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凌海市(锦县) >> 史宝东, 男, 38

个人情况: 辽宁省凌海市娘娘宫乡信用社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市松山乡人
有关恶人: 恶警顾建国,张彦军、关彦生、钱冲,恶警张玉军与佟超,李全林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1-15
交叉列在: 辽宁 > 锦州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7-27: 辽宁省凌海市七月六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史宝东已在几日前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7/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4495.html#11726225718-1

2011-04-02:已回家

2005-11-27: 锦州教养院酷刑一览表(二)(图)
酷刑(十四):注射不名药物,此种酷刑是当狱医和恶警灌完食后,用特粗大的针管又往学员的肚子上,腿上各扎一针,之后将学员拖進小号,约过十几分钟后,被灌食的所有学员都开始拉肚子,几乎提不上裤子,呕吐两个小时后,奇渴无比,口干得沙啦沙啦的,有的被折磨的几乎休克,大睁着不动的眼睛。而学员被折磨后的情况恶警都做了仔细的记录,可能是实验药物迫害的开始。此种迫害从二零零零年十月至今,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张海平,金福利,马勇,史青山等和数名四防,特别是在二零零五年还有两名上级执法部门的领导在灌食现场观看。曾被注射此药物的法轮功学员有史宝东、王舟山、王文清、王桂令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7/115287.html

2004-11-13:辽宁省凌海市娘娘宫乡信用社职工史宝东,于1999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痊愈,同时更加懂得了如何做人和人生的真正目地。就在他沉浸在无比幸福之际,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以欺世的谎言毒害世人,因此无数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用自己修炼的亲身经历,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他也是大法中的一员,在法轮大法遭到江氏集团无理诽谤和迫害时,也来到北京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

史宝东于1999年10月9日進京上访,到了信访局登记处,被守候在那里的警察拿走身份证,将他带到院外,恶警谎称是专门接待法轮功上访的,他被带到锦州驻京办事处,然后送回凌海市被拘留,回家后,遭受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他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各种压力面前,妻子与他离婚。在这种情况下,他于2000年2月27日又与当地十几名功友再一次進京上访,去火车站的半路,当地派出所几名警察将他绑架到派出所,凌海市公安局副局长金铁权带几名警察给他戴上背铐,按倒在地,拳打脚踢,然后把他的鞋扒掉,让他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过了大约两个小时后,将他劫持到凌海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对他進行威逼恐吓,他带着背铐过了一宿零半天,手肿得像馒头,恶警霍中山将两臂抱圆用手掌猛打他的脸,打累才停下来,打得他两眼冒金星,脸被打成青紫色,当晚被关進看守所。2000年3月16日,他被劫持到锦州教养院。

来到锦州教养院第二天,史宝东就被分到劳务大队承受繁重的超负荷的强制劳动迫害。每天都有管教警察逼迫劳动和疯狂的辱骂。2000年9月13日,他被转到新收大队的严管队進行迫害,早6点开始坐凳,一直到晚10点,长达16个小时;恶警只给早晚两顿饭,不许说话;一天只许上几次厕所。由于长时间坐凳,他被迫害得腰也疼,屁股也疼,都起了包,三五分钟就得蹭一下。这种迫害持续了一个星期,他意识到不能就这样顺从下去,就站了出来,脱掉马夹(在教养院马夹是犯人空的统一号装)不坐凳,管教刘铁林拿来两副手铐让犯人把他吊挂在禁闭室关犯人的铁笼子门上,第三天中午警察冯质彬、刘铁林、冯林、张春风带着犯人焦宝民(焦宝民手里拿着电棍),進来后问他穿不穿马夹,他回答不穿,冯林朝他头部打了一拳,接着张春风打了几个嘴巴,焦宝民用电棍电他的脸、颈部、前胸、腋下,一直电到电棍没电才罢手。第四天开始将史宝东扣在木凳上。10月5日的晚上,政委张海平从劳务大队将五名法轮功学员带到禁闭室,坐木凳到凌晨四点,六点又接着坐,只允许睡两小时的觉。这五名功友第二天就开始绝食抗议。史宝东是在10月7日开始绝食抗议的,要求无罪释放,绝食到第三天,张海平、金福利亲自到新收大队指挥,由卫生所的几名警医给他灌食,当时被灌食的除他外,还有王文清、王舟山、王贵令等几人。第三天,也就是10月9日,他们几人分别被扣在大铁椅子上,警医用撑子将嘴撬开,将大拇指粗的胶皮管子,从口插入胃中,插管一次就得持续五、六分钟,插得非常恶心,一直呕吐,胃都要吐出来了,满脸是眼泪。往里灌的是浓盐水,把他们几个灌得连拉带吐。第二天张海平、金福利亲自在灌食现场指挥,仍然是这样灌,但灌的是玉米粥加了大量的盐,又是连拉带吐,胃里烧得难受。到了第三天,史宝东将马夹脱掉扔到窗外,坚决不坐凳,恶警顾建国,叫几名犯人将他带到恶警办公室,将他按倒在地,恶警顾建国抡起胳膊狠狠的用手掌打他的脸,套上马夹,戴上背铐,恶警顾建国使足了劲压铐子,直到铐子不能再压为止,铐子已经刹到骨头上,肉都压开了,只有一层肉皮贴在骨头上,逼迫他面对墙站着过了一阵子又将他吊在禁闭室的铁门上,快到中午,又像前两次那样灌了一次,到了第四天,也就是绝食的第六天,10月12日将他送到阜新教养院,他仍继续绝食。

到阜新教养院的第六天,恶徒开始灌食,由几名犯人,将他按在床上,警医用胶皮管从鼻孔往里插,插了好大一阵子才插進去,疼痛难忍,这样的灌食以后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有时插管把鼻孔插破流了很多血,钻心的疼,从锦州到阜新,恶徒假借救死扶伤,出于人道主义,利用医疗手段,野蛮灌食迫害方式,给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心造成极大的摧残和伤害。

在这里还有其它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一名法轮功学员因早上点名没有出去,没等警察吱声,他手下的一群犯人打手就开始骂上了,同时又骂他,并疯狂叫嚣不给他们饭吃,骂的话非常难听。在这种情况下史宝东被迫绝食抗议。新收大队的大队长张玉军,逼迫他吃饭,开始让犯人轮番辱骂恐吓两天,第三天晚上,恶警张玉军将他叫到他办公室,逼迫他吃饭,他没有服从,张玉军就操起电棍,猛打他的头部、肩部、双腿并大声吼道:“你要不吃饭他要将你折磨得死去活来。”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然后指使以犯人张彦军为首的一群犯人(关彦生、钱冲、李凯等)逼迫他在走廊站着,他稍微一靠墙,关彦生就对他拳打脚踢,用手掌猛砍颈部,过了一阵张彦军问他“吃不吃饭?”他回答“不吃。”张彦军、关彦生、钱冲三人对他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第二天一早就逼他到走廊站着,恶警张玉军与佟超走到他跟前,张玉军又大声吼道:“你要不吃饭,我要把你折磨得死去活来。” 史宝东在走廊里站了一整天,晚上恶警李全林值班,在张玉军、李全林的指挥下,张彦军、关彦生、钱冲、李凯又是对他拳打脚踢,张彦军用手掌将他的左耳打穿孔,这批暴徒将他打倒在地,张彦军用皮带猛抽他的脸,用脚踹他的头,李凯用鞋底抽打他的头,他双眼被打得充血,肿得老高,眼睛睁不开,双眼已是紫青色,上厕所用手摸着走,浑身碰哪哪疼。

2001年4月12日恶警将史宝东劫持到四大队迫害,当时,他正在绝食,大队长黄连成,对他進行一番恐吓,过了几天,有一个姓王的警察来到他的房间,与其他犯人唠嗑,当时史宝东躺在床上,一名犯人把被撩起,将他拽起来用脚后跟猛砸他的后背(那里叫定跟脚)。史宝东被砸得呼吸都困难,砸了一阵子后,他去了管教办公室,回来后将史宝东带到达另一个房间,留下两名犯人,把别的犯人撵了出去,对他大打出手,用拳头重重的击打他的脸,一拳一拳……另一名犯人用一头套了铁箍的棍子,砸他的后背,一下、两下……然后骑在他身上用一块破布堵他的嘴。第二天一早史宝东满脸肿得很大,全紫了,恶警黄边成对他進行多次恐吓,黄边成又指使犯人对他進行辱骂和恐吓。

2001年4月27日恶徒又将他送到抚顺教养院对他進行迫害,到抚顺教养院的第二天,恶警关振和带领一群犹大将史宝东的头按下,身体折成180度;头、肩、后肩贴在墙上,头朝下,臀部朝上,用椅子背紧挤双腿,椅子上坐着人,两边站着人,双手也被两个犹大紧贴在墙上,过了一阵又将双手反背绑上,双腿被拉得撕心裂肺的痛,呼吸都困难,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将他放开,然后强行穿号服,几名犹大把号服穿上他就脱下来,一名犹大走了过来用巴掌打他的脸,恶警关振和也抡起手臂朝他脸上打,一下挨一下,然后又拿来电棍电他的脸、颈部、手臂等处,直到电棍没电,此时双眼内严重充血,眼眶是青色的。然后对史宝东進行灌食,关振和命令一群犹大将他抬到桌子上,用手抓肋骨,抓了一阵子,然后一个犹大用羹匙把将他的嘴撬开,上牙床被撬了一个大口子,烂糟糟的,然后掰开嘴往里灌,都洒在衣服上,指使一群犹大進行恐吓,这样,史宝东仍没有屈服。

2001年9月12日,史宝东被送到葫芦岛教养院,由一批犯人将他直接抬到禁闭室,当天晚上恶警王胜利到禁闭室抡起手臂打他的脸,接下来挥起拳头打,然后用两副手铐将他扣在床上,大小便用人接,想翻身都非常困难。第二天,脸上都是青的,七天后,恶徒对他進行灌食,一根塑料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管子不拔,双手被扣在床上,使他痛苦不堪。在2001年12月1日那天晚上,恶警郭爱民到房间里转了一圈出去后,上来一群犯罪份子将史宝东抬到院内的招待所二楼一个房间里,满屋子警察,其中他认识的有郭爱民,生活科的杨科长、王大柱,还有法轮功专管队的大队长刘国华,还有一个姓纪的,还有七八个不认识的,進来后不容分说铐上背扣,扒去衣服,上来四个人手里拿着电棍,将史宝东按翻在地,其中一人脚踩着他的头,两只脚被踩着,然后就开始电面部、颈部、下额、腰部、臀部、双腿、双脚、手臂,电击时浑身抽成一条线,往起蹦,呼吸停止,思维停止,牙咬得紧紧的,心脏咕咚咕咚的,多根电棍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像爆豆一样,不知电了多长时间,将史宝东送回房间,双手扣在床上由专人看着,撒尿都在床上。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满脸、满身起了大水泡(电棍放电时打的火花烧伤的),整个脸肿胀得很大,嘴不能张开,几天后冒黄水,整个面部被毁,嘴唇烧得很厚,很硬,满脸、下颌底下、满脖子、两耳后全是电棍电的伤,是黑色的,这是露在外面能看到的,脚、腿、臀、腰等处的伤连成一片,都是黑的,手铐都刹到肉里去了,到现在伤痕还很明显(当天被电击的还有凌源市的吕大伟、北票市的王彦庆,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经历过电击的迫害)。

史宝东被释放后两个月他因再次上访又被非法劳教,关進锦州教养院,时间是2002年6月份,在七月末再一次关進禁闭室严管,由于他不穿马夹,在恶警张海平、金福利、王鹏的指挥下,四个犯罪份子(四防人员)将他狠狠毒打,犯人使足了劲拳打脚踢,打不动了将他绑在铁椅子上,到了晚上九点才打开。第二天没穿马夹,又一次更加疯狂的毒打,然后将他又绑在铁椅子上,这两次迫害表皮没有伤,重拳都打在心口窝、软肋、胸部,满胸、满腹都非常疼痛,躺着呼吸都疼,起床也非常费劲,一直疼了两个多月。

到了九月份,锦州教养院强制转化开始了,很多大法学员遭受电刑、罚站,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最长的有四天四夜不让睡,恶徒播放污蔑大法的光盘,如果他们困了闭眼马上就有犯人骚扰。到了十一月份迫害更加疯狂,在这期间史宝东也是受迫害的一个。一天二大队管教赵永立将史宝东叫到一楼的一个房间,墙角放了一张桌子,一只凳子,让他坐到木凳上,前面横着桌子,二大队的教导员冯质彬与他谈了一会儿出去了,然后恶警闫国生与康国新走了進来,闫国生手里拿着本夹子坐了下来,向他问了几句话然后就叫来两名犯人四防员给他戴上安全帽、背铐、操起电棍开始电,脸、颈部与后背,他牙齿咬得紧紧的,整个身体抽搐着一蹦一蹦的。

这场野蛮的迫害使史宝东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头发变白,两只脚从踝关节以下变得麻木,身体极度虚弱。以上是史宝东这几年来在教养院遭受的部份迫害事实,希望世人认清江氏流氓集团邪恶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揭穿他们那欺世的谎言,望世人了解迫害的真像,愿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营救仍在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2004-09-10:2000年10月6日,教养院把不放弃信仰与修炼和向教养院反映五大队警察高阳用烟头烫伤法轮功学员李凯手指头一事的,全部抓起来严管,蹲小号。针对教养院这种强暴行为,全体教养院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表示抗议。

我绝食的第二天,由张海平、金福力亲自指挥,将我捆绑,锁扣在大铁椅子上,史青山恶狠狠的将开口钳子插進我的口中,由于插得过深,使我不能正常呼吸,呼吸极其困难。当时,只要呼气就发出难以形容的鸣叫声。史青山还觉得不够劲,就用力拧,直到把我的下门牙压倒一颗,鲜血流出才罢休。之后给我往肚子里插中指粗的洗胃管,他们不正常插,而是在喉咙处来回插,来回拉,那个痛苦难以表达,当时把我弄得体力,精力,意志力全部耗尽,最后达到全身痉挛。如果能把当时的镜头拍照下来,就和人在痛苦死亡前一刻,没甚么两样。

我们所有被灌食的都被折磨到这种程度后,才灌食。我就被这样伴随着鲜血的流淌,牙齿的半颗倒了,喉鸣声不断的情况下,将气味难闻(有药味)的食物灌進了肚子。然后他们又往我小肚子和腿肚子各扎一针,也不知是注射的甚么药,之后把我拖進小号;约十几分钟后,我开始拉肚子,几乎提不上裤子;两个小时后,我奇渴无比,口干得沙啦沙啦的。我看到坐在我身边的王文清被灌得几乎休克,大睁着不动的两眼,坐在8寸高见方的小靠背椅子上,头倒控着碰着地。我们所有被灌完食的,都和我一样连拉带吐,我们当时身体变化情况,包括上厕所,喝水次数、时间,恶警都做详细记录,好像搞甚么试验似的。就是这样他们还是把我们的双手背扣上,坐在8寸见方的小椅子上,每天坐18小时以上,最长一次连续坐44小时,对坐不住的就用双手铐,扣到小号铁管栅门上吊着,我被吊过两天,史宝东被吊了一周

2004-04-23:史宝东,男,38岁,辽宁锦州市松山乡人,2000年2月份,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同年9月,因绝食被送往阜新教养院,在阜新教养院经历了惨无人道的摧残之后,仍然没有向邪恶低头,邪恶之徒只好又把他送往抚顺教养院,在抚顺,由于他抵制邪恶,不出工干活,恶警把他按倒在地上,用高压电棍电击他的腰部,直到电棍的电全部用完为止。直到目前史宝东的身上还多处留有电棍电击的伤痕。史宝东始终坚定自己的信念,让邪恶之徒没有了办法,最后又把他转送倒锦西教养院。在车上,史宝东不配合恶警,不下车,最后被几个恶警抬下车,气急败坏的管理科长恶狠狠的上来,打了他十几个嘴巴,史宝东瞅也没瞅他一下,那个恶警只好悻悻的离去了。由于史宝东正念正行,不屈服于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压力,体现出了大法弟子与大法的威严,最后史宝东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锦西教养院。

2002年4月,史宝东再次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逮捕,被非法关押在锦州教养院二大队,目前史宝东仍然在被迫害之中。

2004-02-01: 2003年11月26日,被非法关押在锦州教养院二大队的大法弟子陈宝中(辽宁省凌海市建业乡凌河屯人)公开绝食,以此抗议迫害,证实大法,决心抵制邪恶,希望政府能通过其自身的表现对法轮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与此同时,凌海市金城造纸厂职工、大法弟子张宝石也绝食三天抗议迫害,二位大法弟子的行为得到了同被非法关押在锦州教养院的所有大法弟子的鼓励与赞扬,代表大法弟子发出内心的呼唤!因为这段时间正是教养院恶警们,特别是二大队大队长白金龙,正在公开逼迫大法弟子们看假王進东所编造的所谓新书,当看到陈、张二人敢代表众多大法弟子公然绝食抗议时,恶警召集大法弟子开了一个会,会上白金龙手指凌海大法弟子史宝东(一直坚定大法不动摇)对所有大法弟子叫嚣说:“你们有一头算一头,史宝东不是不怕死吗?你试试看看,你敢死,我敢不敢埋!!”同时公然诬陷大法及师父。后来,邪恶看动不了大法弟子陈宝中的坚定正念,只好把他放回家。

2003-12-26:在锦州教养院二大队,有很多大法弟子都是被第二次非法劳教的,其中有:刘永生、刘长平、张宝石、左中右、梁玉栋、石宝东、张旭东、张旋等许多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6/63371.html

锦州 凌海市(锦县)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4-27:凌海市建业乡派出所:
电话:4168631110
所长董小明(音)

凌海市公安局:
办公室 4168191022
指挥中心 4168191043
法制科 4168191040
国保大队 4168191070
副大队 刘庆东:13941673318
监管大队 4168118867

凌海市公安局:
局长王凯 13704061999
副局长齐汉彬 13904166058

凌海市政法委:
书记张哲(需核实:辽宁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成员手机)15504006679

锦州市看守所、锦州市女子看守所在同一处
416708085、4163708086、4163708079
监管支队支队长刘文
监管支队政委刘军
看守所教导员孙先忠
一当班队长(狱警)15841635004
副所长贾许
女子看守所所长陈蕊蕊

2018-09-16: 参与人员信息:
审判长:才波,手机:13904160708办公电话:0416-8152066
书记员:刘佳,办公电话:0416-8152032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41号凌海法院

被告社保局:曹志宏(局长),办公电话:0416-8655002
被告委托人:戴岩(社会化发放和服务科科长),手机13464643701,办公电话:0416-8655015
社保局地址:凌海市中兴大街15号
被告律师:柏卓林,手机13841669925
地址:凌海市商业路31号一楼,辽宁方兴律师事务所

2018-07-14:辽宁省凌海市公检法信息补充
凌海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张越、张沿东04168191035(主管办案人)

凌海市检察院:
电话:04168191070、0416-8191067
公诉科:
科长顾磊 0416-8017195
苏营0416-8152019
吉影0416-8107190
批捕科:
科长周晓丽 04168107161

凌海市法院:
地址:辽宁省凌海市商业路41号,邮编121200
刑庭:
庭长李玮0416-8152008(重点参与者)
王冶8152019(重点参与者)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对锦州劳教所张海平、金福利等几十名恶警的起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4.html

辽宁省锦州市劳教院二大队恶警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4/4455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