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 >> 孙之清, 男, 5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
个人近况: 2016年2月1日 迫害致死 (2016-05-10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5-07-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000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艳爱(孙子清妻) 孙之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5-10: 河北省赤城县孙之清遭迫害含冤离世

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孙之清,遭受了中共长达十七年的邪恶迫害,在被迫害得身体多病缠身的痛苦折磨中,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七岁。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日,孙之清与妻子王艳爱一起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寄到了最高检察院,要求将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之后,当地公安又突然将其与其他四人(包括一名家属)绑架关押,身心再次遭受摧残,释放回家后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孙之清是当地有名的孝子,老人和两个弱智的哥哥都靠他来抚养照顾,在他离世前后哥哥和母亲也先后去逝。不到一月三个亲人离世,妻子王艳爱和一双儿女含着悲痛料理后事,可见有多难啊!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不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二十万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诉状,就是对中共江泽民集团发起这场迫害的血泪控诉!

下面是孙之清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叙述的部分遭受迫害的事实:

我与家人于一九九二年到赤城做熟食加工生意,一九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大法。一九九八年年底经医院B超查出肿瘤,因为坚持修炼,在未经治疗的情况下疾病痊愈,第一次感受了大法的神奇。至此修炼大法后我和妻子都拥有了健康的体魄,远离了病痛的折磨。

迫害发生后,我和家人饱受了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妻子因进京证实大法,被遣回当地龙关镇,被逼交一千元罚款后才放回家。二零零一年五月八日,妻子随我县其他二十名大法弟子再次进京证实大法,被天安门西派出所戴宝剑铐,导致双臂至今不能完全抬起。遣回赤城后先后提审四次,在看守所关押长达半年后转到当时的“小刁鄂洗脑班”。后因出现眼睛视力不清,经家属反复要求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凌晨,县公安局副局长张秀明,国保队长张永新一伙六人闯至我家,非法抄家搜查,抢走电脑、打字机和打印纸数包,把我和妻子绑架到公安局,家里只剩下一个不足十二岁的儿子,无人照看。后经我多次提出:将儿子寄养他人。但一直不准接见他人。在绑架我们夫妻二人当日,我内弟(没修炼)也被抄家、绑架到公安局,因抄走一本大法书,到第二天交二千元罚款才被放回。

在被绑架到公安局后,我在“老虎凳”上被审问了五十六个小时,期间我质问他们法律规定传唤时间不得超过多少小时时,他们说对法轮功学员没有法律可言。在审问过程中,市公安局来的人说,事先已经跟踪我四十多天,赤城公安局的人也说,每天有九辆车跟踪我。审问无果后,他们逼迫我在刑拘证上签字,被我拒签。他们说“爱签不签”。后来强行将我和妻子关押到看守所。

在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我绝食抗议,在众目睽睽下遭到警察张树占疯狂踢打,妻子敲打玻璃呼喊抗议——“不准打人”。随后看守所所长崔正军,警察张树占、郭启等多人冲进关押妻子的牢房,一人拽住我妻子的头发,其他人则对她拳打脚踢,还给戴上宝剑铐,直到妻子眼睛出血、昏迷,摊在地上动弹不了,全身抽搐,他们害怕出事才罢休。随后崔正军等人还对我强行灌盐水。

妻子被殴打后第五天,就被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劳教所检查出近期有突发性心脏病(可见与五天前被重打折磨有直接关系)拒收,才又遣返回来。国保队长张永新还趁机向妻子索要二万元所外保证金。当时妻子说没钱,只有某酒店欠我们的三千元欠条,张永新说那也行,又将电脑、打字机折了七千元就此了结,但未出示任何字据。

被刑拘期间,我多次向看守所所长崔正军提出刑拘期限已到,要求释放时,他说:“我只是仓库保管员,我做不了主。”我被关押了八十多天后,身体日渐消瘦,我再次绝食,体重由在家的一百六十斤降到最后的九十斤,生命垂危,公安局怕出事担责任,让我亲属担保取保候审,才放回家,使我饱受了身心摧残。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赤城镇刘大志带数人到我门市部反复骚扰,还说让交一定额数的钱就不来了,被我拒绝。最后他联系我户口所在地——万全县六一零公安来人把我与妻子绑架到了万全县洗脑班关押四十五天,并要我向洗脑班交壹万肆千元培训费,我说:世上还有自己花钱被人迫害的吗?他们自觉无理才放回。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凌晨,我雇车到北京进货,在延庆县检查身份证时发现我是练功人。在车上查出两份真相资料,被押到延庆县公安局审讯。天亮扣押到延庆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期间饱受了恐吓、歧视、侮辱。直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才放回。

从劳教所回到家后,迫害仍在继续,从劳教所出来身份证被扣押一年半之久不得外出。

每逢节假日及敏感日我户口所在地万全县都会派三到四个人到赤城县现居住地进行看管,每次我的花销都在千元之多。妻子总是提心吊胆,儿女们也生活在恐惧中,迫害使家人们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十多年来,由于数次被抄家、关押、劳教,使我经营的门店遭受经济损失达二十余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0/河北省赤城县孙之清遭迫害含冤离世-328146.html

2015-07-12: 6月29日被绑架的河北赤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永利、孙之清分别在7月6日、9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2/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大陆简讯与交流-312300.html

2015-07-04: 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五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补充

2015年6月29日早晨7点半左右,赤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巡警队、刑警队、城关派出所,同一时间分别对法轮功学员任建海、孙之清、张永利、张运婵及她的丈夫崔祥进行了绑架与抄家。

任建海是被国保大队长张永新带领四个警察绑架与抄家的,抄走三台打印机、一台电脑、数百张空光盘、大法书籍等物品。

张运婵是被巡警队警察参与绑架抄家的,抄走一台电脑,两台打印机。

孙之清是刑警队绑架的,抄走光盘等物品。

张永利是城关派出所绑架的,家里和他上班的办公室都被抄了,抄走了打印机及其他物品等。目前五人的情况是:家属崔祥当天中午被放回,任建海欲想刑事拘留,因血压高当天下午被放回,张运婵欲想行政拘留12天,也因血压高第二天被放回,孙之清被行政拘留10天,现关押在县看守所,张永利被刑事拘留,现被关押在张家口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1826.html

2015-07-01: 河北省赤城县任建海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2015年6月29日早晨7点半左右,赤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巡警队,同一时间分别对法轮功学员任建海、孙之清、张永利、张运婵及她的丈夫崔祥进行了绑架与非法抄家。国保大队长张永新带领四个警察绑架了任建海并非法抄家的,抄走三台打印机、一台电脑、数百张空光盘、大法书籍等物品。巡警队警察参与绑架了张运婵,并非法抄家的,抄走一台电脑,两台打印机。

现在五人除家属崔祥被放回外,其余四人分别被关在县看守所和巡警队,据了解是因为当前邮寄诉江控告信引起的,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1735.html

2010-04-19: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男队的法轮功学员

李连东(张家口)、李文生(赤峰市喀喇沁旗)、刘子臣(通辽霍林河市)、郑军(张家口)、吴南杰(辽宁阜新市)、孙之清(张家口赤城)、马友(吉林长春)林文辉(福建)、李芳林(呼仑贝尔)、李凤友(曾任广州航空独立团团长,老家在黑龙江)、李瑞潮(四川)、岳黎明(好象是河南的)、郭美林、郭兰强、冉凤云、翟甚良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736.html

2009-09-15: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今年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男队,现在非法关押着法轮大法弟子20多人,2009年1月 20号从北京调遣处转去46名劳教人员,其中有13名法轮大法弟子。据悉,由于图牧吉劳教所禁止法轮大法弟子打亲情电话,和强迫晚上加班编织地毯,大法弟子正念抵制迫害以及邪恶的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丑事被曝光后,他们有所收敛,但对打亲情电话还是禁止,包括普通劳教人员解教回家,它们也要检查,怕有大法弟子的信件被带出去。

7月份,保安沼地区驻图牧吉劳教检察院去了两个检察官,调查09年2月底3月初的图牧吉劳教所二大队狱警殴打学员事件。原因是保安沼地区检察院收到最高检察院转来的一封匿名信,里面提到了图牧吉劳教所狱警殴打学员的事件,要求调查。这两名检察官一个是吕景平,一个是黎某某。对那次被殴打和关小号的大法弟子一个个都做了调查,有王占青、李建青、马友、林文辉、宋志宇、吴南杰,还有几个没做调查。调查的很详细,关于大法弟子被吊铐迫害的目击证人都做了调查,只是事后可能又是不了了之。

关于那次狱警群殴学员事件,有必要作出详细曝光:那是2月份的中、下旬,大法弟子拒绝地毯车间的加班,并且要求劳教所允许大法弟子打亲情电话。当时很多大法弟子都找过队长和大队长谈过此事,没有结果。后来大法弟子王占青、李建青、马友、林文辉、宋志宇、吴南杰六人直接就不去加班。此间宋志宇曾多次找王利伟教导员、陈强干事谈过此事,结果还是不能打电话,加班也没有答复。

2月27日上午,还在车间编地毯的宋志宇被黄自刚队长带到陈强的办公室,又是恐吓又是殴打,后来见宋志宇不屈服,陈就把宋志宇背铐在四楼大厅东北角的暖气管子上。中午也没有让宋回到楼下吃饭。楼下大法弟子一中午没有见到宋志宇,于是向队长问宋志宇的情况,队长推说不知。但从其它途径得知了宋志宇的真实情况。于是在下午出工前,大法弟子王占青、李建青、吴南杰、马友、林文辉、李连东、孙之清、辛永孝、郑军等9名大法弟子要求见自己的同修,当时在办公室的队长有毕国荣、黄自刚、吴队长等。这些大法弟子只是关心自己的同修,想知道为什么宋被无理的铐在暖气管上,没有合理的答复,他们就拒绝下午的出工。后来那几个恶警(队长)从其它房间里拿出电棍、胶皮棒等警具,开始殴打大法弟子,后来王利伟教导员也参与其中,大法弟子被打得退到大厅里,恶警(队长)还边追边打,像疯了一样,没头没脸的打,用电棍电。

打完之后,把王占青、李建青、吴南杰、马友、林文辉、郑军等6名大法弟子关进了一楼的小号里。两个人一个小号,共三个小号。恶警陈强进到小号后,强迫大法弟子脱掉衣服,只穿内裤。在二月份的图牧吉外面还是冰天雪地。小号里两个同修被一个手铐连着,虽然后来开放了地暖气,但时冷时热,地上没有铺的,身上没有盖的。

三天后,大法弟子王占青被陈强叫到了四楼办公室,在那里恶警陈强要求王占青晚上能加班,王占青不同意。于是陈强用手铐把王占青背铐在四楼大厅的暖气管上,由杨队长看着。一连四天,王占青早晨被提出小号,到四楼背铐在暖气管上,晚上他们下班再将王占青送回小号。王占青的手腕又肿又痛,以至于胳膊动一动都是钻心的痛,晚上又睡不着觉。但王占青一直没有屈服。

到第五天时,那个姓杨的队长把李建青提了出去,这一天背铐了李建青一天,第二天又开始吊铐李建青,吊在门框上的铁条上。整一天,李建青的手腕被铐得又肿又大。第三天又吊了半天,真是邪恶至极。后来王占青又被吊铐了有半个多小时,吴南杰被吊铐了一个多小时。

当时有很多其他劳教人员看到,有的都默默的流下了眼泪。在小号里大法弟子也不让躺着,只要队长一上班,就让大法弟子面壁站着,如有不从者或走动者,恶警毕国荣(队长)就拿着电棍电。

大法弟子在小号里被非法关押数日,最长的十四天,短的十天。被打之后他们都不同程度的出现各种病症,马友出现了血压高,头昏的症状,而且手腕部被打出现肿块,长期不消退并疼痛;王占青也是血压高,头昏;李建青的头部被胶皮棒击打,出现明显肿块不消退,至今长期头痛,连睡觉时也被疼醒;李联东被胶皮棒打在后背上,以致脊椎一直疼痛,用手摸有骨头突出,现已骨质增生,向队长反映多次,也没有结果;辛永孝被胶皮棒打得手臂很长时间活动困难;孙之清的胳膊被胶皮棒打的一直发麻。以上恶警对大法弟子的伤害,劳教所没做任何处理,拒绝提供任何医疗,非常没有人道。直到7月中旬,才出现了前面提到的检察官去调查此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5/208365.html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9-09-16: 三道川乡政府:0313-6469118
三道川乡派出所:张万宝

2019-03-09: 样田乡派出所:电话:8687935
所长王江18730302888
高振宇15930317920
李向峰15033631111
郭启18731366587
郭伟13933751903
白杨19531326321
冯萱15075432030

2018-08-20:以下是赤城县政法公安系统参与上门骚扰人员的电话号码,办公与住宅电话号码加区号为(0313)

政法委书记刘庆斌13582430681
政法委副书记荣贵清6312828、13703131790
政法委防范办主任刘万彪6316610、13643237675
公安局长侯志森18632368081
公安副政委袁文惠13931309489
国保大队长张永新15830346900
国保指导员李伟13931323801
国保副队长张锦铭13653130318
国保队员张艳13785345444
国保队员李震千13932310058
国保队员王进礼13933750139

城关派出所:
所长米常帅13831315278办6312396宅6316028
指导员王方升13833344167宅6316367
副所长李剑罡13833361788宅6312333
副所长吕文友13463314488
副所长张海军13503134956
郑海虹6312171、13831356110
张敏6316069、13503136557
赵伟凯13803138576
牛雷锋13730301110
董永波13663234661
武志果13171636838
姜永国15031371865
张占平15028357608
王华伟
苏文涛15081329545
郑亚楠15933330003
赵振中

龙关派出所:
所长郭占河6312499、13663230606
梁乐军
副所长李丽13582440938
副所长霍涛13663331751
曹旭1593133371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5-07-04: 以下是有关单位及人员电话号码:
政法委办公室        0313-6312379
政法委书记 郭瑞卿     18603137666
公安局局长 韩鲲      13603138963
赤城县公安局办公室    0313-6317888
国保大队长 张永新:   15830346966
国保大队  张艳(女)   13630881564
巡警队办公室          8687930
刑警队办公室          8687932
城关派出所        0313-631239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