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大兴区 北京女子监狱(天堂河女子监狱) >> 袁琳(袁林), 女, 50

个人情况: 北京大学研究生部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
拘留时间: 2001年12月31日
有关恶人: 恶警田凤清和李小兵、李小妹俩姊妹
迫害情况: 2002年9月5日非法判刑8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4-02-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5-26: 袁林、虞培玲在北京市女子监狱惨遭迫害

北京市女子监狱的恶警在层层的压力和名利诱惑下,采取各种方式对大法弟子洗脑迫害。除了罚坐和不让睡觉外,指使和纵容犹大及罪犯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或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迫其屎尿便在裤子里,也不让换,不让洗漱;打盹时,就用冷水泼,冬天打开窗子吹冷风,并经常谩骂污辱。

下面是大法弟子袁林和虞培玲在北京市女子监狱遭受的残酷迫害事实:

大法弟子袁林利用开会的机会,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并借此机会向有关科室及监狱长反映自己在监区受到的酷刑和暴力对待。袁林被“急训”迫害,恶警和罪犯也未得到应有的处理,致使恶警和犹大及“包夹”们有恃无恐,继续无所顾忌的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虞培玲因拒绝签字、坚持信仰,被停采买,甚至连手纸都不让买。在遭受不堪打骂、污辱、限制上厕所、不让睡觉的情况下,虞培玲拒绝去用于洗脑迫害的“心理咨询室”,被强行拖抬过程中,虞培玲喊“法轮大法好”,并揭露监狱的恶行,后受到更严厉的报复。

虞培玲被另设监区单独关押,连续罚坐硬板凳、不让睡觉、打盹就用冷水泼、脚踹、臀部被磨破溃烂。恶警又不让她上厕所,虞培玲被迫把屎尿便在裤子里。恶警又不让换洗,致使虞培玲臀部溃烂,长期不能愈合。

虞培玲拒写“保证”和“认罪书”,被犹大沈俊兰用力踩踏脚面,抢劫犯鲍海英踢踹虞培玲的大腿和臀部,致使右大腿淤血肿胀,竟比左腿粗了近10厘米。

虞培玲被折磨得一度站立、行走甚至坐凳子都无法保持平衡,不断摔倒和跌落,身体极度虚弱。又因长期睡眠不足,精神恍惚,犹大们还诬其为癔病,继续用邪悟的理,甚至用假经文和传播邪恶网站的东西进行欺骗和洗脑迫害。

以上罪恶都是在恶警黄清华、孙霞及监控室值班警察的监视下进行着,是黄清华发出所谓严管指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6/201630.html

2008-09-17: 京城的人间地狱(二)

......北京大学女教师袁林被迫害得一耳失聪

袁林,原为北大研究生院教师,先后两次遭到非法拘留二个月,之后又于二零零一年二月被非法逮捕,曾被转送到北京公安七处看守所秘密关押,被先后四次送进北京市公安医院,1.7米多的个子,被折磨得不足80斤,走起路来都打晃儿。在遭受长达9个月的酷刑之后,袁林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判以9年有期徒刑。

袁林二零零二年夏天被非法关入北京女子监狱。恶警周英、田凤清的指使恶警陈敬伙同恶人李小兵等人毒打袁林,致使其一耳失聪,身上留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恶人们还强迫袁琳盘腿并用绳子将她捆住,使她的下肢不能动弹,迫害时间长达18小时之久。期间不让袁上厕所,不给她水喝;恶人还骑在袁的脖子上用力往下压,致使袁一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恶人们还曾让袁琳面对墙根,两腿叉开,两人骑在她肩膀上迫使两条腿由“人”字状变为“一”字状。袁琳一度绝食反迫害,恶警强行插管灌食,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袁林在近千人的大会上公开揭露十分监区恶人们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迫害,当时法轮功学员龚瑞平也站起来证实十分监区将她腿打伤的事实。袁林立即被拖出大厅,遭到恶人们的残酷折磨。五月二十六日,袁林被送集训队迫害。随后,北京女子监狱加重了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监控和洗脑等精神迫害。如,规定这些法轮功学员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时间不得超过十分钟;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干完非法劳作的活儿以后,又被强迫参加形形色色的洗脑谈话、“学习”等等。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7/186056.html

2008-09-13: 京城的人间地狱(一)
——记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北京女子监狱每个监区都设心理咨询室,美其名曰调整法轮功学员的身心健康,减轻服刑期间的心理压力。其实监区的心理咨询室是长年用来隔离关押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是女监的“狱中狱”。老女监的心理咨询室是行刑室,没有监控器,很多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受非人虐待毒打,如袁林、宫瑞平在咨询室被打残打伤,宫瑞平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董翠也是在心理咨询室受捆绑等肉刑折磨,被拉出去暴打后之后在咨询室不省人事。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13/185792.html

2007-05-17: 北京女子监狱恶警副监狱长周英恶行

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周英,从二零零一年来主抓迫害法轮功,任职其间,女监发生过多起恶警殴打虐待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她总是佯装不知,实在抵赖不过,就称之为“个别干警的个别行为”。

老女监在二零零四年以前非法关押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女监恶警非法虐待折磨、殴打的达半数以上,近几十名恶警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现场折磨,怎么可能是个别恶警的个别行为呢?

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许娜给周英写信,揭露恶警田凤清、陈静、习学会等恶行,周英袒护田凤清。许娜绝食抗议,要监狱依法解决。监狱头目回避问题,将许娜强行关入小号。

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袁林公开控诉女监十区恶警虐待殴打法轮功学员,被周英授意教育科定罪“破坏会场秩序”,集训迫害,袁林也以绝食抗议。

这次面对大法弟子周孜以绝食抗议恶警郑玉梅的恶行,周英再次避实就虚玩弄同样伎俩,企图混淆是非,推卸女监的罪责。现在面对压力,女监头目不得已已将恶警郑玉梅调至女监十三区,但没有做任何处理,只是平级调动。女监将原九区监区长刘蕊调至十区,以替换郑玉梅的职务。

另外,女监教育科的恶警张国芳协同作恶,竭尽掩盖女监干警的恶行。她能够上网看《明慧》,经常通过文章分析看女监内部消息是如何外漏的。而邪党为了更好的控制、利用女监狱警,尤其是小队长来迫害法轮功。

几年来,监狱其他头目都调离或撤职了,唯有周英还在这个位置上。

望有条件的学员继续以打电话、发信等各种形式,彻底清除女监十区的邪恶因素。十区目前的干警有:刘蕊,徐翠香、肖蕊、付怡、许晨阳、张晓羽、董小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7/155058.html

2007-01-20: 揭穿北京女子监狱的真面目
北京女子监狱每个监区都设心理谘询室,美其名曰调整学员的身心健康,减轻服刑期间的心理压力。其实监区的心理谘询室是长年用来隔离关押坚定的大法弟子的,是女监的“狱中狱”。老女监的心理谘询室是行刑室,没有监控器,很多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非人虐待毒打,如袁林、宫瑞平在谘询室被打残打伤,宫瑞平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董翠芳也是在心理谘询室受捆绑等肉刑折磨,被拉出去暴打后之后在谘询室不省人事。北京女子监狱对外散布谎言,对内违反《监狱法》,软硬兼施压制受害者,变相压制打击依法控告、检举揭发女监狱警的法轮功学员,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申诉权、控告权、检举揭发权。老女监三区狱警、杂务、包夹的任务之一就是防范法轮功学员投递检举揭发信,大法弟子许娜就因写揭发信受虐待折磨。2004年5月20日,在近千人大会上,大法弟子袁林站起来大声揭露邪恶:“十监区警察打人,不让睡觉!”遭受同样迫害的宫瑞平也站起来做证,当时监狱长李瑞华的脸都吓白了。负责监管安全的副监狱长周英、齐秀山说“不能让她把我们拿住了”,授意教育科科长刘迎春以“扰乱会场秩序罪”将袁林非法集训。同时女监避实就虚、大做文章,蛮不讲理的以“服刑人员的权利与义务”为主题要求犯人表态,批判袁林,强令无条件服从监狱管理,荒谬之极。袁林上诉无门反受迫害,不得已以绝食抗争,狱警对袁林進行强制灌食,哄骗她進食却不依法递交上告信,利用袁林的善良宽容,诱骗她“慈悲”施暴者,迫使她放弃对女监的控告。大法弟子宫瑞平也在八区黄清华的“攻坚”下,放弃了对女监的控告。最后袁林、宫瑞平的揭发控告信都未能依法上递,女监“人性化管理”的功夫全都用在这上面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0/147241.html

2007-01-15: 大法学员袁林、虞培玲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遭迫害
北京大学大法学员袁林、北京医科大学大法学员虞培玲,在北京女子监狱八分监区遭迫害。八分监区邪党恶首黄清华以谎言欺骗和伪善迷惑等手段对大法学员進行精神迫害。虞培玲深受伪善毒害后幡然醒悟,目前被恶警加大力度严包严管。

请大法学员正念彻底铲除北京女子监狱的邪恶,加持大法学员袁林、虞培玲的正念正行。

袁林,50多岁,北京大学研究生部教工,1999年以后,曾因坚持信仰先后两次遭到非法拘留,2001年12月被非法逮捕,曾被转送到北京公安七处看守所秘密关押,被先后四次送進北京市公安医院,在“法制培训中心”,曾遭受犹大张小洁等人的虐待殴打。在遭受长达9个月的折磨后,2002年9月被非法判7年有期徒刑,关押在女子监狱三分监区。

2003年“非典”期间,因传抄经文,女监对袁林等七人宣布集训,袁林站起来大喊:“法轮大法好!” 同年6月,在恶警赵海霞、陈静的指挥下,犹大李小兵、李小妹、虞佳、郑燕萍等人,在老女监禁闭室,对袁林施以捆绑、强制双盘等肉刑,造成她心脏几次停跳,当时袁林向前来巡查的干警张国芳反映干警违法事实,张国芳说上面允许这么做。后来,陈静、赵海霞因整治袁林有功火线入党。2003年11月,在恶警田凤清、陈静的指挥下,犹大李小妹、朱宝莲、郑燕萍、吴月平及普犯靳红卫等人,在心理谘询室,多次对袁林施以各种体罚、捆绑、劈叉等肉刑,甚至殴打,其间连续多日不许睡觉,多日不许上厕所。她因抗议非人虐待,长期绝食,被野蛮强制灌食。

袁林历尽非人虐待及羞辱,一只耳朵被打聋致残,身上留有许多伤痕。恶警们搞“苦肉计”,让袁林远在国外的女儿回来,卑鄙地利用亲情胁迫。2004年5月20日,在近千人大会上袁林又一次站起来大声揭露邪恶:“十分监区警察打人,不让睡觉!”遭受同样迫害的宫瑞平也站起来做证。当时监狱长李瑞华的脸都吓白了。负责监管安全的副监狱长周英、齐秀山认为,“不能让她给我们拿住了”,授意教育科科长刘迎春以“扰乱会场秩序罪”将袁林非法集训,同时女监大做文章,蛮不讲理的以“服刑人员的权利与义务”为主题要求犯人表态,批判袁林,强令无条件服从干警管理,荒谬之极。

袁林以绝食抗议,坚持控告女监,遭受灌食折磨。后来,周英等指挥干警改变策略,以人情软化袁林,利用她的善良,打消她要控告的念头。转到八分监区后,监区长黄清华继续伪善的关心她,似乎给她提供了不同以往的环境,但最终目地仍是要软硬兼施迫使她放弃信仰,放弃对女监的控告。八区恶警对宫瑞平也是用了这种方法,在她出监前,用“软”招迫使她放弃信仰,放弃控告。

虞培玲,40岁左右,北京医科大学研究生,关押到女监八监区后,被监区长黄清华的伪善所蒙蔽,被邪悟误导。2003年出监后,认清邪党伪善的邪恶本质,发“九评”资料而再次被非法判刑,2005年又被关押在女监八区。这一次黄清华的伪善与沈俊兰的邪悟不能使虞培玲再次上当了,黄清华等干警就混淆党与国家的概念,攻击她“不爱国”,“搞政治”,诬蔑、贬低她的人格,以期丑化她给她施加精神压力。目前她被加大力度严包严管,要警惕黄清华对她的進一步迫害。

因为袁林多次遭受肉体折磨仍然坚定,虞培玲深受女监伪善邪悟毒害而后幡然醒悟,她们令黄清华无计可施,所以,希望大法学员多加关注她们,铲除企图進一步迫害她们的邪恶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5/146848.html

2007-01-08: 北京女子监狱干警部份犯罪事实
北京女子监狱是中共邪党统治的高度浓缩,它秉承中共邪党的旨意,贯彻执行恐怖组织610的非法指令,从2000年以来关押迫害了200多名法轮功学员。女监领导、干警们的工作就是造成人的精神与肉体痛苦,不择手段、想方设法地逼人说谎话、假话,逼人演戏,最终放弃对宇宙真理的信仰,甚至连做人的道德底线都放弃,把人彻底毁掉,让你连人都做不了。

在女子监狱“文明执法”、“规范执法”的假相下,掩盖的是背地里折磨坚定大法学员的阴损手段。女监干警、领导非常了解法轮功,知道对法轮功的镇压是违反《国际法》、违反《宪法》、《刑法》的,知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只是想做好人,然而,为了维护邪党统治地位,为了所谓“女监的利益”,为了取得和保住乌纱帽及晋级升迁的肮脏的政治私利,它们自己也做秀演戏,欺世盗名,冒天下之大不韪,仍然要一意孤行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助纣为虐,甘当邪党帮凶,最终不仅从内部推波助澜的加速毁灭该邪党,也会断送自己今生乃至永世的前途与未来。

一、北京女子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不法官员与干警简介:

张书顺,男,60多岁,原女监监狱长。2000-2003年在女监支持老女监三区区长田风清残酷迫害大法学员,以取得所谓的“高转化率”。张书顺经常同田风清密谈,非常“伪善”,夏天闷热时他会夜里亲自给女犯及法轮功学员送冰棍,但却纵容怂恿干警及犯人虐待大法学员。2003年法轮功学员董翠(董翠芳)被活活殴打虐待致死,真相曝光,他不得不提前病退下台。

齐秀山,男,50多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及党委书记。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虐待,却负责监管安全,非常赏识田风清,夸她“有办法”、“有魄力”。极力掩盖女监迫害大法学员的真相。

周英,女,40多岁。是2000年以来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也负责女监的整体监管安全。为了女监及她自身利益,她不断给干警施压,包庇纵容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并软硬兼施地打压袁林、许娜、宫瑞平这些要控告女监、讲女监残酷迫害真相的大法学员。2003年董翠芳被殴打致死后,许娜写信给她,揭露女监严重侵犯人权的事实,她不仅不调查制止,反而继续包庇纵容“非典”期间老女监三区对袁林、宫瑞平等人的非人虐待。同年11月授意将许娜关入小号折磨;2004 年5月袁林在大会上揭露十区殴打大法学员,周英和齐秀山竟授意刘迎春将袁林以“扰乱会场秩序”罪集训,称“不能让她拿住我们”,后来袁林不服,以绝食抗议,周英最后不得不见袁林,答应以后不再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虐待,并严格督察干警的违法违纪行为。但同年11月,她和监狱长李瑞华就再次对干警施压,结果造成十区监区长郑玉梅、干警牛娜、肖蕊、严春玲不择手段地虐待李丽、岳昌智、周孜等人;同时八区监区长黄清华、干警李小娜、曹艳梅加大对李雪宾、宫瑞平等人的精神摧残及虐待;在四区,监区长刘迎春也大胆地折磨摧残孙俊英等学员。女监干警肆无忌惮地残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监狱长周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04年11月“追查国际”已发布公告,将周英列为追查对像,她对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董翠芳致死案及女监非法迫害手段负有直接管理责任。

李瑞华,女监监狱长,40多岁,接任女监第一把手职位后,到处做秀,四处领奖、频频立功。以新女监“新气象”、“人性化管理”、“文明执法”、“规范执法” 为幌子,大搞女监所谓“文明监狱”的虚假政绩,用以蒙骗国内外舆论,同时,施压给干警,继续加大力度软硬兼施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手段更隐蔽狡诈。女监残害大法学员的罪行,李瑞华同样负有包庇纵容之责。

尉迟尉庆,男,30多岁,原女监监狱长,后调走。2004年在职期间,他给干警施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为阻止女监迫害真相外传,他一再强调干警的保密纪律。

高云起,女,40多岁,现任女监狱政科科长,她当干警时,就怂恿普犯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她曾对一普犯说“不转化某某就别想减刑”,造成2000-2002 年间,老女监犯人仗势殴打凌辱法轮功学员。升为科长后,她继续以维护“女监利益”为名采取打压手段。2003年减刑假释大会上,法轮功学员刘淑霞站起来发言,对有关法轮功学员的减刑政策提出质疑,本是正常权限之内的提问,被高云起整治打压;董翠(董翠芳)被殴打致死,高云起花了一个月时间处理其家属事宜,用伪证蒙骗其家属,并想方设法阻止家属上告,最后赔了点钱草草了事。

张国芳,女,30岁,女监教育科科长。2003年,她值班到小号巡查,被关禁闭的袁林向她讲述干警违法事实,她说这是上面允许的,另一方面她又大讲女监干警的“规范执法”,恐吓蒙骗其他学员。

金花,女,40多岁,北京未成年管教所所长,2000年初女监合并前,一直负责寄押在未管所的女监五个监区,指使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与八分监区区长黄清华、郑玉梅一起,通过熬夜、体罚、强制劳役、批斗等精神折磨手段,强制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甚至逼迫学员揭批“真、善、忍”,伪善地的蒙蔽了很多大法学员。

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长及干警简介:

黄清华,八分监区区长,女,40岁,2000年以来至今一直负责女监八区的迫害洗脑。此人受共产邪灵控制,熟练地搞共产邪党政治斗争那一套、用“走群众路线”“人整人”、“人治人”、“无限上纲上线”等手段,煽动仇恨,在封闭信息的环境中,紧跟虚假的媒体宣传灌输“一言堂”的专制文化,搞“假、大、空”的政绩宣传,为自己摧残迫害法轮功“贴金”。她善于以伪善面孔出现,“关心” 法轮功学员的生活、家庭及身体状况,以“软”办法摧残人的意志,结合邪悟,利用大法学员的善良,蒙骗她们放弃信仰,放弃对女监的控告。她多次立功受奖, 2005年因将宫瑞平洗脑获奖“立功”。2006年又获局三等功。黄清华的邪恶难以识别,因为很多人常为她外表的伪善所迷惑,她钻研邪悟,引导人邪悟,其实是乱法之罪,破坏佛法,天理难容。她强制洗脑,灌输邪党文化,使人被共产邪灵附体。认清她背后的邪恶因素,才能清除毒害。很多经她洗脑的人出监后渐渐认清了她的伪善,并从新走上修炼之路。2004年11月“国际追查”已将黄清华列为迫害法轮功的追查对像。

郑玉梅,现任十分监区区长,女,40多岁。原来是八分监区的副监区长,2004年,继田风清之后,就任十区监区长。她刚接管十区时,十区有很多大法学员坚持不“转化”,她不惜启用李小妹、靳红卫这两个残酷折磨董翠芳致死却不得追究的杀人犯及女监打手黄孝红等人,继续残害李丽、岳昌智、周孜等大法学员,手段更为隐蔽狡猾,也更为卑劣。2005年,她因残害李丽、平息十区而立功,2006年又因转化工作有成绩立局三等功。

田风清,女,40多岁,原老女监三区区长。在职期间,赤裸裸地残暴折磨虐待大法学员雷晓婷、伍丹、宫瑞平、袁林、许娜、董翠、赵志生、岳昌智、吴兰兰、刘秀芹、董延红、赵贵敏、赵秀环等等很多人。其中,董翠芳被虐致死,袁林、宫瑞平被打伤打残,宫瑞平精神失常。田是董翠芳迫害致死案的直接责任人,2004年被撤职,目前她是干警食堂的普通科员,由于女监的庇护及掩盖,田风清的罪行尚未得到刑事追究。2004年11月“国际追查”已将田风清列为追查对像。

刘迎春,女,30多岁。现任女监四区区长。2004年,大法学员袁林在全监大会上喊出:“女监十区打人!”当时的教育科科长刘迎春却将袁林以“破坏会场秩序”罪非法集训;后来她任四区区长,主抓迫害洗脑。她总结各地“转化”经验,紧跟邪党步伐,配合邪党的虚假宣传,营造伪善的环境及善于找碴整治人是她的犯罪特点。她在监区里设了很多“狱中狱”、“牢中牢”,单独隔离关押坚定的大法学员,孤立她们,强制灌输骗人的谎言,煽动其他学员对坚定者的不满与仇恨,以亲情胁迫人放弃信仰,加强了对人的精神折磨。她还找碴整治田玉华、路淑敏、和同鹃、梁战胜、杜鹃等坚定者,以片面事实蒙骗刘兵等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她默许纵容普犯对大法学员的体罚虐待、“熬鹰”及攻击谩骂,狡猾地佯装不知,做出“文明执法”的假相。2006年她因“转化”有成绩立局三等功。

李晓娜,女,30多岁,现任女监一区监区长。她2001年即在女监八区做小队长,因“转化”成绩显着迅速得到提升重用。2005年任一区区长,主要负责对即将出监的法轮功学员的洗脑。

席学惠,女,20多岁,原是老女监三区副监区长。在监区长田风清的指挥下,2002年残酷折磨虐待宫瑞平、许娜、赵志生等人,她亲自督察对赵志生的虐待,并对赵志生说:“你永远也不许把这件事(指折磨赵志生)说出去”。2003年3月19日中午,她带领李小妹、李小兵、靳红卫等五人将董翠芳拉到干警库房殴打,她在门口守候,几个小时后,董翠芳被折磨死亡。她是董翠芳被迫害致死案的直接责任人。事发不久,她调离女监,目前在社区做矫治工作。她的罪行尚未得到刑事追究。

陈静,20多岁,曾是老女监三区的小队长,在监区长田风清的指挥下,2002年开始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虐待。2003 年“非典”期间,她因残忍折磨宫瑞平、袁林而火线入党。2003年11月她负责折磨虐待袁林,惨无人道地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耳朵被打残。2003年12 月她负责虐待许娜及宫瑞平,她找不愿打人的学员谈话,并在殴打现场亲自动手,结果宫瑞平月腿部被打伤残,全身多处瘀血,鼻青脸肿;2004年她参与虐待岳昌智、赵秀环等人,岳昌智腰部被打坏。同年她被调离三区,目前在女监二区任小队长。她的违法刑事责任尚未得到追究。

张华,女,30岁左右。原老女监三区小队长,后来在四区,目前在一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田风清的指挥下,她多次参与虐待迫害宫瑞平、袁林、许娜、吴兰兰等大法学员。

牛娜,女,30岁,目前是女监一区的副监区长。在监区长郑玉梅指挥下,曾在女监十区参与残酷折磨虐待李丽等大法学员。

赵海霞,女,30多岁,2003年“非典”期间曾在小号残酷折磨虐待袁林,并“火线入党”。

付怡,女,30多岁,目前在女监十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郑玉梅指挥下,参与迫害十区的大法学员。

肖蕊,女,30多岁,目前在女监十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郑玉梅指挥下,曾参与迫害十区的大法学员李丽等人。

曹艳梅,女,30多岁,2002年以来一直在女监八区,曾参与迫害李雪宾等大法学员。目前她在女监八区任副监区长。

李威,女,30多岁,目前在女监四区任副监区长,在监区长刘迎春指挥下,参与四区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陈冬梅,女,30多岁,2003年在女监参与迫害虐待大法学员张国兰,剥夺其睡眠达一个月,其间还不许洗漱。

郑芳芳,女,30多岁,
2003年参与迫害虐待大法学员张国兰,剥夺其睡眠达一个月,其间还不许洗漱。

何云,女,30多岁,在监区长田风清指挥下,2002-2004年在老女监八区曾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目前在女监一区。

以上事实属实,请“追查国际”和“赴大陆调查委员会”立案追查、核实。不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犯罪份子必将为自己对善良的修炼人和众生所做的一切承担罪责,除非立即停止、忏悔并揭发邪恶,否则,一切藉口和托词等都绝无可能使你们逃脱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8/146366.html

2006-12-29: 揭露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北京女子监狱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黑窝之一。它以“人性化文明管理”欺骗国内外舆论,混淆视听。实际上,为了完成恶党“转化”法轮功的任务,严重侵犯人权,以肉体摧残虐待、精神高压迫害及其谎言蒙骗等手段,软硬兼施的实行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的集体灭绝。

一、2001—2004年北京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赤裸裸的肉体摧残

2001 —2004年,北京女子监狱用赤裸裸的肉体摧残来迫害大法弟子,以完成中共上层下达的“转化”指标。具体方法是:不许睡觉,不许坐、不许上厕所、不许洗漱,各种姿势的“蹲”、“飞”等体罚,用束缚带捆绑、强制双盘,强行反覆劈叉,扇耳光、群殴,二十四小时轮番车轮战“座谈”……这些方法被反覆交叉使用。

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雷小婷、伍丹、项桂兰、庞金英、刘淑霞、陈淑霞、裴云彤、董延红、郑燕萍、黄孝红、吴兰兰、宫瑞平、许娜、袁林、刘秀芹、赵志生、毛秀丽、赵秀环、张国兰、赵贵敏、周孜、李丽、岳昌智、李关花等等。其中,宫桂平被多次迫害,遭受性虐待,腿因劈叉被掰伤,神经一度错乱;袁林耳朵被打残;岳昌智腰被打伤;董翠被活活殴打致死。

参与迫害的监狱头头和干警有:监狱长张书顺、周英,教育科张国芳,狱政科高云起,监区长田风清,干警陈静、席学全、陈云、张华、张小羽、董小庆等。
...
四、挟持警察、邪悟者、犯人共同作恶犯罪

北京女子监狱以利益诱惑、奖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干警和犯人。恶警陈静在“非典”时期,残忍地虐待宫瑞平、袁林后火线入党,黄清华、田风清因迫害“法轮功”多次获奖立功,干警李晓娜因“转化”成绩出众,快速地由小队长升为大队长,凡是参与“攻坚”、“转化”的小队长比其它岗位上的人更容易得到升迁晋级的机会。

每年女监干警的升迁、晋级、奖励都以做“转化”法轮功的恶警为主。2006年10月,女子监狱四个监区做“转化”工作的主要干警黄清华、郑玉梅、刘迎春、李小娜、肖蕊、曹艳梅、安娜、郝小莲等统统记三等功,坐飞机到广西旅遊风光。参与迫害法轮功使这些人赚取了升迁晋级的政治资本,恶党利用这些人的“使命感”、“事业心”、“上進心”等自私的名利心,挟持他们充当非法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工具。

北京女子监狱还以“减刑”、“挣分”、“挣劳积” (劳动积极份子)、“接见”等利益诱惑,将“帮教”、包夹法轮功的犯人拉下水,诱使她们献计献策参与迫害。狱政科科长高云起曾对犯人×× 说:“你不转化××,就别想减刑。”时隔几年之后,这个犯人一想起当初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折磨,自己都不寒而栗,她因良心发现造成的精神痛苦,并不亚于被害者。普犯靳红卫被多次利用残害虐待大法弟子,是直接造成董翠死亡的主犯,却得到监狱庇护,多次获得监管局嘉奖,获“改造积极份子”的称号,享受新年回家等等优待。女监还利用被洗脑的李小兵、李小妹、朱宝莲、吴月平、郑燕萍、黄孝红、伍丹等人,围攻、虐待、殴打大法弟子,极尽虐待、诽谤、侮辱、造谣中伤等整治人之能事,人性中的恶被女监最大限度的调动出来。其实,这些参与者也是女监迫害的受害者,女监泯灭了她们原本向善的人性与良知,把人变成了鬼。

相反,北京女子监狱打击人的正直、善良与纯真,无论这里的干警、邪悟者或犯人,都生活在政治恐惧的高压中,被迫学会了自私,漠视他人的苦难,学会保护自己,怯懦的臣服于恶党的“集体利益”,不再敢讲出真相、维护正义;進而麻木不仁,直至认同、附和、默许、纵容、参与行恶,这其实是中共以国家机器为载体的恐怖主义对人最大的精神摧残和人格扭曲。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9/145718.html

2006-09-26: 十四天站着不让睡觉——北京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李莉
李莉,五十多岁,原北京石景山区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工作单位是北京一所培养法官的学院,李莉是该学院的教授。李莉到北京女子监狱后曾一度“转化”,在二零零四年四月全监狱的歌咏大会上,袁林、龚瑞平站起来大声揭露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当时赵秀环、许那等五、六个法轮功学员都要站起来揭露邪恶,均被身边的包夹人(看着大法弟子的刑事犯)摁住或捂住嘴不让说话(事后恶警田凤清对这些刑事犯万分感谢一一给予好处)。被揭露的打人恶警没受处罚,袁林到被关小号。李莉在这次事件之后醒悟,给监狱领导写信表明自己的心声,当时全监区停产把李莉一个人押到车间,几名刑事犯分三个班轮流折磨李莉,整整十四天站着没让睡觉,一个月后李莉回到监区,双腿肿得像两个粗木桩,晚上疼的根本无法入睡,同监室的法轮功学员背着恶人偷偷给她按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6/138720.html

2006-05-27: 大法弟子杨進香被迫害致眼残,行动不便;大法弟子袁林至今身上留有大片被迫害的紫疤痕;还有梁战胜、许那等都因坚持信仰受尽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7/128957.html

2005-09-26: 袁林在北京女子监狱遭受非人折磨
北京女子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袁林还在受迫害,现在生命垂危。北京大学的袁林到女监后,被捆着双盘(女监整人的招数)、被打、被踢,一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

袁林为弥补自己写保证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给狱中法轮功学员抄写师父新经文,使一些学员醒悟。这些情况被郭某(邪悟者)告密到警察那,警察对搜出经文的学员進行大规模集训迫害。

2003年4月,二三十个狱警手持警棍把监区人员围成一圈,宣布对袁林等七人集训,袁林站起来大喊:法轮大法好!宫瑞平跟着站起来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之后恶警对袁林進行了长达数月的折磨。

2004年在全监狱的大会上,袁林又一次站起来大声揭露邪恶:“十分监区警察打人,不让睡觉。”八分监区的宫瑞平也站起来喊:“我证明,现在我腿上还有伤呢。”警察在几秒钟的目瞪口呆后,如狼似虎般的扑向袁林、宫瑞平。

一直到今天袁林仍然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她浑身是伤,骨瘦如柴,长期被灌食,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5/111168.html

2005-09-18: 北京女子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手段
肉体折磨: 平谷县优秀教师宫瑞平坚决不“转化”,犹大分子李小兵、虞佳等人采用扇耳光、用笔戳手等方式折磨她,恶警席学慧(打死董翠时的值班警察)、陈静在区长田风青指使下,把宫瑞平带到楼后平房(在这个地方整人楼里听不到声音),把宫瑞平摁在地上两个人一人拽一条腿向两边劈。使宫瑞平近一年走路不正常。赵志升被武丹(邪悟者)打得口鼻流血。赵秀环的腰被弯成90度两个人骑上去。年近70岁的老人岳昌志来的时候腰板直直的,“转化”几天后弯成90度,痛苦不堪。北京大学的袁林被“转化”后一瘸一拐,不明真像的普犯都以为来了个瘸子。石景山区的李丽因为坚决不“转化”被罚站折磨的双腿肿胀,痛得两个月了都不能正常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55.html

2005-07-25: 据从北京女子监狱传出的消息,近期邪恶采取了所谓的“攻坚战术”,对大法学员许娜和袁林進行了疯狂的迫害,妄图摧毁大法学员的意志。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5/106906.html

2004-12-16: 袁林已被北京大学非法开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16/91484.html

2004-09-15: 北京大学女教师袁林被判8年监禁,揭露狱方虐待又遭报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5/84214.html

2004-08-19: 2004年5月20日,大法弟子袁林在近千人大会上揭露该监狱10监区指使犯人殴打大法弟子的恶行后,北京女子监狱领导十分尴尬和恼火,其监区长已被撤职。袁林因举报狱警的不法行为受到监狱处分,继续被迫害。此外,上级下达了新的指令,要求提高所谓“转化率”(加强力度迫害大法弟子)。

此后,北京女子监狱加重了对拒不接受‘转化’、坚修大法的大法弟子的监控和洗脑等精神迫害。如,规定这些大法弟子与其他学员说话的时间不得超过10分钟;她们每天被强制干完非法劳作的活儿以后,又被强拉去听形形色色的洗脑会议、谈话、‘学习’等等,被强行灌输污衊、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诱骗之词,遭受围攻,监狱的气氛在邪恶恐怖的笼罩下更加压抑,使她们的身心遭到更为严重的摧残。

2004-07-26: 近期在北京女子监狱被关押的李莉、赵志生、袁林、许娜等人在狱中开始清醒的否定以前他们被逼迫后的违背大法的行为,招致狱警与其他邪悟者等的迫害。

51岁的赵志生曾在拳打脚踢、踩脖子、敲骨头、用手顶气管、抠眼眶打昏了再喷水、几天面墙而站等迫害手段的迫害下身体出现了畸形,一年了身上的伤还在。当时她已被迫害的两眼冒金花,出现了幻觉,开始对墙说话。清醒后她对天高喊:师父!师父!我错了!许娜目睹了大法弟子董翠8天内被迫害致死的经过,勇敢的站出来揭露邪恶。目前,狱中否定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很难,她们曾比喻为度秒如年,希望能与外面的大法弟子共同否定所谓的转化与邪恶的迫害。

2004-06-14: 据几位知情者透露,北京女子监狱1至11分监区非法关押着百馀名法轮功学员,其中8、10分监区比较集中,各有40-50人,其他9个分监区各2-10人不等。该监狱对于不“转化”(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普遍采取不让睡觉、集体围攻,强制加重劳动,延长劳动时间等违法手段,残忍的让年纪大、身体不好的学员干超出她们身体承受能力的重活,如扛包、扛箱等,还在每天收工后,趁大家很累的时候進行所谓的集体“帮教”、围攻。法轮功学员董翠芳在10分监区被迫害致死。对于它们认为“转化不到位”的学员采取明暗包夹,限制行动及活动范围。

很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屈于邪恶的迫害,坚持学法、发正念、用各种方式讲真像,揭露邪恶,证实、洪扬大法,越来越清醒、成熟,她们的心与大墙外的同修连在一起。

2004年5月20日在该监狱“五月歌吟比赛”大会结束时,大法弟子袁林站起来说,我反映10分监区干警指使人打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随即袁林被10分监区的刑事犯捂住嘴拖出会议大厅。当时大法弟子龚瑞平也站起来证实10分监区将她腿打伤的事实。她的腿被打伤后,至今没有恢复正常状态,还不让上厕所。她们在近千人大会上对邪恶的揭露使监狱领导十分尴尬,即令各分监区讨论并汇总上报。但事后打人的警察没受到处理,倒是袁林因举报狱警的不法行为受到监狱处分,被继续迫害,可见中国的公检法何等黑暗,即使法律被制定出来,执法者也是倒行逆施。但连许多刑事犯都佩服她的勇气。

在恶警的指使纵容下,女子监狱内少数邪悟的人经常打人,其中李小兵、李凤琴等最为凶狠,李小兵还曾将一位法轮功学员打伤住進医院后去世(此事已得到证实),李凤琴还邪恶的出主意把师父法像放在地上,逼学员站在上面踩,邪恶的检验其是否“转化到位”。

2004-05-27: 五月二十日,女子监狱举办歌咏比赛。主持狱警刚刚宣布完比赛名次,袁琳猛的站了起来,高声向监狱长喊道:“我揭发,十分监区队长打骂体罚!”话音未落,八分监区大法弟子宫瑞平也站了起来,高声喊道:“我做证!”这一突如其来的前呼后应,使台上台下监狱警察和一千多个服刑人员大吃一惊。谁也不会想到,在这“隆重”的场合,有人竟敢冒死揭露恶警罪行,何况事件发生在大法弟子董翠芳被虐杀一年后的今天。现场空气短暂凝固之后,十几名恶警像恶狼一样向她俩扑了过来,把她们摁住,不准她俩讲话。现场所有饱受折磨的服刑人员,无不被大法弟子的壮举所感动。

袁琳,女,50岁,北京大学教师,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7年。2002年初关押在女子监狱三分监区,恶警田凤清指使李小兵、李小妹俩姊妹伙同其他服刑人员对袁琳進行“转化”,逼迫袁琳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袁琳宁死不屈、历尽折磨,一只耳朵被打聋致残,身上留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伤痕。他们还采用更为卑鄙的手段,让袁琳盘腿并用绳子捆住,使下肢不能动弹,长达18小时之久。期间不让上厕所,不给水喝,还骑在脖子上用力往下压。他们一计不成,又施一计,让袁琳面对墙根,两腿叉开,两人骑在她肩膀上迫使两条腿由“人”字状变为“一”字状。袁琳不能忍受这种折磨,一度绝食抗议,恶警强行插管灌食,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袁琳、宫瑞平两位大法弟子的壮举,事情的发生并非偶然。女子监狱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由来已久,自2000年关押大法弟子至今,不仅威逼利诱,还使用了许多见不得人的手段,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现在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近200人,除李小兵、李小妹一直被田凤清当枪使之外,没有不遭受此折磨的。大法弟子董翠芳去年3月9日就是在十分监区(2003年与少管所合并前隶属三分监区)被折磨致死的,一个年仅28岁的生命被女监恶警活活打死,其首恶就是田凤清。为了董翠芳事件不被外界得知,一年来女监一直打着预防非典的幌子,不准服刑人员与家属面对面接见,一律隔着玻璃打电话,对大法弟子重点监听。目前田凤清又在监区内安排了许多明哨、暗哨,把那些对自己有利的狱警留在身边,而那些不与之同流合污的队长,统统排挤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7/75669.html

2004-02-13: 新安劳教所四大队的大队长李继荣曾在这里指使张小杰、孙航、王玲等人把北京大学的大法弟子袁琳按在地上“按摩”,用胳膊肘在她身上乱揉。袁琳十分瘦弱,承受不住“转化”后又发声明,最终被判8年刑,关押在监狱。

2003-11-03: 袁林,女,北京大学研究生部工作,因印制大法真象传单被抓(共四人被抓),她被抓后即绝食抗议,2002年4月被送到沙滩北京公安医院十病区(管制病区)强行插管灌食。她拒不服从,要求无条件释放。每当她被强行灌食后就趴在床边用倒流方法使灌入的食物从鼻管里流出,并将此法教给同修。一次被一值班的又高又瘦的男青年恶警发现,就命灌食者要重新给她灌食,要灌一满盆流食以示惩罚,这一满盆大大超出她的胃容量,恶警在旁边亲眼看守灌食。

在这里管制的病房里每个人的一只脚都要被锁铐在床上,只有早晨上厕所时才给打开,回来后,好几个恶警值班时都逼大法弟子自己给自己戴上脚铐。袁林这一屋里4个人,有安徽合肥来的王广英56岁、齐秉淑62岁,全都拒绝自己给自己戴脚铐,因为她们都认为自己没有罪,是非法关押,决不自己戴铐。结果值班的恶警们尤其是那个长得一脸横肉、胖身体、身高1.65米以上、凸眼睛的班长(据说是班长)歹毒至极,他见这些人全都不听他的指使,就暴跳如雷恶狠狠地说:“你们不自己铐上,我就铐你们三天三夜!”气凶凶地就把这屋里的人都给铐上一只脚,而且又多加了两个手上铐子,使人平躺在床上,双手如投降的姿势一样上举分铐在床上,整整的铐了三天三夜。在这三天三夜中,袁林她们抱着救度众生的愿望对他们讲真象,劝他们不要行恶,结果他们还是孤注一掷,继续行恶。在这三天三夜中她们不能翻身,不能侧身,死板板地躺在床上,全身酸痛,手腕被卡紧翻动不了,越动铐的越紧,手被铐得麻木、死疼,夜里无法睡觉痛苦万分,但是她们始终坚信大法,不畏百般摧残。铐了三天三夜之后,又是在第二次上厕所回来后,她们仍不自铐,结果又第二次如同第一次一样的姿势又被铐了三天三夜,袁林是第三次受到同样的铐法。

在这里不许说话设有监控,但是这四位大法弟子照样学背新经文、《洪吟》及师父的《也三言两语》等,坚定修炼,并且还学唱赞颂大法的歌曲《普度》,歌中唱到:“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途,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为了唱得更准确,她们利用上厕所时间,暗暗告诉别的屋同修写下此歌的曲调,同修在第二天就利用手卷纸在上面刻了窟窿眼传递了过来。她们一直保留存好,直到送到劳教所被搜身时,全都给恶警撕碎了。然而,大法弟子在严刑之下不畏邪恶、坚信大法、赞咏大法,永保对师父的正信。

2003-02-15: 袁林:女,48岁,原北大研究生院教师,被开除党籍,并先后两次遭到非法拘留2个月, 之后又于2001年12月被非法逮捕,在遭受长达9个月的酷刑之后,于2002年9月被判以8年有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6/44645.html

2003-01-19: 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于2002年9月5日对4名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秘密审判,其非法判刑结果如下:

姜昌凤,女,60岁,判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荆秀云,女,36岁,判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袁 林,女,30岁,判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裴凤媛,女,30岁左右,判7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该法院在秘密审判第19天后才通知4名大法弟子的家属,并扬言“只有申诉权,没有上诉权”,也不允许其亲人见面。令家属忐忑不安的是,亲人已经被捕一年多了,现在亲人是否还活着,为甚么法院秘密强判?为甚么不让亲人见面?就此情况我们几位家属呼吁有知内幕的善良人能给提供点线索,让久别亲人能有相见之日。

2002-12-04: 北京大学教师袁林被恶警野蛮摧残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4/40409.html

2002-11-04: 2001年12月31日,北京4名女大法弟子做真相材料时被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将近10个月后,2002年9月5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4名女大法弟子進行非法重判,其结果为:姜昌凤、判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荆秀云、判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袁林、判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裴凤媛、判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法院9月5日非法判刑,9月25日才通知家属,并向家属扬言:只有申诉权、不准上诉,其申诉只限7—15天,服刑地点不详。

几名女大法弟子从去年12月被劫持至今年9月5日被非法判刑期间,其家属曾多次要求与亲人见面,保证定期探视,而警方不按法律程序办,相反遇到的是一次次被拒绝。家属见不到亲人的面,认为警方已构成知法犯法,其行为见不得阳光。家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不知目前亲人是死是活,又向谁倾吐难言之苦?呼吁全社会有良知的人士能给予关注。

2002-07-09: 大法弟子袁林在“北京司法教育培训中心”惨遭折磨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8/33000.html

2001-12-16:北京大学的另两位大法弟子陈旭林、袁林也因抵制邪恶的迫害,离家出走也已经近一年。

2000-12-31: 袁林,女,46岁,北大职工。99年10月26日去天安门上访炼功被抓,关押12小时。2000年1月因在炼功点炼功被抓,后被海淀公安分局非法拘留31天。释放后单位告之不转化不能上班,并于6月份起停发其工资。2000年4月25日因去天安门上访被抓,抄家后,被押到“炮局”拘留30天,其间因炼功被戴背铐。后被学校党员除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31/6287.html

大兴区 北京女子监狱(天堂河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2-16:迫害杜文革主要负责人:
北京市天堂河女子监狱:
地址: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邮编102609
监区长:张海娜
副监区长:安娜、付莲
管班:岳明

2017-08-10: 北京市女子监狱 (原天堂河女子监狱)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
北京女子监狱对外电话:010-60276833
狱审科电话:010-60262601
电话:010-60276688转 8182、8184(教育科)
转8179、8178(狱政科)
邮编;102609监狱长:邢梅
狱政科长:单玲玲
卫生科长:高云起
教育科长:刘迎春
监狱610:黄清华、王英华

北京市女子监狱三分监区长:张海娜
副监区长:付怡、安娜、刘莉莉
警察:鲁敏、李植、刘立会、闫伟、岳明、邱菊、
刘冉冉、付莲、张海燕。

北京市女子监狱六分监区长:刘静
副监区长:魏贺春、纪冬、曹艳梅
警察:许晨阳、李倩、张腾跃、张祥宇、左丹阳、曹小颖、吴海燕。

2017-07-13: 北京市女子监狱:(原天堂河女子监狱)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邮编102609
对外:010-60276833
电话:010-60276688
教育科:010-60276688转8182、8184
狱政科:010-60276688转8179、8178
狱审科:010-60262601
监狱长邢梅
狱政科长单玲玲
卫生科长高云起
教育科长刘迎春
610办:黄清华、王英华

三分监区:
区长:张海娜
副监区长:付怡、安娜、刘莉莉
狱警:鲁敏、李植、刘立会、闫伟、岳明、邱菊、
刘冉冉、付莲、张海燕。

六分监区:
区长:刘静
副监区长:魏贺春、纪冬、曹艳梅
狱警:许晨阳、李倩、张腾跃、张祥宇、左丹阳、曹小颖、吴海燕。

2017-04-30:北京市第三看守所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团桂路5号,电话:010-81286248 010-61299738 010-61299309 (白天)、010-61299275(夜间)预审电话:010-8128633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11-10:北京女子监狱再起阴风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0/88834.html

2004-09-22:北京大学职工袁林在北京市公安局医院所受的迫害
文/日本大法弟子 金子容子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22/84785.html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2004年5月20日,北京大学研究生部50岁的女教师袁林,在近千人大会上揭露北京女子监狱不法人员打骂体罚法轮功学员,继而遭受北京女子监狱恶警的迫害。袁林因举报狱警的不法行为受到监狱处分,一直在绝食抗议,每天遭受恶警灌食折磨。

袁林,原为北大研究生院教师,先后两次遭到非法拘留2个月,之后又于2001年12月被非法逮捕,曾被转送到北京公安七处看守所秘密关押,被先后四次送进北京市公安医院,1.7米多高的个子,被折磨得不足80斤,走起路来都打晃儿。在遭受长达9个月的酷刑之后,袁林于2002年9月被判以8年有期徒刑。

袁林2002年夏天被非法关入北京女子监狱,被主管恶警陈敬在周英、田凤清的指使下带领已经被洗脑的帮凶李小兵等人毒打,致使其一耳失聪。恶警陈敬实施体罚,令其盘腿、半蹲长达24小时,连续几天不让上厕所。陈说,若不写所谓的认罪悔罪书,就不让上厕所。

2004年5月20日,袁林在近千人的大会上挺身而出,公开揭露邪恶。袁林站起来说,我反映10分监区干警指使人打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随即袁林被10分监区的刑事犯捂住嘴拖出会议大厅。当时大法弟子龚瑞平也站起来证实10分监区将她腿打伤的事实。在场的有北京监管局等相关单位的领导,十分尴尬和恼火。

袁林因此触怒了北京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周英等人。5月26日,袁林被送集训队迫害。随后,北京女子监狱加重了对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的监控和洗脑等精神迫害。如,规定这些法轮功学员与其他学员说话的时间不得超过10分钟;她们每天被强制干完非法劳作的活儿以后,又被强拉去听形形色色的洗脑谈话、“学习”等等,被强行灌输污衊、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诱骗之词,遭受围攻。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