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张秀芝, 女, 6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加格达奇区
个人近况: 2012年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1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76
案例分类: 奴工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25: 1、张秀芝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张秀芝一九九六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之前患高血压等疾病;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了健康。二零零零年张秀芝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加格达奇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张秀芝被加格达奇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来张秀芝被枉判五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张秀芝被强迫洗脑,逼迫做奴工等等。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张秀芝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小号折磨,恶警曹静云扒去她们所有衣裤只穿裤头,二十四小时戴背铐。张秀芝不配合邪恶,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在女儿去哈女监看望她时,恶警们逼她喊报告,不喊不让见女儿,最终张秀芝也没喊报告。

张秀芝被哈女监迫害的嘴不好使,吐字不清,一边身子不好使,血压高达二百多。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哈尔滨女子监狱开始不同意,后来张秀芝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张秀芝才前两、三个月保外就医回家。

从哈尔滨监狱回家后,张秀芝老人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笑起来就没完,面目表情都不正常,不能吃饭,只能用针管往胃里推食物来维持生命,家人怀疑女子监狱给张秀芝打了毒针或灌了什么药物。张秀芝于二零一二年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八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5/大兴安岭的见证(2)-345881.html

2013-01-10: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
——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部份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大兴安岭血雨腥风十三年(二)-267737.html

2012-08-04: 大兴安岭妇女张秀芝被黑龙江女监迫害致死
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芝,被非法判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只能用针管往胃管里推食物来维持生命,于二零一二年春含冤离世。
从哈尔滨监狱回家后,张秀芝老人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笑起来就没完,面目表情都不正常,家人怀疑女子监狱给张秀芝打了毒针或灌了什么药物。

张秀芝老人,家住大兴安岭加格达奇,一九九六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之前患高血压等疾病;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了健康。二零零零年张秀芝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加格达奇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张秀芝老人去给同修送法轮功经文,被当时四十多岁的苗某某恶告。张秀芝被加格达奇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来张秀芝被加格达奇和大兴安岭地区中共邪党公检法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枉判五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位于哈尔滨的省女子监狱,张秀芝被强迫洗脑,逼迫做奴工等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张秀芝等法轮功学员被送入小号折磨,当班干事曹静云扒去她们所有内衣裤只穿裤头,24小时戴背铐。张秀芝不配合邪恶,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在女儿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望她时,恶警们逼她喊报告,不喊不让见女儿,最终张秀芝也没喊报告。

张秀芝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成脑血栓症状,嘴不好使,吐字不清,一边身子不好使,高血压达二百多。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哈尔滨女子监狱开始不同意,后来张秀芝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张秀芝才提前两、三个月保外就医回家。

后来张秀芝病的越来越厉害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吃饭,只能用针管往胃管里推食物来维持生命,最终于二零一二年春天离世。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4/大兴安岭妇女张秀芝被黑龙江女监迫害致死-261149.html

2004-02-18: 张秀芝, 女 ,60岁, 非法劳教2年,被恶人举报,后判重刑5年(哈尔滨女子监狱)。

2004-02-06: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直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特别是第八监区迫害严重。
2003年9月5日晚,八监区劫持的大法弟子因经文被收,部分大法学员认为不能偷偷摸摸学法,索性堂堂正正炼功。当晚,王居艳被押入小号。次日,全体大法弟子开始集体炼功,监区组织30多名犯人,带着棍棒、木板、绳子等工具,把所有大法学员五花大绑至床头坐在地上,腿被直直绑成两节。大队长张春华带头穿着高跟鞋踩学员的脸、脚及全身,凶狠成性的犯人被指使着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大法弟子张艳芳的牙当场被踢折两颗;许多人被连续不断的嘴巴子打得晕头转向,有的被木板打得青了脸。然而,这仅仅是开始,在地上坐了两天后,由狱长亲自过问组织四大科室狱侦、狱政、生活科、卫生科直接参与,连同八监区干警和犯人40多人声称:数日内将八监区大法弟子捋直,命名曰:“拉练”。这一日,他们将一部分学员骗至男犯楼前的一块空地上,40多名干警和犯人手里拿着警棍、电棍、铐子、棍棒、竹条、小白龙(塑料管)、半装矿泉水瓶子等围成一圈,强迫学员在圈内跑,跑到谁谁就挨打,跑慢了挨打的就多,不管老少身体状况如何无一例外,卫生科的人就在一边等候,随时将倒下的人灌药再训,有六人有高血压,高压达220毫米汞柱,被强制灌药后再跑,不行再灌再跑,跑不动的就抱头罚蹲、电、打、开飞机(头触膝盖撅着),再不行了还去跑,这样反复跑、蹲、跑,多人肌肉拉伤,不能正常行走。
11月份五监区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因不戴名签、不穿囚服、不报名等被“拉练”“冷冻”,个别大法弟子被扒去棉裤,光脚站在雪堆里(据说脚都让雪埋上了),有的被冻坏了,有的被剪怪头。7个人因为坚定不屈,被严重迫害,因外伤太重被关进小号。其它监区如一监、七监等劫持的大法弟子也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与此同时,八监区劫持的大法弟子为声援外队被劫持同修,同时为支持本监区为证实大法而拒绝出工的大法弟子再次绝食,公开练功。有四人被送入小号,当班干事曹静云将张秀芝等人扒去所有内衣裤只穿裤头,24小时戴背铐。大法弟子丁玉因盘腿被恶警吊绑用凉水淋透棉衣裤站在水盆里,到元月前才绝食放出。其她20多人被日夜背铐坐在地上绝食达十几天,迫害直到目前仍未停止。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04-01-01: 冰天雪地里的毒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暴行
【明慧网2004年1月1日】2003年11月26日这一天,被黑龙江女子监狱劫持的大法弟子采用集体炼功的形式证实大法,抵制迫害,恶警们恼羞成怒,对全体大法弟子开始了疯狂而持续的又一轮迫害。
恶警先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然后一拥而上,将大法弟子往外拖。其中,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连拖带拽地拖至女监区院内大墙与男监区大墙之间的过道处,从早晨八点开始在外面冰天雪地里冻着,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天快黑了才被拽回去。从此每天挨冻,有时中午给几个冷馒头,不让喝水,有时什么也不给吃。在四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被野蛮地殴打和往外拖拽过程中,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纷纷谴责恶警,高喊:“不许打人!不许迫害大法弟子!” 其他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都高喊声援。期间,三大队和七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也同时都遭到了疯狂的迫害。

每天挨冻的大法弟子还遭受冻、饿之外的野蛮殴打:许多警察手里拿着电棍,另一些警察和刑事犯一起手拿竹条和木板。他们把竹条和木板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脸上、身上抽、砍,直至抽出血印、出血为止,伤口就这么在寒风中冻着。有的从后面揪住大法弟子的头发,把大法弟子的脸往雪地里扎。整个过程中,监狱的防暴队一直跟着,它们也用竹条和木板打学员。经过这一天的冻、饿加殴打,许多大法弟子的腿都冻坏了,有的腿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身上脸上淤血,肿胀,呈黑紫色。每天四点多回来时没有几个人是正常走回来的,有的被刑事犯架着拖回来。几天后,许多大法弟子一步也不能走了,恶警就用尼龙丝袋子把她们兜回来。这期间,一位大法弟子在被往外拖时,因为不穿囚服,到外面连棉袄也被扒去了,穿着薄薄的单衣在冰天雪地里冻着,被大法弟子亲眼目睹就有两次,到底冻了多长时间还不知道。11月28日,四大队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关进小号迫害,有的被关进存放衣服的便衣库(存放衣服的冷房子)挨冻。

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被强行冻、饿期间,监区长杨华用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大法弟子已经冻僵的脚上用力乱踩,嘴里还不停地辱骂。七大队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戴象征罪犯身份的名签,每人的肩头衣服上被缝上一块红布。又因为她们点名时不下蹲,因此被罚站,后来还遭受过其它形式的迫害。直到12月中旬,除了九监区(打包车间)和二监区之外,其他所有女队的大法弟子都遭受着各种酷刑迫害。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