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22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普兰店市 >> 曹玉强, 男, 40

曹玉强
辽宁省普兰店市曹玉强因炼功多次被抓,遭到酷刑折磨致残,回家不到一年含冤离开人世

出生时间: 40多岁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大连市普兰店市徐大屯镇山前村
个人近况: 2004年4月8日 迫害致死 (2004-02-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908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曾被迫害致残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张金荣
夫妻/父母: 曹晓东 曹玉强

曹玉强的遗孤曹晓东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7-23: 悼念我熟悉的同修们(图)
整理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我要告诉人们一个很沉重的话题,法轮大法在中国受到的迫害,这场迫害已经持续了9年,它毁掉了无数人的生命以及他们幸福的家庭。

我1995 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大学所在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我的家乡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我的工作地点辽宁省大连市,非法关押中我认识了众多坚定的大法弟子,我更加觉得这部大法的伟大,他让生命在危难中无比的坚强,用无比的正信建立起永远的丰碑,我则在震撼和感动中走过了人生一次次的劫难。

法轮功学员曹玉强,男,40多岁,辽宁省普兰店市人,普通工人,于2004年4月8日被迫害去世。他曾经被4次非法关押,我们是在教养院中认识的,我们曾经被共同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大连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葫芦岛教养院,在葫芦岛教养院我们被关在同一个房间里面,相互鼓励。后来我们共同绝食获得了自由。记忆中他行囊很简单,总是穿一个浅蓝色的外套和淡蓝色的背心,高大的个子,浓重的大连口音。他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耿直,无论恶警怎么迫害他,甚至用脚踩着他的脑袋,还是在和其他普通犯人的交谈中,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关山子教养院的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计划中,我们多名大法弟子被分别送到各个大队,当警车一路呼啸开到最后一站——温庄子砖厂(6大队外役点)的时候,大法弟子全部下车,曹玉强走在最前面,当时在场的有关山子教养院的院长高雷等众多的恶警,但是在邪恶下了“跪下”的命令后,他依然高昂着头,奋力的抵抗,最后邪恶的命令失败了。他后来告诉我说:“我不能倒下,因为我在第一个位置上,现场有那么多恶警和常人,我要为大法赢得尊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3/182624.html

曹玉强(Cao, Yuqiang),男,身高1.80米,40多岁,家住辽宁省普兰店市徐大屯镇山前村。从1999年7.20以来,一直遭受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受尽折磨。2003年1月26日被普兰店市铁路派出所非法绑架,后被送往丰宋派出所,又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曹玉强坚绝不屈从邪恶的迫害,绝食了95 天,被无条件释放回家。由于被多次被抓,身体被迫害得非常严重。遭到殴打,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残,回家不到一年,于2004年4月8日晚6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

曹玉强生前身体特别好,体重有160斤左右。被迫害后,整个人瘦得只剩下80斤。大腿瘦得还没正常人的胳膊粗。被放回家后,一直不能自理,还不停地吐痰,呕吐。据目击者说:曹玉强的身上多处有伤痕,手腕上还留有深深的手铐印。

2004-04-12:曹玉强:男,身高1.80米,40多岁,家住辽宁省普兰店市徐大屯镇山前村。从1999年7.20以来,一直遭受江氏流氓集团的残酷迫害。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受尽折磨。2003年1月26日被普兰店市铁路派出所非法绑架,后被送往丰宋派出所,又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曹玉强坚绝不屈从邪恶的迫害,绝食了95天,被无条件释放回家。由于被多次被抓,身体被迫害得非常严重。遭到殴打,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残,回家不到一年,于2004年4月8日晚6时左右,含冤离开人世。

曹玉强生前身体特别好,体重有160斤左右。被迫害后,整个人瘦得只剩下80斤。大腿瘦得还没正常人的胳膊粗。被放回家后,一直不能自理,还不停地吐痰,呕吐。据目击者说:曹玉强的身上多处有伤痕,手腕上还留有深深的手铐印。

呼吁“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与世界各界的正义人士,请伸出正义的援手,关注中国大陆的无辜善良的大法弟子,制止这场残酷的迫害,严惩参与迫害曹玉强的凶手,将其凶手绳之以法。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2004-01-24: 99年7.20那天晚上,我们正在家炼功,村治保主任尹德敏带领几个村干部到我家,扬言以后不许炼功,再炼就抓,没说出什么理由,看没人理会,大家还在继续炼功,便自行离开,他刚走不久,保安徐功文骑摩托车来到我家,说所长叫我去一趟,我说现在天黑了,明天再说吧!.22日晚,原徐大屯镇派出所指导员张杰带恶警安波、周井群、村书记孙长全、治保主任尹德敏、保安徐功文、李广有等人深夜潜入我家,无任何保证开始非法抄家,当时我家无人,我到大连上访未回,妻被关在派出所。他们拿揪启窗,拿镐头砸锁头,目无法纪,执法犯法。

7.23日下午,我从大连回来,看到家中已是一片凄凉,孩子生病正在治疗,地上是一片脚印和泥土,房子空荡荡的,我坐在沙发上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9月份,我因進京被普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冯海昌5等人领回,被送進看守所,在回来途中冯海昌极其邪恶污蔑大法及大法弟子,并说这回叫你们在看守所里呆着,什么时候不炼了再说。2000年春,我在本地辣厂上班,派出所指导员张洁带恶警宋立军到厂来恐吓我说,如今年到外地打工要向派出所交5000元押金,否则不准外出打工,并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没听便上班去了。2001年星台派出所怀疑我在周边地区发真象材料和悬挂条幅,于4月29日晚,警察多不洋、保安徐功文、李文文、治保主任尹德敏等十多人又一次深夜潜入我家,当时天正下着小雨,我于4月29日早外出打工不在家,他们到我家便开始砸门.2003年1月26日下午3点左右,我被铁路派出所绑架,在车站大厅,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捂我的嘴,用公文包猛击我的头部,最后被他们拖入警车,送入丰荣派出所,在那里恶人一会儿都到齐了,公安局专管局长张福久、政保科长冯海昌、综合治理办公室局长王有财等。2003年月12日上旬,孙谋生、镇政法书记(名不详)村治保主任尹德敏等人又到我家進行骚扰,走在半路时村治保主任遭到恶报,突然昏迷,全身巨痛,当场被送進医院抢救。村书记孙长全因多次迫害大法弟子,充当江氏走狗,现已遭报。全身巨痛,疼痛难忍,到医院还查不出具体病症。

四年多来我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5/67528.html

2002-05-18: 一、大连市教养院的转移计划
2001年8月9日上午8时,大连市教养院门前,20位被背铐的大法弟子被从小号、严管、专管、新收、各大队带出,由2个劳教犯人押1名大法弟子,20余名队长着装待命,旁边停着一大客车,另外25名劳教犯人也被背铐,与大法弟子分成两边站好。60余人坐入客车,前轿车开道,后小货车(装行李)压后,驶出大连。

这20位大法弟子的名字是: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王悦、刘长海、徐俊、滕仁民、陈咏、郭居峰、曹玉强、孙致远、曲飞、王创、尹宝君、徐刚、良庆胜、王尚杰、张成君、刘仁秋。平均年龄30余岁,其中有大学生、银行职员、政府干部、商人、大学教师、医生等。

汽车上高速,过沈阳,直奔辽宁省关山子教养院。关山子教养院,在辽宁省铁岭市昌图县,是与马三家一样血腥恐怖的省劳教所。...

三、有计划的暴力迫害

8月11日,入关山的第三天晚上,大法弟子冯刚、孔庆春、王志勇、刘洪友、尹宝君、曲飞、王创、孙致远、刘仁秋、良庆胜正打坐,立掌,发正念(晚9:00)。第二天20名劳教犯人闯入室内,两人一个,强制隔离。另10位大法弟子王悦等绝食声援同修。15日晚,绝食的大法弟子也被强制隔离。午夜3:00郭居峰最后被解除背铐,进食条件是拒绝暴力;冯刚、孔庆春仍坚持绝食抗议;另8人进食但仍坚持集体炼功,发正念。终于,18日早4:00,警车鸣笛开入大院,将冯刚等10名大法弟子带上背铐,两个劳教犯人押一个,孙致远头被撞,满头鲜血。劳教犯人都是突然接命令行动,包括大法弟子都是只穿一个三角裤头。另10位大法弟子中,张成君,曹玉强,徐刚,郭居峰也被陆续带出,强行按着跪在地上,王书记说:“为了消消你们的威风,将你们送入各大队。”

警车一路鸣笛,空气紧张,如临大敌。8:00到达马重砖厂(二大队外役点),低矮的简易房,房上警察,房下警察,戒备森严。此站,大法弟子冯刚、孔庆春,尹宝君、孙致远下车。车又上高速,10:00来到铁岭三台子石场(五大队外役点)。此站,大法弟子良庆胜、郭居峰下车。车继续上路。又来到温庄子砖厂(6大队外役点)。此站,其余的大法弟子全部下车,张成君,曹玉强走在前面。一下子,劳教犯人以及在场的其他人员、群众的目光全聚过来,院长高雷发令:“跪下!”大法弟子张成君、曹玉强奋力反抗,邪恶的命令失败了。后二人留在温庄子,其余返回大院。...

2、2001年11月期间,大法弟子孔庆春被送“小号”7天、徐刚2天、王志勇25天、刘洪友30天、被关在“严管队”的大法弟子曹玉强被关小号8天;刘仁秋被关小号2天;大法弟子王志勇被恶警电了一个下午,一声未吭,坚强不屈;刘洪友在小号被3个警察毒打;王志勇、刘洪友提出严惩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劳教犯人,后该劳教犯人却被提前释放,离开了专管队。...

6、2002年2月19日放风时由于恶警队长叫大法弟子曹玉强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他不配合后遭毒打,田队长对其锁喉,4个恶警将其打倒在他,脚踩头,他一下从地上站起,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用目光直视田队长。恶人胆怯了,将其送回,后大法弟子接连找恶警队长,邪恶低头了,并保证再不会有类似事情发生。

“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偿还。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些不惜给大法造谣诬陷,为了名利,为了向其主子邀功而行恶的罪恶之徒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另外,大法弟子郭居峰、曹玉强在2002年3月已被转入辽宁省葫芦岛市教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8/30411.html

大连 普兰店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8-08-26: 普兰店区扫黑办、政法委电话:0411-83118181

2017-12-03: 普兰店皮口镇派出所:
电话:0411-34095001
电话:0411-83400959

2016-10-12: 普兰店公安局电话:0411-83112440
政治处 0411- 83112713 , 0411- 83126865
纪委 0411- 83135666
办公室 0411- 83112440
警务保障室 0411- 83117177, 0411- 83131769
信访办 0411- 83194889
刑侦大队 0411- 83113692国保大队 0411- 83113674治安管理大队 0411- 83134692
普兰店墨盘乡派出所:0411-83440036

2016-07-03: 乐甲派出所电话:(0411)83381515

2016-07-03:
参与绑架的沙包派出所电话为0411-83370510

2016-03-26: 普兰店墨盘乡派出所:0411-83440036

2015-04-18: 大连市普兰店市丰荣派出所 所长:雒[luò]荣彬 办公室电话:0411-83112593
丰荣派出所 值班室电话:0411-83112912
普兰店公安局电话:0411-83112440
政治处 0411- 83112713 , 0411- 83126865
纪委 0411- 83135666
办公室 0411- 83112440
警务保障室 0411- 83117177, 0411- 83131769
信访办 0411- 83194889
刑侦大队 0411- 83113692
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0411- 83113674
治安管理大队 0411- 83134692

2014-07-07: 午极镇派出所:6316501010
威海乳山市拘留所:6316654443
所长 张尚延:15588336376
教导员 高峰:63166689081558833636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及电话:

辽宁省普兰店市徐大屯镇,山前村村治保主任:尹德敏;书记:孙长全;保安:徐功文,李广有
原徐大屯镇派出所指导员:张洁;恶警:宋世军
普兰店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冯海昌;专管局长:张福久;综合治理办公室局长:王有财
星台镇派出所所长:张闯
莲山镇派出所所长:张德海(现在在普兰店丰荣派出所)
普兰店市看守所副所长:王富刚;狱医:阎伟;管教:曲乃宪;610恶首:孙谋生

昌图县关山子劳动教养院副院长:胡海光
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
普兰店市铁路派出所

本案件有关文件

大法弟子曹玉强的遗孤曹晓东(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2/96457.html

我所了解的曹玉强同修
  浏览4月20日的明慧主页,一个标题引起了我的注意:《回忆和曹玉强在大连教养院和关山教养院证实大法的经历》,曹玉强是我在葫芦岛教养院所了解的大连同修吗?难道他被迫害……?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这篇文章,阅读起来,果真是他,他真的被邪恶迫害致死了。一个为真理和正义而坚贞不屈的勇士,一个为世人觉醒而舍尽一切的好同修就这样离去了。我必须写出我所了解的他,追忆他,怀念他,同时揭露邪恶,唤醒世人。
我和他自始至终未见过面,但我知道一些他的情况。

大约是在2001年年底,曹玉强和另外一大连大法弟子从关山教养院被异地到葫芦岛教养院,当时被关押在一楼,和坚定的大法弟子在一起,但被隔离在“四防”(负责值班、打饭的普通教养人员)屋,恶徒不允许他说话,不允许随便出屋。据姓李的“四防”人员说,他们俩在关山教养院遭受了酷刑折磨,多次绝食抗议,反迫害,令恶警很无奈,怕带动更多的大法学员,只好送葫芦岛教养院异地迫害。

2002年4月,我和南票的一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三楼“老残队”(生活卫生科),27日在师父的多次点悟下,开始绝食抵制迫害。时间不长,从给我灌食的普教话言话语中,我知道一楼也有大法弟子在绝食,据说狱医王大柱还强迫灌食人员强行给灌酒,因为修炼人是不喝酒的,目地是阻止绝食。后来听说,当地葫芦岛两名大法弟子绝食遭到电棍迫害,被迫停止;邪恶之徒也准备电击正在绝食的两名大连大法弟子,但一考虑邪恶的关山教养院都没整服,最后未动他二人。

大约是在5月中旬,从一楼送上来一名绝食的大法弟子,被隔离在三楼西侧第一个屋,因他不配合邪恶灌食,有机会就拔管,双手被铐在铁床的两侧。(透明管从鼻子插入,直接進入胃里,不停止绝食,管子一直在里放着,呼吸困难,管子与咽喉处经常摩擦,很难受、痛苦)后来得知,他叫曹玉强,一米八的大个,是农村人,说话很柔和,整天乐呵呵的,很乐观。大小便在床上,小便由专人用瓶接,大便撤去床板,在下面放自己的脸盆接着。因四防人员的反对,大便后来由人架着去厕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