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崔学敏, 女, 6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齐齐哈尔市
有关恶人: 王岩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1-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8: 被关小号九个月 齐齐哈尔女教师控告江泽民

齐齐哈尔市六十八岁的教师崔学敏女士,一九九四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三个月,曾困扰她的多种疾病一扫而光。一九九六年学校年终评定中一人拿了五个奖项,连年被评为省系统优秀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大法迫害的十六年中,崔学敏女士经历了让人难以想象的磨难。现在她对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崔学敏女士的先生张文德,原系齐齐哈尔市检察院一名处长,患有脑出血后遗症等其它疾病,面对崔女士多次在家被野蛮绑架,他承受不了这无耻的虐待,病情不断加重。二零零七年大年初十晚六点,青云街派出所三名警察闯入家中,崔学敏被他们强行抬下楼。从那开始他的精神与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于二零零七年六月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崔学敏女士遭非法拘禁、强制洗脑。在二零零零年七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为期三年。以下是崔学敏女士在控告书提及遭迫害的一些经历。

遭劳教所小号酷刑

二零零零年八月到二零零一年五月,我被关在劳教所的小号长达九个月时间。小号是废弃多年的鸡舍,因我炼功、背法,被关禁闭近一个月。禁闭室是宽一米,长一米五大小的黑屋。地上铺的是木板,在木板上有一个铁环,我坐在木板上,双手背铐在串在铁环上的手铐里,直不起腰,伸不开腿,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就这样坐着,每天放便二、三次,上完立即扣上,吃饭都不给打开,是普教人员喂饭。一个星期后我的双臂肿胀的很粗,手肿得象馒头一样,换大号手铐都刹到肉里去,双臂痛得撕心裂肺。八月天气很热,而禁闭室的门关着,黑黑的闷热得我浑身的汗象水洗了一样,因不许洗漱,身体气味难闻。半个月一天洪正权所长带着队长王岩等几人到禁闭室门口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炼。洪说:那就铐着,就走了。还有一次李威杰教育科长带了几个转化人员对我说教,我与其论理,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李就把那几个说教的人带走了。等我被放出来后双手很长时间不听使唤,臀部被磨出厚厚的茧子,半年才恢复正常。

小号的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是常事,暴打,上大挂等,经常安检(抢经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天,我们围坐着学法,杨颖手里拿一个纸条给我们念,被新来的小警察发现,闯进来就抢。我们索要她不给,年龄最小的许金凤带着哭腔大喊:那是法啊!我们监室五人集体绝食抗议。队长付双艳和陈大夫, 李大夫用灌牲口的鼻饲管给我们灌食,每次灌完食,我都是眼睛充血,鼻子流血不止。

两次遭到单关严管

二零零一年大年后我所在的二大队,把我们十八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间约二十多平米的房间里,一半地方摆上书桌,每天早八点半到晚四点半由警察看着强制我们糊药盒。室内拥挤不堪,洗漱也在室内,我们的饮水桶,饭桶,浆糊桶,垃圾桶和便桶五桶并排摆放在靠门的墙边,室内气味难闻。我多次找队长王岩和白所长谈话,要求改善生存条件,撤出书桌。遭到隔离关押,我被单关,而且被副队长赵丽娟两次铐在床头上。当我与队长王岩理论时她说:虽然你不说话,可你的一个眼神就能影响其他人。白所长说:这是对你的照顾,你住的是高间。

二零零一年六月我又被单关严管,由两个犯人和三个转化人员看着。二大队副队长赵丽娟下令不准转化人员与我说话,而且是一个星期换一次人。

野蛮灌食和药物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一次绝食,劳教所陈大夫在食物里加了药,灌食后,我处于二十四小时瞪大眼睛不能入睡,而后身心疲惫。

二零零一年十月开始,被超期关押十个月的法轮功学员陆续获释,到十二月时,一九九九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就剩我一个人了,因为我是唯一的三年期限,而且还加期一年,一共是四年。面对非法关押,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下,我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遭到野蛮灌食和药物迫害,长达五个半月。每天两次灌食,头一个星期,强行灌食都由护卫队的几个男警察按着,大夫插管有时要反复几次,几乎每次灌食后都是鼻孔流血。

一个多月后,每天要点四大瓶药水,由犯人轮流看着。尤其是陈大夫每次灌食都是浓浓的咸盐水似的淡奶粉,使得我口干得张不开嘴。一次星期天她值班到监室给我灌食,因冲的奶太热,放在桌子上凉着,大约五分钟后,她让犯人历桂英摸摸热不热,回答热。摸了两次后她不耐烦的要历桂英(大兴安岭的犯人)尝尝,她喝了一口,半天没咽。过后她告诉我:那个奶比我家腌咸菜的咸盐水还要咸。她看我极度痛苦的状态,甚为同情,每天她是多次左手端着脸盆,右手拿着一杯凉水劝我漱口。一天她非抢着给我洗衣服,被陈大夫发现了,于是她大叫大喊的训斥历桂英:你到劳教所干啥来了?还想在劳教所找个妈呀?六月初一天又是陈大夫值班,灌完食后,我开始腹泻,大约五次我就脱水昏迷了。身体瘫软无力,气短,天旋地转,身体动弹不得。就这样一个星期后,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六日回家。当时我已是满头白发,皮包骨头,已经脱像了。当时亲人看到我时是失声大哭,就连看管我的小警察都在抹眼睛。我也记不清是哪位小警察走到我身边关照的说:怎么要绝食哪,看你……

遭曙光派出所绑架、搜查和酷刑

二零零五年五月,我被迫流离失所五个月后回到齐市,居住在建华区西园小区沈子力家(租用)。二零零六年五月被齐市铁峰区曙光派出所绑架,两天后被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的资料和物品,包括电脑、两台打印机、塑封机、切刀、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还有许多耗材。我被关在所长初春办公室坐铁椅子,就是双脚铐住,两手伸进椅背的两个圆孔中,再用手铐铐住,整个身体不能动弹,背铐时间长了双臂剧烈疼痛,就这样我被铐了四天四夜。

每天都换警察看守,而每次都是重复一样的动作与程序。看管警察坐在我对面,翘着二郎腿,右脚蹬着我的膝盖,凶巴巴的看着我,说一些诽谤的话。参与人中最凶恶的就是警长盛涛。就这样公式似的重复四天后将我送齐市铁路看守所。一个月后送回齐市看守所。到齐市看守所的第四天,我身体出现不适,经检查确认是心脏病,甲肝和没有血压。开始我还能自己上厕所,后来医务室的刘护士以给我打针为由在我手和胳膊上乱扎,还说自己完成任务了。一天当她给我打了升压针后,我就起不来了,头晕得厉害,心跳加快,气短,身体松软无力,陷入了死亡状态。在齐市第二医院抢救,一个星期后回家。

长年被公安扣押身份证 被单位除名

自从我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进京,一星期后被齐市龙沙分局局长李政,片警王学接回,身份证就被非法扣押在公安手里,甚至二零零四年我在与单位或哈尔滨省行索要退休金时,去彩虹派出所索要身份证,派出所所长王晓峰蛮横不给,并大叫随时再送我劳教。片警刘明说:不能给你身份证,如果你上北京,所长的宝座就泡汤了,十多万的钱就白花了。后来换了所长办第二代身份证时同样。一次姓郭的片警要我办身份证的,原因是因为照片不清。我明确的说:身份证是证明我身份的,放在你们手里算什么?他二话没说就走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八日进京,于十月十一日被齐市农行铁峰支行除名,当时行长是李永军。我被单位除名这个决定,从来没有人通知我和我的家人。我是二零零零年八月份是劳教所的警察告诉我的。

我于二零零四年七月至十月向齐市农行,铁峰支行索要退休金期间,行领导互相推诿,不予办理。当时市行行长孙宪臣,人事科长孙洪斌,支行行长韩雪松。于是我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向齐市劳动仲裁委员会起诉,劳动仲裁委员会的刘处长受理了此案。一个星期就将起诉书送达到铁峰支行,准备开庭。

在十月二十一日早九点,我接到刘处长电话约我到他单位,我去后看到刘处长脸色很不好,在场的还有孙力仁和付佳民副处长。刘处长对我说:我和市610的李志强吵了一架,他让我撤诉,因为你是市法轮功站长,对法轮功没有认识。我说我不管她是炼什么的,只要是不符合《劳动法》的,我就纠正,我就是干这个的。后来市委书记杨信给劳动局局长施压,才不得不撤诉。他还破例将叁佰玖拾元的诉讼费还给我。

我老伴去世后,我的生活费就是在齐市检察院领取的四百五十元遗属补助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8/被关小号九个月-齐齐哈尔女教师控告江泽民-315263.html

2006-07-28: 齐哈尔市崔学敏等十几名大法学员被非法抓捕
今年五月份,中国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原副站长崔学敏被抓,同时还有近几十人被抓,破坏了十多了资料点,至于更详细的迫害情况有待于進一步了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8/134216.html

2006-05-28: 齐齐哈尔市铁锋分局迫害大法弟子

齐齐哈尔市铁锋分局于3月28日开始,突然闯入大法弟子家中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破坏资料点多处,多名大法弟子被相继抄家、拘捕、酷刑迫害,并在大法弟子家中长期蹲坑抓人,由铁锋分局吴局长主抓迫害。

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崔学敏、徐桂荣、张桂芹、甄淑兰、张继秋、安春英、陈永涛、齐大伟、安静涛、吴瑞芳、沈桂荣、杨春玲、贾杰、林颖、杨晶、李桂花、李顺英、沈子力、王岩、李琦、赵文山、迟海、潘美瑜、刘继明、武云龙、邢延良、王秀珍、张淑清、张育英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8996.html

2004-01-26: 同修崔学敏绝食被恶人王岩等人灌食四个多月,直到生命垂危才放人

2002-01-16: 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一:酷刑折磨

1:谁炼功就把谁关進小号,双手反铐在板铺的床脚上,不能站立,只能蹲在地上让刑事犯24小时看着,不让坐下,有的大法弟子被迫蹲20几天。这期间的饭每天只两顿,不给汤,一块不足二两的死面窝头,手指粗细的一条咸菜,吃饭时不给开手铐,让刑事犯喂。后来大法弟子们就绝食抗议,暴徒们才打开手铐。这其间不让洗澡,不让家属接见,干警威胁刑事犯,看不好就加期,因此刑事犯怕加期特别买力地迫害大法弟子。

2:有的弟子双手被反铐在铺板上,这种铐法只能蹲着和跪着别无选择,有一个牡丹江市朝鲜族的老大妈59岁,叫金春仙,被铐在铺上一天一夜,后她找值班队长富双燕理论,富以写保证书当筹码,但大法弟子谁都不写,大妈的膝盖跪肿了跪破了,腿脚肿的象馒头一样,四天四夜才放开,双脚失去知觉。

3:把大法弟子吊在暖气管子上,或吊在外边凉亭的大梁上,或吊在门上。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崔学敏(女)铐在地环上长达21天,几经折磨也没有动摇她那坚强的修炼意志。邪恶的宣讲团多次来欺骗她都无济于事。最后把她押往哈尔滨戒毒所专门叫来只会背诵马列主义糟粕的哲学系教授来洗脑,经过几番较量,教授说:我转化不了她,再下去我就被她转化了。

二:践踏人权

1:二大队的王岩和王玉静这两个队长最能用谎言欺骗人。每次都是以找大法弟子谈话为由骗出随后让刑事犯把被褥搬到邪悟人员的房间让邪悟者围攻坚定的弟子,不听的就打耳光强迫听。

2:骗出去强迫搜身,把纸和笔洗劫一空,不让打电话,不让写申诉信,不让家属探视。

3:超期非法关押,不决裂的就超期关押,在一次给决裂人员开现场兑现会上,有5名大法弟子揭露双河的干警层层搞欺骗的事实。双河的领导恼羞成怒于2001年6月28日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把这些弟子非法转送到齐齐哈尔市的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又超期关押了5个月18天。其中的徐红梅,沈子力,还一个不知名的弟子又被押往双河继续劳教超期关押。难道这不是对法律的践踏,对人的权利的践踏吗?

4:根据个人的意愿随便加期。2000年副所长洪震全把小号关押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集中在食堂拿一张报纸,让干警内念给大法弟子听,有的大法弟子提出不听,洪就提出给其中4个大法弟子加期6个月,又给十几人加期3个月,干警拿着电棍逼着这些人蹲在走廊里听,不听就打。劳教所给加期的权力只有3个月,而且得有笔录和当事人的签字。本人得知道为什么加期。对大法弟子他们不走法律程视法律为儿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6/23278.html

2001-09-24: 齐市双合劳教所在今年6月23日送6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崔学敏、杨淑兰、许家珏、王金花、张继秋、盛义到戒毒所進行迫害。这6人下车后,戒毒所的领导说:没事儿,几天的事。然后就把每人送進一个屋里被那些与法轮功已“决裂”的人(叛徒们)围攻。

戒毒所还利用叛徒们下迷魂药欺骗大法弟子。一名叛徒拿一块月牙儿式的糖自己吃了,又一名叛徒拿一块金鱼式的糖给齐市去的许家珏吃了。一小时后,她们让许家珏躺在其大腿上,拿笔、纸还有一张“决裂书”让许家珏照样写。许家珏拿起一看是“决裂书",特别清醒,就撕了,从而打破了她们设下的圈套。

这6名大法弟子在戒毒所历经38天的围攻、洗脑,坚修大法的心金刚不动,彻底打碎了邪恶之徒妄想逼迫大法弟子放弃正信的企图。

2001-02-16: 崔学敏,女,54岁,农行退休,99年10月8号進京上访,押回来后被送進第一看守所,因炼功又被送往甘南看守所,吃尽了苦,没有被盖,吃的是冷,硬的玉米面窝头,一直15天,又押回第一看守所,在第一看守所九个月,法院要开庭,问她在法庭上说什么,她说:我要证实法,法庭见。结果把邪恶吓得没有敢开庭,后又送双合劳教所,劳教三年,因炼功,一直在小号戴刑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6/8107.html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19-03-20: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区号:0451)
道里区法院
地址:道里区建国街118号,邮编(乘14、22、66、67、77、84、15、20、114、116等线路车在建国街下车)
电话:84869216
邮编:150076
院长:李少波
副院长:邹郅 孙庆伟 张羽
纪检书记:何治波

杨福祥84869235李春玲84869225曲志芳84801016戚嘉金84861016马云牧84869249
李建民84869224李春宇84869249张家明84869224刘玉杨84801017于江春84869264@
王薇84869252马旭84869249简成84869225@苗彧84801016杨雪84801016
唐红 85961151 18503601151
刘永清 85961138 18503601138
李春宇 85961079 18503601079
王新明 85961089 18503601089
檀东平 85961023 18503601023
员雷 85961039 18503601039
赵德成 85961038 18503601038
王丽 85961025 18503601025
李松青 85961026 18503601026
李瑛 85961029 18503601029
戴月 85961030 18503601030
李竞男 85961128 18503601128
刘国有 85961237 18503601237
赵新利 85961073 18503601073
马晶 85961049 18503601049
程爱萍 85961070 18503601070
杨帆 85961050 18503601050
葛秀莲 85961051 18503601051
徐烨岐 85961046 18503601046
张晓红 85961107 18503601107
李玉强 85961148 1850360114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11-03: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的一些迫害事实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3/8819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