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安徽 >> 合肥市 >> 吴晓华, 女, 60

吴晓华
日本东京居民姐,安徽建筑学院副教授吴晓华被合肥市精神病院摧残一年,绝食,灌食,被生生撬掉四颗牙,头发几乎全白, 2003-05 被假释, 11月再次被恶人举报被抓,二月中被取保候审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19: 安徽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安徽省女子监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二零一五年由宿州第三监狱搬迁到了合肥市郊区。宿州第三监狱自二零零零年被安徽省劳改系统确定为“转化法轮功基地”以来,所有被非法判刑的男女法轮功学员一墙之隔都被关押在此强制洗脑迫害,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行“A”级管理(最严厉的管理级别),“未转化”和“转化不彻底”的学员互相之间处于绝对隔离状态,迫害真相封锁严密。

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安徽省女子监狱遭遇迫害的真相。

......(二)环境艺术系副教授吴晓华五年冤狱不能行走生命垂危

吴晓华,60多岁,原安徽省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一九九四年有幸修炼法轮功。她因坚信大法,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屡遭江泽民与中共流氓集团的长期迫害。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吴晓华被非法抓捕二十三次,她在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经历了很多酷刑折磨与凌辱。

二零一零年吴晓华在庐江县城遭到中共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宿州安徽省女子监狱迫害。安徽省女子监狱把吴晓华作为重点迫害对象,长年用酷刑摧残,她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二零一五年三月,吴晓华教授结束五年冤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她的家人将其送进了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救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9/安徽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383909.html

2015-08-06: 女教授被关精神病院经历的恐怖摧残

原安徽建工学院吴晓华副教授根本没有精神病,仅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关进合肥精神病院,强制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被当成疯子一样过电针、电麻。电麻造成吴晓华神经收缩,全身自动蜷缩成一团,脑中出现蓝、绿恐怖图形,伴随着怪异的嘶叫,令人恐怖。

主治医生李琬亲口告诉吴晓华:“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单位领导和上面让医生转告她:只要写“不炼功”的保证,马上就可以回家,回校继续教课。一护士长直接对她说:“你不是精神病,你是我们这里的特殊病人,其实就是政治犯。”

江泽民发起迫害法轮功以来,吴教授曾二十三次被中共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五年,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折磨与凌辱。六十多岁的她不久前刚刚冤狱期满,目前生命垂危。

被关进合肥精神病院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吴晓华因去北京旁听中共对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的非法审判被警察绑架,随后送回合肥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警察把吴晓华从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秘密送往合肥精神病院迫害,即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在那里,医生和护士经常强制给吴晓华注射、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近十个月。

前期,每日三次,每次一小把,拒绝告诉药名,有进口药。
中期,每日三次,每次四颗左右,有进口药。
后期:每日三次,每次一、二颗及强制注射。

吴晓华多次要求停药,医院不予理睬。她被摧残得动作缓慢,睡眠沉迷难醒,意识模糊,月经停止(入院时正常),反应迟钝,坐立不安。

打电针、电麻的恐怖

在精神病院一年期间,吴晓华多次被恶医强行打电针、电麻,恶人用五根布绳将她大字型地绑在床上,连续数天。每天通电时,恶医将电针刺入吴晓华太阳穴,造成她全身神经收缩,疼痛、毛孔倒立,头发像剥离头皮一样难受。电麻时被大字型绑在床上,主治医生李琬说:“你不配合,就给你加大电量。”

李琬不听黄豹等医生的劝阻,多次亲自动手,电麻比电针的电流大很多,造成吴晓华神经收缩,全身自动蜷缩成一团,脑中出现蓝、绿色恐怖图形,出现很怪异的像风声的嘶叫,电麻使用的是类似麦克风形状的黑色锤子,李琬将它抵住吴晓华两侧的太阳穴,动作时紧时松,令人恐怖。

李琬扬言:“你不吃饭,我们有的是办法,用制疯子的办法制你,你要不配合就会一直住在这里,长期住着,不让回家。”

吴晓华在精神病医院还经常被捆绑,遭野蛮灌食。

只要不炼功就可上讲台

吴晓华一直要求见单位领导,但没有领导来。主治医生李琬告诉她,只要写“不炼功”的保证,马上就可以回家,回校继续教课,否则就得继续关下去,这是单位领导和上面叫她转告吴晓华的。

吴晓华拒绝服药时遭到辱骂恐吓。有一次,主任王莉指挥五、六个护士包围吴晓华一个人,又拖又拉又拽。吴晓华说:“你们明知我不是精神病,把我留在医院是非法的,公民有自己的医疗选择权,你们这样逼我,我出去要告你们。”王莉说:“你只管告,我们不怕。”

不是精神病,是政治犯

吴晓华多次向前来查房的院长、院长助理提出自己不是精神病,但他们都回避这个问题。有一个护士长直接对吴晓华说:“你不是精神病,你是我们这里的特殊病人,其实就是政治犯。”

半年后的一天,李琬亲口告诉吴晓华:“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大约住了九个多月后,李琬又说:“我去找政法委、610、告诉他们你没有精神病。”吴晓华问:“你为什么总给我精神病的药。”李琬说:“是上面直接管的。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他们定,命令你必须吃。”

将近一年后,吴晓华被送回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她的牙齿被恶警撬掉四颗,头发也全白了。此次劳教到二零零三年四月底期满,吴晓华因为坚守自己的信念,又被无理延期两个月才回到家。

坐了五年冤狱 现命危

二零一零年,吴晓华再遭绑架,后被中共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曾被迫害得不能行走。二零一五年三月,吴晓华教授结束五年冤狱,因为长期摧残而出现生命垂危,被家人送进了医院重症监护病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6/女教授被关精神病院经历的恐怖摧残-313640.html

2015-07-09: 经年摧残 合肥女教授吴晓华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药物摧残、关精神病院、劳教、酷刑、冤狱,这是合肥女教授吴晓华十几年的真实写照。二零一三年吴晓华在宿州监狱被迫害的不能行走,狱方仍坚持不放人,二零一五年六月中旬,刚刚走出冤狱不久的吴晓华教授,终因当局的长期摧残生命垂危,被送进了医院重症监护病房。

吴晓华女士,六十多岁,合肥法轮功学员、原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因坚信大法而屡遭江泽民与中共流氓集团的长期迫害。据了解,吴晓华女士总共被当局非法抓捕二十三次,十几年来,吴教授所经历的折磨与凌辱,我们穷尽人间所有的文字,也无法表达她所经历的苦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9/经年摧残-合肥女教授吴晓华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图)-312188.html

2015-07-05: 原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女士被送重症监护病房

屡遭迫害的合肥法轮功学员、原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女士在今年3月走出冤狱后,状态一直不好,6月中旬住进了医院重症监护病房。据了解,吴晓华女士总共被抓过23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5/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1926.html

2014-04-10: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师生遭迫害事实
......
二、药物迫害酷刑摧残,教授吴晓华被迫害九死一生

吴晓华女士,五十多岁,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一九九四年她有幸接触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一身病全好了,从此,上班、家务都干得一身劲,还给学校省了一大笔医药费。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多次被中共当局非法拘捕、劳教、关押精神病院迫害。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几年,吴教授所经历的折磨与凌辱,是文字无法描述的。二零一三年吴晓华在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当局依旧不肯放人。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恶警把吴晓华从安徽省女教所秘密送往合肥精神病院迫害,即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那里的恶医和护士经常强制给吴晓华注射、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近十个月,前期,每日三次,每次一小把,拒绝告诉药名,有进口药。中期,每日三次,每次四颗左右,有进口药。后期:每日三次,每次一、二颗,强制注射、输液。吴晓华多次要求停药,医院不予理睬。吴晓华被摧残得动作缓慢,睡眠沉迷难醒,主意识模糊,月经停止(入院时正常),反应迟钝,坐立不安。

在精神病院一年期间,吴晓华多次被恶医强行打电针、电麻,由于不肯配合,恶人用五根布绳将她大字型地绑在床上,连续数天。每天通电时,恶医将电针刺入吴晓华太阳穴,造成她全身神经收缩,疼痛、毛孔倒立,头发象剥离头皮一样难受。电麻时被大字型绑在床上,主治医生李琬说:“你不配合,就给你加大电量。”

吴晓华在精神病医院里一年中经常被捆绑,大约捆绑了三十~四十次之多,每次捆绑时间长短不一,有时二十分钟左右,有时是连续二天以上。手因为长时间捆绑而发肿,两、三天才消肿。因为吴晓华被大字形的捆在床上需要喂饭,护士非常歹毒,经常一边骂大法,一边威胁,喂饭时不等上一口吃完就塞下一口,饭、汤滴到吴晓华的眼睛、脸上、脖子衣服上全是。插鼻饲时,用橡皮管从鼻孔插进胃里,在抵制中会遭到捆绑、揪头发、打脸(打脸的是周护士,骂大法最多的也是周护士,最会威胁、欺哄的是王护士长)。

住院期间,吴晓华一直要求见单位领导,但没有领导来,主治医生李琬告诉:只要写“不炼功”的保证,马上就可以回家,回校继续教课,否则就得继续关下去,这是单位领导和上面叫他们转告吴晓华的。

半年以后的一天,医生李琬亲口告诉吴晓华:“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大约住了九个多月后,李琬又说:“我去找政法委六一零、告诉他们你没有精神病,还告诉他们,你们自己可以去和她谈话,不出半年,你们就能清楚她不是精神病。” 吴晓华问:“你为什么总给我精神病的药。”李琬说:“是上面直接管的。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他们定,命令你必须吃。”

将近一年后,吴晓华被恶警押回安徽女子劳教所关押,劳教所恶警对她实行二十四小时小房监控,纵容劳教人员对吴晓华迫害。有一次,劳教人员不让吴晓华说话,往她嘴里塞满是血的卫生巾,再用细尼龙绳捆住她的嘴。有时劳教所恶警还把吴晓华双脚铐住,让她睡都睡不了,只好脸朝下趴着睡。在最冷的冬天也不给早睡,必须到十二点以后,一床被子放在没有任何垫子的水泥地上。第二天天还没亮,一夜睡不热的被子就被抢走,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一次次的绝食据理力争,一次次被强迫灌食,吴晓华的上下牙齿被恶警撬掉四颗,头发也全白了。此次劳教到二零零三年四月底期满,吴晓华因为坚守自己的信念,又被无理延期二个月才回到家。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曾被中共绑架十二、三次,曾多次被长年关押精神病院迫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夜间,吴晓华再次被恶人举报被抓,关押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里面遭到迫害。二零零四年二月,吴晓华因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残酷折 磨,多次濒临死亡边缘,上吐下泻,身体浮肿。二零一零年,吴晓华在老伴生病期间,在老家庐江县城再次遭到中共绑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0/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师生遭迫害事实-289842.html

2013-04-13: 九死一生 女教授吴晓华被关精神病院迫害

“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这是合肥精神病院主治医生在实施中共政法委对吴晓华的迫害时说的,“药量也是他们定,命令你必须吃”。
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吴晓华女士,50多岁,1994年有幸接触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一身病全好了,从此,上班、家务都干得一身劲,还给学校省了一大笔医药费。自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她多次被中共当局非法拘捕、劳教、关押精神病院迫害,后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现已被迫害致不能行走。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几年,吴教授所经历的折磨与凌辱,是文字无法描述的。

一、不断的受到药物摧残

1999年12月26日,吴晓华因在北京去旁听中共对原法轮大法研究会成员李昌、王治文、纪烈武、姚洁的非法审判时被警察绑架,随后送回合肥劳教迫害。

2001年10月23日,恶警把吴晓华从安徽省女教所秘密送往合肥精神病院迫害,即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那里的恶医和护士经常强制给吴晓华注射、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近10个月,前期,每日三次,每次一小把,拒绝告诉药名,有进口药。中期,每日三次,每次四颗左右,有进口药。后期:每次三次,每次1-2颗强制注射、输液。吴晓华多次要求停药,医院不予理睬。

吴晓华被摧残得动作缓慢,睡眠沉迷难醒,主意识模糊,月经停止(入院时正常),反应迟钝,坐立不安。

二、电针、电麻、捆绑、灌食,恶医无所不用其极

在精神病院一年期间,吴晓华多次被恶医强行打电针、电麻,由于不肯配合,恶人用五根布绳将她大字型地绑在床上,连续数天。每天通电时,恶医将电针刺入吴晓华太阳穴,造成她全身神经收缩,疼痛、毛孔倒立,头发像剥离头皮一样难受。电麻时被大字型绑在床上,主治医生李琬说:“你不配合,就给你加大电量。”

李琬不听别的医生如黄豹等人的劝阻,多次亲自动手,电麻比电针的电流大很多,造成吴晓华神经收缩,全身自动蜷缩成一团,脑中出现蓝、绿色恐怖图形,出现很怪异的像风声的嘶叫,电麻使用的是类似麦克风形状的黑色锤子,李琬将它抵住吴晓华两侧的太阳穴,动作时紧时松,令人感觉恐怖。李琬扬言:“你不吃饭,我们有的是办法,用制疯子的办法制你,你要不配合就会一直住在这里,长期住着,不让回家。”

吴晓华在精神病医院里一年中经常被捆绑,大约捆绑了30~40次之多,每次捆绑时间长短不一,有时20分钟左右,有时是连续2天以上。手因为长时间捆绑而发肿,两、三天才消肿。因为吴晓华被大字形的捆在床上需要喂饭,护士非常歹毒,经常一边骂大法,一边威胁,喂饭时不等上一口吃完就塞下一口,饭、汤滴到吴晓华的眼睛、脸上、脖子衣服上全是。插鼻饲时,用橡皮管从鼻孔插进胃里,在抵制中会遭到捆绑、揪头发、打脸(打脸的是周护士,骂大法最多的也是周护士,最会威胁、欺哄的是王护士长)。

有时恶人让吴晓华坐在椅子上进行灌食,暴徒按住吴晓华的脸往椅子靠背上摁。捏住鼻子,揪住头发,趁人不备,猛地拖住下巴,快速地往鼻孔里插管,有时插不进去,就愤恨,骂人,当很顺利的时候,会很得意,说一些刺激人的话(主要就是王护士长,周护士)。

开始鼻饲时,医生想把橡皮管一直插在吴晓华的胃里,那样,胃和鼻腔很难受,橡皮管的一头包着纱布和前额的头发拴在一起,管子拖在脸上,形象恶劣,不是疯子也给迫害成疯子的样子。吴晓华拒绝了连续插管。鼻饲了近20天,每天两次,鼻腔早就被插破,流血、肿痛、插时更痛苦,医生李琬说:“你要不吃饭,我要给你长期插管,橡皮管插鼻腔时间长了,会使人中毒,导致癌症,看你怎么办!不会放你回家的。”鼻腔越来越难插,改成输液,但血管变瘪,每打一针,要找5 ~6次,甚至7~8次,手臂上、手背上处处青紫瘀血。

三、“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

住院期间,吴晓华一直要求见单位领导,但没有领导来,李琬和吴晓华家人都告诉只要写“不炼功”的保证,马上就可以回家,回校继续教课,否则就得继续关下去,这是单位领导和上面叫他们转告吴晓华的。

吴晓华拒绝服药时,经常遭到辱骂恐吓,有一次,主任王莉指挥5、6个护士包围吴晓华一个人, 又拖又拉又拽,我说:“你们明知我不是精神病,把我留在医院是非法的,公民有自己的医疗选择权,你们这样逼我,我出去要告你们。”王莉说:“你只管告,我们不怕。”

吴晓华多次向前来查房的院长、院长助理提出自己不是精神病,但院长他们回避这个问题,有一个护士长直接对吴晓华说:“你不是精神病,你是我们这里的特殊病人,其实就是政治犯。”

半年以后的一天,恶医李琬亲口告诉吴晓华:“我观察你很长时间了,你确实没有精神病。”大约住了9个多月后,李琬又说:“我去找政法委、610、告诉他们你没有精神病,还告诉他们,你们自己可以去和她谈话,不出半年,你们就能清楚她不是精神病。” 吴晓华问:“你为什么总给我精神病的药。”李琬说:“是上面直接管的。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他们定,命令你必须吃。”

四、在劳教所吴晓华受尽酷刑、凌辱

将近一年后,吴晓华被恶警押回女子劳教所关押,劳教所恶警队她实行24小时小房监控,纵容劳教人员对吴晓华迫害。有一次,劳教人员不让吴晓华说话,往她嘴里塞满是血的卫生巾,再用细尼龙绳捆住她的嘴。有时劳教所恶警还把吴晓华双脚铐住,让她睡都睡不了,只好脸朝下趴着睡。在最冷的冬天也不给早睡,必须到12点以后,一床被子放在没有任何垫子的水泥地上。第二天天还没亮,一夜睡不热的被子就被抢走,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夏天最热的时候,吴晓华被关在只有3个平方的小棚子里,只有一个约25公分的窗子。门外是垃圾场,苍蝇、蚊子都来了,她四肢被铐着躺在铁床上,近2个月不给别人看她,更不给梳头洗脸,女子劳教所恶警就是这样迫害吴晓华的。

一次次的绝食据理力争,一次次被强迫灌食,吴晓华的上下牙齿被恶警撬掉4颗,头发也全白了。此次劳教到2003年4月底期满,吴晓华因为坚守自己的信念,又被无理延期2个月才回到家。

2003年11月16日夜间,吴晓华再次被恶人举报被抓,关押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里面遭到迫害。2004年2月,吴晓华因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残酷折磨,多次濒临死亡边缘,上吐下泻,身体浮肿。2010年,吴晓华在老伴生病期间,在老家庐江县城再次遭到中共绑架,音讯全无。

五、国际关注

吴晓华教授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消息传出后,全球营救亲人行动委员会的救援活动一直在进行,世界人权团体、政府机构、媒体也一直关注、调查和报导这一案例,大量信件、明信片、电话、传真送往吴晓华被关押的劳教所、精神病院和她所在学校,在东京都、在长野县、青森县,在日本各地,呼吁和签名活动一直不断。

吴晓华教授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一案引起国际上的关注,同时也是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关注的案件之一。该工作组于二零零四年九月访问中国时,吴晓华是该工作组列出的被迫害者名单上的一个。但是,中共政府既不提供关于吴晓华教授的最新情况,也不让工作组与吴教授见面。

2002年8月末,在日本横滨召开的第12届世界精神医学大会期间,在参加世界精神医学专家召开的关于中国滥用精神医学的记者招待会上,吴晓华在东京生活的妹妹吴丽丽以被强行关押精神病院将近一年的姐姐为例,向参加大会的各国代表们紧急呼吁:敦促中国政府停止滥用精神医学迫害法轮功学员,立即释放吴晓华。此次大会做出决定派遣独立调查团调查中国滥用精神医学的状况。自由亚洲电台、日本《读卖新闻》、美联社、法新社等对此均作了报导。

为了摧毁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坚定的信仰,中共常常把很多精神正常的大法学员说成是精神病患者,对其使用药物摧残。十四年过去了,没有人能统计出究竟有多少原本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病,也没有人不够统计出有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遭到过中共药物破坏神经的摧残。多年来中共一直造谣说,炼法轮功使人“精神病”,但事实恰恰证明,是中共的邪恶迫害把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变成了精神病,无数的事实告诉人们,中共才是导致精神病的真正“祸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3/九死一生-女教授吴晓华被关精神病院迫害-272009.html

2013-04-12:大学教授吴晓华被迫害致不能行走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曾被中共绑架十二、三次,曾多次被长年关押精神病院迫害。她最近一次被绑架发生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并再次被劫持到合肥市精神病医院迫害,后被中共秘密非法判刑,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现已被迫害致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

吴晓华现年约五十七岁,合肥市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吴晓华教授被关入精神病院迫害一案引起国际上的关注,同时也是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关注的案件之一。该工作组于二零零四年九月访问中国时,吴晓华是该工作组列出的被迫害者名单上的一个。但是,中共政府既不提供关于吴晓华教授的最新情况,也不让工作组与吴教授见面。

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在关于吴晓华教授案件的报告中描述:二零零一年十月亚太经济合作峰会在上海召开期间,她的家被包围,为防止她到上海去请 愿。后来她又被送往一个女子劳教所。她在劳教所受到各种折磨,包括被用卫生纸沾了小便堵口,特别是到厕所捡来用过的满是血迹的卫生巾堵嘴。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为了抗议无辜被抓,她绝食绝水近十天后被送往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合肥市精神病院)。在那里她被脱光衣服,做电针、打电麻、浑身通电。一名姓李的医生还威胁她 以后再绝食要电休克。她还被强迫灌精神病的药和打针。另外还有报告显示,吴教授第一次被抓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时。她在安徽女子劳教 所遭到酷刑折磨。之后又被转往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在那里同样遭到各种虐待,包括被锁在一个满是蚊子的大澡堂内一夜,并被强迫在长了很多蜘蛛网的猪圈里大小便。二零零一年四月她再次被捕。
而这仅仅是吴晓华遭到难以想象的迫害的冰山一角,之后她一次次被绑架,一次次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中共一方面把她当精神病人迫害,一方面又将她非法判刑。现在,她在狱中已被迫害的无法行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2/三位女性精英-狱中遭非人摧残-271973.html

2011-10-24: 法轮功学员吴晓华、朱维英等在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受迫害

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从刚出狱的知情人透露,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朱维英,现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吴晓华,现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黎梅被迫害不给洗澡,每天罚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4/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8249.html#111023231737-1

2010-09-04: 安徽建工学院教授法轮功学员吴晓华失踪

安徽省建工学院教授法轮功学员吴晓华在老伴生病期间,在老家庐江县城失踪。据说现在合肥市的某个监狱里。请法轮功学员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3/228980.html

2010-08-10: 安徽省建工学院法轮功学员吴晓华又被绑架

2010年7月22日,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法轮功学员吴晓华,在回家探亲回肥路上,在长途客车上给群众讲真相,发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车行至南门换乘中心(即南七里站)时,被合肥市包河区国保大队绑架至国保大队关押了五、六天时间,后又将其转送至合肥市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

吴晓华自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这次被非法抓捕已经是第十二、三次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0/228153.html

2010-03-26: 吴晓华去年底回到家中,抓捕她的恶人还在监视她

2009-07-07: 目前仍被非法关押、迫害。

2008-11-27: 合肥市庐阳分局610办公室负责人王露(女 0086-13905512240)口出恶言,她要打倒法轮功,掐死法轮功,小心你的家人等,告诉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已经上了恶人榜了,她挂断电话,再打,不接,一连几天打过去都不接。

2008-10-23: 日本学员呼吁首相访华时帮助制止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下午二点,日本法轮大法学会在东京的国会前举行记者招待会,呼吁日本新任首相麻生太郎关注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长达九年的迫害,并在去中国出席于十月二十四日,在北京举行的欧亚会议之际,敦促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3/188338.html

2008-02-23: 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周杏仙医师、吴晓华副教授遭恶警绑架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建筑系法轮功学员吴晓华副教授(女)过年期间在合肥市一家超市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遭合肥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精神病医院迫害。

安徽合肥市三里街法轮功学员周杏仙医师(女)在过年期间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遭合肥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3/172979.html

2007-01-04: 合肥市大法弟子王喜凤、吴晓华等被迫害

合肥市教育学院大法弟子王喜凤(女),被610邪恶之徒王路等恶人绑架到新宇洗脑班,同时被绑架的两位大法弟子是徐步军夫妻俩,配合邪恶干坏事迫害大法弟子的是邪悟的潘盈盈。

另外,建工学院大法弟子吴晓华被邪恶之徒绑架在精神病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4/146161.html

2006-12-01: 安徽建工学院大法弟子吴晓华教授在精神病院的近况
吴晓华教授遭绑架后,被恶警王璐送至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精神病院)第五病区迫害。目前,每天被强行喂药,吴晓华神情呆滞,行动迟缓。主治医生穆医生现已遭报,抱病在家休息。现主治医生是王莉主任医师,据说,此人较穆医生要好一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143664.html

2006-11-14:  东京集会游行 声援三退突破一千五百万
...法轮功学员吴丽丽手举“还我姐姐吴晓华”在游行队伍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429.html

2006-11-02: 安徽大法弟子吴晓华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精神病院
据消息,安徽建筑工业学院教授、大法弟子吴晓华现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精神病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41600.html

2006-10-20: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教授吴晓华再遭绑架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吴晓华教授最近再次遭邪恶绑架。请知情人对详细情况给予曝光。

吴晓华曾多次遭恶党追随者们绑架和迫害,曾在劳教所、洗脑班、看守所、精神病院等其他恶党的迫害场所,遭非人待遇,野蛮迫害,明慧网曾经曝光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0/140643.html

2005-07-08: 《法轮功人权》吴晓华教授被精神迫害一案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同时也是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关注的案件之一。该工作组于2004年9月访问中国时,她是该工作组列出的被迫害者名单上的一个。但是,中共政府既不提供关于吴晓华教授的最新情况,也不让工作组与吴教授见面。

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关于吴晓华教授案件的报告:

吴晓华,女,47岁,安徽省合肥市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2001年10月亚太经济合作峰会在上海召开期间,她的家被包围,为防止她到上海去请愿。后来她又被送往一个女子劳教所。她在劳教所受到各种折磨,包括被用卫生纸沾了小便堵口,特别是到厕所捡来用过的满是血迹的卫生巾堵嘴。2001年10 月中旬,为了抗议无辜被抓,她绝食绝水近十天后被送往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在那里她被脱光衣服,做电针、打电麻、浑身通电。一名姓李的医生还威胁她以后再绝食要电休克。她还被强迫灌精神病的药和打针。另外还有报告显示,吴教授第一次被抓是在1999年12月她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时。她在安徽女子劳教所遭到酷刑折磨。之后又被转往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在那里同样遭到各种虐待,包括被锁在一个满是蚊子的大澡堂内一夜,并被强迫在长了很多蜘蛛网的猪圈里大小便。2001年4月她再次被捕。
……
联合国关于吴晓华教授被精神迫害案件的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8/105728.html

2004-05-08: 已释放。

2004-03-11: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二月中被取保候审。近日中国开两会她又被非法抓捕。

2004-03-09: 修炼前后判若两人 真心向善反遭江氏迫害
……自从江××一伙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被当地的邪恶之徒抓到女教所,警察指挥劳教人员,打、骂法轮功学员,警察也动手打人,打完了当众撒谎赖帐。劳教人员不让我说话,往我嘴里放沾了小便的卫生纸,塞满是血的卫生巾,用抹布堵住我的嘴,再用细尼龙绳捆住我的嘴。双脚被铐,睡都睡不了,只好脸朝下趴着睡。在最冷的冬天也不给早睡,必须到12点以后,一床被子放在没有任何垫子的水泥地上。第二天天还没亮,一夜睡不热的被子就被抢走。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夏天最热的时候被关在只有3个平方的小棚子里,只有一个约25公分的窗子。门外是垃圾场,苍蝇、蚊子都来了,我四肢被铐着躺在铁床上,近2个月不给别人看我,更不给梳头洗脸,他们就是这样迫害我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9/69518.html

2004-02-19: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曾多次被非法抓捕,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残酷折磨,多次濒临死亡边缘,目前虽被“取保候审”,但上吐下泻,身体浮肿。

去年四月下旬,吴晓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满,由于她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又被非法延期两个月。吴晓华绝食抗议,被恶警指使劳教人员残酷灌食,生生撬掉四颗牙。长期非人的迫害使她头发几乎全白,身体极度虚弱,而在五月十三日被假释。
去年十一月十六日夜,吴晓华讲真象时被恶人举报,再次被关押進合肥市第二看守所,一進去就被钉大板9天。抓捕中,胳膊被拧伤,吴晓华一直绝食抗争,50多天没有大便,人瘦得皮包骨头,身体极度虚弱,头发更白,近日被取保候审。

吴晓华副教授自述被合肥市精神病院摧残一年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7/63440p.html

2003-12-27: 吴晓华副教授自述被合肥市精神病院摧残一年的遭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7/63440.html

2003-12-07: 今年四月下旬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满,由于她拒不放弃法轮大法修炼,又被强行延期两个月。吴晓华绝食抗争,被恶警指使劳教人员残酷灌食,生生撬掉四颗牙。长期非人的迫害使她头发几乎全白,身体极度虚弱,因此,五月十三日吴晓华被假释。

释放后她坚持讲清真象,其中两次在外地被恶人举报被抓,但立即被释放。十一月十六日夜间吴晓华讲真象时再次被恶人举报被抓,现被关押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电话:551-4482902)。

据知情者介绍,吴晓华曾九次被抓,在劳教所和精神病院受到过无数的残酷折磨,几次在死亡的边缘挣扎。

吴晓华,女,49岁,中国人、安徽建筑学院副教授。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12月开始因上访,坚修法轮功,曾多次被非法拘留,判劳教2年,两次强行送入精神病院。2001年10月至今一直被强制关押在合肥市人民医院(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被强迫打针、吃药、通电、电击。吃药打针后,出现昏睡,主意识麻醉,坐、立、卧不安,头昏、剧烈呕吐,月经失调,大脑思维出现空白现象,记忆减退,视力间隙性模糊,短距离看不清人、物,听力明显下降。身体非常虚弱,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情况危急!



2003-05-12: 在家监视居住。


2002-05-30: 安徽省第四人民医院,是一个精神病院。从第四层开始一直到第九层,每层都非法关着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他们每天饱受精神摧残,整天被关在铁笼子里,终日不见阳光,不许亲友探视。有位男同修被折磨得在平常情况下双腿不停地抖动。连知情的世人都说:“这是迫害!”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就关在此处快有10个月了。她的丈夫张泉曾对她说:“我不是不保你出来,如果保你出来,公安局会把我抓起来。”并且张泉还经常要挟吴晓华要与她离婚

2003-01-13:

【明慧网2003年1月13日】2002年8月底,在日本横滨举行的世界精神病学大会期间,美国的精神医学医生举行记者会,要求江氏独裁政权停止滥用精神医疗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仍被劫持在安徽省精神病医院的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在日本的妹妹吴丽丽,也在记者会上呼吁营救姐姐。
参加世界精神病学大会的中国大陆医生,每每见到外国同行,都会被问及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医学迫害异己的情况,每一位有良知的医生都感受到良心的拷问,为江氏流氓团伙的恶行而羞耻。

吴晓华以自己的正念正行和慈悲之心,使得一开始配合邪恶迫害的合肥精神病医院医生,心灵受到震动,认为吴晓华是非常好的人,根本没有精神病。

在被强行关进精神病院迫害一年多后,2002年10月初,吴晓华又被安徽省女子劳教所两管教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13/42705.html

2002-10-28: 合肥市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在合肥市精神病院被迫害一年多,最近据精神病院的一位医务人员说,吴晓华在两星期之前,被安徽省女子劳教所两管教接走,当时这位医务人员还没有上班,其她人员也不知道具体哪天吴晓华被带走的。吴晓华现在既不在家,也不在单位,至今下落不明。

2002-04-22: 继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大法弟子余军(96级建筑材料专业学生)被非法判刑四年之后,该校学生,大法弟子刘刚于2002年3月一审被非法判7年重刑。该校副教授、大法弟子吴晓华至今仍被关押在合肥市精神病院遭受折磨。...该校副教授,大法弟子吴晓华被关押在合肥市精神病院,目前情况危急。院方要求家属担保才可出院,但目前家属所受的压力过大。希望善良人士打电话给该校,劝其接吴教授出院;并通知吴晓华母亲及亲属真相:恶人在利用精神病院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2/28889.html

2001-12-23: 吴晓华,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优秀教师。99年12月学院评选优秀教师时她就因修炼大法而落选。99年12月底吴晓华依法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因坚定修炼遭到野蛮折磨,后被延期3个月才释放。

这是她又一次被迫害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3/21870.html

2001-11-26: 安徽省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法轮功学员吴晓华于2001年10月被再次非法劳教,因精神病院确定其无精神病,而有严重的高血压及糖尿病,保外就医在家。其单位的邪恶之徒将其再次送到女教所,女教所再次将其送入精神病院,强行“洗脑”。

2001-10-23: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在合肥家中被软禁后被抓
大法弟子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在最近的又一次被公安的非法拘捕中,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迫害,绝食抗议。恶警们捆其手脚灌食、并强行将她送医院输液、检查。血糖血压很高。医生按检查结果对警察说吴晓华的身体状况如果继续送劳教关押将有生命危险。于是她被保外就医送回家。学校也剥夺了她回校授课的权利。
近日突然有两辆车子,6、7个公安,其中有校保卫处的处长、科长,他们连日来24小时不离地守在吴晓华的家门口不让她外出、并试图带走她。甚至她家的自来水漏了一夜也不让她购物修理。这些公安的理由是“上海有亚太地区国际会议”,“按上级指示将你家包围起来,就是不给你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23/18472.html

2001-05-09: 安徽省合肥大法弟子、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再次被非法抓捕
据悉,安徽合肥大法弟子吴晓华在1999年7?20后,曾被关押在劳教所及精神病院长达一年半,由于长期不能学法练功,在被强烈的外来邪悟的迷惑下,特别是在警察的诱惑逼迫下写了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在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后,幡然悔悟, 重新回到正法中来,积极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最近被尾随的特务盯梢,再次被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9/10807.html

2001-03-29: 安徽女子劳教所中部份被劳教学员名单
合肥:胡国华 李松 方斯英 王德贤 时长英 丁子清 杨依林 孙金平 胡晓庆 刘德华 李云珍 赵荣花 李玉珍 孙婵 张淑英 周爱凤 蒋茂春 陈玲 苏世珍 徐婉 王秀远 党丽卿 窦梦丽 邬立芳 李群 魏开芝 孙侠 甘章梅 宋红 徐琴 汪运珍 王月英 李士英 陈再兰 刘明芝 许翠华 卢锦容 吴晓华 梅婷 纪广雄 李忠兰 涂修凤 张传慈 芦道珍 曹耀秀 陶浦珠 黄桂芝 王皖玲 刘小妹 纪广英 马侠 余美秀 裴契云 张瑞琳 田中凤 夏纪珍 张兰萍 吴伟明 陈天霞 柏云 李梅(已被迫害致死) 张玉书 丁奇志

2001-03-21: 1、 受害人情况:
姓名:吴晓华
性别:女
年龄:40多岁
文化程度:大学本科以上
职业: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建筑系副教授
家庭出身:不详
健康状况:健康
有无精神病史:无
2、 被迫入院的经过:
入院时间:不详
地点: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
主使人:安徽女子劳教所
受害人的立场:坚持修炼,不同意入院
有无签字同意:不详
住院文件签字人:劳教所
不住院的条件:放弃修炼法轮功
入院经过:该学员1999年12月下旬進京上访,带回后被判劳教,后由劳教所送至精神病院。
注:其他情况不详。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1/9204.html

2000-09-16:合肥学员大学副教授吴晓华被秘密送入精神病院
我是明慧网2000年8月18日北京合肥消息中吴晓华的妹妹,从9月12日中秋节清晨亲友的电话中震惊地获知,我姐姐吴晓华已于一个半月前被秘密从安徽省女子劳动教养所转至安徽省精神病院关押,并每天被强行打针吃药。整个过程被严密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包括家属与其见面,直至病院向我姐姐的工作单位: 安徽省建工学院索要"医疗"费五千元时,才得知吴晓华现被秘密关押在精神病院被强行"治疗"之事。

医院是救死扶伤、实行人道主义的地方,但令人难以置信将友善谦和、身心俱健且具有高度文化艺术修养的大学副教授关押其中,并被强行打针吃药这样的事实。由此不禁联想起侵华日军731部队的恶魔行径,也想到网路上报道的法轮大法同修关押在精神病院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有的同修甚至因此被夺去生命。我深为大姐担忧。

在此我强烈呼吁家乡有良知的医护人员,严守你们的医疗道德,即使被要求这样做,也应当拒绝将身心健全的正常人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残忍行为,尊重人权。

强烈呼吁大姐的学校领导,帮助你们尽职的部下;
强烈呼吁大姐的同事,帮助你们乐于助人的同伴;
强烈呼吁大姐的学生,帮助你们毫无保留、诲人不倦的老师;
强烈呼吁所有知情者、有关人士,帮助尽快从精神病院释放吴晓华

大姐的丈夫、儿子在等着她出来,她热爱的教学工作和学生在等着她出来,她年迈的父母和弟妹在等着她出来。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没有错,她们不该被关押、不该被送進精神病院。

作为吴晓华的妹妹及同修,我们也将尽一切力量呼吁国内、国际社会所有善良、正义的人们,关注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大法学员,给予他们道义上的支持。

还我姐姐,还我"真、善、忍"的同修。

吴晓华的妹妹2000年9月13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6/1997.html

2000-08-18: 安徽省女子劳动教养所,目前关押着近百名法轮大法弟子(所长室电话:0551-5315739;办公室电话:0551-5312701)。

该所为進一步迫害法轮大法弟子,于七月中旬专门盖了两排小屋,每间仅容一人立、卧,小屋只有一个约20公分左右的小窗口。如有大法弟子仍坚持炼功,就被押入小屋,小屋紧靠垃圾堆,气味恶臭,蚊虫极多,大法弟子大小便均在屋内,小屋上面仅盖一张石棉瓦,下面水泥地,潮湿闷热,烈日当空,气温高达38度以上。

在此期间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宋红、吴晓华等。有的大法弟子被反拷着,满身都是被蚊虫叮咬的痕迹,有的出屋后已被折磨的极度虚弱,有的自小屋盖好后押入一直未见出来。没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每天被强迫劳动18小时以上,不仅如此,所内公安还指使犯人毒打大法弟子。

更令人发指的是,端午节前夕,劳教所的公安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批流氓,五花大绑提走八位大法弟子,拉到戒毒所進行毒打,其中有一位50多岁的弟子李秀芝拖回来时已神智不清。为了掩盖罪行,这帮邪恶的败类极力封锁消息,不让任何人(包括亲属)与被劳教大法弟子见面,想知道里面情况极其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8/3023.html

2000-06-14: 省女教所关押的合肥市大法弟子已达66人前一阵子,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体罚升级,他们强迫大法弟子一天干16小时的活。一经发现炼功就教唆犯人对大法弟子捆绑、打骂。美菱厂卢道珍因炼功被五花大绑,不许睡觉,甚至关進直不起腰来的禁闭室。建工学院吴晓华教授在被关押三个月后,家人会见她时,发现她裸露的胳膊青一块、紫一块,才知她挨打已有历史了。已劳教近半年的柏云因超负荷干活晕倒在地。在一次次善意的忍受无法使管教人员收敛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以五次拒绝干活、绝食抗议,终于赢来了相对宽松的学法炼功环境。据悉,女教所的大法弟子由过去半个月、一个月会见家人一次改为三天可见一次。而且将干活的惩罚改为办“学习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14/1458.html

2000-01-16: 日本学员因和平炼功被关押至今逾2周
99年12月31夜,来自日本东京的法轮功学员肖辛力和吴丽丽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警察抓走,2个星期已过,仍无被释放的迹象。
吴丽丽被押送到原籍安徽,家人已经获知她被关押在合肥的螺丝岗拘留所,但警方不允许家人探望。吴丽丽2岁的儿子在日本,天天盼望着妈妈早日回家。她的大姐吴晓华也因去年12月26日在北京去旁听对李昌、王志文、纪烈武、姚洁的审判时被警察带走送回合肥,一直关押在螺丝岗拘留所至今。吴晓华是合肥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
肖辛力是东京御茶水女子大学儿童心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自从被抓走后音信全无,她的国内家属一直未收到任何通知,她所在大学也未得到任何消息。
在此我们强烈呼吁中国政府尽快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2000年1月15日
东京大法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6/933.html

合肥市联系资料(区号: 551)

2019-07-14:
现已知迫害单位、迫害责任人:

瑶海国保大队科长:桑劲松 0551-66262869
大通路派出所:0551-64483154
2019-05-26: 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地址:合肥市蜀山区井岗路1100号 红皖家园对面

合肥市蜀山区检察院:具体经办人崔某0551-63503457

2019-06-25: 合肥市双岗派出所:具体经办人范昌青18815652235,警号004380

2019-05-19: 井岗派出所地址:合肥市蜀山区山湖路1号,0551-653806756538085262693615,所长李春生
蜀山区检察院地址:合肥市井岗路1100号,李卫华63503473

2019-05-19: 合肥市高新区法院:
地址:合肥高新区燕子河路与文曲路交口西北角
电话/传真:65352452
查案电话:12368
院长丁寒梅65352486、13856068303、18956019178
副院长宋长城65352488、13075537870
副院长贾庆霞65352497
副院长黄文新65352477、13955129887
纪检组长解作荣65352490、13855109851
政治处主任艾云65352449、18956019138
办公室主任张友国65352455、13856924106
立案庭:65352425
庭长陈太敏65352437、18955148520
刑事庭:
庭长李德家65996509、15956559216(据了解李德家就是2012年对丁书梅非法判刑5年的法官)
刘德鸿65352461、13865996002
郭小宁65352461
王新艳65352461、13866174975
刘玉莹65352461、13855182161
执行庭:
唐峻庭长65352489
李群法官65352485
尹刚法官65352492
肖华法官65352483
王俊法官65352483
明珠法庭:
地址:合肥市佛掌路与青翠路交口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51)

合肥市庐阳分局610办公室负责人王露(女),多次组织抓捕吴晓华,而且伪善,其电话是:
手机 0086-13905512240
家 0086-551-2650876
办公室 0086-551-5521096-2210

合肥市第二看守所(电话:551-4483021-2843)

本案件有关文件

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 合肥市黄山路, 电话:0551-2650876   院长办公室0551-3616007

参与迫害者的姓名、职称(院长、主任、医生、护士及有关人员相关电话号码:
院长:李泽爱; 院长助理(院610办公室负责人):李晓驷; 主治医生:李琬

强行送精神病院的单位:
安徽省女教所(所长:桑莲花 潘磊), 610办公室
安徽省建筑工业学院
『当时,院长书记吴家桂刚刚离任,由副院长夏鹭平主持工作,王士明是纪检委负责人,保卫处长吕长为、科长洪厚来(后来的纪检委书记是胡传健)』
建工学院总机号码:洪厚来 0551-3513102办  0551-3510203宅
副院长夏鹭平  0551--3510061宅
王士明 0551-3510190
胡传健 0551-5107760宅  0551-3522903办

受害者姓名:吴晓华 50岁 女, 2001年10月23日入院 2002年10月8日出院
居住:安徽省合肥市, 大专 , 大学教师 副教授, 迫害天数:350天
入院理由:因为修炼法轮功,无辜被抓进女教所 为抗议迫害绝食10天
****************
因坚持信仰 安徽建工学院优秀教师饱经折磨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3/6/21/52639p.html
优秀教师吴晓华被精神病院强迫打针、吃药、通电 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21/36884p.html
安徽省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吴晓华仍被劫持在精神病院610恐怖组织不准其为去世的父亲送葬(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8/36736p.html

2003/1/13: 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被合肥精神病医院迫害一年多后 又被安徽省女子劳教所劫持:2002年8月底,在日本横滨举行的世界精神病学大会期间,美国的精神医学医生举行记者会,要求江氏独裁政权停止滥用精神医疗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时仍被劫持在安徽省精神病医院的安徽建工学院副教授吴晓华在日本的妹妹吴丽丽,也在记者会上呼吁营救姐姐。
... 更多

媒体报导

在日华人记者会“停止迫害 还我亲人”
http://epochtimes.com/gb/9/4/26/n2507264.htm

“迫害を停止し、わが家族を返せ”=法轮功学习者を救う会が记者会见
http://jp.epochtimes.com/jp/2009/04/html/d92460.html

日本学员呼吁首相访华时帮助制止迫害(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3/188338.html

Epoch Times: WPA "Compromises" Its Principles (Photo), by Dr. Viviana Galli, China Mental Health Watch, Jan 19, 2005
http://english.epochtimes.com/news/5-1-19/25818.html
http://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1/21/5677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