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延边 图们市(图门市) >> 金永男, 男, 60

金永男
金永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图们市
有关恶人: 月宫街派出所金昌洙,单位州司法局朴某,图们市政法委书记王保中
个人近况: 2008年5月3日 迫害致死 (2008-05-1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8-22: 残疾农妇刘善真被恶警迫害致痴呆 腿断脚悬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最近,有人见到刚被吉林省图们市公安局释放的残疾农妇刘善真,只见往日善于言辞表达的刘善真被恶警迫害成痴呆人,三年前被恶警打断的残疾双腿中的右脚因脚筋断裂仍悬挂在腿上晃荡着,亲友见此惨状而悲愤不已,有人则暗自流泪。

今年年过半百的刘善真,是图们市曲水村村民,是一位右臂、双腿有残疾的农妇,只因她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于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当时的国保大队长鲁文哲、教导员王源晟指使全勇哲(全永哲)等多名恶警在刑审室内毫无良心的把刘善真那原本就有残疾的小腿骨打折,脚筋撕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为掩人耳目,在刘善真的腿被打折之后,恶警不立即将她送医院治疗,反而把刘善真秘密关押在看守所七、八天。恶警生怕刘家亲友上告,就无耻地造谣说:“刘善真是跳楼骨折的。”其实,为防受刑人惨叫,刑审室门窗始终是紧闭的,就健全人来说都难翻窗出逃,更何况这位腿有残疾羸弱的农妇呢。见不能自圆其说,恶警们一会儿又编谎言说:“她在逃跑中骨折的。”之后,恶警见无风声了,才由鲁文哲和全勇哲从安山看守所半架半拖的将刘善真扔上警车,悄无声息的送她去治伤腿,他们不敢送大医院给刘善真接骨续筋,而是送到非骨伤科的高卓诊所治伤,高大夫没法,只好用夹板给刘善真草草绑敷了事,为此,刘的断骨、筋茬始终裸露在残腿外,惨不忍睹。

为防家属起诉,恶警们在国保大队威胁刘善真家人“不许上告,告就关你们,判你们!”恶警们还连蒙带唬的逼刘家付医疗费;在监狱中恶警常吆五喝六的辱骂刘善真,有人多次在监狱中看到刘善真,只见她被恶警迫害的瘦骨嶙峋,这位往日很善于表达的刘善真已被恶警迫害成了只会“呵呵”傻笑的痴呆人。

随后,恶警们勾结市邪党公检法,非法判刘善真四年刑。长春监狱因见刘善真伤重怕受连累,拒收,市六一零恶警只好将刘善真带回图们,继续非法关押于市公安局安山看守所迫害。

在非法关押刘善真期间,全勇哲等恶警先后多次将刘善真的丈夫与女儿抓到市国保大队,对他们施以恐吓、威逼、诱供等卑劣手段,逼刘善真家属说出刘善真常与什么人来往、和哪个法轮功学员有接触,用这种卑劣下流手段,逼家人说出了法轮功学员多人,并对刘崇河等法轮功学员施以酷刑。恶警全勇哲对曲水村法轮功学员孟繁琴施以长达四小时的刑讯逼供,把孟繁琴打的遍体鳞伤,面目皆非,连家人都辨认不出来了。恶警全勇哲还用筷子猛捣孟繁琴的手,打得她手青肿。

据了解,当初,是全勇哲与洪明恩(音)等多名恶警对法轮功学员金永男施以多种酷刑,在刑审室内刑讯暴打了六天六夜,致使金老人昏死多次,后见人快死了,才将老人扔进安山看守所里,恶警没因此而休手,他们编造了罪名判了金永男多年,直至体弱身虚的金老人去世。

吉林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金永男
吉林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金永男

恶警罪恶行径已引起人神共愤,他们得了报应,在迫害刘善真的第二年,也就是零九年,恶警遭恶报了:国保大队鲁文哲等人因其大队走私毒品,多名恶警被判刑入狱,鲁文哲与教导员王源晟被分别贬职到新华派出所任副职和市公安局纪检科;王源晟的十七岁的儿子前几年突然病发,成了呆傻儿而辍学在家,由家人成天看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2/残疾农妇刘善真被恶警迫害致痴呆-腿断脚悬-245733.html
2008-05-13: 吉林图们市大法弟子金永男受邪党迫害离世

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金永男出殡时,图们市天空阴云密布,刮风下雨,人们说:一个好人含冤而去,老天都流泪啊!

据曾经遭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二年迫害、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一日含冤去世的法轮功学员金范龙生前说:“在九台劳教所时,无论对我进行什么样的酷刑,我都没写过‘决裂书’。之后,警察们突然对我很好,还给我大米饭和肉吃。但我吃了几天大米饭以后,身体出现不适,也觉得有一种奇怪的味道,所以拒绝吃他们警察给的大米饭。这时我听到一个警察偷偷的跟另一个警察说:‘这家伙怎么不吃了?是不是他(金范龙)觉察到了什么’。我当时就怀疑他们在我的饭里放了不明药物了。我担心老金(金永男,那时金永男还在劳教所没有回家)是不是也被他们给吃这种饭?”金范龙去世几周前,九台劳教所里来个人特意“看望”过卧床不起的金范龙,金范龙说:“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好象很放心似的表情,频频点头”。九台劳教所是否对坚定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的食物里放入不明药物,有待进一步调查。

金永男,男,一九四八年生,家住图们市五工村,曾经蹦过爆米花,一提“爆米花老金”很多人都认识。他年轻时患有严重的肝炎,血压低,加上身体又单薄,难以从事繁重的农活,所以生活非常困苦。自从一九九四年修了法轮大法,金永男血压正常了,肝部也不痛了,好象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家庭生活也有了较大的改善,有了新家。可还没住进新家几个月,迫害无情的降到了老人的身上。

二零零零年三月金永男因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遣返回当地,在图们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被勒索钱财累计二千三百元。二零零一年一月,金永男突然被月宫街派出所金昌洙等人绑架至图们市石岘镇造纸厂养老院,遭受非人的洗脑迫害。参与迫害的单位州司法局朴某、州六一零、图们市政法委副书记王保中、月宫街派出所等。被劫持的人从早四、五点钟一直被折磨到晚九点~十二点,吃饭睡觉都被监视,要被强迫不间断的跑步、练队、看诬蔑大法的录相、罚站、侮辱、谩骂以及人身攻击。由于金永男不放弃修炼,被从洗脑班转看守所,再从看守所转送洗脑班。至四月中旬,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金永男又因证实大法在延吉被和龙文化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恶警对五十多岁的老人拳脚相加。同年七月金永男被非法送进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金永男被关禁闭,铐在床上折磨四十天。为了抵制恶警们的迫害,金永男曾绝食绝水十七天,最后被迫害致生命奄奄一息。在迫害了将近十个月之后,转至延吉劳教所继续迫害,直到被超期关押到二零零三年七月才被放出。

金永男回到家仅半年后,于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又被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的数名警察堵到家中,被非法抄家,被抄走了大法书和真相材料等。当天他被非法关在图们市国保大队的楼上,恶警们刑讯逼供资料的来源。从绑架的当天下午起,恶警连续毒打迫害老人六天六夜,不让老人睡觉,在头上扣上铁帽子,两人轮番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头被打破了,头上鼓起了一个大包,浑身打得没有一处好地方。身上的衣裤成了血衣血裤,一只腿被打成了残疾。恶警还用烟头烫掌心,用胶带封嘴,使老人喘不上气。他们还用牙签扎打破的头部上的伤口问说不说资料的来源。他们还扬言打死了算自杀,他们不承担责任。六天六宿也没给老人一口饭吃,没给老人一口水喝。

金永男最狠的是两个朝鲜族恶警,其中一名姓洪。他们对金永男边打边说:因为你不写“决裂书”我们拿不到奖金,如果不写打死你为止。受到一周连续的酷刑后,金永男根本无法自己走路,上厕所也是自己爬着去的。因金永男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恶警们送到图们市医院。金永男在医院碰到过一个邻居家的年轻人,当时因金永男头部肿的太厉害,那位年轻人当时根本不敢承认眼前的这人就是金永男

金永男的身体受到严重的摧残,图们市公安局没能马上把金永男送劳教,二零零四年十月才敢把金永男送到九台劳教所。金永男在九台劳教所因拒绝写“决裂书”受到更加残忍的酷刑和折磨,抻床、“荡秋千”等所有的酷刑都经历过,但始终没有放弃修炼。因金永男出现吐血等严重现象,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允许其妻子“取保”把生命垂危的金永男接回家。

回家后,金永男的身体健康经学法炼功一度恢复过,但是二零零七年下旬开始又逐渐恶化,二零零八年三~四月份开始咳嗽很厉害,致使严重影响正常睡眠和饮食,身体变的极度虚弱。因长期受到酷刑迫害,金永男回家后也是处于紧张状态,哪怕是稍微大一点的声音都足以让他惊吓。五月三日,金永男含冤而去,双眼没有合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3/178336.html

2005-10-23: 吉林省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金永男和金成权遭受迫害

图们市大法弟子金永男和金成权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遭到图们市看守所、月宫街派出所、和龙文化派出所、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延吉劳教所、图们市石岘镇造纸厂养老院洗脑班、吉林监狱等的迫害。下面是他们被迫害的事实。

金永男老人今年57岁,他年轻时患有严重的肝炎,血压低,加上身体又单薄,难以从事繁重的农活,所以生活非常困苦。自从94年修了法轮大法,金永男血压正常了,肝部也不痛了,好象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每当熟人看他,他都诚恳的告诉他们这是修了法轮大法的结果。由于随着身体的变好,生意也逐渐好转,家庭生活也有了较大的改善,有了新家。可还没等住进新家几个月,迫害无情的降到了老人的身上。

2000年3月金永男因到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遣返回当地,在图们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又被勒索钱财累计2300元。

2001年1月,金永男突然被月宫街派出所金昌洙等人绑架至图们市石岘镇造纸厂养老院,遭受非人的洗脑迫害。参与迫害的单位州司法局朴某、州610、图们市政法委书记王保中、月宫街派出所等。被劫持的人从早4、5点钟一直被折磨到晚9点-12点,吃饭睡觉都被监视,要被强迫不间断的跑步、练队、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罚站、侮辱、谩骂以及人身攻击。

由于金永男不放弃修炼,被从洗脑班转看守所,再从看守所转送洗脑班。至4月中旬,才被放回家。

2002年6月,金永男又因证实大法在延吉被和龙文化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恶警对50多岁的老人拳脚相加。

同年7月金永男被非法送进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金永男被关禁闭,铐在床上折磨40天。为了抵制恶警们的迫害,金永男曾绝食绝水17天,最后被迫害至生命奄奄一息。在迫害了将近10个月之后,转至延吉劳教所继续迫害,直到被超期关押到2003年7月才被放出。

金永男回到家仅半年后,于2004年2月4日,又因恶人举报被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的数名警察堵到家中,被非法抄家,被抄走了大法书和真象材料等。当天他被非法关在图们市国保大队的楼上,恶警们刑讯逼供资料的来源。从绑架的当天下午起,恶警连续毒打迫害老人六天六夜,不让老人睡觉,在头上扣上铁帽子,两人轮番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头被打破了,头上鼓起了一个大包,浑身打得没有一处好地方。穿去的衣服成了血衣血裤,一只腿被打成了残疾。恶警还用烟头烫掌心,用胶带封嘴,使老人喘不上气。他们还用牙签扎打破的头部上的伤口问说不说资料的来源。他们还扬言打死了算自杀,他们不承担责任。六天六宿也没给老人一口饭吃,没给老人一口水喝。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3/112990.html

2004-02-15: 二月四日下午3时,大法弟子金永男(57)在家中被图们市公安局月宫派出所数名恶警非法绑架,家中只留下生活无着落的老母(85岁)以及多病体弱的妻子。同日中午12时图们曲水大法弟子黄福顺被抄家、绑架,同一地区的在大法弟子孟繁琴也在同一时间被非法绑架。以上大法弟子分别被关押在图们市看守所和图们铁路看守所。有关详情待查。

延边 图们市(图门市)联系资料(区号: 433)

2019-11-27:
图们市石岘镇派出所:0433-3818345
图们市石岘镇公安局:
局长0433-3818331
图们市公安局:
监督电话0433-3657029
局长李善利0433-3657001、0433-2513381、18043305001
政委张哲龙0433-3657002 18043305002
副局长董海峰0433-3657008 0433-3657029
副局长0433-3657007 0433-3657029
副局长0433-3657005、0433-3657029
国保大队长0433-3699300
图们市政法委:
书记梁勇0433-3661036、3661010、3660030、18643346888
延边州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延吉市天池路2855号,邮编133000
局长裴凯0433-2242001
副局长鲍锦湉0433-2242003、13904469056(分管监所支队、警务部、延边第一戒毒所 联系图们市公安局)
延边州委政法委:
监督电话:0433-2513381、2516466、2536466
书记康芳13843333399、0433-2751850
常务副书记朴春杰0433-2536867
副书记金秀山0433-2519522、13704435816
副书记赵洪刚0433-2551829、13804480095
维稳处处长刘延营2517263
610办副主任0433-2517615

2019-11-04: 图们市石岘镇公安局:
局长0433-3818331
石岘镇派出所:0433-3818345

图们市政法委:
书记梁勇0433-3661036、3661010、3660030、18643346888

图们市公安局:
监督电话0433-3657029
局长李善利0433-3657001、0433-2513381、18043305001
政委张哲龙0433-3657002 18043305002
副局长董海峰0433-3657008 0433-365702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