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19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长春 农安县 >> 刘桂红, 女

刘桂红
刘桂红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公主岭市大岭镇
个人近况: 2014年2月 迫害致死 (2013-07-0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3-07-08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760

图为刘桂红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癌变的乳房开始慢慢结痂好转后所照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3-15: 遭绑架折磨 吉林省公主岭市刘桂红含冤离世

公主岭市大岭镇法轮功学员刘桂红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去农安五公里拘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付贵华、孙艳霞等,遭到绑架、折磨,回家后身体每况愈下,浑身骨头疼,内脏疼,身高缩短了约十厘米,身体瘦得只剩皮包骨,至少四次出现生命危险,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含冤离世。

刘桂红生前曾支撑着身体和亲人前往农安县检察院控申科,控告农安国保唐克、古城派出所等打人凶手。

刘桂红女士以前患乳腺癌晚期,学炼法轮功后,癌变的部位开始结痂,慢慢变好。二零一三年六月五日,刘桂红与法轮功学员家属一行九人,前去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探望六月三日被从家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付贵华、孙艳霞等,却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古城派出所警察劫持、折磨两天一宿后,又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间,国保大队头子唐克多次叫嚣:于长丽“就是我打死的”(法轮功学员于长丽是农安县第四中学数学 教师,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刘桂红生前自述遭侮辱、迫害过程:

六月五日,我和亲友正在农安五公里拘留所门外的车上,突然一帮警察就把车团团围住,把车上的人撕扯着就往外面的警车拽,我和程丽静被劫持到一个警车 上,司机是古城派出所的任楠,还有一个是古城派出所的警察(男,左脸有一个黑痣,三十左右,中等身材,皮肤白。就是他后来要扒程丽静裤子)。

刚上车,任楠就骂,说什么“大晌午头子,不让睡觉,都两天了,昨天就没睡,今天你们又忒瑟来了!(带脏话)”车刚开一小会,我心脏就特别难受,就要吐。我就想上包里找塑料袋。旁边坐着的脸上带痣警察看见就特别横地说:“不能动!不能动!”程丽静说她要吐,就要帮找纸。他一把就把包抢过去了,并说:“看你兜里有啥?!”看后侮辱说:“这都啥破玩意啊。吐就往这兜(指我的挎包)里吐吧。”

到了农安县古城派出所,我身上就突突,站不住。是程丽静扶着我进去的。病变的乳房疮口不知何时被弄得流脓、流血不止。到了古城派出所,我已痛得跪伏在地上,头顶着地、蹶在那里。程丽静让警察别动我,说我有病,是乳腺癌。程丽静想上前把我扶起来,警察指着她说:“去!不用你管!上那边去!”后来一个警察踹我的屁股一脚,并说:“她咋回事啊。”还说:“就这样还出来呢,我们就不怕这个,死了最好,直接就送火葬场炼了,这离火葬场还近。”还有个警察侮辱我说:“她咂咂(指乳房头)疼,你(指男警察)周开看看是真的、是假的。”等许多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就这样一直从上午十点左右到晚上十点前,我疼得一直头顶着地、或顶着墙。警察对我的病情不闻不问,反而一会就有一个警察到那踢我一脚,说看我死没死呢。

期间,我想去厕所,几次都没有站起来。崔贵贤几次向警察要求扶我站起来均遭警察拒绝。一名男恶警说:就给你二十秒时间,再站不起来就往裤子里尿。我硬支撑着站了起来,但身不由己就快摔倒的时候被崔桂贤扶住,我脱下鞋子光着脚继续朝厕所方向走去,结果因为身体虚弱连门槛都没有迈过去。

大概晚上五、六点钟的时候,我跟小眼睛女警察说:“我要跟你们领导说话,我是得的乳腺癌,我这种情况,你们是不是应该放我回家。”我又跟同被关在一起的人(屋里有九个人)说:“你们都听着,我这种情况,他们还不放我回家,我要是死在这里,你们给我证个明。”过了半天,进来大约三、四个警察,我跟离我最近的那个男警察说:“我要说话。”他说:“你要说啥?”由于我说话声音微弱,他就蹲在我旁边听,我说:“我想让你跟你的领导反映我这种情况,我是得的乳腺癌,我现在挺疼的,我要回家。”他说:“你把号告诉我吧。”我就给了他家里电话号。我说:“你不相信(我有乳腺癌)我可以给你看。”我就解开衣服给他看了。他看完之后,回头和那帮警察说:“是真的,是真的。”

结果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来了一个警察,说:把我、吕小薇、吕紫薇、欢欢和姚德义,“他们五个带走,能走的先上车,不能走的拽上车!”然后故意问我:“你是自己起来,还是我们拽你起来?!”我听到这话,自己硬挺着往起站,还没等站稳,两个警察一把拽起我的胳膊就拖走了,当时我乳房疼得几乎窒息,他们把我扔到车中过道上,扑倒在过道上。我疼得坐不到座位上,欢欢和吕紫微把我扶起到座位上。到了五公里拘留所门口,警察又把我拖下车。到了屋里,问完了身高、体重、年龄、得过什么病、多大号鞋,之后让我签字,我告诉拘留所狱警说我有乳腺癌,现在疼得站不起来,我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动了,他们还强行要求我签字。最后欢欢把着我的手签了字。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屋里,我前胸、后背都疼,不敢平躺、翻身都翻不过去。起不来、躺不下,乳房还出了不少血。

在拘留所,我一再要求看医生,但拘留所拖了我三天也没有医生来看我的病情,还要求让我拿病例。

我乳房痛得哭叫声不断,叫狱警给家里打电话,他们也几番推脱,就这样也不放人。要求见拘留所所长,男狱警总以“所长没来上班呢”为借口搪塞,有一个男狱警吼 道:我就是所长!跟我说吧!疼?挺着!(这个男狱警四十多岁,身高不足一米七,肤色黑,方脸)。拘留所的警察看到活生生的乳房溃烂出血的人也不行,非要家属送来(乳腺癌晚期)诊断书才可以。

此次迫害导致刘桂红女士不能自己洗头发,衣服也得家人给穿,做不了饭,卖不了货,晚上睡觉翻身得使尽全身力气,浑身骨头疼,内脏疼,体重由一百四十五斤降至不到一百一十斤,身高缩短近十公分,颈椎、脊椎严重变形,几次出现生命危险,几个月过去,乳房还会出血,最终于二零一四年二月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5/遭绑架折磨-吉林省公主岭市刘桂红含冤离世-288755.html

2013-10-01: 到拘留所看望亲属被扣留 吉林妇女遭酷刑与侮辱

2013年6月5日,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一行九人,前去农安县五公里拘留所探望在家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付贵华、孙艳霞等,却被农安县国保大队、古城派出所警察劫持、酷刑折磨两天一宿后,又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其间,国保大队头子唐克多次叫嚣:于长丽“就是我打死的”。

法轮功学员程丽静女士遭到酷刑折磨与侮辱:扇嘴巴、开飞机、老虎凳、用针扎、来月经被水浇、被扒裤子……

中共不法警察对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虽然已经过去了多日,但是酷刑折磨留下的伤痕仍在。程丽静的右手手腕现在有时还一阵一阵地疼痛,胳膊有时也一阵一阵地疼痛,不能正常生活;刘桂红依然身体很弱,乳房还会出......

......刘桂红自述被迫害过程

六月五日,我和亲友正在农安五公里拘留所门外的车上,突然一帮警察就把车团团围住,把车上的人撕扯着就往外面的警车拽,我和程丽静被劫持到一个警车上,司机是古城派出所的任楠,还有一个是古城派出所的警察(男,左脸有一个黑痣,三十左右,中等身材,皮肤白。就是他后来要扒程丽静裤子)。

刚上车,任楠就骂,说什么“大晌午头子,不让睡觉,都两天了,昨天就没睡,今天你们又忒瑟来了!(带脏话)”车刚开一小会,我心脏就特别难受,就要吐。我就想上包里找塑料袋。旁边坐着的脸上带痣警察看见就特别横地说:“不能动!不能动!”程丽静说她要吐,就要帮找纸。他一把就把包抢过去了,并说:“看你兜里有啥?!”看后侮辱说:“这都啥破玩意啊。吐就往这兜(指我的挎包)里吐吧。”

到了农安县古城派出所,我身上就突突,站不住。是程丽静扶着我进去的。病变的乳房疮口,不知何时被弄的流脓、流血不止。到了古城派出所,我已痛得跪伏在地上,头顶着地、蹶在那里。程丽静让警察别动我,说我有病,是乳腺癌。程丽静想上前把我扶起来,警察指着她说:“去!不用你管!上那边去!”后来一个警察踹我的屁股一脚,并说:“她咋回事啊。”还说:“就这样还出来呢,我们就不怕这个,死了最好,直接就送火葬场炼了,这离火葬场还近。”还有个警察侮辱我说:“她咂咂(指乳房头)疼,你(指男警察)周开看看是真的、是假的。”等许多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

就这样一直从上午十点左右到晚上十点前,我疼得一直头顶着地、或顶着墙。警察对我的病情不闻不问,反而一会就有一个警察到那踢我一脚,说看我死没死呢。

期间,我想去厕所,几次都没有站起来。崔贵贤几次向警察要求扶我站起来均遭警察拒绝。一名男恶警说:就给你二十秒时间,再站不起来就往裤子里尿。我硬支撑着站了起来,但身不由己就快摔倒的时候被崔桂贤扶住,我脱下鞋子光着脚继续朝厕所方向走去,结果因为身体虚弱连门槛都没有迈过去。有警察一看说:就你这样,厕所里还有台阶,你能上去吗?崔桂贤说:你们给拿点东西接尿吧。崔桂贤帮我接尿。弄到地上的尿,恶警让崔桂贤用衣服擦干净,崔桂贤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尿擦干净了。当时屋里共有四个警察:一个男警察在窗口站着;两个男警察在门口站着;一个小眼睛女警察(二十多岁。当时是长头发,二十多天后剪成短发了)

大概晚上五、六点钟的时候,我跟小眼睛女警察说:“我要跟你们领导说话,我是得的乳腺癌,我这种情况,你们是不是应该放我回家。”她又跟同被关在一起的人(屋里有9个人)说:“你们都听着,我这种情况,他们还不放我回家,我要是死在这里,你们给我证个明。”过了半天,进来大约三、四个警察,我跟离我最近的那个男警察说:“我要说话”,他说:“你要说啥?”由于我说话声音微弱,他就蹲在我旁边听,我说:“我想让你跟你的领导反映我这种情况,我是得的乳腺癌,我现在挺疼的,我要回家。”他说:“你把号告诉我吧。”我就给了他家里电话号。我说:“你不相信(我有乳腺癌)我可以给你看。”我就解开衣服给他看了。他看完之后,回头和那帮警察说:“是真的,是真的。”

结果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来了一个警察,说:把我、吕小薇、吕紫薇、欢欢和姚德义,“他们五个带走,能走的先上车,不能走的拽上车!”然后故意问我:“你是自己起来,还是我们拽你起来?!”我听到这话,自己硬挺着往起站,还没等站稳,两个警察一把拽起我的胳膊就拖走了,当时我乳房疼得几乎窒息,他们把我扔到车中过道上,扑倒在过道上。我疼得坐不到座位上,欢欢和吕紫微把我扶起到座位上。到了五公里拘留所门口,警察又把我拖下车。到了屋里,问完了身高、体重、年龄、得过什么病、多大号鞋,之后让我签字,我告诉拘留所狱警说我有乳腺癌,现在疼得站不起来,我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动了,他们还强行要求我签字。最后欢欢把着我的手签了字。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屋里,我前胸、后背都疼,不敢平躺、翻身都翻不过去。起不来、躺不下,乳房还出了不少血。

在拘留所,我一再要求看医生,但拘留所拖了我三天也没有医生来看我的病情,还要求让我拿病例。

我乳房痛得哭叫声不断,叫狱警给家里打电话,他们也几番推脱,就这样也不放人。要求见拘留所所长,男狱警总以“所长没来上班呢”为借口搪拖,有一个男狱警吼道:我就是所长!跟我说吧!疼?挺着!(这个男狱警四十多岁,身高不足一米七,肤色黑,方脸)。拘留所的警察看到活生生的乳房溃烂出血的人也不行,非要家属送来(乳腺癌晚期)诊断书才可以。

直到今天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到拘留所看望亲属被扣留-吉林妇女遭酷刑与侮辱-280560.html

2013-07-14: 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被酷刑折磨经过

......刘桂红所遭到的污辱、迫害

六月五日,刘桂红等亲友正在拘留所门外的车上等候,突然一帮警察就把车团团围住,把车上的人撕扯着就往外面的警车拽,劫持到农安县古城派出所。有两个警察把刘桂红拖架进派出所,在撕扯中,病变的乳房疮口(刘桂红以前乳腺癌晚期,学炼法轮功后,癌变的部位开始结痂,慢慢变好。)不知何时被弄的流脓、流血不止。警察把刘桂红扔在地上的时候,刘桂红已痛的跪伏在地上,头顶着地、蹶在那里。一个警察还踹刘桂红的屁股一脚。就这样一直从上午十点左右到晚上十点前,刘桂红疼的一直头顶着地、或顶着墙。

期间,刘桂红想去厕所,因她曾经患有乳腺癌身体虚弱,几次都没有站起来。一名男恶警说:就给你二十秒时间,再站不起来就往裤子里尿。刘桂红硬支撑着站了起来,但身不由己就快摔倒的时候被同修崔桂贤扶住,刘桂红脱下鞋子光着脚继续朝厕所方向走去,结果因为身体虚弱连门槛都没有迈过去。有警察一看说:就你这样,厕所里还有台阶,你能上去吗?法轮功学员崔桂贤说:你们给拿点东西接尿吧。崔桂贤和另一名同修帮刘桂红接尿,弄到地上的尿,恶警让崔桂贤用衣服擦干净,崔桂贤脱下自己的衣服把尿擦干净了。

到了5号晚上九点多钟,来了一个警察,说:“把刘桂红、吕小薇、吕紫薇、欢欢和姚德义(付桂华的丈夫,没有修炼,钱包里有几张真相币,被警察勒令用手把钱摆成扇形放在胸前,照了相,非法拘留了十五天),他们五个带走,能走的先上车,不能走的拽上车!”然后故意问刘桂红:“刘桂红你是自己起来,还是我们拽你起来?!”刘桂红听到这话,自己硬挺着往起站,还没等站稳,两个警察一把拽起刘桂红的胳膊就拖走了。当时刘桂红乳房疼的几乎窒息。到了五公里拘留所门口,警察又把刘桂红拖下车。到了屋里,问完了身高、体重、年龄、得过什么病、多大号鞋,之后让刘桂红签字,当时刘桂红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动了,是欢欢把着刘桂红的手签的字。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屋里,刘桂红前胸、后背都疼,不敢平躺、翻身都翻不过去。起不来、躺不下,乳房还出了不少血。

如今一个月过去了,刘桂红依然身体很弱,乳房还会出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4/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被酷刑折磨经过-276635.html

2013-06-09: 陪家属探监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农安拘留所

去吉林农安县拘留所探望付桂华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六月五日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农安县拘留所。其中小影被打,据悉警察要求家属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9/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5107.html

2013-06-08: 陪家属探监 长春、农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六月五日上午,长春法轮功学员小影、大波驾驶两辆车陪同法轮功学员付桂华的大女儿去农安县拘留所探望被非法关押的母亲,随行的还有长春陈姓老年法轮功学员及六名烧锅镇法轮功学员,一行十人均被绑架,目前十人去向不明。请知情者曝光。

农安县烧锅镇法轮功学员孙燕霞夫妇、付华母女于六月三日被农安县和烧锅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农安县看守所:李清国、陈凤阳
农安具公安局副局长张兴亮
国保大队长唐克
“六一零”马驰
烧锅镇公安派出所:所长王兴友、李占春、孙季玲;警察:张权、周洪林、李占春、李福成、赵喜军、陆地、李振、孙德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8/二零一三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5053.html

2013-06-06: 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付华女儿及另四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今天下午,付华的女儿欢欢和陪同的朋友去农安县拘留所要人,从拘留所里冲出来20多警察,包围了在外面的面包车,绑架里面的大法弟子有:刘桂红、程丽娟、贤姐、付华的女儿欢欢、宏丽。

可能是电话监控,望看到消息的同修互相转告,马上停止电话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6/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4980.html

长春 农安县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20-09-14: 曝光部分参与迫害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人员信息
参与非法批捕吉林农安县法轮功学员的是农安县检察院谭善良,座机:0431—83271115 、手机:17743165777
农安县维稳办主任张德宽 13029010088
农安县国保大队队长张树文手机:18043599307、13029010464、18043599301(不确定哪个能打通)
参与迫害姜全德、孙秀英夫妇的警察关某:18043599455,年轻警察:18043599887
参与迫害张殿元、任永平夫妻的警察贾立志 :18043599440
参与迫害农安三宝周娟农安县黄龙派出所张凤举(副所长):18043599505
参与迫害高小岐警察电话:180 4359 9443
官百辉 德彪派出所所长 18043599455 0431—83244414
侯炳煜 古城派出所所长 13364638695 0431—83242040
王占良 黄龙派出所所长 18043599499、18043598226、15590021777、0431—83282110
陈洪宇 宝塔派出所所长 13364600325 0431—8326454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14/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1786.html

2020-09-12: 下面电话是2019年的,不是最新的消息。请酌情处理。
吉林省农安县检察院:
地址 农安县宝安路2号 邮编 130200
电话 0431——8327111583265454
检察长张国生(2020任)
田亚军 13243815610
卢成 18943978521
罗丽娟 13596015546
王淑芳 15043117680
王树青 13404709205
马学仁 15543862121
李长平 13174370160
杨长海 13696801234
艾国文 1594827035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