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市监狱(尖山子监狱) >> 金宥峰(今宏峰,金有峰,金肩锋), 男, 46

金宥峰(今宏峰,金有峰,金肩锋)
金宥峰(今宏峰,金有峰,金肩锋)
个人情况: 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讲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牡丹江 (朝鲜族)
个人近况: 2009年1月21日 迫害致死 (2009-01-2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98(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金盼盼(姜春梅儿) 金禄易
夫妻/父母: 姜春梅 金宥峰(今宏峰,金有峰,金肩锋)

金宥峰受到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10: 杀人不见血的水刑、饿刑与禁止排泄
……
二零零四年九月九日,在牡丹江监狱,法轮功学员金宥峰、高云翔、关连斌再被关小号(禁闭室),脚戴三十八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十五天。

关小号第二天,他们就被强行灌食,灌大量的生玉米面、辣椒面等,都冒到体外,呛到气管,灌完就泻肚。姚国财被灌入气管,险些失去生命。金宥峰被自称“万魔之王”的狱警司海涛领犯人堵住鼻孔强行灌水,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高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有个脸上长黑痣的恶警拿起高压电棍就电他,把他浑身上下敏感部位电了个遍,最后把电棍停在他裆部电个不停。有一个姓宋的恶警用电棍长时间电小高,见没反应,气得把电棍扔在一边,对小高拳打脚踢,当时小高感觉自己的头都变形了。金宥峰、关连斌也遭到毒打、电击。电棍放电时发出刺耳的劈啪声,并可闻到肉皮被烧的焦糊味。

由于手脚都被锁着,大便都拉在了裤子里。最难以忍受的是寒冷,那时是九月下旬,小号里面和外面不一样,因铺面与四面墙都是水泥的,里面阴冷阴冷的。有的恶警晚上还故意把窗户打开,刑事犯穿棉衣都喊冷,可三位法轮功学员只让穿着衬衣衬裤,加上戴脚镣的原因,小高的腿冻得又红又肿。金宥峰高喊:“一定要坚持住!不然恶警会用这方法迫害其他人的。”

他们被如此折磨十四天时,一恶警问他们转不转化?三人异口同声地回答:“不转化!”恶警骂了一句就走了。第十六天他们被放回集训队,小高去卫生间时一下昏死过去,苏醒过来时看到一个犯人在给他头部止血。关连斌被迫害得更严重,刚三十岁的小伙子,上楼梯都费劲了。

金宥峰是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讲师,非常善良正义的一个人,于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六岁。

法轮功学员无辜陷冤狱,一般人可能觉得他们只是失去了自由,吃的差一些,偶尔被打,而他们实际经历的却是九死一生。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都是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仰,一次次出现奇迹,才能以超凡的毅力走过那种种酷刑、种种屈辱,多少次在鬼门关前与死神擦肩而过。而他们遭受折磨的原因只是他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转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0/杀人不见血的水刑、饿刑与禁止排泄-383703.html

2019-02-20: 追忆善良、坚忍、正气的金宥峰老师
金宥峰,朝鲜族,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讲师,他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人很质朴善良,谦和直爽,非常乐于助人,与同事、朋友、学生、邻里相处都非常融洽。

金宥峰长得很帅气,眼睛清澈见底,也很有涵养,一点不张扬,但对真善忍的信仰非常坚定。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金宥峰在遭受了近十年非人的折磨,不仅失去了原有的工作,被非法判刑十三年。于二零零九年被迫害致死。

发自心底的善良

一九九九年九月,金宥峰因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单位开除工职,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牡丹江劳教所,金宥峰遭残酷迫害。他以发自心底的纯善、无私与坚忍,感动了很多犯人和狱警。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因为开始时,几乎所有人都听信了中共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不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为人。那里的犯人极力迫害金宥峰,给他开飞机(一种酷刑)、打他、掐他、拧他胳膊,牢头儿用硬木凳子板用力砸在金的骨头上,只听到非常清脆的梆梆声,旁人看着,都揪心得看不下去了,那可是砸在骨头上啊,可金却一直一声不吭,一动不动,都看不到任何表情的变化,令周围的人感到异常惊诧。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金宥峰遭严管迫害,经常受打骂,每天被强制码铺很长时间,要求身体纹丝不动,他就一动不动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声响。一次,他下床要去厕所,见到别人掉地上的东西,他很自然的慢慢弯下腰,捡起来后,把它搁在床上放好,就静静的走出去了。过后,牢头儿感慨地对屋里很多人说:那么多人出来进去,对掉地上的东西都视而不见,没有一个人管,就人家金宥峰给捡起来了。后来他和杂工们议论,法轮功学员和咱们这些人真不一样。他对金宥峰非常敬佩,对法轮功学员的印象改变非常大。据说这个牢头儿赌钱一桌都上百万,对谁都瞧不起,令他敬佩的人不多。

金宥峰被迫害得那么严重,却没有丝毫怨恨,他发自心底的善良,总是为别人好,对谁都好,有些原本没心没肺的犯人都被震撼了,被感动了,被劳教人员都私下议论:金宥峰人太好了!非常敬重他。后来,狱警都不主动迫害法轮功学员了,他们也背后议论说:这小金子真有毅力。

以前劳教所是不允许劳教人员说一个不字的,但法轮功学员却在那种环境中,坚持自己的信仰,无法撼动,他们善良、坚忍、不屈的精神境界,把所有人都打动了。

坚忍、正气之士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五日,金宥峰再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关押在牡丹江监狱迫害。

在牡丹江监狱,金宥峰曾遭关禁闭室(小号)迫害,那里面非常寒冷,他却不顾自身的寒冷,把衣服让给了别人。他被关在监狱集训队期间,还曾挺身而出,制止狱警行恶。当时,狱警带领一帮犯人进入监室,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金宥峰立即站出来,大声制止道:“不许打人,法轮大法好!”随后,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全都跟着高喊起来:“不许打人,法轮大法好!”狱警看到法轮功学员们的正气,都惊呆了,就把那位学员放回来了,狱警和犯人们也都撤退了。

在牡丹江监狱,金宥峰因坚守真善忍信仰,遭到狱警强制转化迫害,被毒打、关禁闭、冰冻、饿饭、野蛮灌食、大量灌水、高压电棍电击生殖器等。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金宥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监狱却仍以他不放弃信仰为由拒不放人。后来,在家属强烈要求和坚持下,才在二零零八年端午节前给办理了保外就医。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年仅四十四岁的金宥峰老师经抢救无效含冤离世。一位难得的好教师,就这样被中共夺去了生命。

金宥峰遭迫害详情请见《大学体育教师金宥峰遭冤狱五年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0/追忆善良、坚忍、正气的金宥峰老师-382995.html


2015-02-22: 枉法判刑害死多人 牡丹江法院疑下药迫害当事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2/枉法判刑害死多人-牡丹江法院疑下药迫害当事人-305443.html

2014-03-06: 被牡丹江监狱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6/被牡丹江监狱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下--288382.html

2013-06-18: 牡丹江民众被酷刑摧残知多少(上)

...金宥峰被劫持在牡丹江刑警二队,受到“老虎凳”的酷刑迫害(凳子是有后靠背的,在靠背的中间有两个洞,凳面是方的,坐在上面腿正好垂下),金宥峰的手被背过去从洞中伸到后面用两副手铐铐著,恶警用刑时,突然用力将两脚向外拽,整个躯干和四肢几乎呈一个平面,这时恶警踩在身体上同时用手拽著头发。当时金宥峰全身出汗,感觉胳膊很粗很粗……一个刑警队长说:“没尝过刑警的滋味吧,以前只是在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8/牡丹江民众被酷刑摧残知多少(上)-275462.html

2011-05-16: 牡丹江监狱为赚钱严重超时压榨奴役(图)
牡丹江监狱残酷、狠毒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为赚钱严重超时压榨奴役被关押的人。

二零一零年四月,现任九监区的队长黄威(音)逼迫身体虚弱的法轮功学员纪松海出工,纪松海不从,黄威就大打出手,用电棍把纪松海电的直到昏死过去才罢手。法轮功学员金宥峰(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已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被分到七监区一中队,抵制奴役,在车间被栾队(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队长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殴打,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牡丹江监狱共二十二个监区,不足三万五千平方米却关押了五千多人,医疗卫生条件都非常恶劣。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各个监区长每年上缴定额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经济利润,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样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而一点劳务报酬也不给。使他们成为其赚钱的工具。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狱警们每天强制服刑犯人劳动十二小时以上,无节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监狱出工时间调成早六点半到晚八点,加班时间达十三至十四小时。应付检查,包装造假。每天劳动八小时,每月休息两天。甚至监狱下达通知,哪个监区出了事(看出了破绽)哪个监区大队长回家(被开除)。

牡丹江监狱现在主要有服装生产线、高压水电、插眼毛(也要改成服装生产线)、挑烟纸、卫生筷子。服装生产线主要生产一些出口和国内大企业的服装,如大连的1+1、北京圣普的韦氏羽绒服羽绒裤、出口日本的滑雪服和出口的大衣及工作服、大裤衩、牛仔裤、西裤。工作条件非常恶劣,特别做呢子棉服的,灰尘特别大,虽然车间里悬挂着戴口罩的标志,而实际有三分之二的人不戴口罩,但干警都戴口罩,车间也没有除尘设备和除尘设施。

牡丹江监狱被中共邪党美化为“教育改造育人”的场所,实际都抓经济挣钱,一天不干活就得少挣很多钱。后来监狱规定每个监区每月休息二天,可是把看病、上超市、家属接见、学习、洗澡都集中在这二天,有的只能做其中的一、二件,其它的只好等下次了。每个犯人每月扣二元钱洗澡费,但是犯人一年能洗上二次就不错了,可洗澡费照扣不误。

可是,牡丹江监狱表面上伙食很好有牛奶、豆浆、鸡蛋,每周改善二次。可实际上只是每天早上保证一个鸡蛋,牛奶时常不够并且很稀,豆浆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每天早上豆浆基本上喝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常年是白菜、土豆、萝卜汤、海带汤。改善是每周二顿米饭,后来每周就一顿,有时一顿不顿,改善的菜里每人能分到两三块肉。难怪犯人都说这是给监狱节省奖金呢,在二零一零年的五月至十月期间,吃的馒头都是发霉的,比回收加色素的馒头不黑多少倍,吃的人少,每天都成桶的喂猪,犯人只能向家里要钱在超市高价买一些吃的。更为可恶的是,将犯人食堂承包给狱警,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

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6/牡丹江监狱为赚钱严重超时压榨奴役(图)-240909.html
2009-07-18: 十馀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被枉判三年至七年
牡丹江监狱为达到所谓“转化率”公开施用酷刑
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被送到牡丹江监狱后,先要在监狱集训队同新犯人一起進行所谓的集训。犯人通常集训三个月以内,然后分到各监区。而对无罪的大法弟子为了所谓的转化進行超期迫害,最长的达一年。因为集训队比其他监区条件更为恶劣。集训期间不许洗漱、不许洗澡、不许洗衣、动不动就打骂、利用集训队犯人殴打体罚大法弟子,长时间码铺(就是盘腿坐)或不许睡觉、不许大法弟子接见家属,说甚么不转化就一直留在集训队,妄图利用长时间的折磨迫害来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放弃大法。
监狱长陈寿刚、改造副狱长栾景和肆意践踏法律,为达到所谓“转化率”公开对大法弟子施用酷刑、滥用械具、肆意虐待,在精神和肉体上進行双重折磨,使多人伤痕纍纍,身体极度衰竭,并使数人致死。恶警武学君扬言对刑事犯施行“人性化管理”,对法轮功学员施行“强制性管理”,要天天打天天骂,并说这是狱长陈寿刚在狱务会上亲自定的“制度”。
集训队的迫害更加残酷,对大法弟子强行转化,并调动禁闭室和各监区的干警用电棍电、扣地环、灌浓盐水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集训队里每人睡觉的地方很小,经常是几个人一张床,上厕所、喝水受限制。在恶劣的环境里,每人身上都有虱子,每天还要做劳役,经常到深夜,完不成定额便会遭到毒打。恶徒用板子打人,经常把板子打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8/204760.html

2009-01-24: 大学体育教师金宥峰遭冤狱五年被迫害致死(图)
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大法弟子金宥峰,被非法关押五年,在牡丹江监狱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被强行灌辣椒面等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晚期、生命垂危。在家属强烈要求和坚持下,于2008年端午节前才得以保外就医。金宥峰于2009年1月21日晚9点在牡丹江传染病医院经抢救无效而停止心跳。

金宥峰1999年9月上访,被单位邪党人员开除,后被非法劳教3年,在牡丹江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他妻子姜春梅为牡丹江师范学院公共外语讲师,多次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2003年10月22日,金宥峰及姜春梅再次被非法抓捕,而姜春梅当时在哺乳期,家中剩下75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不满15个月)。11月26日晚,被兴平路派出所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关押,家中的孩子被亲属接走。

当时金宥峰被劫持在牡丹江刑警二队,受到“老虎凳”的酷刑迫害(凳子是有后靠背的,在靠背的中间有两个洞,凳面是方的,坐在上面腿正好垂下),金宥峰的手被背过去从洞中伸到后面用两副手铐铐着,恶警用刑时,突然用力将两脚向外拽,整个躯干和四肢几乎呈一个平面,这时恶警踩在身体上同时用手拽着头发。当时金宥峰全身出汗,感觉胳膊很粗很粗……一个刑警队长说:“没尝过刑警的滋味吧,以前只是在看守所。”

金宥峰被非法判刑13年,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他妻子姜春梅被非法判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金宥峰于20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遭受折磨,曾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开飞机”,被强行灌水。一入监就被强制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毛衣、毛裤、内衣,其馀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

2004年9月4日,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不准睡觉等手段迫害。9月9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第二天,金宥峰、高云翔、关连斌被关進小号,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关小号的第二天他们被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气管。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金宥峰在被关小号期间,灌食的第二天,有一个恶警领三、四个号里犯人,为了“制服”金宥峰,用手指头堵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号里阴凉,睡光板铺,没有被褥。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第二天出工时,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毒打一顿,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他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在长期的迫害中,金宥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身体出现肺结核症状,左侧肺子全部丧失功能,右侧只剩一小部份,医生说已到晚期,生命垂危。金宥峰被非法关押在牡监病号区长期延误医疗。保外就医时,恶警强迫他写所谓的“三书”放弃自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他拒绝后,又被恶警送回监狱迫害。十个月后,2008年端午节前,生命垂危的金宥峰被保外就医一年(2008年06月06日至2009年06月05日)。

金宥峰被迫害致死,牡丹江监狱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据不完全统计,以前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于军修、汪继国、宁军、李儒清、魏晓东、潘兴福、杜世良、孔祥柱、吴月庆等。参与的所有人员及相关单位和部门罪责难逃,必遭天谴与良心的审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4/194045.html

2008-10-04: 牡丹江刑警二队恶警酷刑迫害大法弟子金宥峰
2003年10月25日,牡丹江大批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很多被非法判以重刑,至今仍在魔窟中。当时金宥峰在牡丹江刑警二队,受到“老虎凳”的酷刑迫害。(凳子是有后靠背的,在靠背的中间有两个洞,凳面是方的,坐在上面腿正好垂下)。金宥峰的手,被背过去从洞中伸到后面用两副手铐铐着,用刑时,突然用力将两脚向外拽,整个躯干和四肢几乎呈一个平面,这时恶警踩在身体上同时用手拽着头发。当时是全身出汗,感觉胳膊很粗很粗……刑警(副)队长(时间太长了记不得是正还是副)说:“没尝过刑警的滋味吧,以前只是在看守所。”教导员说:“我们专门研究这些用刑,不让出外伤,国民党有甚么我们有甚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4/187082.html

2008-06-17: 牡丹江师范学院教师金宥峰遭监狱迫害经过
金宥峰,原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民主人士(原国民党党员)。99年9月,因为法轮功讲真相上访,被单位开除工职,后被非法劳教3年,惨遭劳教所出入所大队队长张俊荣毒打。2003年10月22日晚,被恶警非法抓捕。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曾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被强行灌水。在集训队一关就是一年二个月,2005年5月26日,在七监区一中队,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

在长期的关押迫害中,金宥峰身患肺结核,咳嗽重,痰量多,听力严重下降,危及生命,在牡监病号区长期延误医疗无效后,二零零七年八月,办保外就医时拒写“三书”,又被祥伦派出所送回牡丹江监狱迫害。

十个月后,今年端午节前,才让保外就医,现正在治疗中。

1、 上访被非法劳教 惨遭恶警张俊荣毒打

金宥峰99年9月,因上访,被单位开除工职,后被非法劳教3年。妻子姜春梅,牡丹江师范学院公共外语讲师,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家中仅剩7岁的孩子金禄易由好心人照看。

一九九九年年底,金宥峰等四名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位于牡丹江东郊铁岭河镇四道村的牡丹江劳教所出入所大队,当时任出入所大队队长的张俊荣对法轮功学员采取不同的迫害手段。牡丹江师范学院的体育教师金宥峰,由于妻子姜春梅也被恶警绑架到牡丹江看守所,家中年幼的孩子寄托到功友朱秀成家照顾,无亲属看望。恶警对金宥峰是当众毒打,找各种理由折磨。都是张俊亲自动手毒打,金宥峰只要一闭眼睛,张俊荣就跳过去打嘴巴子、拳脚相见。只要张俊荣一当班,就偷着窥测四名法轮功学员,一有不顺心就毒打宋岩和金宥峰出气。

在张俊荣亲自对金宥峰、宋岩毒打后,很长一段时间他打人的手臂疼的都抬不起来,当时有所收敛;一旦不疼了,立即凶相毕露,又开始迫害打人。

牡丹江师范学院也以炼法轮功为由,不让姜春梅上班,01年年底虽然恢复了工作,能上班了。该师范学院还违背法律,毫无人道地长达数月不给姜春梅及本单位教师刘智渊大法弟子开一分钱生活费。

在民主人士及正义人士的帮助下,金宥峰提前结教回到家中。

2、 姜春梅在哺乳期遭绑架,70名大法弟子被酷刑逼供

2003年10月22日晚上,恶警突然非法闯入大法弟子金宥峰的家中,强行把金宥峰姜春梅夫妇非法抓走。同一天晚上有70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抄走了大量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存折和现金等财物。恶警对这些大法弟子使用各种残酷卑劣的酷刑,打学员、不让睡觉、灌芥末油、上绳、用枪顶着脑门、头上套塑料袋子把人憋死过去等等酷刑,连续逼供近10天。

姜春梅当时在哺乳期,金宥峰的小儿子金盼盼当时只有十四个月,未满十五个月。家中剩下75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孩子(金禄易,10岁。金盼盼,不满15个月)。11月26日晚,被兴平路派出所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关押,家中的孩子被亲属接走。

邪恶之徒为了非法判刑姜春梅,一直拖到04年2月14日,金盼盼刚满18个月,金宥峰被非法判刑11年,姜春梅被非法判刑14年。同日,有3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5-14年不等,并且不允许大法弟子上诉。当时在开庭的时候,大法弟子在庭上义正辞严揭露恶警使用各种酷刑强行逼供的罪行,并为自己做了无罪的辩护,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拒绝在任何书面材料上签字。

当时恶警抓走金宥峰、姜春梅时,家里没有其他人,孩子无人看管。恶警逼迫他们的亲属将孩子接走,并威胁亲属,不接走就把孩子送到孤儿院。

金盼盼的奶奶刚刚去世,姥姥和姥爷尚在,孩子们被接到了齐齐哈尔市的姥姥家,老人靠拣废品(拣破烂)抚养两个孩子,生活非常艰难。

3、 金宥峰集训队里被灌食折磨 监区遭“手铐吊”

金宥峰,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一入监就被逼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衣服,其馀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头几个月洗脸刷牙都成了非分之想,洗澡就更谈不上了。周少昆是严管房(1号房)管房杂工,在管教庄某的唆使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参与者。

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被开板,晚上回监舍还要常常加班。金宥峰因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飞机”就是两脚劈开,弯腰前弓,双手向后高高抬起,一般人十分钟就汗流浃背。因金宥峰不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打手刘大庆等对他進行殴打。包房管教司洪涛,为了转化金宥峰和小吴,向周少昆施压。因金宥峰不配合邪恶,不转化,在司管教面前,被周少昆打。不配合背手、低头、不在管教面前蹲下等,被司洪涛打嘴巴子。

04年9月4日,集训队妄想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不准睡觉等手段迫害。刘军、吴越荣分别关到1号房、2号房,白天码铺,晚上不让睡觉,安排几名犯人轮流谈话。有时刘军一站一宿,甚至站小板凳,持续4~5天。而且恶警扬言,要在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進行。为了阻止迫害,9月9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第二天,金宥峰,高云翔,关连斌被关進小号,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

金宥峰被关進小号的第二天被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气管,(姚国才被灌食时食物進了气管)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在被关小号期间,灌食的第二天,有一个自称“万魔之王”的恶警,领三、四个号里犯人,为了制伏金宥峰,用手指头堵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号里阴凉,身上又穿着单衣服,要求加衣,迟迟不给送,小号里睡光板铺,没有被褥,更是难以入眠。

金宥峰有一次晚上上厕所,被狱警指使犯人毒打,从厕所拖到走廊,后又是一顿打,最后再一次被狱警毒打得鲜血从嘴角流出来。

从小号出来后,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恶,抵制劳动,抵制面墙码铺等,这样金宥峰等人在集训队被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

2005年5月26日,在集训队被严管的金宥峰等人被分到5、6、7、8、9监区,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只要不转化,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法弟子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出工,金宥峰在车间被栾队(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队长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强制转化。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殴打,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4、 生命垂危仍拒写三书 十月后才让保外就医

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的大法弟子金宥峰,在长期的关押迫害中身患肺结核,咳嗽重,痰量多,听力严重下降,危及生命,在牡监病号区长期延误医疗无效后,二零零七年八月,保外就医被所在祥伦派出所接回。祥伦派出所恶警不顾金宥峰生命安危,逼使他写所谓“三书”,遭金宥峰严厉拒绝。毫无人性、见死不救的祥伦派出所恶警,不顾金宥峰生命安危将其强行送回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

十个月后,今年端午节前,才让保外就医,现正在治疗中。

据已掌握的资料,在金宥峰保外就医之前,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潘兴福(31岁,曾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魏晓东(34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宁军(50多岁,家住牡丹江市西安区)、汪继国(40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李儒清(66岁,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杜世良(50多岁,海林市)、于军修(浙江人)、张洪权(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孔祥柱(39岁,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吴月庆(30多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其中大法弟子潘兴福、宁军、孔祥柱、吴月庆等在牡丹江监狱饱受摧残释放后不久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7/180435.html

2008-06-16: 牡丹江师范学院教师金宥峰被迫害生命垂危
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在长期的非法关押迫害中身患肺结核,已到晚期,去年办保外就医,因拒写三书,被邪党人员劫持回监狱继续迫害。今年端午节前才让保外就医,正在治疗中。

金宥峰1999年9月上访,被单位邪党人员开除,后被非法劳教3年,在牡丹江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其妻子姜春梅为牡丹江师范学院公共外语讲师,多次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2003年10月22日,金宥峰及姜春梅再次被非法抓捕,而姜春梅当时在哺乳期,家中剩下75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不满15个月)。11月26日晚,被兴平路派出所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关押,家中的孩子被亲属接走。

金宥峰被非法判刑,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其妻姜春梅被非法判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两个孩子在乡下姜春梅母亲靠捡垃圾养活,老小凄惨相依为命。

金宥峰于20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遭受折磨,曾被关小号、戴脚镣、手捧子定位、“开飞机”,被强行灌水。一入监就被强制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毛衣、毛裤、内衣,其馀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

2004年9月4日,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不准睡觉等手段迫害。9月9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第二天,金宥峰、高云翔、关连斌被关進小号,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关小号的第二天他们被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气管。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金宥峰在被关小号期间,灌食的第二天,有一个恶警领三、四个号里犯人,为了“制服”金宥峰,用手指头堵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号里阴凉,睡光板铺,没有被褥。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第二天出工时,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毒打一顿,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他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在长期的迫害中,金宥峰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身体出现肺结核症状,医生说已到晚期,生命垂危。金宥峰被非法关押在牡监病号区长期延误医疗。保外就医时,恶警强迫他写所谓的“三书”放弃自己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他拒绝后,又被恶警送回监狱迫害。

十个月后,2008年端午节前,金宥峰被迫害生命垂危,才让保外就医。目前正在治疗中。

几年来,牡丹江师范学院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迫害,其中法轮功学员汪继国已被迫害致死;计算机系讲师刘志渊、图书馆申春花夫妇,马列教研室朱秀成、汪淑娥夫妇,在无端迫害中,都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6/180338.html

2007-08-27: 生命垂危仍拒写三书 牡丹江师范学院讲师被送回监狱迫害
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监狱的大法弟子、原牡丹江师范学院讲师金佑峰,在长期的关押迫害中身患肺结核已到晚期,生命垂危,在牡监病号区长期延误医疗无效后,日前保外就医被所在黄花派出所接回。黄花派出所恶警不顾金佑峰生命安危,逼使他写所谓“三书”,遭金佑峰严厉拒绝。毫无人性、见死不救的黄花派出所恶警,不顾金佑峰生命安危将其强行送回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

大法弟子金佑峰,男,四十多岁,曾于2000年被非法劳教3年,后于2003年再次被非法判刑与牡丹江监狱。其妻牡丹江师范学院外语系讲师大法弟子姜春梅2003年也被非法判刑,现在哈尔滨女子监狱。他们有两个孩子很小无家可归,后流离他乡、杳无音讯。据闻,金佑峰住在乡下没有生活来源的年迈母亲靠每日“捡垃圾杂物”与孩子相依为命,很是凄惨。
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7/161594.html

2006-09-09: 牡丹江监狱恶人恶行录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只要不“转化”,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出工时,金宥峰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所谓“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打金宥峰一顿,主要打手是韩宝仁,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9/137375.html

2005-12-14: 牡丹江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牡丹江监狱还在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2005年5月26日,为了抵制迫害,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大法弟子申金祥2002年9月20日在鸡西监狱一监区二分监区被强制井下采煤,遇塌方造成右踝骨骨折。

一、金宥峰在集训队里被灌食折磨 在监区遭“手铐吊”

金宥峰,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20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一入监就被强制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毛衣、毛裤、内衣,其馀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头几个月洗脸刷牙都成了非分之想,洗澡就更谈不上了。周少昆是严管房(1号房)管房杂工,在管教庄某的唆使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参与者。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开过板,晚上回监舍常常加班。金宥峰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板。常完不成任务,金宥峰因没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被打手刘大庆等毒打。包房管教司洪涛,为了“转化”金宥峰和小吴,给周少昆施加压力。金宥峰因不配合邪恶,不“转化”,金宥峰不说保证不炼,在司管教面前,被周少昆打。不配合背手、低头、管教面前蹲下,被司洪涛打嘴巴子。

2004年9月4日,集训队妄想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不准睡觉等手段迫害。刘军、吴越荣分别被关到1号房、2号房,白天码铺,晚上不让睡觉,安排几名犯人轮流谈话,有时刘军一站一宿,甚至站小板凳,持续4~5天。恶警扬言,要在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進行。为了阻止迫害,9月9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第二天,高云翔,关连斌还有金宥峰被关進小号,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关小号的第二天他们被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气管,(姚国才被灌食时食物進了气管)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金宥峰在被关小号期间,灌食的第二天,有一个自称“万魔之王”的恶警,领三、四个号里犯人,为了“制服”金宥峰,用手指头睹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号里阴凉,身上又穿着单衣服,要求加衣,迟迟不给送,小号里睡光板铺,没有被褥,更是难以入眠。

从小号出来后,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恶,抵制劳动,抵制面墙码铺等,这样金宥峰等人在集训队被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他们被分到5、6、7、8、9监区,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只要不“转化”,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出工时,金宥峰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打金宥峰一顿,主要打手是韩宝仁,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4/116499.html

2005-04-06: 大法弟子今宏峰、关连斌、高云祥、康云成、田荣鹤、姚国林现正在牡丹江监狱遭受迫害。邪恶之徒极尽迫害之能事,迫害手段残酷,他们逼迫学员“开飞机”、蹲马步等。

2005-03-05: 现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中仍有金宥峰、吕振江、侯国忠、孙登超、关连斌、高云祥、庞志兴、姚国才等十多名大法弟子仍在受到非人的折磨和残酷的迫害,由于牡丹江监狱集训队高度封闭,目前所知道就这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5/96695.html

2005-01-27: 至今,牡丹江监狱还关押着100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在这里都受到残酷的迫害。其中2004年牡丹江监狱关押進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有吴跃荣、张涛、刘军、王新军、金肩锋、康运成、孙登超、吕振江、侯闰忠、姚国才、高云祥(海林)、庞士兴(七台河)、张德文、刘得渊。邪恶为迫害大法弟子,为改变他们的信仰,把他们留在集训队,如果不写保证书,就一直留在集训队。

金肩峰有一次晚上上厕所,出门没喊报告、没背手、没低头,就被狱警指使犯人一顿毒打,从厕所拖到走廊,又是一顿毒打,后又被狱警毒打一顿,血从嘴角流出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7/94319.html

2004-11-04: 以下两张照片上的幼儿,一个是金盼盼,男孩;另一个是刘双双,女孩。他们的父母都是大法弟子,也都是黑龙江省牡丹江师范学院令人尊重的老师,遭受残酷迫害,并被非法判重刑。

金盼盼,2002年9月初出生,有一个10岁的哥哥叫金禄易。当金盼盼只有14个月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被非法抓捕。恶警为了给他父母判刑,一直拖到2004年2月14日金盼盼刚刚满18个月后才开庭判刑。金盼盼的爸爸金有峰被非法判11年,妈妈姜春梅被非法判14年。

刘双双,女孩,只知道她比金盼盼大3个月,她还有一个3岁的哥哥叫刘成成。父母都是大法弟子,他们的妈妈叫申春花被非法判刑11年、爸爸叫刘知渊被非法判刑14年。

2003年10月22日晚上恶警突然非法闯入这两家大法弟子的家中,强行把他们父母非法抓走。同一天晚上有70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抄走了大量的大法书籍、真像资料、电脑、存折和现金等财物。恶警对这些大法弟子使用各种残酷卑劣的酷刑,打学员、不让睡觉、灌芥末油、上绳、用枪顶着脑门、头上套塑料袋子把人憋死过去等等酷刑,连续逼供近10天。很多学员被酷刑折磨得昏死过好几次。

2004年2月14日有3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5-14 年不等,并且不允许大法弟子上诉。当时在开庭的时候,大法弟子在庭上义正辞严揭露恶警使用各种酷刑强行逼供的罪行,并为自己做了无罪的辩护。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拒绝在任何书面材料上签字。金盼盼和刘双双他们的父母也都是在被非法判刑的30多名大法弟子中,分别被非法判刑11年和14年。

当时恶警抓走四名孩子的父母时,他们家里没有其他人,孩子无人看管。恶警逼迫他们的亲属把四名孩子接走,并说不接走就把孩子送到孤儿院。

金盼盼的奶奶刚刚去世,他的姥姥和姥爷尚在,现在金盼盼和他的哥哥住在齐齐哈尔的姥姥家,他们的姥姥靠拾废品(拾破烂)抚养两个孩子,生活非常艰难,其它不详。

2004-10-1:“黑龙江省尖山子监狱正在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补充资料。

尖山子监狱仍非法关押120多名大法弟子,他们没有行动自由,长期在集训队受尽各种非人待遇,现已经绝食近二十天了。有的已经生命垂危,遭到强迫灌食,有的被逼得精神恍惚。

明慧网曾经报导牡丹江市2004年三月份非法抓捕秘密判刑的最高达14年的刘志渊、关连斌、金宥峰、张涛,也被从哈尔滨转来此处,王军等,还有因电视插播法轮功真像被残酷迫害致死的纪松山的弟弟纪松海,因不配合邪恶拒绝“转化”,遭受了残酷的迫害。投入集训队不转化就不分到各监区。六个月以来,他们被长期蹲小号,受酷刑,不让睡觉,用尽了监狱的各种刑具,而监狱却严密封锁消息。

监狱集训队、教改科紧跟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步步升级,始终不许大法弟子家属接见。特别是明慧网曝光了监狱长、十四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罪行后,恶人仍肆无忌惮的迫害,对拒绝转化的学员不让接见。用他们的话说:“怕出事”。意思是怕接见是他们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真像被透露出去。

7月21日,监狱传达“上边”精神,任何大法弟子不让家属接见。22日那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牡丹江市橡胶四厂着了大火,浓烟覆盖了南边一片天,天昏地暗。尖山子监狱召开“反××大会”,强迫全监狱的大法弟子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高喊“法轮大法好!”

2004-02-13: 金宥峰,原为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讲师,99年9月,因上访,被单位开除工职,后被非法劳教3年。姜春梅为牡丹江师范学院公共外语讲师,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家中仅剩7岁的孩子由好心人照看。2003年10月22日,金宥峰及姜春梅再次被非法抓捕,而姜春梅当时在哺乳期,家中剩下75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不满15个月)。11月26日晚,被兴平路派出所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关押,家中的孩子被亲属接走。

2000-08-11: 牡丹江市部份被劳教弟子名单
根据不完全统计,牡丹江市60-70名学员被劳教。6月份以来,牡市進京上访弟子大部份被无条件无程序劳教。劳教年限连家属都不知道。

以下是部份被劳教弟子名单:

1 宋岩,男,33,下岗待业,99年9月初因到北京上访被抓,劳教三年。宅电0453-6372453-转-8022或转-8049。
2 金有锋,男,牡丹江师范学院教师, 99年十月因到北京上访被抓,劳教三年 0453-6511236(宅)。
3 宁军,男,个体户,99年9月上旬到北京上访被抓,劳教两年。
4 曹炳学,男,下岗待业, 2000年3月到北京上访被抓,劳教三年,0453-6595004。
5 李海锋,男,28,牡丹江安装公司金属结构公司工人,2000年3月到北京上访被抓, 0453-6914043。
6 李庆愚,男,牡无线电六厂职工,2000年因学员聚会被抓,劳教两年,0453-6228656。
7 郑兴堂,男,牡兴隆乡也河村农民, 因学员聚会被抓,劳教两年。
8 姚国才,男,牡桦林橡胶厂,2000年二月春节到北京上访,劳教三年。
9 高士伟,男,牡桦林橡胶厂,2000年二月春节到北京上访,劳教三年。0453-6303841
10 贾昌民,男,牡钢纸总厂技术员,因学员联名上书被关牡市委615转化班,劳教年限不详(2或3年)。
11 申金祥,男,牡绥阳镇,進京上访,劳教一年。
12 冷传玉,男,牡绥阳镇,進京上访,劳教一年。
13 关日安, 男,牡丹江市,進京上访,劳教三年。 宅电:0453-6256320
14 郝坤,男,牡丹江市,進京上访,劳教三年。
15 王明柱,男,牡丹江市,進京上访,劳教三年。
16 汪继国,男, 牡丹江市,進京上访,劳教三年。
17 王志滨,男,牡丹江市,進京上访,劳教两年。
18 李启亮,男,40,牡砖厂美工,99年11月進京上访及上书牡市信访办,劳教年限不详 0453-6924112。
19 王丽艳, 女,牡皮肤病研究所医生,進京上访,劳教年限不详, 劳教地点:牡公安局与司法局两劳科双河女子教养队。宅电:0453-6539449。
20 于贞洁,女,牡丹江市,進京上访,劳教年限不详, 劳教地点:牡公安局与司法局两劳科双河女子教养队。
21 战金香,女,牡丹江市,進京上访,劳教年限不详, 劳教地点:牡公安局与司法局两劳科双河女子教养队。 宅电:0453-6525424
22 杨敏,女,牡丹江市,99年十月初進京上访,被关牡市委615转化班。
23 岳峻嵘,女,33,牡无线电六厂工人,2000年2月1日進京上访被抓,劳教三年。
24 岳峻,女,牡丹江市,進京上访被抓,劳教年限不详。
25 林立敏,女,牡丹江市,因传递经文被抓,劳教三年,宅电:0453-6595004
26 姜月梅,女,37 牡市铁岭乡莲花村农民,2000年6月13日于莲花村因炼功,劳教一年,劳教地点:牡第二看守所被劳教教养改造所。宅电:0453-6919466
27 李红军,女,50 牡城管大队职工,2000年六月進京上访,劳教半年,宅电:0453-6481130。
28 李宝玲,女,牡兴隆乡也河村农民,被抓原因不详,劳教半年,宅电:0453-6481130
29 高英,女,牡兴隆乡农民, 被抓原因不详,劳教年限不详。
30 张丽, 女,待业下岗,牡市, 2000年6月第二次進京上访被抓,劳教地点:牡劳教所(铁岭四道)。
31 吴玉华,女, 牡兴隆乡农民,被抓原因不详,劳教地点:齐齐哈尔
32 张春荣,女, 牡兴隆乡农民,被抓原因不详,劳教地点:牡劳教所(铁岭四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1/3266.html

牡丹江市监狱(尖山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5-12-22: 牡丹江监狱
出入监教育监区监区长 赵喜和 13604832327
出入监教育监区教导员 张大伟 13514589955
出入监教育监区副监区长 李军
出入监教育监区分监区长 慕兵 13945341758
出入监教育监区指导员 张玉伟 13945367530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姜军   13945345281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董军   13836312980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刘庆波 13845349671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柳青   13704533443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梁光   13845308111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王洪波 13845302119
出入监教育监区狱警员 冷峰   13514548939
出入监教育监区干事   钱程刚 15945317088

2015-06-03: 相关人员电话:
牡丹江市阳明区法院区号(0453)
院领导院长 徐常禄 13845351618 8809988
院领导副院长 井长宏 13945369477 8809901
院领导副院长 王志琨 13845308686 8809929
院领导副院长 张海波 13946343333 8809902
院领导纪检书记 肖伟 13019068897 8809905
院领导院长助理 谢永魁 13845361999
刑庭庭长 钱怡 13845360678 8809926(本案审判长)
刑庭副庭长 孙媛媛 13634635861 8809620(本案法官)
刑庭 赵明杰 13845380081 8809935
刑庭 腾秀云 13946339668
审管办庭长 王伟东 13836360658 8809920
审管办 李坤 18946344441 8809921(本案合议庭)
审管办 张丽 13945383228 8809921
审监庭 吕彦君 13351137377 8809922
审监庭 王泽林 13836302589 880996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3)

牡丹江司法局:
局长芦红13945363166 宅0453-6936889
李欣13514561111 0453-6441111
王铁流13945362977 0453-6599017
赵清武13303630969  0453-6531533
牡丹江监狱:
牡丹江监狱总机:0453-6404715 、0453-6404755、总机内线:8000
狱长陈寿刚: 6404715-8000转8388 手机13904676888
政委于景和: 6404715-8000转8388 手机13904835888、13904935558
政治处主任孙久杰: 6404715-8000转8298
纪委书记李斌: 6404715-8000转8398
教改科科长宋晓彬:6404715-8000转8333 手机13766603777、6179431
教改科副科长赵鹏:6404715-8000转8750 手机13945326218
狱政科科长周金平:6404715-8000转8799 手机13945345260、 6179479
狱政科副科长王旭辉:6404715-8000转8662 手机13704534000
“610”主任路显明,手机:13836306983
狱侦科科长王辉 :6404715-8000转8651 手机13504830585、6179535
改造副狱长栾景和: 6404715-8000转8378手机、13904935558、13766641111、6663333/6666889
牡丹江师范学院电话(区号:0453):
学院院长 修朋月 办公室 6511188 6511377
副院长 6512378 6511003 6511121 6511367
学院办公室 6511376
保卫处处长 梦宪岭 6511255
保卫处副处长办公室 6511066
书记办公室 6511001
副书记办公室 6511002
纪检书记办公室 6511130
纪检委办公室 6511047
院办主任室 6511023
院办副主任室 6511007 6511006
院办秘书室 6511004
祥伦派出所:6532148

媒体报导

[希望之声第043集]-两个婴孩的相同遭遇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476/14831-1.asp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