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西 >> 太原市 >> 张应香(张印香), 女, 52

张应香(张印香)
张应香(张印香)
个人情况: 西山煤电集团的职工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2018年5月5日 迫害致死 (2013-09-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3-09-1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21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田云飞 张应香(张印香)

张印香被迫害后卧床不能自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5-10: 丈夫被非法判七年入狱 太原市张印香离世
太原市杏花岭区法轮功学员田云飞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被非法判七年,被中共洗脑班迫害致瘫痪在床的妻子张印香,失去丈夫的照顾,难以进食,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清晨五点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田云飞和妻子张印香,都是太原西山矿务局金城公司职工。两人先后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因田云飞学炼之后,不仅身体多年的皮肤病、偏头疼等顽疾不药而愈,而且性格变好。张印香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也诚心修炼法轮功。整个家庭幸福、祥和,其乐融融。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他们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安宁。夫妻二人多次遭受抄家、扣发工资、强迫下岗、拘留、劳教、关洗脑班黑监狱等迫害。田云飞曾遭受毒打致昏迷、多次遭多根电棍电击,造成左腿膝关节血肉模糊……

张印香也先后两次遭受洗脑班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零年三月,妻子张印香上访回来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同年被关进镇城洗脑班半年。强行从工资里扣伙食费,共计一千元。因晚上炼功被狱警用凉水从头灌下,全身湿透,罚不让睡觉,罚站、罚到操场跑步,狱警语言污秽不堪的对张印香进行人身攻击。后来单位结算工资,张印香就开了一块钱。

二零零八年八月,建矿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从杜儿坪派出所调来的)到田云飞家,田云飞不开门,他们翻墙而入,用脚踹开家门,将田云飞反铐,让田云飞开大门,田云飞不给钥匙。他们就用斧子将大门锁砸开,警察简直象一群土匪。将田云飞带到建矿派出所,四肢被铐进铁椅子里,警察用电棍在头上来回滚动电击,让田云飞说出是田云飞在此地发的真相光盘,田云飞不配合,下午无罪释放。

张印香二零一三年八月被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第二次绑架到山西省所谓“法制教育中心”洗脑一个月后,精神受重创,又多次受不法警察的骚扰恐吓。

夫妻俩在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后,又受到派出所骚扰,张印香受惊吓,渐渐神志不清,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起居事宜全靠田云飞料理。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五点,田云飞被杏花岭区龙潭派出所副所长宋全生绑架到太原市第一看守所。瘫痪在床的张印香看丈夫被警察带走,悲愤交加,不吃不喝,送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医院下命危通知书,数日之后无钱医治送回家。

没有了丈夫在身边,张印香身体状况越来越差,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只有两只大眼睛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眼神在传递着什么,在期盼着什么……

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太原市杏花岭区法院非法重判田云飞七年冤狱!再一次制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悲剧!

张印香离世当天,从早到晚一直阴雨不断。那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水啊,恰似上苍洞彻世间的冤情而垂下的眼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10/丈夫被非法判七年入狱-太原市张印香离世-365821.html

2018-01-28: 山西太原新年之际令人痛心的事
……
一、丈夫再遭劫持 妻子命在旦夕

现今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田云飞和五十二岁的妻子张印香,是太原市西山矿务局金城公司职工,他们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多次被非法抄家、拘留、劳教、强迫下岗。田云飞三度遭受酷刑迫害,至今伤痕累累。

张印香也先后遭受两次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五年三月张印香从洗脑班回来,身体呈现半身不遂症状,生活不能自理。起居事宜全靠丈夫田云飞料理。

田云飞夫妻二人因诉江被多次骚扰。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田云飞再次被绑架,妻子张印香瘫痪在床,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她离不开丈夫的全天候服侍。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田云飞的律师去杏花岭检察院阅卷,检察院案管中心告知案卷已退回公安,田云飞仍被非法关押在太原市第一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一月又被构陷到太原市杏花岭区法院。

完全失去自理能力的张印香 ,现在又失去了唯一的精神支柱,病情急剧恶化,送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因无钱医治放弃治疗,出院回家。

近日张印香如同植物人,褥疮溃烂,体重只有四、五十斤,生命危在旦夕!令人揪心的家庭悲剧在传统节前拷问着执法者们的良心!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8/山西太原新年之际令人痛心的事(图)-360128.html

2017-12-24: 杏花岭 多少好人蒙冤

家住太原市西山的瘫痪在床的张印香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看丈夫无辜被杏花岭区警察带走,悲愤交加,目前生命垂危。累计历经十一年冤狱的法轮功学员李润芳,多次到杏花岭区涧河派出所办理身份证被非法拒绝,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再次去办理身份证时被非法扣留并构陷到法院;她七十六岁的父亲李锡福目前还在晋中监狱遭受迫害。

杏花岭区法轮功学员赵存贵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被警察绑架,五个月后被太原杏花岭区检察院构陷、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冤死在了新康监狱(109医院),时年六十二岁。

杏花岭,多少好人蒙冤被残害,多少幸福家庭被所谓“政府工作人员”人为的破碎了。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合法,而且应该受表彰;根本不应被抓、被起诉庭审。

一、田云飞被绑架关押,妻子张印香生命危急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五点,52岁的法轮功学员田云飞,被杏花岭区龙潭派出所副所长宋全生绑架到太原市第一看守所。同时被绑架的薛福贵(69岁)、连素兰(80岁)被放回家监视居住。田云飞家中瘫痪在床的妻子张印香看丈夫被警察带走,悲愤交加,不吃不喝,送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医院下命危通知书,数日之后无钱医治送回家。五个月后的今天张印香生命垂危。

田云飞和妻子张印香(51岁),都是太原西山矿务局金城公司职工。二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田云飞学炼之后,身体发生很大变化,特别是多年不愈的皮肤病、偏头疼、牙痛都好了,性格变好了。张印香一看法轮功这么神奇,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整个家庭沉浸在大法的祥和气氛之中。田云飞遵守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丝不苟,单位发工资曾多发给他钱,他如数退还。

然而这两个一心修心向善的好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及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夫妻二人遭受多次抄家、扣发工资、强迫下岗、拘留、劳教、关洗脑班黑监狱等迫害,家无宁日、亲人受牵连。田云飞在迫害中遭受毒打昏迷、多次多根电棍电击身体各部位、生殖器、电击使左腿膝关节白肉外翻,溃烂化脓、血脓粘衣。张印香被管教用凉水从头灌下,全身湿透,不让睡觉、罚站、罚跑步、污言秽语人身攻击。

妻子张印香二零一三年八月被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第二次绑架到山西省所谓“法制教育中心”,“学习”一个月后,精神受重创。夫妻俩在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后,又受到派出所骚扰,张印香受惊吓,渐渐神志不清,目前瘫痪在床,五个月没有了丈夫田云飞在身边,张印香现在体重只有四、五十斤,骨瘦如柴,多处褥疮溃烂,生命危急!

给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制造如此之大的磨难,这是造下了多大的罪业?!无论谁做什么就要承担什么。道义无从伸张,则人人受害,此时天之惩罚将至。办理非法批捕的检察院批捕科张萍、执意构陷好人到法庭的龙潭派出所副所长宋全生等等参与迫害的人,从中能否清醒?何去何从,请慎重思考。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4/杏花岭-多少好人蒙冤-358232.html

2017-07-28:太原田云飞被非法拘留 妻子瘫痪在家无人管(图)

太原市万柏林区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田云飞,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下午五点,被太原市杏花岭区龙潭派出所绑架。据悉,他被关押于太原市第一看守所。田云飞妻子张印香瘫痪在床,现处于昏迷状态,无人照管。

太原市万柏林区法轮功学员田云飞和妻子张印香,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中共发动的迫害中,夫妻二人屡遭迫害,在第二次洗脑迫害后妻子张印香身心严重受到创伤,自二零一五年三月至今瘫痪在床。

田云飞和妻子张印香都是太原市西山矿务局金城公司职工。妻子现年五十一岁。九八年夫妻二人修炼法轮功,田云飞先学,炼功之后,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特别是多年不愈的皮肤病、偏头疼、牙痛都好了,田云飞性格也变好了。妻子张印香一看法轮功这么神奇,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整个家庭沉浸在大法的祥和气氛之中。同时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净化了田云飞的道德,田云飞为人正直、善良,工作一丝不苟,有一次,单位发工资,多发给他几十元钱,他如数退还。事情虽小,如果不是学炼法轮功,是做不到的,当今社会的人都认为,公家的钱不要白不要。

然而就是这样两个修心向善的好人,自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修炼者以来,夫妻二人遭受多次抄家、扣发工资、强迫下岗、拘留、劳教、关洗脑班等迫害,家无宁日、亲人受牵连。妻子张印香在遭受第二次洗脑迫害后,瘫痪在床,原本温馨幸福的家庭,破碎了!

(一)屡次被绑架、毒打、两次被非法劳教

夫妻二人分别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和二零零零年三月去北京上访。一九九九年十月,上访后丈夫田云飞被所在单位(原建安公司)公安科李玉钦和所在单位经理程祥从驻京办接回。送下属单位锅炉公司,经理滕占焦让他写放弃修炼的保证。田云飞不写,讲真相后被迫下岗。党委书记祁玉景、公安科长张彪、指导员张旭屏对田云飞实施迫害,不让回家,停发工资,逼迫放弃信仰,祁玉景把田云飞骗进办公室,进行谩骂、侮辱,骂的不够还挥拳猛击田云飞的胸部。

二零零零年三月,妻子张印香上访回来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同年被关进镇城洗脑班半年。强行从工资里扣伙食费,共计一千元。因晚上炼功被狱警用凉水从头灌下,全身湿透,罚不让睡觉,罚站、罚到操场跑步,狱警语言污秽不堪的对张印香进行人身攻击。后来单位结算工资,张印香就开了一块钱。

二零零零年三月,杜儿坪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单位公安科指导员张旭屏(小名毛毛)到家中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把田云飞带走,刑事拘留一个月。

以后田云飞被迫流离失所,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十月,杜儿坪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警察马悦鹏,伙同单位公安科指导员张旭屏到单位工地把田云飞绑架,途中吃饭当中,田云飞走脱。有家不能回,在外流离失所半年多。

期间杜儿坪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开车四处寻找,并到田云飞的亲戚朋友家谎言欺骗说等田云飞回来了就没事了,同时上网通缉,警察日夜监视田云飞的住宅。警察还到田云飞的女儿所在学校恐吓,当时小田欣才四年级,给孩子幼小的心灵蒙上恐怖的阴影、给家庭造成难以磨灭的伤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田云飞撒发真相资料被举报,被小店营盘派出所非法抓捕,搜身。政保科吴科长将田云飞身上装有的三百元没收,双手反铐关黑屋,田云飞绝食五天后放回。

二零零三年九月,杜儿坪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司机杨毛小等闯入田云飞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田云飞强行抓走,田云飞奋力抵制。田云飞被打昏迷,送到太原西山矿务局医院抢救,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送太原市新店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里,三大队队长宫俊生是对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迫害者,还有队长姚宏、副队长王卫东、警察张德等,他们用恐吓、伪善、欺骗的卑鄙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指导员李树国、护卫队警察不知名,在晚上对田云飞进行多根电棍电击脚部、腰部、生殖器,如不转化,采用迫害手段,长期坐小板凳(叫坐板)、罚站不让睡觉、起早贪黑做奴工产品,修理煤矿配件。

二零零八年八月,建矿派出所副所长韩志亮(从杜儿坪派出所调来的)到田云飞家,田云飞不开门,他们翻墙而入,用脚踹开家门,将田云飞反铐,让田云飞开大门,田云飞不给钥匙。他们就用斧子将大门锁砸开,警察简直象一群土匪。将田云飞带到建矿派出所,四肢被铐进铁椅子里,警察用电棍在头上来回滚动电击,让田云飞说出是田云飞在此地发的真相光盘,田云飞不配合,下午无罪释放。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田云飞在杜儿坪坑口锅炉房打工,杜儿坪派出所将田云飞抓到派出所,又伙同杜儿坪街道办到田云飞家非法抄家,街道办的武某某、崔某某、高某某参与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两个MP3,在杜儿坪派出所用酷刑折磨,警察把田云飞双手反铐在铁床上,身体呈下蹲姿势,用小电棍在田云飞的脖子上、左胳膊上、左大腿上、左膝盖上进行电击,还能闻到烧焦的气味,电击部位左腿膝关节白肉往外翻,溃烂化脓,行走血脓粘衣服。送到新店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里面做奴工产品,汾酒手提袋,及内包装、电子打火机配件。

(二)不放弃信仰,丈夫被送洗脑班三次,张印香被送洗脑班两次。

第一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西山煤电集团金城公司公安科科长邢文源,指导员张旭屏,以下岗工人返岗上班体检为名,将田云飞从打工单位锅炉三公司,骗至西山矿务局医院,进行体检。金城公司公安科以返岗为名设下圈套,下午不让回家,伙同北寒派出所强行在金城公司办公楼一层绑架田云飞,问去何处,刑文源说学习一个月,不说地址。田云飞告诉他没有手续不去,他就让多名警察将田云飞抬上车,直接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旁的山西省法制教育中心,其实就是洗脑班。武革慧是主要负责人,相当伪善,说自己家以前很穷,后来考上学校,博得大法弟子的信任。

第二次

二零一一年九月底,田云飞中午下班与同事乘私家车回家,行驶在西山河龙湾马路上时,被不知名的警车在马路中间拦下,绑架。后得知是万柏林分局国保队长包宏斌暗中指使建矿派出所将田云飞送到山西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在这期间田云飞的家和丈母娘家被非法搜查,无任何手续,给家人的身心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创伤。

第三次

二零一三年八月,田云飞在兴华街讲真相被国安便衣绑架,被送兴华街派出所,后通知万柏林分局,610头子包宏斌打电话给洗脑班说:“你们怎么转化的?这人回来又炼上了。”金城公司伙同万柏林分局国保队长包宏斌把田云飞送往山西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学习”一个月。

在洗脑班,姓李的狱警逼迫田云飞放弃信仰,不让睡觉,罚站,用带铁管的簸箕打田云飞,簸箕的连接处被打断,他又用铁管打田云飞的后脑勺。然后依次打腿,后背。来回打,铁管被打弯,打到快天亮。李狱警还说:“这样打有了内伤也看不出来。”接着用皮鞋踩田云飞的脚趾,抓住田云飞的手指用力往后掰。第二天后背到臀部都是黑青。后来田云飞把情况反映给法制教育中心的任处长。任处长假装说:“我们还没有发现这种情况。”田云飞让他看后背的伤,任处长伪善的说:“我批评批评他。”

这期间,张印香到万柏林分局找包宏斌要人,包宏斌还怀疑张印香让田云飞继续炼法轮功的,就密谋迫害张印香张印香和田云飞是一个单位的,金城公司就骗张印香替田云飞上班,看厂子,目的是不让张印香找包宏斌。

当时正值夏末初秋,天气转凉,单位骗张印香给田云飞送衣服,张印香张印香的亲戚和单位公安科的人一起去了洗脑班。在洗脑班张印香并没有见到丈夫就被隔离关了起来。张印香被非法关了大约一个月零五天。

夫妻二人根本不让见面,吃饭都是陪教人员把饭打回来吃。在里面每天播放污蔑大法的录像,不让出去,不让睡觉,整天被一些所谓的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大学教授、狱警、假气功师、中北大学的老师(邪悟之人)围着,强行灌输邪恶的东西。其中有个女的,穿便衣,和田云飞坐在一张床上说话挨得很近,拍田云飞的肩膀。田云飞说:“把手拿开,男女授受不亲。”后来才知道她是劳教所的一个队长。610的人员不报姓名,一说就是处长,谭处长、任处长、李狱警等非常隐秘。

再不转化的他们就打电话给南京610 的一个叫白凡的人,此人四十来岁很神秘,坐飞机来,他对法轮功了解的比较多,表面上以聊天的方式交谈,说的可好了,大法弟子讲真相,他用反理打乱。转化不了的经他两天就转化了。

从洗脑班回来,给张印香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法也不敢学了,功也不敢炼了。后来状态好转一些。二零一五年正月十五摔倒,身体出现半身不灵活状态,行走不便,口齿不清,流口水。日常生活受到影响,给整个家庭带来困难。

诉江之后,张印香又受到惊吓,每况愈下。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杜儿坪派出所的副所长马克耀到家中找田云飞。田云飞当时不在家,马克耀临走时拿走田家两本大法书。从此张印香一有动静就害怕。后来变的胡言乱语,精神不正常。晚上不睡觉拿起东西敲床头柜,吵得四邻不安。有时本来在家睡着好好的,一不注意穿着秋裤,光着脚就下楼了。邻居看见按门铃才知道人在楼下。整个卧室一片狼藉,衣柜门也弄掉了,窗帘也被张印香揪下来了,被罩撕烂一个又买个新的,又撕烂了。住院时,同病房的人,晚上都不在医院呆。

现在,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田云飞再次被龙潭派出所绑架,人下落不明。家中瘫痪的妻子无人照顾,唯一的女儿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承担着生活的重担。

看到这里,参与制造这场人间悲剧的公检法人员,你的良心如何能安呢?

“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也是中国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最基本权益。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持续长达十八年之久的迫害当中,法轮功学员们所遭受的邪恶迫害,是常人无法理解与承受的,这场对法轮功本不该有的浩劫,给田云飞、张印香的家庭带来的痛苦,造成的损失不是简简单单几句话就能描述的,经济的巨大损失,身体的痛苦承受,亲人的互相担心,思想承受的巨大恐惧,这一家人的遭遇,苦难、冤屈深重! 给家庭、上学的孩子造成的伤害以及心灵上难以磨灭的阴影。

目前,迫害法轮功的干将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周本顺等大批高官遭恶报入狱,在此警告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看清形势。又在今年,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出现大量被无罪释放,这个现象告诉我们这场迫害已经难以为继。

江泽民流氓集团践踏法律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不过是又一次凌驾于法律之上,非法的政治运动。和文革一样,制造出无数的冤案,正在把追随江氏犯罪团伙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政法委610、公、检、法、司人员拖入地狱。就在这场迫害将要结束的过程中,神佛还在给那些参与迫害者最后赎罪的机会。不要再执迷不悟,清醒吧,在两亿七千万中国人选择退出中共党、团、队的背景下,中共红墙岌岌可危,中国人要为自己做出抉择,抛弃中共,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

赶快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缘,一旦错过,将永远的失去未来。千古奇冤必然昭雪,善恶必报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8/太原田云飞被非法拘留-妻子瘫痪在家无人管(图)-351765.html

2013-09-17: 太原法轮功学员田云飞、张应香夫妇被迫害情况补充

田云飞,男,四十九岁,二零一三年八月七日下午四点二十分在漪汾街国安办公厅附近发神韵光盘时,被万柏林公安分局后北屯小区警务室便衣抓捕,后被劫持到兴华小区派出所,现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张应香(音),女,四十八岁左右,田云飞的妻子,和田云飞同属于西山煤电集团的职工,九月初去洗脑班探视丈夫时被洗脑班恶徒非法扣留,现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7/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9573.html

太原市联系资料(区号: 351)

2019-09-15:
榆次区法院:
电话:0354-3302823

榆次区检察院:
地址:山西省晋中市榆次区文化东街,邮编030600
电话:0354-3076033、0354-3032000
负责人郑国强
2019-09-10: 和平南路派出所:地址:太原市万柏林区大众街12号,邮编030024
值班室:0351-6066665
户籍:0351-6526771
监督:0351-6522483
所长刘宝强
教导员尤文0351-6520456
副所长黄晓雨
副所长王绍峰
副所长李继峰

2019-09-12: 迫害责任单位(以下均为最新人员情况):
(1)太原市迎泽区公安分局
地址:太原市南十方街
邮编 030045
局长 周立志(2019年8月初新就任) 0351-4190052
政委 0351-4190053
王政明 副局长 0351-2026577、13935198768 分管国保
刘书江 指挥室主任 0351-2028876 0351-4033443
闫玉斌 副局长 0351-4033910、13503541515
吴长胜 副局长 0351-4081852
郝锦原 政工室主任 0351-4034061
李俊明 副局长 0351-2026459、13403406366
国保大队长:姜玉保;国保副大队长:霍晓黎;国保成员:朱某 0351-2026570

(2)柳巷派出所
地址:太原市迎泽区南校尉营8号
邮编: 030002
电话:0351-4044262
庞小平 所长
郭凤岭 教导员
高卫 副所长
李成才 副所长
李鹏 副所长
李新奎 副所长
岳泽明 巡防副队长
张宇峰 巡逻副队长
警察:孙振杰、韩爱民
【另一个参考电话】柳巷责任区刑警队(与柳巷派出所是同一地区两个不同单位) 电话:0351-4618226
(3)太原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太原市小店区北格镇(小北格向南600米)
邮编:030062
太原市第二看守所所长:王富忠



2019-08-20: 太原市千峰派出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