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廊坊 香河县 >> 朱小梅, 女, 55

朱小梅
朱小梅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香河县安平镇王家摆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6-12-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16: 法院撤诉 河北廊坊市香河县朱小梅获释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二日下午,被非法拘押五个多月的河北香河县法轮功学员朱小梅,终于获释,平安回到家中。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朱小梅在河北省香河县城区家中,突然遭到当地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后被劫持在三河市看守所,非法拘押五个半月。

期间,朱小梅家人遭到国保恐吓:谁去过你们家?不许与他们(指法轮功学员)联系,不许上明慧网曝光,否则重判。

近四个多月的时间,家人一直不敢有聘请律师的想法。对朱小梅构陷的所谓的司法程序进入到法院阶段时,家人也了解到了比朱小梅稍早被绑架、同乡镇的王指挥庄村法轮功学员赵玉香,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香河县公、检、法未经合法程序,未经公开审理,匆忙枉判赵玉香五年,并将其投进了石家庄女子监狱。

万般无奈之下,家人顶着巨大压力,才为朱小梅聘请了律师。

律师的介入,使香河县法院准备于四月十四日对朱小梅的非法庭审,不得不推迟了开庭时间。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下午两点,余文生律师到三河市看守所会见法轮功学员朱小梅。历经看守所百般刁难后,于三点四十六分才准许会见,四点三十分会见完毕,律师接到香河县法院电话说:开庭推迟,什么时间开庭,等通知。

律师会见朱小梅时,朱小梅拒绝承认自己违法犯罪,认为自己没有触犯任何法律。

四月十九日,余律师向法院提交撤诉意见;四月二十日,法院作出了(2017)冀1024刑初55号撤诉裁定书,裁定:准许香河县检察院撤回对朱小梅的起诉。

按照法律规定:不起诉的决定,应当公开宣布,并且将不起诉决定书送达被不起诉人和他的所在单位,如果被不起诉人在押,应当立即释放。

然而,香河县检察院违反刑诉法之规定,把案件退回了侦查机关,进行所谓补充侦查。刑事诉讼法没有这个程序。

更可悲的是,香河县公安国保大队,明知道法轮功学员朱小梅无罪,并且补充不了任何新的证据,却无视法律对朱小梅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又强行将朱小梅拘留15天。

律师认为,朱小梅的案件从立案包括起诉都是荒唐的。

朱小梅,女,五十五岁,河北廊坊香河县安平镇王家摆村农民。修炼法轮功以前,朱小梅的身体非常不好:头痛、天天困的不行、眼睛总象挂个千斤、总感觉睁不开眼,后背象背块大坯,最后发展到睡觉醒来头总是木木的,脑子反应迟钝,到多家医院看也查不出所以然。最后到天津部队医院检查出是脑血管狭窄,吃了好多药都无济于事。

修炼法轮功以后,不知不觉身体轻松了,头也不痛了,犯困的毛病没有了,真是无病一身轻。那时,不管多忙,朱小梅一天不落的学法炼功,真有说不出的喜悦和快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6/法院撤诉-河北廊坊市香河县朱小梅获释-348253.html

2017-05-14: 河北香河县诚实农妇朱小梅被非法关押五月余

河北省香河县五十五岁的诚实农妇、法轮功学员朱小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在县城天琴湾小区家中遭当地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然后被劫持在三河市看守所关押,至今已经五个多月了。

香河县法院原来准备在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四日对朱小梅非法庭审。朱小梅的律师余文生在与法院、检察院沟通后,提出辩护意见说:朱小梅的案件从立案、包括起诉,都是比较荒唐的,因为国务院认定的14种邪教中并不包括法轮功,即使按照两高最新的司法解释,朱小梅的案件从数量上也不构成司法解释所定罪的量刑标准。

鉴于律师的介入,香河县法院不得不推迟开庭时间。后来香河法院、香河检察院又对朱小梅被绑架案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朱小梅被绑架之后,家人遭到公安局国保警察恐吓:请律师、上网曝光,就会重判。家人开始不敢聘请律师,被逼花钱找关系解决此事。朱小梅的家人知道香河法院要四月十四日非法对朱小梅庭审的消息后,顶着压力,才为朱小梅聘请了律师。四月十一日上午,朱小梅的辩护人余文生律师到香河县法院阅卷,与法官沟通要求给阅卷时间、推迟开庭时间。

朱小梅女士,河北廊坊香河县安平镇王家摆村农民。修炼法轮功以前,身体非常不好:头痛、天天困的不行、眼睛总象挂个千斤、总感觉睁不开眼,后背象背块大坯,最后发展到睡觉醒来头总是木木的,脑子反应迟钝,到多家医院看也查不出所以然。最后到天津部队医院检查出是脑血管狭窄,吃了好多药都无济于事。修炼法轮功以后,不知不觉身体轻松了,头也不痛了,犯困的毛病没有了,真是无病一身轻,真有说不出的喜悦和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以后,安平镇里的大小官员和派出所的警察都来过她家骚扰,她没了自由。下地干活,他们跟到地里;回到家中吃饭他们都坐在一边看着;晚上,前后门都有人把守。跟了几天,他们又叫在家中看污蔑法轮功师父的电视、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朱小梅不写,不法人员就把她和丈夫带到镇里,镇长把朱小梅带进了他的办公室,竖起大拇指说:“朱小梅,你是这个。”朱小梅问为什么?镇长说:“我已经打听过了,你在你们村孝敬婆婆数第一。”

朱小梅说:“我们师父就是要我们以真、善、忍为原则,做一个好人。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炼功身体都好了。”镇长说:“共产党说煤球是白的,你就得说是白的,胳膊扭不过大腿,我黑道白道都有人。”整整一夜,他们轮番休息,不让朱小梅夫妇睡觉,还说:“不写保证,就送你俩去拘留所。”朱小梅哭了,真的是痛不欲生,真的不知这个国家怎么了,做好人咋这难?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么好的师父被诬陷。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朱小梅和当地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先被劫持到朝阳派出所,第二天转到一家拘留所,第三天,被镇派出所警察劫持回当地派出所。一上车,警察就让朱小梅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跪在座椅中间狭窄的过道上,从北京一直跪到安平镇里(一百多里路),腿和脚全木了。下车后就把朱小梅和那个法轮功学员捆在院里的电线杆上,破口大骂。

警察李国生把朱小梅带进屋里,不由分说,一把抓住朱小梅的头发,另一只手狠狠打向朱小梅的脸,并一脚把朱小梅踹在地上,拳打脚踢,问朱小梅炼不炼?朱小梅说炼,他就更变本加厉的打。当晚,警察就把朱小梅们绑架到了看守所。

紧接着把朱小梅丈夫和女儿也被绑架到看守所,家里只剩下十二岁的儿子,没人照看,担惊害怕,在好心的邻居家东家吃一顿,西家吃一顿。朱小梅的丈夫在看守所也遭到了残酷殴打,大概半个多月后爷俩个才相继被放回家。但警察又强行逼迫他们到派出所去洗脑,晚上不让睡觉。农田地里长了半人高的草,整个都荒了。朱小梅家地有四个大棚种菜,一个大棚每年大约收入三万元,这半年时间朱小梅家损失了六、七万元。

朱小梅在看守所一直被非法拘留了三个月,这期间,警察非法提审朱小梅三次,因不放弃修炼,朱小梅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到了劳教所的第二天就看见法轮功学员被捆在椅子上,用粗粗的管子插在鼻子里,野蛮的灌食,当时朱小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哭了,大声喊:不许灌!不许灌!

第二天,朱小梅和法轮功学员们抗议,也绝了食,警察就命令犯人把她们一个个拖了出去,强行灌食,两个包夹按着,还揪着头发,让你一动都动不了,有的还拳脚相加,连踢带打,长长的管子从鼻子通下去叫你恶心的想吐,管子拔出来时都带血。有时灌得食物是加了食盐的,叫你渴得难受,整整七天。这样的残酷折磨大概有三次,每次最少是七天,多的时候达十天之多。后来,廊坊市有个法轮功学员叫张玉兰(音),她和朱小梅是上下铺,就是被灌食折磨死了,据说是食物里加了不明药物。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大都受过这样的酷刑折磨。

有一天,遵化市被劫持来十八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个被打的抬着回到屋里,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因用力过猛,当场昏死了过去。那里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都总结出了经验,说往什么地方打看不出伤来。有一天突然听说昨天还在一起吃饭的两个法轮功学员死了,谎说是自杀。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在背诵法轮功书籍,突然进来几个犯人把朱小梅连推带拉的,拖到院子里,用胶带把朱小梅嘴一圈一圈封上,把胳膊捆在后面,在雪地里站了两个多小时……这样的事太多了。

劳教所那院子里有柿子树、菜园子里有桃树,每棵树几乎都捆过法轮功学员。她们看硬的改变不了法轮功学员对信仰,就换了招数,用伪善来欺骗法轮功学员,用特务和犹大的歪理邪说来迷惑、洗脑。还欺骗外界说:劳教所是“春风化雨挽救人”。其实明白人都知道,那里是“人间地狱最恶毒”。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朱小梅回到家,时不时的派出所警察还来家中骚扰。二零一三年皇历四月初的一天,派出所在朱小梅没在家时,抄走了朱小梅所有的法轮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还有一台EVD,把不修炼的儿媳妇也绑架到派出所,威胁恐吓。至今,儿媳妇一提到这种野蛮行为就会发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4/河北香河县诚实农妇朱小梅被非法关押五月余-348036.html

2017-04-13: 河北香河县法院欲对朱小梅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晚,法轮功学员朱小梅在河北省香河县城区家中遭当地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然后被劫持在三河市看守所,已经四个多月了,对其构陷的司法程序已经到法院阶段。

香河县法院准备在四月十四日,对朱小梅非法庭审。由于律师的介入,香河县法院不得不推迟开庭时间。

朱小梅家人遭到国保恐吓:请律师、上网曝光,就会重判。四个月来,一直不敢有聘请律师的想法。

朱小梅稍早被绑架的王指挥庄法轮功学员赵玉香,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香河县公、检、法未经合法程序,未经公开审理,匆忙枉判赵玉香五年,并将她投进了石家庄女子监狱。等朱小梅的家人知道此消息后,顶着压力,才为朱小梅聘请了律师。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上午,朱小梅的辩护人余文生律师到香河县法院阅卷,与法官沟通要求给阅卷时间、推迟开庭时间。负责接待的法官说:“这个案子得请示政法委,麻烦去了!”坚持开庭时间不能变。

下午两点,余文生律师到三河市看守所会见法轮功学员朱小梅。因材料中把朱小梅身份证号码多写了一个零,看守所警察百般刁难、就是不让会见。家属无奈,只得让八九十里之外的老家从新办理,再送过来,已经三点半多了,律师才得以会见当事人。

会见完毕,律师接到香河县法院电话说:开庭推迟,什么时间开庭,等通知。

朱小梅,女,五十五岁,河北廊坊香河县安平镇王家摆村农民。修炼法轮功以前,朱小梅的身体非常不好:头痛、天天困的不行、眼睛总象挂个千斤、总感觉睁不开眼,后背象背块大坯,最后发展到睡觉醒来头总是木木的,脑子反应迟钝,到多家医院看也查不出所以然。最后到天津部队医院检查出是脑血管狭窄,吃了好多药都无济于事。

修炼法轮功以后,不知不觉身体轻松了,头也不痛了,犯困的毛病没有了,真是无病一身轻。那时,不管多忙,朱小梅一天不落的学法炼功,真有说不出的喜悦和快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以后,镇里的大小官员和派出所的警察都来过她家骚扰,她没有了自由:下地干活,他们跟到地里;回到家中吃饭他们都坐在一边看着;晚上,前后门都有人把守。跟了几天,他们又叫在家中看污蔑师父的电视、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朱小梅不写,不法人员就把她和丈夫带到镇里,镇长把朱小梅带进了他的办公室,竖起大拇指说:“朱小梅,你是这个。”朱小梅问为什么?镇长说:“我已经打听过了,你在你们村孝敬婆婆数第一。”

朱小梅说:“我们师父就是要我们以真、善、忍为原则,做一个好人。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炼功身体都好了。”镇长说:“共产党说煤球是白的,你就得说是白的,胳膊扭不过大腿,我黑道白道都有人。”整整一夜,他们轮番休息,不让朱小梅夫妇睡觉,还说:“不写保证,就送你俩去拘留所。”朱小梅哭了,真的是痛不欲生,真的不知这个国家怎么了,做好人咋这难?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这么好的师父被诬陷。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朱小梅和当地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先被劫持到朝阳派出所,第二天,又把朱小梅转到一家拘留所,第三天,被镇派出所警察劫持回当地派出所。一上车,警察就让朱小梅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跪在座椅的中间狭窄的过道上,从北京一直跪到镇里(一百多里路),腿和脚全木了。下车就把朱小梅和法轮功学员捆在院里的电线杆上,破口大骂。

警察李国生把朱小梅带进屋里,不由分说李国生一把抓住朱小梅的头发,另一只手狠狠打向朱小梅的脸,并一脚把朱小梅踹在地上,拳打脚踢,问朱小梅炼不炼?朱小梅说炼,他更变本加厉的打。

当晚,警察就把朱小梅们绑架到了看守所。紧接着把朱小梅丈夫和女儿也绑架到看守所,家里只剩下十二岁的儿子,没人照看,担惊害怕,在好心的邻居家东家吃一顿,西家吃一顿。朱小梅丈夫在看守所也遭到了残酷殴打,大概半个多月后爷俩个才相继被放回家。但警察又强行逼迫他们到派出所去洗脑,晚上不让睡觉。家里的地长了半人高的草,整个都荒了。朱小梅家有四个大棚种菜,一个大棚每年大约收入三万元,这半年时间朱小梅家损失了六七万元。

朱小梅在看守所一直被非法拘留了三个月,这期间,警察非法提审朱小梅三次,因不放弃修炼,朱小梅被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到了劳教所的第二天就看见法轮功学员被捆在椅子上,用粗粗的管子插在鼻子里,野蛮的灌食,当时朱小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哭了,大声喊:不许灌!不许灌!

第二天,朱小梅和法轮功学员们抗议,也绝了食,警察就命令犯人把她们一个个拖了出去,强行灌食,两个包夹按着,还揪着头发,让你一动都动不了,有的还拳脚相加,连踢带打,长长的管子从鼻子通下去叫你恶心的想吐,管子拔出来时都带血。有时灌得食物是加了食盐的,叫你渴得难受,整整七天。这样的残酷折磨大概有三次,每次最少是七天,多的时候达十天之多。后来,廊坊市有个法轮功学员叫张玉兰(音),她和朱小梅是上下铺,就是灌食给灌死了,据说是食物里加了不明药物。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大都受过这样的酷刑折磨。

有一天,遵化市被劫持来十八个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个被打的抬着回到屋里,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因用力过猛,当场昏死了过去。那里打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都总结出了经验,说往什么地方打看不出伤来。

有一天突然听说昨天还在一起吃饭的两个法轮功学员,死了,说是自杀,这就应验了人权恶棍江泽民所说:打死算自杀。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在背诵法轮功书籍,突然进来几个犯人把朱小梅连推带拉的,拖到院子里,用胶带把朱小梅嘴一圈一圈封上,把胳膊捆在后面,在雪地里站了两个多小时……这样的事太多了。

劳教所那院子里有柿子树、菜园子里有桃树,每棵树几乎都捆过法轮功学员。她们看硬的改变不了法轮功学员对信仰的坚信,就换了招数,用伪善来欺骗法轮功学员,用特务和犹大的歪理邪说来迷惑,那里是打着教育人的地方,其实是人间地狱。

二零零一年四月份朱小梅回到家,时不时的派出所警察还来家中骚扰。

二零一三年农历四月初那天,派出所在朱小梅没在家时,抄走了朱小梅所有的法轮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还有一台EVD。把不修炼的儿媳妇也绑架到派出所,威胁恐吓。至今,儿媳妇一提到这种野蛮行为就会发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3/河北香河县法院欲对朱小梅非法庭审(图)-345573.html

2015-12-05: 河北省香河县法轮功学员朱小梅、赵玉香被绑架

2016年11月29日晚,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安平镇王家摆村法轮功学员朱小梅在城区家中遭当地警察绑架,现已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详情待查。
一个多月前,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安平镇王指挥庄村法轮功学员赵玉香因遭人恶告被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近日,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县委610办、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各乡镇街道派出所接上级指令,据悉,是在省政府直接参与督办下,采用电话及上门骚扰、逼迫上班的亲属等手段,强迫多名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并录像,不写就骚扰不断。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5/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8519.html#16124233218-1

廊坊 香河县联系资料(区号: 316)

2019-03-17: 香河县法院:地址 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新华大街17号
香河县法院院长刘君 13903163558
香河县法院主管刑庭副院长:侯东祥 1853363832615103262976
香河法院办公室 张玮
香河县法院副院长:于向辉 15833168608 宅电2320929
香河县法院副院长:李宏伟 13803224231 宅电8582331
香河县法院刑庭庭长周晓明 13785593688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林晓文 13931684015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刘春燕 13503266066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张晓莉 13603167106
香河县法院刑庭审判员 徐桂萍、
法院法官:丁惠梅、执行裁决庭副庭长白海澎、
香河县法院执行申诉审查庭副庭长 李宏斌
现任香河县法院政治处副主任李芳 13463160402
香河县法院安头屯法庭庭长祁振宇 13930679586,副庭长 李百军 13180356708
香河县法院民一庭长 韩利 13785610896 香河县法院民一庭 任玉庆
香河县法院民二庭长 徐天峰 香河县法院法警队政委谭振华

香河县法院调解庭:王松华 13582790587
香河县法院调解庭 王亚萍
王树营 13131699130 、李洪波 13933938009 、巨凤霞 13503169418
魏锋 13932619080
杨燕 13932668470
许广恒 13931677058
高福旺 13603266108
姜瑞丰 13831655056
单德全 13785660532
王爱民 13930671917
王建军 13931664482
高福奎 13102479194
庄洪海 13833603288
周树斌 13831688100
谭振华 13932619196
马翔宇 13703163866
李君 13703165319
杨春燕 15631603718
马祥森 13503266388
于海波 13831670852、王金生 1393166185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