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仙桃市(省直辖) >> 梁祝安(梁竹安),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旭光村二组
拘留时间: 2003年12月17日
有关恶人: 龙华山办事处团支部书记洪刚、徐波、市公安局的杨叔华(音)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1-11
家庭成员: 儿女: 张剑波
夫妻/父母: 梁祝安(梁竹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03: 湖北省武汉市两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6年6月30日,武汉市老年法轮功学员梁祝安、冯婆婆在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两个便衣绑架,劫持到硚口区六角亭派出所,后来硚口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来了四男一女,其中一男的自称是医生,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搜包、身份证、要所谓的证据(九评、护身符、真相资料),强迫说出地址、姓名,不说就打人,自称是医生的狠劲打了梁婆婆一下,抓住头发强行照相。两位老人当天先后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3/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0846.html#1672231959-82

2012-07-17: 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梁祝安老人在武汉市硚口区六角亭派出所辖区的某社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人诬陷绑架,被硚口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十天。七月十四日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7/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60258.html

2012-07-07: 湖北武汉梁祝安等两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七月四日上午十点,武汉法轮功学员梁祝安(女,65岁)与一名40多岁的女学员结伴在汉正街(据说)面对面发放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警察绑架到武汉市女子看守所(据说在武汉市东西湖三支沟,舵落口大市场附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7/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9907.html

2012-07-07: 武汉市梁祝安老人被绑架

2012年7月4日晚上,武汉市硚口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名徐姓警察打电话给梁祝安的儿子,告知他的母亲因在街上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抓。目前,梁祝安老人已被送到武汉市看守所(据说在武汉市东西湖三支沟),将被行政拘留10天。

梁祝安老人原籍湖北省仙桃市,今年65岁,以前体弱多病,身体自顾不暇,因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不需要别人照顾了,而且还能够精力充沛地帮忙做各种家务,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梁祝安老人家人看着梁祝安的身体变化及其在家里发挥的巨大作用,无不对法轮功发自内心的感激。

梁祝安老人觉得99年7.20后共产党政府炮制了太多谎言来污蔑法轮功,出于先天善良的本性,经常给周围人讲法轮功真相,也因此多次被共产政府迫害。

2012年,梁祝安老人在武汉的大儿子独自一人带小孩(刚5岁),无法兼顾工作,梁祝安老人来武汉帮忙带孙子。目前,梁老太被非法刑拘后,其年幼的孙子失去了照顾,其儿子不得不辞职回家看护年幼的孙子,家庭、工作、生活被严重打乱,苦不堪言。梁祝安老人的家人对政府公安部门随意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径非常不满。希望有关部门尊重法律,尊重公民信仰自由,尊重老百姓讲真相的权利,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梁老太。

有条件的法轮功学员请收集更加详尽的信息。

武汉市硚口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负责人为陈(音)队长,其办公室座机号码为027-85394949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6/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9853.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三)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非法关押部份劳教学员名单(154人)
……
梁祝安,仙桃, 01.6.因将“严正声明”寄给仙桃 “610”和市国保大队,被非法劳教2年,送沙洋被拒收。她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的小儿子,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4年。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12-05-17:湖北仙桃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
......
梁祝安,现六十多岁,二零零一年六月,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寄给了“六一零”办公室和仙桃市公安局后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劳教所时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公安局要八千元取人。梁祝安的小儿子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的大儿子不放弃修炼也没有了人身自由,只有老伴一人在家,哪有八千元呢?“六一零”和公安局的这些邪恶之徒毫无人性,竟然又将身体虚弱的梁老太太劫持入“洗脑班”进行身心的折磨,拳打脚踢,直至打的昏死过去,然后又把她放入冷水缸浸醒,恶徒说这就是“洗脑”。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七日下午,梁祝安在家被绑架至武汉洗脑班。

回家后,梁祝安被不法人员迫害得无家可归,背井离乡远去千里之外的贵州省六盘水市打工谋生。二零零五年九月三日左右,又遭到六盘水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洗脑班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7/湖北仙桃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257647.html

2006-12-13: 曝光仙桃市西流河镇派出所恶人张光怀
张光怀:男,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派出所所长,主要恶行:作为派出所所长,理应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可是张光怀干的却是助纣为虐,迫害善良的勾当。

今年10月底,策划武汉警察绑架在武汉打工的蔡甸区消泗乡九沟村法轮功学员艾小姣,并将艾小姣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10多天后,现下落不明;

绑架西流河农村老太太梁竹安,到“610”办的邪恶洗脑班,将梁老太太迫害的死去活来;绑架蔡甸区消泗乡九沟村法轮功学员袁运兰,致其遭劳教一年半;

绑架发真相资料的西流河法轮功学员詹俊梅和天门法轮功学员范君霞,使两人遭受冤狱一年多,至今未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3/144591.html

2005-10-04: 武汉汤逊湖洗脑班拒绝家属看望梁祝安
梁祝安,女,老年大法弟子,被绑架至武汉汤逊湖洗脑班(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后,不法人员也不通知其家属梁老太的去向。在梁老太的家属托人到处打听,了解到梁祝安被关押在汤逊湖后,分别去汤逊湖3次。可是,洗脑班的管教都没有人性的拒绝了家属会面的请求。它们说是怕影响梁老太的“转化”,只允许政府指派的干部探望,即便是农历中秋节(9月18日)那一天,本应是阖家团聚的日子,其家属送月饼去,也仍然不让见面,实在让家属失望、心寒。

梁老太的老伴至今仍无法理解政府为甚么会仇视这些手无寸铁的好人。既然说信仰自由,为甚么动不动就把这些人弄去强迫放弃其信仰呢?为甚么要强行剥夺别人追求做一个好人的权利呢?这是不是在倒行逆施、善恶不分,快要不可救药了?

梁老太的儿子张剑波也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至今仍被政府关押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梁老太的老伴每当和人提及这些事时,常常忍不住伤心掩面,老泪纵横,半夜时间也经常从恶梦中痛醒过来,久久不能入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4/111737.html

2005-09-18: 湖北仙桃市西流河镇旭光二队的村民,59岁的老太太梁祝安(大法弟子),被不法人员迫害得无家可归,背井离乡远去千里之外的贵州省六盘水市打工谋生。2005年9月3日左右,梁祝安又遭到六盘水公安局非法抓捕。六盘水公安局不法人员在其住所查找出法轮功的有关书籍后,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绑架了梁祝安,并通知仙桃市西流河镇政府派人将梁祝安劫持回湖北,在临走时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让老太太带上一件。以上明慧网已经报导过。

现知梁老太于2005年9月7日左右被带回湖北省武汉市汤逊湖洗脑班,正在遭受迫害。

梁老太一生安分守己,从未违法犯罪,尤其是修炼了法轮功后,更加立志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在世风日下、社会治安严重恶化的今天,政府放着很多该管的事不管,却劳民伤财将好人抓起来关進法制班学习,实在有违天理、不可理喻。

湖北省法教中心(武汉汤逊湖洗脑班)位于武汉市庙山开发区大学园路附近,在武汉理工大学科技园区和庙山自来水公司之间的一条小路上(前行300米左右),路牌指示“武汉市警官职业学院”,旁边是武汉市洪山区第二监狱。湖北省法教中心就设在武汉市警官职业学院内的一栋3层楼房内,院子外紧邻汤逊湖。市内可以在武珞路付家坡客运站起始往华工方向(或关山一路)沿线各公交车站乘坐166中巴车抵达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8/110647.html

2005-09-10: 湖北省仙桃市老太太梁祝安在贵州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0/110147.html

2005-09-10: 湖北省仙桃市年59岁的老太太梁祝安,被不法人员迫害得无家可归,背井离乡远去千里之外的贵州省六盘水市打工谋生。2005年9月3日左右,又遭到六盘水公安局非法抓捕。据悉,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洗脑班迫害。

六盘水公安局不法人员在没有经过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绑架梁祝安后,通知仙桃市西流河镇政府派人将梁祝安劫持回湖北,在临走时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让老太太带上一件。据说,梁老太于2005年9月7日被带回湖北省武汉市,目前被送進了邪恶的洗脑班继续迫害。有关消息还需進一步查实。

梁祝安,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旭光村二组村民,以前身体非常不好,患严重贫血、顽固性神经官能症、结核性胸膜炎、严重的内、外风湿病,三伏天还需穿毛衣甚至棉袄,见不得风吹草动,進医院成了家常便饭,医生说:“你的病太复杂了,我们也没法给你治。”1997年初,梁祝安有幸接触法轮大法,被其简明易懂,却内涵深奥的法理所折服。通过虔心修炼,一个月后满身的疾病不翼而飞,那些药罐子随之被扔進了垃圾堆,邻里亲友之间的关系也慢慢变得和睦了。

在1999年7月大法遭受迫害后,梁祝安坚持修炼法轮功,曾经多次被恶党不法官员非法关押迫害。1999年9月23日在回家的路上,被仙桃市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张常顶看见,张指使西流河派出所抓回梁老太,非法关押在西流河计生办15天。在那里,梁老太被迫只身着单衣睡在水泥地上,被蚊子叮咬得浑身溃烂,流脓滴水。梁老太的老伴只能从墙上的一个小洞口送点饭,也不能见面。恶警见梁祝安浑身烂得越来越狠,一天比一天严重,发炎化脓,怕承担责任,不得不勉强放她出来。

2001年4月24日,梁祝安又被绑架到仙桃何湾化肥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那里对外称“法教班”,对内是酷刑折磨,严刑拷打,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不看就连打带骂,在残酷的高压下被迫害得神志不清。2001年7月6日,梁祝安在武汉贴真像传单,被蹲坑警察抓住,后被转到仙桃市第一看守所,又秘密非法判她劳教二年,送沙洋劳教所时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公安局要8千元领人。“610”和政保大队在2001年10月又将身体虚弱的梁祝安送到新里仁口第七期“洗脑班”摧残,酷刑折磨得她浑身伤痕纍纍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

2003年12月17日下午,梁祝安在家里正在做饭,忽然闯進一伙不法人员,将她绑架到武汉洗脑班。当时西流河派出所恶人张光怀猛打她三嘴巴,又朝其胸部猛击一拳,打得难以呼吸,几乎休克。到武汉洗脑班后,梁祝安起不了床,恶人们又来了十几个拉着她就打,梁祝安直喊法轮大法好,被恶人们用脏东西塞到嘴里,接着又是一顿猛打。梁祝安又被折磨了一个月才放回家。

梁祝安的儿子张剑波,浙江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1998年8月暑假回家,因脑瘤准备到医院开颅做手术,其母叫其看一看《转法轮》,他看到第四讲时,感觉到法轮的旋转,脑瘤也好了,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1999年9月在攻读计算机专业攻读研究生期间,被不法人员关押迫害至2003年3月,时间长达3年半。张剑波的研究生学籍和户籍亦被无理注销,至今仍没有户口。2004年3月28日,张剑波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的真像,在散发法轮功真像光盘时被公安不法人员抓捕,随后被非法判劳教2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

目前,梁祝安的仙桃家里还有一个体弱多病孤苦无依的老伴。盼望知消息的大法弟子正念加持,帮助梁祝安早日脱离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0/110121.html

2004-07-02: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旭光村二组的梁祝安,人们习惯叫她梁婆,58岁。自1997年元月得法后,她身体上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完全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梁婆在得法前,各种病魔折磨着她,如典型的结核性胸膜炎、顽固性的神经头痛、关节炎、内外风湿病、贫血、低血压、高血压、血吸虫引起肝炎、严重的妇科病、支气管炎,由于服用过多的药物,导致严重的耳聋,身体极度虚弱,感冒已成了家常便饭,六月大热天还要穿棉袄晒太阳。在仙桃各大小医院的医生护士对她是太熟悉太了解了,没有一个不认识的。
通过医院的各种治疗,都没能治好梁婆的病。医生说:“你的病太复杂了,我们也没法给你治。”听到这话,她绝望了,觉得生不如死,脾气比以前更暴躁了,看甚么都不顺眼,整日愁眉苦脸,度日如年,真想一死了之。

可就在梁婆绝望之际,经人介绍,喜得大法。那天梁婆穿着很多衣服在看《转法轮》,看着看着觉得身上热乎乎的,看到第四讲时,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舒服,便如饥似渴的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看完了这部大法,在不知不觉中她受益了,甚么病都没有了,她发自内心的感激: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轮功太神奇了。

从此梁婆走上了修炼之路。梁婆身体健康了,近60岁的她,看上去像只有四五十岁的人,老伴和儿子看到她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全家人对大法和师父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而梁婆对大法更坚信了,她时刻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同化大法。

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了疯狂的迫害,7月25日梁婆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送回仙桃工商局招待所,然后送当地的洗脑“学习班”关押4-5天。从那以后失去了人身自由,每天不间断的早晚被“关照”、蹲坑等等各种手段骚扰。

99年9月23日梁婆与另一名学员到仙桃找其他学员,在回家的路上,被仙桃市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张常顶看见,张指使西流河派出所抓回梁婆,非法关押在西流河计生办15天。在那里,梁婆被迫只身着单衣睡在水泥地上,被蚊子叮咬得浑身溃烂,流脓滴水。梁婆的老伴只能从墙上的一个小洞口送点饭,也不能见面。

就这样梁婆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熬过了整整15天,真可谓人间地狱过着非人的日子,那些恶警见梁婆浑身烂得越来越狠,一天比一天严重,发炎化脓,怕承担责任,不得不勉强放她出来。

2000年6月11日,仙桃市张局长又带一批人闯入梁婆的家,没有任何手续,跟过去那种烧杀掠抢、干尽伤天害理之事的土匪一样,擅自在梁婆的家里翻箱倒柜,看到大法的书就抢,连烧的香和香炉碗也都拿走了,甚至连梁婆在家盖的一床新毛毯也被抢走了……。

梁婆去要回自己被抢走的东西,没想到东西没要到,反而被非法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100天。在这100多个日日夜夜里,恶警几天一提审,逼问梁婆的大法资料从何而来。恶警曾敬文曾猛打梁婆一耳光,紧接着又朝背部猛击一拳,打得梁婆头晕眼花,前后摇晃站不住。梁婆的老伴为了让梁婆早点回家,被他们勒索3000元才放回家。那时是2001年元月21日。刚到家才两天,西流河派出所又派人来進行骚扰……

2001年2月上旬,自天安门自焚案发生后,仙桃市610办公室人员贺国华又带一伙人到梁婆的家,劝她放弃修炼。梁婆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演的戏,我们炼功人是不会自杀的,因为我们师父说过:『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梁婆对贺国华说,江××造假栽赃法轮功,你现在还很年轻,不要做他的工具,当他的替罪羊、牺牲品,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们自己,你们知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时江青跳得很凶,国家主席一夜之间就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大将军彭德怀的骨头都被打断。最后结果如何,你们应该知道。他们自知理亏就走了。

2001年4月24日,梁婆又被绑架到仙桃何湾化肥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那里对外是法教班,对内是酷刑折磨,严刑拷打,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不看就连打带骂。在残酷的高压下梁婆被搞得神志不清,又得知老伴病危,小儿子在监狱(浙江杭州市临平镇)被恶警胁迫,动了人心,无可奈何的在恶警写好的保证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样梁婆才被放回照顾病危的老伴。

梁婆违心的签字后,心里很难过,她知道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向邪恶保证甚么呢?于是就写了严正声明: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全部作废,发给市公安局政保科、市委610,震慑了邪恶。

2001年7月6日,梁婆在武汉贴真像传单,被蹲坑警察抓住,这时来了七、八个巡警,一个个手提电棒围着梁婆,那一根根电棒发出啪啪的响声,且冒出电火在梁婆面前直晃,以此来恐吓梁婆,而梁婆当时用很平静的语言善意的向他们讲真像,巡警收了警棒就走了,蹲坑警察用警车将梁婆送武汉东亭派出所。梁婆就在那里炼功,讲真像。后来梁婆被转到仙桃市第一看守所。

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警察们非法提审梁婆,二天二夜不让她吃饭喝水,不让她睡觉。在仙桃星源旅店设的折磨大法弟子的黑窝,梁婆看那有一本大法书,就随手拿过来看一下,却被恶警曾敬文、公安局政保大队副队长杨松华动手拳打脚踢,一阵乱打,不停的骂。后来他们又秘密非法判她劳教二年,送沙洋劳教所时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公安局要8千元领人。

“610”和政保大队的这些恐怖份子毫无人性,2001年10月竟然又将身体虚弱的梁婆送到新里仁口第七期“洗脑班”摧残。刚一進去,梁婆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为了你们生命的永远请了解法轮功真像”。梁婆被龙华山办事处团支部书记洪刚和徐波等三人拳打脚踢。还有一个姓刘的打手,拿手铐将梁婆“苏秦背剑”似的反铐住拳打脚踢。恶警们见她还喊法轮大法好,就用脏毛巾塞住口,然后就用包装袋使劲缠住头部嘴脸鼻眼……,然后用各种方式折磨。

梁婆被酷刑折磨得浑身伤痕纍纍没有一点完好的地方,脸部也被打得鼻青脸肿,肿得脸部严重变形,臀部被打得肿得无法站立。恶徒洪刚穿着皮鞋猛踩梁婆的腹部,猛踢臀部,大腿,直至把她打得晕死过去,小便也失禁了,就再放入冷水浸醒,浑身都湿透了,恶警说这就叫“洗脑”。

此后公安局的杨松华多次到洗脑班迫害梁婆,去一次毒打她一次。梁婆义正辞严的质问他们:我们炼法轮功修真善忍没有错,你们怎么能打好人,你们这一个个年纪轻轻的对付一个善良的老太太,你们好威风啊?!”

洗脑班为了让她“转化”,真可谓费尽心机,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不看就叫几个人抬出去按在板凳上面强行坐着,前后左右按头压背架着强制要她看,不看就打,用乒乓球拍抽打她,使她倒在地上,再拖起来打,就是叫她看。梁婆坚决不看,就这样来回折磨了四个多小时(从中午12点多到下午5 点),直到恶警打累了才停下来。2001年底,新里仁口第八期“洗脑班”在众多大法弟子的坚决抵制下破产,梁婆才被放回。

2003年春,梁婆的小儿子从劳教所放回,身体被迫害得不像样了,头发快脱落光,只留下一块头发,在劳教所的残酷迫害下向恶人妥协,不敢炼了。梁婆的小儿子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只差半年就可以拿到硕士学位,仅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

梁婆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向亲戚朋友讲述了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告诉他们自己修的是正法,没有错,修真善忍没有错,错的是江独裁者,迫害导致了无数的无辜善良法轮功群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亲戚朋友都无话可说。当时小儿子已经瘫在床上,她劝小儿子:你现在不炼身体已经不行了,你以前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现在也唯有师父和大法能救你。于是小儿子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在劳教所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与大法相违背的行为作废,当时他身体就感到在劳教所邪恶环境下产生的巨大病魔消失了,他的各种病在重新修炼不久后不治而愈,再次见证了师父和大法的伟大慈悲与神奇。

2003年12月17日下午,梁婆在家里正在做饭,忽然闯進一伙不法人员,将她绑架到武汉洗脑班。在这个过程中,西流河派出所张光怀带领七、八个人来到梁婆的家,又一次翻箱倒柜的抄家,把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一齐抄走。梁婆抱着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不放。恶徒张光怀说:“把她抬上车”,他们五人连人带书把梁婆抬進警车。在车里,梁婆善意的向他们讲:你们善待大法得福报,迫害大法遭恶报。当时西流河派出所恶徒张光怀猛打梁婆三嘴巴,又朝其胸部猛击一拳,打得梁婆难以呼吸,几乎休克。到武汉洗脑班后,她起不了床,恶徒们还以为她在耍赖,又来了十几个拉着就打,梁婆直喊法轮大法好,被他们用一大把不知道是甚么脏东西塞到梁婆的嘴里,接着又是一顿猛打,打得梁婆口吐鲜血还不罢休,并强迫梁婆写决裂书,由几个人把梁婆的手捏着强制要写,这样又被折磨了一个月才放回家。

梁婆回到家也没有得到自由,每天有人监视,隔三岔五的到家里来骚扰,得不到一天安宁。

2001-12-14:梁祝安:她已58岁了,被公安局非法关押两次,今年6月,第二次被抓之前写了“严正声明”寄给了“610”办和市公安局。关押后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劳教所时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公安局要8千元取人。可怜她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的小儿子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的大儿子不放弃修炼也没有了人身自由,只有老伴一人在家,哪有八千元呢?“610”和公安局的这些恐怖份子确实无一点人性,竟然又将身体虚弱的梁老太太送入“洗脑班”又進行身心的折磨,拳打脚踢,及至打得昏死过去,放入冷水缸浸醒,恶徒说这就是“洗脑”。

仙桃市(省直辖)联系资料(区号: 728)

2019-01-06:
广华派出所
地址:潜江市广华寺果园路与江汉路交叉口东100米
邮编:433124
电话:07286502628 07286511262 07286595564
所长:伍轶
副所长:王俊华 18972920251
办案警察:林威波 18972920113、王艳

潜江市检察院
地址:潜江市章华中路55号
邮编:433100
电话:07286242000
检察长:彭爱民
副检察长:刘爱军、彭禄浩、龙珊珊、章安华、钟林
其他院领导:梁为华、董家宏、吕敏、吴竹、李群梅、刘红江、杨浩

湖北省政法委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水果湖路268号水果湖省委大院。
邮编:430070
电话:027-87237073、027-87232446、027-87824302
湖北省政法委书记:王祥喜,男,汉族,1962年8月出生,湖北仙桃人。027-87824302、027-87232453
湖北省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周振武
省政法委秘书长:郝爱民 省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王兴于
省综治办副主任:肖红梅(注:水果湖268号是湖北省委大院,内设十余个省委机构。)

湖北省防范办(610)
电话: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杨松,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省委防范和处理×教问题(省610)领导小组组长
湖北省610主任 黄兆林(男) 电话:027-87233234、027-87233496(办),87234738(家)
省直机关610主任 (金秀斌)男 武昌区 电话:027-87238085

湖北省公安厅 027-67122288
2018-12-06: 广华派出所
地址:潜江市广华寺果园路与江汉路交叉口东100米
邮编:433124
电话:07286502628 07286511262 07286595564
所长:伍轶
副所长:王俊华 1897292025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28)

联系电话:0728-2594760(梁祝安家),梁祝安的丈夫:张松树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2-24:仙桃市居民梁祝安于2003年12月17日被绑架至武汉洗脑班,现安危情况不明.
梁祝安,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公民,法轮大法弟子,她已60岁了,被非法关押三次。

2001年6月,梁祝安第二次被抓之前写了“严正声明”寄给了仙桃市委“610”办公室和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关押后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沙洋劳教所时检查有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公安局要8千元取人。她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的小儿子,只差半年就可以拿到硕士学位,仅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武汉的大儿子不放弃修炼也没有了人身自由,只有老伴一人在家,哪有八千元呢?

“610”和政保大队的这些恐怖分子确实无一点人性,2001年10月竟然又将身体虚弱的梁老太太送入新里仁口第七期“洗脑班”进行身心的折磨。刚一进去,梁祝安老太太就被龙华山办事处团支部书记洪刚、徐波等三人拳打脚踢(还有一名打手姓名不知道,望检查院调查)。洪刚用皮鞋猛踩梁老太太的肚皮。直至把她打得昏死过去,小便也失禁了,再放入冷水缸浸醒,恶徒说这就是“洗脑”。此后,市公安局的杨叔华(音)多次到洗脑班迫害她,去一次打一次,梁老太太质问它:“你怎么不打你的爸爸!你怎么不打你的妈妈?!”洗脑班为了让梁祝安“转化”,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不看就叫几个人抬去按在板凳上面强行坐着,前后左右按头压背架着看,不看就打,用乒乓球拍抽打得倒在地上,再拖起来打,就是叫你看。梁祝安坚决不看,打死也不看。直到2001年底,新里仁口第八期“洗脑班”在众多大法弟子的坚决抵制下,洗脑班破产,梁祝安才被放回。

2003年春,她的小儿子从劳教所放回,在劳教所的迫害下已经向恶人妥协,不敢炼了,身体被迫害得不行了,头发快脱落光,只留下一块头发,到医院检查有三个“大三阳”。八方的亲戚都来了,梁老太太在巨大的压力面前,向亲戚朋友讲述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事实。她以前身体很差,六月天都要穿军大衣,戴帽子,围围巾,当时看《转法轮》,看到第四讲时,浑身发热,她觉得大法太神奇了,从此以后走上了修炼的路,身体也健康了,看上去不象六十岁,反倒象四五十岁的人。梁老太太告诉亲戚朋友,自己修的正法没有错,修的真善忍没有错,错的是杀人放火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它们导致了无数的无辜善良法轮功群众家破人亡。亲戚朋友都无话可说。当时小儿子已经瘫在床上,她劝说小儿子:你现在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你以前炼法轮功身体好了,现在也唯有师父和大法能救你。小儿子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在劳教所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与大法相违背的行为作废,恳请师父给他重新修炼和弥补损失的机会。当时他身体就感到在劳教所邪恶环境下产生的巨大业力在往下消,他的各种重病在重新修炼不久后不治而愈,再次见证了师父和大法的伟大慈悲。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