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大兴区 >> 张秋莎, 女, 47

张秋莎
张秋莎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北京市大兴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5-03-17
家庭成员: 儿女: 魏张同
夫妻/父母: 张秋莎 魏学军
  1.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0-1-0 在 北京 > 大兴区 > 大兴拘留所
  2.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0-3-31 在 北京 > 大兴区 > 大兴拘留所拘留了一个月
  3.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1-3-0 在 北京 > 大兴区 > 每天早晨把我用车拉到大兴团河劳改人员调遣处
  4.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02-9-2 在 北京 > 大兴区 >
  5. 被非法关押 拘留/绑架: 2015-3-14 在 北京 > 大兴区 >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3-18: 北京大兴区法院非法庭审张秋莎
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上午十一点,北京市大兴区法院第八审判庭对法轮功学员张秋莎非法开庭。原定由张秋莎之子魏张同辩护,在开庭前夕,法院要求魏张同将辩护词上交,看到该辩护词为无罪辩护,逐撤销了魏张同的辩护资格,指定由律师刘中华辩护。

开庭当日,张秋莎全盘否定了公诉人的指控、不承认法院指定律师的一切非无罪辩护。经过短短三十分钟左右的开庭,法官草草宣布了休庭。

法庭、法官应该代表着公正,希望相关人员们能秉持良知、主持公道,做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公正裁定。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合法,而且应该受表彰;根本不应被抓、被起诉庭审。

张秋莎女士家住北京市大兴区,一九九九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并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理念做人,遇事尽量为别人着想,身体的疾病不知不觉中都好了,此后十多年来,没吃过药,但身体健康。家人也受益。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下午三点左右,大兴区兴丰派出所的一名辅警和富强西里居委会的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到张秋莎家敲门,不开就一直敲。半个小时后又来了两个警察,进行拉闸断电,并商量是否撬门。之后他们又反复不停的敲了一个多小时才走。这两个警察六月八日深夜就曾对张秋莎家长时间敲门骚扰。

六月二十日,兴丰派出所警察王保进等两个警察,又闯到张秋莎家,到门外先把墙上的监控镜头扯断,然后敲门骚扰。

随后,六月二十六日下午,北京警察、武警、辅警等数十人带着各种警用武器与撬门工具,将住在大兴区富强西里小区的张秋莎家中的四人绑架走,其间还叫来天然气公司将她家的燃气表拆除(典型的破坏社会正常秩序、扰乱民众正常生活的流氓行径)

当天警方对张秋莎下了逮捕令,并非法将张秋莎的丈夫魏学军拘留,把来张秋莎家串门的女孩也以所谓“妨碍治安罪”拘留,还把来探望的亲属也关押八小时并将其手机内照的警察的照片删除后才放走。

张秋莎、魏学军及来串门的女孩被非法关在大兴看守所。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局对张秋莎以所谓“取保候审没按时归案”为由列为网上追逃犯。魏学军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于七月二十七日从看守所释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18/北京大兴区法院非法庭审张秋莎-384035.html

2019-03-04: 北京市大兴区法轮功学员张秋莎面临非法庭审
张秋莎于2018年6月26日遭大兴区兴丰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已八个多月。北京市大兴区法院欲于3月14日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张秋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4/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3467.html#1933233252-1

2019-01-29: 内蒙古女青年敖瑞英遭绑架迫害 含冤离世
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二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敖瑞英女士,鄂温克族人,二零一八年六月在北京做客被绑架,被所谓“取保候审”,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在取保候审期间含冤离世。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警察、辅警等共十多人,到北京大兴富强西里小区魏学军、张秋莎家,持续敲门未果后,暴力把门撬开,将张秋莎、魏学军绑架,并把来做客的敖瑞英等两位亲友也一并绑架,非法抄家,将家中翻的一片狼藉。

四人全部被戴上手铐带走,被非法关押在兴丰派出所。当天警方非法对张秋莎下了逮捕令,将张秋莎的丈夫魏学军非法拘留,以所谓“妨碍治安罪”非法拘留敖瑞英女士。之后,敖瑞英女士与张秋莎、魏学军夫妇,被送到大兴看守所非法关押。

后来,通过律师,敖瑞英被“取保候审”回到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家中。出看守所后,敖瑞英一直咳嗽,身体逐渐消瘦。期间,敖瑞英要求取消“取保候审”,无罪释放,但一直没有得到答复,直到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9/内蒙古女青年敖瑞英遭绑架迫害-含冤离世-380988.html

2018-07-29: 北京市大兴区大法弟子张秋莎、魏学军夫妇被绑架补充
北京市大兴区大法弟子张秋莎、魏学军夫妇被绑架,丈夫魏学军于7月27日从大兴看守所无条件释放回家,张秋莎仍被关大兴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29/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1784.html

2018-07-01: 北京大兴区法轮功学员张秋莎遭非法批捕 丈夫被非法拘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1)-370438.html

2018-06-30: 北京大兴区张秋莎被非法批捕 丈夫被拘留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下午,北京警察、武警、辅警等数十人带着各种警用武器与撬门工具,将住在大兴区富强西里小区的张秋莎家中的四人绑架走,其间还叫来天然气公司将她家的燃气表拆除。

当天警方将对秋莎下了逮捕令,将张秋莎的丈夫魏学军非法拘留,把来张秋莎家串门的女孩也以所谓“妨碍治安罪”拘留,还把来探望的亲属也关押八小时并将其手机内照的警察的照片删除后才放走。

目前张秋莎、魏学军及来串门的女孩都关在大兴看守所。

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张秋莎以所谓“取保候审没按时归案”为由列为网上追逃犯,将家中搜出来的法轮大法书算在其丈夫魏学军头上,将他戴上手铐后诱骗他与搜出来的大法书一起照相,将他拘留。

年轻女孩家在外地,她不报姓名,兴丰派出所将她转到清源路派出所,之后清源路派出所以所谓“妨碍治安罪”送到大兴看守所关押。

魏学军的姐姐来时见到警察正在自己弟弟家,照了一些照片,警察也将她一起带走,后将手机内的照片全部删除后才放她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30/北京大兴区张秋莎被非法批捕-丈夫被拘留(图)-370446.html

2018-06-28: 北京大兴区法轮功学员张秋莎、魏学军在家中被绑架

2018年6月26日下午,警察、辅警等共十多人,到北京大兴富强西里小区魏学军、张秋莎家,持续敲门未果后,暴力把门撬开,将家中共4人全部绑架。

近半个月期间,片警王保进、王建民以及居委会不断去家中骚扰,采用断电、拆监控、暴力敲门的方式持续骚扰此魏学军、张秋莎的家。这次更是数十人将居住楼前后包围,先是持续暴力敲门,门外的家人赶来阻拦警察,但警察仍然暴力将门撬开,非法闯入家中后,将屋中法轮功学员张秋莎、魏学军绑架,来做客的两位亲属也一并绑架。四人全部戴上手铐带走,并非法抄家,将家中翻的一片狼藉。现在四人被非法关押在兴丰派出所。

张秋莎于2015年4月讲真相被大兴区公安局非法抓捕后取保候审回家,一年后大兴看守所预审马飞以张秋莎不按时归案为由将善良妇女张秋莎列为网上追逃犯。

6月26号当日晚,警察把对张秋莎的批捕令交给了孩子,现在只剩孩子一人在家,门子撬坏都不能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8/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0351.html

2018-06-21: 北京市大兴区兴丰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大法弟子魏学军、张秋莎
2018年6月20日下午4点左右,兴丰派出所警察王宝进等2个警察,又闯到大兴区富强西里甲5号楼3单元201室的大法弟子魏学军、张秋莎家。到门外先把墙上的监控镜头扯断,然后敲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1/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0071.html

2018-06-16: 京市大兴区法轮功学员魏学军、张秋莎遭骚扰
2018年6月14日下午3点左右,北京市大兴区兴丰派出所的一名辅警和一名富强西里居委会一女性人员,闯到法轮功学员魏学军、张秋莎家敲门,不开们就一直敲。半个小时后又来了2个警察,进行拉闸断电,并商量是否撬门。之后他们又反复不停的敲了一个多小时才走。这两个警察在6月8日深夜就曾对魏学军、张秋莎家长时间敲门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6/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69878.html

2016-05-03: 北京青年魏张同控告元凶江泽民

北京市大兴区青年魏张同,从五岁起就经历父母一次又一次被绑架、抄家、关押,小小的他也一次又一次与父母分离,在漫长苦涩的日子里度过恐惧、无助的童年。而这一切只因为他的父母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

现年二十一岁的魏张同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以下是魏张同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二月,我的父母魏学军、张秋莎开始修炼法轮功,并按照法轮功教导的“真善忍”理念做人,身心得到了巨大改善。父亲魏学军戒掉了烟、酒和麻将等不良嗜好,妈妈张秋莎也不争强好胜了,遇事尽量为别人着想,身体的疾病不知不觉中都好了,此后十六年来,父母没吃过药,但身体健康。

我从小有鼻窦炎,经常憋得哭,喝口服液、往鼻子里喷药都不管事,大夫说只能长大后做手术。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时我五岁,我只是随父母去炼功点玩儿,一个月后我的鼻窦炎竟好了,再不用喝药和喷药了,也没去做手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全家及亲属深受其害。当地“六一零”办公室、公安机关对我家非法抄家,父亲魏学军、母亲张秋莎各被非法拘留五次,给我家庭和我的成长过程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父母带我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北京警察绑架,父母后被非法拘留。我当时五岁,从没离开过妈妈,每天想妈妈很痛苦,在奶奶家数着手指头盼着妈妈回家。奶奶身体虚弱多病,每天唉声叹气,大把大把的吃药。爷爷在单位担任领导工作也觉得抬不起头来,曾一度得了抑郁症。

二零零零年一月,父亲魏学军去天安门请愿被行政拘留十五天,关到大兴拘留所。

二零零零年一月的一天早晨下着雪,妈妈带着我出去炼功,被大兴清源派出所警察强抓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见到被大兴清源派出所警察刚刚从大兴拘留所接到派出所的爸爸。我和爸爸被爷爷接回家。妈妈被大兴公安局警察劫持到大兴拘留所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一日,父母在大兴区安定乡一同修家被安定乡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到大兴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我只好跟爷爷奶奶生活。爷爷和奶奶经常掉眼泪,觉得日子没法过了。

二零零一年五月,大兴公安局警察闯到我家非法抄家,并把我妈妈抓走,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六月,因父亲坚持修炼法轮功,他的工作单位解除了劳动合同。我家没有了经济来源,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很困难,家里的蔬菜就是白菜和土豆。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早晨,父亲去炼功点炼功,被清源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上学期的一天,黄村镇派出所两名警察闯到我的学校大兴七小,把八岁的我带到校长办公室盘问,问我是否炼功,问我家里人员情况,问我父母都和谁来往等等,盘问了一个多小时。黄村镇派出所警察王尊亭还经常去我家骚扰,给我家贴封条、断电等。一天中午放学,王尊亭尾随我回家,以土匪的姿态对我妈妈说:“告诉你,给你打电话就得接,叫你去派出所就得去,来你家就得给开门,不开门就呲门断电。”并强行把我母亲带到黄村镇派出所,罚站半天后才被爷爷接回家。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下午,王尊亭伙同另外一名警察,又尾随我放学闯进我家。将我妈妈劫持到洗脑班。八岁的我由姥姥每天接送,我怕同学嘲笑妈妈被警察抓,放学时经常在同学面前故意大声问姥姥:姥姥,我妈忙让你来接我了,是吧?

二零零四年,妈妈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在大兴华堂商场服务台的工作,大兴公安局的三名警察找到工作场所骚扰她,盘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及家庭情况。妈妈怕被再次绑架,只好放弃这份工作。当时很多单位都不敢用炼法轮功的人,怕给单位找麻烦。妈妈能找到的工作都是离家远、挣钱少还特别累的私企工作。即使这样,迫于辖区警察的骚扰、社会上的压力还要经常换工作、换手机和卡号,社保也无法保障。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下午,我妈妈被北京市公安局巡逻警查车,因车内有真相手机,被绑架至大兴公安局兴丰派出所审问。晚上十二点后,大兴公安局国保大队、兴丰派出所警察近十人闯去我家非法查抄,并把在家睡觉的父亲魏学军也抓走了。我父母被非法拘留了一个月。我家的丰田车和我的电脑等私人财物,警察至今不还。

经历了数次父母被抓,年幼的我既恐惧又怕同学耻笑,无法安心学习,从此不爱上学也不爱学习。失去了正常的成长环境,天天提心吊胆,甚至有人敲门都害怕,每天高度紧张,生活在恐惧当中,怕外面看到家里有人,自己的小屋从来不敢开灯。五岁到二十一岁,我在高压、歧视、贫困、担惊受怕中成长,甚至不知道正常家庭的生活,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影响了学业和整个人生前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3/北京青年魏张同控告元凶江泽民-327477.html

2016-05-01: 多次遭绑架 北京张秋莎控告元凶

北京大兴区妇女张秋莎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多次被绑架、抄家、非法拘留及强行洗脑等迫害。她的孩子经历父母数次被绑架,常年生活在恐惧及歧视中。

以下是现年四十六岁的张秋莎自述遭迫害事实。

接连绑架、关押

我和丈夫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到哪儿我们都敢理直气壮的说:法轮大法好!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们夫妻带着孩子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这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

可是在我们登记姓名住址后,就被大兴县黄村镇派出所接回转至清源派出所审问,大兴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给予我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决定,被管片甘姓警察抓到大兴拘留所。孩子在奶奶家数着手指头盼着妈妈回家。婆婆身体虚弱多病,每天唉声叹气,大把大把的吃药。公公在单位担任领导工作也觉得很丢人没面子,曾一度精神抑郁。

二零零零年一月份的一天早晨,天下着雪,我带孩子出去炼功,被大兴清源派出所警察绑架。这时我丈夫刚从拘留所回家。而我又被大兴公安局、大兴国保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关进大兴拘留所,直到年三十晚才放我回家。在拘留所期间,因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坚持炼功,被戴上手铐脚镣拉到冰天雪地的室外冻。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和丈夫、肖尧、徐美华、李桂枝等在大兴区安定乡一同修家,被当时安定乡派出所所长和夏姓等警察抓到大兴公安局国保审问,之后被刑事拘留,在大兴拘留所拘留了一个月。孩子生活在爷爷奶奶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大兴公安局房姓等警察闯到我家强行抄家,并把我刑事拘留到大兴拘留所。关押期间,大兴公安局国保大队每天早晨把我用车拉到大兴团河劳改人员调遣处,五名警察从早上八点到晚十二点轮番“转化”我一个人。其中有一天是当时国保大队长左保川亲自把我送到调遣处,威胁必须好好“转化”,不然劳教等等。每天十多个小时坐在一条长条板凳上,被强灌歪曲抹黑法轮功的东西。期间都充满训斥、侮辱、诽谤、威胁、恐吓!当时被折磨得每个细胞都疼,痛苦不堪。最后一天,把我从拘留所带到大兴天堂河女子劳教所“转化”了一天。折磨了一个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我家搬到富强西里。二零零二年上学期,黄村镇派出所有两名警察到大兴七小骚扰我儿子。让校长把年仅八岁的孩子带到办公室盘问,问他是否炼功,问他家里人员情况、问他父母都和谁来往等等,盘问了一个多小时。黄村镇派出所警察王尊亭还经常去我家骚扰,给我家贴封条、断电等。一天,中午放学回来的孩子哆嗦着说:妈妈,后面有警察。随后,黄村镇派出所警察王尊亭进来了,不由分说就强行把我绑架走。我说孩子刚回来还没吃午饭呢,他说:不管。告诉你,给你打电话就得接,叫你去派出所就得去,来你家就得给开门,不开门就呲门断电。”随后把我强行带到黄村镇派出所,罚站半天后才被家人接回家。

遭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下午,王尊亭伙同另外一名警察,又尾随下午放学的孩子闯进家来。当时我只穿了一条内裤,让他们出去也不出去。没有任何手续非要把我带走,我不从。他们威胁说,如果你不去就把一家三口都带走,或把防暴警察叫来。然后他们开车直接把我送进了大兴金星乡博古饭店,强迫我在一张空白纸上签上姓名、按上手印。不给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对外不挂牌,是大兴区“六一零”办公室办的洗脑班,由大兴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负责“转化”,大兴公安局国保和各派出所负责抓人、看人。当时主要负责人是大兴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李广林,还有“六一零”的刘光、马宁、司法所的人等。在洗脑班是精神扼杀和肉体折磨,不让表达自己的真实思想。每天二十四小时几个人围攻,指责、谩骂逼着写悔过书、决裂书,吃饭上厕所都围着说。甚至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白天几个人围攻,深夜反背着手戴着手铐,背铐在床头上不让睡觉。时间长了,每个关节的骨头缝都钻心地疼,每过一分钟就像过一年一样的难熬!有时把我一只手铐在床头,只让蹲在地上。一天半夜,“六一零”办公室人员马宁和两名国保警察把我吊铐到杂物间的房顶,并去找狼狗来吓唬威逼我“转化”。马宁还多次扬言找蛇来吓唬我。

大兴电视台协助造假,录了一段所谓帮教人员耐心帮教我的录像,在大兴电视台播放,欺骗老百姓。等参观、录像的人员走了就肆无忌惮的折磨我们。后又把我转押到大兴区魏善庄乡一个养殖场内“转化”。一天,一“六一零”人员、马宁和几名帮教,捏着鼻子强行给我灌了一碗他们说是葡萄糖的水。灌后,我浑身起了比蚕豆大的疙瘩,痛痒难忍。还有一名当时三十多岁的司法所男性司法人员,对我进行侮辱谩骂,如二X等,什么难听骂什么,不重样不停歇地骂了一下午。第二天又去骂,还说我不要脸,这么骂都没事。我说:咱俩现在这场面让别人看,会说谁不要脸呢?我没有任何过激言行,你为什么骂我?他回答说:对你们法轮功就这样,我代表国家和政府骂你们。他还伙同几个所谓帮教人员让我做好打坐的姿势,然后在这个姿势的基础上把我五花大绑起来,企图使我疼到痛不欲生的时候强迫“转化”。我向洗脑班负责人李广林反映他们这些执法犯法行为。他回答:上边让我们这样做的,不“转化”就劳教、无限期关押或送到渺无人烟的地方去,死了有指标等。

在洗脑班里,经常有卖淫嫖娼人员开着车去,警察和“六一零”人员都知道却没人管。我被关押81天时,趁看管人员不注意,跟随他们这些社会车辆往外走,才跑出了那个魔窟。回来后,天天做噩梦,梦到自己还在洗脑班受折磨呢。不敢出门,不敢和人接触,怕被举报、被抓、被劳教、被判刑,被虐杀……不想再过那种地狱似的生活。

骚扰不断

二零零四年,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在大兴华堂商场服务台的工作,正上班,大兴公安局的三名警察找到工作场所骚扰,盘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及家庭情况。问他们也不回答自己是公安局哪个部门的,就说是大兴公安局的。我怕被再次绑架,只好放弃这份工作再找。当时国企和一些好的单位都不敢用炼法轮功的,怕给单位找麻烦。能找到的工作都是离家远、挣钱少还特别累的私企工作。即使这样,迫于辖区警察的骚扰、社会上的压力还要经常换工作、换手机和卡号,社保也无法保障,经济拮据。熟悉我家的人都说,我家这些年被迫害的很落破,而且不是正常人的生活环境。如:二零一二年“十八大”前的一个周六,家里突然断电,我儿子开门去检查电表箱,看到大兴兴丰派出所的警察王建民站在表箱下,并喊他的名字,吓得孩子一个窜步跑回屋。过了几天,王建警察衣容不整和一名身穿便服的男子,到大兴新媒体技师学院找我儿子,也不出示证件,盘问家庭情况。我儿子当面指出王建民给我家断电的违法行为,他矢口否认。还到我老公妹妹魏爱兵单位骚扰她,称找不到我家人,盘问她我家的情况等。

二零一三年,“十一”期间,王建民连续几天,每天数次到我家长时间敲门骚扰,10月2日晚10点左右,再次给我家拉闸断电。全家黑着灯生活,不敢合闸,怕被抄家或被绑架。几天后,冰箱的食物都损坏了。

二零一四年两月底,我家房屋并未出租,又和黄赌毒不沾边,可整栋楼王建民唯独给我家门缝上贴通知。招致过往邻居驻足观看,议论纷纷。还亲自去或打电话四处骚扰父母工作过的单位和朋友,谎称找不到我们家人和住处,要求他们提供给他我家具体信息。给我家造成很坏的负面影响,致使大家对我家侧目相看。

父母数次被绑架  孩子生活在恐惧中

在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下午,我和友人开车到房山时,被北京市公安局巡逻警以车内有真相手机为由绑架。三月十四日晚上十二点左右,大兴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学军、杨万秋、兴丰派出所警察王建民、葛藤等近十人去我位于大兴海子角南里小区的住宅非法查抄,随后又闯到我家位于大兴富强西里小区的住宅破门而入,抢走许多私人物品,还把正在家中睡觉的丈夫魏学军也绑架到派出所。

我们于三月十四日晚上六点三十分左右被带到兴丰派出所,直到三月十六日凌晨三点左右被送至大兴看守所,在兴丰派出所关押两夜一天三十多小时,当时天气特别冷,警察让我们坐在冰冷的铁椅子上,睡在冰冷的板铺上,经过三十多小时的冻、饿、困,致使我三月十七日凌晨两点左右晕倒在大兴看守所。四月十四日,我们被取保候审放出看守所。我家的车警察拒不归还,至今被锁在兴丰派出所院内风吹日晒。

就因为我们坚持自己的信仰说真话,十六年来,我们家不得安宁,没有消停的日子。过着生死离别的生活,不是他“进去”就是我“进去”,而且随时都有被绑架的危险,因我们上了大兴公安局镇压法轮功学员的黑名单!(我家先后由大兴清源派出所、大兴黄村镇派出所、大兴兴丰派出所管辖)电话被监控,骚扰不断。过年过节或有什么重大活动,辖区警察都要到家不停地骚扰或监视。年幼的孩子经历了两次抄家和数次父母被抓,既恐惧又怕同学耻笑,从此不爱上学。孩子失去了正常的生长环境,天天提心吊胆,甚至有人敲门都害怕,每天高度紧张,生活在恐惧当中,自己的小屋从来不敢开灯,怕外面看到家里有人,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父母、公公、婆婆也跟着操心,因我们两口多次受到严重迫害而长期担惊受怕,这与江泽民的迫害是有直接关系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多次遭绑架-北京张秋莎控告元凶-327364.html

2015-04-18: 已回家

2015-04-01: 北京魏学军、张秋莎夫妇被绑架

三月十四日晚十一点多钟,北京大兴区国保杨万秋、副大队长李学军以及兴丰派出所一伙七人,手持一米之余棍棒,砸门撬锁闯入北京法轮功学员魏学军、张秋莎夫妇家,打砸抢折腾到次日凌晨一点多,绑架走了张秋莎的丈夫魏学军。

张秋莎家居住在一座五层小楼的二层的独楼院里,夜深人静之际,这伙手持棍子的恶徒们,引起周围居民住户的恐慌,差点报警,发现入侵者却是一群身着制服气势汹汹的警察。

此前,大兴恶警三月十四日晚绑架了开车在外就餐的张秋莎并扣押了私家车。

张秋莎、魏学军夫妇,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汽车被锁扣在兴丰派出所。

张秋莎今年四十六岁,在北京一家物业公司任副职。她自一九九九年修炼至今十多年来,因为中共的迫害多次更换工作。

二零零零年,警察尾随张秋莎的孩子闯入她家,将张秋莎绑架到洗脑班。八十多天后,张秋莎自己跑出洗脑班。出来后,她写信控告绑架者和洗脑班对她的迫害,于是警察不断的对她进行寻衅、骚扰,并波及到她的亲朋好友,甚至到学校骚扰她正在上课的孩子魏张同,给张秋莎当时年仅十三、四岁的儿子带来巨大的压力。

大兴区兴丰派出所警察王建民,曾多次闯到张秋莎家敲门,进门未得逞后就蹲点在门口,并断水断电,以此胁迫张秋莎夫妇出面,实现他绑架好人的升官政绩。一天夜晚,张秋莎的儿子发现停电,出门查看电闸,猛然看到黑暗处隐身在电闸下的王建民,惊吓到以为见鬼,立即奔回家,此后多日不敢出门。

这次恶警夜闯民宅抢劫绑架的暴行,震惊了整座小楼的住户,让人们想起了阴云恐怖的“文革”时期的大兴惨案,匪共们用棍棒打死了几百的大兴人。正应了老百姓的那句话:如今土匪在公安。

参与绑架者有警号是:064432,057899,有人认出其中一位是兴丰派出所所长。

参与绑架张秋莎、魏学军夫妇的警察有大兴国保警察李学军、杨万秋、警号057899者及疑似兴丰派出所所长等警察7人。其中杨万秋,50多岁,是专事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北京魏学军、张秋莎夫妇被绑架(图)-306963.html

2015-03-24: 北京张秋莎、魏学军夫妇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北京大兴区法轮功学员张秋莎、魏学军夫妇,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兴看守所。绑架张秋莎、魏学军夫妇的警察有大兴国保警察李学军、杨万秋、警号057899者及疑似兴丰派出所所长等警察7人。其中杨万秋,50多岁,是专事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4/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6621.html

2015-03-19: 北京大兴区国保恶警李学军犯罪事实

十几年来,北京大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之徒,当属大兴国保副大队长李学军。此人四十多岁,大兴区青云店四村人,现住址为黄村瑞康家园。其妻子王燕,是大兴区第七小学的会计。在大兴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案背后,几乎都有李学军的鬼影和操纵......

法轮功学员程建华,被李学军抄家时,质问李:我什么也没有,你凭什么抄家?李学军无耻的放话:你说没有就没有?我这有一兜呢,想说你有多少就多少!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李学军再次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张秋莎。深夜子时,李学军伙同其他六名恶警撬门闯入张秋莎家中,抄家并从家中绑架其夫魏学军,抢走家中电脑手机等众多私人用品,甚至连张秋莎十几岁儿子的电脑也不放过,连带私家车一并扣押。

多年来,李学军手上血债累累,迫害了众多法轮功学员并株连伤及到他们的亲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9/北京大兴区国保恶警李学军犯罪事实-306434.html

2015-03-18: 北京警察再次绑架张秋莎夫妇
餐时被大兴区警察绑架。当晚十一点,六、七名警察撬门闯入张秋莎的家,绑架了她的丈夫魏学军,并非法抄家至次日凌晨一点。参与绑架的有大兴分局国保副队长李学军,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国保警察杨万秋。

据悉,张秋莎十九岁的儿子在警察抄家、录像时,愤怒大喊:“我妈炼法轮功碍你们什么事了,什么时候把我妈还我!我支持他们俩!”

张秋莎十多年来经常遭警察骚扰

张秋莎,今年四十六岁,在北京一家物业公司任副职。她自一九九九年修炼至今十多年来,因为中共的迫害多次更换工作。

二零零零年,警察尾随张秋莎的孩子闯入她家,将张秋莎绑架到洗脑班。八十多天后,张秋莎自己跑出洗脑班。出来后,她写信控告绑架者和洗脑班对她的迫害,于是警察不断的对她进行寻衅、骚扰,并波及到她的亲朋好友,甚至到学校骚扰她,给张秋莎当时年仅十三、四岁的儿子带来巨大的压力。

大兴区兴丰派出所警察王建民,曾多次闯到张秋莎家敲门,进门未得逞后就蹲点在门口,并断水断电,以此胁迫张秋莎夫妇出面,实现他绑架好人的升官政绩。一天夜晚,张秋莎的儿子发现停电,出门查看电闸,猛然看到黑暗处隐身在电闸下的王建民,惊吓到以为见鬼,立即奔回家,此后多日不敢出门。

相关人员:
北京大兴区“610”办:
主任马春元13716002418

北京公安局大兴分局: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西大街175号
电话:010-69243071
国保副队长李学军13911836718

大兴区兴丰派出所:
电话:010-69242256
所长王守海13910262323
片警王建民1361137332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8/北京警察再次绑架张秋莎夫妇-306371.html

2015-03-16: 北京市大兴区法轮功学员张秋莎和丈夫被绑架

3月14日晚,大兴区法轮功学员张秋莎在外就餐处,被大兴公安绑架。当晚子时过后,大兴区6名恶警强行撬门闯入张秋莎家中,抢夺电脑手机书籍等私人物品,甚至他们儿子的电脑也一并抢走,并绑架了张秋莎的丈夫魏学军。还放言:你们可以请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6/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6299.html

大兴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4-20: 北京大兴法院举报电话:010-57362887 语音服务电话 010-12368 010-57362877
大兴法院院长:何马根
立案庭;席世贤

大兴区检察院电话 010-69232000 010-59556318 010-69253562
检察长:杨永华
副检察长:袁枫、王延文、邢小兵、张海军、汪丽红
政治处主任:闫素先 电话 010-59556311
公安大兴分局电话:010-69243071
局长贺安钢
刘亚东,政委
马 峰,副分局长
钱 进,副分局长
高 军,副分局长
刘传虹,纪委书记
杨松林,政治处主任
田东升,副分局长
史少华,副分局长
张建平,副分局长

北京大兴区“610”头目马春元13716002418
大兴区610办公室科长吴传海13439255202

北京市公安局举报电话:65246271

公安大兴分局电话:010-69243071
局长贺安钢
刘亚东,政委
马 峰,副分局长
钱 进,副分局长
高 军,副分局长
刘传虹,纪委书记
杨松林,政治处主任
田东升,副分局长
史少华,副分局长
张建平,副分局长
大兴区公安局范慧同13910810005
大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010-69232919
大兴区分局国保队长:杨连江 电话:18811197176
大兴区国保队长杨万秋13501200853
大兴区分局国保梁宽13811079256
大兴区警务督察:69294388
北京市警务督察65113485

观音寺派出所电话010-60282007;警察:朱世清、邢振乔
所长:干利平 电话:13910813999
区警察杨勇,电话010-69299545,电话13716723238
社区警察郎纪均,电话010-81287283,电话15510048719
社区警察于金波,电话010-69262907,电话13699201520
区警察胡贵安,电话010-61292631,电话13911837323
社区警察郭颂,电话010-69252603,电话1360111452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