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大兴区恶人恶行录

2013-03-18:
警察王建民在张秋莎家门前
大兴区兴丰派出所警察王建民,曾多次闯到张秋莎家敲门,进门未得逞后就蹲点在门口,并断水断电,以此胁迫张秋莎夫妇出面,实现他绑架好人的升官政绩


2015-03-19: 北京大兴区国保恶警李学军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9/北京大兴区国保恶警李学军犯罪事实-306434.html

2013-07-08: 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的残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8/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的残暴-276389.html

北京大兴区在主要街道路口设监视器
据6月18日北京晚报消息,北京大兴区在主要街道路口设了300个监视器,在大兴区较偏的旧宫都设有,

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恶人赵玉兰其人其事
恶人赵玉兰,原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的一个副大队长,自江氏发动镇压以来,赵就积极的充当恶首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在新安劳教所当警察时迫害大法弟子可谓不遗余力。

2001 年赵玉兰退休后,主动跑到北京西城区在房山区葫芦垡办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负责指挥一群保安和一些被洗过脑的人充当打手,采取多种手段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到了她这个转化班后,她迫害大法弟子的第一着:不转化别想睡觉,她安排打手轮流熬学员,有的五、六天不让打个盹,长时间罚站、跪椅子腿、弯腰180度飞着,不从,就用墩布把没头没脑的打,找身上的敏感穴位打,多人被打得鼻青脸肿,面目皆非,浑身黑紫,很多青壮年大法弟子被打得多天都不会走路。

白天,在烈日下,赵玉兰驱赶学员晒太阳、走正步、跑步,她在一旁吆三呵四的叫骂。学员被折磨的筋疲力尽跑不动时,她强迫打手拖住你走。由于她迫害“有方”,她到处去介绍经验,把各区县转化不了的、新安劳教所“转化”不了的弄到她这来“转化”。

对于这些坚定的学员,赵玉兰更是疯狂迫害,她为了掩盖罪行,这些学员的伤没养好之前连单位或街道去的陪教人员都不让见。为了挣到昧心钱,她盼望洗脑班永远红红火火,她费劲心机打探大法弟子的消息,谁转化的不彻底、谁又醒悟了、又发现了新的目标了。她不断的给街道610、派出所提供绑架名单,时至今日她又跑到国家机关工委稳定办继续做大法弟子的洗脑工作,还在兴致勃勃的干着这种罪恶的勾当。

北京大兴地区不法官吏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7/75694.html

一个女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9/26183.html

大兴朱庄派出所副所长的一次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8/6922.html

北京市大兴县公安局一恶警(胸牌号05809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6/6509.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