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城关区(大砂坪看守所) >> 王雄珍, 女, 61

王雄珍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雄珍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湾杨家桥兰电小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7-06-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1-11: 那一群无法进入法庭旁听的亲人们
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袁秀英女士、王雄珍女士被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从家中绑架,非法拘禁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至今。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早上九点四十分,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法官刘冬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袁秀英、王雄珍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交通局法轮功学员曲涛被兰州市西固区国保大队蔺海燕绑架,西固国保大队滥用职权,罗织罪证与罪名移交西固检察院,西固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曾将构陷曲涛的卷宗移交到西固区检察院,西固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卷一次。后来警察将构陷曲涛的案卷移交到城关区检察院。一个月后,城关区检察院检察官徐东红将曲涛非法起诉到城关区法院,由法官翟玲玲主办。近日,得知,翟玲玲因遭遇车祸又将案件更换为刘冬郁办理。曲涛也被安排在十一月二日非法庭审。

上午九点多,警车呼啸着开进城关法院,里面是袁秀英和王雄珍,还有两位不知姓名的人。当王雄珍、袁秀英被带进法庭,两家的家属要求进法庭旁听时,被阻止,说是王雄珍的女儿是证人,袁秀英的丈夫也是证人。可是王雄珍的女婿既没有给国保做过笔录,也没有签过字,竟然也以是证人不让进法庭旁听。袁秀英的哥哥也被以证人的身份拒绝入庭。

在家属正在为旁听据理力争时,法院里面,律师给家属敲着大厅玻璃门给旁听证,家属跑过去取旁听证的时候,要求不是证人的家属拿身份证进,城关国保的警察董金霞和苏俊东、赵斌等人在门口负责看身份证让人进出。一位家属因没有身份证不让进。王雄珍的二姐拿身份证进了法庭,大姐和外甥在法庭的过道不让进;袁秀英的哥哥拿着身份证也进去了,不长时间就被赶出来了。

就在家属进法庭期间,城关区六一零的王桂兰带着一些人大摇大摆的从外面往法庭里走。还有街道上的一些人也往法庭里走,其中一个人还打电话说,区政法委让他们来的。

家属等到十一点半,不见有人从法庭上出来,到一点之前,前往法庭的街道上的人和国保警察,还有六一零的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法院。一个街道上的人还是以前卖菜的。这些不是家属的人被找来参与旁听,等不及庭审结束就一个个离开了,法院里真正的家属,眼巴巴的望着法院开庭的那个位置,却被拒绝不让旁听。连家属想和当事人本人近距离接触都无法如愿。

袁秀英的丈夫和哥哥、王雄珍的女儿、女婿,还有姐妹三人,还有二人的亲友,都在法院里等候着,焦急的等待能够接二人回家的喜讯、揣测着庭审中的进展,就在对亲人的牵挂中既焦急又耐心的矛盾中等候法律能够还好人一个公道。

曲涛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三看守所。曲涛到城关法院的时候,大概是十点左右。由于都是法官刘冬郁办理。袁秀英、王雄珍的案件庭审一直继续,后来法院安排曲涛的案子在一楼开,又换了一个男法官,不知姓名。也以曲涛妻子是证人不能进庭旁听,曲涛的儿子拿身份证参与旁听,曲涛的另一个家人拿的身份证,法院工作人员以临时身份证为由,不让旁听。家人说,这也是你们发的,怎么就不行了呢?后让曲涛的舅妈拿身份证进庭旁听。

曲涛,是夏河交通局职工。对曲涛非法庭审的这一天,曲涛家人早早的来到法院,整个院子里站满了人,里面除了曲涛的父母,弟弟、弟媳、儿子,还有曲涛单位的同事,有曲涛的领导,他们和曲涛的同事、朋友,都是一早坐车从夏河赶过来的,准备好参加庭审旁听,却被拒绝,只能在法院的院子里眼巴巴等待着法庭还他们的曲涛一个公道。

曲涛被非法关押后,家人找本地律师咨询、会见。刚开始律师见完曲涛觉得这个人很可笑,律师并不能理解修炼人的一些想法和说法,以及做法。后来这个本地律师在和曲涛接触的过程中,跟家人说道:法轮功是值得人尊敬的,对法轮功完完全全是迫害。

在曲涛案子被非法起诉到法院后,家人给曲涛还是请了一位本地律师做辩护,该律师在法庭上从证据不足入手,为曲涛做了无罪辩护,曲涛也做了无罪自辩,时间达一个小时左右。

大概两点钟的时候,曲涛的家属进到一楼法庭外的长椅上坐着等。当法庭的门一开,曲涛戴着手铐从法庭出来,曲涛七十多岁的妈妈冲上去一下子把曲涛抱住了,曲涛的妻子在另一边也是死死的抱着曲涛,法警怎么扯也扯不开。曲涛的母亲紧紧的挽着自己的儿子不放开,警察一起扯着走下台阶,走到警车旁,曲涛被推上了车后,警车飞速地开走了。

在曲涛被妈妈挽着胳膊走出大厅门外时,曲涛的同事们一拥而上,同事们嘴里喊着:曲涛……有些人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他们伸出手,试图拉住曲涛的手!

单位同事联合写了一份材料,每个人都签了字,要求当面交给法院,希望还曲涛公道,无奈无法直接递送,只好将材料交给律师代转。

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两点多,曲涛的家人和同事一直静静的等候,一点的时候,有人劝曲涛的同事换着到法院外面去吃饭,劝了好几次,始终没有人出去吃饭,一直就这样等着,等着看一眼曲涛,等着将手中的材料能亲手交给法官,等着告诉司法经办人:曲涛是个好人,我们人人都是见证。

当曲涛被警车呼啸着又拉走后,曲涛的同事、朋友跟家属道别,又赶着坐车回夏河。夏河到兰州是三个多小时的路程,那些同事带着对曲涛的关切,希望进法庭旁听,却被阻拦在法院的院子里,那些不愿意认真旁听的六一零人员、街道人员却被安排强行旁听。那些袁秀英、王雄珍、曲涛的家人、亲属和朋友,站在法院院子里,特别是来自夏河的那群人,站在法院院子里,也许只是二十多人,可看上去异常的多,那对法庭内亲人的关切令人感动,那跑上前喊着曲工,难以抑制的泪眼让在场的人感动。

曲涛离开后不久,二楼开庭的袁秀英和王雄珍被带了出来,两个人都被铐着手铐。这一次,法警吸取了上次的经验,一出门就让家属往两边靠,王雄珍的女儿怎么也走不到妈妈身边,袁秀英的丈夫也无法靠近妻子。就这样近在咫尺,却难以触及。家属们围了一圈,其中一个家属,在缝隙中一下子握住了袁秀英、王雄珍的手,哭泣不止,无法言语,就这样一边走一边握着,警察使劲拽着袁秀英、王雄珍往警车上走,家人被迫松了手。家人们就这样哭着、喊着、跟着两个人往警车上走,一个警察死死挡在想冲到妈妈跟前的王雄珍的女儿。两个人上车后,警车又是很快的开走了。

法院里面的家人们相互簇拥着,等待着律师出来,急切的想知道这么长时间的庭审中究竟是怎么回事。三个律师走出来,家属迎上去,律师只是一个劲的感叹:太邪了,这个彭维萍太邪了,九轮辩护。从早上一直开到下午三点,中间一点都没有休息。

作为公诉人彭维萍,和将案件移交检察院的分局警察一样,她很清楚,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国的现行法律对法轮功没有定性,更没有“抓捕、起诉、判决”法轮功学员有罪的法律依据,连最简单的有效的法律文件都没有,所有卷宗中的所谓“罪证”全是拼凑,每一份证据都是对警察和检察官的嘲讽,在法庭上的起诉意见和所谓辩论是实质的栽赃陷害,是对作为司法人员的法律人的羞辱。

作为审判人员的法官,所谓的依法裁决只是又一起跟公安、检察院配合的徇私枉法案件,将自己置于真正的被告席上。在“依法”伤害法轮功学员的权利之时伤害了自己。滥用法律职权陷害无辜善良,这把双刃剑真正伤到的人是手中握有司法职权的人。

警察搜集的所谓给法轮功学员定罪的“罪证”,在警察手里,在检察官的手里,在法官的手里,一一“依法”过了一遍的这些证据和犯罪细节,每一本法轮功的书籍,每一本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包括《九评共产党》奇书,以及法轮功学员电话讲真相的录音和给世人散发真相资料的行为,都是所有参与其中的公检法人员陷害无辜、滥用职权的证据,也是这些司法人员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直接证据,上述所有的书证、物证以及事实行为,在一个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面前,即使这样的人不懂法律,都能判断出这些证据的拥有者是善良的好人,所有有正念的人士,都会发出正义的呼声和对迫害者的谴责。

司法人员拿着能够证明法轮功学员无罪的证据,给法轮功学员依照“法律程序”定罪,长达十九年的荒唐做法,究竟是为了什么?每一位参与过庭审、参与过法轮功学员案件的警察、检察官、法官和律师,都知道这一事实,为何还在司法系统里滑稽的人人拿着无罪的证据给法轮功学员判刑,羁押场所明知这些人无罪、判决书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还继续羁押,并明目张胆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虐待被监管人罪”,直至虐杀。家属还上告无门。这究竟是为什么?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从早上九点四十分一直到下午三点,城关法院在二楼第四审判庭,对法轮功学员袁秀英、王雄珍非法庭审,期间没有休庭,也没有任何休息,法庭上公诉人与三位律师之间展开的九轮辩护,虽没有在场人的身临其境,但是其中的唇枪舌剑的激烈程度,在这长达五、六个小时的庭审时间上可见一斑。

作为审判方的刘冬郁,还适时的帮衬公诉人,支持着公诉人的辩论意见。

法庭上三位律师与公诉人针锋相对的激烈辩论,表面是围绕着当事人袁秀英、王雄珍罪与非罪的争论,实质上是对人是否应该守护本性良知善念的辩论。三位律师,通晓法律专业知识的中国普通公民,依照法律还当事人公道,只是在围绕人性秉承的良知善念,作出的正义的一言,在法庭上以法律给予律师的职责和权限还当事人公道。

身穿制服,肩扛天平的公诉人和审判长,不是让您偏袒法轮功学员,更不是让您拿您的职权为法轮功学员争取什么,只是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在被告席上,接受所谓的审判时,您究竟在其中做了些什么?在一次次辩论中坚持自己意见、定当事人犯罪的言行,在你们脱下制服、放下天平的时候,可否仔细的看看自己的良知善念,在法轮功的案件中究竟还残留多少。

法轮功学员守护的只是自己内心的良知善念,那不容亵渎,那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根本。也是我们的子孙能够得以幸福的根源,不是今天法轮大法的传出,才有了真善忍,而是中国五千年的神传文化中,自始至终贯穿的就是这三个字。每一个有良知的人,每一个心存善良、希冀幸福的人,都在他们教育子女和以身作则中按照这三个字作为自己行为的标准。

是谁让公检法人员穿着制服,打着依法办案的幌子,在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将公检法参与办案的司法人员的良知和善念悄悄偷走,让依法办案的法律程序在参与的司法人员麻木、消极中让中国人在法庭上自相残杀,在枉法裁判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将参与办案者推向了被告席,将来用法律制裁和迫害佛弟子的报应使这些人难以承负。

无论有多少个律师在法庭上慷慨激昂的辩护陈词,对法轮功从头至尾是一场彻彻底底的迫害;无论有多少页辩护词来阐明法轮功学员的无辜;无论有多少场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都无法掩盖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利用司法程序将法轮功学员送入监狱等羁押场所,以管理教育为名被虐杀致死的人数;更无法掩盖对法轮功学员“依法”制裁的黑社会性质的迫害,无法掩盖公检法人员在其中充当打手和杀人的角色。

一个毫无权力和金钱实力的律师,尚且面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在大是大非之前能够仗义敢言;所谓人民的公仆,操控司法机器运转的警察、检察官、法官们,对从头至尾没有犯罪事实、没有犯罪证据,更没有犯罪意识的法轮功学员,在他们被无理的侵害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时候,反被诬告的冤假错案,为何不能依法履行职责,依法还这些人法律上的公道,让这些人坚守的信仰和内心的平和幸福感染我们身处的环境,使我们大家都能在真善忍的佛光中找回我们内心最珍贵的良知和善念,那是我们生命能够得到真正幸福的根本。

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抓捕,从一九九九年最初开始,都是警察所为。至今长达十九年的抓捕,这十九年,一个新生儿都已经长成了成人,参与其中的警察,即使迫害初期不懂法律、不明真相,十九年的亲身见证,足以见证每一位被关进监狱等羁押场所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人民警察用流氓方式绑架,借法律程序送进去的,检察院、法院充当了帮凶,司法系统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条龙犯罪机构。

不要说这是政法委的命令,还是受六一零的指示,作为中国司法系统的公检法人员,难道在自己的职位上会长期的尴尬和难堪,充当伤害自己同胞的打手,充当蒙着正义司法画皮的魔鬼?无论这样的事情已经经历多少年,无论我们亲自主办多少例,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未停止之前,作为公检法的司法人员,为自己想一想,真正的为自己想一想,留住自己本性那善良的一面,不要用阴沉的脸来抵抗外面施加给你、让你放弃自我本性良知的压力。所有行为的背后都是我们自己在承受,没有人替我们买单,更没有人会尊重我们的人权,有时候连人格尊严都没有,只是被人利用的没有感情的打手。

作为城关法院的法官刘冬郁,一个年轻的人民法官,相信从本性上来讲,你无心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更不会去想虐杀这些人,你只是因为法官这个职业,让你在做书记员的时候,就开始参与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当你是审判员后,竟然审理主办多起这样的案件。你跟律师吵过,被家属骂过,还被以滥用职权控告过。法轮功学员及家人与你无冤无仇,所有的行为只为了自己被伤害的家人能够得到自由,所有的言行并不是将法官置于对立。可是,你的参与,你曾经的当事人王有江已经被虐杀,王有江的父亲不能见到儿子的遗容,无法知晓儿子被虐杀的真相,在极度悲伤下离世,王有江瘫痪的八十岁老母由刚刚失去丈夫的嫂嫂赡养。

修炼法轮功的每一位中国同胞,他们只为了强身健体,有一个幸福的生活。对法轮功无理的迫害导致一个个家庭变成王有江这样的家庭,不是个例。当你想起王有江的父母,你难道没有一丝的后悔?不要说修炼法轮功不违法,就单说给王有江冤判六年,你也没有将其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监狱这样的羁押场所就能使无数个王有江以各种理由死亡,你觉得这样的死亡和你真无丝毫关系吗?

没有诉,就没有判;没有判,就没有关;没有抓,就没有诉。这几个环节都是一环套一环,公检法人都在其中,在迫害法轮功的案件上,几个环节中认真“履行职责”的人,都被这样的司法程序在迫害善良无辜中伤害;如果人人都能依法维护自己的办案权利,那么这几个环节下就不会再出现滥用职权,枉法裁判,那才是对自己真正的保护。

不是希望公检法人能够修炼法轮大法,只是希望了解真相后,不要被继续伤害。生命是无价的,也是独立的。为什么要被利用赌上自己与家人的性命呢?

法院院子里,那一群无法进入法庭旁听的亲人们,那些站满了法院院子的普通百姓,很多人只是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朋友、同事,那关切的眼神,那生怕吃饭离开的刹那和法轮功学员错失一见的固执,在兰州冬季的阳光里,洒满了善的力量,原来对善良无辜者发自内心的声援和呵护,即使是无声的,也能听到人性良知的铿锵力量,原来幸福的感受如此简单、如此平常。只要心底纯善,即使铁门相隔、狱墙相阻,仍相知、信任;即使被诬陷、诬告,仍信任如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1/那一群无法进入法庭旁听的亲人们-376883.html

2018-11-09: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补充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袁秀英、王雄珍、曲涛。

走出法庭的袁秀英、王雄珍面容黑瘦、神情平静。曲涛面容祥和平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9/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6907.html

2018-11-01: 甘肃兰州袁秀英、王雄珍、曲涛面临非法庭审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图谋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星期五),对兰州市七里河法轮大法学员袁秀英、王雄珍,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交通局曲涛进行非法庭审。曲涛家住兰州市七里河区。

袁秀英、王雄珍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曲涛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西果园第三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袁秀英被兰州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苏俊东带人从家中劫持,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至今。

二零一七年年底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大队长李莉对袁秀英实施大铐——手铐、脚镣串在一起,长达九天九夜,在看守所警察上大铐的过程中致使袁秀英胸椎骨折。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左右,兰州市城关分局、七里河分局杨家桥派出所、社区人员共十几人,开两辆警车,到王雄珍的家,强行把门撬开,把王雄珍劫持。

六月十九日,王雄珍、袁秀英被城关区公安局非法拘留,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公诉科彭维萍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非法将袁秀英、王雄珍二人起诉至城关法院。城关法院主办法官是刘冬郁。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兰州市西固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蔺海琰、西固陈官营派出所副所长郁万国等警察,冒充物业人员,闯入曲涛在兰州市七里河区的家中,绑架了曲涛夫妇,四天后,曲涛的妻子被放回家,曲涛被劫持到兰州市西果园第三看守所。

一个月后,城关区检察院检察官徐东红将曲涛非法起诉到城关区法院,主办法官翟玲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甘肃兰州袁秀英、王雄珍、曲涛面临非法庭审-376508.html

2018-10-30: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法院欲于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对袁秀英、王雄珍进行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30/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1)-376357.html

2018-10-16: 兰州市袁秀英、王雄珍面临非法开庭

二零一八年九月下旬,兰州市城关区法院给律师电话说,近期可能要对袁秀英和王雄珍进行非法开庭。

袁秀英女士,现年五十岁,大学本科学历,原兰州民百集团职工,曾患有严重乙肝,脸色蜡黄,走路无力,上不了楼,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一九九六年九月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不久身体好了,病好了,家庭和睦了。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十八年中,她被无理开除公职,被非法拘留两次,非法抄家三次,被无数次所谓回访,私人信件被非法拦截和查阅。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袁秀英被兰州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苏俊东带人从家中劫持,被非法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至今。二零一七年年底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大队长李莉对袁秀英实施大铐——手铐、脚镣串在一起,长达九天九夜,在看守所警察上大铐的过程中致使胸椎骨折。

王雄珍女士,现年六十一岁,家住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兰电小区,认识的人都公认:她是个开朗、善良、处处考虑别人的好人。王雄珍原来患有肾盂肾炎、贫血等疾病,常被病痛折磨得心灰意冷。一九九六年王雄珍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

王雄珍修炼法轮功多年,邻居们都愿意跟她来往:需要帮忙时找她;有心里解不开的疙瘩还找她。她总是对上门的姐妹们热情招待,虽然家庭经济因邪党迫害很拮据,待人却大方、实在,特别有耐心,深受街坊邻居们的敬重和喜爱。

这场由江泽民发起的残酷迫害中,王雄珍被勒索钱财、非法拘禁、经常被骚扰迫害。由于恐怖的迫害形势,王雄珍的丈夫胡培成积忧成疾,终于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离世。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左右,兰州市城关分局、七里河分局杨家桥派出所、社区人员共十几人,开两辆警车,到王雄珍的家,强行把门撬开,把王雄珍劫持,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同时将家中的部份私人物品拉走。

六月十九日,王雄珍、袁秀英被城关区公安局非法拘留,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七月二十一日,城关区检察院对王雄珍、袁秀英非法逮捕。八月底,城关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把构陷袁秀英和王雄珍的案件送到城关区检察院,九月二十六日被退回,十月二十四日城关分局又将构陷案卷移送到检察院。

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公诉科彭维萍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六日非法将袁秀英、王雄珍二人起诉至城关法院。城关法院主办法官是刘冬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6/兰州市袁秀英、王雄珍面临非法开庭-375840.html

2018-09-30: 兰州市77岁张建华被非法判刑三年入狱

兰州市七里河区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建华老太太,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左右失踪,后得知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现在获知,老人被非法判刑三年,估计在八月中旬被转往甘肃女子监狱。

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袁秀英、王雄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已经一年多。被非法判刑五年的西固法轮功学员王瑞林,已不在看守所,估计在八月份左右已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王瑞林在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四年曾被非法关押在女监遭受残酷迫害。
……
兰州市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袁秀英、王雄珍两位女士,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被城关国保大队警察苏俊东等人分别从各自家中绑架,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袁秀英家人聘请的律师再次会见了袁秀英,袁秀英的身体状况略有恢复,但精神状况依然不好,律师鼓励她要坚持。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王雄珍家人聘请的律师再次会见了王雄珍,得知王雄珍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家人找到看守所所长,要求办理王雄珍保外执行,看守所让找法院,随后律师与家人到法院找到主办法官刘冬郁,刘冬郁拒绝了家人的要求。

据悉,之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郑恕、方剑平,已在六月十二日之前,被强制转到甘肃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30/兰州市77岁张建华被非法判刑三年入狱-375140.html

2017-12-06: 甘肃省兰州大法弟子王雄珍、袁秀英被非法关押近半年

2017年6月18日清晨,在甘肃省兰州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苏俊东指使下,警察绑架了大法弟子王雄珍、袁秀英、梁玉英并非法抄家。6月19日,他们被城关区公安局非法拘留,关押于兰州市第一看守所。7月21日,城关区检察院对王雄珍、袁秀英非法逮捕,梁玉英被放回,8月底到城关区检察院,9月26日退回到城关区公安局国保大队,9月24日又返到城关区检察院,由公诉科彭维萍11月16日非法起诉到城关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6/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57562.html#1712523815-1

2017-12-06: 兰州袁秀英、王雄珍被城关检察院非法起诉

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袁秀英、王雄珍两位女士,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被城关国保大队警察苏俊东等人分别从各自家中带走,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七月二十一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对袁秀英、王雄珍非法批捕。

九月二十六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将案卷退回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企图补充所谓的证据。

十月二十四日城关分局又将构陷案卷移送到检察院,城关检察院在十一月十六日将袁秀英、王雄珍二人非法起诉至城关法院。主办法官是刘冬郁。

非法抓捕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清晨,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十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闯入袁秀英、高军夫妇家中,强制将夫妻俩用手铐铐住,在家中随意乱翻,后来又叫来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同样没有任何手续就开始非法抄家,将家中的私人物品抄走,并将夫妻二人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

与此同时,兰州市七里河杨家桥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八人非法撬坏法轮功学员王雄珍家的大门,强行入室、铐住王雄珍,抄走了私人物品,并将王雄珍带到渭源路派出所。

西站派出所、兰州市特警约八人,也对法轮功学员梁玉英的住所抄家,并将梁女士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

约中午时分,兰州城关国保警察将四人带到渭源路派出所后,由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进行非法审讯,持续到晚上八点左右。

当晚十点钟后警察又将四人劫持到白银路公安医院体检,然后送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途中,将高军送回家中,王雄珍、袁秀英、梁玉英被非法关入看守所。

七月二十一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对袁秀英、王雄珍非法批捕,梁玉英被释放回家。

更多事实

王雄珍女士,现年六十一岁,家住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兰电小区,认识的人都公认:她是个开朗、善良、处处考虑别人的好人。王雄珍原来患有肾盂肾炎、贫血等疾病,常被病痛折磨得心灰意冷。一九九六年王雄珍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

王雄珍修炼法轮功多年,邻居们都愿意跟她来往:需要帮忙时找她;有心里解不开的疙瘩还找她。她总是对上门的姐妹们热情招待,虽然家庭经济因邪党迫害很拮据,待人却大方、实在,特别有耐心,深受街坊邻居们的敬重和喜爱。

王雄珍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左右,兰州市城关分局、七里河分局杨家桥派出所、社区人员共十几人,开两辆警车,到王雄珍的家,强行把门撬开,把王雄珍劫持,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同时将家中的部份私人物品拉走,期间没有通知王雄珍唯一的女儿。

当时王雄珍的女儿正在上班,其丈夫在二零一二年病逝。好心的邻居给王雄珍的女儿打电话说了具体情况,当时就把王雄珍的女儿吓得浑身发抖,请假回家后,王雄珍的女儿看到,防盗门是开的,门上有一只脚印,门边的水泥被撬掉一大片,家里翻得乱七八糟,衣服、杂物、用品堆了一地,王雄珍的女儿不知道母亲被劫持到了哪里,特别担心母亲的安全,一夜没有睡着。

十九日早上十一点左右,负责这件案子的魏姓警察给王雄珍的女儿打电话,说王雄珍因为发法轮功的资料被别人举报了,现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让家属第二天去取拘留证。

二十日,王雄珍的女儿和家人一起来到城关分局,找到自称是魏姓的警察,该警察说,这件案子,公安机关收集证据交到检察院,检察院交给法院,法院看是否定罪。

王雄珍的女儿担心母亲的安全,就请当地律师会见一下王雄珍,问一下当时的情况。律师说:没有受害人,就不构成犯罪。说这一类的案子都属于冤案。

二十一日是探访日,王雄珍的女儿去看守所给母亲送生活用品和食品,看守所说,没有判,不让会见。王雄珍的女儿忍不住在很多人面前伤心的哭了。作为女儿,认为母亲那么善良的一个好人,现在被非法关押,这个社会真让人失望,真希望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早点结束,还法轮功清白,让母亲重获自由。

王雄珍被绑架之后,王雄珍的女儿每天都吃不好、睡不着,每天都生活在恐惧和压抑中,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真的很无助。她找过人大,找过城关分局国保大队,国保大队的警察恐吓她,说不找还好,再找(王雄珍)更糟糕,吓得王雄珍的女儿不知如何是好。但是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境况,王雄珍的家人都坚信王雄珍做好人没有错,那些利用职权非法将王雄珍关押至今的所谓执法人员,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这是天理。

袁秀英女士,现年五十岁,大学本科学历,原兰州民百集团职工,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十八年中,她被非法开除公职,被非法拘留两次,非法抄家三次,被无数次所谓回访,私人信件被非法拦截和查阅。兰州袁秀英被迫害经历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报道《兰州袁秀英被城关分局非法关押四个半月》。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城关国保警察身穿便服到袁秀英家里非法抄家,并绑架了袁秀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6/兰州袁秀英、王雄珍被城关检察院非法起诉-357557.html

2017-10-21: 兰州城关检察院退回构陷王雄珍、袁秀英的案卷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将构陷袁秀英、王雄珍的案卷退回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国保企图补充所谓的证据。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清晨,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十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闯入法轮功学员袁秀英、高军夫妇家中,强制将夫妻俩用手铐铐住,在家中随意乱翻,后来又叫来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同样没有任何手续就开始非法抄家,将家中的四台电脑、一台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资料和其他电子设备等私人物品抄走,并将夫妻二人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

与此同时,兰州市七里河晏家坪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八人非法撬坏法轮功学员王雄珍家的大门,强行入室、铐住王雄珍,抄走了电脑、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资料等私人物品,并将王雄珍带到渭源路派出所。

西站派出所、兰州市特警约八人,也对法轮功学员梁玉英的住所抄家,并将梁女士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

约中午时分,兰州城关国保警察将四人带到渭源路派出所后,由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进行非法审讯,持续到晚上八点左右。

当晚十点钟后又将四人劫持到白银路公安医院体检,然后送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途中,将高军送回家中,王雄珍、袁秀英、梁玉英被非法关入看守所。

七月二十一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对袁秀英、王雄珍非法批捕,梁玉英被释放回家。

王雄珍和袁秀英的家人为维护她们的合法权益,为她们分别请了律师。

据律师说,袁秀英的身体状况不好,家人非常担心,多次找到城关国保大队警察告知袁秀英的身体状况不宜非法羁押,要求放人,但始终无人回复。

兰州城关国保警察一手操纵的这起绑架案,不属于公务行为,因为他们对四位法轮功学员的抓捕、抄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完全是黑帮犯罪行为。

作为维护社会安定,保护百姓安宁的执法公务员,明目张胆的侵犯人权,危害百姓利益,这本身就是在犯罪。

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卷,正是国保警察纠正错误,撤销诬陷案、消除自身罪责的一个好机会,希望国保警察尽快了解法轮功真相,释放法轮功学员,她们都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好人。

你们不要再跟随江泽民集团作恶了,当日后追究你们的责任时,你们的“上头”是不会为你们承担责任的,只能是自作自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1/兰州城关检察院退回构陷王雄珍、袁秀英的案卷-355738.html

2017-10-20: 甘肃省兰州大法弟子王雄珍和袁秀英被构陷案卷由城关检察院退回

2017年6月18日,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将兰州市大法弟子袁秀英、王雄珍、梁玉英绑架、抄家,并关入兰州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七月二十一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对袁秀英、王雄珍非法批捕,梁玉英被释放回家。

9月26日,兰州市城关检察院将构陷案卷退回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企图补充所谓的证据。
cccc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0/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5706.html

2017-09-12: 甘肃兰州王雄珍被抄家关押

家住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兰电小区的法轮功学员王雄珍,认识的人都公认:她是个开朗、善良、处处考虑别人的好女人。

王雄珍修炼法轮功多年,邻居们都愿意跟她来往:需要帮忙时找她;有心里解不开的疙瘩还找她。她总是对上门的姐妹们热情招待,虽然家庭经济因邪党迫害很拮据,待人却大方、实在,特别有耐心,深受街坊邻居们的敬重和喜爱。平时常来往的姐妹们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被中共警察抓捕迫害呢?好人多不好吗?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清晨,兰州市七里河区晏家坪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八人非法撬坏王雄珍家的大门,强行入室、铐住王雄珍,抄走了电脑、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籍、资料等私人物品,并把人强行带到城关区渭源路派出所。

中午,王雄珍与同时被捕的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法轮功学员高军、袁秀英夫妇及甘肃省白银市法轮功学员梁玉英一起被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进行非法审讯,持续到晚上八点左右。

晚十点后王雄珍又被劫持到白银路公安医院体检,然后送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位于兰州市城关区的九州开发区)非法关押至今。

有消息称:七月二十一日城关区检察院已经对王雄珍及袁秀英非法批捕。

王雄珍曾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寄往北京“两高”的诉状中,诉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缘起:

法轮大法是正法 修炼人身心受益

我叫王雄珍,甘肃兰州市人。原来患有肾盂肾炎、贫血等疾病,常被病痛折磨得心灰意冷。由于下岗了,经济上十分困难,丈夫也患病,常常两个人同时住医院,剩下唯一的女儿孤独的哭泣。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幸运的遇见了法轮功,亲眼看到修炼的人,不但无病一身轻,而且个个修心向善,不图名、不图利,踏实工作,为社会默默奉献自己的力量。我决定也按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人、修心,炼起了法轮功。

不久,我真的亲身体会了无病的轻松、幸福,能够摆地摊、做家务了,一家人重新有了欢笑。由于我能对照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赢得了大家的尊敬,所以家人十分支持我。

王雄珍也讲述了自己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的痛苦遭遇:

二零零零年一月,我为了去北京给法轮功师父说句公道话,被天安门便衣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在兰州市驻京办非法拘禁三天后,由兰州搪瓷厂保卫科接回。保卫科先从我家属处勒索一千元,后从我下岗生活费中非法扣取几千元(我当时每月的下岗生活费一共才五十元)。

兰州市七里河国保大队把我当作犯人一样审讯,恐吓强迫我违心写“三书”后关进晏家坪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

回家后,天天得不到安宁,不是派出所就是厂书记或者保卫科上门骚扰,做转化,使我和家人遭受经济和精神上的严重伤害。

因为我没上过学,女儿才十几岁,警察就逼她替我写,这场由江泽民发起的残酷迫害也深深伤害了我的丈夫和女儿。由于恐怖的迫害形势,造成我家人深深的恐惧感,一有个风吹草动,就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我丈夫胡培成积忧成疾,终于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2/甘肃兰州王雄珍被抄家关押-353652.html

2017-08-23: 已回家的甘肃省兰州法轮功学员梁玉英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在兰州被城关国保大队绑架的三位法轮功学员袁秀英、王雄珍和白银法轮功学员梁玉英,七月二十一日城关检察院对袁秀英、王雄珍非法批捕,梁玉英被释放回家。回家后一直遭到白银当地警察的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3/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1)-352885.html

2017-07-07: 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国保劫持大法学员袁秀英、王雄珍和梁某

2017年6月18日清晨,兰州市七里河区小西湖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10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闯入大法学员袁秀英、高军夫妇家中,强制将夫妻俩用手铐铐住,在家中随意乱翻,后来又叫来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同样没有任何手续就开始非法抄家,将家中的4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大法书籍、资料和其他电子设备等私人物品抄走,并非法将夫妻二人劫持到渭源路派出所。

与此同时,兰州市七里河晏家坪派出所警察、兰州市特警等约8人非法撬坏大法学员王雄珍家的大门,强行入室、铐住王雄珍,抄走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资料等私人物品,并绑架王雄珍到渭源路派出所;西站派出所、兰州市特警约8人,对大法弟子梁××的住地抄家、并绑架到渭源路派出所。约中午时分,兰州城关国保警察将4人绑架到渭源路派出所后,由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国保大队警察进行非法审讯,持续到晚上8点左右。10点后又劫持到白银路公安医院体检,然后送往兰州市第一看守所,途中,将高军送回家中,王雄珍、袁秀英、梁××被非法关入看守所。王雄珍和袁秀英的家人为维护她们的合法权益,为她们分别请了律师。据律师说,袁秀英的身体状况不好,家人非常担心,多次找到城关国保大队警察告知袁秀英的身体状况不宜非法羁押,要求放人,但始终无人回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7/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0696.html

2017-06-25: 甘肃省兰州王雄珍、袁秀英等三人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兰州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抄家,她们是七里河区的王雄珍、袁秀英,靖远的梁姓法轮功学员。

现已确认,遭非法审讯后,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九州)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5/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0168.html#1762501225-61

2017-06-22: 兰州市大法弟子王雄珍、袁秀英等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大法弟子王雄珍(家住龚家湾杨家桥)、袁秀英(家住瓜州路)、一姓梁的老年女大法弟子三人在街上讲真相被举报,随后三人都被绑架抄家。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雄珍、袁秀英等三人被绑架补充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早晨六、七点钟,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分别闯入七里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雄珍、袁秀英的家中,绑架了王雄珍、袁秀英,同时非法抄家。

在十一点左右,到一法轮功学员打工的地方绑架了该学员,该学员信息不详。

现三人被劫持到城关拘留所非法关押。详细迫害信息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2/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0008.html

兰州 城关区(大砂坪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8-11-01: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2848号 邮编:730020 电话:0931-8522817
院领导:
张四恩, 0931-8522988
高超, 0931-8513215
郑晓齐, 0931-8522859
苏克鸿, 0931-8522839
赵永亮, 0931-8522889
廖广伟, 0931-8522910
韩国培, 0931-8522998
邸冰红, 0931-8522996
王沛 , 0931-8522800
刘怡峻, 0931-8524106
张炜, 0931-8522851
赖兴萍, 0931-8522986
杨万军,0931-8522867
魏千, 0931-8522978
办公室
王忆南,0931-8522906
王丽红,杨中0931-8522888
林虎安,苏志勇0931-8522865
马志亮,赵君0931-8522904
刘雅新,任芳0931-8522907
梁海伦,魏瑜0931-8522921
王小亮,赵磊0931-8522905
张忠,王永红0931-8522901
杨利华,王维峻0931-4617185
李金胜,梁军0931-8522541
甘玲红,文小平0931-8522926
文小平0931-8522908
档案室0931-8522902
王兰瑞0931-8522920
高豫榕,石瑜0931-4617195
李习兵0931-8522916
郑荣,潘阳0931-8522912
王兰芳,杨冀飞0931-8522243
高萍,肖黎莉0931-8509113
机关党委
李远明0931-8522584
纪检监察
贾培军0931-8522938
黎永红0931-8522181
郭宏茜,魏文静0931-8522931
政工科
吕晓琴,马赫0931-8522934
李琰,周楠0931-8522935
李泽霞,王萍0931-8522933
调研室
文朝霞0931-8522939
王丽0931-8522870
包霞,黎琦,韩钰0931-852289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9-06-18: 做个好人有错吗?
――甘肃兰州市王雄珍被非法关押已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8/做个好人有错吗--388858.html

2017-10-20: 兰州市城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办公电话:0931-5166260,0931-5166237
苏俊东 13399317805(主办警察)
陈志凯 13399317327(队长)
马建军 13399317561(队长)
董金霞 13399313679
侯小斌 13399313757
张 文 13399317533
华吉元 13399317559
杨建中 13399313750
杨艳雯 13399317100
夏积禹 13399313752
苏俊东 13399310638
于 涛 13399317740
张国保 13399313749
张桂莲 13399313755
王瑞芳 13399317762
邓小兵 13399313760
彭延嘉 13399313758
范兰敏 13399313759
何海生 13399313753
肖云连 13919108600
贾兆孝 13919896515
cccc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0/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5706.html

2017-09-12: 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
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931-8236315
反贪局 电话:(0931)8236306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3030号
公诉科:叶立群,张丽,郑鸣姬,王煜轩,张静,马金兰,张巨鹏,刘蓉,张弘淼,杨玉玲,许娟,李国艳,王陇,柳曼妮,杨伟莉,张琼莺,袁帅,王燕昕,陈新龙,郑蓉,朱睿。
侦查监督科:袁睿、王岩、温志新、何杰、卢芸芸、李春城、周雅茹、赵亚慧、任俊豪。电话:0931-8236257 0931-8236237
犯罪预防科科长 陈南楠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