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市 >> 曲彩玲,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
迫害情况: 非法判有期徒刑10年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8-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06: 被迫害几度命危 抚顺市曲彩玲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抚顺市63岁的法轮功学员曲彩玲,曾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判刑九年,被迫害几度命危,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立案庭控告前中共头子江泽民犯下破坏法律实施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非法监禁罪、反人类罪,控告书通过EMS国内标准快递寄送。

曲彩玲女士说:“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一手挑起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江泽民亲自发起,计划,实施控制了对法轮功的“斗争式”的镇压。他发起的这场镇压完全没有法律依据,不是任何基于刑事法律或程序的执法行动,而完全是一场法外的政治运动。导致十六年来众多法轮功学员广泛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对这场迫害的发生、推行和延续,有着不可逃脱的罪责。江泽民才是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魁祸首。”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人称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是一个全国范围的执行秘密任务、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的机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我控告江泽民犯有群体灭绝罪。”

《宪法》第五条: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第三十三条: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曲彩玲女士,原来在抚顺市顺城区计生委工作,曾身患多种疾病,每年都要住医院三、四次,每年都要报销大量医药费,是单位出了名的病号,一九九七年二月,年仅四十五岁的我只好提前退休。一九九七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各种疾病在道德回升的同时逐渐不翼而飞。

九九年七月后,因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绑架,被非法关押、劳教、非法判刑九年,狱中惨遭酷刑折磨,多次出现生命危险,身体各项指标全都有问题,所有器官衰竭综合症。迫害中母亲去世,丈夫无法承受迫害而离婚,不满十岁的幼女无人照看(因长子十八岁患恶性淋巴瘤去世,三十九岁生育长女)。至今仍在经济上遭迫害,退休金被扣发已逾十三年。

下面是曲彩玲女士诉述她遭受的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我单位及“610”、社区、街道人员多次找我,逼我放弃信仰,遭到我的拒绝。从此当地街道、派出所人员经常去我家骚扰,曾三次非法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禁、勒索家属一千元钱。顺城区“610”主任于满昌还给我丈夫的学校(丈夫是教师)施压,叫丈夫停止工作,在家看着我。

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马三家等多个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恶警绑架;被劫持回抚顺当地,先后被关押在抚顺城派出所,非法送往拘留所、戒毒所、后关押在吴家堡教养院及所谓女子自强学校,我绝食反迫害,七天后被释放。从那时起,顺城区“610”下令,停发我的退休工资。

但不久,抚顺城派出所警察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又绑架了我,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我的胰腺炎犯了,疼的非常厉害,恶警根本不管我的死活,强行拉上警车,劫持到抚顺(吴家堡)教养院。体检时,教养院医生发现我患严重胰腺炎,不能留,但教养院院长黄炜说:是法轮功就得留下,其它可以不留,法轮功必须得留下。这样劳教所将我留下。在抚顺教养院,每天被逼做奴工到晚上九、十点钟。没活时就军训,在太阳底下暴晒。监控狱警拿着报纸卷着的木棒,看谁不顺眼就给一棒子。很多人被打的满脑袋是包,脸上、身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后来劳教所弄来二十多人,跟警察一起围着法轮功学员逼“转化”,不放弃信仰的就打,法轮功学员贾乃芝被恶警曾秋燕打了十多个耳光。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抚顺教养院把十七位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转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我被劫持到马三家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警察立即就派两个包夹形影不离的监控、迫害,每天被逼坐在一小塑料凳上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炼功、拒看谎言录像等,多次遭包夹、四防犯人折磨,一次被当场折磨的昏死过去。

一次,我炼功,双腿刚盘上,十多个犹大一拥而上,打嘴巴子、拽头发、掰腿、扭胳膊,连打带骂把我弄到厕所,用毛巾把嘴堵上,蹲在蹲位上不让起来,边打边骂,大队长王乃民又把我拉到办公室,警察邱萍拿出电棍,在我脖子、胳膊上、手上电了一通,又拿药片给我强行灌药。之后每天晚上八点后就把我弄到厕所蹲着洗脑,一直到凌晨才让回去睡觉。一个月后,把我迫害出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及肝、肾等所有器官衰竭综合症,后来又出现脑血栓症,仅一个月的时间,我被折磨的从一个一百六十多斤重的人瘦到一百斤左右。

队长还把我拉到沈阳交通医院精神科,开了几百元钱的药,让四防犯人每天早晚给我灌两次。最后我被迫害的卧床不起,躺了近一个半月左右,一直到停药后,才能逐渐走动。

二零零一年四月,马三家劳教所把十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全辽宁省各劳教所转化迫害。到张士教养院时,我血压高达二百四十,眼压很高,已视物不清,随时有生命危险,恶警这才放我回家。

我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母亲知道女儿不“转化”受到严重迫害,每天挂念女儿,原本身体很健康的老人,因悲愤交加,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突然故去。

回家后,一些邪悟者在“610”的指使下,经常闯到家里骚扰我,恶人们无论白天晚上的砸门、踹门,并雇人在我家门口看着。一天我走在路上就被绑架到派出所。因长时间处在恶人的骚扰下,导致我丈夫精神恐惧,心理压力很大,并引发心脏病,到后来患上多种疾病,最终他因无法承受骚扰而提出离婚。我因被停发退休金,身体又被迫害的无法打工,离婚后没有生活来源,无家可归。这都是江泽民集团对我的灭绝人性的迫害。

被非法判刑九年 遭种种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下午,我在路上被警察绑架到公安一处。后得知因我、贾乃芝、刘成艳等二十多人起诉江泽民,公安一处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公安一处的刑讯室人都满了。当晚新抚派出所把我劫持带走,劫持到新抚中队(原华山派出所),给戴上手铐、脚镣,所长赵某拿厚书扇我嘴巴子,脱掉我的外衣,打开窗户、门冻我,并往我的头上浇凉水。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钟,恶警又把我的衣服全脱了,只剩下衬衣和衬裤了,将我双手抱着铐在院中的大铁柱子(直径二十公分粗),用水桶从我头上一桶一桶浇凉水。北方十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那天的北风飕飕的刮。我当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毛巾塞住我的嘴,但我一喊毛巾就掉下来,再塞再喊,一直浇到后半夜三点多钟。

第三天我被非法劫持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一个月后,恶警对我非法外提,在原华山派出所冰冷的刑讯室里,我穿着单衣服,戴着手铐、脚镣,铐在铁椅子上,抚顺市公安局一处关勇、张涛、刘明和等人,轮流对我非法审讯一天一夜。

后来法院给我定了个莫须有的罪名“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九年,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看守所。

在抚顺第二看守所中,我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副所长于贵德给我戴上背铐、脚镣,用酷刑“上墙”折磨我,还对我进行折磨性灌食,管留到胃里不拔出来,往食物里下药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看守所有预谋的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唆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我被犯人踢倒,牙被打掉两颗,之后副所长于贵德把我关进一个铁笼子里,站不住、蹲不下,恶人们又过来连掐带打给我戴上摩托帽,时间长达五、六个小时。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天,看守所教导员张敬慧叫人将我弄到走廊大厅蹲着,当时我已被迫害的血压高达二百四十,走路需人搀扶,而张敬慧竟一脚向我踢来,还叫人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关到小号里坐老虎凳。我向看守所领导反映情况,张敬慧又用“上墙”酷刑折磨我。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教导员张敬慧又对我进行迫害,把我的棉衣扒下,戴上手铐、脚镣,铐在没有暖气的提审室里的铁椅子上,并把提审室的门窗全部敞开,张敬慧踩着我的腿大骂;这样折磨了我两天两夜。

二零零三年七月,看守所将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女子监狱将我退回。后来中心医院医疗小组鉴定我没有服刑能力,又通过法院重新裁决:暂予监外执行。七月十九日上午,我被劫持到抚顺城派出所。片警徐杰和锁阳社区书记金静拒收,我又被关回看守所。

当时我被迫害的血压高达二百八十,身体各项指标都有问题。后来几次出现病危现象,看守所只好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将我释放。

我出狱后,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生活上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我多次找到顺城区政法委、“610办公室”,要求恢复我的退休工资,但政法委、“610”,至今仍非法扣发我的退休工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6/被迫害几度命危-抚顺市曲彩玲控告江泽民-310482.html

2011-11-26: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曲彩玲遭冤狱迫害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曲彩玲,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中共当局绑架,被非法关押、劳教、非法判刑九年,狱中惨遭酷刑折磨,多次出现生命危险,中共人员不得不提早放她出狱。她的丈夫无法承受迫害,被迫与她离婚。至今中共仍在经济上迫害她,扣发她的退休金已逾十年。
修炼法轮功 出名病号获新生

曲彩玲,女,六十岁,原来在抚顺市顺城区计生局工作。曲彩玲曾身患多种疾病,每年都要住医院三、四次,每年都要报销大量医药费,是单位出了名的病号。一九九七年二月,年仅四十五岁的曲彩玲只好提前退休。

一九九七年四月,曲彩玲开始修炼法轮功,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各种疾病在她道德回升的同时逐渐不翼而飞。从此,曲彩玲坚定的走在法轮大法的修炼路上。

说句公道话 被停退休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曲彩玲的单位及“六一零”、社区、街道人员多次找曲彩玲,逼她放弃信仰,遭曲彩玲拒绝。从此当地派出所人员经常去她家骚扰,曾三次非法把她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禁、勒索家属一千元钱。顺城区“六一零”主任于满昌还给曲彩玲丈夫的学校(她丈夫是教师)施压,叫其丈夫停止工作,在家看着曲彩玲

二零零零年七月,曲彩玲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炼功,遭恶警绑架;被劫持回抚顺当地,先后被关押在抚顺城派出所、拘留所、戒毒所、吴家堡教养院及所谓女子自强学校,后曲彩玲绝食反迫害,七天后被释放。从那时起,顺城区“六一零”下令,停发她的退休工资。

在抚顺教养院和马三家劳教所备受折磨

但不久,抚顺城派出所警察于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又绑架了曲彩玲,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曲彩玲的胰腺炎犯了,疼的非常厉害,恶警根本不管她的死活,强行拉上警车,劫持到抚顺(吴家堡)教养院。体检时,教养院医生发现她患严重胰腺炎,不能留,但教养院院长黄炜说:是法轮功就得留下,其它犯罪可以不留,法轮功必须得留下。这样劳教所留下曲彩玲

在抚顺教养院,曲彩玲每天被逼做奴工到晚上九、十点钟。没活时就军训,在太阳底下暴晒。监控狱警拿着报纸卷着的木棒,看谁不顺眼就给一棒子。很多人被打的满脑袋是包,脸上、身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

后来劳教所弄来二十多人,给恶警一起围着法轮功学员逼“转化”,不放弃信仰的就打,法轮功学员贾乃芝被恶警曾秋燕打了十多个耳光。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二日,抚顺教养院把十七位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转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曲彩玲被劫持到马三家女二所一大队三分队,恶警立即就派两个包夹形影不离的监控、迫害她,她每天被逼坐在一小塑料凳上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曲彩玲因坚持法轮大法信仰、炼功、拒看谎言录像等,多次遭包夹、四防犯人折磨,一次被当场折磨的昏死过去。

一次,曲彩玲炼功,双腿刚盘上,十多个恶人一拥而上,打嘴巴子、拽头发、掰腿、扭胳膊,连打带骂把她弄到厕所,用毛巾把嘴堵上,蹲在蹲位上不让起来,边打边骂,恶警大队长王乃民又把她拉到办公室,恶警邱萍拿出电棍,在她脖子、胳膊上、手上电了一通,又拿药片给她灌药。之后每天晚上八点后就把她弄到厕所蹲着洗脑,一直到凌晨才让回去睡觉。一个月后,把她迫害出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及肝、肾等所有器官衰竭综合症,后来又出现脑血栓症,仅一个月的时间,曲彩玲被折磨的从一个一百六十多斤重的人瘦到一百斤左右。

恶警还把她拉到沈阳交通医院精神科,开了几百元钱的药,让四防犯人每天早晚给她灌两次。最后曲彩玲被迫害的卧床不起,躺了近一个半月左右,一直到停药后,才能逐渐走动。

二零零一年四月,马三家劳教所把十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全辽宁省各劳教所转化迫害。到张士教养院时,曲彩玲血压高达二百四十,眼压很高,已视物不清,随时有生命危险,恶警这才放她回家。

迫害中母亲去世 丈夫离婚

曲彩玲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期间,她母亲听说马三家劳教所把十八位法轮功学员关到男监,知道女儿不“转化”受到严重迫害,每天挂念女儿,原本身体很健康的老人,因悲愤交加,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日突然故去。

曲彩玲回家后,一些邪悟者在邪党“六一零”的指使下,经常闯到曲彩玲家骚扰她,恶人们无论白天晚上的砸门、踹门,并雇人在她家门口看着。一天曲彩玲走在路上就被绑架到派出所。因长时间处在恶人的骚扰下,导致曲彩玲的丈夫精神恐惧,心理压力很大,并引发心脏病,到后来患上多种疾病,最他终因无法承受骚扰而提出离婚。曲彩玲因被邪党停发退休金,身体被迫害的又无法打工,离婚后没有生活来源,无家可归。

再遭绑架 酷刑逼供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下午,曲彩玲在路上被恶人绑架到公安一处。后得知邪党因贾乃芝、刘成艳、曲彩玲等二十多人起诉江泽民,绑架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公安一处的刑讯室都满人了。

当晚新抚派出所劫持把曲彩铃带走,劫持到新抚中队(原华山派出所),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所长赵某拿厚书扇她嘴巴子,脱掉她的外衣,打开窗户、门冻她,并往她的头上浇凉水。

第二天晚上九点多钟,恶警又把曲彩玲的衣服全脱了,只剩下衬衣和衬裤了,将她双手抱着铐在院中的大柱子(直径二十公分粗),用水桶从她头上一桶一桶浇凉水。北方十月的天气已经很冷了,那天的北风飕飕的刮。曲彩玲当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毛巾塞住她的嘴,但曲彩玲一喊毛巾就掉下来,再塞再喊,一直浇到后半夜三点多钟。

第三天她被非法关押到抚顺市第二看守所。一个月后,恶警对她非法外提,在原华山派出所冰冷的刑讯室里,曲彩玲穿着单衣服,戴着手铐、脚镣,铐在铁椅子上,抚顺市公安局一处关勇、张涛、刘明和等人,轮流对她非法审讯一天一夜。

被非法判刑九年 看守所内几度生命垂危

后来中共邪党法院给她定了个“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刑九年,非法关押到抚顺市看守所。

在抚顺第二看守所中,曲彩玲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副所长于贵德给她戴上背铐、脚镣,用酷刑“上墙”折磨她,还对她进行折磨性灌食,往食物里下药等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看守所有预谋的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唆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曲彩玲被犯人踢倒,牙被打掉两颗,之后副所长于贵德把她关进一个铁笼子里,站不住、蹲不下,恶人们又过来连掐带打给她戴上摩托帽,时间长达五、六个小时。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天,看守所教导员张敬慧叫人将曲彩玲弄到走廊大厅蹲着,当时曲彩玲已被迫害的血压高达二百四十,走路须人搀扶,而张敬慧竟一脚向她踢去,还叫人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关到小号里坐老虎凳。曲彩玲向看守所反映情况,张敬慧又用“上墙”酷刑折磨她。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恶警张敬慧又对曲彩玲进行迫害,把她的棉衣扒下,戴上手铐、脚镣,铐在没有暖气的提审室里的铁椅子上,并把提审室的门窗全部敞开,张敬慧踩着曲彩玲的腿大骂;这样折磨了她两天两夜。

二零零三年七月,看守所将曲彩玲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女子监狱将曲彩玲退回。后来中心医院医疗小组鉴定她没有服刑能力,又通过法院重新裁决:暂予监外执行。七月十九日上午,曲彩玲被劫持到抚顺城派出所。片警徐杰和锁阳社区书记金静拒收,她又被关回看守所。

当时曲彩玲被迫害的血压高达二百八十,身体各项指标全都有问题。后来她几次出现病危现象,看守所只好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将她释放。

至今仍被经济迫害

曲彩玲出狱后,无家可归,身无分文,生活上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她多次找到顺城区邪党政法委,要求恢复她的退休工资,但邪党人员至今仍非法扣发她的退休工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6/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曲彩玲遭冤狱迫害-249857.html

2006-09-06: 请知情同修反馈辽宁抚顺大法弟子曲彩玲的情况
据同修讲述,曲彩玲于2002年被绑架,她在抚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长期绝食,坚持炼功发正念,每天在饭前喊“大法好”,第二看守所里的所有关押号内的人都能听到,无论打骂、电棍、老虎凳,手脚被铐住锁在墙上很多天等酷刑都阻止不了她证实法。

截止2004年7月时,还听说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已呆了两年多的曲彩玲,身体极度虚弱,最苦的是看不到法。2004年7月后,她的情况就不清楚了。

我们非常担心曲彩玲同修,她现在情况怎样,是否已经闯出看守所?请知情同修说明一下。请抚顺大法弟子继续通过各种方式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6/137246.html

2005-12-29: 全面曝光抚顺市看守所(图)
曲采玲,女,52岁,2002年10月遭绑架后,被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关押,因长期迫害,患上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头晕、肢体麻木,随时有生命危险。然而,不但得不到医院治疗,反而被非法判刑9年,2003年7月初,被送往沈阳监狱。监狱拒收,退回看守所。按正常程序,应及时做医学鑑定,看是否符合保外就医条件,但第二看守所不但不给鑑定,反而准备“上下打点”,通过关系,再次非法将曲采玲送進监狱。(近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9/117532.html

2005-08-08: 抚顺市公安一处六年来致死、致残多名法轮功学员
2002年8月至9月下旬,大法弟子马怀东、吕仁清在向世人讲清真象过程中被绑架,受到一处非常残酷的迫害。接着大法弟子赵育红、马红霞、关菊颖先后被绑架迫害。10月初,孙永胜、贾乃芝、曲彩玲、金顺女、侯小慧、吴小艳、高桂荣、邢玉荣、苗淑卿、戴玉兰、宋文良、王承涛、孙倩、董钦飞(他们在03年7月均被判重刑)陆续被抓,后吴艳波、周玉芝、周勘(音)等多名大法弟子被抓,他们均被公安局一处酷刑折磨。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8/107967.html

2004-06-18:抚顺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6位大法弟子

现在辽宁抚顺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贾乃芝、曲彩玲、刘成艳、王风云、刘香云、马凤梅。请同修继续坚持营救她们。

以上大法弟子有的已被非法关押近两年,被迫害情况可想而知;有的可能是被非法判刑后送监狱时,因体检不合格而被拒收,再次送回看守所。据悉,正式判刑后的人员,监狱拒收而再被关押在看守所,这种行为是属于违法的,正常应该办理保外就医。请有关大法弟子的家属行动起来,早日营救她们出来。

2003-08-11: 曲彩玲,女,52岁,2000年因到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劳教1年6个月。2002年10月11日被绑架后,超期关押至今年7月初,在没开庭审理的情况下,被非法判有期徒刑9年。因迫害造成患有多种疾病,监狱不收,现被关押在抚顺第二看守所。

2003-07-24: 曲采玲,女,52岁,被迫害得患上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头晕、肢体麻木,随时有生命危险。她已经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近一年。她不但得不到医院治疗,反而还被非法判刑9年,2003年7月初,被送往沈阳大北监狱。监狱不收,退回看守所。按正常程序,凡因病监狱不收退回的,都应及时到医院做医学鉴定,如不具备服刑能力,应及时办保外就医,但第二看守所不但不给鉴定,反而准备“上下打点”,通过关系,再次将曲采玲送往大北监狱。

2003-07-11: 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的曲采玲(女)等几名大法弟子,都已被非法判刑,刑期长短不等。近日,将被送往邪恶的沈阳大北监狱,继续实施迫害。

2003-4-19: 大法弟子曲彩玲,女,50多岁,2002年10月11日被抚顺市公安一处非法抓捕,关押在抚顺市看守所。曲彩玲现被查出有心脏病、高血压,高压240、低压120,随时有生命危险。看守所怕出人命担责任,请示放人,但抚顺市政法委不同意,现仍在关押。

2003-03-02: 被抚顺市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

2003-01-19: 大法弟子贾乃芝、曲彩玲、孙倩、孙永胜、周玉芝、周勘(音)等多名大法弟子被抚顺市安全局、公安局一处、刑侦处抓到西十路(原小白楼)地下室進行酷刑逼供(地下室设有各种刑具,如同地狱一样),或带到公安一处打、电、压腿等各种非人折磨,其中窦振阳、王洪军被采用一种叫“穿林海”的酷刑迫害。

抚顺市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6-12: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望花大街16号
邮编:113001
职务 姓名 办公电话 手机
院长 高健 (女) 13904130339
副院长 李福文(主管刑庭) 57567203 18641311203
副院长 俞明录 57567205 18641311205
政治处主任 徐绍弟 57567206 18641311206
刑事庭庭长 孔夯 57567260 18641311253
刑事庭副庭长 袁晶丽 57567258 18641311231
望花法院武强电话15541383827
望花区工农派出所:
地址:望花区北镇街15街,邮编113001
电话:024-56685251
所长李文波 56685191 13941361060 56100062
教导员张崇波 56665156 13942387333 56666217
案件中队副所王英平56685251 13804134299 56684048
社区中队副所长孙廷文 56685251 8831929 56428489
警察王德刚 56685251 13941332597 53802210
警察许光 56685251 8778687 52335670
巡防中队副所长张进 56685251 13942380782 52435799
抚顺市公安局望花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抚顺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办公室6689471传真6670249
指挥中心:024-56689054
办公室024-56688139
政治处024-56688622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
地址临江路东段邮编113006
局长孟祥斌
常务副局长孙得胜
副局长杨文君(主管迫害):15941388787024-52625821
抚顺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3楼
地址:西一路一号邮编113008
抚顺市国保队长彭越(策划审批人)13841334590
魏振兴 国保既盯梢抓捕又办案 1384130121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3)

此事主要责任人:第二看守所所长:程东明,手机:13332126799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于贵德,手机:13304233600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教导员:张敬会,手机:13898349689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女号管教:关晶,手机:13741306688
抚顺市第二看守所女号管教:赵春艳,手机:13704935075,宅电:0413-243831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