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道里区(道理区;第二看守所,道理七处监狱,又叫鸭子圈) >> 崔凤兰(崔风兰), 女, 58

崔凤兰(崔风兰)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崔凤兰流离十多载,被枉法重判十五年
个人情况: 原武警哈尔滨指挥学校图书馆管理员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6-06-0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02: 给哈尔滨崔凤兰发货的厂家老板也遭非法判刑
2016年5月6日,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崔凤兰在哈尔滨道外区更新街荣盛物流提货时,被香坊区公安国保警察绑架,原因是崔凤兰从外地订购了一定数量的吉祥物饰品,如葫芦、金鱼等,上面刻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样。12月26日崔凤兰一审被非法判刑15年。

崔凤兰进货的渠道浙江省义乌市厂家老板夫妇二人(不修炼的常人),四十多岁,也被哈尔滨市香坊公安抓捕,并以法轮功的名义判刑十四年(男)、十五年(女),目前男的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一监区,女的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1)-354601.html#171020112-51

2017-04-22: 哈尔滨崔凤兰被枉判15年 二审维持冤判

哈尔滨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崔凤兰被非法枉判十五年后上诉,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法官陈剑峰,在没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下达二审裁定书,维持原判。

四月十三日,律师去中院领取裁定书时,书记员将裁定书送达律师。当律师问起为何没接到通知时,书记员声称,法院的座机电话不能打长途。

崔凤兰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在哈尔滨市道外区更新街荣盛物流提货时,被哈尔滨香坊区公安局便衣人员绑架,所谓的“原因”是她从外地订购了一定数量的吉祥物饰品,而这些小巧精美的饰品上面刻着“真善忍”。

当天,国保警察对崔凤兰住处非法搜查时,明抢暗盗,偷走了崔凤兰个人所有的人民币现金六万七千余元、美元现金二千三百元和一张存有九千美元的中国人民银行储蓄信用卡,其它大量物品也被抢走,搜查时公安机关没有对搜查过程进行录像、照相,也没有出具任何物品清单。

为了给崔凤兰罗织罪名,警察故意对崔凤兰搞疲劳审讯,七、八个人轮番讯问,非法审讯有时长达七个多小时。他们还运用引诱、威逼、欺骗、污辱等非法手段,把崔凤兰说过的话进行了断章取义,捏造笔录。并在崔凤兰不知情的情况下,骗取了她的签字,形成了所谓讯问笔录。事实上,整个审讯过程的真实情况与该笔录相差甚远。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香坊区法院非法对崔凤兰秘密开庭,庭前未通知崔凤兰的任何亲友。在法庭上,崔凤兰坚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指出真正的罪犯是江泽民一伙。同时她在庭上举报国保警察在非法搜查个人住处时,盗窃、贪污自己十三万元左右的现金及存折,要求法庭予以调查。

崔凤兰聘请了第二位无罪辩护律师针对审理过程中的违法情节提出异议,并提出重新开庭质证,并于十二月十八日以EMS投递《依法保护被告人刑事辩护意见书》,被主审法官马实诺和公诉人谷丽新拒收。

香坊区法院、检察院人员罔顾事实,草草结案,并最终于十二月二十六日送达了一审判决书。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崔凤兰的辩护律师以EMS向香坊区法院法官马实诺邮寄上诉材料,但马实诺恶意渎职,拒绝签收。一月六日下午,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律师亲赴哈尔滨,将材料亲手递交到马实诺手中,让马实诺无法拒绝。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法官陈剑峰,在没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下达二审裁定书,维持原判。

今年五十九岁的崔凤兰,原本是黑龙江省武警哈尔滨指挥学校图书馆图书管理员,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被单位非法开除,遭劳教迫害,被警察用板凳砸面部,现在还留有疤痕。十七年来,崔凤兰被迫流离失所,没有生活来源、没有身份证,经常遭到派出所查租房户,忐忑不安的生活在恐怖的环境里,这些痛苦是用语言无法说明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2/哈尔滨崔凤兰被枉判15年-二审维持冤判-345951.html

2017-01-17: 流离十多载 崔凤兰被枉法重判十五年

二零一六年的圣诞节刚刚过去,耶稣和圣徒的故事仿佛还未远离。

十二月二十六日,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一纸判决送到了法轮功学员崔凤兰的面前,上面清晰的标着刑期——十五年。

法院的人催促崔凤兰本人签字,她则平静而果断的拒绝道:我不签字,我没有罪。这是非法迫害!

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二十载,遭迫害十七年,非法关押、劳教、毒打、洗脑、失去工作、流离失所、家庭破裂,崔凤兰历经了无数波折与痛苦,一直在坚持反迫害。此刻的她当然不能承认这强加的一切!

这股正气,始于她在修炼中的受益。

“偶遇”奇迹

一九九六年六月的一天早晨,崔凤兰象往常一样外出散步,正巧遇到几个年轻人在向行人介绍着什么,原来是黑龙江大学的学生在介绍修炼法轮功的益处,尤其是法轮功祛病健身有神奇的效果。

学子们单纯真诚的言语,让站在一旁的崔凤兰入了心。多年的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咽喉炎、乳腺炎、胃炎、妇科病,整日把她搞的不是这儿难受,就是那儿不舒服,总得溜着药;还有神经衰弱症,让她常年睡不好觉,真是熬人。她想试着炼炼法轮功,没准真能把身上的病甩掉一、两样儿呢。

法度有缘人。就在崔凤兰修炼后的短短数日内,奇迹发生了,她的病都没了!身体好了,心情也顺畅了。以前丈夫心疼她,基本承担了全部家务。现在她不用劳累丈夫了,轻松拿下全部家务。她丈夫高兴的逢人就讲这法轮功真好,还向亲友推荐炼法轮功。

身体上的受益让崔凤兰对大法的敬意和坚信油然而生,她要用自己的行动实践真善忍。她在黑龙江省武警哈尔滨指挥学校担任图书馆管理员。这个工作本可以做的简单轻巧,可修炼后的崔凤兰却忙的马不停蹄,从书籍的归类、整理、上架乃至清洁保养,崔凤兰从不觉得乏味琐碎,兢兢业业做起来,早来晚走,因为她想的是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禁闭与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迫害,武警学校——这个政治嗅觉极为敏感的单位,也不断向崔凤兰严厉施压。

七二零后的一天,学校政治处的干事周忠伟找崔凤兰谈话,问她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看了电视?并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崔凤兰感到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但她深信,在自己身上发生的奇迹,足以推翻媒体的抹黑宣传,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所以她不能放弃。

可是,周围的同事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崔凤兰,原本相处近密的朋友也莫名的与她保持距离。她心里好象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啥滋味。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崔凤兰正在单位上班,同事刘利平叫她到训练处办公室去。没想到,她被骗到一间空教室里,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学校领导不让她回家,并把她的亲朋好友叫来,让大家劝她放弃修炼。

她依旧没有妥协。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八日,她被单位开除,失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

步行上访与非法拘留

二零零一年一月,天安门广场上点燃了一把伪火,随着一场自焚骗局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各种媒体的讨伐声四起。正如历次政治运动一样,人们就这样被愚弄着,被利用着,对法轮功迫害的氛围更加暴戾,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甚至劳教。

崔凤兰打算去北京上访。因为坐火车,容易遭到公安的围堵和搜查,她和另外两位同修决定步行进京。六月份的一天她们出发了。天亮时,她们一行三人就在高速公路上走,天黑了,她们就睡在公路边。走了几天,鞋就穿坏了,脚磨出大泡,十分疼痛。三人互相鼓励,继续前行。可当她们走到吉林省吉林市七家子附近时,遭遇路上的警察盘查。随后,崔凤兰被七家子派出所转送到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并被非法拘留。

崔凤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二十多天。因卫生条件恶劣,她的头发都生了虱子。更折磨人的是,夏天天气特别热,警察却不给她们水喝,法轮功学员不背监规,警察就不让她们睡觉,不让上厕所。如果上厕所,就得罚站或用一种姿式罚蹲几个小时。时常整天一个姿势坐着,不让动。当时非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监室都睡不开。

劳教所里的诛心与毒打

二零零一年七月,为了维持生活,崔凤兰在南岗区公司街邮币卡市场做点儿小生意,并利用机会和来往接触的人讲真相。

可摊位没摆上几天,四、五个警察就把她劫持到松花江派出所,说有人举报她是炼法轮功的,说她宣讲法轮功了。当晚十一点多钟,她又被送到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她绝食二十多天,警察强迫给她灌食。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崔凤兰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万家劳教所非常邪恶,已经迫害死了好几位法轮功学员。警察最常用的迫害就是先找一大帮犯人跟法轮功学员整天谈话,白天晚上轮着谈,恐吓和威胁学员签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文字。如果学员不签,警察就采取赤裸裸的暴力手段。他们指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殴打、体罚等,强迫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材料,都是捏造的各种谎言。有时看录像,有时听录音,然后用录音机放特别大的声音,完全是强迫灌输,并逼迫学员写感想。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崔凤兰等学员因拒绝背监规,遭到了犯人的殴打。当时崔凤兰被打得头昏眼花,头部打出好几个鸭蛋那么大的包,嘴被不干胶带封住,警察不让说话,怕别人知道打人了。这还不算,警察王敏用板凳向崔凤兰头部砸来,崔凤兰的嘴唇当时被打豁,嘴的左上角被砸出大口子约1.5厘米长,流血不止,吃饭都往出流,无法进食进水,至今嘴角上还留有疤痕。

流离失所的不安与困顿

获得自由后,因为没有身份证,崔凤兰多次到户口所在的安和派出所办理证件,管片民警施萌不但不给办,还要崔凤兰把户口迁出去,至今崔凤兰也没有身份证。

为免于警察的骚扰,崔凤兰离开了家,开始了居无定所的生活。她没有房住、没有生活来源、没有身份证,经常遭到派出所查租房户,问是否炼法轮功,精神上的压力可想而知。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香坊区新城派出所警察破锁入室,闯入崔凤兰的临时住处,并抢走家中的大法书籍和私人物品,价值大约四千多元,至今未还。

崔凤兰流离失所期间,她在政法系统工作的丈夫在精神上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和伤害,被迫与她离婚,年少的女儿失去母亲的呵护,曾经恩爱的夫妻形同陌路。

失去了优越的物质生活,崔凤兰的日子变的简单清苦。一次,还在上学的女儿辗转见到崔凤兰,看到昔日美丽时尚的妈妈,如今穿的又老又土气,女儿搂着她,不禁失声痛哭。

非法劫持与冤判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香坊区公安国保警察绑架了崔凤兰,原因是她从外地订购了一定数量的吉祥物饰品,而这些小巧精美的饰品上面刻着“真善忍”。

这些国保警察手里的法律真是荒唐。带有“真善忍”的装饰品,传递的是一份美好祝福,怎么能是“罪证”?如果上面刻上“假恶斗”,是不是国保人员就没有绑架崔凤兰的理由了?难道法律认同“假恶斗”吗?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香坊区法院非法对崔凤兰秘密开庭,庭前未通知崔凤兰的任何亲友。

在法庭上,崔凤兰坚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指出真正的罪犯是江泽民一伙。同时她在庭上举报国保警察在非法搜查个人住处时,盗窃、贪污自己十三万元左右的现金及存折,要求法庭予以调查。但法院、检察院人员罔顾事实,草草结案,并最终于十二月二十六日送达了一审判决书。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日,崔凤兰的辩护律师以EMS向香坊区法院法官马实诺邮寄上诉材料,但马实诺恶意渎职,拒绝签收。

一月六日下午,带着崔凤兰的期望,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律师亲赴哈尔滨,终于将材料亲手递交到马实诺手中,让马实诺无法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7/流离十多载-崔凤兰被枉法重判十五年(图)-340992.html

2016-12-23: 哈尔滨崔凤兰被秘密开庭 当庭举报国保恶行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崔凤兰无故被香坊区公安局便衣人员绑架。随后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三天后,又被转为刑事拘留。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香坊区法院非法对崔凤兰秘密开庭,庭前未通知崔凤兰的任何亲友。

在法庭上,崔凤兰坚持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并指出真正的罪犯是江泽民一伙。

同时她在庭上举报香坊区公安国保警察贪污、盗窃自己十三万元左右的现金及存折,要求法庭予以调查,但法院、检察院人员对此置若罔闻,欲草草结案,而国保警察因此又骚扰崔凤兰的亲友。

国保警察绑架好人,盗窃财物,捏造迫害证据

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崔凤兰在哈尔滨道外区更新街荣盛物流提货时,被香坊区公安国保警察绑架,原因是崔凤兰从外地订购了一定数量的吉祥物饰品,如葫芦、金鱼等。

当天,国保警察对崔凤兰住处非法搜查时,明抢暗盗,偷走了崔凤兰个人所有的人民币现金六万七千余元、美元现金二千三百元和一张存有九千美元的中国人民银行储蓄信用卡,其它大量物品也被抢走,搜查时公安机关没有对搜查过程进行录像、照相,也没有出具任何物品清单。

为了给崔凤兰罗织罪名,警察故意对崔凤兰搞疲劳审讯,七、八个人轮番讯问,非法审讯有时长达七个多小时。他们还运用引诱、威逼、欺骗、污辱等非法手段,把崔凤兰说过的话进行了断章取义,捏造笔录。并在崔凤兰不知情的情况下,骗取了她的签字,形成了所谓讯问笔录。事实上,整个审讯过程的真实情况与该笔录相差甚远。

检察院、法院不法人员滥用职权、秘密开庭,非法剥夺崔凤兰质证权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香坊区法院秘密开庭,却没有按照法律规定通知崔凤兰的家人。在法庭上崔凤兰询问法官马实诺为什么不通知亲属旁听,马实诺回复“上级不允许”。

由于消息封锁,崔凤兰未能及时聘请到律师,之前家属聘请的律师为崔凤兰做了减轻罪责的有罪辩护。

崔凤兰坚持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同时揭露了江泽民十七年来犯下的大罪,并当庭揭发个人财物被公安人员抢劫一事。

按照法律规定,崔凤兰反映的情况需要重新开庭质证,但主审法官面对如此恶劣的犯罪事实,却无明确答复。

法官马实诺还故意没有将公安审讯过程的视听录像当庭播放,因为公安的审讯录像记载的不是崔凤兰的犯罪证据,而是公安侦查人员如何运用不法手段、诬陷好人、制造伪证的事实。

维护正当权利,崔凤兰聘请律师、控告不法行为

因一审判决书未送达给崔凤兰,一审程序尙未结束,崔凤兰又另行聘请了律师,为自己维权。

十二月五日律师和崔凤兰会见,了解到她的个人财产被执法人员私吞。于是律师向香坊区法院主审法官马实诺和香坊区检察院公诉人谷丽新就此事交涉,要求重新开庭质证。

十二月六日,律师分别向香坊区检察院和香坊区法院投寄了保护崔凤兰刑事辩护权的法律意见书。马实诺和谷丽新都已签收。

十二月十四日下午,律师再次来哈,直接去法院了解情况,法官马实诺说案件已审完,要想重审,需要找检察院。

律师来到检察院说明情况后,经过一番交涉,谷丽新说她本人同意重审质证,但要向上级请示。

十二月十五日,律师再次见到法官马实诺和公诉人谷丽新。马说,不能重新开庭,理由是审判委员会已通过判决。谷也说法院已审完,不能再重新开庭。谷丽新还说崔凤兰本人当庭放弃对讯问笔录同步录像的质证,所以不能对此录像再次提出质证申请。

十二月十八日,律师补充了新证据,再次以EMS快递向谷丽新和马实诺邮寄了《依法保护被告人刑事辩护权的法律意见书》,却都被谷和马拒收。

两天后,香坊国保大队又骚扰了崔凤兰的女儿和前夫,给他们施加压力。

鉴于相关公检法人员串通一气、违法办案,崔凤兰在律师的帮助下,向司法监督部门发起控告,坚决要求检、法两家依法保护自己合法诉讼的权利,并追查公安搜查人员的贪污罪、盗窃罪等刑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3/哈尔滨崔凤兰被秘密开庭-当庭举报国保恶行-339269.html

2016-08-24: 哈尔滨双城区刘艳一、赵海军等大法弟子近况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兰棱镇被刑事拘留的诉江大法弟子刘艳一的丈夫再次去法院,找到法官胡业林,问此事进展情况。胡业林说:周一(指十五号)已经开完庭了。并把刘艳一的丈夫撵了出去。胡业林想开车走,被家属拦截住。刘艳一的丈夫问胡业林:开庭应该告诉家人,并且家人在当事人的要求下已经聘请了律师,由于家属多次去法院找不到胡业林,并通过快递将委托书邮寄到法院,委托律师阅卷。胡业林承认已经收到,他说卷宗在公安局阶段请的律师不算,家属问他:为什么不算?我们请的律师全程办案。胡业林只好说,让律师给他打电话联系。

二零一六年五月,双城区公安局王玉彪、肖继田在哈市公安局王小西、省公安厅孙永波等的唆使下,群体绑架五十六人,其中还有哈市大法弟子。其中被非法刑事拘留至今没放的有双城赵海军、刘艳一、杨永兰,同双城事件一起绑架关押在双城看守所的还有哈市男大法弟子严纪国、孙同庆、王洪彬,关押在哈尔滨看守所的有崔风兰、于晓清等人。

赵海军家属十五日晚已接到律师来的电话,告知法院初步定下周五(即八月二十六日)开庭,哈尔滨大法弟子王洪彬聘请的律师说他的卷宗已到法院,接案人叫:关树佰。

哈尔滨大法弟子孙同庆的卷宗到检察院。

严纪国等其他同修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4/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3446.html

2016-06-01: 修炼法轮功获健康 哈尔滨崔凤兰屡遭中共迫害

黑龙江省哈尔滨法轮功学员崔凤兰女士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被绑架抄家,被搜走很多私人物品。现已由行政拘留转为刑事拘留。

修法轮大法身心受益

崔凤兰修炼前患有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咽喉炎、乳腺炎、胃炎、妇科病等多种疾病,还患有神经衰弱,常年睡不着觉。家务活多数由丈夫承担。

一九九六年六月一天早晨散步,崔凤兰听黑龙江大学学生介绍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炼功一段时间后,她的身心发生了奇迹般变化,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也能睡好觉了。第一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轻松的承担全部家务,她丈夫高兴的逢人就讲这法轮功真好。还告诉他姐炼法轮功。一九九五年至今崔凤兰身体健康,没去公费医院开一次药,没吃过一粒药,给国家节省了不少医药费。

她用健康的身体在工作岗位尽职尽责,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思想境界迅速提升,工作上更加兢兢业业,早来晚走,认真负责,按《转法轮》书中法理越严格要求自己。

坚定修炼,多次被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仅仅因为她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崔凤兰就遭到残酷迫害:

一、坚持信仰被无理开除公职

一九九九年七月,有一天单位政治处干事周忠伟找她谈话,问她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看了电视?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单位从此给她思想和精神造成很大的压力,使她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同事们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她,她心里不知是啥滋味。

二零零零年四月,有一天她正在单位上班,刘利平(同事)叫她到训练处办公室去,这一去在单位空教室非法关押二十多天,中共人员不让回家,叫她的亲朋好友劝她放弃修炼。她深知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法轮大法真好,她不放弃。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八日崔凤兰就被单位开除工作,开始了没有任何生活经济来源、居无定所的生活。从那以后她想去北京说理去。

二、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崔凤兰决定去北京上访,用她亲身修炼的经历说明法轮大法好,对社会对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政府对法轮功有个正面了解和说法。她就和另外俩位同修步行踏上了进京的路,天亮就在高速公路步行走着,天黑就睡在公路边,鞋穿坏了,脚磨出大泡,疼痛难忍。当走到吉林省吉林市七家子派出所时,崔凤兰被七家子派出所转送到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

崔凤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迫害二十多天,因卫生条件恶劣,她的头发都生了虱子。更折磨人的是,在夏天天气特别热的情况下,警察不给水喝,法轮功学员不背监规警察就不让她们睡觉,不让上厕所。如果上厕所,就得罚站或用一种姿式罚蹲几个小时。时常整天一个姿式坐着,不让动。当时非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监室都睡不开。

三、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为了维持生活,崔凤兰在哈尔滨南岗区公司街邮币卡市场做点小生意,南岗区松花江派出所向所长派四、五个警察把她带到派出所,说有人举报她是炼法轮功的,说她宣讲法轮功真相了,当晚十一点多钟,把她非法送往哈市看守所关押。在哈市看守所里她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他们就强迫给她灌食迫害她。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崔凤兰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和迫害长达一年。万家劳教所非常邪恶,迫害死好几位法轮功学员。警察最常用的迫害就是先找一大帮犯人跟你谈,整天谈话,白天晚上轮着谈,恐吓你,威胁你,必须得签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东西。最后你还不签他们就开始动恶的,找犯人殴打、体罚、罚蹲等,强迫看那些诽谤法轮功的材料,都是捏造的各种谎言。有时看录像,有时听录音,然后用录音机放特别大的声音,强迫灌输谎言。看完听完后逼迫写感想。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警察让她们背监规她们不背,警察找犯人殴打她们,当时打得崔凤兰头昏眼花,头部打出好几个鸭蛋那么大的包,嘴被不干胶带封住,警察不让说话,怕别人知道打人了。王敏警察用板凳向崔凤兰头部砸来,当时她面部就流血不止,嘴左上角被砸出大口子约1.5厘米长,吃饭都往出流。现在还留有疤痕。

四、流离失所期间被抄家打劫

二零零七年五月,崔凤兰在香坊区一零三公共汽车站终点附近租房住,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香坊区新城派出所,破锁入室,把家中大法书籍四十多本、大法像、香炉、莲花灯、复印纸、打印碳粉,微波炉等私人生活用品搜走。价值大约四千多元,至今尚未归还。

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不给崔凤兰办身份证,崔凤兰多次去找管片民警施萌,施萌也不给办,还让她把户口迁出,侵犯人权。到现在崔凤兰也没有身份证。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崔凤兰流离失所,忐忑不安的生活在恐怖的环境里,使她本人、家人、亲属在思想和精神上都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和伤害。丈夫被迫与她离了婚,她没有房住、没有生活来源、没有身份证,经常遭到派出所查租房户,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精神上遭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些痛苦是用语言无法说明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修炼法轮功获健康-哈尔滨崔凤兰屡遭中共迫害-329449.html

2016-05-30: 长期遭迫害 哈尔滨市崔凤兰又被绑架关押
哈尔滨市动力区法轮功学员崔凤兰女士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被通乡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今年五十八岁的崔凤兰,原本是黑龙江省武警哈尔滨指挥学校图书馆图书管理员,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被单位非法开除,遭劳教迫害,被警察用板凳砸面部,现在还留有疤痕。

崔凤兰说:“迫害法轮功十七年来,我被迫害流离失所,忐忑不安地生活在邪恶恐怖里,丈夫被迫与我离了婚,我没有房住、没有生活来源、没有身份证,经常遭到派出所查租房户,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骚扰,精神上遭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些痛苦是用语言无法说明的。我本人、家人、亲属在思想和精神上也都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和伤害。”

下面是崔凤兰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有一天单位政治处干事周忠伟找我谈话,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看了电视?问我是否有《转法轮》,要求交上来,他还说了很多不该说的难听的话。单位从此给我思想和精神造成很大的压力,同事们都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我心里不知是啥滋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炼了呢?

二零零零年四月,有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同事刘利平叫我到训练处办公室去,这一去就被非法关押在单位空教室二十多天,不让回家,叫来亲朋好友说服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深知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法轮大法真好,我不放弃,二零零零年五月十八日就被单位开除工作,开始了没有任何生活经济来源,居无定所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决定去北京上访,用我亲身修炼的经历说明法轮大法好:对社会对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希望政府对法轮功有个正面了解和说法。我就和另外俩位同修步行踏上了进京的路,天亮就在高速公路步行走着,天黑就睡在公路边,鞋穿坏了,脚磨出大泡,疼痛难忍。当走到吉林省吉林市七家子时,我们被七家子派出所转送到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

我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迫害二十多天,因卫生条件恶劣,我的头发都生了虱子。更折磨人的是,在夏天天气特别热的情况下,不给水喝,不背监规就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如果上厕所,就得罚站或用一种姿式罚蹲几个小时。时常整天一个姿势坐着,不让动。当时非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特别多,监室都睡不开。

二零零一年七月,为了维持生活,我在哈尔滨南岗区公司街邮币卡市场做点小生意,南岗区松花江派出所向所长派四、五个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说有人举报我是炼法轮功的,说我宣传讲法轮功真相了,当晚十一点多钟,非法送往哈市看守所关押。在哈市看守所里,我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他们就强迫给我灌食迫害我。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到非人的折磨和迫害长达一年。万家劳教所非常邪恶,当时迫害死好几位同修。警察最常用的迫害就是先找一大帮犯人跟你“谈”,白天晚上轮着谈,恐吓你,威胁你,必须得签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东西。最后你还不签,他们就开始动恶的,找犯人殴打,体罚,罚蹲等,强迫看那些污蔑法轮功的材料,都是捏造的各种法轮功如何不好的谎言,有时看录像,有时听录音,放特别大的声音,强迫灌输。看完听完后逼迫写感想,其实都是捏造的,都是欺骗。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我们不背,狱警找犯人殴打我们,当时打的我头昏眼花,头部打出好几个鸭蛋那么大的包,嘴被不干胶带封住,不让说话,怕别人知道打人了。警察王敏用板凳向我头部砸来,当时我面部就流血不止,嘴左上角被砸出大口子约一点五厘米长,吃饭都往出流,现在还留有疤痕。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在香坊区一百零三公共汽车站终点附近租房住,香坊区新城派出所伙同什么人员,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在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情况下,破锁入室,把家中法轮功书籍四十多本、师父照片、微波炉等私人生活用品劫走,价值大约四千多元,至今尚未归还。

哈尔滨道里区安和派出所不给我办身份证,多次去找管片民警施萌,也不给办,还让我把户口迁出。到现在,我没有身份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30/长期遭迫害-哈尔滨市崔凤兰又被绑架关押-329417.html

2005-07-30: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部份犯罪记录(二)
以下是万家劳教所恶警使用的部份酷刑手段:

砸凳式

2002年1月29日早,在7队3楼北侧,几十名大法弟子静静坐在自己的床上炼功,恶警王敏像疯了似的,侧身正面将塑料凳狠命的向大法弟子朱纯荣砸去,她没有任何防备,整个一个凳面不偏不倚全砸在脸上,她被打得失去知觉,半天睁不开眼睛,嘴唇与牙龈被硌破鲜血直流,脑门凉、麻、痛,下颌青紫肿胀,前面牙齿松动,无法进食。半个多月才勉强能咀嚼,脸上的淤血近20天才消失。大法弟子崔凤兰也被恶警用同样手段把嘴打豁,牙齿松动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勉强能吃东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0/107306.html

2002-08-04: 我们是被劫持在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七大队的大法弟子,在被劫持的两年多时间里,我们大法弟子经历了种种的非人折磨与伤害,这其中有来自警察和被利用的犯人对我们的迫害。几个夜卫经常说:“打死你们白打。”“打死一个少一个。”“打死你们给我们减期。”“打你们就是个玩。”“这是政府给我们的权力。”

社会上人们往往认为,警察理应是遵纪守法,然而通过两年多来的接触,我们真切地感受到想像与实际大相径庭,一些警察污言秽语,奚落谩骂,甚至不择手段迫害大法弟子,采取的方式主要是罚站、封嘴、挨饿、受冻、强迫曝晒、飞机式绑吊、关小号、坐铁椅子、带手铐、电棍击、棍棒、拳脚相加。仅2002年以来,大法弟子被打事件就屡屡发生。

2002年2月包班干警李红、张X、李秀花、王敏突然对发正念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用木棒把我们的手背、肩膀、胳膊等处打得红肿、青紫,它们不分年龄大小、身体强弱,甚至平时看谁不顺眼,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1月27日晚,李红、张X、李秀花把大法弟子石淑艳以谈话的名义诱骗到管教室,边打边说:“这是大队长让我们教训教训你。”回来后石淑艳脸色发青,嘴唇发紫,流鼻血不止。

28日早,王敏用塑料方凳狠命地打崔凤兰、朱纯荣的面部,崔凤兰的嘴唇被打豁,无法進食進水,朱纯荣的牙齿被打松动,张嘴困难,脸上的淤血半月后才消失。

她们还以谈话名义将五位大法弟子分别叫出拳打脚踢,拽头发,打嘴巴,绳子绑,大法弟子的脸部被打肿,腰、腿、胯骨等部位疼痛难忍,身上青紫瘢痕,一茬接一茬。54岁的孟宪芝老人就是这样经常被干警打骂,从方凳上拽到地下,拖来拖去,又踢又打,使她的腰、腿、胯骨、胸背等处疼痛、头部晕眩,直到3月4日,她在二楼卫生间时突然晕倒致死,当时她的腿上还有大块的青紫伤痕。当我们指出干警的这种做法违法时,它们的回答如出一辙:“队里给我们开会了,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们举手,就是个打,以后还要用警棍、手铐呢。”

3月初大法弟子崔凤兰因发正念被干警李红叫到管教室携同“夜卫”犯人白雪莲关门将其一阵毒打,脚面出血,脸被打肿,李红还抓住几个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床的铁栏杆上撞,或将脑袋按到床上不让起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4/34288.html

2002-03-28: 進入2002年元月,万家劳教所七大队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新一轮迫害。11日警察勒令大法弟子离开三楼自己的床铺,白天全天必须呆在冰冷、阴暗、潮湿的一楼。尽管许多大法弟子身上长疥也必须全天坐小凳,许多大法弟子拥挤一室,条件恶劣。不许炼功、学法、发正念,一起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剧发生在万家劳教所……

一整点发正念,全体当班管教全部出动:桌凳被撞得震天响,暖壶被摔碎,木棒被打断,肮脏的拖布、条帚一起上,拳打脚踢外加恶语谩骂……全二班21位大法弟子无一例外地受到恶警殴打,浑身青一块紫一块。1月19日上午发正念,恶警李秀花用脚猛踢刘秀兰,并猛搧耳光数次。下午李秀花又把暖壶摔碎三个,紧接着用手猛打张素芹的脸,然后又去打刘秀兰的脸,并用脚猛踢刘的胸脯,造成乳房巨痛。

仅1月24日一天,暴力事件就发生了数起:

刑事犯白雪莲心狠手毒,伙同任红经常协助恶警抓住大法弟子的头发往床下拽,并拳打脚踢,程文婷、陶红梅、杨丽霞等许多大法弟子都被她们这样打过。崔凤兰几次被白雪莲踹的小腹疼痛,直不起腰来。有一次,恶警李红用脚踢王淑荣的下颌,白雪莲在恶警的授意下用膝盖猛撞王的后腰,致使腰痛不止。進入3月份,刑事犯白雪莲和任红更加疯狂地迫害大法弟子,用污言秽语谩骂,拿肮脏的条帚殴打发正念的大法弟子,甚至从二层铺将大法弟子拖下来,拽到地上拳打脚踢。此恶行仍然继续发生着……。

万家劳教所伙食极其恶劣,一箩到底,连糠带皮的包米面做成的发糕里面,经常有沙子、鼠粪,同时经常是半生不熟,难以下咽。菜汤中经常有苍蝇和虫子。从去年储秋菜就开始吃大头菜汤和萝卜汤,整个一冬天直到春天都是冻大头菜汤和萝卜汤。一冬天都是臭味萝卜咸菜。每顿使用的饭盆同没刷没甚么两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8/27400.html

2001-12-06:随着江罗恐怖集团道道密令,万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不断升级,手段更加残忍,更加肆无忌惮,使大法弟子生命面临虐杀的危险,十万火急!

现在5名女大法弟子已绝食50天,被恶警转送万家劳教所医院進行粗暴野蛮灌食。这5名大法弟子是:郝秀芝、郭明霞、丁彦红、何苗和尚玉霞。她们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她们拒绝粗暴野蛮的灌食。男恶警、狱医畅凡、江潮,女恶警管教于方力、韩喜善、林英子、胡波对绝食的大法弟子進行拳打脚踢,将她们按在地上拽着头发用拳头猛打她们的脸部,她们的脸被打变形了,嘴里流着鲜血。暴徒们将她们打得浑身麻木失去知觉后再强行灌食。郝秀芝、郭明霞二位大法弟子被暴徒们灌得休克过去,昏迷不醒,生命处于极其危险中。请紧急救援!!
被转送到万家劳教所医院的女大法弟子名单:那敏、程显娇、秦月梅、郑秋红、祁玉娥、王桂琴、曲秀兰、马桂云、孟宪芝、邹福娣、宫秀莲、于淑香、吴雅琴、董红、杨晓红、张恒元、刘淑梅、金花、秦桂荣、韩艳萍、陈淑环、陈淑兰、叶娟丽、张桂霞、张秀兰、王秀月、陈显军、徐伟、苏云霞、孙慧英、仲晓艳、崔凤兰、马英、胡秀珍、郑秀文

哈尔滨 道里区(道理区;第二看守所,道理七处监狱,又叫鸭子圈)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8: 相关办案人信息:

道里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典明13351100359、045187663277
国保副大队长预璐13089998511、15104609681
办案警察刘宏伟045187663153
道里区法院法官周宇轩0451-85961105、18503601121
道里区检察院公诉人李丽颖0451-84353055

相关单位信息:

1、道里区公安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埃德蒙顿路23号 邮编150070
局长姜智勇045184371666、045187663101
政委刘凤升045187663102、045187663107、13603639166
副局长吕贯强 办045187663104
田吉兴045187663105、045184685428、13503636881

2、道里区检察院
地址:道里区丽江路800号,邮编:150070
哈尔滨市道里区检察院:
地址:道里区丽江路800号,邮编150070
检察长项海杰 84353001、18845779999
副检察长何仲伟 84353088、13804572788
王丽萍 8435307、13945135599
政治处主任邓慰心
政策研究室主任王龙波
王彦鹏(女)(多次做过迫害法轮功案件)
魏洪智(多次做过迫害法轮功案件)
赵亚姣 13936512715 (多次做过迫害法轮功案件)
李丽颖0451-84353055(做过迫害法轮功案件)
肖瑞红13836139006
肖茸 13796189367
案件管理中心:84353125姚红84353133
二科:84353056、84353159杨旭斌 84353003
控申科:
科长王永红 84353023、13836081288
副科长高嵩84353025、13936562777
接待室主任王铁玲 84642000、18246161095
吉文江 84353021、13009722218
科员原永德 84353025、1520463900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