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18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市 >> 薛保平(薛宝平), 男

薛保平(薛宝平)
电棍插裤裆电击阴部
个人情况: 吉林市市政建设总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
拘留时间: 2000年10月28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2-12

用痰盂野蛮灌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10-28: 面对大法弟子的毫不妥协,暴徒们的迫害逐步升级,愈演愈烈。这一次干警全部上阵,亲自拿起电警棍对大法弟子电击。电棍使用数量在一次次增多,有时用四个电棍一起电击,没电了充电后继续施暴。令人发指的事,改造队长唐波、干事刘夕多、队长赵凤山将河南大法弟子薛宝平的衣服剥掉,实习警察帮助拽腿、按头,他们用电棍(直径50mm)通过肛门插入直肠,电击持续一小时左右,薛宝平被迫害得发出凄惨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让人感到那里象地狱般的恐怖。他们陆续对大法弟子下毒手,用铁线抽打,用脚狠命地踢,用鞋底抽嘴巴,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不堪忍受迫害,所内先后有两名大法弟子利用外出劳动之机出走,一人被抓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31/35890.html

2005-04-03:薛保平下巴被打烂,鲜血染满衣服。
2001年3月14日,恶警韩晶、刘涛以找大法弟子代表谈话为由在三楼“法轮功大队”大队长梁××办公室用拳脚、狼牙棒、电棍毒打大法弟子薛保平(图35)。薛保平当时下巴被打烂,鼻口大量出血,鲜血染满衣服,下巴缝七针。右下牙被打掉一半,头肿很大,双脚趾甲盖全部退掉(三年后未全部恢复),即使这样还被恶警们戴手铐上死人床4、5个小时(图36、37)。后被背出去在吉林市五医院外科抢救。

2005-01-16: 2004年12月21日,在大法弟子正念的强烈要求,拿回吉林市市政建设总公司对劳动仲裁7月13日的判决处理报告,劳资处长孙洪权和经理办秘书张某、闫某采用先让大法弟子薛保平写收条,不让看报告内容并让写上收条——终止劳动合同文件一件,写上签上名就行。然后他拿给三楼孙处长办(经理办在四楼)一圈回来,给薛保平拿出文件,薛保平一看日期竟是2001年5月30日,薛保平让他们更改日期他们都相互推。孙处长说文件是办公室发的,张秘书、闫秘书说他是办事人员只管给领导办事,别的不管,市政建设总公司对薛保平已知有三个红头文件了,为什么都不敢给薛保平呢?

大法弟子薛保平已从劳教所被释放回来一年半了,一百多趟次奔走于吉林市劳动局,公用局,人大,610办公室,都说不让上班不对,可以去法院起诉他。原市政总经理给党委副书记高林写过批示,按有关文件妥善处理,现总经理当薛保平面给高林打电话说按政策办,让和副经理(主管人事李闻春)商量一下解决好,事到今日仍继续造假。

2004-11-20: 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酷刑(图)文_吉林市大法弟子 薛保平  
【明慧网2004年11月20日讯】(以下照片为根据当事人描述,由法轮功学员演示的当时迫害的情景。)

1、电棍插裤裆
2001年10月25日,九台饮马河劳教所一大队恶警唐波以调查大法弟子王恩桧无故挨打为由,点名让吉林市大法弟子薛保平作伪证。薛保平刚说出实情,恶警唐波就抓薛保平脖子恶狠狠的问他:24号干多少活?室内另一大法弟子万德明说了一句公道话,唐波诬陷说万德明要打管教,马上一群刑事犯就不容分说一顿毒打。后又把薛保平、万德明拉到管教室,以孟繁荣、曾凡义、李小东、卢艳辉、王卫东、吕天龙等7名恶警用电棍、拳脚迫害,迫害昏迷不省为止。(图1)

2、灭绝人性的野蛮灌食
吉林市大法弟子薛保平绝食抗议,10月29日恶警卢艳辉指使四个刑事犯、卫生所梁XX 用痰盂和生玉米面用开水搅和放盐一把,给薛保平灌食。卢艳辉还指使多放盐,一次放了足有半斤多。用直管插入口腔入胃里,薛保平当时感觉胃里象着火一样,以为死了。(图2)

3、四根电棍同时电击 臭袜子堵嘴
2002年3月23日下午,恶警唐波、潭XX、刘夕多带领四个实习警察在二大队管教办公室(桌子、凳子都拿到别处去了),不容分说将薛保平后背手铐上,脚脖戴手铐,四把高中低压电棍齐上。毒打中,一大队恶警卢艳辉到二大队借电棍,一看见薛保平就告诉其它恶警:这个“有刚”,找个最臭的袜子堵住嘴。迫害2个多小时,薛保平呼吸加快,出长气,全身已无知觉,已不知疼,眼睛几乎失明,两年后才恢复视力。(图3 ) (图4)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0/89205.html

2004-10-06: 大法弟子薛保平,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单位非法开除一事,状告吉林市市政建设总公司到吉林市劳动仲裁委员会。2004年4月25日立案,6月2日和28日开庭,7月13日判决书下达:撤销开除决定,10日内另行处理,200元仲裁费由被诉方承担。

大法弟子因信仰“真善忍”而被开除是完全非法的,劳动仲裁已裁决。然而,薛保平去市政府及单位历时一年多,一百多趟次的讨回公道,到今天为止,市政建设总公司主管副书记高林(50岁左右),劳资处长孙洪权(45岁左右)相互推托,相互扯皮,至今没解决单位应对薛保平负责的问题,严重违背一个做企业领导的起码责任和道德。

不法单位干部公开说:开除就开除,他不管什么国家政策。他们在劳动仲裁庭上制造并公开出示假证,被劳动仲裁法庭识破。非法开除好职工,错了不纠正(市政总公司贪污犯成帮)。

2004-07-29: 总想把九台的迫害事实写出来,可是拿不起笔来,我知道这是干扰和自己的怕心所致。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惨景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九台真是人间地狱!

2002年3月5日长春电视插播法轮功真象后,吉林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新一轮残酷迫害,严刑拷打,一大队在教导员孟繁荣的指使下進行所谓的“攻坚战”加重迫害。当时邪恶环境真是阴森恐怖,电棍声象炒黄豆似的,恶警们真的不是人,象疯狗一样,用电棍电,用小白龙(白塑料管)打、钻,用方木打击头部,上绳等刑罚,一片惨景。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抬,被背,被扶上医院。上边一有视察恶警们便把受重伤的藏起来。

白城法轮功学员黄耀东两肋被钻透,仍然坚定修炼“真善忍”大法。吉林法轮功学员薛宝平被打昏过去,恶人还不放手,还用脚踢其头部。60岁左右的松原法轮功学员王恩会稍微坐不直便挨打,回家不久又劫持到九台;因遭受酷刑折磨不堪忍受而咬破了舌头。

我被恶警轮番毒打,用电棍电上半身,脸部被烧成黑点,左眼充血,视物不清,用手一按直响,有空隙感,当时我左眼疼痛钻心。恶警还在大队讥讽的说:你知道什么是“熊猫”吗?后来我才明白我被打得面目皆非。因为学法不深没能从法上对待这一切,走了一段弯路,日子过得真是生不如死,慈悲的师父没有抛弃我,在一名不知道姓名的大法弟子的帮助下,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又从新站了起来。

2004-02-11: 2000年10月1日我去北京上访。约在8点30分在天安门广场国旗南30米处,一群恶人(便衣警察)殴打一个即将分娩的妇女。我前去制止,说了句:光天化日之下还有王法吗?随被一帮武警与便衣毒打,当时被打昏。清醒后一摸头上全是包,满脸是血,鼻子嘴巴流血不止。10月2日晚我被接到吉林办事处,一个不足20平米关了我们40多大法弟子。10月3日吉林市政府组织各区610头子,警察共计一百多人把我们强行戴上手铐包专厢劫回到吉林市。到江南派出所我被副所长打了20多个耳光。原因是恶警让我承认是我组织去北京上访的。派出所敲诈我200元,江南街道书记敲诈我家属一千元,说是在北京住店的费用,不给收据,这与土匪有什么差异呢?

10月4日恶警又给我非法判了治安拘留15天,其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青天白日,朗朗干坤,见义勇为,却遭拘留,这就是江氏集团迫害好人的真实本性。10月9日突然改换去看守所。10月28日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把我直接送到欢喜岭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由于长期受到摧残,2003年7月16日我开始大便失禁,脖子以下没有知觉。7月28日恶警告诉家属带钱去长春治疗,当时已危险到极点。长春中日友好医院因不让陪护人太多,去省第三医院,确诊为脊髓炎。

2003-02-15: 这天是2002年3月24日,李游纯被叫到管教室。恶警们将李游纯按在地上,用手铐将他铐在桌腿上。三、四个恶警用电棍电李游纯。很快,走廊里弥漫着皮肤烧焦气味和浓浓的烟雾。这种恐怖的场景,时有发生。此次被迫害的还有王友廷、薛宝平、肖国宾、刘景荣、许鹏等20多人。打人恶徒有:恶警赵凤山,还有几个实习生,劳教人员:吕传富(吉林省德惠的)、张铁(吉林省德惠的)。恶徒们使绝了招数,李游纯就是坚定地维护大法,誓死不决裂。真念一出,放下生死,邪恶就罢手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5/44623.html

2001-12-25: 11月24日浓雾持续了一上午而未出工,一大队召开大会,宣布对正在绝食的大法弟子安洪波加期三个月,对曾经绝食的大法弟子王思会记过处分。散会不久,王思会被犯人殴打,王思会找到队长唐波,唐波下舍了解情况问及法轮功学员薛保平时,情绪和态度十分激动,進而动怒,并双手拽住薛的衣领前后拉。此时大法学员万德明上前劝阻,要求唐队长不要动怒,让薛保平把话说完。这时有一普教(可能是孙景军)上前开始殴打万德明,唐波开始殴打薛保平,以上二舍的人都看在眼里。不一会副大队长李晓春赶到并把万德明拉到走廊拳打脚踢,其怒骂声及打人声音在四个舍内所有的学员都能听得十分真切,之后又把他们二人拉到办公室進行更凶狠的殴打及电棍体罚。一大队共有干警九人,竟有七人大打出手。薛、万二人被打有半个小时之多,口鼻出血,面部青肿,眼睛及身体多处淤血。体罚结束后,李三兵在廊内曾高喊两次“来两个人端一盆水来!”所有各舍的人都清楚是怎么回事。一大队二十几名大法弟子的心情都十分沉重,也很冷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5/21919.html

2001-03-19: 吉林市劳教所对已到期的大法弟子,如不写决裂之类保证,一律不放,加期3个月,目前增加到6个月。对此不合法律,任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行为,引起大法弟子坚决抵制。在反映情况无效的情况下進行绝食,以此来要求解决此类问题。但劳教所不但置人性命不顾,反而加重了对大法弟子们的迫害。如学员武龙波绝食,而在其進食后于2001年2月23日被带到管教室施加暴行,教育科科长刘句,管理科科长赵万才等几个人用电棍把武龙波打伤后送吉林市精神病院医治,又送回劳教所,现被关押在教育大队二中队一班。目前武龙波身体状况不好,目光呆滞。

大法学员徐卫东绝食,2001年2月11日被强行灌食致伤、晕迷不醒后送医院急救才没有致死。目前被关押在教育大队三中队。

大法弟子续卫国、薛保平、田福申、付洪伟等多人都被施用过暴行。另外劳教所里还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也被劳教关押。

吉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8-08: 吉林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九站派出所警察电话:
马永勇 15044236166
贾鹏程 15886266782
王译霖 13943241888
冯明远 13844238566
杨滔 13704428171

2019-08-04:
参与这次迫害的责任单位和人员情况补充如下:
相关责任单位: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桦皮厂镇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 电话:0432-63321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莲花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中兴街与通江路交汇处南行100米 电话:0432-62775269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通江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崇文小区内部 电话:0432-62750122

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欢喜派出所
地址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街道

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区分局北山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船营区西安路30中学后面乐园二区 电话:0432-64801767

吉林市公安局丰满区分局二道派出所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二道公交站东100米(金丰家园附近) 电话:0432-64727110

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区分局新安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龙潭区徐州路540-17号 电话:0432-63039868

吉林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机场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双吉街道 电话:0432-63512110

吉林市公安局永吉县分局北大湖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永吉县北大湖镇 电话:0432-64288419

刘磊 0432-62406001吉林市公

安局 局长
褚瑛环 13904442999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孙增发 13943200111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刘陆峰 18804326789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刘建超 13904415844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高义 13904420069 吉林市

公安局国保支队  副支队长
于伟东 13843215777 吉林市

公安局国保支队  副支队长
王亮 18043621112 公安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高林电话:0432-7823268、 0432-2031196、 0432-2402068-8027 邮编:132003
吉林市市政建设总公司 地址:吉林市光华路12号

本案件有关文件

天安门广场上见义勇为 反被非法劳教三年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1/67136.html

个人简历

2006-06-08: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和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我因坚持信仰说真话,被恶党先后劫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和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那里我惨遭迫害。以下是我的经历。

2000年10月1日我依法到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到一群穿黑西服的便衣抓一批又一批法轮功上访学员,当我看到一帮恶警对一位怀孕的女学员还下狠手往车上拖时,就上前制止。随后被多人上前殴打,把我当时打的多处是伤,全身青一块、紫一块,鼻口出血,脸头肿大。

后来恶警把我抬上一辆公共汽车,这样的公共汽车在天安门广场边上很多,因每天上访的大法弟子非常多,恶警们就用公共汽车把前来上访的大法学员一车一车的拉走。我被拉到亚运村(已改成牢房),因人已关满,恶警又把我们拉走两车(一百多人)拉進宣武区看守所。因牢房人都满了关不下,就让我们在操场上坐着,由武警、公安看着,并登记,陆续被各省市驻京办接走,我也被吉林驻北京办事处的人接回。2000年10月7日,吉林市政府派来一百多人拿一百多付手铐把我们(七十多位学员)强行戴手铐抓到公共汽车上,很多学员遭到毒打,其中打的严重的有曹小为、薛保平。

10月8日,我被吉林市丰满区江南派出所接回。一个副所长(可能姓张)逼口供,并说我是去北京的主要人,又打了我二十多个嘴巴,我当时鼻口出血,之后叫来一个姓周的警察给我登记,并下了拘留十五天的票子,给我扣上“扰乱社会”的罪名。

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7天后,又被带到第三看守所,关進了第8号监室。犯人让我背《监规》,我说我没有罪不应该背,它们就叫来了警察张某,不由分说给我强行戴上了镣铐(脚镣、手铐连在一起的刑具),重达36斤,同舍一个同修叫耿宝华(47岁)说他也不背,也同样被强行戴上了连体镣铐一周,等到第二十一天时,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把我绑架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非法判劳教三年。

到劳教所后,我被关在一大队一中队,由两个犯人包夹進行迫害,每天由一个姓黄的管教领着强行让我打扫厕所,用手擦大便器。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