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市 >> 秦雪, 女, 2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潍坊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3-08-17
家庭成员: 儿女: 秦雪
夫妻/父母: 秦永杰 陈瑞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6: 全家遭迫害 山东潍坊青年教师控告恶首江泽民

山东省潍坊市教师秦雪女士,二十六岁,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首恶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给她本人及家人带来的深重灾难。目前,控告书已被“两高”签收。

秦雪陈述的事实和理由如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场由江泽民集团发起的疯狂镇压运动在全国范围展开,运用暴力手段威胁国内的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强制停止出版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响材料,禁止法轮功学员在户外合法炼功。并用谎言把这场迫害推广到全世界,毒害了数以万计善良的民众,使大多数不了解真相的人站在了“真、善、忍”的对立面,导致世界范围内尤其国内道德体制的下滑,从而引发了种种社会矛盾,至今已无法解决。唯有真正深刻的审视这场运动,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清白,还法轮功学员以自由的信仰环境,才能真正解决乱象,还世界以清明。

我们家是受这场浩劫影响的千千万万家庭的缩影,在此主要阐述我在这场浩劫中的遭遇,希望能引起人们正义和良知的关注,恳请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将迫害元凶江泽民绳之以法。

我从记事起,就大病小病不断,住院吃药如同家常便饭,给父母亲增加了无数负担。姥姥曾经说,她养了六个孩子,也比不上我这一个难养。父母亲也因为工作家庭住房的多重压力,年纪轻轻就一身病。母亲当时患有肩周炎、关节炎、咽炎、肠胃病、心肌炎,父亲有胆囊炎、腰椎骨质增生等多种疾病,日子苦不堪言。甚至在一九九六年,母亲就住进医院,但无济于事,于是放弃住院,在家里等着生命尽头的到来,那时的我才刚刚踏入小学。

就在母亲苦苦挣扎的时候,经人推荐,看到了《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发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全身的疾病完全康复,现在五十多岁的人,比同龄人身体好太多。而且整个精神性格也越来越好,很少用强制的方式来教育我了,我犯错就耐心的给我讲道理,逐渐向慈母靠拢。看到母亲身心的巨大变化,我和父亲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我们也在不知不觉中身体恢复健康,我的学习和父亲的工作效率也是直线上升,全家其乐融融。

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这场迫害就开始了。我在这十六年的迫害中,受到了方方面面的伤害。未成年之前,对我长辈的迫害导致我学业受到影响,生活质量严重降低,心理也留下了迫害的阴影,身体也受到影响。工作后,曾两次对我非法抓捕并非法囚禁,也对我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同时也影响了我的工作和前途。与此同时,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而亲人朋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身体和精神的摧残,对我通讯工具的监听也影响了我们的及时沟通。

以下是按时间顺序陈述的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随母亲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寿光公安局非法扣留,并于当日送到潍坊高新区新城街办地下室非法关押一晚。

二零零零年元旦前,抱着为大法说公道话,为母亲鸣不白之冤的心态,父亲和我又来到北京,被潍坊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三天左右。

二零零零年七月,父亲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我和两位姑姑去山东省王村劳教所看望他时,在没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剥夺了我见父亲的权利。

二零零零年十月,母亲从潍坊奎文拘留所无罪释放后,学校二十四小时派人轮流在我家楼下非法监视,母亲被迫流离失所。由于我在母亲学校就读,校长周英在两个多月的时间内,不管我是否在上课,只要是准备迫害我母亲,就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威胁我同意他们的计策。期间,学校组织学生在说大法不好的条幅上签字,我没去,班主任刘春慧气急败坏的上来质问我,说校长盯着大伙看,结果没看到我。再后来,校长让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强行让我同意把自己当作人质,把母亲骗出来。当时的我,在长期畸形的氛围中心理承受到了极限,在校长的淫威下,同意了她的说辞。值得庆幸的是,母亲并没有上当,我在当人质的第二天,就在伯父的正义力争中,回了家。

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左右晚上十点半,母亲在送客人出门之际,被学校老师杨国华、陈耀磊、石琛、管大勇等二十多人从家中抬出去。这是在奎文教育局副局长宋志超,校长周英的指挥下密谋的,当时已经蹲坑四天了。我除了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为做好人被抬出去,而无能为力,心里难过极了。

二零零二年冬天,姥姥在为母亲的担心中离世。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潍坊国保伙同奎文国保非法抓捕了母亲,并于第二天非法搜查我们的住宅,并绑架了父亲,当时我还有不到三个月中考。之后他们又给我所在学校施压,班主任老师姜铃燕多次找我谈话,后被我拒绝,告诉她这是助纣为虐。期间公安还多次到学校,有一次翻学习成绩单,发现我在近五次大考中都是级部前一百,当时不了了之。后来又把我的作文本要去,要找所谓的证据。我一边忙着紧张的学业,一边应付班主任的谈话,回家还要面对空荡荡的家,心理压力极大。后来虽然顺利考入山东省潍坊市第一中学,但还是没考出平时应有的水平。

二零零五年四月,母亲被潍坊市国保及奎文国保把她送到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王村),非法劳教三年。这导致我在学业最沉重的高中阶段有两年没有母亲的鼓励和关心。

二零零七年九月,在我母亲从劳教所出来不到两个月,父亲又被山东省昌乐县国保伙同潍坊高新区国保非法抓捕。我回家时碰到他们在抄家,当时我还有不到一年高考。

二零一零年的深秋,父亲被潍坊市高新区国保,母亲被潍坊市奎文区国保,在他们上班途中,非法抓捕,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黑监狱)。我当时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进行大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并且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南。当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述,告诉给我电话的姑姑说,要回家要人。姑姑坚决反对,说公安威胁她说我要回来,就把我也抓起来。(当时并不知道两个姑姑也被潍坊市国保非法提审了十个小时左右,就因为他们在我们家找不到所谓的证据,姑姑有家里的钥匙,他们就说姑姑转移了。逼姑姑交出来,姑姑说不知情,他们就威胁恐吓,给姑姑两家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后听说舅舅和舅妈也受到了同样的威胁。)听到姑姑如此说,我就瞒着她,向班主任请假。因在大学几年都是三好学生,老师对我很放心,很同情的帮我请了假。

回家后,我前三天独自去父母单位找领导,要求他们以单位的身份出面要人。他们看到我都回来了,就配合我打电话问,结果都不确定。后面,姑姑和姑父陪我去非法关押父母的洗脑班要人,结果不但在没出示任何手续的情况下不让见,一男警察还把我拽到一边威胁我:是不是你把这事上的网(法轮大法明慧网,海外独立的网站,有揭露中国国内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的报道)?要是你再来就把你如何如何……总之就是不让家人见(他们在里面对父母施行酷刑逼供,不敢让家人见,奶奶从老家赶过来也不让见)。后来在多方努力下,在周一晚上无罪释放父母。

接父母时,潍坊高新区国保李仕忠还拿上网的事威胁我。父亲蓬头垢面,身上也泛着异味。母亲则如惊弓之鸟,看到我眼泪就往外溢(事后知道父母被国保强行铐在铁椅子上数十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三班倒,从精神到肉体上摧毁她们的意志)。我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带着他们回家。那次的迫害导致我在期末考试挂了一科,这是四年学业中唯一的一次。

二零一三年七月,我托中介去加拿大大使馆办理留学签证,遭到拒签,理由是家庭经济能力不足以支持我的学费。我父母都是很勤劳节俭的人,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以他们这些年的收入不至于出现这种结果。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我学雅思英语放学的时候,被两名便衣女警察(潍坊市国保和高新区国保各一名)非法诱骗到潍坊高新区北海路派出所的地下室内。然后数个国保警察就对我轮番轰炸,软硬兼施,拿我的前途,父母安危,甚至坐牢威胁我。当时的我真的吓坏了,虽然父母被非法关押数次,但这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真的太恐怖了。他们看我不配合,就拿对我动刑再次威胁。听到这我的承受到了极限,再加上几个小时不见天日,更不让通知家人,旁边房间还有铁椅子堂而皇之的在那摆着,我就照他们意思的撒了谎。

谁知,这才刚刚开始,他们接着让我写放弃信仰的妥协书,我深知大法给了我母亲新的生命,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的现在。但在巨大的压力下,流着眼泪违心的写了所谓保证书。结果说不行,不诚恳,重新写。又把我非法关在潍坊东明大酒店一房间,说是写的不好就不让回家。

中午姑姑和同事去酒店看我,他们点了一桌子菜,目的是说让姑姑看看没虐待我。看到姑姑来了,我不敢上前,生怕忍不住痛哭失声,让她担心。姑姑走后,警察就千方百计趁我放松警惕时套我话,还说你看我们对你多好。我说,笼子再漂亮也是笼子,这是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是在度假。之前哄骗我说写了就让我回去上课,但后来一次次让我重新写,最让人无法容忍的是为了所谓看我态度配合不配合,让我去指认别人的家门,他们欲图趁其不注意非法入室,绑架那名法轮功学员。一次又一次的刷新了我对这场毫无人性迫害认识的下限。在我回家时还被非法抄了家,抢走了挂历,光盘,卫星接收器等私人物品。

回家后,我在这次迫害后身体和精神都变得极差,身体非常虚弱,一听别人敲我家的门就害怕,在家中坐立不安,生怕什么时候警察又来抓我,英文雅思学习更是就此中断,至今再也没学过英语。最后直接没法在家中停留,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由于那名年长的女警察知道姑姑的电话,一直打电话找我,姑姑每次都挡过去了。警察见姑姑不配合,说话越来越歇斯底里,非要让我去见她,要问话,还要给我手机。姑姑说她去拿,警察说不行,非要我本人去。至今未还。那次被非法迫害对我的心灵造成了永久的创伤,直到今天,提起来还泪流满面。在这个国度里,我找不到安全感,找不到做好人的尊严,幸福指数几乎为零。

从上大学的不知道第几年起,我的电话就被国保监控了。经过这次迫害,我和亲朋好友之间再也不敢和从前那么联系了,真的是怕不知什么时候再给他们带来麻烦。由于迫害的阴影仍然笼罩在心头,挥之不去,所以再也做不到曾经的自然阳光,即使接触亲友时也处处透着拘谨。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潍坊奎文区国保在谷志勇的带领下,在父亲上班途中将其绑架,又于中午非法撬开我的家门,当着我的面把母亲绑架并非法搜查我们的住宅。在没抄到所谓的证据后,让我配合他们找。我拒绝后也被绑架,并于当晚八点左右送到潍坊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天。

进看守所后,强行让我在同意被非法拘留的书上签字,强迫我穿囚衣。除了扎头绳是自己的,其余私人物品全都不能带。进去后,进出门要打报告,弯腰进出。且只有提审和离开看守所时可以进出。毫无人身自由,只能在屋内活动,并且站立活动也有时间限制,每天呼吸新鲜空气也只能在规定的时间内,且有铁笼子与外界隔开(俗称:放风);与此同时,强迫我做奴工,坐在高约30cm左右的小板凳上,从吃完饭就开始做奴工,一做就是一天;睡觉也不让关灯;去卫生间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其他时间去要向狱警请示,不同意就不能去(有一次最长时间一小时之内都不让我上厕所);平时吃有霉点的馒头,有斑点的白萝卜,只能在规定的时间接热水,每次只有300ml左右,很长时间分一次咸菜,牙膏非常稀少,卫生纸极低劣,一人只有一份,其余物品需要用比市场价高好几倍的价格才能买到(买回来的还经常是假冒伪劣产品);只能洗凉水澡;最不能忍受的是被动听其他犯人的污言秽语,实在不堪入耳。

在非法关押我的第三天,我被点名提审。戴着手铐,弯腰低头走出铁笼子监室,只能在规定的走道行走,正常大路不能走,狱警叫停就停,叫走必须走,没有人格,没有尊严,被狱警犹如牲畜般呼来唤去。到了被非法审讯的地方,把我铐在铁椅子上,隔着铁栅栏,两个便衣警察盯着我,如同看一头待宰的羔羊。警察说,信仰我们不反对,关键是配合我们把事说清楚。他们看我不说话,就换了说辞,我们就是对你们进行“思想改造”,还是为了你们好。我哭笑不得,这前后矛盾的逻辑是怎么说出来的,只有一个解释,前面是伪装,用来迷惑人,后面才是真实目的。他们同样搬出父母亲来,威胁恐吓我。僵持了一段时间,一个警察出去了。另一个人说,现在就我了,你想说点什么吗?我说,我没有违法。他就拿传销类比,我想没可比性。他拿出一张延期关押的纸让我签字,我没签,他们没经我同意,继续用所谓的借口把我非法关押。

期间,一次搜身时,狱警让我们把衣服全脱了,只剩下内裤,说是检查危险物品。轮到我的时候,我虽然表面故作镇定,心里却又羞涩又倍感侮辱。即使在宪法里隐私权也是基本人权,但此时我再次被当作非人处理了。监室里冤案也不少,但像我们这种长达十几年的全国性冤案绝无仅有。在里面知道父亲母亲也同时被非法关押,更是心酸。我们在人心不古的社会中,秉守良知,不随波逐流,是这个社会真正的希望。如今却被关在监狱,任人宰割。再这样下去,我们的民族会走向何方?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奎文国保警察又强行抄家找我的护照,找不到,还强行拉着我去潍坊奎文公安局警务大厅办了护照挂失手续,办完才把我们全家无罪释放。后来得知,从那天起,我被非法限制出境,为期三年。并于同一天非法扣留了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至今未还。

二零一五年四月,我准备考天津音乐学院某教授的研究生,该教授得知我修大法后怕受牵连,就找个理由拒绝了。这也是受到江泽民集团对民众的造谣宣传造成的。

检察官和法官,我作为在法轮大法中成长,又伴随着迫害长大的一代人,深感大法的美好,与无理迫害的邪恶。如果不是这么多年李洪志师尊的讲法教育着我们,当我们面对这场浩劫时是不会有理性的分析与善意的劝诫的。这场江泽民一手发起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六年,使中华大地危机四起,生灵涂炭,道德沦丧,欲望无边,从二零零六年更是曝光出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的残酷的迫害是对道义、良知和法制的践踏与蹂躏,为了您和民族的未来,是该停止的时候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6/全家遭迫害-山东潍坊青年教师控告恶首江泽民-315274.html

2014-06-19: ◇5月16日被绑架的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陈瑞云、秦永杰、秦雪6月13日被潍坊市看守所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9/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3598.html

2014-06-15: 山东潍坊秦雪、陈瑞云、秦永杰被绑架情况补充

山东潍坊恶警谷志勇带领奎文区国保大队一伙便衣恶警,约在2014年5月16日早上在街上跟踪绑架了骑着自行车和电动车的法轮功学员陈瑞云、秦永杰俩口子,把他俩塞上车。接着,奎文区国保大队恶警对俩人非法搜了身。

然后,谷志勇带领约三名奎文区国保大队便衣恶警撬锁入户,绑架了他俩的女儿、法轮功学员秦雪,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经文、真相资料、手机、电脑、打印机等私人财物。恶警私自换了陈瑞云的门锁。亲戚们找陈瑞云、秦永杰、秦雪找不到。奎文区国保大队恶警把秦雪、陈瑞云、秦永杰用警车拉到潍坊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亲戚们多次到潍坊市看守所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5/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89697.html

2014-06-02: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陈瑞云、秦雪、秦永杰被绑架补充

从去年8月份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秦雪、李德山、荣刚被绑架,到今年四月份高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捕,和接下来对六名法轮功学员(包括青岛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批捕,和近期对陈瑞云、秦雪、秦永杰一家的绑架,都是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再次密谋和指挥干的。

陈瑞云、秦雪、秦永杰一家被绑架的前一段时间,潍坊公安伙同开发区公安三、四个恶人曾找到秦永杰谈话,让秦永杰揭发李德山。警察欺骗秦永杰,谎称是李德山说出秦为其安装电脑,挑拨离间秦与李德山的关系,阴险的对秦永杰灌输他揭发你、你就揭发他的仇恨思想,让秦永杰揭发李德山,目的是想构陷李德山。自从秦永杰摆脱邪悟、从新修炼后,警察就一直想迫害、构陷秦永杰,看准秦永杰曾邪悟,吓唬他。

秦永杰识破了警察的险恶用心。警察就采取强制措施绑架了陈瑞云、秦雪、秦永杰一家,妄图逼法轮功学员互相揭发。警察一面对李德山挑拨说陈瑞云、秦雪、秦永杰揭发了李德山,又转过脸对陈瑞云、秦雪、秦永杰挑拨说李德山揭发了陈瑞云、秦雪、秦永杰,企图挑拨让陈瑞云、秦雪、秦永杰和李德山互相咬。其实,挑拨离间的警察才是最卑鄙无耻的罪魁祸首。无论是陈瑞云、秦雪、秦永杰,还是李德山,都应马上释放。任何藉口都无法替绑架、迫害好人的恶行开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2924.html#1461232010-1

2014-05-27: 为凑假证 山东潍坊恶警跟踪绑架好人

山东潍坊恶警为了对二零一三年八月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李德山非法判刑,通过跟踪、监视,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左右在街上绑架了三名潍坊法轮功学员秦雪、秦永杰、陈瑞云,進行非法审讯,威逼、恐吓、诱骗,企图让他们作假证、非法指证李德山安装卫星锅。

潍坊恶警分别在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四日、十五日、十九日绑架了潍坊市法轮功学员秦雪、高密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山、荣刚三人。恶警对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走这些法轮功学员家中电脑、打印机、相框、卫星锅、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这些法轮功学员随身携带的手机也落入恶警手中,手机上所有以前拨出、接到的号码都被恶警获知。即使不接听、未通话,但别人拨过这个手机的号码,那么,别人的号码也被恶警得知。

恶警长期跟踪这些法轮功学员,长期监控手机、电话。半年前与他们有过联系的青岛、高密、潍坊法轮功学员也被恶警通过跟踪、手机定位、电话监控、非法审讯等手段获知。但恶警未马上实施绑架,而是继续监控,麻痹青岛、高密、潍坊法轮功学员。在约半年或约一年后,警察進行了突然绑架。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秦雪、李德山、荣刚進行了非法审讯,说交代安装卫星锅的情况、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说出谁介绍认识的就释放,否则就要上大刑。但李德山即使在刑讯逼供下,仍不配合迫害,拒绝乱咬他人,被非法关押至今。

恶警逼李德山承认安装卫星锅,但李德山不承认邪恶迫害。警察在李德山家中未抄出卫星锅,李德山确实没安装过卫星锅。即使安装卫星锅,也不应绑架迫害,而且卫星锅应该安装的越多越好,因为民众有知情权。

为了拼凑所谓证据、诬陷李德山,也为了迫害更多法轮功学员,潍坊市六一零、高密市六一零、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高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通过密谋部署、长期监控、蹲坑,与高密市东关、西关、南关、北关、夏庄等派出所警察,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统一行动,出动了一百多名警察,绑架了青岛法轮功学员陈广霞、张孟雷、高密法轮功学员荆秀玲、单亦成、杜启海、刘文明、王致利、秦松发、徐秀珍夫妇与外甥女徐丽、秦松发的女儿秦少英,共十一人。恶警对这十一人非法抄家,共计抢走卫星锅、电脑、打印机、人民币一万零六百多元等私人物品。

恶警对秦松发、徐秀珍夫妇等人非法提审,采取狠扭胳膊、裸露女法轮功学员上身、长期铐手铐脚镣、脚踢腿部踢得黑紫、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用下流话威胁、恐吓等手段刑讯逼供。但是,青岛、高密法轮功学员不肯答应上法庭作假证、非法指证李德山安装卫星锅。潍坊恶警就在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或十六日左右,绑架了潍坊法轮功学员秦雪、秦永杰、陈瑞云,威逼、恐吓、诱骗、逼迫他们作假证。

中共不法人员在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下令批捕荆秀玲、陈光霞、单亦成、张孟雷、杜启海、刘文明,预对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7/为凑假证-山东潍坊恶警跟踪绑架好人-292656.html

2014-05-25: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秦永杰、陈瑞云夫妇及女儿秦雪被绑架

潍坊法轮功学员秦永杰、陈瑞云夫妇及女儿秦雪,约在5月15日左右失踪。现证实,一家三口被奎队文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5/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2580.html  

2013-09-07: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李德山、秦雪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四日,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秦雪走在路上,突然被潍坊市公安局、开发区公安局一群恶警绑架,绑架到一个不知名的秘密地方非法关押,紧接着对秦雪進行威逼、恐吓、诱骗,逼迫秦雪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秦雪是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邪恶的暴力行为和逼供信手段给她造成了极大的恐惧和精神伤害。

八月十五日,潍坊公安局四个恶警去高密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德山,八月十九日绑架了高密法轮功学员荣刚。秦雪于八月十六日回家后,恶警还不时的上门骚扰。荣刚八月二十日回家。李德山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开发区公安局地下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7/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9187.html

2013-08-17: 山东潍坊市公安国保绑架大法弟子秦雪

八月十四日上午,潍坊市公安国保将大法弟子秦雪绑架,详情待查。请知情人提供信息,曝光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6/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8221.html

潍坊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9-08-22: 蒲松龄,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长, 13869671366 主谋
刘昌恩,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二中队队长, 13853675110 18678071608 主谋
王林平,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主任,18678076366、15006369016 主谋
王义强,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副中队长13792601377 恶警
宋法新,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饮马镇派出所 13646364775 恶警
刘源 ,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饮马镇派出所18678071677 13791587077恶警

2019-08-12: 高新区钢城派出所:
电话:0536-7675110
所长秦晓堂 18678079020、0536-8055592
副所长张波 13721987796、0536-7675110

潍坊市高新区公安分局:
局长钱文亭18605360011
政委王若水18606361399
副局长 官东明18678079003
副局长 刘美玉18678078901
副局长 齐铭章18678079166
副局长 董洪涛18678078909
国保大队长庄东波18678079006
国保副大队长李仕忠18678079167
国保副大队长王云188153671440536-8055686
国保警察秦晓棠18678079020
治安大队警察王发栋18678078966
治安大队警察初方玉18678079009

高新区纪委书记赵文君0536-8786816

2019-08-07: 相关责任人
蒲松龄,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长, 13869671366 主谋
刘昌恩,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二中队大队长, 13853675110 18678071608 主谋
王林平,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主任,18678076366、15006369016 主谋
王义强,男,汉族,山东潍坊昌邑市国保大队副中队长13792601377 恶警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