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房山县(房山区,城关区) >> 马国欣, 女, 6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10: 北京房山区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近况不明

北京房山区北窖村法轮功学员高慧兰,女,70多岁,5月7号上午,在房山区坨里村集市上发放真相资料,上午十点多,被一个40岁左右的不明真相的警察抓住,70多岁的高慧兰被按在地上,警察拧着她胳膊,高慧兰对警察讲真相,警察不听,然后又叫来一个警察把高慧兰绑架到警车上,现在下落不明,请知情者继续曝光。

北京房山区鲁村法轮功学员徐秀芬(女)被绑架已有十多天了,知道详情者请及时曝光。
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狄文革(女)已有半年没有音信,请知情者继续曝光。
北京房山燕山法轮功学员马国新(女),五、六十岁,现在被绑架已有十多天了,请知情者继续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0/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6469.html

2019-05-05:北京市房山区燕山法轮功学员马国欣被绑架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北京市房山区燕山法轮功学员马国欣,因给来家的警察讲真相救人,次日被燕山迎风派出所警察绑架,目前被送往房山区第一看守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5/二零一九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85930.html

2017-09-14: 北京市房山区马国欣频遭警察骚扰

2017年8月24日,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马国欣和老伴去沈阳接孙子回京上学,在北京南站乘坐D11次列车,刚进车厢就被一国保警察拦住、强行带下车,周围站着2男2女4位警察,3位国保警察,他们动手一人翻箱子,一人翻包,一人录像。马国欣问:为什么随便翻乘客的包裹?你是哪儿的?一警察答道:我是乘警,这是抽查。马国欣说:不对呀,我一上车这个人(指国保警察)就问我你是谁谁吧,那不是早就安排好的吗?该警察说:你们这些人都在案。警察翻了一会儿,没达到目的才罢休。

马国欣回京后就在儿子家照看孙子。8月30日,片警来到马国欣家,在屋里屋外走了一圈儿,问马国欣老伴马国欣上哪儿去了,老伴儿说:给儿子看孩子呢。警察就走了。

9月1日,片警大老远的又到马国欣儿子家,问了一下家里房子的情况,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14/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3720.html

2016-11-06: 遭冤狱迫害 北京马国欣控告江泽民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今年六十二岁的北京市房山区马国欣女士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法轮功,被中共江泽民集团非法劳教一年、判刑三年,并多次扣押、刑拘、骚扰、抄家,家中被蹲坑、跟踪、监视、窃听电话、截留信件等。马国欣女士和家庭受到伤害和损失。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马国欣女士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她在《刑事控告书》中记录了北京市劳教所调遣处女警对她残忍的电击折磨的一幕:

“就因为我不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两个女警逼我双手抱头蹲下,而两女警脚穿警靴站在我两边,左警一脚踢在我的左腰部,问:写不写?右警一脚踢在我右腰部,问:写不写?象踢皮球似的踢来踢去。见我趴在地上不动,一女警把我拽起来,蹲回原地,拿起电棍,就朝我的头上电去,头发烧焦了,一绺一绺的往下掉,然后电脖梗,再把衣服撩起来,电后背,折磨了一个小时左右……”

下面是马国欣女士在《刑事控告书》叙述的修大法身心受益和遭受中共迫害的部分事实。

一、美尼尔氏综合症等十几种病不治而愈

我是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九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炼功前,身患十多种疾病:美尼尔氏综合症、偏头痛、顽固性鼻炎,咽炎、风湿性关节炎、子宫瘤两个、囊肿一块、脊椎骨三节增生、两条腿外侧麻木、患肾盂肾炎,全身浮肿,眼肿的眯一小缝,脚肿的只能穿拖鞋,尿呈淡红色,两腿发软,浑身没劲儿。医治无效。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九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一个月(早晚各一小时)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至今修炼法轮功二十一年,没有吃过一粒药(监狱中强迫吃药除外),没有打过一次针,没有上过医院看病,给国家和个人节省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医药费,也给家庭带来了无尽的幸福与欢乐。

我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先考虑别人,有了矛盾找自己,孝敬父母善待他人。所以与婆媳之间、妯娌之间、姑嫂之间、同事相处很融洽,使我们二十多口人的大家庭和睦相处受益无穷。

二、非法劳教一年

(1)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我到原燕山影剧院大门口外复印社(已迁移)复印歌颂法轮大法的诗歌,被复印社的老板报告给警察,被燕山迎风派出所二个警察绑架到迎风派出所关押。一到派出所,一位女警逼我脱光衣服搜身,而后把我关进铁椅子里。

晚上,不但不给我饭吃,还把我的双手背铐在铁椅子的靠背上,在没有暖气的屋里冻了一宿。深夜饥饿、寒冷、双手钻心的疼痛同时袭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晨七点,在我强烈的要求下才打开手铐,双手腕被勒出很深的血印。下午五点半,迎风派出所二个男警把我绑架到燕山看守所,看守所吃饭时间已过,我只好忍到二十九日早晨七点,才吃到饭。

从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至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半,非法拘留我二十七个半小时;从二十七日下午二点到二十九日早晨七点,非法剥夺我饮食饮水四十一小时。

(2)落圈套受欺骗,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至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在燕山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身体极度虚弱,脱相,只能躺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通知丈夫把我接回家。丈夫是从监室里把我背出来的。丈夫上班、孩子上学,没时间照顾我,就把我送回老家,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皇历腊月二十七日),丈夫带孩子回老家过年,一家人高兴的不得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腊月二十九日)上午,丈夫接到单位李姓书记(丈夫和我一个单位)电话说:上边有指示,炼法轮功的人都集中到一起,怕她们过年闹事,过了正月初七全放人,一会儿我们接她。

丈夫放下电话,对我叙述了一遍,我说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丈夫说共产党说话能不算数吗?就这样,下午三点钟,我被他们从老家接走了。

在回京的路上,我看到一辆警车紧随其后,还是北京车号,我就知道被骗了。因冰雪太厚路滑难走,二百多公里的路走了六个小时,晚上九点多钟才到单位。到单位后,换上了公安车把我拉进了燕山拘留所。我一进监室,长期被关押的女经济犯小韩说:我就知道你来,你被劳教早已列入名单。

果然正月初二,在门缝递给了我一张非法劳教票,劳教期一年。我要求见单位领导,一狱警说:过完年再说。

(3)北京市劳教所:电击、踢打、苦役、侮辱人格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正月初四上午,原燕山区公安分局把我绑架到了北京市劳教所调遣处。

一进劳教所调遣处,有两个女警察把我带到刑讯室(因在这屋给我动的刑,我把它叫“刑讯室”),把我抱的被褥、用品扔到雪地上,然后让我进去写“不炼功保证”。因我不配合,她们就让我双手抱头蹲下。

过了一会儿,一女警拿一张纸一支笔扔给我,说: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写。我说;我信仰“真善忍”,既没犯法也没犯罪,只是想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抓我本身就是错的。这时,两位女警都瞪大眼睛,其中一女警对我说:我们没有时间给你罗嗦,完不成任务,我们回不了家。

就因为我不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女警就开始打骂我。她们逼我双手抱头蹲下,两个女警脚穿警靴站在我两边,左警一脚踢在我的左腰部,问:写不写?右警一脚踢在我右腰部,问:写不写?象踢皮球似的踢来踢去,见我趴在地上不动,一女警把我拽起来,蹲回原地,拿起电棍就朝我的头上电去,头发烧焦了,一绺一绺的往下掉,然后电脖梗,再后来,把衣服撩起来,电后背,折磨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含着眼泪说:信仰是我的自由,你们为什么打人?这是执法犯法犯!

这时进来一个女警(像个小头目)把我带进另一房间对我说:你不写保证,她们完不成任务,回不了家,急的。我说;再急也不能这样干呢,会出人命的。女警说;上边有令,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怎么做都不过份。

(4)丈夫受刺激 得急病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即我被送北京市劳教所调遣处的同一天,丈夫过完新年和孩子一起回到北京,第二天上班,找李姓书记,打听我的消息,一听说我被送进劳教所了,气的当时就动不了了,那种上当受骗、被欺辱、被耍弄的气火,攻上心头,一句话也不会说了。从此,饭吃不下,水不想喝,睡不着觉,肚子一天比一天硬。每天拖着疲惫的身体上班、照顾孩子上学,还担心我的处境。

他托了个熟人,到调遣处看我,隔着玻璃用电话通话,他拿着电话光看我不说话,我立刻明白了,站在他面前的我已不成人样,他的手在颤抖,嘴唇哆嗦,和他一起来的张经理见此景,从我丈夫手里拿起电话安慰我几句,他们就回去了。

这一次打击使他病情加重,肚子硬的象一块“石头”。幸运的是,他身边有很多关心、理解、照顾、开导他的人,才免遭死劫。

(5)在北京市女子劳教所调遣处遭受的酷刑

苦役折磨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下午,我被分到十班,是一个劳动强度大的班组,队长姓秦。晚上,我躺在床上浑身疼痛,腰部被踢的翻不了身,早晨起不来床。就这样,还得把我拽下床,做苦役——包筷子。每个人都定任务,只要有一人完不成任务,罚全班别睡觉。

绘画:被非法关押在中共劳教所的人员被逼干奴工活——包筷子
绘画:被非法关押在中共劳教所的人员被逼干奴工活——包筷子

每天从早晨五点起床到晚上十点才能收工,如有特殊情况就会加班到晚上十二点、一点多钟,这种事情时有发生。我双手的拇指、食指、中指磨起了泡,磨出了血,磨硬了一层老茧。一天到晚除吃饭外,没有休息的时间,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中,再加上菜少、喝水少、二分钟上厕所时间,造成我十天不能大便,得了结症。人渐渐消瘦,眼睛慢慢熬干。

强迫劳动

十班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是被迫害的重点,重体力活儿都给十班,装车、卸车、背筷子送到各个监室门口。每包筷子最少五十斤,每人一包,从调遣处大门外背到各个监室门口,要求行走队形要整齐,队头队尾各一女警手持电棍押送。

当我背第三趟时,我是弯腰拖回来的,通红的脸上淌着汗水,内衣湿的透透的,两条腿酸软的坐下就起不来。因为反复的重体力劳动,很少的睡眠时间,我的身体越来越弱,眼神无光,眼窝塌陷,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包筷子没有场地,就在睡觉的屋里包,灰尘满屋飞。如果上边来检查,门窗关的严严的,把尿桶放在屋里,任何理由都不许开门,不许说话,手里的活儿不能停。

中午,屎尿屋里拉,饭菜屋里吃,手不能洗,吃完饭的碗筷放在盆里,接着干活儿。我们浑身上下、脸上、鼻孔里、嘴唇上覆盖一层土灰,呛的咳嗽、打喷嚏。

我在调遣处苦役一个多月,没洗过澡,内衣内裤、里外衣服、袜子都不让洗,屋里的味道熏人,每天早晨点名时,队长站在离门一米远处点名。

侮辱人格

在调遣处吃饭,一直是班长带一人领饭,回屋后,由班长分饭。突然有一天(二零零一年二月份的下旬),饭菜放在院子里,摆成一行,队长们站在饭菜旁边,让所有的被监管人员向队长要饭。要求每个人单腿跪下说;我叫某某,犯有什么什么罪,在某某班被监管,请队长给饭。然后再到另一个队长那要菜,单腿跪下,同样的话再说一遍,这顿饭才能吃上。

三、非法判刑 冤狱三年

(1)绑架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晚上六点钟,燕山分局、国保、610、联合迎风派出所副所长、片警和居委会的主任(女)、治安员(男)一行六人闯入我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衣服被褥扔了一地,整个房间一片狼藉,我的大法书、《明慧周刊》、笔记本、“义务教功”黄色条幅一条、自己手缝的“真善忍”条幅都被抢走了,没有我和家人签字。

他们把我按在地上,使劲拧我的胳膊背在后面,导致左胳膊行动不便,在慌乱中,不知道谁把我的右腿打的一拐一拐的。五个警察从五楼把我抬下去,强硬塞进警车里绑架到派出所。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上午把我绑架到房山区良乡镇安庄村洗脑班迫害。我被洗脑班迫害了十八天,又被燕山“610”人员绑架到燕山拘留所关押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被非法批捕。十二月初,又被燕山“610”人员绑架到北京市七处看守所迫害三个多月。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又返回燕山看守所关押迫害。

(2)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五年四月上旬,北京市房山区法院对我非法庭审。四月末,接到北京市房山区法院对我的非法判决书,判有期徒刑三年。(当天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都是三年)

我要求上诉,五月份,上诉到北京市中级法院,七月份,北京中级法院来了二个男警察,在房山区燕山看守所通道里对我说:“维持原判。”我没签字,他们就走了。

八月底,在我没有签字的情况下,燕山看守所的女警江姓、男警李姓、一名司机把我送进北京市分流犯人的“转运站”,然后“转运站”的警察把我投入北京市女子监狱,被北京市女子监狱八分监区迫害三年。大队长黄新华,队长张海娜。

在迫害的三年中,二零零五年我的婆婆、二零零六年我的妈妈,分别带着对儿媳、女儿的思念与担心,相继离世。我因没有给二老送终而遗憾。

四、结语

当我回顾这些迫害时,对于那些酷刑折磨我的警察,对于配合绑架、抄家、诬告、陷害我的人,我只有怜悯。因为是在江泽民淫威下造成的,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牺牲品。虽然写出这些人的违法犯罪事实,但是在这里暂不追究其刑事责任,给他们从新选择的机会。

而必须直接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元凶,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在江泽民一意孤行,违背民意的命令下,警察充当了打手、工具。他们违背了良心、道义、人性, 对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者大打出手,掩盖了他们善的一面而尽显恶的一面,做坏事,成为邪恶的帮凶。

但“善恶有报”,谁做了什么都要偿还的,所以他们也是受害者,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恶令的受害者。其实也有很多有良知的帮助过我的警察,回来后我找到他们表示感谢,同时讲清真相并退出党团队,自己选择了未来与美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遭冤狱迫害-北京马国欣控告江泽民-337307.html

2015-09-12: 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2/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5318.html

2015-08-16: 北京市房山区燕山马国欣被绑架

8月13日下午,北京市房山区燕山地区的马国欣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当天下午,一群警察突然闯入她家,一进门就把马国欣用手铐铐住了,同时,有两个警察架着她的老伴到另一个房间,警察就开始抄家。房山区燕山迎风派出所的警察先把她的老伴带到燕山迎风派出所。

他们抄完家后,她的老伴才被放回来。回家后,家里特别乱,被抄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和他们夫妻的手机。

警察把马国欣带走。后家属询问才知道现在她在房山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6/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4190.html

房山县(房山区,城关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6-29: 北京市女子监狱: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汇丰街润荷巷3号 邮编:102609
北京电话区号:010
对外电话:010-60276833
监狱长:刑梅010-60276688转8001
副监狱长、党委书记:齐秀山 13621066012
党委副书记、政委:魏书良 联系联系方式:jzhb@bjjgj.gov.cn
纪委书记:杜文亮 联系方式:jzhh@bjjgj.gov.cn
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监狱长:周英 010--60276688-8003 手机:13701383101
反×教办公室主任:黄清华13520328936、13681292668
反×教办公室:王英华、刑法执行科电话:010-53867171
教育科:010-60276688-转8182、8184、教育科科长:刘迎春 136713866999
教育科副科长:申艳秋
狱政科科长:高云起、狱政科副科长:邢红军 010--60276688转8178,8179
狱审科电话:010-60262601、010-53867079、监察科科长:唐凤君、杨晓东
北京市监狱局清河分局柳林监狱:
京山线茶淀站115-8号,信箱:300481,
咨询电话:010-58362972 010-53862977
北京市监狱管理局清河分局 010-83589148/49 (柳林监狱是其下属单位)
清河分局监管处 010-83589046
清河分局管教处 022-67988242
清河分局监察处 022-67988674

2019-05-30: 房山区政法委: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政通东路1号,邮编102400
电话:01089350447
师兴龙 18610718066
隗功民 13611148279
温忠鑫 15801279228
罗峥 13810163890
刘雁飞 13552820399
王心松 13911926635
李静 13810602690
魏广勋 1860122090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5-08-16:
附:房山国保支队:
支队长:张士营 住宅电话:01069382065 手机:13901244113
政委:王卫东 住宅电话:01089370628  手机:13701150370
副支队长:崔华棉 住宅电话:01061352711 手机:13601129663
副支队长:孙洪欣 手机:13911837001
中队长:王玉友 13711152230
王仲贤 13701001387
朱宝生 15601077057
副中队长:刘峰 13701322311
王洪丽 1381029689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