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 >> 马冬梅, 女, 40

马冬梅
马冬梅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大连沙河口区马栏子
迫害情况: 冤判六年;枉判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4-12-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09: 大连沙河口马栏子法轮功学员马冬梅结束六年冤狱于8月30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9/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92466.html#1998235523-1

2019-05-17: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冤狱将满
大连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马冬梅将于2019年8月30日结束六年冤狱。

2013年8月29日傍晚马冬梅女士与法轮功学员王语丝有约,可马冬梅等了许久也没见到王语丝的身影。一向守约,今天怎么了?第二天,马冬梅给王语丝拨打了电话,通了,无人接听。第三天,家里涌来一屋子便衣,抄走大量个人物品,当着近八十岁的母亲绑架了马冬梅,自此,老人家受到惊吓,病倒数月。原来,王语丝8月29日白天已被西岗分局绑架。

马冬梅被沙河口区法院非法诬判六年,上诉被无理驳回。后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三监区服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7/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5211.html

2019-05-03: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王语丝冤狱将满
大连西岗区法轮功学员王语丝于2019年8月28日将结束六年冤狱。

毕业于大连外国语学院的优秀教师王语丝,2000年曾遭冤狱十年,在中共对法轮功血腥迫害的二十年里,年轻的王语丝身陷囹圄十六年,本该为社会做贡献的大好时光,却被关在铁窗之中。

王语丝的丈夫因承受不了迫害的压力,在王语丝第一次冤狱时,与她离婚。王语丝的女儿,二十一年的人生道路,只有妈妈断续的五个年头的陪伴。王语丝的母亲夏玉玲,2013年8月29日,与女儿一同遭绑架,并被非法关押五天,精神上的惊吓、对女儿的牵挂、以及长期辛苦抚养外孙女的操劳,终于压垮了这个老人,2014年3月15日,夏玉玲闭上了双眼。

对于这个破碎家庭同情,伸出援助之手的法轮功学员叶青丽、刘红霞先后被绑架,并遭冤狱迫害三年。

王语丝遭绑架后,拨打了她的电话的马冬梅女士两天后也被绑架、抄家,并获冤狱六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3/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5850.html

2015-03-01: 寒冬难熬 大连马冬梅狱中状况令人忧
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三监区,至今已经两个多月,经历了这个冬季最寒冷的日子。

中国新年之前,马冬梅的姐姐带着八十岁母亲的惦记,去沈阳监狱探监。没想到,马冬梅的样子吓了姐姐一大跳:她脸面浮肿,没有血色,眼神发呆,披散着头发,穿了件不合身的棉袄,露着脖子,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什么衣服衬着……马冬梅有气无力的诉说:没有被子,借了个被子,冷……

马冬梅的样子实在出乎姐姐的意料。姐妹俩还没说上多少话,狱警就以领去购物为由把马冬梅带走了。

马冬梅的姐姐非常难过:在沈阳那么寒冷的冬天,马冬梅连被子都没有,还得借,这个冬天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呀?马冬梅的账上有一千多元钱,可是狱方什么也不让她买。姐姐的心痛极了。

马冬梅女士四十多岁,从小就多灾多难。她三岁时,高烧不退,患上哮喘病,犯病时,整个人蜷曲在一起,憋的脸发紫,不能吃饭喝 水,也不能睡觉。中西医都看了,什么偏方都用了,都没有治好。有几次犯病时,她憋得都昏死过去了。因为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光了。

一九九四年马冬梅炼了法轮功后,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打针吃药,她还能帮家人干点儿轻活,性格也变的开朗了。

马冬梅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她遭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在庭上告诉法庭人员:法轮功是正法,自己身心受益。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是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她说:“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学员没有错!”

马冬梅被非法判刑六年。她的母亲、七十九岁的张惠郡老人发出了悲呛的呼声:“她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的,怎么能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现在要以这个罪名判她入监,我想不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寒冬难熬-大连马冬梅狱中状况令人忧(图)-305731.html

2014-12-20:  大连王语丝、马冬梅再次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王语丝、马冬梅2013年8月底相继被绑架,后被批捕、开庭,俩人均被冤判六年。2014年12月2日王语丝、马冬梅一同被送辽宁女子监狱,因体检不合格均被退回大连看守所。谁知才过俩星期,2014年12月16日,王语丝、马冬梅又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庞海风被非法判刑三年山东德州市黄河涯伙房村法轮功学员庞海风被德州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已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20/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1731.html

2014-12-06: 辽宁女子监狱拒收法轮功学员马冬梅、王语丝
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王语丝12月2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监狱因她们的因身体状况拒收,现两人被退回大连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6/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1131.html

2014-12-04: 大连马冬梅、王语丝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
2014年12月2日,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王语丝离开大连看守所,被劫持到位于沈阳的辽宁女子监狱服刑。

马冬梅、王语丝均被冤判六年,二人不服冤判,分别上诉,大连市中级法院二审未开庭,法官到看守所提审当事人,通知二审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4/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1078.html

2014-11-01: 大连市中级法院对马冬梅非法维持原判
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被沙河口法院冤判六年,提出上诉。2014年10月24日在看守所接到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通知。二审没有开庭,马冬梅妈妈到现在还没接到任何通知,是不放心冬梅,家人请律师会见,才得知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9744.html

2014-10-16: 马冬梅上诉案 大连中院不开庭偷偷结案(图)
大连市中级法院日前将法轮功学员马冬梅的上诉案偷偷结案,没有开庭,现正伺机下非法判决书,而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马冬梅以及她的家人都被蒙在鼓里。

马冬梅的家人近日偶然得知上诉案已经被结案后,请律师前往看守所会见马冬梅,询问马冬梅二审是否开庭?是否知道二审结果?马冬梅都是摇头,说自从递交了上诉书,她就没有得到来自官方的任何消息。

大连中级法院在涉及法轮功学员的案件中,频频耍弄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原因可以从多次庭审现场看到,法庭人员在面对法轮功学员的正气申诉、辩护律师有理有据的质问时,根本无法招架,不是无言以对,就是避而不答。大连中级法院玩弄偷偷结案、强行维持原判的手段,其实就是给出了一个不打自招的答案:无理无据。

据明慧网文章报道:从二零一四年一月至九月,大连市各法院对数十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已核实的就有三十五人,其中大部份法轮功学员上诉到大连中级法院,而大连中院的法官毫无例外的全部给予非法维持原判。

在明慧网的这篇报道中,被非法判刑六年的马冬梅,“上诉情况不详”。现在得知,初审法院、二审法院在对马冬梅的整个所谓法律程序中,一直将“法律”玩于股掌之上。看看马冬梅被迫害的经过: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马冬梅在家中被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她遭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在庭上告诉法庭人员:法轮功是正法,自己身心受益。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是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她说:“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中午,沙区法院初审法官李边疆打电话给马冬梅的家人,称马冬梅被判刑六年。家属遂请律师去看守所见马冬梅,发现马冬梅也是九月二日才获知自己遭非法判刑。

接下来,马冬梅上诉到大连中级法院。马冬梅的家人在焦虑中等待二审开庭的消息,但一个多月过去了,仍然杳无音信。家人遂于日前到大连中级法院查询二审日期,却惊讶得知:马冬梅的案子已经结案,二审已经结束,只差下判决书了。

家人还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二审立案日期竟然在一审判决日期之前!

据了解,初审法官李边疆是在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签署了对马冬梅的非法判决书——(2014)沙刑初字第00341号。马冬梅是九月二日才获知遭非法判刑。而大连中级法院承办人、刑二庭法官何云波签署的判决书——(2014)大刑二他字第00127号,立案日期是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案件状态为“已归档”,即已经结案。

马冬梅的家人打通了大连中级法院承办法官何云波的电话,说明自己是马冬梅的家属,何云波立即态度蛮横的说:“马冬梅是谁?我不认识她!”家人说:“马冬梅是法轮功学员,是你承办她的案子,现在已经结案,我们想知道结果。”何云波大声说:“我没有办马冬梅的案子,我办的是X冬梅的案子。”说完就挂断电话。马冬梅的家人对此完全无法接受。

据调查,从二零一四年一月至今,何云波参与了多宗法轮功学员上诉案,已经核实的有:韩学明(3年)、马爱兵(3年)、秦玉兰(3年半)、郝跃珊(4年)、王德发(5年)、曲滨(6年)、佘钺(6年)、马冬梅(6年)、夏元新(7年)、张晓丽(7年半)、马瑞田(8年半)。何云波应无一例外的在维持原判的判决书上及相关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此劝告何云波等涉足法律界、却为了眼前官禄而唯邪恶命令是从、不惜违法参与作恶的短视者, 你们的未来将会是非常暗淡的。快清醒吧,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早晚要被绳之于法!你们大连中院院长李威,二零一四年七月被带走调查,率先遭报,就印证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的古训。大审判即将来临,只有立即停止迫害,争取立功赎罪,才是唯一的出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6/马冬梅上诉案-大连中院不开庭偷偷结案(图)-299056.html

2014-09-07: 大连马冬梅被非法判六年
九月二日中午,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马冬梅的母亲接到沙区法院李边疆的电话,因耳背,没听清他说什么,等马冬梅姐姐来家后,听说此事,立即就去了沙区法院给李边疆打电话,得知妹妹马冬梅被非法判刑六年。

姐姐问:“为什么判这么多年?”法官李边疆说:“马冬梅不认罪,又赶上严打,还是屡犯,有几个部门在香炉礁派出所研究定的”。姐姐说:“你们法院应该主持公正,他们怎么能说的算呢?”李边疆说他自己说的不算。马冬梅姐姐要求见面谈,李法官说他忙,就挂机了。

法院办案,要听从其它部门的联合决定,而法官说了不算。这就是发生在当今依法治国大环境下的司法断案。
马冬梅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在家被绑架,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遭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在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法轮功是正法,自己身心受益。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是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她说:“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马冬梅,今年四十多岁,从小就多灾多难。她三岁时,高烧不退,患上哮喘病。犯病时,整个人蜷曲在一起,半天才能喘上一口气,憋的脸发紫,不能吃饭喝水,也不能睡觉。看见她的人都流着泪说,她太可怜了,这么小就遭这样的罪。中西医都看了,什么偏方都用了,针灸、按摩、推拿、点穴都试过了,也没有治好。住院能控制点儿病情,出院就犯病。

马冬梅全家八口人,靠父亲一人工作养活,生活本来就很困难,因为给她治病,把家里的钱花的精光,父母再也没有能力继续给她治病了,只能在她犯病时,背着她满地走,才能使她舒服点。有几次犯病时,她憋得都昏死过去了,家人又掐人中,又按脚后跟,大声呼叫她,她才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一九九四年马冬梅炼了法轮功后,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打针吃药。她还能帮家人干点儿轻活,性格也变的开朗了,能主动说话了,自己快乐了许多,也给家人带来了精神安慰,还节省了许多医药开销。

她的母亲、七十九岁的张惠郡老人发出了悲呛的呼声:“她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的,怎么能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现在要以这个罪名判她入监,我想不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5/大连马冬梅被非法判六年(图)-296938.html

2014-07-09: 马冬梅面临非法判刑 失明老母为女鸣冤
对于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面临非法判刑,她的母亲——79岁的张惠郡老人发出了悲呛的呼声:“她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的,怎么能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现在要以这个罪名判她入监,我想不通。”这位几近失明的老人要为女儿申冤。

马冬梅于2013年8月31日被绑架,2014年5月27日遭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在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法轮功是正法,自己身心受益。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是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 她说:“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以下是张惠郡老人为女儿申冤的申诉信:

我叫张惠郡,今年79岁,家住大连沙河口区马栏子。2013年8月31日上午10点多,我小女儿马冬梅到商店买粮,让我在家等送粮的。过一会儿,有人敲门,我以为是来送粮的,开了门,一下闯进一群人,不是送粮的,说是本地派出所的。后来知道,他们不是辖区富民派出所,是西岗区香炉礁派出所的,其中一位姓霍,一位姓王,没穿警服,他们让我到派出所落实一件事,我的眼睛几乎失明,耳背的厉害,行走也不方便,我说就在家说吧,正争执不下时,马冬梅回来了,他们就强行把马冬梅带走,还一个劲儿向我保证:调查完事,人就送回来。可是人刚被带走,估计还没出楼洞,留下的几人就开始到处乱翻,把上锁的柜门也撬开了,拿走了我家里很多东西,也没告诉我都拿了些什么,人走了就没有了任何消息。

我当时处在极度的痛苦之中,因为一个星期前,也就是8月24日,我小儿子因医疗事故过世,我的老泪还没擦干,8月31日和我相依为命的小女儿就被带走,我这一把年纪经历了不少,可也经不起一个星期失去两个孩子呀,我吃不下、睡不着,好长时间起不来床,差点把这条老命搭进去。我老伴离世的早,剩下我一个孤老婆子很无助,我不能做什么,只能无奈的在家一等再等。

我很担心冬梅的哮喘病再犯,更担心她的安危,现在执法犯法的事也不少,要是刑讯逼供,她能不能挺过这一劫?整天胡思乱想的。打听不到任何消息,那种无望的等待让我着急上火吃不下饭,眼睛和耳朵比以前更差了,140斤的体重瘦成100斤,都脱了相了。

直到11月15日,派出所通知我说马冬梅因为炼法轮功被批捕了。2014年1月6日,又告诉我马冬梅案子送到了沙河口区法院。

2014年5月17日开的庭,我女儿为自己作的无罪辩护,说她信仰的真、善、忍没有错,她的一切行为都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同时她的信仰是受国家宪法保护的。实际上从冬梅的变化,我知道法轮功是正法大道。

冬梅从小就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孩子, 三岁的时候持续高烧,退烧后留下哮喘后遗症,犯病的时候死去活来,大人又得喊又得掐她人中,背着她满地不停的走,严重时就得住院,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也住不起医院,就试各种偏方,但都不好使。她6岁的时候又从二楼摔到一楼,患了严重脑震荡,当时双眼失明,因为年龄太小,医院不能做开颅手术,只能保守治疗,长期吃药,眼睛是能看见东西了,可头上依旧有个大硬包,身体也变形了。本以为她的哮喘长大能好些,但不见强,不能干活,累一点就喘不上来气,所以她现在四十多岁了,也没工作过,就更别说出嫁了。

九十年代,国家新闻媒体报道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人炼,许多的疑难杂症都炼好了。孩子能健康的活着是为人父母的愿望,我们鼓励冬梅炼功。冬梅炼了法轮功后,身体果然强壮了很多,不但生活能自理了、给家里减轻了不少经济负担和精神压力,而且她和我一起生活,家里家外都是她操心,给我做饭、收拾家、陪我散心,我没有退休金,只靠几百块钱生活费过活,我们的条件已经足够向政府申请生活补助了,但一直没有给国家和政府添麻烦。

冬梅从来不会伤害任何人,更不可能做些违法的事, 能健康的活着对她来说就已经很好了。她没上过几年学,没参加过工作,没有什么社会阅历,也没有什么人际关系群,她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的,怎么能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现在要以这个罪名判她入监,我想不通,实在太冤了。

年纪大一点的人都知道“文革十年”,那些冤案都在不断平反。现在国家领导人也换了,很多事也已经公开表露了,就不能再无端冤判我的孩子了,我得为孩子申冤,向有关部门反映,以国家法律条文办事,替我孩子说句公道话,让她早点回来,也能让我这个孤老婆子有个照应,以减轻政府负担,也是维护社会稳定,同时也可以彰显司法公正。

张惠郡
2014年6月2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9/马冬梅面临非法判刑-失明老母为女鸣冤-294474.html

2014-06-02: 传真相是让人解除痛苦 马冬梅法庭上表示无罪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非法开庭,马冬梅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马冬梅说:“(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我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马冬梅女士
马冬梅女士

当天上午九点四十分,大连沙河口区法院对马冬梅女士非法开庭,审判长是李边疆,公诉人常亮。马冬梅在法庭上一直念很正,义正词严,有理有据地驳斥了公诉人的栽赃陷害,她说:“法轮功是正法,我身心受益。”公诉人问:“光盘、小册子、周刊都是你做的吗?”马冬梅说:“是我做的。我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

最后马冬梅为自己辩护道:“《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法官问公诉人:“还有没有新的证据?”回答:“没有”。十多分钟,庭审就结束了,法庭宣布休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传真相是让人解除痛苦-马冬梅法庭上表示无罪-292915.html

2014-05-13: 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遭迫害近况
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遭诬陷案件,最近已到沙河口区法院,法官是李边疆。马冬梅仍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3/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2126.html

2014-01-08: 炼法轮功获得新生 马冬梅被中共劫持四月馀
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被大连香炉礁派出所四名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四月馀,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被非法批捕,面临继续迫害。中共司法机关至今不准她家人探视。

马冬梅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才获得了新生,她全家人才从苦难中解脱出来;可是中共容不得人过好日子,迫害法轮功又毁了这家人。

马冬梅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马冬梅去粮店买粮,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独自一人在家,有人敲门,老母亲以为粮站的人来送粮,就打开了门。随即四个不明身份的人闯了進来,其中一人假装和老人聊天,骗老人说出了家里的情况;其他三人有的拿着一个东西到处照,有的不停的敲敲家俱。这几个人要求老人去派出所落实甚么事情,老人不去。这时马冬梅回来了,他们先是骗她去派出所,遭到拒绝后,竟强行把马冬梅绑架走了,随后又抄了家,抢走了马冬梅很多的私人物品。

因为这几个绑架马冬梅的人自始至终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说出是哪个部门的,马冬梅的家人找了好几天都不知道马冬梅的下落。直到九月四日,大连公安局西岗分局才通知马冬梅家人,马冬梅被绑架的当天晚上就被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禁了。

炼法轮功获得新生

马冬梅本是一个苦命的人,从小就多灾多难。她三岁时高烧不退,患上了哮喘病。犯病时整个人蜷曲在一起,半天才能喘上一口气,憋的脸发紫,不能吃饭喝水,也不能睡觉。看见她的人都流着泪说她太可怜了,这么小就遭这样的罪。中西医都看了,甚么偏方都用了,针灸按摩推拿点穴都试过了,也没有治好。住院能控制病情,出院就犯病。马冬梅全家八口人,靠父亲一人工作养活,生活本来就很困难。因为给她治病,已经花光了家中的积蓄,父母再没有能力继续给她治病了,只能在她犯病时,背着她满地走,才能使她舒服点。有几次犯病时她憋的都昏死过去了,家人又掐人中又按脚后跟,大声叫她,才把她叫过来了。她的病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和痛苦。更不幸的是,六岁那年,她又从二楼摔下去了,当时就休克了,送到大连医大一院抢救过来了,但双眼看不见。脑震荡需要做开颅手术,因年龄小没敢做手术,只做了保守治疗。她头上的骨头现在还能摸出鼓出一块。

上学后,因为经常犯病,一年要休半年病假。家人听说哮喘病长大成人就能好,就盼到她长大,结果没好。又听说结婚生子就好了,可是马冬梅的身体干不了活,上不了班,二十多岁了还得父母养活着,去哪儿找对像结婚啊。得了这个病,用马冬梅自己的话说,真是生不如死啊。马冬梅一家真是愁苦到了极点了。

一九九四年四月,有人告诉马冬梅,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去试试吧,并告诉她哪儿有炼功点。第二天她就去了,开始炼功了。马冬梅坚持每天学法炼功,逐渐的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少,犯病时症状也一次比一次轻。

马冬梅的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再也没有打针吃药。她还能帮家里干点轻活,性格也变的开朗了,能主动说话了。历尽苦难的一家人终于有了希望。看到马冬梅的巨大变化,她的妈妈和姐姐也修炼法轮功了。

数次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拘禁

正当马冬梅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马冬梅数次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拘禁,全家人的苦难又开始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马冬梅送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富民派出所警察参与绑架并抄家,抢走了法轮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马冬梅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因为女儿被无辜迫害,马冬梅的父亲整日担惊受怕,担心女儿因为不能炼功而再次犯病,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因病去世。母亲因为失去亲人,接连受到打击,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耳朵又聋,生活上需要人照顾。

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马冬梅又被南沙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她的老母亲也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后来被放回。马冬梅姐姐赶到马冬梅家时,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她父亲去世时单位给的一点五万元钱也不见了。马冬梅的姐姐去派出所要钱,派出所的人都不承认,马冬梅姐姐怒斥警察:死人的钱你们也敢花吗?警察都不吱声了。最终那笔钱也没要回来。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马冬梅被枉判三年,在大北监狱受迫害。当时沙河口区法院李边疆是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马冬梅的姐姐白天上班,晚上才能回家照顾老母亲,老人白天就没有人照顾了,生活很艰难。

迫害还在继续

二零一零年马冬梅结束三年冤狱回家。她在狱中被迫害的哮喘病又犯了,手上裂开大口子、出血、又肿又胀,而且奇痒。她在家学法炼功,哮喘病彻底好了,手上的毛病也好了。恢复了健康的马冬梅,尽心照顾自己的老母亲,母亲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母女俩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清苦,倒也悠然自在,母女俩的脸上也常挂着微笑。

可是中共还是不肯放过马冬梅一家人。因为马冬梅不肯放弃信仰,二零一三年八月底,中共的警察又在光天化日之下,强闯民宅,绑架守法公民。母女俩又被迫分开,相互牵挂又见不到面。

知情人都说:这家人太可怜了,就因为炼功祛病就被共产党害的家破人亡;共产党真是个坏东西,不让老百姓得好。

据悉,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至九月十二日第十二届全运会在辽宁举办,大连是主要承办城市之一,大连警方以所谓保证“全运会”安全的幌子,提出“宁可错抓千人,不放过一个”的口号,各分局、派出所抽签摊派抓人,疯狂地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8/炼法轮功获得新生-马冬梅被中共劫持四月馀-285414.html

2013-12-26: 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恶行
......
8月31日,西岗区分局香炉礁派出所冒充本地派出所,来到马栏小学附近的法轮功学员马冬梅的家,骗马冬梅70多岁的妈妈,以伪善的面目问:“家里几个儿女、干甚么工作、工资多少?”当马冬梅从外面买粮食刚進门,就将马冬梅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数件及现金近7000元,现将人关進大连市姚家看守所。11月15日通知家人马冬梅被所谓的“批捕”。

后来得知是香炉礁派出所霍东、金铭等六名警察绑架马栏小学马冬梅,把家翻个底朝天,把钱和值钱物品全部抄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6/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恶行-284495.html

2013-12-07: 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被非法批捕
大连马栏子法轮功学员马冬梅已于十一月十五日被非法批捕。亲人正积极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7/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3657.html

2013-09-07: 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遭警匪绑架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大连沙区马栏子法轮功学员马冬梅外出买粮,七十八岁的老母亲一人在家。十一点多钟,家里突然闯進四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自称是警察又不出示任何证件。其中两个人呆一会就出去了,在屋里这两个人一个扯闲话,一个到处看。后来又進来两个人。
马冬梅回到家,发现情形不对,门外还有两个来历不明的人。

这些人一开始要将马冬梅的老母亲带走,说是落实一件事情,马上就回来。老母亲识破其用心,坚决不去。后来他们進行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敲墙,拿个东西探来探去,抢劫走两台笔记本电脑,两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大小裁纸刀各一个,MP5、MP3各三个,随身听一个,EDVD一个,外接硬盘一个,大法书一套,还有五千~六千元现金。

这帮恶徒称是当地派出所的片警,一个姓霍,一个姓王,他们连哄带骗将马冬梅劫持走,说等两天就放人。家属到派出所找人时,派出所说当天没有出警,而且也没有所描述的那几个人。

九月四日,大连市西岗分局来了通知:马冬梅已被刑事拘留,定罪为“扰乱社会治安”,现关在姚家看守所。

马冬梅的老母亲年近八旬,儿子刚刚去世,女儿又被绑架走,遭受双重打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7/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遭警匪绑架-279198.html

2013-09-02: 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马冬梅被绑架 下落不明
大连沙区马栏子法轮功学员马冬梅于8月31日中午11点左右被跟踪绑架,被抄家,拿走的私人物品有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物品。来者自称是当地片警,一个姓霍,一个姓王,但当地片警根本没有这两个人,也没通知当地片警,可能是省里直接下来抓人,现马冬梅不知去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2/二零一三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8976.html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9-16: 辽宁省女子监狱四监区:
长汤艳15698806900办024-31236311警号2015268

2019-08-11: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编110145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 024-31236002
副监狱长王丽艳 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 024-89296633宅024-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 024-31236010、15698806321
纪委书记李爱东 024-31236005、15698805353@
610主任王治 024-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 024-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辽宁省女子监狱驻监检察室:
电话:024-31236323、024-31236325、024-31236326、024-3123632923
张树民、王丽娟、李海燕、继龙
监区长徐中华15840098118
教育科长李雁15698805958
政委办公室:024-89296677
纪委书记室:024-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858
政治处主任:024-89296767
办公室:024-89296601
办公室主任:024-89296868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024-89296687、024-89296689、024-89296690、024-89296691
纪委监察室:024-89296607
刑法执行科:024-89296839、024-89296851、024-8929685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