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鸡东县 >> 解运欢(谢运欢), 男, 34

解运欢(谢运欢)
日本静岗法轮功学员弟解运欢被非法判刑10年; 先被关在中国黑龙江省鸡东县哈达岗监狱,现被转到牡丹江(第一)监狱十监区. 现在家人去探望他,不允许会面。家人担心是否出了事

出生时间: 1975-05-09
个人情况: 原静冈日本语教育中心的学生;也是日本公民博林光弘的四弟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鸡东县大修厂
拘留时间: 2001年3月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10年; 中国黑龙江省鸡东县哈达岗监狱,现被转到牡丹江(第一)监狱十监区
个人近况: 已释 (null首次报道致死)
报告人 : 博林光弘,日本籍(中文名:解运华)
报告人职业: 日本静岗法轮功学员
亲友关系:
立案日期: 2003-08-2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战清敏
兄弟姐妹/伯父母: 解明娟(解鸣娟) 解运华 解运欢(谢运欢) 解运杰

黑龙江鸡西市对解运欢的判决书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5-08: 黑龙江穆棱市王贵金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
.......
三、恐怖的监狱

十月份,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我被冤判5年;法轮功学员殷常峰被冤判4年。我被送至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十监区服刑(原牡丹江尖山子监狱)。这时家人才知道我被关到哪里了,但是没有正式的通知书,只是在给殷常峰家属通知书上捎带一笔让通知我家人一声。此监区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孔祥柱(被迫害致死)、谢运欢(被迫害致死)、潘永刚、黄彦林、张海涛、王新民、吕恒义。狱警不准我们互相说话,不准出去买日用品、不准通信、打电话、会见亲人等。当时参与迫害的最邪恶的狱警是教导员王辉。后调离十监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8/黑龙江穆棱市王贵金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291405.html

2011-03-21: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东县法轮功学员解运欢,在3月12日上午十点多,结束了十年在牡丹江监狱的迫害,牡丹江监狱和610逼迫来接的家人写保证没有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1/237825.html#1132023474-9

2010-04-29: 今天,我母亲费了很大周折才看到弟弟,弟弟现在精神状态还很好,手上的伤已愈合,麻木的手脚也基本恢复正常,见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次没有像以前那样严密监视,据说现在监狱也受景气影响没那么多活了,所以奴役大法弟子的时间缩短了。

2009-11-14: 两位海外大法弟子亲人在牡丹江监狱遭残忍迫害(图)
解运欢遭殴打、吊铐、电击
日本静冈县藤枝市法轮功学员解运华(日本名字博林光弘)的弟弟解运欢,一九七五年五月九日出生,黑龙江省鸡东县人,一九九九年四月留学日本。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野蛮镇压邪令,成千上万的大法修炼者被残酷的抓捕、劳教、判刑。二零零零年二月在日本留学不到一年的解运欢看到国内的迫害形势忧心忡忡,于是回国为法轮功讨公道,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重刑10年,长期遭受迫害。

牡丹江监狱十监区,在利益驱使下,十监区大队长孙洪喜(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总指挥),指使十监区刑事犯侯振宝(牢头)对大法弟子解运欢、王新民、黄彦林等,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殴打、折磨,甚至用手铐长时间吊起。

大法弟子解运欢被殴打、电击,导致全身起泡,被关小号(禁闭室)迫害。解运欢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被殴打、电击,导致全身起泡,被关小号(禁闭室)迫害。大法弟子黄彦林被电击,“转化”未果,后吊铐在床上达一夜。七月二十四日,在众多亲友的共同关注与投诉(司法部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科)下解除禁闭。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早晨,大法弟子解运欢的家人去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探望他,警察不敢吱声,如临大敌,高度紧张,从办接见到会见大约经过两个小时,里面有三个警察,外面有两个警察监视(这几个警察没有戴名签,其他的警察都戴着名签)。里面的警察戴耳机监听,手指放在耳机键上随时中止说话,外面还有流动的警察,警察把家人的手机和包裹都锁在柜子里,什么也不让拿。

家人让解运欢把衣服掀起来看看,看到的是伤痕累累,手指上的伤口还肿着,腰上的伤痕已经结痂,肚皮上都是陈旧的一道道伤痕,手背上有被烟头烫伤的伤疤,后腰上还有一块圆圆的陈旧大疤。

解运欢的哥哥解运华(日本名字博林光弘)居住在日本,是日本静冈县藤枝市的一名会社员,一直在海外呼吁关注家人在中国遭受的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在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举办的“停止迫害,还我亲人”记者会上,解运华说,四弟解运欢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从二零零一年到现在,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本来就瘦小的他更加瘦弱,据家里人讲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14/212596.html

2009-11-05: 牡丹江监狱驱使狱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通讯黑龙江报道)6月份,牡丹江监狱以工作人员下岗相要挟,诱使狱警和服刑犯人对大法弟子酷刑迫害,有的监区的恶警亲自动手打大法弟子、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如十四监区中队长王勇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李海峰。不许大法弟子睡觉、指示几个犯人一起毒打大法弟子,逼迫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为了所谓对大法弟子的“转化”迫害,狱警和服刑犯人对大法弟子肆意虐待、奴役,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
......
二、解运欢遭殴打、电击 宫呈阁门牙被打掉

牡丹江监狱十监区,在利益驱使下,十监区大队长孙洪喜(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总指挥),指使十监区刑事犯侯振宝(牢头)对该监区王新民、解运欢、黄彦林等四位大法弟子,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殴打、折磨,甚至用手铐长时间吊起。

大法弟子黄彦林被电击,“转化”未果,后吊铐在床上达一夜。

大法弟子解运欢被殴打、电击,导致全身起泡,被关小号(禁闭室)迫害。解运欢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被殴打、电击,导致全身起泡,被关小号(禁闭室)迫害。七月二十四日,在众多亲友的共同关注与投诉(司法部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科)下解除禁闭。

2009 年7月27日早晨,大法弟子解运欢的家人去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探望他,警察不敢吱声,如临大敌,高度紧张,从办接见到会见大约经过两个小时,里面有三个警察,外面有两个警察监视(这几个警察没有戴名签,其他的警察都戴着名签)。里面的警察戴耳机监听,手指放在耳机键上随时中止说话,外面还有流动的警察,警察把家人的手机和包裹都锁在柜子里,什么也不让拿。

家人让解运欢把衣服掀起来看看,看到的是伤痕累累,手指上的伤口还肿着,腰上的伤痕已经结痂,肚皮上都是陈旧的一道道伤痕,手背上有被烟头烫伤的伤疤,后腰上还有一块圆圆的陈旧大疤。

十五监区大队长谢晓峰,对该监区大法弟子宫呈阁、赵柏亮等实施迫害,宫呈阁门牙被打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211927.html

2009-08-13: 黑龙江鸡东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案例汇总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鸡东县政法委“六一零”头目姜国发等与当地公、检、法互相勾结,十年来,对鸡东地区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关押、勒索、劳教、判刑。到目前为止,鸡东地区共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一人被迫害死,四人已释放,九人仍在监狱中遭受迫害。
......
2. 解运欢,男,一九七五年五月九日出生,家住鸡东县大修厂。九九年四月,解运欢到日本留学,二零零零年二月,解运欢回国,为大法讨还公道。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二日,在北京被国安局秘密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遭受摧残、折磨。二零零一年七月末,解运欢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八月末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统治下的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审判下,无视中国宪法、法律,在无证人、无证据、无自聘律师的情况下,只凭捏造之词判刑十年,并剥夺上诉权利。二零零二年十月,解运欢被劫持到鸡东县哈达岗监狱。每天被强迫到危险的井下从事装运煤炭的重体力奴役。身后是挥舞着皮鞭、棍棒的牢头,稍有怠慢就会招来抽打和谩骂。二零零三年五月,解运欢及当地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但每天强迫奴役达十六小时之久。狱警通过这种高强度的紧张奴役,剥夺在押人员思考的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其成为为其赚钱的工具。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三十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最近,解运欢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被非法关押在小号半个月之久,七月二十四日在众多亲友的共同关注与投诉(司法部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科)下解除禁闭,手上有伤缝了三针,腰上有伤也缝了三针,身上多处有伤。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3/206434.html

2009-08-01: 解运欢被关押迫害九年,伤痕累累(图)
2009年7月27日早晨,大法弟子解运欢的家人去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探望他,警察不敢吱声,如临大敌,高度紧张,从办接见到会见大约经过两个小时,里面有三个警察,外面有两个警察监视(这几个警察没有戴名签,其他的警察都戴着名签)。里面的警察戴耳机监听,手指放在耳机键上随时中止说话,外面还有流动的警察,警察把家人的手机和包裹都锁在柜子里,什么也不让拿。

家人让解运欢把衣服掀起来看看,看到的是伤痕累累,手指上的伤口还肿着,腰上的伤痕已经结痂,肚皮上都是陈旧的一道道伤痕,手背上有被烟头烫伤的伤疤,后腰上还有一块圆圆的陈旧大疤。

解运欢自己说:现在四肢发麻,下肢没有什么感觉。看见解运欢面黄肌瘦,身体非常羸弱,家属要求会餐,警察搪塞说餐厅正在维修,家人问他们,那么别的犯人怎么能会餐哪?警察就不说话了。

牡丹江监狱“六一零”的主任路显明甚至不敢报名,家人要求每月必须接见一次,路显明搪塞说监狱如果有意外安排就不可以接见,家人立即拨通了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的电话,强烈要求正常会见的权利,监狱最后答应了每月的会见要求,并且会见之前不需要和任何警察沟通。

目前,解运欢家人正在要求保外就医,严惩打人凶手。

解运欢,男,1975年5月9日出生,黑龙江省鸡东县人。1999年4月留学日本。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野蛮镇压邪令,成千上万的大法修炼者被残酷的抓捕、劳教、判刑。2000年2月在日本留学不到一年的解运欢看到国内的迫害形势忧心忡忡,于是回国为法轮功讨公道,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重刑10年,长期遭受迫害。

2001年3月12日解运欢被北京国家安全局秘密绑架到臭名昭著的北京团河劳教所,遭受强行洗脑,经受了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一系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并染上疥疮。 2001年7月末,解运欢被劫持回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看守所遭刑事拘留,受到了狱中恶警长达42天的不让睡觉,不给饭吃,每天上午、下午只给一碗清汤,稍一闭眼就用电棍电击。

2002年8月末,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对解运欢进行了非法审判,法院无视中国宪法、法律,在无证人、无证据、无自聘律师和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甚至家里的任何人都未被允许见上他一面的情况下,只凭捏造判处10年重刑,并剥夺上诉权利。

解运欢的哥哥解运华(日本名字博林光弘)居住在日本,。是日本静冈县藤枝市的一名会社员,一直在海外呼吁关注家人在中国遭受的迫害。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在东京外国人记者俱乐部举办的“停止迫害,还我亲人”记者会上,解运华说,四弟解运欢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从二零零一年到现在,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本来就瘦小的他更加瘦弱,据家里人讲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

解运华说: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在中国象我弟弟这样被非法判重刑、遭受牢狱折磨的年轻人有成千上万,象我们家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的家庭何止万千。我们家的经历只是法轮功遭迫害中冰山的一角。已经核实的三千余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迫害致死。而这对于法轮功学员种种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归根到底是因为中共的邪恶本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205698.html

2009-07-26: 解运欢被牡丹江监狱迫害,家人正常探视被拒

黑龙江省鸡东县大法弟子解运欢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被非法关押在小号半个月之久,七月二十四日在众多亲友的共同关注与投诉(司法部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狱政科)下解除禁闭,解运欢手上有伤缝了三针,腰上有伤也缝了三针。牡丹江监狱犯人在管教的唆使下,参与酷刑折磨,因为转化率与管教的经济效益挂钩,同时遭受酷刑折磨的还有其他三位大法弟子。牡丹江监狱为了所谓对大法弟子的“转化”,仍然对大法弟子肆意虐待、奴役,在精神和肉体上进行双重折磨。

现在监狱方面拒绝家人探视(每月一次探视是正常的规定)。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已同意每月一次的正常探视,如果监狱方面不允许探视,家人将继续投诉。同时要求严惩犯罪凶手,要求保外就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6/205294.html#09725234533-1

2009-07-06: 黑龙江鸡东县大法弟子解运欢被牡丹江监狱迫害
黑龙江省鸡东县大法弟子解运欢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关押已经八年多了,今天家里得到外界好心人的消息,解运欢被打了,希望速去探视,家里人已经一年没让探视了,因为解运欢至今未转化的缘故,这世道,做好人还有错?往哪里转化?具体被谁打的不知道情况。希望知道消息的尽快帮助打听一下。以便家里人联系探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6/204041.html

2009-04-04: 呼吁营救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解运欢(图)
文/日本大法弟子:解运华

我叫解运华(博林光弘),是日本静冈县藤枝市的一名会社员,也是一名法轮功弟子。从1996年开始我的家里有6人修炼法轮功。但随着1999年7月在中国 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开始以来,生活在中国的5个亲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而只有我一个人定居海外而幸免于难。
现在最令人担忧的是我的四弟解运欢,34岁,原静冈日本语教育中心的学生,2000年2月回国为法轮功讨公道,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重刑10年,长期遭受迫害。

弟弟解运欢被非法判刑10年

解运欢1999年4月来日留学,2000年2月毅然放弃日本的学业回国为法轮功上访。弟弟刚刚回到国内就受到了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从那时起就一直流离在外。2001年3月,四弟突然音信全无,不知去向。直到5月末,家里收到了四弟几经辗转而捎出来的一封短信,才知道四弟已于2001年3月12日被北京国安特务秘密绑架,因他手中有几位国外弟子的电话号码而被当作日本特工调查,调查证实只是普通的法轮功学员而已。中共当局这样兴师动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采用高级特务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比比皆是。

后来四弟被送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洗脑,经受了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一系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并且在团河劳教所关押期间染上了疥疮,情况严重。直到2001年7月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也未通知家里。 在这个所谓讲求法制的国家,江氏集团采取黑社会的绑架手段,将本国无辜百姓任意抓捕折磨,而不向家属做任何通知说明,让人难以置信中共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流氓集团。

四弟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不久,就被刑事拘留,同各种恶性刑事犯、严重经济犯关押在一起。据传刚开始时20平方米的监室最 多关押40几人,将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和凶恶罪犯同关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其结果怎样让人不敢想象。正因为其迫害的非法性,手段残忍,所以一直不允许家里人探望,家里只能从四弟想方设法捎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情况。每月去看守所给四弟存入200元生活费和必要日常用品,但每次都是通过狱警、牢头的层层盘剥,最终拿到手的已是所剩无几了。

在四弟被非法超期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邪恶警察及公检法的不法之徒趁机敲诈,称只要拿出足够的钱来,打通各个关节可减缓刑期甚至可以释放。有一次我求一位归国探亲的亲属想办法去看守所看望四弟,结果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不法警察谎称将四弟领出来了,约定在乌七八糟的娱乐场所见面。亲属对这种做法深感疑惑而没有上当。这些人只想敲诈勒索。中国豢养一大批国安人员,名义上是维护国家安全,实际上是采用秘密绑架、跟踪监视的恐吓手段迫害百姓。

因家里人不配合邪恶,不法之徒们觉得捞不到什么油水。就通过酷刑折磨、威逼利诱、十几天不让睡觉等卑劣手段,搜罗整理了一套虚假捏造的所谓证据、证人与2002年8月15日在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在无自聘律师、不通知家人庭审旁听的情况下,只以制作1400余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刻制90余份蜡纸和参加了几次法会的荒谬罪证,无视中国的宪法、法律判处四弟10年重刑,并剥夺上诉权利。

2002年10月四弟被送到鸡东县哈达岗监狱。因四弟是近视眼。按照监狱的规定视力不好的人是不允许到矿井里从事劳动的,但对于法轮功学员,一切法律规则都已失效。唯一起作用的是“对法轮功学员怎么处理都不过分”的邪恶规定。就这样四弟每天被强制到危险的井下从事装运煤炭的重体力奴役。身后是挥舞着皮鞭、棍棒的牢头,稍有怠慢就会招来抽打和谩骂。在中国这种奴隶式的强制劳动,在每个劳教所、监狱都是公开的秘密。

2003年5月,为了统一管理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四弟及当地10几名大法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在这所监狱虽然没有装运煤炭那样的重体力奴工,但每天强制奴工劳动达16小时之久。中国当局所说的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般的关心帮助,就是通过高强度的紧张奴役劳动剥夺你自己思考的时间和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你成为唯命是从的工具。

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30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就因上一次家里看弟弟时说了几句有关大法的话,已有几个月不允许探望弟弟了。这证明依靠暴力、谎言强制洗脑的脆弱性。

从2001年到现在,四弟解运欢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本来就瘦小的他更加瘦弱,据家里人讲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在 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本应处在生活上无忧无虑,事业上有所作为的时候,可是只是为了追求“真、善、忍”真理,维护自己受益匪浅的人生信仰,就遭受不白之冤。

我弟弟解运欢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之前曾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鸡东县哈达岗监狱三监区一中队半年之久,每天被强制下井采煤,劳动强度非常大),已经被非法关押八年了,在这八年中仍被限制探视,家人每次费许多周折才能看到,且有狱警和包夹不离左右,前一阶段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消息,因为拒绝劳役,被酷刑折磨。

从1999年7月开始,在中国象我弟弟这样被违法判重刑,遭受牢狱折磨的年轻人有成千上万人,象我们家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的家庭何止万千。 我们家的经历只是法轮功人权迫害中冰山的一角。更有甚者,已知姓名的3000余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被折磨致死。而这对于法轮功学员种种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归根到底是因为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权欲熏心而做出的错误决定,这本身就违反中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的镇压暴行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其他亲人受迫害情况

母亲战清敏,现年67岁,从2000年1月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6次,关押时间合计半年左右,几次都是绝食闯出,所在单位鸡东县红少年小学三年多未发给退休工资。至今流离失所近七年才回家。然而在2008年12月1日,鸡东县国保大队又以处理2001年的流离失所为由又罚款2000元,且不给任何收据。而且奇怪的是,竟然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被鸡东县公安局定两年劳教。恶警们听点风声就到处抓人,各种费用擅自从母亲的退休金中强制扣除(合计16000元,还不算各类罚款和保证金)。2001年国保大队恶警孙作恩和第一派出所片警柴立明到山东青岛追捕我母亲,三天就花掉5000多元,这些费用都从母亲工资中非法扣除。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我的嫂子赵玉梅,45岁,家庭主妇。2000年末同母亲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黑龙江省鸡东县拘留所超期关押长达4个多月,2001年中国新年是在看守所中度过的。也是从那一年起我们家一直未能过一个中国的传统的团圆年。后来被勒索罚款6000元人民币后释放。2002年8月,当地不法警察借口搜捕我的母亲而抄了哥嫂的家,只因查出几本法轮功的书籍就将嫂子关入了鸡西市第一看守所,在那里嫂子目击了鸡西市的邪恶警察采取恶毒下流的流氓手段对待女性法轮功学员,警察用电棍电击女性的胸部及下身等卑劣方法。嫂子本身也承受了莫大的屈辱和折磨,一周后经过亲属的多方活动,被勒索了1700元罚款而释放。要不是亲耳听到我真难以相信中国的警察已堕落到这种禽兽不如的地步。中共这样的一帮人渣管理社会治安多么可怕!2003年7、8月份,常来骚扰嫂子的恶警发现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就又拘留了嫂子一周左右,勒索罚款后释放。

姐姐解明娟,42岁,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4次,其中三次绝食才被释放,总共被勒索罚款6000余元,2000年同母亲流离失所半年左右。2001年末去天安门请愿在火车上被抓捕,非法关押、监视居住几个月,被单位停发一年工资。接着被劳教两年,在所在单位鸡东县供电局的担保下,监外执行,一年当中,每个月只发210元生活费。

三弟解运杰,38岁。2000年1月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捕,由工作单位所在地黑龙江省宾县公安局非法关押39天,后由单位作保释放。因为他是单位技术骨干,无论去哪里,都由单位派专人看管,不离左右。

我们家6人修炼。在中国国内的5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迫害,只有我因侨居海外而幸免于难。这就是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将和睦幸福的大法学员家庭拆得七零八落、四分五散的真实写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4/198354.html

2009-04-04: 呼吁营救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解运欢
我叫解运华(博林光弘),是日本静冈县藤枝市的一名会社员,也是一名法轮功弟子。从1996年开始我的家里有6人修炼法轮功。但随着1999年7月在中国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开始以来,生活在中国的5个亲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而只有我一个人定居海外而幸免于难。

现在最令人担忧的是我的四弟解运欢,34岁,原静冈日本语教育中心的学生,2000年2月回国为法轮功讨公道,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重刑10年,长期遭受迫害。

非法关押在狱中的解运欢

弟弟解运欢被非法判刑10年

解运欢1999年4月来日留学,2000年2月毅然放弃日本的学业回国为法轮功上访。弟弟刚刚回到国内就受到了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从那时起就一直流离在外。2001年3月,四弟突然音信全无,不知去向。直到5月末,家里收到了四弟几经辗转而捎出来的一封短信,才知道四弟已于2001年3月12 日被北京国安特务秘密绑架,因他手中有几位国外弟子的电话号码而被当作日本特工调查,调查证实只是普通的法轮功学员而已。中共当局这样兴师动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采用高级特务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比比皆是。

后来四弟被送到臭名昭着的团河劳教所洗脑,经受了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一系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并且在团河劳教所关押期间染上了疥疮,情况恶劣。直到2001年7月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也未通知家里。在这个所谓讲求法制的国家,江氏集团采取黑社会的绑架手段,将本国无辜百姓任意抓捕折磨,而不向家属做任何通知说明,让人难以置信中共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流氓集团。

四弟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不久,就被刑事拘留,同各种恶性刑事犯罪、严重经济犯罪分子关押在一起。据传刚开始时20平方米的监室最多关押40几人,将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和凶恶罪犯同关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其结果怎样让人不敢想象。正因为其迫害的非法性,手段残忍,所以一直不允许家里人探望,家里只能从四弟想方设法捎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情况。每月去看守所给四弟存入200元生活费和必要日常用品,但每次都是通过狱警、牢头的层层盘剥,最终拿到手的已是所剩无几了。

在四弟被非法超期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邪恶警察及公检法的不法之徒趁机敲诈,称只要拿出足够的钱来,打通各个关节可减缓刑期甚至可以释放。有一次我求一位归国探亲的亲属想办法去看守所看望四弟,结果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不法警察谎称将四弟领出来了,约定在乌七八糟的娱乐场所见面。亲属对这种做法深感疑惑而没有上当。这些人只想敲诈勒索。中国眷养一大批国安人员名义上是维护国家安全,实际上是采用秘密绑架、跟踪监视的恐吓手段迫害百姓。

因家里人不配合邪恶,不法之徒们觉得捞不到什么油水。就通过酷刑折磨、威逼利诱、十几天不让睡觉等卑劣手段,搜罗整理了一套虚假捏造的所谓证据、证人与2002年8月15日在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在无自聘律师、不通知家人庭审旁听的情况下,只以制作1400余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刻制90余份蜡纸和参加了几次法会的荒谬罪证,无视中国的宪法、法律判处四弟10年重刑,并剥夺上诉权利。

2002 年10月四弟被送到鸡东县哈达岗监狱。因四弟是近视眼。按照监狱的规定视力不好的人是不允许到矿井里从事劳动的,但对于法轮功学员,一切法律规则都已失效。唯一起作用的是“对法轮功学员怎么处理都不过分”的邪恶规定。就这样四弟每天被强制到危险的井下从事装运煤炭的重体力奴役。身后是挥舞着皮鞭、棍棒的牢头,稍有怠慢就会遭来抽打和谩骂。在中国这种奴隶式的强制劳动,在每个劳教所、监狱都是公开的秘密。

2003年5月,为了统一管理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四弟及当地10几名大法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在这所监狱虽然没有装运煤炭那样的重体力奴工,但每天强制奴工劳动达16小时之久。中国当局所说的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般的关心帮助,就是通过高强度的紧张劳动剥夺你自己思考的时间和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你成为唯命是从的工具。

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30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就因上一次家里看弟弟时说了几句有关大法的话,已有几个月不允许探望弟弟了。这证明依靠暴力、谎言强制洗脑的脆弱性。

从 2001年到现在,四弟解运欢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本来就瘦小的他更加瘦弱,据家里人讲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在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本应处在生活上无忧无虑,事业上有所作为的时候,可是只是为了追求“真、善、忍”真理,维护自己受益匪浅的人生信仰,就遭受不白之冤。

我弟弟解运欢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之前曾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鸡东县哈达岗监狱三监区一中队半年之久,每天被强制下井采煤,劳动强度非常大),已经被非法关押八年了,在这八年中仍被限制探视,家人每次费许多周折才能看到,且有狱警和包夹不离左右,前一阶段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消息,因为拒绝劳役,被酷刑折磨。

从1999年7月开始,在中国像我弟弟这样被违法判重刑,遭受牢狱折磨的年轻人有成千上万人,象我们家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的家庭何止万千。我们家的经历只是法轮功人权迫害中冰山的一角。更有甚者,已知姓名的3000余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被折磨致死。而这对于法轮功学员种种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归根到底是因为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权欲熏心而做出的错误决定,这本身就违反中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的镇压暴行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其他亲人受迫害情况

母亲战清敏,现年67岁,从2000年1月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6次,关押时间合计半年左右,几次都是绝食闯出,所在单位鸡东县红少年小学三年多未发给退休工资。至今流离失所近七年才回家。然而在2008年12月1日,鸡东县国保大队又以处理2001年的流离失所为由又罚款2000元,且不给任何收据。而且奇怪的是,竟然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被鸡东县公安局判两年劳教。恶警们听点风声就到处抓人,各种费用擅自从母亲的退休金中强制扣除(合计16000 元,还不算各类罚款和保证金)。2001年国保大队恶警孙作恩和第一派出所片警柴立明到山东青岛追捕我母亲,三天就花掉5000多元,这些费用都从母亲工资中非法扣除。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我的嫂子赵玉梅,45岁,家庭主妇。2000年末同母亲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黑龙江省鸡东县拘留所超期关押长达4个多月,2001年中国新年是在看守所中度过的。也是从那一年起我们家一直未能过一个中国的传统的团圆年。后来被无理罚款6000元人民币后释放。2002年8月,当地不法警察借口搜捕我的母亲而抄了哥嫂的家,只因查出几本法轮功的书籍就将嫂子关入了鸡西市第一看守所,在那里嫂子目击了鸡西市的邪恶警察采取恶毒下流的流氓手段对待女性法轮功学员,警察用电棍电击女性的胸部及下身等卑劣方法。嫂子本身也承受了莫大的屈辱和折磨,一周后经过亲属的多方活动,被勒索了1700元罚款而释放。要不是亲耳听到我真难以相信中国的警察已堕落到这种禽兽不如的地步。中共这样的一帮人渣管理社会治安多么可怕!2003年7、8月份,常来骚扰嫂子的恶警发现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就又拘留了嫂子一周左右,罚款后释放。

姐姐解明娟,42岁,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4次,其中三次绝食才被释放,总共被罚款6000余元,2000年同母亲流离失所半年左右。2001年末去天安门请愿在火车上被抓捕,非法关押、监视居住几个月,被单位停发一年工资。接着被判两年劳教,在所在单位鸡东县供电局的担保下,监外执行,一年当中,每个月只发210元生活费。

三弟解运杰,38岁。2000年1月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捕,由工作单位所在地黑龙江省宾县公安局非法关押39天,后由单位作保释放。因为他是单位技术骨干,无论去哪里,都由单位派专人看管,不离左右。

我们家6人修炼。在中国国内的5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迫害,只有我因侨居海外而幸免于难。这就是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将和睦幸福的大法学员家庭拆得七零八落、四分五散的真实写照。

在这里我呼吁世界上所有有正义有良知的人们,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呼吁中国政府制止江氏一伙政治流氓对本国人民、对真、善、忍的迫害。早日恢复法轮大法的名誉,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尽早结束这场对人类善良本性肆意践踏的浩劫,严惩邪恶、匡扶人间正道。

在这里劝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不要再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作恶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目前人权恶棍江泽民已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人权机构告上了法庭,各种司法程序正在顺利进行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将人间邪恶之首绳之以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正在收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名单及迫害证据,以在适当时机送交国际法庭追究其罪行,并已将一万余名责任人的名单送交联合国人权组织。为了你们自己的将来、也为了你们的家人一同免遭历史的唾弃,请幡然醒悟,善待法轮功学员。

邪党犯罪团体: 北京团河劳教所
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拘留所
黑龙江省鸡西市国安大队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
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及国保大队
犯罪人员: 鸡西市610办公室 杨大仁
鸡西市政法委书记 孙华平
鸡西市国安大队 姓宋的一名警员
鸡东县公安局政保科 李清华 孙作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4/198354.html

2009-01-12: 法轮功弟子解运欢家人欲去监狱探视,遭到牡丹江监狱拒绝
黑龙江鸡东县法轮功学员解运欢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已经八年,解运欢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目前家人给监狱方面打电话询问接见之事,监狱方面拒绝家人会见,恶警路显明(监狱“610”主任,手机:13836306983)藉口监狱方面有新规定,凡是不“转化”(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都不让接见,甚么时候接见不知道。目前情况不明。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牡丹江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不允许随便接见,要想接见必须得监狱里的“610”主任批准,恶警路显明看来是不想给自己留下后路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193366.html

2008-11-09: 日媒:毁人权约定 中共未停止迫害法轮功
日本五大媒体之一的《东京新闻》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以中共政权未兑现为举办奥运许下的承诺并继续迫害法轮功为焦点,大篇幅报导了三位在日华人在中国的家人们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的惨状。此篇报导正值日本新首相麻生赴北京出席欧亚经济会议之际发表,引起日本社会对法轮功问题的高度关注。
“拷问,暴行,剥夺睡眠。一张传单招致十年的牢狱。”东京新闻的这篇报导以此醒目的标题,首先介绍了居住在静冈的日籍华人博林光弘的弟弟解运欢的遭遇。

二零零一年三月,解运欢因为制作传单,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而被非法判刑十年,至今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所监狱里,每天遭受十个小时以上的强制劳动。为了强迫解运欢放弃信仰,监狱对他進行了拷问,剥夺睡眠等酷刑。

报导中说,据博林光弘介绍,其弟已经非法关押七年以上,由于拒绝在表明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署名,而未能被提前释放。他在中国的家人被禁止探望弟弟,为此他至今没有办法了解到弟弟现状。博林光弘称,据他所知,许多拒绝“转化”(即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即便“刑满”也不能得到释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9/189467.html

2008-10-23: 日本学员呼吁首相访华时帮助制止迫害(图)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下午二点,日本法轮大法学会在东京的国会前举行记者招待会,呼吁日本新任首相麻生太郎关注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长达九年的迫害,并在去中国出席于十月二十四日,在北京举行的欧亚会议之际,敦促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博林光弘先生说,想到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弟弟就心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3/188338.html
http://www.epochtimes.com/gb/8/11/7/n2322794.htm

2008-05-01: 法轮功学员解运欢家人在牡丹江监狱见亲人的情况
2008 年4月28日上午,黑龙江省鸡东县法轮功学员解运欢的家人到牡丹江监狱会见他。刚开始接见室拒绝会见法轮功弟子,没有任何理由,(牡丹江监狱自己的规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让接见)后来找到教改科科长宋晓斌(手机 13766603777,事先和他联系过同意见)才会见。

监狱方面高度警戒状态,好像还给家人照相了,(侧面正面的好几张)家人的手机不让带進会见室,可能怕录音或照相,给他带的食品也不让拿進去,说话时解运欢的身边有一个犯人和一个警察看管,如果发现说有关他们认为是敏感方面的内容,即刻就结束会见,会见时发给号码牌,指定到固定的窗口用听筒通话,会见只有十几分钟,监狱反面就中止通话了,会见时教改科的警察一直在听筒另一测监听,家人没法问具体,里面的情况还是不清楚。

出来时警察说,因为外界给他们施加压力,(可能指3月27日明慧网曝光解运欢在里面挨打的事)监狱在里面也给解运欢施加压力,可能有包夹不离左右。每次会见都要事先和监狱的教改科科长宋晓斌联系,否则家人就不让会见,据宋讲,要视家人的“规劝”结果而定,会见之前还要问家人是否炼法轮功的(正常会见应该是每月一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177585.html

2008-03-27: 解运欢回国遭判十年 今劝善又遭狱警毒打
2008年3月16日,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第十监区在教改科進行所谓的“三课”学习(政治课、文化课、技术课),犯人教师冷国华在念栽赃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造假文章,鸡东县法轮功学员解运欢为了制止邪党对世人的仇恨宣传,告诉不明真相的人说:不要诽谤法轮功,诽谤法轮功是有罪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解运欢的这一劝善举动事后被犯人举报,3月17日上午10点,解运欢被第十监区中队长王恩泽毒打,详情待查。监狱的610主任电话号码 13836306983

解运欢,男,1975年5月9日出生,大学文化,黑龙江省鸡东县人。1996年只有21岁的解运欢喜得法轮大法(法轮功),1999年4月留学日本。99年7月20日,邪党江泽民一意孤行发起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野蛮镇压邪令,成千上万的大法修炼者被残酷的抓捕、劳教、判刑。2000年2月在日本留学不到一年的解运欢看到国内的迫害形势忧心忡忡,于是回国为法轮功讨公道,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重刑10年,长期遭受迫害。
下面是解运欢被非法判刑的几年中所遭受迫害的部份记录:

解运欢在回国的途中就遭到了户口所在地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从那时起解运欢就开始了艰难的流浪生活,其间解运欢先后几次進京上访,在红色恐怖下做着各种向世人传播真相,揭露迫害的工作;2001年3月解运欢突然失踪,因他手中有几位国外同学的电话号码而被当作所谓的“日本特工”進行调查,其实这只是心知肚明的迫害藉口而已,中共国安特务藉此造谣生事,以图邀功请赏。

直到2001年7月,家人才收到他经过百般周折从北京团河劳教所捎出来的消息,才知道2001年3月12日解运欢被北京国家安全局秘密绑架到臭名昭着的北京团河劳教所,遭受强行洗脑,经受了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一系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并染上疥疮。

2001年7月末,解运欢被劫持回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看守所遭刑事拘留,受到了狱中恶警长达42天的不让睡觉,不给饭吃,每天上午、下午只给一碗清汤,稍一闭眼就用电棍电击。

2002年8月,在非法判刑之前,他被刑讯逼供、诱供,遭受长达十几天不让睡觉等残暴手段迫害,警察随意捏造罪证。8月末,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对解运欢進行了非法审判,法院无视中国宪法、法律,在无证人、无证据、无自聘律师和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甚至家里的任何人都未被允许见上他一面的情况下,只凭捏造判处10年重刑,并剥夺上诉权利。

2002年10月解运欢被劫持到鸡东县哈达岗监狱。解运欢是近视眼,按照监狱的规定视力不好的人是不允许到矿井里从事劳动的,但对于法轮功学员,一切法律规则都已失效。解运欢每天被强迫到危险的井下从事装运煤炭的重体力奴役。身后是挥舞着皮鞭、棍棒的牢头,稍有怠慢就会招来抽打和谩骂。

2003年5月,解运欢及当地10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但每天强迫奴役达16小时之久。狱方为了攫取更高的利润,让懂电脑知识的在押人员,上网参加网络遊戏获取高分,换取大量现金。狱警通过这种高强度的紧张奴役,剥夺在押人员思考的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其成为为其赚钱的工具。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30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

解运欢的哥哥,已入日本籍的法轮功学员解运华(日本名字博林光弘)是日本静冈市民,在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和营救弟弟解运欢的求助信中说:

“恳请国际社会及有条件的海外法轮功学员,能向该所监狱打电话揭露江氏集团的邪恶本质,挽救被谎言蒙蔽的人们,帮助我弟弟和受难的法轮功学员改变恶劣的环境。

“在这里劝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不要再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作恶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目前人权恶棍江泽民已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人权机构告上了法庭,各种司法程序正在顺利進行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将人间邪恶之首绳之以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正在收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名单及迫害证据,以在适当时机送交国际法庭追究其罪行,并已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名单送交联合国人权组织。为了你们自己的将来、也为了你们的家人一同免遭历史的唾弃,请幡然醒悟,善待法轮功学员。

“从1999年7月开始,在中国像我弟弟这样被违法判重刑,遭受牢狱折磨的年轻人有成千上万人,像我们家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的家庭何止万千。我们家的经历只是法轮功人权迫害中冰山的一角。更有甚者,已知姓名的3145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被折磨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7/175278.html

2008-03-21: 法轮功学员解运欢被牡丹江尖山监狱恶人迫害
黑龙江省牡丹江尖山监狱十监区一中队法轮功学员解运欢被中队长王泽毒打,具体情况待查。

解运欢,男,33岁,一九七五生。1999年2月留学日本,2000年2月回国为法轮功上访。2001年3月被北京国安局秘密绑架。2002年8月15日被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以所谓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判处10年重刑,现被非法关押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尖山监狱十监区一中队。

解运欢在狱中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据家里人讲他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1/174813.html

2007-12-10: 经过多方托人,百般争取,终于时隔8,9个月,于2006年12月12日,家人见到了关押在牡丹江监狱的四弟解运欢。目前弟弟的精神状态还好,只是更加消瘦。因狱方警察就在眼前巡视,所以在探视的近1个小时时间里,敏感话题是无法沟通。只能委婉地了解一点点而已。

之所以这么长时间不让家里人探望,是因为那个臭名昭着的违法机构---610办公室已進驻到了牡丹江监狱内,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一切都由他们管理,610办公室早已凌驾于监狱管理机构之上,允不允许家属探望等问题完全由610办公室视大法弟子的转化情况决定,无视所谓的法律规定,狱方更是无权干预。估计其他集中关押大法弟子的监狱可能也是这种情况。

这次见面前的几年,四弟在狱中大多数时间好像是从事电脑遊戏方面的强制劳动。估计是狱方为了剥取更高的利润,让懂得电脑知识的在押人员,上网参加网络遊戏,闯各种难关获取高分,以获得各种遊戏武器装备。这种虚拟空间的各种遊戏武器装备就成了现实世界中换取大量现金的工具,通过网上進行交易。

而网络遊戏的内容大多是暴力,色情,变态的虚拟世界,这又成了共产邪灵给大法弟子及常人灌输斗争文化及洗脑的工具。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弟弟本来就懂一些突破网络封锁的知识,就藉此看了许多应该看的内容。估计近来被发现,据说已被调离网络遊戏,到车间里去运转编织各种座垫的机器。

下面的电话号码是牡丹江监狱内610办公室的请大家集中拨打,窒息邪恶。
牡丹江监狱总机0453-6404755转分机 8407 8288 2707 8750 8708 8751 依此类推估计大多都是以8为开头的各分机,有时总机不给转接就自己拨分机号。
  610办公室主任姓李,他的手机号码是13766663789。

希望大陆的同修能收集到更多的这种驻扎在监狱内的610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2005-09-20: 日本居民博林的弟弟解运欢情况不明--被非法判刑10年,牡丹江(第一)监狱十监区. 家人和博林的弟弟的女友去探望他,不允许会面。家人担心是否出了事。

2004-12-12: 解运欢现关押于牡丹江监狱第10监区,邮编是 157021
因最近邪恶对狱中大法弟子新一轮迫害,搞人人过关,重新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保证书、转化书之类的东西,对不配合的弟子進行见不得人的迫害,并禁止与家人会见。十几天前解运欢的舅舅去牡丹江办事,顺便打算看望他,被牡丹江监狱狱政科宋喜俊(此人很伪善,利用各种方法搜刮狱中弟子的钱财)阻挡,并禁止给解运欢存钱。

2004-08-31: 从我家的遭遇看江氏集团的邪恶
现在最令人担忧的是我的四弟解运欢,29岁,(原静冈日本语教育中心的学生)。1999年4月来日留学,2000年2月毅然放弃日本的学业回国为法轮功上访。弟弟刚刚回到国内就受到了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从那时起就一直流离在外,讲清真像。2001年3月四弟突然音信皆无,不知去向,直到5月末,家里收到了四弟几经辗转而捎出来的一封短信,才知道四弟已于2001年3月12日被北京国安特务秘密绑架,因他手中有几位国外弟子的电话号码而被当作日本特工進行调查。调查到最后,证实只是普通的法轮功学员而已。在中国国内这样兴师动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采用高级特务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比比皆是。

后来四弟被送到臭名昭着的团河劳教所進行洗脑,经受了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一系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并且在团河劳教所关押期间染上了疥疮,其情况之恶劣程度,可见一斑。直到2001年7月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也未通知家里。

在这个所谓讲求法制的国家,江氏集团采取黑社会的绑架手段将本国无辜百姓任意抓捕折磨,而不必向家属做任何通知说明,让人难以置信现代中国已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流氓肆虐的国家。

四弟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不久,就被刑事拘留,同各种恶性刑事犯罪、严重经济犯罪份子关押在一起。据传刚开始时20平方米的监室最多关押40几人,将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和凶恶罪犯同关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其结果怎样让人不敢想像。正因为其迫害的非法性,手段邪恶残忍而一直不允许家里人探望,家里只能从四弟想方设法捎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情况。每月去看守所给四弟存入200元生活费和必要日常用品,但每次都是通过狱警、牢头的层层盘剥,最终拿到手的已是所剩无几了。

在四弟被非法超期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邪恶警察及公检法的不法之徒趁机敲诈,称只要拿出足够的钱来,打通各个关节可减缓刑期甚至可以释放。有一次我求一位归国探亲的亲属想办法去看守所看望四弟,结果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不法警察谎称将四弟领出来了,约定在乌七八糟的娱乐场所见面。亲属对这种做法深感疑惑而没有上当。这些人只想敲诈勒索。中国眷养一大批国安人员名义上是维护国家安全,实际上是采用秘密绑架、跟踪监视的恐吓手段迫害百姓。因家里人不配合邪恶,不法之徒们觉得捞不到甚么油水。就通过酷刑折磨、威逼利诱、十几天不让睡觉等卑劣手段,蒐罗整理了一套虚假捏造的所谓证据、证人与2002年8月15日在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在无自聘律师、不通知家人庭审旁听的情况下,只以制作1400馀张法轮功真像传单、刻制90馀份蜡纸和参加了几次法会的荒谬罪证,无视中国的宪法、法律判处四弟10年重刑,并剥夺上诉权利。

2002年10月四弟被送到鸡东县哈达岗监狱服刑。因四弟是近视眼。按照监狱的规定视力不好的人是不允许到矿井里从事劳动的,但对于法轮功学员,一切法律规则都已失效。唯一起作用的是“对法轮功学员怎么处理都不过分”的邪恶规定。就这样四弟每天被强制到危险的井下从事装运煤炭的重体力劳动。身后是挥舞着皮鞭、棍棒的牢头,稍有怠慢就会遭来抽打和谩骂。在中国这种奴隶式的强制劳动,在每个劳教所、监狱都是公开的秘密。

2003年5月,为了统一管理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四弟及当地10几名大法学员转送到牡丹江监狱。在这所监狱虽然没有装运煤炭那样的重体力劳动,但每天强制工作达16小时之久。中国当局所说的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般的关心帮助,就是通过高强度的紧张劳动剥夺你片刻自己思考的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你成为唯命是从的工具。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30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就因上一次家里看弟弟时说了几句有关大法的话,已有几个月不允许探望弟弟了。这证明依靠暴力、谎言進行强制洗脑的脆弱性。

从2001年3月到现在整整4年半时间,四弟解运欢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本来就瘦小的他更加瘦弱,据家里人讲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在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本应处在生活上无忧无虑,事业上有所作为的时候,可是只是为了追求“真、善、忍”真理,维护自己受益匪浅的人生信仰,就遭受不白之冤。

从1999年7月开始,在中国像我弟弟这样被违法判重刑,遭受牢狱折磨的年轻人有成千上万人,像我们家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的家庭何止万千。我们家的经历只是法轮功人权迫害中冰山的一角。更有甚者,已知姓名的1000馀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被折磨致死。而这对于法轮功学员种种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归根到底是因为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权欲熏心而做出的错误决定,这本身就违反中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的镇压暴行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31/83003.html

鸡西 鸡东县联系资料(区号: 467)

2018-02-24: 黑龙江省鸡东县法院
院长:刘景峰13674572777
副院长:郭继品
刑庭庭长:徐忠歧13144665817
盖秋海:13144665968
李丽 13144665500(办案人)
李默 13045355457(办案人)
赵丽娟13684671234
王薇18646728231
吕仙华13359967718
吕晓丹18646762288
金鑫喜13359961977
徐晓凤15545738588
刘玉佳15561992950
陈晨13804891234
鸡东县检察院人员
院长:王铁玉 15545295001
副院长:刘德臣 13199160007 王明利 13555051789
公诉科
万兴砚 13836551699 方金红 13836577270
印少铎 13089791009 刘颖 18182773399
刘冰洁 13555067700 寇旭 13504688087
田瑛妮 15146191119 张晨 15946773266
卢 静 18646713670
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
局长 陈刚 13946838558
政委 陶永江 13945866588
副局 文哲 13945861500
王波 13945831333
赵同喜 13945801459
李宪飞 13945864888
副政委 朱瑞军 18604671220
纪检书记 于洪军 13945854586
国保大队
大队长 付崇志 18746736666
教导员 宋冰 15946788999
副队 李建华 15094631999
王庆 15645802777 (办案人)
李环 13339573958
何文明 13359963577 (办案人)
齐东泉 13846011313
张丽 13359961227
何文清 13836501128
任福忠 15845361676
马小明 13895947656
常志奎 15846713555
张道喜 15303670880

2017-12-10: 鸡东县公安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67)

2010-07-05: 牡丹江监狱的电话号码是0453-829-9101最后的9101中的101顺次加1,比如610办公室是0453-829-9103 一直可打到9199

2009-09-10:
牡丹江监狱:牡丹江监狱电话号码已全面更新,已不需总机拨转,各监区,科室号码前头都为04538299***后三位数对应各个部门,请大家拨打确认。
牡丹江监狱总机:0453-6404755、总机内线:8000
狱长陈寿刚: 0453-6404755-8000转8388 手机13904676888
政委于景和: 0453-6404755-8000转8388 手机13904835888、13904935558
政治处主任孙久杰: 0453-6404715-8000转8298
纪委书记李斌: 6404755-8000转8398
教改科科长宋晓彬(已转走):0453- 6404755-8000转8333 手机13766603777、0453-6179431

教改科科长王海树:0453-6404715-转教改科
监狱警察张炎军手机号13845376455
警察:13804806777
13763608411

教改科副科长赵鹏 :0453-6404755-8000转8750 
狱政科科长周金平(已转走):0453-6404755-8000转8799 手机13945345260
6179479
狱政科副科长王旭辉 :0453-6404755-8000转8662 手机13704534000
610主任路显明(已调走)
(恶警,从来不让大法弟子家属探视)手机:13836306983
新610主任为张国民他办公室电话号码04538299103
狱侦科科长王辉 :0453-6404755-8000转8651 手机13504830585、0453-6179535
13766641111(这个电话已换人)、0453-6663333/0453-6666889
办公室0453-6404872(空号)
狱长室0453-6484344(空号)
老干部办0453-6179418
牡丹江监狱监狱长范振宇 :0453-6404715-8888
改造副监狱长王健 :13904833666
监狱长助理杜应春电话:13836352345
十监区监区长胡伟电话:0453-6404755转(十监区车间)
十监区科长13766659811
牡丹江市检察院住狱检查室所长李国彬 :13304530016
牡丹江监狱地址:黑龙江省牡丹江市862信箱(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一中队)
邮编157021
牡丹江监狱不归牡丹江司法局管,但是归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管理,可投诉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 0451-86335924 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邮编150080(哈市11线通达街下车)
黑龙江省监狱书记刘维民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狱政处周金华处长 张秀红0451-86331628 (管理投诉事务)
教改处:0451-86338154
信访:王明0451-86342238 (管理投诉事务)
信访办:0451-86304828 0451-86316442
接待投诉0451-86375598
办公室:0451-86335924
值班室:0451-86342139
工会:0451-86349895
牡丹江检察院:办公室0453-6171503
值班室0453-6271591
教育科:0453-6271522
控申科:0453-6171531
监所科:0453-6271525
牡丹江市检察院宋江,宋俭专门管理各个监狱
牡丹江市检察院驻所检查科:0453-6271526、0453-6262000 0453-6271116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1-08: 2003年12月消息,解运欢已经被转到牡丹江第一监狱,14监区3中队,也就是牡丹江监狱。总机称由于负责查询的部门<分机8682)放假。

男,28岁,中国人,博林光弘(男,33岁,日本籍,静岗市民,在日法轮功学员)的四弟。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4月来日留学,2000年2月回北京上访。2001年3月,被北京公安局秘密绑架非法关押至2002年8月。8月末,在无证人、无证据、无自聘律师的情况下,只凭所谓的“印制法轮功传单1600份,刻制蜡纸九十份”的捏造之词,被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判刑10年,现被强制关押在鸡西市第一拘留所,状况不明。从被捕直至判刑,长达一年半的非法关押过程中,没有真正履行任何法律程序,甚至家里的任何人都未被允许见上一面。前不久,家人通过各种途径请求终于得以探视,他被折磨的更加消瘦。刚被押回鸡西第一拘留所时,受到了狱中恶警长达42天的折磨,42天不让睡觉,不给饭吃,每天上午、下午只给一碗清汤,稍一闭眼就用电棍电击。

2002-10-17:日本籍大法弟子呼吁营救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解运欢(图)
我的弟弟解运欢(1975年5月9日生)今年27岁,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6年时间了。

弟弟1999年4月来日本留学。不久在中国就发生了4/25万人学员大上访,随着7/20江XX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大法残酷镇压的开始,在网上每天都能看到国内的弟子遭受迫害的消息。2000年2月我的弟弟解运欢毅然决定回国为大法讨个公道。当他回到国内立即就遭到了户口所在地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因为我们全家有6口人修炼,我的母亲是当地一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家里的电话早已被监听,母亲、姐姐及嫂子已几次被非法拘留)。从那时起就开始了流离在外,洪法正法的艰苦历程。先后几次进京上访,在白色恐怖下做着各种传播真相,揭露邪恶的工作。 并且同我一直保持着联系。
……
... 更多

个人简历

- 1975年5月9日生29岁,大专学历,1999年2月来日本留学,2000年2月回国为法轮功上访,2001年3月被北京国安局秘密绑架,2002年8月15日被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非法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判处10年重刑,现关押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第一监狱

案例简介

我的四弟解运欢,29岁,(原静冈日本语教育中心的留学生)。1999年4月来日留学,2000年2月毅然放弃日本的学业回国为法轮功上访。弟弟刚刚回到国内就受到了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从那时起就一直流离在外,从事着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活动。2001年3月四弟突然音信皆无,不知去向,直到5月末家里收到了四弟几经辗转而捎出来的一封短信。才知道四弟已于2001年3月12日被北京国安特务秘密绑架,因他手中有几位国外弟子的电话号码而被当作日本特工进行调查。调查到最后,证实只是普通的法轮功学员而已。在中国国内这样兴师动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采用高级特务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比比皆是。后来四弟被送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进行洗脑,经受了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一系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并且在团河劳教所关押期间染上了疥疮,其环境之恶劣程度,可见一斑。直到2001年7月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也未通知家里。这个所谓法制健全的国家,采取黑社会式的绑架手段将本国无辜百姓任意抓捕处置,而不必向家属做任何通知说明,让人难以置信现代中国已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独裁流氓统治下的国家。
 四弟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不久,就被批准逮捕并进行刑事拘留,同各种恶性刑事犯罪.严重经济犯罪分子关押在一起。据传刚开始时20平方米的监室最多关押40几人,将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和凶恶罪犯同关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其结果怎样不敢让人想象。正因为其迫害的非法性,手段邪恶残忍而一直不允许家里人探望。家里只能从四弟想方设法捎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情况。每月去看守所给四弟存入200元生活费和必要日常用品,但每次都是通过狱警、牢头的层层盘剥,最终拿到手的已是所剩无几了。在四弟被非法超期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邪恶警察及公检法的不法之徒趁机敲诈,称只要拿出足够的钱来,打通各个关节可减缓刑期甚至可以释放。有一次我求一位归国探亲的亲属想办法去看守所看望四弟,结果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不法警察谎称将四弟领出来了,约定在乌七八糟的娱乐场所见面。亲属对这种做法深感疑惑而没有上当。这些人只想敲诈勒索。中国眷养一大批国安人员名义上是维护国家安全,实际上是采用秘密绑架,跟踪监视的恐吓手段维护独裁统治。因家里人不配合邪恶,不法之徒们觉得捞不到什么油水。就通过酷刑折磨、威逼利诱、十几天不让睡觉等卑劣手段,搜罗整理了一套虚假捏造的所谓证据、证人与2002年8月在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在无自聘律师、不通知家人庭审旁听的情况下,只以制作1400张法轮功真相传单的荒谬罪证,无视中国的宪法、法律判处10年重刑,并剥夺上诉权利。
... 更多

媒体报导

在日华人记者会“停止迫害 还我亲人”
http://epochtimes.com/gb/9/4/26/n2507264.htm

“迫害を停止し、わが家族を返せ”=法轮功学习者を救う会が记者会见
http://jp.epochtimes.com/jp/2009/04/html/d92460.html  

日媒:毁人权约定 中共未停止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9/189467.html
日本学员呼吁首相访华时帮助制止迫害(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3/188338.html
海外来鸿:1000张传单和10年刑期-解读我弟弟的判决书
http://epochtimes.com/gb/4/10/29/n703360.htm
日本法轮功学员解运华呼吁援救在中国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
http://www.yuanming.net/articles/200304/19440.html
解运华援救被判刑10年的弟弟
http://www.epochtimes.com/gb/3/4/18/n302057.htm
五位亲人受迫害 日籍华人呼吁营救
http://www.epochtimes.com/gb/2/10/17/n236742.htm
日本籍大法弟子呼吁营救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解运欢(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7/38153p.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