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 >> 黄福堂, 男, 66

个人情况: 济西机务段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淄博市张店区王舍铁路小区39号楼1-101号
拘留时间: 2002年9月
有关恶人: 大队长张兆贵、中队长王立军、张本义、薄本先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6-04-1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秋鹏(黄福堂妻子) 黄福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4-06: 山东淄博市黄福堂三年来遭受的迫害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黄福堂,在家门口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牛勇等人暴力绑架,造成身体多处受伤,后被法院非法判三年,劫入山东省济南监狱,因不转化被严重迫害,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出狱时被扒光衣服搜身。

黄福堂说:“三年的残酷迫害,在我的身上留下的是被电击的斑斑点点和被毒打的伤痕,但真善忍在我心中是抹不掉的。”

下面是黄福堂自述他这三年遭受的迫害:

我是一名法轮功弟子,名叫黄福堂,家住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不久前才从山东省监狱获释回家。下面,我将自己三年来所遭受的迫害经历写出来,告诉有善念的人们。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早晨将近八点钟,我提着一桶水在家门口遇到了几个警察。后来我才知道,领头的叫牛勇,是贾庄派出所的。他们没有向我出示任何证件就一拥而上,有掐我脖子的,有捂住我的嘴的,把我打倒在地不停地殴打。

我被他们打的头晕耳鸣,喘不上气来,他们不停地打,直至我呕吐、咯血。邻居们看见了,过来制止,但他们还是绑架了我。他们的暴力殴打致使我的双肩血肿,腰部青肿,左右睾丸血肿并连带小腹疼痛。他们对我实施暴力殴打后根本不给予治疗,致使我的睾丸至今肿痛,小腹胀痛,小便刺痛,双手和脚麻木并留下疤痕。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经淄博第四医院大夫检查,上述伤肿仍然未消退。这次的检查并不是他们警察良心发现,而是在我提起控诉之后!

这些标榜为人民警察的人,不但实施暴力,还抢东西、抢钱!牛勇等人暴打我,还抢走了我的2319元现金。这帮子警察强行进了我家和我经营的茶店,打坏了店门,抢了东西还威胁我,说要枪毙了我。这三年,他们除了直接抢走了我的财产,造成的其它损失自不必说,很多。因为我的店铺是租来的,店内存货很多,都不能用了。

在淄博看守所羁押期间,一个姓王的“610”的人指挥牛勇等人对我实施打击报复,因为我向检察部门控告了他们。九个月的羁押,体罚、辱骂是“家常便饭”。这只是开始。

九个月后,我被无辜判刑三年,仅仅因为我向人们介绍真善忍这普世价值,并持有自印的弘扬真善忍的资料。法轮大法教我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传扬真善忍何罪之有?然而在我被送往山东省监狱后,继续遭受非人的折磨。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我被送到了山东省监狱第十一监区。该监区的头目叫李伟,他的手下有多个受其指使的打手,都是刑事犯罪人员,其中有史光兴、夏力春、张夕波、孙寒松、邱成国、徐超、谢庆会、吴克军、吴贵田、张中山、张少青等。在狱警的带领下,这些本是真正的犯罪人员却能够肆无忌惮的轮流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这里,他们轮流跟我“谈话”,企图“转化”我。他们经常把我捆起来,让我动弹不得,晚上就睡在地上。他们逼我看迫害法轮大法的流氓团伙炮制的污蔑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的视频,不看就会遭到毒打和辱骂,他们还把我困得紧紧地拖到四楼到五楼之间的台阶上站着挨冻。

他们就这样折磨我,打我、骂我,逼着我在“转化书”上签字,要我骂大法师父。我怎么能背叛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师父呢?决不会!直到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我被迫害得不行了,他们才把我送到了监狱医院。二月二十四日我的家属来监狱医院探望,他们却拒绝探视。本人写控告信揭露张少青、马登洲、徐学军、孙寒松、夏力春、谢庆会、吴勤涛、徐超、白亚伟等人的迫害恶行,监区队长陈建明却在我面前对这些人说,叫他们用什么手段就用什么手段,也就是说,叫他们用什么刑就用什么刑。我的揭露也导致他们换了些人,但迫害更加重了。他们在医院里把我关进洗澡间里,也不让我上厕所,就睡在地上,拉撒在内裤里。这时迫害我的监区长是孙鲁光,刑事犯人还有宋伟光、徐加男。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早餐时间,刑事犯徐加男、盆汉国浪费馒头,我说不要浪费粮食,他们就对我连打带骂。劝人向善,不浪费粮食,这本是一个正常人应有的德行,却反遭打骂。刑事犯人史光兴、杨小磊、王学林、李文豪、王振寰等人把我当场从二十六组拖到洗澡间,杨小磊猛击我的头部把我打倒在地;史光兴用拖把、袜子堵我的嘴,不让我发出声来。

监区队长陈建明来到,我讲出真相,陈居然说打几下算什么。我被打得非常痛苦,有人给我一床被子让我躺在地上休息了一会才慢慢缓过来。这天我的早餐被倒掉了,之后我两天两夜都不能进食。就是这样,监区队长陈烁还找我“谈话”。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日,我向山东省高级法院写控告信,揭露迫害,信交到了陈建明手上。陈说是给我发出去,后来我才知道,没这回事。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我又写控告信。下午四点多钟,刑事犯田洪金、杨小磊、盆汉国、宋伟光等人就在二十六组房间内用内裤猛勒我的嘴,直至我的牙齿松动流出鲜血。陈建明怂恿他们,要他们打了再说。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再次写了控告信。九点多钟,宋伟光把我的信交给陈建明又拿回来,我说我要见驻监狱的检察员,宋伟光就将我拖到洗澡间毒打。杨小磊、张宝、史光兴过来了,我又把信交给他们,他们把信还是交给了陈建明。自被毒打后,我又是几天不能吃不能喝。那些所谓的、被写在纸上的什么权利根本就是一纸空文,我知道。

就是这样,我还是要揭露邪恶。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日,我又写了控告信交给了张伟、陈建明和史光兴,在巡检信箱我发现我以前写的控告信,不出所料,根本没有发出去。我这次写的信给了宋伟光一份,宋又给了郑杰和张伟,都被他们扣下。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又一次写了控告信,由王新勇发到邮箱,一个叫毕可敬的“检察干部”看了,也没有任何说法。临出狱前一个月,我当着田海君、李志强、孙波(可能是纪委书记)还有朱某等人的面,直接给他们控告信,把我被迫害的真相讲给他们。三月一日,我给省高级法院写了控告信,孙鲁光、王新勇、史光兴威胁我说,你还想不想出狱啦。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一日是我出狱的日子。这天临走时,他们扒光我的衣服搜身,当着监区长郑杰,刑事犯宋伟光、杨小磊、张宝、徐加男、王振寰、李文豪、史光兴、刘二东,还有什么“极委会”多人的面将我自己用的物品和三封未发出的信件全部扣留。我向郑杰索要,他们最后只给了我家属存在监狱给我生活用的钱,因我拒绝在“刑满释放书”上签字。

三年的残酷迫害在我的身上留下的是被电击的斑斑点点和被毒打的伤痕,但真善忍在我心中是抹不掉的。在中共统治下,善良人被迫害,坏人却很嚣张。可是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而已。

在这次迫害之前,我还有两次被同样残酷迫害的经历,那是在淄博劳教所和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在修炼真善忍的道路上,在魔难面前,我将坚持真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6/山东淄博市黄福堂三年来遭受的迫害-384804.html

2019-03-01: 山东淄博市张店区房宽峰、黄福堂三年冤狱即将期满

淄博市张店区房宽峰、黄福堂,于2016年3月22日被绑架,并被冤判3年,即将期满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83343.html

2019-02-17: 山东省监狱迫害66岁法轮功学员黄福堂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黄福堂,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牛勇等恶人暴力绑架,造成身体多外受伤,后被法院非法判三年,同年十二月被劫入山东省济南监狱,因不转化被迫害严重,遭到包组警察陈建明的迫害。

二零一八年七月,黄福堂因不肯浪费粮食倾倒咸菜,与包夹发生争执,被罪犯史光兴、杨小磊、李文豪强迫拖进没有摄像头的浴室,用拖把捂嘴殴打,身上多外受伤,一直卧床。

二零一八年十月,黄福堂被罪犯宋伟光、田洪全用裤头塞嘴、被罪犯盆汉国打骂,口唇流血。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黄福堂因多次要求邮寄控告淄博市张店区贾庄派出所牛勇,被包夹宋伟光拖出十多米远,手腕软骨受伤。

黄福堂,济西机务段退休职工。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被淄博市张店区张庄派出所警察牛勇带领七、八人非法闯入家中非法抄家、绑架,抢走人民币五千三百多元。警察把他拖至监控照不到的楼洞,有一个警察用手紧攥他的睾丸致使他当场昏迷,醒来后发现睾丸血肿,小肠下垂(有医院体检证明)。

在检察院期间,黄福堂曾给检察院孙琳一份控告书,控告贾庄派出所牛勇等人的暴力执法等违法行为,并分别给牛勇等参与迫害的人控告书一份。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王姓官员在淄博市看守所教唆牛勇和一个姓郑的警察对黄福堂进行打击报复。

淄博市张店区法院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绍琴、黄福堂、王亮、房宽峰四人。最终,黄福堂被冤判三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黄福堂被绑架到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刚到十一监区就被以史光兴为首的恶人扒光衣服,在五楼半没人看得到的地方强行转化。黄福堂老人饱受欺凌。

二零一七年一月份,在恶人史光兴、李寒松的指挥下,打手谢廷会、徐超写好五书强制黄福堂老人按手印,甚至徐超用兑有“八四消毒液”的水强制他喝下。在他们的毒打下,黄福堂老人难以承受,发出呼救,被法轮功学员戴东武听到,穿着裤头冲出来质问他们为什么深更半夜打人、还有人权没有?恶人头子张少青恼羞成怒,纠集夏立春、张夕波、张东山、马登洲等八人,不由分说把戴东武拖至一个谈话室,当场就把戴东武毒打致昏迷。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黄福堂老人要求到医院检查身体,遭到拒绝,绝食抗议,遭到二十六组遭到包组警察陈建明的迫害,他纠集张少青、夏立春、马登洲等把老人绑在铁椅子上,长达四十八小时之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7/山东省监狱迫害66岁法轮功学员黄福堂-382860.html

2018-05-24: 山东淄博市黄福堂自述遭毒打折磨经过
2016年3月21日、22日两天,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高新区、淄川区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其中,黄福堂被冤判三年,被劫入济南监狱。

以下是黄福堂自述被绑架毒打的遭遇。

我叫黄福堂,现年65岁,济西机务段退休职工。

2016年3月22日,淄博市张店区张庄派出所警察牛勇带领七八人非法闯入我家抄家,抢走人民币五千三百多元。

警察把我拖至监控照不到的楼洞,有一名警察用手紧攥我的睾丸致使我当场昏迷,醒来后发现睾丸血肿,小肠下垂(有医院体检证明)。

济西机务段办事处非法克扣我的退休金三千多元,两处共计八千多元。

我于2016年12月26日被绑架到山东省十一监区,刚到十一监区就被以史光兴为首的恶人扒光衣服,在五楼半没人看到地方对我强行转化,我饱受欺凌。

2017年1月份,在恶人史光兴、李寒松的指挥下,打手谢廷会、徐超写好五书强制我按手印,甚至徐超用兑有拔丝水强制我喝下。

在他们的毒打下我难以承受,发出呼救,被法轮功学员戴东武听到,穿着裤头冲出来质问他们为什么深更半夜打人、还有人权没有?恶人头子张少青恼羞成怒,纠集夏立春、张夕波、张东山、马登洲等八人,不由分说把戴东武拖至一个谈话室,当场就把戴东武毒打致昏迷。

第二天早,警察把我和戴东武送到省监医院。

2017年3月14日,我要求到医院检查身体,遭到拒绝,我绝食抗议,遭到二十六组包组警察陈建明的迫害,他纠集张少青、夏立春、马登洲等把我绑在铁椅子上,长达48小时之久。

在我呼救的时候,恶人马登洲用拖把堵我的嘴,造成我呼吸困难、全身瘀肿,至今手关节不能伸直,脖子处现在还有伤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4/山东淄博市黄福堂自述遭毒打折磨经过-367955.html

2017-09-21: 山东淄博房宽峰、黄福堂遭冤狱酷刑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房宽峰、黄福堂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监狱。

四月十四日至十五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五楼二十六组包组警察陈建明指使服刑人员(罪犯)吴勤涛、马登州、张少青等人对黄福堂实施迫害,用抹布堵嘴、用约束带、绳子把黄福堂捆绑在椅子上,避开摄像头把他关在澡堂里长达十五个小时。警察还拖延给他办电话卡一个月。

黄福堂,男,六十六岁,济南西机务段火车司机,退休后转到青岛机务段转淄博机务段退管办。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早七点五十分左右,黄福堂提水到自家楼道门口,这时淄博市张店区贾庄派出所牛勇伙同多名警察,在没有表明身份和出警证明的情况下,对黄福堂实施暴力殴打,还掐他脖子,将他打倒在地,把黄福堂的嘴盖住,不让他呼吸,持续打了二十分钟,将他打成重伤。当时黄福堂就头晕、咳血,并且头部血肿伴有耳鸣、左右肩血肿、腰部血肿淤青、睾丸血肿致使小便尿不出刺痛。过后没有给予治疗,使他留下了后遗症,包括:两腿血肿麻木、双肩疼痛、小腹疼痛、双手留下疤痕。派出所牛勇还带人砸坏黄福堂开的新宇茶行防盗门,实施抢劫,抢走、砸坏器具,抢走店里卖货钱2319元。之后又对黄福堂进行了刑讯逼供、侮辱、体罚、虐待。

三月二十二日下午黄福堂被非法关到淄博市看守所,牛勇还指使看守所人员对黄福堂打击报复。黄福堂的衣服被全部扒光,mp3、钥匙、一袋钱(2704元)被贾庄派出所警察劫走。

这次迫害给黄福堂及全家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同时,在经济上也遭受重大损失:损失茶叶三万九千元,煎饼一千六百元,各种粮油土特产四万八千元,年收入十万元。加上十三年来停涨养老金,工资停发,经济损失难以估量。

房宽峰曾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受种种酷刑;母亲因儿子的事受到打击病重瘫痪在床,于二零零七年离世。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早上九点左右,公园派出所警察邹方厚、周刊等人非法闯进房宽峰家抓人,并将他妻子王利红的随身物品(包括手机、平板电脑、银行卡及现金,电脑,笔记本)全部抢走,把房宽峰与他妻子强行带到派出所,王利红看到自己的丈夫不知什么原因走路需要扶墙。王利红自幼身残,脊柱侧弯,严重贫血,浑身无力,头晕,被关入看守所、洗脑班后放回家;正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被派出所警察去学校骚扰并弄到洗脑班、不让孩子上学。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一年五月期间,房宽峰被当地政府伙同派出所村委非法关押七次,地点分别是:昆仑镇宋家坊村村委、淄川区城南镇公孙村、淄川三里沟村、拘留所、昆仑镇许家村、昆仑镇农机公司、淄博看守所,关押时间分别为半月、一月、两月之久。非法关押期间,中共不法人员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房宽峰:用直径五公分粗的木棒打,把人打得死去活来,甚至木棒完全断掉;强迫他伸出胳膊,用竹条打胳膊手背,用铁链拴住胳膊吊起来,脚离地近一米高,一吊就是一两个小时。用铁链拴住脚踝,另一头锁在暖气片的管子上,跟拴狗没什么区别。一天二十四小时,两个月的时间里,白天黑夜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天只给三个小馒头、咸菜,喝凉水。期间还拳打脚踢、侮辱谩骂,用烟头烫他的嘴唇,直到起泡。

当时中共人员还打其他法轮功学员,用橡胶管砸屁股,用流氓手段强行扒下一位女学员的裤子,逼迫她趴在地上,用橡胶管打得内裤都粘在肉上,血肉模糊,打的死去活来。这位女法轮功学员在几年后离世。有两个女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死去活来,后被锁在臭气熏天的厕所里,地上还有水和尿,逼她们坐在水和尿里。有一个男法轮功学员被打的一只眼成了黑色,跟熊猫眼一样。这是当地镇政府、派出所、村委的暴行。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日这三天,淄博张店、桓台、淄川有预谋、有组织的非法抓捕数十法轮功学员。其中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王亮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房宽峰、黄福堂分别被冤判三年,二月九日被劫持到山东济南监狱迫害,李邵琴年前被劫持到济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1/山东淄博房宽峰、黄福堂遭冤狱酷刑-353999.html

2017-09-08:山东淄博黄福堂被劫入济南监狱七个月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两天,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高新区、淄川区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其中,黄福堂被冤判三年,于今年二月九日被劫入济南监狱,至今被迫害已经七个月。

被捕时遭殴打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早晨八点左右,贾庄派出所副所长牛勇及多名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对张店区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福堂实施暴力抓捕,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殴打半个多小时,致使黄福堂身体严重受损。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派出所的人又对黄福堂家中店里非法查抄,抢走黄福堂身上二千多元钱和店内的私人物品,之后强行关进看守所。

610唆使警察报复 延误治疗

在检察院期间,黄福堂曾给检察院孙琳一份控告书,控告贾庄派出所牛勇等人的暴力执法等违法行为,并分别给牛勇等参与迫害的人控告书一份。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王姓官员在淄博市看守所教唆牛勇和一个姓郑的警察对黄福堂进行打击报复。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黄福堂因被打后身体一直血肿,淄博市第四医院的大夫诊断:男性器官也受伤严重。由于牛勇等人暴力殴打,并延误治疗病情一度严重,所以在看守所期间,黄福堂经常需要住院。

非法庭审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院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一天内,分别在上午对李绍琴、黄福堂,下午对王亮、房宽峰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黄福堂家属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收到一审判决消息(并未收到判决书)后,于十一月十三日到中级法院,十一月十八日去查询判决书,被告知没到,说是一至二个月,才能到中院,如果不委托律师去见,家属还不知道实际情况。

最终,黄福堂被冤判三年,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

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捕

三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两天,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高新区、淄川区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有黄福堂夫妇、王栋、房宽峰、王丽红、王长春、王长青、张猛、姚谦、张伟(未修炼法轮功)、连波、毕中妹、牛清泉、胡义勤、王浩、闫洪恩、施玉卓、杜立清、李艳、李英、沈翔军、王亮、周丽玉,其中,王亮被非法判刑七年六个月,黄福堂、房宽峰均被冤判三年。

据派出所警察讲,他们跟踪和监听法轮功学员手机、电话一段时间后,大约同时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8/山东淄博黄福堂被劫入济南监狱七个月-353485.html

2016-11-22: 山东省淄博市法轮功学员黄福堂被非法判刑3年
山东省淄博市法轮功学员黄福堂自99年后被迫害数次,包括非法劳教和非法判刑,现已上诉。李邵琴,房宽峰被冤判3年已上诉,王亮已上诉律师已交手续。

黄福堂家属11月11日收到一审判决消息(并未收到判决书)后,于11月13日到中级法院,18日去查询被告知没到,说是1至2个月才能到中院,如果不委托律师去见,家属还不知道实际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2/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8034.html#16112202333-1

2016-09-22: 山东省淄博市王亮、房宽峰被非法庭审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李邵琴、黄福堂、王亮、房宽峰于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在张店区法院遭非法庭审。

上午非法庭审李邵琴,其聘请的律师在开庭前一天才收到法庭电话,律师以通知时间太短为由要求法庭延期审理,审判长齐燕同意延期。

黄福堂在上午被非法庭审,详情不知,请知道情况的人士补充。

法官郭建欺骗王亮的母亲

王亮在下午两点被非法庭审,中午十二点王亮的母亲才听村里人说要开庭。

他母亲给法官郭建打电话问为什么不通知开庭,郭建说不知道家属联系电话,也不知道村里和镇上的电话,所以都没有通知。

他母亲急忙赶到法院的时候,法庭以他的母亲没有提前办理旁听证为由拒绝让其旁听。

庭上王亮问自己聘请的律师为什么没来,法官郭建说自己从来没收到律师递交的委托材料,实际情况是郭建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接受北京律师的委托材料,无故刁难律师,致使律师放弃委托。家人新聘请的律师赶来,郭建以正在开庭为由,拒绝接见。

庭上法官屡次打断王亮发言,非法庭审二十几分钟就草草结束。

庭审结束后王亮母亲冲进法庭,但是儿子已经被带走,旁听席上有村里和镇上派来旁听的人,证明郭建法官公然撒谎。

王亮母亲哭诉说自己儿子在没有任何一个亲人和律师在场的情况下被非法庭审,在场的人知情后都气愤的支持其母亲控告法官的非法行为。

房宽峰:受到的迫害就算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房宽峰于下午三点被非法庭审,北京的兰志学和张传利律师为其进行了义正词严的无罪辩护,房宽峰也依法为自己进行了无罪辩护。

张传利律师在质证阶段把公诉人构陷房宽峰的所谓二十四条证据一一推翻,并做了详细的法律法条论述,律师指出其中的房租协议和商铺房租协议正好证明了房宽峰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兰志学律师指出检察院把房宽峰的四本修炼笔记作为证据不合法,笔记是房宽峰的隐私,思想意识的表达都不为罪。

律师指出检察官以房宽峰否认起诉书上的指控为由推断房宽峰认罪态度差违法,相反这正是房宽峰的合法权利。律师的精彩辩护引来旁听席上阵阵掌声。

房宽峰祥和理性的陈述说自己十七年来受到的迫害就算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被非法劳教,抓捕,屡次被打晕、电晕后用冷水泼醒,法律制裁的应该是用棍子打人的坏人而不是祥和理性表达诉求的好人。

房宽峰说自己就算被判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死刑也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房宽峰正告法官和公诉人正视历史教训、现实趋势,以良知和智慧作出明智的抉择,并希望法庭上的每个人都选择美好的未来。审判长当庭没有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2/山东省淄博市王亮、房宽峰被非法庭审-335374.html

2016-09-22: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院一天内非法庭审四名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院于2016年9月20日一天内分别在上午对李绍琴、黄福堂,下午对王亮、房宽峰四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2/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5361.html

2016-07-10: 山东省淄博市房宽峰等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起诉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房宽峰、黄福堂、李少芹、王亮的案子已送至张店区检察院公诉科。高新区法轮功学员王长青、王长春的案子已被送至高新区检察院公诉科。淄川区法轮功学员牛清泉、杨长宽的案子已被送到淄川区检察院公诉科。上述法轮功学员于2016年3月21日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0/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1160.html

2016-05-11: 山东淄博“321”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事件补充

3月21、22、23三天,淄博张店、桓台、淄川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本次淄博市610、国保大队非法抓法轮功学员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并且长时间持续非法跟踪、蹲点、长时间监控期住所,并且在法轮功学员不在家的情况下,非法开锁进入其家中,摸查家里的实际情况。这样持续跟踪至少七个月之久。

本次非法抓捕派出所是拿着名单来抓的,据悉,所有派出所都有详细人名、家庭住址及联系电话,本次淄博市最少100人。张店地区主导本次非法抓捕的是张店国保大队徐颖贤(音)。现在把已掌握的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实际情况详情如下。

已被非法批捕的有:黄福堂、王吉林、省长春、王长清、房宽峰、王亮(南定)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1/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8194.html#165110209-1

2016-04-07: 2016年3月21日山东省淄博市被610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名单补充

3月21日、22日两天,山东省淄博市610伙同当地派出所,针对年轻的大法弟子实施了非法抓捕、拘留,有的已经回家。

近期了解到的淄博市张店区和淄川区被绑架和骚扰情况,以下是统计:

张店:黄福堂夫妇(黄福堂妻子已回家)、王栋及母亲、房宽峰、王丽红(现已回家在洗脑班)、王长青、王长春、张猛及母亲姜玉琴、姚谦及妻子李芸、李霞、张伟(未修炼法轮功)、连波、毕中妹、闫洪恩及夫人施玉卓(两人现已回家),王浩(现已回家)、李英、田家王亮及母亲周丽玉,四宝山袁长连大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7/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6345.html

2016-03-25: 山东省淄博市法轮功学员黄福堂被绑架

2016年3月22日,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黄福堂被张店区警察绑架,现在拘留在付家看守所,被抄物品包括大法图片20张,大法书籍2-3本,护身符20-30个,真相币30-4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5/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25819.html#1632501838-8

2015-07-17: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法轮功学员张秋鹏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张秋鹏,女,现年62岁,家住淄博市张店区王舍铁路小区39号楼1-101号。2015年7月15日上午8:30出门讲真相,至7月16日凌晨下落不明。

家属分别找了淄博市公安局局长丁冠勇和张店区公安局局长张连来,9:50分左右,得知张秋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夏庄刑警大队(610)地下室,锁在铁椅子里,被逼问“十万人起诉江泽民、结束迫害法轮功”、“全国起诉江泽民、尽显天意民心”的不干胶从何而来。

期间,王舍车站办事处城南社区居委会陈姓书记借故到张秋鹏家开的新宇茶行骚扰其家属黄福堂,现淄博市王舍40号新宇茶行因干扰迫害,暂停营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7/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2560.html#15716232314-37

2014-01-18: 山东淄博法轮功学员黄福堂、张秋鹏被警察围困家中

一月十七日晚六点,山东淄博法轮功学员黄福堂、张秋鹏,在王舍铁路小区39号楼101单元的家中,被六、七个警察困在家中,至今不能脱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7/2014年山东省淄博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304147.html

2012-11-15: 山东淄博黄福堂遭多人骚扰

山东淄博张店王舍菜市场新宇茶行40号黄福堂近日遭骚扰。菜市场周围救人的法轮功真相张贴和国际组织成立公告被涂抹。十一月六日,管菜市场的于在江捎信叫黄福堂去,黄福堂不去。

十一月七日,黄福堂的摊点又来了几男几女,进来乱翻一气,说你老实点。黄福堂说:“原来一身病,是炼功好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我是公开的,联合国都知道,两次劳教四次看守所,你看我手上的伤疤。”他们承认黄福堂是有名气,还问家属干什么,不能到处去,连续几天骚扰不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5/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5486.html#121114234154-11

2010-12-31: 山东省淄博市黄福堂控诉不法警察

山东省淄博市法轮功学员黄福堂于2009年6月被当地警察暴力绑架,并刑讯逼供。之后,黄福堂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2009年7月4日被劫持入位于章丘市的山东劳教所奴役。这是黄福堂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他曾于2001年起被博山秋谷劳教所劫持迫害三年半。以下是黄福堂从劳教所辗转传出来的刑事诉状(文字上略作整理):

原告:黄福堂,男,59岁,汉族,原属济南西机务段淄博机务运转车间火车司机退休职工,家住张店区王舍铁路小区39号楼1-101号。

事实和理由:

2009年6月6号早晨6点左右,610、国保大队的杜刚、张店区公安分局十一中队的张勇、刘洪保、牛勇、刘/车等多人谎称修管道,欺骗我家属把门打开,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亮明身份的情况下,非法闯入室内,没有人性对我拳打脚踢。我当时没有穿衣服(只穿着裤头),把我绑架到车上继续进行谩骂殴打,致使我全身血肿,到处是鲜血。尤其是双腿、双脚、腰部、头部、肩部血青麻木肿痛,全身疼痛难忍。不仅如此,还将我双手反铐在车上,任凭鲜血直流。

在夏庄刑警大队十一中队,张勇、牛勇、刘/车、杜刚等多人,把我双脚和双手铐在铁椅子上四天三夜,仍旧没有人性的进行侮辱谩骂殴打。完全无视我鲜血淋漓的手脚和脚腿肚子胀肿等疼痛。之后,国保大队杜刚、张勇等多人还送我到淄博市第四医院进行检查、照片,经大夫检查我的腰部、肩部、脚、腿等部全身打伤并出现严重的血肿,这些邪恶之徒又将我非法送淄博市看守所,妄图继续进行迫害。当时由于看守所的干警看到我全身鲜血、肿青拒绝接收。后来,在牛勇、刘/车等人写下了我全身鲜血肿青的证明后,看守所才勉强把我接收。

淄博市看守所,干警李军、女干警、大夫等多人有记录证明;住所检察院也有检查我全身血肿青和血水等全记录证明;还有住所在押人员田万庆等多人在住所检察院证明记录。

2009年06月30号,张店区分局十一中队干警张勇等三人,在将我非法送山东省劳教所一年半未果的情况下,又在途中对我继续打、骂、双手反铐、迫害、侮辱、威胁等等。对我非法实施迫害。车号:鲁OCO327。7月2号, 610国保、张店区公安分局十一中队张勇、杜刚、牛勇、刘/车、刘洪保等多人,在我零口供的情况下,就将我非法送山东省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2009年7月18号,我又分别写信给张店区法院和淄博市法院。2010年3月8号,济王路29号161—7大队,领导王队长、宁队长领我到章丘市中医院检查病情: 双腿肿,脚麻木病痛、腰部疼痛、右肩部血肿痛和身体麻木等,精神惊怕、睡不好觉和各种后遗症病重疼痛麻木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山东省淄博市黄福堂控诉不法警察-234262.html

2004-07-15: 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全国文明”背后的凶残歹毒

淄博(王村)劳教所四大队七中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大队。自从2000年7月起至今四年多的时间里前后关押过280余名大法学员,其中张国华、肖丕峰两人被迫害致死,肖玲芳、张荣、赵承忠三人被折磨成精神失常,有时50余人不同程度的被殴打、电击。庄世君、王兆华、王春光、房宽峰、李景坤、闰红光、黄福堂、张荣等大法学员被关过“小号”,还有王兴俭、申相军等十余人被折磨致重病后,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让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5/79444.html

2003-03-22: 被山东省淄博市秋谷劳教所劫持的二十多位大法弟子声明坚定修炼 惨遭酷刑(附电话)

山东省淄博市秋谷劳教所,正月初八有二十多位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共同声明坚定修炼后。遭到迫害,其中一个叫黄福堂的大法弟子被警察用电棍电击了近三个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2/2003年3月22日大陆综合消息-46938.html#chinanews0322-3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8-12-09:
一、基 地 分 局
姜 军 13905468507
林俊武 13013566199
陈继军 13395463526
孙国瑞 13562262577
苗先军 15054602568

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大队:
安茂森办公室 0546-8506436 18654600788
成刚教导员 0546-8506437 13356616000
警察张清余 0546-8506438
警察王艳薇 0546-8506439

科通派出所:
李 烨 13954667709
赵传强 15666672123

物华派出所:
隋新兴 13954602968 董新明 13176645288 李兆林 13854683399
荟院派出所:
马 建 13954628671 赵玉增 13371551155

玉苑派出所:
张 京 13954628670
程 猛 13589972306
张春德 13805460558
张雪强 13562295889

花苑派出所:
张振钦 13905468292 伍忠兵 18654699156
滨 东 分 局
张廷璞 15265465001 杜德峰 13854652996
张少利 18678675397 杨廷忠 13854683306 李仓玉 13561092727
赵玉江 18654650966

国保卫大队:
王长祝 13561063717 周司勤 15166216777
周国军 13854692182

胜东派出所:
田 华 13954675600 李思涛 13706364246
金 洪 13854678200
郑 健 13505469835

东风派出所:于善勇 13805469971
韩 政 13605466914 李庆健 13562259377 张红娜 13665462299

新星派出所:
贾鑫源 13562258533 张湖平 13705464961 张 涛 13562257888
刘嘉宏 13589967718 位 震 13954626542 刘 浩 1396337565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6-07-10:
张店区检察院:
电话:0533-3012123
公诉科:孙琰冰05333012188
批捕科:尹娟18553360760、05333012196、05333012123。

淄川区检察院:
检察长聂利民0533-3012501
副检察长:0533-3012502、0533-3012503、0533-3012506、0533-3012505、0533-3012507、0533-3012509、0533-3012568、0533-5336009、0533-012508

高新区检察院:
公诉科:
许 胜 05333011831 13805335555 18553362096
刘瑞瑞 05333011832 13518003018 18553362095
控申科:
王振华 05333011812 13853369668 18553362057
张景明 05333011812 13723993099 18553362100
侦监科:
黄宗常 05333011810 13953383126 18553362087
杨 莹 05333011822 18753375702 18553362101
侦查局:
黄炎贵 05333011809 13583302066 18553362036
曲承革 05333011809 13953300770 18553362069
江立新 05333011827 13853362976 18553362080
马 魁 05333011827 13805330507 18553362122
丁红波 05333011827 13581020908 18553362098
民行科:
王玲玲 05333011811 13869325008 18553362058
赵桂香 05333011820 15069322777 18553362062
司法警察大队:
焦承文 05333011837 13953300556 18553362076
谭晋 05333011825 18053310013 18553362116
中心检察室:
邱 军 05333011828 13606432277 18553362067
刘秀清 05333011826 13606438628 18553362090
宋 强 05333011828 18653359819 1855336211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