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北京高等院校 >> 李艳, 女, 39

个人情况: 北京现代职业学院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5-05-18
交叉列在: 北京 > 北京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26: 北京城市学院法轮功学员李艳遭骚扰近况

5月4日,北京城市学院老师、法轮功学员李艳正在办公室办公,门被推开一条缝,一个穿便装的年轻男子轻轻说了句:“李老师出来一下。”李艳忙走出去,一问才知道是顺义国保的警察,因为办公室老师们都在,张姓警察说:“就站在这外面说几句吧”。他们说了主要几个意思:

一、可以在家学炼。二、不能和其他学员接触。三、在单位不能再和同事包括领导说法轮功的事。还说:别逼我,别逼我,好好工作,然后没有恶意地提示:你是不是刚买了房子需要还房贷?如果要怎么样,我可以把你孩子送到一个地方去,一个学校……

李艳老师很友善地看着两个年轻的警察,但是对后面这话,她感到难过和忧虑,说把孩子怎样怎样,动辄拿别人的孩子放出狠话,但是,这样说话是多大的口业啊?造多大的业?她真的为他们忧虑,在她眼中,从这两个警察兄弟那能看到人性的善良,是被这个工作害成动辄放狠话?以致在迷中被所谓的“工作”带动的把“恶”当成理所当然,其实工作中可以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们很快就要走,李艳老师急着要送,他们一直阻止,李艳老师跟着下了两层楼梯,能说的话太有限,只是希望赶快释放工程师王彦彦父女,最后站在原地,一直望着他们急匆匆的走出学校大门(那段路很长),才怅然地回楼。

两警察兄弟,李艳老师一直惦念着从此失去踪影的你们,多做积德之事,积德自有福光照,哪怕是为此承受一些压力,失去一点利益,都是值得的,上天是公平的,三尺头上有神明,失去的都会回补上来或者更大的善缘在等着你们,善待法轮功学员,不是一句空话!天灭中共是天意,不是人们狭隘观念中的“反党”,谁见过这种手无寸铁的反党的?在修炼人那里有着更慈悲的意义,顺应天意走。道理很朴实,其实,年轻人就是在那个环境中被“斗和恶”的东西蒙蔽了,但愿,这些有限的话,能说到你们心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6/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1--350211.html#1762523421-1

2016-01-19: 三次被非法劳教 北京东城教师李艳控告江泽民

三十九岁的北京东城区教师李艳修炼法轮大法,三次被非法劳教。反复的被迫害,造成她的生活、工作不得安定,家庭破裂,孩子无人关心和照顾。二零一五年八月李艳女士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以下是李艳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个人经历:

一、被绑架经历

99年7月我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四十九中任教,刚来还能看到大街上有炼法轮功的学员,带学生军训回来,满大街却找不到人了,在没有明确目的的情况下,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离着很近),有一人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周围几个人也是这样,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当晚被单位带回来,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驱使,9月份开学,学校取消了原定给我的两个教学班的工作,让我在图书馆学习。

2000年元旦,我又来到天安门广场,碰到有几个人拉开了一幅九米长的黄色绸缎,上面工笔书写的李洪志师父的《洪吟》,警察在抢夺,我马上跑去帮着拉,一个警察一脚把我踹倒,抬脚就往我肚子上踹,我大声说:“我怀孕了。”我被带到丰台看守所,里面挤挤压压,关的都是来上访的学员,连回身的余地都没有,我的肚子大,挤得更难受,在这里非法关押了7天。

2001年3月,我因为在五棵树总后大院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两个藏身在车下的军人跳出来,带到总后大院的派出所,随后到家把大法书和资料抄走。在派出所呆了一天,总后坚决不同意我再在这个大院里居住,并且把我公公和丈夫全军通报批评。我单位曹仲泉校长同意在学校找一间房暂时让我住下。单位被要求每天派老师看着我这个怀孕6个月的人,门口的保安也接到命令不能让我出校门。我向领导说出想法,这是非法拘禁,他们也是无奈。

二、三次被非法劳教经历

2005年4月28日,东城分局的警察就来到我的单位,把我困在车里,他们去家里非法搜家,抄走大法书、电脑、若干真相资料。孩子当时只有四岁,我永远忘不了孩子被带走时那一步一回头的眼神。当晚我被送到东城看守所,因为我不穿号服,出来一个姓周的女狱警,劈手就抽我一个嘴巴。这一次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调遣处,被强迫做奴工,高温酷暑下每天汗水淋漓地给一次性筷子包纸,把卫生巾装在袋子里,粘贴邮政快递的袋,上厕所回来不能洗手,没有任何卫生条件,没有车间,很多老年人跟大家一样干,一麻袋接一麻袋的筷子,在地上扔着,我体会到了什么是黑暗。

2008年6月,北京奥运会,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我被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这次我不仅是守住最基本的良心,不“转化”,我还发自本心真诚地喊出“法轮大法好”、“发真相材料合法”等,因而受到更严重的迫害。已进入深秋了,我还穿着单衣冻得直哆嗦,普教同情却不敢给我衣服,把破衣裤扔到垃圾桶,让我上厕所时捡回来穿上,但是一个姓杨狱警下午过来看到,马上让我脱下来扔了,晚上熬夜罚站。后来又一次给送到集训队,在集训队里,我被关押在非常狭窄的小黑屋里,夏天闷热难当,晚上她们故意打开门下方的小口放蚊子进来,大小便不给手纸,谩骂不断,都是平生没听过的污言秽语。后来又转到更为大些的房间,四面都用海绵包着,门也是包着海绵,说是为防止人受不了时自杀,屋里只有一个监控,我被要求每天坐在高椅子上达18个小时,汗水淋漓,头发都是湿的粘在脸上,室内温度在40度左右,一个普教都见不到。而且她们以点名为名义,每天都会进来七、八个或者更多女狱警,一窝蜂上来脱光我的衣服,扔在地上,有的还会说:“身材不错啊”,借此羞辱打击人的意志,每到这时我都会缩到墙边,在一群穿制服的人面前赤身裸体,一群警察在一个流氓的指挥下丧失了人性。后来每次大小便都要求提着自己的名字打报告,经常被憋得冷汗直滴,那时我唯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用这种手段达到目的,太流氓了,真是流氓政权啊。我把这话告诉她们了。而且感到很可怜她们:这些女人总是歇斯底里地发疯一样骂人、折磨人,对象却是一群善良的修炼人,一点坏事不做的修炼人,被上面操控用各种下流的手段达到目的,这一辈子不就毁了?江泽民及其邪党真是害人啊!

2010年12月我劳教期满,刚回来的三个月里,我失眠完全无法入睡,经常发呆,看到熟人泪水瞬间就下来,那种侮辱总是感到无法活下去……孩子这时9岁了,她经常拿小手在我发呆的眼前晃一晃,让我回回神。

2012年3月,我刚上完电大的大课回到宿舍,顺义国保的孙某某来了,桌上有一本大法书和几张真相纸币,就这样我又一次被绑架,送到劳教所后直接给送到了集训队,此时的集训队已没了转化任务,直到劳教所解体,2013年7月回家。这次回来,我被剥夺了上课的权利,在办公室工作。

三、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孩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9/三次被非法劳教-北京东城教师李艳控告江泽民-322341.html

2015-05-17: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艳被绑架
北京法轮功学员李艳,四十岁出头,北京现代职业学院教师,5月11日晚得知已被绑架,上初中二年级的女儿,被前夫带走,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7/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30959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