴队迫害。后来就是新绑架到集训队的法轮功学员也遭受同样的迫害,再后来就是哪个监区不干活,狱警就自己往防暴队送。九月三十日,被非法关押九监区的时利君、孙春环、宋玉杰、崔静连也被绑架到施暴队迫害,下午回来时没让四位法轮功学员与他人接触,在办公室逼迫蹲了一夜,由侯桂芹、郭英、秦敬芬等六名恶犯看着,孙春环等等法轮功学员谁坐下就被打,第二天早上8:40他们四人又被绑架到防暴队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晚,孙春环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野蛮灌食。

孩子饱受家破人散之苦

刘海康孙春环不断被非法关押,劳教和判刑期间,其子刘志佳颠沛流离,无人照顾,后被亲属收养,年仅十七岁就饱受家破人散之苦,后经好心人帮助才在外地读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黑龙江省刘海康、孙春环夫妇遭迫害经历-262258.html

2010-11-14: 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232508.html

2004-11-13:【明慧网2004年11月13日】刘海康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老干部科工人,法轮大法松岭站站长。于1995年,开始修炼大法。99年非法镇压开始后组织大法弟子讲真象,并于99年9月進京上访证实大法,后与妻子孙春环先后被押回松岭收监。于1999年末再次進京上访后又被抓回,于2000年3月被非法劳教。在释放后受政府部门刁难不给安排工作,后因不断洪法,证实大法。于2002年2月,再次于列车上被恶警绑架,关押于加格达奇区看守所,后转至松岭治安科看守所。在松岭治安科被恶警打的面部变形,全身伤痕累累,数日内恶警不敢让人看见和探视,对外严密封锁消息,并在看守所内多次遭恶人恶警毒打。后被非法判刑7年,现非法关押于泰来监狱。

孙春环、女、现年49岁。孙春环于99年9月進京正法后被抓回,非法拘留一个多月。2000年3月,被恶人绑架又依次拘留一个多月,同年6月再次被抓,并被非法判刑劳教1年。释放后孙继续投身救度众生,在传递大法资料时不慎被恶警抓捕,在松岭看守所关押期间受恶人恶警刑讯逼供,且在月经期间受恶警毒打。在2001年末被非法判刑7年。现押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其子刘志佳,在刘、孙不断被关押,劳教和判刑期间,刘志佳颠沛流离,无人照顾,后被亲属收养,年仅17岁就饱受家破人亡之苦,后经好心人帮助现在外地读书。

2004-02-19: 刘海康, 男, 2000年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1年。2002年讲真相被抓,于松岭看守所受严刑毒打,并被非法判重刑7年,现被关押在泰来监狱。

2002-05-05: 一、大法弟子刘海康,男,48岁,于2002年2月17日被恶警非法抓捕,在松岭区公安局治安科,副科长张卫东和恶警吴亚文等人对其连续刑讯毒打了几天,致使其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以至于送到看守所时,看守所的头目不敢让其它大法弟子和犯人看到刘的面部,并严密封锁消息。因刘海康在看守所里不配合邪恶,恶警又给他戴上脚镣,并对他进行残酷折磨,多次毒打,使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几乎失去行动能力。但是恶人的残暴又怎能动摇得了大法弟子对宇宙真理的正信与坚定,老刘拒不配合邪恶,不向邪恶妥协,并高喊“法轮大法好”,“大法一定会正过来”,同时仍满怀慈悲地警告恶人,“迫害大法一定会遭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5/29500.html

黑河 北安市(北安农垦,通北林业局)联系资料(区号: 456)

2020-08-25: 通北林业局公安局局长:胡大洲 副局长:蒋红升 国保科长:于伟 科员:崔国旺,曹梅 刑警:刘伟,李某某。兴林派出所所长:顾振波副所长:王雷 铁北派出所所长:王爱军

2020-08-22: 办案人:
王炜伟(男) 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18845662929.
王文杰(男) 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副队长13100869099.13846515151.
张玉波(男 北安市公安局局长 13304562588.
胡建明 北安市公安局政委 18245679888.
黑龙江省北安市公安局 邮编164000.

2020-08-04: 张玉波(男)北安市公安局局长 书记 13304562588
胡建明(男)北安市公安局政委 18245679888
王炜伟(男)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18845662929
王文杰(男)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 13100869099 13846515151

2020-08-01: 张玉波(男)北安市公安局局长 书记 13304562588
胡建明(男)北安市公安局政委 18245679888
王炜伟(男)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18845662929
王文杰(男)北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 13100869099 13846515151

2019-06-06: 1、黑龙江省林区中级法院刑事庭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西大直街351—1
邮编:150080 电话:0451—86338621
责任人:庞志刚(承办人)、刘涛、孙维娜、吴莎莎、孙艺丹(书记员)

2、黑龙江省尚志市亚布力林区法院 邮编:150631
责任人:郑立刚(庭长)、温泉、陈廷伟、李原野

3、黑龙江省北安市通北林业局公安局 邮编:164031

国保大队:于伟、曹梅
刑警大队:蒋洪升(队长)

2018-09-06: 通北林业局公安局 通北林业局局长:邢文波
办案人:蒋红升 公安局刑警队长 18645677055
办案人:*  * 蒋红升的助手 153445639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