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天津 >> 南开区 >> 赵淑霞(赵树霞), 女, 50

赵淑霞(赵树霞)
赵淑霞(赵树霞)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4-01-15
交叉列在: 天津 > 大港区

天津民众签名营救赵树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16: 挂拜年横幅 天津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

天津法轮功学员赵树霞、王思荣、邢伟在二零一六年新年期间,在街头悬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传递法轮大法福音的条幅而被非法抓捕、超期关押六百五十多天,日前被非法冤判。赵树霞、王思荣分别被冤判两年半,邢伟被冤判两年。赵树霞已上诉。

王思荣曾患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腰椎小关节紊乱并伴有象牙性突变。无休止的疼痛严重摧残着她的精神与身体。数位名医都曾断言:她瘫痪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她在一九九七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多月后,一切病症全都消失了。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王思荣和刑伟等法轮功学员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横幅:“大法弟子给天津的父老拜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法轮大法,天赐幸福平安!”

二月十三日(正月初六),王思荣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邢伟于二月二十二号(元宵节)在家中被王顶堤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三月六日上午,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在马路上拦截绑架赵树霞。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构陷起诉。

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天津南开区法院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出庭辩护。开庭后不久,赵树霞的律师提醒审判长,对赵树霞、王思荣、邢伟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的指控,与二月一日宣布实施的中共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相悖。对此,审判长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好宣布休庭。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违法操作,联手出台了所谓新“司法解释”,并宣称今年二月一日施行。那么按照该“司法解释”中的规定,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的行为也不构成犯罪,南开检察院应立即撤诉,还三位法轮功学员自由。

随后,邢伟的律师向检察院递交了撤诉律师意见,并向法院递交了庭前辩护意见及取保候审律师意见。赵树霞的律师也多次与主审法官戴舒燕、公诉人付鹏飞沟通,并向他们介绍近期各地出现的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案例。四月十四日,赵树霞的律师找到公诉人付鹏飞,付鹏飞的态度很强硬,称该案因上面的压力大,要把这个案子做下去,挂横幅的数量不够,就从在家里搜的东西数量上来定罪。

南开区法院既没有回复申请人提交的《律师意见》,也没有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释放或者变更被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鉴于此,赵树霞请律师就南开区检察院付鹏飞和南开区法院戴舒燕在审理此案当中的违法行为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出控告。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天津南开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赵树霞、王思荣、邢伟再次非法开庭,黄汉中律师作为赵树霞的代理律师为赵树霞及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

开庭后,律师首先问责戴舒燕法官和公诉人付鹏飞有无收到申请回避函。戴舒燕说:“没收到。”随即,黄律师出示了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邮寄控告书的邮寄存根(即证据) 。法官戴舒燕对黄律师对她的控告很是不悦。随后走出法庭,几分钟后返回,继续开庭。黄律师提出,申请回避后需法院院长和检察长批示方可不回避。但戴舒燕置之不理仍继续开庭。

律师当庭指出: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即犯罪行为的界定、种类、构成条件和刑罚处罚的种类、幅度,均事先由法律加以规定,对于刑法分则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的行为,不得定罪处罚。罪刑法定这一原则,早已经成为了法治文明的基础和常识。我国现行《刑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罪刑法定这一原则,也在一九九七年写进了中国刑法。

邢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并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作为自辩结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6/挂拜年横幅-天津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357947.html

2017-09-05: 天津三名法轮功学员挂拜年横幅再被庭审

天津法轮功学员赵树霞、王思荣、邢伟在二零一六年新年期间,在街头悬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传递法轮大法福音的条幅而被非法批捕,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至今已超过五百三十多天。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赵树霞请律师就南开区检察院付鹏飞和南开区法院戴舒燕在审理此案当中的违法行为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出控告。但是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没有给黄律师任何回复。

在此期间,法轮功学员邢伟的辩护律师余文生,却由于遭到中共当局打压,律师证未获年检。迫于中共的压力,也没有哪个律师所敢接纳他,不能再代理此案。于是南开法院、610人员、南开区国保警察趁机约谈、恐吓邢伟年近八十的老父与胞妹。邢父被迫签了解聘律师及不再请律师的保证。这伙人拿着邢父的保证找到邢伟,许诺开庭那天让他见他的母亲。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上午九时,天津南开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思荣、赵树霞、邢伟再次非法开庭,这次开庭是继二月七日被非法开庭休庭后,再一次开庭。黄汉中律师作为赵树霞的代理律师为赵树霞及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

开庭后,律师首先问责戴舒燕法官和公诉人付鹏飞有无收到申请回避函。戴舒燕说:“没收到。”随即,黄律师出示了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邮寄控告书的邮寄存根(即证据) 。法官戴舒燕对黄律师对她的控告很是不悦。随后走出法庭,几分钟后返回。继续开庭。黄律提出,申请回避后需法院院长和检察长批示方可不回避。但戴舒燕置之不理仍继续开庭。直到11:50庭审结束。

律师当庭指出:迄今为止,我国没有任何一个现行有效的刑事法律规范和司法解释认定法轮功是邪教,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司法解释,都没有明文认定法轮功为邪教。

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即犯罪行为的界定、种类、构成条件和刑罚处罚的种类、幅度,均事先由法律加以规定,对于刑法分则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的行为,不得定罪处罚。罪刑法定这一原则,早已经成为了法治文明的基础和常识。

我国现行《刑法》第三条明确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 罪刑法定这一原则,经过长期艰苦卓绝的努力,也在一九九七年写进了中国刑法。

随意将与社会主流意识形态和信仰不相符合的信仰行为归入邪教范围,滥用刑罚处罚,都是对文明、法治的严重破坏。

邢伟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并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作为自辩结尾。

王思荣的辩护律师也表达了当事人一直是好人,且在单位表现优秀,请法庭酌情处理。

事件回顾: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王思荣和刑伟等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并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横幅,之后天津市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先后抓捕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等几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将他们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

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并就悬挂条幅一事对王思荣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意欲冤判。

但是,一月二十五日,毫无立法权的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违法操作,联手出台了所谓新“司法解释”,并宣称今年二月一日施行。那么按照该“司法解释”中的规定,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的行为也不构成犯罪。南开检察院应立即撤诉,还三位法轮功学员自由。对此,审判长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好宣布休庭。

四月十四日,赵树霞的律师找到公诉人付鹏飞,付鹏飞的态度很强硬,称该案因上面的压力大,要把这个案子做下去,挂横幅的数量不够,就从在家里搜的东西数量上来定罪。

一审宣布休庭后,邢伟的律师向检察院递交了撤诉律师意见,并向法院递交了庭前辩护意见及取保候审律师意见。赵树霞的律师向合议庭和公诉机关提交了《赵树霞不构成犯罪,应当依法宣告无罪,予以释放的律师意见》。也多次与主审法官戴舒燕、公诉人付鹏飞沟通,并向他们介绍近期各地出现的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案例。

南开区法院既没有回复申请人提交的《律师意见》,也没有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释放或者变更被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再次开庭审理依然遥遥无期。

鉴于此,赵树霞请律师就南开区检察院付鹏飞和南开区法院戴舒燕在审理此案当中的违法行为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出控告。律师在控告书中陈述:

天津市南开区检察院、天津市南开区法院违反法律规定,超出法定期限办案,导致本案三名被告人王思荣、赵树霞、邢伟被超出法定期间羁押,严重侵害三人基本人权、人身权利和生命健康权利,案件承办人天津市南开区检察院检察员付鹏飞、天津市南开区法院审判员戴舒燕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5/天津三名法轮功学员挂拜年横幅再被庭审-353386.html

2017-08-25: 天津王思荣、赵树霞、邢伟面临南开法院非法庭审
天津法轮功学员王思荣、赵树霞、邢伟将于8月30日上午9点在南开法院被非法庭审,这是南开法院对他们第二次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5/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2961.html

2017-05-26: 挂拜年横幅被关押 赵树霞请律师控告天津司法人员

天津法轮功学员赵树霞、王思荣、邢伟在二零一六年新年期间,因在街头悬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传递法轮大法福音的条幅而被绑架并非法批捕,非法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至今已超过四百四十天。近日赵树霞请律师就南开区检察院付鹏飞和南开区法院戴舒燕在审理此案当中的违法行为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提出控告。

赵树霞、王思荣、邢伟三位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六年新年过后,因挂条幅一事被王顶堤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罗织罪名,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将构陷材料移送天津市南开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南开区检察院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违法向南开区法院移送起诉。

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上午九时,南开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思荣、赵树霞、邢伟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出庭辩护。邢伟的辩护律师首先声明:邢伟的行为不涉及任何犯罪。赵树霞的律师则提醒审判长,对赵树霞、王思荣、邢伟悬挂条幅的指控,与二月一日开始实施的中共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相悖。对此,审判长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好宣布休庭。

其后,律师书面向合议庭和公诉机关提交了《赵树霞不构成犯罪,应当依法宣告无罪,予以释放的律师意见》。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

在法轮功学员长期不懈地坚持向民众讲清真相的努力下,当年江泽民团伙目无法律、以权代法发动的这场迫害到今天已是穷途末路,难以为继,中共江派残余势力操控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一月二十五日联手出台了所谓“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宣称二月一日施行,该“解释”规定悬挂条幅五十条以上的,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两高的“解释”,直接违反中国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让“依法治国”的口号成为笑柄。

迄今为止,南开区法院既没有回复申请人提交的《律师意见》,也没有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释放或者变更被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再次开庭审理依然遥遥无期。

鉴于此,律师在控告书中陈述:

天津市南开区检察院没有合法理由,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的规定,审查起诉期间长达一百零六天,超出法定期限七十六天。

天津市南开区法院没有合法理由,违反《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二条的规定,迄今审理期间长达二百六十余天没有审结案件,已经超出法定期限二百余天。

天津市南开区检察院、天津市南开区法院违反法律规定,超出法定期限办案,导致本案三名被告人王思荣、赵树霞、邢伟被超出法定期间羁押,严重侵害三人基本人权、人身权利和生命健康权利,案件承办人天津市南开区检察院检察员付鹏飞、天津市南开区法院审判员戴舒燕涉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犯罪。

关于赵树霞、王思荣、邢伟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请见明慧网相关报道《天津百姓营救赵树霞 老父母感言》、《挂拜年横幅 天津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图)》、《天津检方欲加重迫害赵树霞、邢伟、王思荣(图)》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26/挂拜年横幅被关押-赵树霞请律师控告天津司法人员-348733.html

2017-04-20: 天津检方欲加重迫害赵树霞、邢伟、王思荣

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上午九时,天津南开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思荣、赵树霞、邢伟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出庭辩护。

开庭后不久,赵树霞的律师提醒审判长,对赵树霞、王思荣、邢伟悬挂法轮功真相条幅的指控,与二月一日宣布实施的中共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相悖。对此,审判长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好宣布休庭。

近日律师从南开检察院获悉,来自“上面”的压力,要从对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劫的物品中,从新拼凑“证据”,意欲加重迫害。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王思荣和刑伟等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并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横幅,之后天津市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先后绑架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等几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将他们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

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并就悬挂条幅一事对王思荣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意欲冤判。

但是,一月二十五日,毫无立法权的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违法操作,联手出台了所谓新“司法解释”,并宣称今年二月一日施行。那么按照该“司法解释”中的规定,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的行为也不构成犯罪。南开检察院应立即撤诉,还三位法轮功学员自由。

一审宣布休庭后,邢伟的律师向检察院递交了撤诉律师意见,并向法院递交了庭前辩护意见及取保候审律师意见。赵树霞的律师也多次与主审法官戴舒燕、公诉人付鹏飞沟通,并向他们介绍近期各地出现的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案例。

三月二十一日 ,赵树霞的律师陪同赵树霞家属到检察院要求人,检察官很恐慌,让律师出具证明,谈了几分钟之后,让律师回避,开始态度很强硬。

赵树霞的弟弟说我姐是好人谁都知道,你们会不会违规操作。付鹏飞态度缓和很多,和家属说不会。

赵树霞的弟弟问有没有可能放人,付鹏飞回答可能。赵母哭诉要求放人,付鹏飞说老人家别激动。家属离开时,付鹏飞送到外面。

此后不久赵树霞的律师得知南开区检察院已向“上级”请示,准备对王思荣、刑伟、赵树霞撤销起诉。

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邢伟的律师在南开看守所会见了邢伟。据邢伟说,几天前南开法院提审过他,向他传达本案延期审理到四月二十九日让检察院补充证据,如果检察院不能补充证据,法院会建议检察院撤诉。

但是,四月十四日,赵树霞的律师带着赵树霞的弟弟再次到南开检察院,找到付鹏飞时,付鹏飞的态度又强硬起来,称该案因上面的压力大,要把这个案子做下去,挂横幅的数量不够,就从在家里搜的东西数量上来定罪。

事件回放: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法轮功学员王思荣和刑伟等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横幅,横幅上的内容是:“大法弟子给天津的父老拜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法轮大法,天赐幸福平安!”

二月十三日(正月初六),王思荣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邢伟于二月二十二号(元宵节)在家中被王顶堤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

三月六日上午,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在马路上拦截绑架赵树霞。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至今。

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并因悬挂法轮功条幅一事对王思荣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意欲冤判。

邢伟在元宵节当天被绑架,给他的年近八旬的父母造成严重的伤害,他的母亲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天靠药物抑制神经才勉强入睡。邢伟出事给她造成强烈的精神刺激,老人整夜整夜无法入眠,思念儿子,焦虑过度,精神几乎崩溃。

邢伟的律师曾多次上书南开检察院,表示到目前为止国家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邢伟没有实施任何犯罪行为,应当予以释放。同时特别强调对邢伟释放除考虑法律依据外,从情理上也应当顾及他的父母年事已高,身患顽疾,无人照顾的事实。

王思荣曾患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腰椎小关节紊乱并伴有象牙性突变。无休止的疼痛严重摧残着她的精神与身体。数位名医都曾断言:她瘫痪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她在一九九七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多月后,一切病症全都消失了。她的丈夫、女儿也因此走入了修炼。

3月3日中午,华盛顿DC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集会,严正要求立即释放在天津被绑架的王思荣等数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中午,华盛顿DC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中使馆前集会,严正要求立即释放在天津被绑架的王思荣等数位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后,她的丈夫被迫放弃修炼,从此郁郁寡欢,于二零零二年在痛苦中离世。多年来王思荣的安危一直是远在美国的女儿心中的牵挂。她被绑架后,女儿为此焦虑万分。

在天津打工的赵树霞,曾被非法劳教共五年,此次被绑架后她曾绝食抗议130多天,遭到狱警的野蛮灌食和殴打。为此有920位善良百姓按红手印、签名,营救赵树霞回家。

南开分局警察还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人员闯到赵树霞年近八旬的父母家非法抄家,令她的父母备受惊吓。她的老父哀伤离世,母亲因被警察抢去存款,身无分文,生活难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0/天津检方欲加重迫害赵树霞、邢伟、王思荣(图)-345892.html

2017-02-09: 挂拜年横幅 天津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

二零一七年二月七日上午九时,天津南开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思荣、赵树霞、邢伟非法开庭,三位辩护律师出庭辩护。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王思荣和刑伟等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并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横幅,之后天津市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先后绑架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等几位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将他们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

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并就悬挂条幅一事对王思荣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意欲冤判。

开庭后不久,邢伟的辩护律师首先声明:邢伟的行为不涉及任何犯罪。赵树霞的律师则提醒审判长,对赵树霞、王思荣、邢伟悬挂条幅的指控,与二月一日宣布实施的中共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相悖。对此,审判长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只好宣布休庭。

一月二十五日,毫无立法权的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联手出台了关于“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宣称今年二月一日施行。其中该“解释”规定悬挂条幅五十条以上的,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这是在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纷纷落马的情况下,追随江泽民位居司法最高权力部门的江派残余势力,企图升级迫害法轮功,加强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

然而当年江泽民目无法律以权代法发动的这场迫害,在法轮功学员长期不懈的坚持向民众讲清真相的努力下,到今天已是穷途末路,难以为继。再次出台的两高非法“解释”,不仅违反法律,也与其不断下达的迫害指令自相矛盾,让地方基层法院、检察院无所适从。成为笑柄。

事件回放:

二零一六年的大年初一,法轮功学员王思荣和刑伟等在天津王顶堤一带挂了一个横幅,横幅上的内容是:“大法弟子给天津的父老拜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法轮大法,天赐幸福平安!”

二月十三日(正月初六),王思荣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邢伟于二月二十二号(元宵节)在家中被王顶堤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三月六日上午,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在马路上拦截绑架赵树霞。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南开区看守所至今。

南开区检察院将王思荣、刑伟、赵树霞非法批捕,并因悬挂法轮功条幅一事对王思荣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意欲冤判。

邢伟在元宵节当天被绑架,给他的年近八旬的父母造成严重的伤害,他的母亲患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天靠药物抑制神经才勉强入睡。邢伟出事给她造成强烈的精神刺激,老人整夜整夜无法入眠,思念儿子,焦虑过度,精神几乎崩溃。

邢伟的律师曾多次上书南开检察院,表示到目前为止国家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邢伟没有实施任何犯罪行为,应当予以释放。同时特别强调对邢伟释放除考虑法律依据外,从情理上也应当顾及他的父母年事已高,身患顽疾,无人照顾的事实。

王思荣曾患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是腰椎小关节紊乱并伴有象牙性突变。无休止的疼痛严重摧残着她的精神与身体。数位名医都曾断言:她瘫痪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她在一九九七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多月后,一切病症全都消失了。她的丈夫、女儿也因此走入了修炼。

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后,她的丈夫被迫放弃修炼,从此郁郁寡欢,于二零零二年在痛苦中离世。多年来王思荣的安危一直是远在美国的女儿心中的牵挂。她被绑架后,女儿为此焦虑万分。

在天津打工的赵树霞,曾被非法劳教共五年,此次被绑架后她曾绝食抗议130多天,遭到狱警的野蛮灌食和殴打,为此有920位善良百姓按红手印、签名,营救赵树霞回家。

南开分局警察还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人员闯到赵树霞年近八旬的父母家非法抄家,令她的父母备受惊吓。她的老父哀伤离世,母亲因被警察抢去存款,身无分文,生活难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9/挂拜年横幅-天津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图)-342892.html

2017-01-01: 天津赵树霞面临非法庭审 父亡母断生计

天津南开区检察院日前将构陷法轮功学员赵树霞的案卷移送到南开区法院,并扬言要对她非法判三到四年刑期。她的老父哀伤离世,母亲因被警察抢去存款,身无分文,生活难继。

天津大港法轮功学员赵树霞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遭南开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南开看守所。南开分局警察还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人员闯到赵树霞的父母家非法抄家,令她的父母备受惊吓。

赵树霞的父母整日为女儿担心,尤其老父亲八十多岁,身患糖尿病并发症,双目失明,天天思念女儿,焦虑不安,一度病重住院。老母亲守在老伴身旁,担心老伴的身体,还牵挂着女儿,常常以泪洗面。赵树霞的弟弟妹妹曾几次到南开看守所给她送衣物,都被南开看守所以各种理由拒收,致使老父亲更加担心女儿,再也支撑不下去,于九月十日悲哀离世。

老母亲刚失去老伴,又得知女儿要被非法判刑三至四年,不禁声泪俱下。老母亲对前去看望她的邻居哭诉:警察绑架女儿后,抄走了很多东西,存的钱也找不着了,我一点钱也没有了。大儿子脑子不好,吃低保。老儿子失业,靠打工一个月挣一千五百元。老伴去世了,没给我留下钱。我心脏不好,还得长期吃药,让我住院,我没有钱住院,凑合活着吧。

鉴于这些情况,赵树霞的辩护律师曾几次往返于天津河西看守所、王顶堤派出所等迫害赵树霞的责任单位,索要被扣押的赵树霞的个人物品,但是至今无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天津赵树霞面临非法庭审-父亡母断生计-340135.html

2016-09-23:天津百姓营救赵树霞 老父母感言

三月六日,天津大港法轮功学员赵树霞被警察绑架、殴打,关押在南开看守所。天津公安局南开分局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人员还到她的父母家非法抄家抢劫,令她的父母备受惊吓。

赵树霞目前已被非法批捕,将面临非法庭审。她抗议非法关押,已绝食近半年之久,身体极度虚弱。

她的父母整日为她担心,八十多岁身患糖尿病并发症、双目失明的父亲天天想她回家,终日焦虑不安,一度病重住院。老母亲守在老伴身旁,担心老伴的身体,还牵挂着女儿,常常以泪洗面。

天津百姓听到好人被中共迫害,至今已有920位善良百姓按红手印、签名,营救赵树霞回家。

听闻此事,两位老人感动得落泪,并对前来看望他们的好心人,讲述了他们亲眼见证女儿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却遭到中共迫害的事实,以及他们从曾受益于大法的美好,到受中共谎言毒害,阻挠女儿修炼,但最终明了真相,对法轮大法充满了感恩的心路历程。

听起来这又是一个良知经历曲折的故事。下面是两位老人的叙述:

赵树霞母亲:我闺女学炼法轮功快二十年了。顾家,顾孩子,有时间就往家奔。学法轮功后,原先的病都好了,打一学到现在,没吃过药,待人特别真诚。

法轮功刚被迫害时,她非得上北京为师父说话去,我没学法轮功,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理解。

她说:我看了法轮大法书,师父对我们这么好,我们能不去说个公道话?去一回(信访办)撵一回,这边还抓她,没治呀!劳教五年啊!她绝食要死了送大港医院,让我们去看看,劝她吃饭。我送去许多好吃的,她不吃,警察让我们签名,我不识字,也不知签什么名。她说我不签,我没干坏事。

最后她都没血压了。警察让我接人,她丈夫和弟弟把她接回来了。回家她的身体也好了。

我闺女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省了一部份钱,看我身体不好,就劝我也学法轮功,我害怕没学。她告诉我:那你就每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每天有空就念,我丈夫也念。

赵树霞父亲:我以前也炼过,打压后害怕,不敢炼了,身体有了病,大儿子拉着我去了医院,就放弃修炼了。闺女被逮起来了,我确实害怕,去劳教所劝她,她绝食。我们也不敢炼了,闺女回家我老跟她闹,国家(注: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不能代表国家)不让学,她非学,我也不说了。唉!

我原先得过脑栓塞,腿拉拉着走,确实,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的腿往外冒凉风,感觉特别轻松。到后来,慢慢的就不拉拉腿了,看不出腿画圈了。确实大法好 !

说到有很多好心人都在关心她女儿,在用不同方式营救她,老父亲擦擦眼泪说:师父慈悲,这些坏人,人不人,鬼不鬼的,早该报应他们了。我听说公安(警察)打炼法轮功的老人,用电棒电。李洪志师父不报应他们坏人,是给坏人机会,对人太仁慈了。

过去有个大芦苇场,旁边有个小庙,好些人去求香灰治病,一吃就好。那的干部给庙扒了,他扒完庙都爬不到家了。你不信,就给你看看。神鬼自古都讲的。师父太慈悲,看护着那么多弟子。

老父亲还说:这个法轮大法,将来国家还得号召学这个法,一个是对人有好处,对国家各方面都有好处。不象那些吃喝贪污的,他们光想吃拿国家的,拿人民的钱糟蹋着玩。我们单位头头经理一顿饭就花五万。我们那不大的头,小处长,退休没走,小金库里的钱不敢往外拿,听说七千万。

我闺女这些年挣钱就想着救人了,我们不要她的钱。我确实需要女儿回家照顾,我多少也是为国家出点力,到现在我们需要人时,没人照顾。我们家里离不了她,我是双眼瞎,怎么办?到现在还弄个闺女被看守所押起来了。管好人的就是邪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3/天津百姓营救赵树霞-老父母感言-335396.html

2016-07-22:天津赵树霞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逾130天
天津大港法轮功学员赵树霞在二零一六年新年期间,因在街头悬挂了一个向民众拜年、传递法轮大法福音的条幅而被绑架。

赵树霞已被非法批捕,被非法关押于天津南开分局看守所。赵树霞在看守所被强制抽血,并遭警察殴打。
目前赵树霞已绝食抗议一百三十多天。

她那八十多岁双目失明的父亲天天盼望她回家,终日焦虑不安,已病重住院。老母亲则每日以泪洗面。

赵树霞,五十二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她和丈夫因性格差异,夫妻关系不和,深感生活无望。

修炼后她明白了做人要用真、善、忍为衡量标准,做事要先考虑别人。从此善待丈夫和婆婆。做家务、带孩子任劳任怨,家人都说她变了。原来身体下肢肿胀的病也消失了。体态轻盈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在单位里她淡泊名利,在利益面前不和别人计较。一些公司企业的老板都愿意聘请她管理公司的财务,她都是认真负责,从不让公司财务有任何差错。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赵树霞三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劳教,累计被劳教长达五年半。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她绝食抗议一年多,身体极度虚弱,期间被强行灌食,冬天包夹犯人把窗户打开折磨她。

最后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血压都没有了,警察怕担责任将她送到医院,要求家人签字后放人,她对家人说:我没做坏事,不签字。最后警察无奈放人回家。

出来后她通过学法炼功,很快身体恢复正常。

二零一六年三月,赵树霞在一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杨宏的父母家小住几日,帮着两位老人做点家务。

三月六日上午,她出门去买菜,被两个早已在附近监视盯梢的华苑街道居委会人员恶意举报,在马路上被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警察拦截绑架,警察从她身上抢夺了钥匙。

到了中午六个警察(两个穿制服、四个便衣)带着两个居委会人员,用钥匙强行打开了杨家的门。杨宏的老父母备受惊吓。

这伙人自称是天津市公安局的人和华苑派出所的,粗暴的质问两位老人为什么允许赵树霞留宿在此。杨母悲愤的反问对方:在自己的家里留住谁,犯法吗?这伙人自觉理亏,还强词夺理的在杨家抄家,抄走赵树霞的私人物品,和杨母家的电脑。

同一天,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以检查名义闯入赵树霞母亲家,非法抄家,抢走其母家中私人用品。

警察还几次在赵树霞的单位抢走赵树霞银行卡、驾驶证、打印机、裁纸刀、大法书籍等。

在南开区看守所被关押期间,赵树霞曾两次遭到看守所警察殴打。一名姓刘的管教用电脑鼠标垫狠抽赵树霞的脸,致使她的眼角瘀青。因为抗拒强制抽血,一名裴姓警察,扇她的耳光。在她被打时,都有其他的警察在场目睹观看。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赵树霞的辩护律师向南开区检察院递交了《就赵树霞案不予批捕、调查南开看守所殴打赵树霞的责任人的律师意见书》,陈述了赵树霞被关押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涉及此案的侦查和办案机关相关人员已涉嫌徇私枉法罪,要求检察院调查赵树霞在天津市南开看守所被警察殴打的事实,并依法追究责任人的相关责任。

目前赵树霞已绝食抗议一百三十多天,她那八十多岁身患糖尿病并发症,双目失明的父亲天天盼望她回家,终日焦虑不安,已病重住院。老母亲守在老伴身旁,担心老伴的身体,还牵挂着女儿,每日以泪洗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2/天津赵树霞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逾130天(图)-331734.html

2016-04-10: 天津女法轮功学员赵树霞被绑架并在南开分局看守所2次被殴打

天津女法轮功学员赵树霞于2016年3月6日在路上,被南开区王顶堤派出所绑架,之后被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赵树霞从3月6日开始一直绝食抗议。在看守所被关押期间,曾2次遭到看守所警察殴打。经了解,由于赵树霞被抓捕后一直绝食抗议,2016年3月10日,一个姓刘的狱警(特征:中等身材,一米七左右、略胖),在办公室用电脑鼠标垫狠劲的抽赵树霞的脸,辩护人在11天的3月21日会见时,仍能看到其眼角发青,当时在场的还有其他警察目睹了赵树霞被打的过程。第二次是因为抽血的事,一个裴姓警察扇赵的耳光,在赵被打时,一个个子很高的50多岁的姓杨的警察在场目睹了这一过程。

目前赵树霞已就自己非法关押和在南开看守所被毒打的事实,已委托律师向南开区检察院表达了自己的两点意见:第一、陈述了其被关押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并将对所有涉及的侦查和办案机关的徇私枉法行为予以控告;第二点要求调查在天津市南开守所被警察殴打的事实,并依法追究责任人的相关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0/二零一六年四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6479.html

2016-03-30: 天津大法弟子赵树霞仍被非法关押

天津大法弟子赵树霞,女,50多岁,于2016年3月4日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南开区看守所。其80多岁的父母期盼她早日安全回家。

曾经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赵树霞被非法劳教五年半。

修炼前,赵树霞身体状况不好,通过修炼身心受益,体格健壮,迫害严重时期,丈夫阻止其外出将其锁在屋内,她从二楼跳下腰部摔伤,后来通过修炼,现早已恢复如常,对大法非常坚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0/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6015.html#16329225234-1

2016-03-23: 天津法轮功学员赵树霞被迫害近况补充

2016年3月6日,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区法轮功学员赵树霞母亲家,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以检查名义闯入,并非法抄家,抢走其母家中私人用品。赵淑霞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河西看区守。

在河西看守所期间,赵树霞反对迫害绝食抗议,数日转至南开看守所后,对赵树霞又进行抽血预谋迫害,遭赵树霞抵抗,这两次分别遭刘姓狱警(男),裴姓狱警(男)毒打迫害,至今脸伤未愈,警号分别是:301432、301465,他们几次在赵树霞的住处、单位抢走赵树霞银行卡、驾驶证、打印机、裁纸刀、大法书籍等私人用品。

目前天津河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杨宏,蒋亚辉,王思荣,吴艳,李晓荷,晓晓,刑伟,天津总医院一位张姓三十岁左右男学员(人名为音,可能字有差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3/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5729.html#16322232514-1

2016-03-13: 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区法轮功学员赵淑霞被绑架

2016年3月6日,天津滨海新区大港区法轮功学员赵淑霞母亲家,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伙同大港区四化里居委会以检查名义闯入,并非法抄家,抢走其母家中私人用品。目前,赵淑霞已被非法扣押在天津市河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3/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5294.html

2005-06-16: 天津市大港区大法学员赵树霞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于2000年7月到北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因她不放弃修炼,被延期一年。赵树霞因不堪忍受折磨,于2002年8月违心的写下了不学不炼的保证书后被放出。

赵树霞出狱后,她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的所做所为违背“真、善、忍”要求,2002年10月,她到当地派出所郑重宣布自己在劳教所期间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她又被判出非法劳教,至今还在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中被非法关押。

据知情人介绍,赵树霞已几个月绝食抗议邪恶对她的非法关押,目前,赵树霞的身体非常虚弱,望国际社会予以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6/104130.html

2004-09-02: 天津市女子劳教所(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正在对一大队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進行又一次疯狂的迫害,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包括:安玉芝、赵淑霞、陈瑞琴、崔艳卿、焦麒惠、张兴云、杨静、何勤英、祝奚娟、高天花、吴玉玲、李淑芝、张桂云、王景香、高建玲、安齐、王海波、刘淑琴、李秀凤、王春华等,她们的处境非常危险。
劳教所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如果恶警迫使一个大法弟子写了悔过书或保证书,天津市当局就给劳教所管教人员发1~2万元奖金,所以恶警为拿到钱,迫害步步升级,而且他们还有允许死亡的“指标”,致使恶警失去了本性。

2004-01-15: 天津女子劳教所加过期的部分大法学员有:律淑英、高云霞、穆祥洁、段金贵、张慧玲、赵淑霞、韩淑霞、张润梅、赵宾红、王津玲、王桂香、李庆英、刘文会、陈元华、姜淑云、冯春芝、平玉荣、白虹、张熙平、赵燕等。

南开区联系资料(区号: 22)

2019-06-15: 天津华苑派出所电话: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新城云华里32号楼增1号,邮编300384
电话:02227601678、02227601679
治安副所长022-27601673 治安副所长022-27601678
治安一组022-27601681 治安二组022-27601682
治安三组022-27601683 一警区022-27601685
二警区022-27601686
所长吴昊15122569530
政委陈勇13920800811
副调研员张立新 13821669984
副调研员马燕13752091008

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区分局
电话:022-27265447、27353223 值班电话:022--27355957
天津南开公安分局 局长电话:022--27341296
南开公安分局看守所 所长电话:022—87611960

天津市南开区检察院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南开二纬路34号
邮编:300100
电话:02227252000 02227347337 02227347334

领导信息
闫秀锁:党组书记、检察长 13502180096
韩鲁红 13612165113 原南开区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
副检察长 王树国 13512000048
检察官:铁石
王东胜 18622562801 区监察委委员,区检委会委员、四级高级检察官
梁宁 13662018859 副检察长、党组成员、四级高级检察官
杨蕊 13820736418 副检察长
王辉 13902160933 纪检组组长、党组成员
戴红心 13207689998 副检察长(正处级)、党组成员、三级高级检察官
刘丹梅 18602606266 政治处主任、党组成员
李建国 13602058642 副检察长、党组成员、四级高级检察官
李智 13011391707 党组成员、三级高级检察官
陈中锐 13132000266 预防科科长、纪检组成员、检察员、三级高级检察官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