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巴林左旗 >> 张桂芝, 女, 7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
个人近况: 2017年2月1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3-03-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08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15: 一大家人遭迫害17年 张桂芝老人含冤离世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赵玉、张桂芝夫妇是农村人,生性善良,两位老人与四个女儿、两个女婿都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小肚鸡肠的江泽民悍然发起残酷迫害运动,从此这一善良人家就没再过上安稳日子,一家人轮番被抓被迫害,没有团圆的日子,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十五日),饱经苦难的张桂芝老人含冤离开人世。

十七年来,这个一心向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大家庭承受了巨大苦难,祖孙三代人整天在被绑架、抢掠、暴打、辱骂、关押、生活陷入困境的种种迫害中度日。

一、因坚持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不放弃修炼,一家四人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在巴林右旗大板,赵玉、张桂芝夫妇,还有大女儿赵桂荣、三女婿贾彬共四人被绑架,赵玉被关押二天,张桂芝被关押二十二天,敲诈一千元钱,赵桂荣被关押二天,贾彬被关押一天。

二、无端被抄家、抢劫,一天内八人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阴历二月十六日,陈洪久、汪成林、巴根、达来等恶警,以“查户口”为名闯入巴林右旗大板镇法轮功学员赵桂荣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她家的所有大法书籍、两套大法师父讲法带、三套炼功带、三个法轮章、两张师父法像、两张法轮图形,还偷去了一张vc电话卡。随后把赵桂荣和她的父母赵玉、张桂芝及丈夫、儿子一同绑架到巴林右旗公安局。

同一天被绑架的还有其他家人:法轮功学员贾彬、丁广、孙微。

一个大个子警察如同流氓一样辱骂张桂芝老人。第二天,张桂芝老人被非法关押到巴林右旗看守所。恶警提出以三千元钱为条件释放她,经家人托关系,当时的巴林右旗国保大队长巴根在勒索了她家一千元(没给收据),非法拘留二十一天才将老人放回,看守所扣留了她剩下的五十多元钱。

在以后的两年里,这家人遭到恶徒们的多次骚扰。

三、老老幼幼,五人被绑架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日,在巴林右旗大板,不法人员又绑架了赵玉、张桂芝夫妇,大女儿赵桂荣、外甥女贾雪冬(十三岁)、外甥王磊(十几岁)都被绑架。赵玉、张桂芝被关押一天,赵桂荣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贾雪冬被关押一天,王磊被关押一天。

四、突如其来,抢钱抢物,三人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赵桂荣正在山上种地,巴林右旗国保大队长张海涛等开着两辆警车来到她家,非法抄家、绑架,抢走了三本《转法轮》、讲法带、炼功带、师父法像、法轮图形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等印章,还抢走了五十多本《九评共产党》和一千多元钱。恶警再一次把赵玉和张桂芝夫妇也绑架到公安局。

巴林右旗沙布台(音)派出所所长指使恶警薅张桂芝的头发,让他先薅脑袋后面脖子上边处的头发,三根两根的薅。薅了一会儿,见张桂芝没啥反应,又指使恶警薅她额头上边处的头发,也是三根两根的薅。赵玉、张桂芝在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才放回家。几天后,张海涛等谎说有事把赵玉叫到公安局,没说啥事就无端的打了他二十多个耳光。

五、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

在巴林右旗大板,二零一零年大女儿赵桂荣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绑架,遭毒打、灌食、注射不明药物迫害。被非法判刑七年,在内蒙古女子监狱遭受强劳,三次转化迫害。

大女儿赵桂荣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张海涛非法审讯赵桂荣,第一句话就问赵桂荣:是不是你给我上的网?赵桂荣说:是,我上网说的都是实话。随后,张海涛指使“110”的十多个警察把赵桂荣从楼上拖到楼下(外楼梯),又强行把赵桂荣拖到车上。三个警察排成一字坐在赵桂荣的身上,把赵桂荣拉到了巴林右旗看守所。警察又把赵桂荣从车上强行拖到看守所走廊,并用电棍电她。然后,警察们用锯锯开看守所女号的门,把赵桂荣推进去。

巴林右旗看守所长张国利一上班就把赵桂荣叫到他办公室,当时一个叫张颖的警察也在场。张国利问赵桂荣:你因为什么进来的?赵桂荣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张国利开口就骂,薅着赵桂荣的头发,把她的头发散开,然后就一把一把的往下薅,把赵桂荣的头发薅掉了很多,并当着赵桂荣的面把薅掉的头发放到垃圾筐里,用打火机点着了。随后就把赵桂荣推进了看守所女号。

赵桂荣开始绝食反迫害。国保张海涛带人多次给赵桂荣强行灌食折磨。张海涛又带人来到看守所,又连续几天给赵桂荣注射三针不明药物,强行输液。检察院来人,当时赵桂荣迷迷糊糊的,检察院的人说的什么她都记不清。检察院的人走后,赵桂荣从床上爬起来,看到面前的白墙都是黄色的。于是,赵桂荣就趁监管她的几个犯人不注意,把输液针拔出来扔了。

四月二十六日,公安局张海涛来看守所非法提审赵桂荣,赵桂荣不喊“报告”。 在回监号的路上,一个叫巴达玛的警察,一路不停的骂赵桂荣,说赵桂荣“死不悔改”,同时还不停地抽赵桂荣嘴巴,从提审室一直抽到监号门口。

法院开庭时,不许她与律师说话,非法判七年,发到内蒙古女子监狱。赵桂荣在狱中被强劳,三次遭酷刑转化,出狱时又遭转化。出狱那天,巴林右旗“610”又把她拉到赤峰公安局,盘问转化。

六、大人被迫害,家里未成年孩子不知所措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巴林左旗公安警察欲绑架女婿贾彬,未遂,非法抄家,绑架了贾彬的妻子赵春霞。赵春霞在林东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个月二十一天,家里只剩下一个9岁、一个11岁两个孩子。贾彬被网上通缉。

七、妹妹去姐姐家串门,就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张桂芝二女儿赵福霞去姐姐赵桂荣家串门,也被巴林左旗林东警察非法抄家,把赵福霞掠走,关押一天。抢走了家中的人民币六百八十元,后又上房将卫星收视大锅用脚踹得粉碎,还将房东家的大锅给拆了下来。

八、女婿吴井刚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张桂芝的女婿吴井刚在巴林左旗林东被警察绑架,巴林左旗公安、国安高树军等六、七个便衣,以收旧家电为名绑架、非法抄家,吴井刚被关押进巴林左旗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九、为了交学费 被迫将租住房转租给别人

二零一二年暑期开学,三个孩子的下学期的学费、生活费还没有着落,没办法,被迫将自己家租住的房子转租给别人了,三个孩子暂住在亲戚家。孩子搬家时哭着说:“父母不在,家也没了!”

三个孩子暂住进了赵春霞的二姐赵福霞家。赵福霞家也是租房住的,房屋窄小(约30多平米小房),破旧,有时住不开,就得孩子睡炕上,大人睡地下。

贾彬、赵春霞夫妇在二零一二年先后被绑架,家中活命钱被恶警抢走,贾彬的父母近八十岁了,三个孩子顿失生活来源,寄住在赵春霞的姐姐家。赵春霞半年后出狱,家中房子因无人修复倒塌了,也得寄住在姐姐家。姐姐还给自己女儿照看二个孩子(五、六岁)。

贾彬家的三个孩子,大女儿二十岁,二女儿十一岁,小儿子九岁,在母亲赵春霞被绑架、父亲贾彬被迫流离失所时,活命钱被抢走,三个孩子顿失经济生活来源。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上午,赵春霞的三个儿女,身披“我要妈妈,我要吃饭”的条幅,手里举着“我妈妈因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哪了,家里的钱也被抢走了,我们无家可归了”的大牌子,走到巴林左旗政府大楼前。

当三个孩子要进政府大楼时,巴林左旗“610”、国安大队队长田立成、教导员李宏柱、成员高树军等带领30多名警察包括特警、多辆警车,把三个孩子团团围住,抢走三个孩子手里的牌子,撕扯孩子们身上的条幅、衣服,并把三个孩子强行拖进政府大楼的警务室。

三个善良的孩子从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哆哆嗦嗦的,哭作一团。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好多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三个孩子被关押了,不给水喝,不给饭吃。警察们却轮班吃饭。当有人问到三个孩子给关到哪了时,李宏柱等人说,在信访办呢,但信访办的人说,孩子没在我们这,这个事跟我们一点关系没有。

到了下午五点多,孩子们的表叔知道了这件事,急忙赶来,据理力争,强烈要求放三个孩子和赵春霞。田立成、李宏柱、高树军等却只同意放两个小的,要继续关押赵春霞的大女儿,孩子的表叔坚决不同意,最后才将三个孩子接出。

田立成、李宏柱等又拿出一张纸,说这是赵春霞父母答应抚养三个孩子,上面有她们按的手印。赵春霞父母快八十岁了,根本就没有见过田立成、李宏柱等。赵春霞父母得知这个情况后,气愤地说,“造假都造到家了”。

十、贾彬、赵春霞夫妻双双遭非法批捕

三个孩子多次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想见妈妈一面,警察一直也不让见。两个多月过去了,孩子们等到的却是从邻居家里转来的父母亲的批捕通知书。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六日,贾彬九岁的儿子接到了母亲赵春霞被批捕的通知书,孩子吓的不敢看,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善良的妈妈会被当作坏人判刑关进监狱。

赵春霞被关押半年后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丈夫贾彬在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过程中,遭人恶告,被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宫传兴、新惠城区派出所等人绑架,拘禁在敖汉旗看守所遭受迫害。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又被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宏柱、大队长田立成从敖汉旗看守所将贾彬劫持到林东看守所关押。

赵春霞被非法关押半年后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丈夫贾彬在赤峰市敖汉旗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过程中,遭人恶告,被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宫传兴,新惠城区派出所等人强行绑架,被非法拘禁在敖汉旗看守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七日,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宏柱、大队长田立成从敖汉旗看守所将贾彬劫持到林东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贾彬夫妇被迫害期间,家中房子因无人修复倒塌了,家里的生活费被恶警抢走了,三个儿女寄住在赵春霞的姐姐家,孩子在学校因交不起保险费,被老师罚站一堂课。贾彬的父母近八十岁了。

赵春霞被非法关押了整整七个月零二十一天,于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已“取保候审”的形式放回家。回来后她身无分文,也得寄住在姐姐家。

十一、姐姐营救妹妹遭围殴、索要被抢走的钱物被威胁恐吓

二零一三年一月,赵春霞被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七个多月时。赵春霞的姐姐赵福霞带着赵春霞的两个孩子去巴林左旗检察院、法院等处要人。巴林左旗法院接待她的人说让她星期五来,到了星期五,也就是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多,赵福霞领着赵春霞的两个孩子来到法院门口,把门人不让进,赵福霞和他们理论,冲出五个男人,都是法院人员,拖着赵福霞拳打脚踢。

光天化日之下,五个男人打一个女人,吓得两个孩子哆哆嗦嗦的,不敢哭不敢叫。赵福霞大声抗议:法轮功没犯法!因而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法院的人一看人多了,才赶紧跑回去。

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赵春霞领着两个孩子去公安局国保大队找李宏柱、田立成等人,要求归还非法抄家时抢走的一万四千多元钱。李宏柱否认有一万四千多元钱,说只有四千多元钱,并让赵春霞去找田立成要。田立成不在,赵春霞又找到高树军,高树军称转到他手时就四千多元钱。赵春霞再找齐柏林,齐柏林说他不管,要赵春霞找李宏柱、田立成去。就这样,几个参与非法抄家的警察推来推去。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赵春霞领着两个孩子再次去公安局国保大队找田立成。田立成这样威胁赵春霞说:“你正在取保中,还没完事呢,你领着两个孩子来闹事!以后不许再来说那一万元钱的事。有困难我帮找有关部门,那一万元钱的事再不要说了,到此为止。”田立成后又拿出两百元钱,说给两个孩子买本、笔用。赵春霞坚决不要,田立成强摁给两个孩子。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二日(大年正月十三)早八点,赵春霞带着婆婆和三个孩子去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要求无条件释放亲人贾彬。国保大队长田立成说他说了不算。贾彬被市检察院批捕了。赵春霞问:“为什么抓贾彬?”田立成说:“他炼法轮功”。赵春霞说:“炼法轮功不违法”。田立成说:“违法不违法不是公安机关说了算,是检察院批捕的。你不要在这闹事”。说完便赶赵春霞等人走。赵春霞不走,田立成就叫人给赵春霞等人录音、录像。

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宏柱暴跳如雷,手哆哆嗦嗦指着赵春霞吼道:“赵春霞,我告诉你,你是取保候审,把你放回家,是照顾你,别不知好歹。再不走,再让孩子在这哭,再把你抓起来,把你的大女儿也刑拘。现在不拘留等到她开学后去学校也把她抓回来,你们太猖狂了,还敢来公安局要人闹事,还敢说炼法轮功不违法?你还敢给我上明慧网。我现在搜查你的证据,说不定哪天再把你抓起来。”赵春霞说:“贾彬被你们关押,我不找你们找谁?难道说我孩子哭也犯法吗?我要请律师告你们。你们必须放人。”田立成说:“你请吧,再不要来这闹事”。

十二、外孙女贾雪冬被刑拘,取保候审

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下午最后一节课,贾雪冬给学生讲真相,全班二十二名学生全部同意退出少先队,被同事高建慧恶告(现已遭恶报,嘴得了怪病,治不好)。贾雪冬被绑架。六月十三日上午,左旗国保大队长黄建带队伙同白音诺尔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抄了贾雪冬宿舍,抢走了笔记本电脑一台、mp3一个。下午四点多,贾雪冬被左旗国保和白音诺尔镇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巴林左旗看守所。七月十一日上午“取保候审”,被家人接回家。

贾雪冬被非法关押期间,母亲赵春霞及众亲友等人去巴林左旗公安局要人,赵春霞、赵桂荣、赵福霞、赵春华姐妹四人被劫持,遭拘留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贾雪冬的亲人去要人。姥爷赵玉八十多岁,姥姥张桂枝七十多岁,想念自己的外孙女,在公安局大厅等国保大队的黄健。值班警察声称黄健不在,这时黄健从大厅里出来要坐车走,赵玉、张桂枝两位老人上前拽住黄健。黄健凶相毕露,叫来特警把两位老人拽回大厅,又把赵春霞、赵春霞的大姐赵桂荣、赵春霞的小妹赵春华拖进大厅,又调来特警把在外边的赵春霞的二姐赵福霞抬进大厅。宋海龙冲过来指着赵春华骂骂咧咧,好几个警察冲过来,先后将赵春霞、赵桂荣、赵福霞、赵春华及她们的父母赵玉、张桂枝连拖带打拖进公安局大楼审讯室。

下午二点三十分左右,赵玉、张桂枝两位老人从大厅里出来,赵春霞姐妹四人被特警四个人抬一个,塞进黑色车里拉走了,警察把他们劫持到拘留所。四人共被非法关押十天。

十三、其它种种迫害

二零一三年一月张桂芝四女儿赵春华在阿鲁科尔沁旗天山发放真相台历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天(阴历二零一二年腊月十九日至二十九日)。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日赵福霞在林东火车站买票,去呼市女子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大姐赵桂荣。被巴林左旗林东铁路派出所警察和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宏柱、高树军等绑架并抄家。后被关押在巴林右旗看守所拘留十五天,抢走一千五百元。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警察闯到老年法轮功学员赵玉、张桂芝夫妇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及其它物品,并把两人绑架到巴林左旗公安局。当日下午又开着警车把他们送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赵玉、张桂芝和女婿吴景刚三人去花加拉嘎集市散发真相资料,被公安警察绑架到巴林左旗公安局。女婿吴井刚被关押到巴林左旗看守所拘留11天。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半左右,七十八岁的赵玉老人在毗邻的阿鲁科尔沁旗双胜农场集市上向众人发法轮功真相小册子时,被两个男警强行绑架。女儿赵福霞去要人,警察只好放了赵玉老人。赵玉就跟着女儿雇来的车回家了。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上午十一点左右,赵玉老人正在双胜农场集市上发真相年画,遭人恶告,又被双胜派出所警察绑架。一警察在警车里对着赵玉老人的头打了两拳头。在双胜派出所,两个警察强行搜身,六十多元真相币都抢去。用赵玉的一百一十元钱叫了辆出租车,送老人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九日上午,赵春霞、赵春华姐妹坐车去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乌兰哈达镇集市发真相台历,被乌兰哈达镇派出所绑架,司机白建军也一同被绑架。车被阿鲁科尔沁旗公安局扣押。司机白建军一直绝水绝食,身体非常虚弱。白建军绝食五天,才被放回家。赵春霞、赵春华姐妹被非法拘留15天。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放回到家。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贾彬结束五年冤刑,从赤峰四监狱出狱时遭到巴林左旗610的王立新等人的拦截。王立新等人从一个车库中把贾彬劫持上车开出来,贾彬的家人和亲友截住车跟他们要人,遭到警察威胁、恐吓。家人坚持不妥协,经过近两个小时,最后硬从王立新的车中把贾彬抢出来,才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一日,是正月十五日,是团圆日。这个家庭自从被江泽民集团迫害以来,儿女们就不停的被绑架,没有团圆过,而今刚刚都出来了,总算没有在黑窝被迫害的了,可老人张桂芝这些年被那些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们折腾到极限了,这天含冤离开了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5/一大家人遭迫害17年-张桂芝老人含冤离世-345638.html

2015-12-20: 赤峰警察绑架无辜 不着装、不示证件还冒充他人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多钟,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吴景刚和岳父母赵玉、张桂芝去花加拉嘎乡赶集没有回来。吴景刚妻子赵春霞开始寻找家人,先查“110”没有;又打车在去花加拉嘎乡的公路沿线寻找,一直找到花加嘎乡派出所,值班警察告诉说,在下午四、五点钟时,这三个人都被巴林左旗公安局拉走了。

赵春霞就返回巴林左旗公安局找人。公安局值班警察说:没有,叫赵春霞到各派出所找找。赵春霞就到林东镇派出所、师范加油站附近派出所都找了,还是没找着。赵春霞就又返回到公安局,也还是没找到人。

其实当天晚上,巴林左旗公安局警察把张桂芝(72岁)、赵玉(78岁)两位老人扔到临潢路步行街口就不管了,两位老人迷了路,转了好长时间才在好心人引领下回到家。

十三日上午,吴景刚的家人和亲属去巴林左旗公安局找人,向门卫说要找国保的罗晓峰。当即值班警察给罗晓峰打电话,值班警察转述说,罗晓峰不在公安局,在家休息。

十四日上午八点半,吴景刚的妻子赵春华和父母赵玉、张桂芝等亲属又到巴林左旗公安局找吴景刚。门卫登记问找谁?赵春华说“找高树军”(因为在绑架吴景刚等三人时,绑架者自称是高树军)。门卫给高树军打电话,问“上星期六有一个叫吴景刚的和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让你们的车给拉来了吗?”高树军说:没有那么回事,我已经调到交警队一年多了。

当时从电梯口出来一个人往大厅门口走。张桂芝老人认出了这人就是从花加嘎乡派出所拉回他们三个人时开车的司机(就是自称“高树军”的人),老人立刻上前拦住他,质问“高树军”:“你把我孩子(指女婿吴景刚)弄哪去了?我怎么没见影呢?”这人说自己是小兵,让老人去找领导,他说了不算。

这时,赵春华问张桂芝老人“妈,怎么了?”张桂芝说“这个人就是跟我说叫高树军的人。”赵春华问那个人:“你就是高树军?高树军我认识,上次抄我们家的就是高树军。”

张桂芝老人一听这人不是高树军,质问他“你骗我老太太干啥?”于是老人就上前拽住这个“高树军”不让他走。张桂芝拦不住,赵春华就上前拽住“高树军”一只胳膊,这时上来一个值班小胖警察,企图以袭警的方式绑架赵春华,后被别人拦住。赵春华认识这个人,他是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时玉国。时玉国使劲挣脱张桂芝老人抓着的手,一边说着“我就是高树军,你们把我怎么着!”一边狼狈逃出公安局大门。

巴林左旗公安局警察绑架吴景刚,未出示证件,未着装,国保副大队长时玉国冒名顶替他人,非法拘留吴景刚不出示拘留证,不通知家属。

赤峰市巴林左旗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及各社区相关人员等近期不断骚扰、绑架依法对江泽民控告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0/赤峰警察绑架无辜--不着装、不示证件还冒充他人-320703.html

2015-08-23: 内蒙古巴林左旗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经过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610”侯志军、王立新、高延国、公安局国保大队黄建、李海利等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圣君、郭文、胡云鹏、唐淑玲和赵玉、张桂芝两位老年夫妇和李圣君的丈夫郭福生。
……
七旬老人赵玉、张桂芝夫妇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上午九点,法轮功学员赵玉(七十八岁)和老伴张桂芝(七十二岁)两位老人正在自家炕上学法,突然有七个便衣警察闯入他们屋里,不容分说强行对他们家进行非法搜查。他们一边翻东西,一边问两位老人:“你们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老人说,“不知道。”他们说,“我们是公安局的”。一个便衣拿了一个小牌牌在两位老人面前晃了晃,因为两位老人不识字,不知道他们拿的是什么东西。随后,这帮人把两位老人家的大法书、光盘、真相币、“法轮大法好”粘贴、播放器、没有卡的看钟点的手机、MP3等全部抢走。张桂芝老人告诉便衣警察说:这些东西你们不能损害,得给我们送回来!

接着他们把两位老人分坐在两辆车上,绑架到巴林左旗公安局。在半路上一个便衣问张桂芝老人“书是哪来的?”张桂芝老人说是捡来的。便衣又说“我怎么没捡着?”老人说看见你也不会捡,我这么多年,一年捡几本就捡这些。一个便衣问赵玉老人:“你写诉状了吗?”老人回答说:“写了,是控告江泽民的,全球都在控告江泽民呢!”

到了公安局,他们把两位老人关在不同的房间,便衣警察轮番审讯他们。张桂芝老人一进审讯室,觉得很累,就坐在一张小铁椅子上,警察顺手就关小铁椅子的小门,张桂芝老人说,你别关,你关我就不坐在这,于是她把小铁门甩到一边。警察没敢关,当时张桂芝老人不知道小铁椅子是给犯人坐的,否则她宁可站着也不坐小铁椅子。

警察在另一间屋子审讯赵玉老人,他们让老人坐在小铁椅子上,把铁椅子的门关上,像个铁笼子。警察让赵玉老人签字,老人说:我不签!又让他按手印,他说:我不按!又问他还炼不炼功?他说:炼!

随后便衣警察把两位老人又关进一间屋里,这屋里还有另外两个男的。到了中午他们不给两位老人饭吃,不给水喝,还不让上厕所。张桂芝老人就跟说:“你们都吃饭了,那我们呢?我们也饿,我要去厕所!”警察不给开门。张桂芝老人坚持要上厕所,警察才让她去厕所。下午三点,警察把两位老人送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内蒙古巴林左旗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经过-314566.html

2013-03-17:内蒙古赵玉一家祖孙三代十人遭受的迫害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赵玉、张桂芝夫妇是巴林左旗农村人,被两次绑架、非法抄家、关押迫害,遭恶警毒打、酷刑折磨。他们的四个女儿赵桂荣、赵福霞、赵春霞、赵春华,也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赵春霞的丈夫贾彬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敖汉旗地区帮助村民安装卫星收视大锅时被当地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二月八日被巴林左旗公安局李宏柱、田立成等劫持回居住地的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警察并扬言要贾彬家破人亡。赵春霞的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曾经身披“我要妈妈,我要吃饭”的条幅,手里举着“我妈妈因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哪了,家里的钱也被抢走了,我们无家可归了”的大牌子,三个孩子一度被中共警察关押,亲戚据理力争才把孩子接回。

一、遭骚扰、非法抄家、绑架勒索

二零零二年阴历二月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巴林右旗国保大队长巴根、陈洪久、汪成林、达来等六、七个恶警,以“查户口”为名闯入巴林右旗法轮功学员赵玉家、看见了法轮功炼功带,就返回公安局拿搜查证,对赵玉家非法抄家。当时赵玉正在看书学法,恶警们就抢他手中的《转法轮》,赵玉急得大哭,苦苦哀求他们不要抢走《转法轮》。可是巴根等恶人哪肯听劝阻,抢走了他家(二零零二年之前的)全套大法书籍(其中两本《转法轮》)、一套济南讲法带(十四本)、两本炼功带、两张师父法像、两张法轮图形,还抢去四个法轮章。之后,他们就把赵玉、张桂芝绑架到巴林右旗公安局。

赵玉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放回。张桂芝在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一天后,又劫持到巴林右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一天,勒索一千元钱(钱是巴根收的,没给收据)。于二零零二年三月初八张桂芝被放出时,在看守所还有她的五十多元钱,被看守所非法扣押了,怎么要也不给,说是扣她的吃饭钱。

二零零三年,巴林右旗大板镇居委会一个老婆骚扰赵玉、张桂芝。后来这个老婆遭恶报,被大水冲。

二、遭毒打、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日左右一天上午,巴林右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海涛、陈洪久、达来等(还有不认识的)共四、五个人,开车非法闯入赤峰市巴林右旗大板镇法轮功学员赵桂荣(赵玉家的大女儿)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对赵家非法抄家,抢走了三本《转法轮》、一本《洪吟二》,还抢走几本《新经文》和几张单张《经文》,还抢走了五十多本《九评共产党》。非法抄家之后,就把张桂芝绑架到巴林右旗公安局。张海涛等又到地里把赵桂荣(赵桂荣正在地里种地)绑架到公安局。

到了中午的时候,赵桂荣的父亲赵玉从地里回来,公安局的恶警开着警车正在赵桂荣家大门外等着绑架他呢,她的父亲也被绑架到公安局。

当天下午在公安局,西沙布台的一个大个子男恶警用手一根一根的薅张桂芝的头发,先薅脖子后的。看张桂芝没吱声,那个恶警又指使看着张桂芝的小恶警:“一根一根的薅她的头发”,恶警接着又薅张桂芝头前面的头发。后来又过来一个大个子蒙古族恶警,张口大骂张桂芝,骂了好大一阵子。

到了晚上,恶警把张桂芝弄到另一房间,四个恶警同时薅住她的脖领子,要对她行凶。张桂芝看到他们那么凶,就对他们慈善的说: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他们四人一听同时撒开了手,说:是你亲人你还这么干呢。恶警们逼着张桂芝两脚合并在一起站了一宿,两脚一离缝恶警就往一起踢。

赵玉被绑架到公安局的当天晚上,陈洪久等几个恶警对他非法审问,问赵玉认识谁?又问他和谁接触?赵玉说和谁都不认识、和谁都不接触。有一个蒙古族小个子恶警,长得黢黑黢黑的,走过来打了赵玉二十多个嘴巴子。之后留下两个看着他,其余的都走了。

第二天早晨,陈洪久等人把张桂芝带到关押赵玉的房间里。陈洪久问张桂芝:每次都有我(指绑架他们),你们记恨我吗?张桂芝说:我们修炼人没有恨。完后就把赵玉和张桂芝放回家了。没过几天,张海涛和陈洪久又去赵桂荣家,以给赵桂荣拿衣服为由去骚扰他们。

赵玉和张桂芝及其大女儿赵桂荣被绑架后,恶警又把赵玉的外孙子王磊(赵桂荣的儿子,22岁)和外孙女贾雪冬(赵春霞的大女儿,当时12岁)绑架到公安局。原因是恶警在非法抄家时在贾雪冬的书里发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大法书里的一些字。公安局的恶警非法审问小雪冬:纸条上的字是你写的吗?雪冬说是我写的。恶警又问孩子:你为什么写那些字?雪冬说:我在练字。恶警又问:你练字为什么写那些字?孩子反问他:我练字非得挑字练吗?我练字什么字不可以写?是字就写。恶警无话可说,把王磊、贾雪冬放回家。赵桂荣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三、四位女儿遭受的迫害

赵玉、张桂芝的四个女儿赵桂荣、赵福霞、赵春霞、赵春华,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甚至被非法判重刑,两个女婿贾彬、吴井刚也被非法关押。

1、赵桂荣三次被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劳教、判刑

二零零二年农历二月十六日,赵桂荣(住巴林右旗)曾被巴林右旗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在以后的两年里,赵桂荣和她的家人遭到恶徒们的多次骚扰。

二零零五年五月初,赵桂荣再次被巴林右旗恶警绑架,被非法抄家,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晚,赵桂荣给世人发送真相资料,又被恶警绑架、非法抄家,被巴林右旗法院秘密非法判重刑七年。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2、赵福霞被绑架、非法关押、毒打、群殴

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赵福霞被非法抄家、被绑架、毒打(被打懵)、非法关押一天、被用刑具折磨一天。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一日,赵福霞因营救妹妹,被巴林左旗法院人员(五人)当街围殴,被拖着拳打脚踢。

3、赵春华夫妇身陷冤狱

赵春华丈夫吴井刚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晚上七点多钟,在家中被巴林左旗恶警绑架,深夜十一点多钟,恶警开车把他拉到巴林左旗二医院,欲强行给他抽血化验。吴井刚质问他们:我没有病为什么给我抽血?后来没给他抽。直接把他劫持到巴林左旗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日,赵春华给世人赠送真相台历时,遭人构陷而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天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

4、赵春霞、贾彬夫妇遭严重迫害

二零零二年农历二月十六日晚十点多,贾彬、赵春霞家被巴林右旗恶警非法抄家,贾彬遭绑架,非法关押二天,勒索四百元钱。

二零一二年六月四日,赤峰市巴林左旗六一零人员高延国、国安大队田立成等人绑架了赵春霞,企图绑架贾彬未遂,贾彬被迫离家出走。仅存的一万四千多元钱全都被田立成等人抢走了。家中三个孩子顿失生活来源,陷入绝境,只好把租住的房子转租给他人。搬到了赵春霞的姐姐家。搬家时,孩子哭着说:“父母不在,家也没了!”在场的人听了无不心酸。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上午,赵春霞的三个儿女为营救妈妈,身披“我要妈妈,我要吃饭”的条幅,手里举着“我妈妈因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不知去哪了,家里的钱也被抢走了,我们无家可归了”的大牌子,走在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最繁华的街道上,一直走到巴林左旗政府大楼前。当三个孩子要进政府大楼时,巴林左旗610、国安大队队长田立成、教导员李宏柱、成员高树军等带领30多名警察包括特警、多辆警车,把三个孩子团团围住,强行拖进巴林左旗政府大楼的警务室非法关押。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下午五点多,孩子的表叔据理力争,才将三个孩子接出。

贾彬在四处漂泊中,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赤峰敖汉旗给村民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大锅)时被恶警绑架了,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赤峰市巴林左旗看守所,已被巴林左旗检察院非法批捕。

贾彬被绑架一个多月后,赵春霞被非法关押七个月零二十一天后放回家。出来后她身无分文。去年夏天,因赵春霞被非法关押,她丈夫被迫离家,他们家的房子因无人管理、维修,倒塌了。赵春霞也只好住在拥挤的姐姐家。别人家都欢欢喜喜的过新年了,可她们一家老小十一口人挤在不到十平米的小屋里,五个孩子睡在两张小床上,大人只好睡在水泥地上。因买不起煤取暖,很冷。孩子哭、老人哭,见到此景的人都止不住地流泪。

这就是赵玉、张桂芝一家祖孙三代十人遭受的绑架、非法关押迫害、劳教、判刑,但这仍然是中共恶党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7/内蒙古赵玉一家祖孙三代十人遭受的迫害-271033.html

赤峰 巴林左旗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9-05-13:翁牛特旗公安局:
局长杨立功 13947625597
副局长:
庄九州 13754137888
万金生 15947696766
吉应涛 13947605860
王国瑞 13500663909
刘佩阁 13947686587
苏日塔拉图 13624868598
国保大队:
大队长刘彩军 13722163966
李显儒 13947633899
张瑞东 15947557018
派出所:
所长崔彦峰13847697588

翁牛特旗国保大队:
电话:4766340175、4766340176
大队长刘彩军13722163966
副大队长吕庆民13848885568
教导员李显儒13947633899
张瑞东15947557018
王金财13015298411

巴林左旗政法委:区号 0476 邮编 025450
书记申志强13947666779
副书记于守中(音)
迟建学 7861673 1394766764
傅秀云 78645087860399 13948468381
杨贺明 7881795 13847658795
石向东 7863809 7892127 13947696811
高延国 7862372 15047649666(“六一零”)
王立新 13684769967(“六一零”)
朝日格图 7861673 13947632530
曹国生 7861673 13848860936
办公室主任申志龙7862386 13789737766

巴林左旗公安局:
局长张文凯5809555 13904767222 18604767333 (7.3日添入),
副局长王春江 7888110 7888958 13804766859
国保大队:
队长黄建 13848360002
副队长时玉国
于海 13804766462
齐柏林 13604765850
黄永军(音)
赵森 13947667500
罗晓峰 13804764419

巴林左旗林东镇派出所
教导员田立成1514762888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