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 >> 吴桂花, 女, 62

吴桂花
吴桂花生前照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张家口市赤城县东卯乡中六湾村
有关恶人: 东卯镇党委书记苏友
个人近况: 2009年10月14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2-0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吴桂花 张文生
兄弟姐妹/伯父母: 吴桂琴 吴桂萍 吴桂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5-07: 红色恐怖下的苦难岁月
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遭残酷迫害综述
……
案例2:吴桂花经数次关押酷刑后含冤离世

赤城县东卯镇吴桂花与丈夫张文生都修炼法轮大法,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们为给大法讨还公道清白,一次次的进京,又一次次的遭到了惨绝人寰的迫害。多次被关押劳教,受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于2009年10月14日含冤离世。

吴桂花自述:一到高阳劳教所先搜身,脱得一丝不挂,搜出一样和法轮大法有关的东西就打一回,我被他们毒打了三四回。然后让我写所纪所规,不让我动,把我的鞋袜都脱光,用电棍电我,电我的手脸、脚心、臀部、撕开衣服电我的后背。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就说我写。他们把我放开让我写,我写了“真善忍”三个字。他们又把我铐在外边椅子上继续电我,电棍电过的地方都起了大水泡,碰也不敢碰,疼痛难忍。从这天开始他们整整折磨了我三个半月。

由于不能活动再加上残酷折磨,我全身肿胀,连衣服都穿不上,也脱不下来,只好用剪子剪开。电棍把我电的手脚、脸、嘴、前胸、后背都是血痂,血痂足有铜钱厚,到现在有部份地方的伤痕还未全愈合。一次,一个警察拿来一把铁钉子对我说:“如果你不写,你不是修炼吗,我就把你像耶稣受难一样钉在墙上。”

经过三个多月的折磨,我的身体已非常弱、拉血、脓、吐血、水,饭都不能进肚,瘦得皮包骨。他们拉我到医院去治疗。医生说:“她的身体实在不行了,她又没有什么罪,放她一条活路吧,让她回去吃点小米粥调养调养,也许还有治的可能”。就这样他们怕担责任,终于放我出来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7/红色恐怖下的苦难岁月-308572.html

2008-07-22: 河北赤城县东卯乡大法学员王芳亮和李殿祥被绑架到乡政府

2008年7月17日上午11点左右,河北赤城县东卯乡中六湾村大法学员王芳亮正在村里给乡亲盖房,东卯镇恶党书记田小利派人到村里不由分说,强行将他带走,没告诉他的家里人,也不叫王芳亮回家换衣服。王芳亮的妻子知道后,人已被他们带走。她打电话到乡里问抓人理由,恶党书记田小利谎称因为王芳亮不交身份证和不说不炼功。问何时放人?田小利说,先给他们办甚么学习班,何时放人等上级指示。同天被绑架的还有古子坊的李殿祥。中六湾村大法学员吴桂花不在家,恶党人员非法入室将她的大法书偷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2/182492.html

2008-07-21: 河北赤城县东卯乡四名大法学员被绑架
7月17日,河北赤城县东卯乡除了绑架了王芳亮和李殿祥之外,还绑架了柏木井村的翟桂花和三道营村的吴桂芳。目前四人被非法关在一个大院内,24小时有人轮流把手。家属多次要人,恶党人员推脱说在执行县里命令。但他们却不能出示任何书面依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1/182435.html

2006-08-06: 个农民之家和本村学员受迫害的事实
我是吴凤银,河北省赤城县东卯镇大法弟子,1997年腊月得法。我妻子是1996年10月得法。她没有文化,不认识字,开始时《转法轮》无法读,只听录音、看录像,我就教她念书。我们一起学法修心,法轮功使我们全家身心受益,所以我们相信大法,坚定修炼。1999年7.20法轮功突然被迫害了,不让炼功不说,还那么严重的迫害我们。下面是我亲身经历过和发生在我周围的迫害,我把它写出来。

1999年7月21日夜间11点30分,中共刚刚开始全面迫害,县公安局就把我妻子带到镇政府大院看管起来,全镇有几十人,我村的王九有、明清华、刘淑琴、卢正莲、闫书梅、吴桂花也被抓了。后来又发出通知取缔法轮功,还给定罪,在全国电视播放。我们都是炼功人,知道中共政权说的都不是真的。7月24日中午,县公安局把我叫到村办公室,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7月29日村办公室通知说,炼法轮功的都被村干部监管了,规定了哪个干部看管哪几个炼功人,不准炼功、更不准外出。

1999 年8月村政府擅自非法对我们罚款:去过北京的罚1000元,没去的500元,老年与儿童罚50元,不交钱就去镇里修道路。还说法轮功是什么“反革命组织 ”、“非法组织”。因为我上班,交了500元;女儿小交50元;妻子不交,被强迫去镇上修道路20多天。她在那里干活却没有住处,就住在荒废了的水电站里,自己买饭吃,每天还遭到镇书记苏友和610办公室主任李值文的辱骂。

10月29日村里的几个大法弟子被从北京抓回来,镇书记苏友把我的二姐夫铐在树上拼命打,他自己打不动了又让别人接着打,还辱骂他们。这次又对我们村的大法弟子罚款每人50元,还让我们每天都得到村里签名2次。我们家距离村3里山路,每天被他们折腾。2000年4月26日,我们村的10名大法弟子被弄到镇上,每个人都被打的很重,有的打完了很长时间都不清醒,后来又每人罚款150元,才让村书记去把村里的人接回家。

2000年6月2日,镇书记苏友、镇长陆安龙、县公安局去北京把大法弟子乔连英押回来,又把我们炼功人都弄到村办公室。乔连英被镇上的恶人暴打倒在地上,还不准我们拉她。镇书记苏友说不准动她,死了拉出去。乔连英被罚5000元,钱没借够,交了4300元才让回家。苏友他们还说什么不交罚款就要往看守所送,要判刑。

过了不久,由于大法弟子刘淑琴去北京上访,被从大兴女子劳教所押回,于是闫书梅、张书娥、赵玉娥、卢正莲和我都被叫去,镇书记向赵玉娥丈夫于河勒索钱。于河不炼功,还是个中共的党员。他说我找不着钱,苏友竟让派出所所长王方生打他,把他的脸都打成黑青的。苏友和王方生用一副铐子把于河和卢正莲铐在一起,拉到镇里,大小便都不给开铐子。一男一女一起去大小便,这都是东卯镇镇书记苏友干的卑鄙事。到26日中午才开铐子将人放回家。

6月26日晚上苏友和派出所的王方生把几个大法弟子打的死去活来,强迫她们交待谁是主谋。她们承受不住,说我妻子是主谋。

27 日我在家施了一天化肥,28日去挖自来水沟,离家有6里山路,中午没回家,晚上5点还没下班,又饿又累。镇书记和派出所的又把我们俩带到镇政府大院,把妻子给铐在汽车前的保险杠上,起不来,也坐不下,要小便,苏友都不让开铐子。29日中午1点县公安局一科科长高全平把妻子带到县拘留所,7月6日把我和我姐姐也送拘留所。问我们还炼不炼了?我们都说“炼”,苏友一看勒索不着钱,又没法放,就回镇找我们亲人,编谎言骗说你们快去吧,要判刑呢,你们少交点钱,我给办理。就这样,孩子跟她舅舅去了又请高全平吃饭花了700元,又交苏友800元钱,车费饭费共花了2500元,才把我们俩接回来。

11月3日,村书记、610办公室的李值文、镇副书记马献玉又找我们说不让炼,还把刘淑琴、吴桂芳、闫书梅三人送去劳教了。3月3日,妇联主任、610的干部找我们去村里签名,每天两次,缺一次罚款50元,一直到3月15日。

4 月的一天,镇“610”李值文、古卫东来我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我妻子正在外地接树,没在家,他们租车硬是在夜里11点不出示任何证件,私闯民宅把她拉回来。在村妇联主任家里看着,不准她打工,不让回家。2001年4月27日,司法局的干部老王到村办公室给我们8名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逼我们从24日每天到村签名2次,一直到5月4日。

5月8日镇610李值文、古卫东闯到我家,我们正在吃饭。我们给他们讲真相,可他们根本不听。他们看到我家西屋有师父照片。过几天又把我们集中到镇里,他说我家有师父照片,就开车来我家找。我女儿没找到,他们就威胁孩子,还逼孩子骂师父,孩子不肯,他最后说,你要不骂你们师父,你骂我几句。这就是共产党的干部,竟逼孩子骂人。

5月9日晚,村干部、610来找我们5个法轮功学员去村里“开会 ”,说“开会”是谎言,目地是迫害我们。镇干部张树、明臣、古卫东在场。他们说明天要再加大力度看管。当时我们村唱戏,镇干部、县公安局、司法局的都来村里安“卡子”,让大法弟子每天到村办公室签名。上午签名出来,在马路上正碰上镇书记苏友和派出所米常帅,苏友开口就骂:你们他妈的谁踏出三道营子一步,我就砸折你的腿。我妻子问:书记,是谁规定的?他说就我规定的,说着上前就打了她两个耳光。

围观的人很多,有一个人拉他一下,意在提醒他别太过份。于是他让所长把我妻子铐上拉走。所长知道理亏,又加上马路上人太多,没有动手。接着把她们几个送回村办公室,关起来了。没有床,她们在地上坐了好几天。因为书记苏友家就在村旁边,一有时间就去骂她们一通,隔一会又去骂一通,一直关到12日。下午把我村炼过法轮功的都集中起来,共38人,让每个人骂我师父10句,骂了就放回家;不骂的站一边,最后还剩我们8人。13日上午拉到镇会议室,除了东卯镇的还有中碌碡湾的,共19人。白天让干活,晚上又打又骂。

县610在雕鹗镇办了一个洗脑班,食宿自理。把中碌碡湾张文生、王方亮送洗脑班了,后来剩11人,又要罚款,交罚款就回家,不交罚款就在那儿关着。黑夜在椅子上坐着。这次罚款全是威胁家人,说你们不交钱就往外送,这都是反革命,得判刑。有钱的多要,没钱的少要,最多的罚3000元,最少的200元。我妻子被关20天,因睡凉地、喝凉水,被迫害的走不了路,他们没办法只好给送回家,却不让我回去,只好由孩子看着她妈。后来孩子找他要人,镇书记一看剩我一人了,说少交点可以,告诉610的李值文,第二天孩子交200元把我接回家。我是最后一个,这次共被关28天,饭钱200元。

2001 年2月2日,又让我们去村签名,不去的缺一次罚款50元。这次我和妻子没去,2月6日白天村书记李桂存给捎口信3次,说不来签名晚上我去拿罚款。到了晚上真的来了,问我怎么不去,我说:忙没有时间。他又说:我一汇报一会儿苏友就下来。我没有理他,他就回家了。后来听别人说他到街上就骂:他妈的共产党连法轮功都弄不了。

2002年9月13日,苏友带人闯到我村大法弟子的家中,将我村在家的8名大法弟子抓走(还有别的村2名,共10名)送劳教。苏友扬言说,我送的那10个人,每个人最低不能少于3年劳教,他还说我借钱送礼也要把他们送走。结果都判了3年。紧接着又把全镇所有大法弟子都集中起来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又打、又骂,前后迫害2个多月。

这10名大法弟子13日当天都被非法送到拘留所,11月1日又送保定市高阳劳教所五大队。当天,他们就不同程度的受到迫害,有的被打的大小便都失禁了。后来吴守枝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张树梅至今大脑不清醒;赵玉娥被迫害的血压高,保外就医。劳教所用尽各种酷刑,在野地挖2米深坑“活埋”;用火烤;冬天铐在外面冻,夏天在室外高温下暴晒;用电棍电;地上泼上水,用电话摇;捆绳等等。 2004年3月3日上午10点,米常帅、石金龙、乔龙、小张、李桂存、李如,还有一个人不认识的,没有任何证件和手续,非法搜我家一遍,拿走一盘录音带,还让签“三包一”责任状。

每次到他们说的什么“敏感”日,元旦、中国新年、“4.25”、5月13日、7月1日、10月1日,还有什么两会啦等等,他们都会到大法弟子的家中骚扰一通,搞得大家鸡犬不宁。就是他们在破坏宪法和各种法律,执法犯法,贼喊捉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6/134942.html

2005-12-06: 北京昌平区恶警绑架3名外地大法学员的暴行
2005年12月2日深夜零点左右,北京市昌平区中滩派出所恶警绑架3名外来打工大法学员,并非法要求当地政府强行将3人押回当地。

吴桂花、张文生夫妇和妹妹吴桂琴、吴桂萍都是外来北京打工大法学员。在东小口村租住。

吴桂萍过去曾有精神病,学法后病情有明显减轻,但有时仍不理智。2005年12月2日夜在大街上讲真像被便衣发现,欺骗她,吴桂萍信以为真,将2人领到她姐租住房处。

3辆警车停在面前,要她们上警车,吴桂琴拒绝,六七名恶警就粗暴往车上架她,她大声呯喊招来的许多围观人,恶警们费很长时间劲也没能将她弄上车,最后将吴桂萍带走。

后半夜中滩派出所又到吴桂花夫妇处,把他们绑架到中滩派出所。第二天,中滩派出所恶令通知河北赤城县东卯镇来北京接人。12月3日下午,3人被押回当地。吴桂花、张文生夫妇已被释放,吴桂萍到12月4日中午为止仍被关在东卯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6/115956.html

2000-02-18: 河北省赤城县东卯乡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其乡长抓起来,连大小便的自由都被剥夺。张文生和吴某某(女)被戴上手铐、脚镣,并遭毒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18/4281.html

2004-05-20: 1999年10月份,中六湾法轮功学员张文生和三道营河南的学员吴桂芳進京上访被接回,苏友带着乡干部围着她俩拳打脚踢,打了张文生几百个耳光,致使他牙齿活动,很长时间不能嚼饭。最后把她俩踩倒在地,五花大绑,绳子勒進肉里很深,送县看守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0/75140.html

2004-02-25: 赤城县截止到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劳改队及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共16人,其中关押在劳教所12人、劳改队2人、看守所2人。她们分别是:

吴桂芳 女 现年53岁 张树梅 女 现年48岁
乔连英 女 现年52岁 吴守枝 女 现年45岁
刘书琴 女 现年48岁 闫书梅 女 现年50岁
张玉珍 女 现年54岁 吴凤银 男 现年50岁
她(他)们8人都是东卯镇人。在2002年9月13日,县政法委副书记王崇辉带领公安人员与当地派出所人员,把他们非法绑架到县看守所,并都非法判劳教三年,现仍被关押在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

2004-02-04: “你不是修炼吗,我把你像耶稣受难一样钉在墙上”
一次,一个高阳劳教所警察拿来一把铁钉子对我说:“如果你不写,你不是修炼吗,我就把你像耶稣受难一样钉在墙上。”……每次受完刑,法轮功女学员的脸整个变形,肿得没了人样,整个身子全是黑紫色的、肿胀的。有的地方电破了,流着血。几个警察把她们拖回屋来,雪地上留下一条血印……

河北赤城县吴桂芳、吴桂花姐妹俩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多次進京上访为法轮功申冤,却被关押劳教,受尽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以下是吴桂花自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4/66588p.html

2004-02-03: 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截止到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劳改队及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17人,其中关押在劳教所13人、劳改队2人、看守所2人。

其中:
吴桂芳 女 现年53岁; 张树梅 女 现年48岁;
乔连英 女 现年52岁; 吴守枝 女 现年45岁;
刘书琴 女 现年48岁; 闫淑梅 女 现年50岁;
张玉珍 女 现年54岁; 吴凤银 男 现年50岁。
她(他)们8人都是东卯镇人。在2002年9月13日,县政法委副书记王崇辉带领公安人员与当地派出所人员,把他们绑架到县看守所,并都非法劳教三年,现仍被关押在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

2001-04-26: 吴桂花,58岁,张家口市某县人。
吴桂芳,56岁,张家口市某县人。送入高阳劳教所当天晚上,恶警们就对她们進行审讯,用电棍威逼老姐妹俩写“保证书”。因姐妹俩坚定,丧失天良的恶警们马上下了毒手:电击姐姐时让妹妹看着,电击妹妹时让姐姐看着。她们的脚心被反覆电击,烂成一个个血洞,血肉模糊。姐姐的手背还电裂了好多口子,一攥拳头鲜血就流出来。她们走路还要人扶。入劳教所两个月都是半夜去受刑,“坐飞机”简直是家常便饭,次数难以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6/10328.html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8-08-20:以下是赤城县政法公安系统参与上门骚扰人员的电话号码,办公与住宅电话号码加区号为(0313)

政法委书记刘庆斌13582430681
政法委副书记荣贵清6312828、13703131790
政法委防范办主任刘万彪6316610、13643237675
公安局长侯志森18632368081
公安副政委袁文惠13931309489
国保大队长张永新15830346900
国保指导员李伟13931323801
国保副队长张锦铭13653130318
国保队员张艳13785345444
国保队员李震千13932310058
国保队员王进礼13933750139

城关派出所:
所长米常帅13831315278办6312396宅6316028
指导员王方升13833344167宅6316367
副所长李剑罡13833361788宅6312333
副所长吕文友13463314488
副所长张海军13503134956
郑海虹6312171、13831356110
张敏6316069、13503136557
赵伟凯13803138576
牛雷锋13730301110
董永波13663234661
武志果13171636838
姜永国15031371865
张占平15028357608
王华伟
苏文涛15081329545
郑亚楠15933330003
赵振中

龙关派出所:
所长郭占河6312499、13663230606
梁乐军
副所长李丽13582440938
副所长霍涛13663331751
曹旭15931333711
王东启
倪志明13283311834
张帆15933137940
杜桂宁13663133435
武佳梁18231395991
李艳婷15930319906
后城派出所:
所长柯义友6450456、13513230458
教导员宋强6455244、6314249、13463310118
王刚15003231389
朱海峰1393239527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