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达州 万源市 >> 王显银, 女, 48

王显银
四川万源市王显银多次被骚扰、威胁、绑架,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含冤离世,年仅48岁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万源市大竹镇石岭子村
个人近况: 2013年5月4日 迫害致死 (2012-10-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2-10-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91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唐茂廷 王显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3-18: 四川万源善良农妇王显银生前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四川万源市大竹镇石岭子村王显银,被左右邻居赞誉的善良农妇,2012年10月25日遭国保、公安与特警二十多人绑架与暴力伤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13年5月4日含冤离世,年仅48岁。

王显银,万源市大竹镇石岭子村人;丈夫唐茂庭1985年秋在镇办水泥厂受工伤致残,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1998年3月,唐茂庭、王显银夫妻同时修炼法轮功,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心地更加善良。

1999年“7.20”的当天,大竹河派出所所长蔡大德、综治办主任曹先佑、周德余等多人侵入家中非法搜走唐茂庭、王显银夫妻俩修炼用的法轮功书籍,并将他们夫妻劫持到大竹河派出所非法讯问长达两小时。

2001年7月16日下午,万源市国保大队长欧成林等国保人员伙同大竹河派出所警察邓华平、王超等5人气势汹汹的闯入王显银家,王超等人手持四节电池手电筒将屋里屋外、楼上楼下、箱箱柜柜及其它阴暗角落抄了个底朝天,抢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其它资料。抄家后,将王显银与她丈夫绑架到大竹河派出所隔离审问,直到傍晚,大竹镇党委书记张兴堂、镇长陈邦显来到派出所要人(因当下唐茂庭是村干部,出于工作上的需要)他们找到国保大队长欧成林交涉:要求不要把唐茂庭带走,有事由当地政府调查处理。因此当晚唐茂庭夫妻俩得以回家。

2002年2月24日,万源市国保王强等人伙同大竹河派出所警察罗强、邓华平和大竹镇综治办主任曹先佑等6人再次侵入王显银家实施抄家、企图对她丈夫抓捕,当时唐茂庭在市里购种子不在家,他们对王显银威胁要挟,要她说出丈夫的去向。

2002年6月28日,唐茂庭流离到开江县灵岩乡时,因在乘坐的公车靠背上书写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被人举报,遭到开江县灵岩乡派出所与开江县国保大队劫持绑架并搜身,被送到开江县二里半看守所关押迫害,被恶警用皮鞋尖暴力朝腹部、腰背脊柱猛踢乱扎,造成腰脊受到严重伤害。8月1日唐茂庭被送回万源市第二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22天,期间遭毒打,全身被抽打的血肉模糊,遍体鳞伤。

2003年至2005年6月12日,万源市“610”办赵呈华、江文旭、大竹镇综治办曹先佑、王成品等人以所谓“关心”为由多次闯入王显银家骚扰、干预他们夫妻俩的信仰与人身自由。

2006年8月12日中午,唐茂庭刚回到万源市河西出租房,王显银还没到家,唐茂庭抱着不满4岁的寄养小女唐怡在家看电视,忽然听到一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喊叫敲门,唐茂庭刚打开房门,大竹镇武装部长王成品、陈帮勇与镇党委书记张兴堂、副书记陈邦证4人立即闯入家中,门还没有来得及关,万源市国保队队长叶旭东、副队长王强、李雷东等国保人员随机侵入、抄家绑架。

当场唐茂庭质问叶旭东:“你们来这么多人要干什么?”他说要送唐茂庭到法制学习班去转化思想,唐茂庭说:‘我是守法公民,我不去学习班’。不由分说,叶旭东等人便将唐茂庭和怀中抱着的女儿控制住,然后王强、孙红梅、李雷东等人就去拧开家中所有房门满屋抄查,翻箱倒柜,抢走法轮功师父法像和所有大法书籍。随后,叶旭东从唐茂庭怀里夺下小女唐怡甩在地上,多人将唐茂庭双臂拧住朝楼下拖去。唐茂庭的小女儿惊恐哭喊“我要我爸爸”!“爸爸不走”。尽管小女儿的哭喊声不断,也未能打动他们的善心。根本不顾小孩丢在家里无人照管,一群国保流氓与政府人员凶狠野蛮的将唐茂庭一阵暴力推搡拉出了门,拖下楼来塞入警车,劫持到万源市进修校“秘密洗脑班”。

2006年9月6日傍晚,大竹镇新届党委书记陈国胜、副书记唐晓红、陈邦正及其随从王成品、陈帮勇等一伙人再次来到万源市河西王显银家出租房,骗开房门闯入屋内,以“关心” 唐茂庭身体健康为由骚扰。

奥运前夕,2008年8月4日上午,万源市国保队长叶旭东与东城派出所警察一行4人来到河西庙沟二号桥,企图强行闯入王显银家居住的出租房实施抄家绑架。当时唐茂庭在城里有事不在家,王显银和儿子唐令在家、还有堂弟唐福廷夫妻正好也在他家做客,亲友们齐心都在楼道走廊上闭关把守着房门,不让国保邪恶人员强行破门侵入,并在楼上走廊上齐声怒斥谴责叶旭东等不法人员的恶行,最终没有让邪恶的抄家绑架阴谋得逞。

2010年夏秋时节,万源市“7.17”洪灾后,万源市市“610”主任朱旭、王军华、大竹镇新任党委书记杨开轩、邹联伟等多名政府工作人员相继数次来到河西庙沟王显银家租住的出租房内以 “关照”、“帮助解决困难”为幌子骚扰唐茂庭和王显银的家庭正常生活。大竹镇邪党书记杨开轩还长期与房东老板康健取得电话联系,要求他的家人密切监视他们夫妻的社会活动情况。但康健和他的家人不愿助纣为虐,长期都说“老唐俩口子是好人,没干什么坏事情”。

遭暴力伤害 含冤离世

中共十八大前夕,2012年10月25日中午,唐茂庭和王显银、女儿唐旭3人正在吃午饭,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谎称是来找唐令(指王显银儿子,当时唐令不在家),女儿唐旭立即就去将门开了。只见万源市国保副队长王强带领国保便衣刘玺、李雷东、毕孝雄伙同大竹河派出所、河西派出所警察10余人手持警棍破门侵而入。

王强命令四个警察将唐茂庭和王显银控制在火炉桌上,然后开始摄像,刘玺、李雷东等人开始满屋翻箱倒柜,抄家抢劫。当场劫走我家私人财物大法书籍5部、师父法像一张、抢走我的手机一部,mp3三个,真相币二百元,电话卡二十二张、真皮女式挎包一个,价值共两千多元。

当时女儿唐旭为了阻止恶警的不法行为,急忙拿出手机给在工地包工的堂哥打电话求救:说有群土匪闯入我家抢劫财物,求他及时过来阻止劫匪。

国保王强听到唐旭打了求救电话心虚,他随即给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打电话,调来12名持枪特警,将王显银家进出楼道口围的水泄不通。王显银因谴责、阻止恶警的抢劫行为和对唐茂庭的绑架,王强一把将她扯开,暴力一脚向她的小腹部位踢去,几个踉跄甩出数米远,倒在地上,差点撞到墙壁上,当时王显银吃力的在地上爬起来,手捧小腹,脸色铁青,腹部明显受到暴力伤害。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接着,国保头目王强指挥众特警将唐茂庭和王显银一同绑架,一群特警将他们夫妻俩双双架起,从楼上暴力拖至楼下公路上塞进警车,劫持到市公安局审讯室。当场夫妻俩的鞋袜被拖掉,王显银的小腿脚杆在楼道水泥梯上拖的血迹斑斑。

在万源市公安局审讯室,唐茂庭和王显银被隔离审问,被指控他们家藏了两名法轮功人员(指陈章碧、宋向琼)。王强、刘熙等人将他们夫妻俩分别戴上手铐锁在受审铁椅中,时间长达近5个小时。傍晚王强宣布:将唐茂庭送万源市第二拘留所拘留15天。唐茂庭拒绝在“拘留通知书”上签字。

王显银被免于拘留,当即释放,王强电话通知她女儿唐旭到公安局将王显银接回家。

这次恐怖绑架与暴力伤害,王显银的精神遭受严重打击,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至此导致她晚上长期惊恐失眠,睡不着觉,出现食欲不振,饮食不思,嗝逆,腹胀腹痛,脚软无力,月经错乱、尿胀尿痛、小便失禁、大便不下、身体渐渐羸弱,急剧恶化,体重由110多斤降至不足80斤,于2013年5月4日(黄历3月25日)凌晨7时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8/四川万源善良农妇王显银生前和家人遭受的迫害-402615.html

2015-10-03:  妻子被迫害离世 四川万源农民控告江泽民(图)
四川万源市大竹镇农民唐茂廷,七月二十九日向最高法院、检察院邮寄对江泽民的控告书,他说:“十六年来,被告江泽民命令地方各级“610”非法组织迫使国安、公安警察、乡镇政府及社区、村社人员参与违法犯罪,我们夫妻遭受了长期被监视居住、十多次被非法入宅骚扰、五次被抄家抢劫、五次被绑架并关押拘留、判劳教一次、关洗脑班黑监狱迫害一次、妻子被暴力绑架致重伤后含冤离世。”目前,唐茂廷的控告书已被二高签收。
一、唐茂廷自述自己和妻子王显银修炼法轮功的经过

一九八五年秋,我在镇办水泥厂因公致伤残,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当时妻子(王显银)亦患有严重的慢性胃炎、心肌炎、贫血等多种疾病,多年来我们夫妻俩四处求医治疗都无法根治。

正当个人和家庭生活处于痛苦绝望之际,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一天,我从外地回家偶然看到附近墙壁上挂着一张关于法轮功的义务教功简介后,于是当晚我和妻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寻访到炼功点,与众人一起开始学炼法轮功。

在法轮功的修炼过程中,我们夫妻俩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修心向善,凡事重德,修去了过去在名利面前争来斗去的恶习,暴躁的脾气改变了,家庭变得和睦相处;通过“真、善、忍”高德大法修炼心性,我们遇事先考虑别人,内心变得为人忠厚善良、做事表里如一、言而有信、在社交往来中不撒谎不欺骗,比如生意买卖中,经常遇到别人多给的五十或百元劵我们都是主动退还客主,守信用,真诚待人,迎得众人的信赖和好评。

我们夫妻俩修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时间,我原先二级视力低残的眼睛不戴眼镜能正常视物看书了,急性肾炎消失了;妻子身患多年的各种沉疴顽疾不翼而飞,身体恢复到正常人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此以后,我们俩丢掉了多年不离的药罐罐!身体恢复了劳动能力,从此以后,再不为家中承包地上的农活无力耕种、一家老小的温饱问题无能解决发愁了。

二、唐茂廷在控告书中陈述一家被迫害情况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我在流离到开江县灵岩乡时,因在乘坐的公车靠背上书写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被人举报,遭到开江县灵岩乡派出所与开江县国保大队劫持绑架并搜身(身上腰带里的985元现金连同腰带和一个传呼机被劫走,当时也没给我出示现金及物件收据(审讯笔录中有此记录)。傍晚,我被送到开江县二里半看守所关押迫害。

在此34天的非法关押期间我因拒绝在非法拘留单上签字,坚持以绝食抗议绑架关押,多次遭到李姓等狱警与同监室的多个嫌犯强制“灌食”迫害。他们一群人将我的头和手脚仰面按在地上用“尖钳”撬开我的牙齿,再插入计生专用工具—“扩宫器”野蛮灌食,我的满口牙齿全被扭掉扭松,事后导致牙周炎,牙根裸露牙齿逐渐坏死脱落,不能正常嚼食食物,全靠佩戴假牙维持生活(有牙腔照片为证)。

关押中受到狱警和同监室嫌犯的虐待、精神恐吓,在此我被关押34天时间,一直被强迫睡在水泥地板上,身体极度虚弱,无力行走。每次审讯中狱警指使狱犯将我仰面架起从监室拖进拖出,经常受到拳脚相加。在审讯逼供中,因为否认回答他们栽赃给我的指控,当场我被一便衣警察扇耳光而打倒在地,他边骂边用穿着的黑色尖皮鞋恶狠狠的踩我的头,然后用皮鞋尖暴力朝我的腹部、腰背脊柱猛踢乱扎,痛得我全身抽搐,直冒冷汗,自己已预感到腰脊受到严重伤害。但开江监狱草菅人命,完全拒绝了我的医检治疗请求。

八月一号开江县公安局“610”头目与公安局某指导员(不知姓名)俩人将我押送移交万源市公安局国安大队,关押于万源市第二看守所。因身体伤害情况严重,身子腰腹弯曲阵痛,食水不进、身体出现极度虚弱危险状态,狱长唐映华怕担当责任,他强烈要求市国安队长叶旭东去市医院对我腰部拍片检查鉴定。经鉴定系胸腰椎陈旧性压宿性骨折(有本人腰背脊被伤害后的腰椎变形照)。

我被送回万源市第二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22天。在此非法关押拘留时,我因拒绝在拘留单上签名、审讯中拒绝回答莫须有的罪名指控、不签字,拒绝写所谓“三书”(即检讨书、悔过书、保证书),又因身体被严重伤害近两个月得不到治疗,于八月十二日傍晚,我竭尽全力呼叫抗议:要求国安和狱警立即释放我回家医检治疗。当场被狱警陈维平打击报复。他打电话报告请示市公安局政委刘××后,再次对我实施肉体伤害。他用四股扭合而成的电缆线鞭子朝我头部、肩背、腿部暴力抽打(约有十分钟时间,后来被当班狱警庞先佑出面阻止方才停止施暴),当时我全身被抽打的血肉模糊,遍体鳞伤,我身上的汗衫、裤子多处被血染。他们怕我出狱曝光留下证据,一直关押到我身上的伤痕痊愈后,才同意将我取保释放。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午后,万源市国安队队长叶旭东再次指使大竹河派出所所长万小川带领手下警察罗强、黄建平与大竹镇综治办主任曹先佑再次闯入我家,乘我一人在家之机将我强行绑架到万源市第二看守所拘押,并在同月三十一日市公安局举行的万人公捕公判大会上非法判我劳教一年半。当时的劳教通知书被我拒绝签收(有劳教通知书附件为证)。

二零零六年八月底那天中午,我牵着不满四岁的小侄女唐怡刚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屋里,突然听见一熟悉的声音敲门叫话骗开房门,随即大竹镇党委书记张兴堂、副书记陈邦证、武装部长王成品、陈帮勇等人伙同万源市国安大队长叶旭东、副大队长王强、指导员孙红梅等八人相继闯入我家,叶旭东等人进屋便将我控制,其余人便满屋抄家。我家的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等物品被国安劫走,随即叶旭东等人暴力从我怀中将小侄女唐怡抢夺甩在地上,他们不顾小孩被惊吓后连声呼喊“我要爸爸”的哭叫声,他们将小孩一人丢弃在家无人照料,毫无人性的将我暴力绑架殴打后拖下楼来推入警车劫持到万源市进修校“法制班”即洗脑班迫害近半月。

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被高墙铁门封闭,洗脑班内设有九名武警,4名保安双重岗哨把关看守,每个法轮功学员身边两个陪教,每天陪吃、陪住、陪睡,休息时除了上厕所,不许随意走出卧室门,不许家人进门探视,严格限制了我们的人身自由,这里是地道的黑监狱。直接参与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市“610”办主任侯从成、赵成华、市党校校长(姓名不详)、市宣传部长黄忠平、市公安局法制科负责人、市国安大队长叶旭东、王强、指导员孙红梅等十多人。在洗脑班授课中,他们播放污蔑法轮功是“×教”的邪恶电视片给学员洗脑,授教人员还故意恶意中伤,天天向学员高压灌输诽谤师父、污蔑法轮大法的谎言及其它歪理邪说的毒素,企图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达到“转化”目的。为抵制洗脑迫害,在此期间我卧床不起,一直绝食抗议,导致我在精神上、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中午,我和妻子王显银及子女一家正在吃午饭,万源市国安大队副队长王强与国安便衣刘玺、李雷东、毕孝雄伙同市河西派出所多个警察手持高压电警棍、敲门骗开我家房门,他们一拥而入。王强指使四名警察将我和妻子(王显银)控制在火炉桌上,然后开始摄像、满屋抄家抢劫。我们夫妇因高声谴责和极力阻止恶人的犯罪行为,王强心虚,立即拨打手机又调来十多名手持枪弹的全副武装特警,将我家内外团团围住,国安人员当场劫走我家私人财物手机一部,mp3三个,真相币二百元,大法书籍数本、师父法像一张、电话卡二十二张、真皮女式挎包一个,价值共两千多元。妻子王显银因极力阻止一群恶人的抢劫犯罪行为,被国安头子王强从她小腹部位暴力一脚踢出,倒退数步后,仰面摔倒在地,数分钟后才吃力地爬起来,身体明显受到暴力伤害。接着王强再次指挥众特警将我和已被伤害的妻子(王显银)夫妇二人仰面架起,从楼上拖至楼下暴力塞入警车劫持到市公安局。

在市公安局审讯室,王强、刘熙等人对我和妻子非法隔离审讯四个多小时后,他们将我送入市第二看守所决定拘留十五天,“拘留单”被我拒绝签收。暴力劫持中,王显银因其身体被严重伤害,行走困难,傍晚王强才通知女儿唐旭将其母亲王显银接回家。

由于遭受国安警察王强、刘玺等公安、特警二十多人的精神恐吓,暴力绑架伤害,王显银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了严重摧残,从此导致她长期惊恐失眠,睡不着觉,开始出现饮食不思,气逆,腹胀腹痛,脚肿无力,月经错乱、尿胀尿痛、大便燥结、小便失禁、血崩、体重降到不足八十斤,身体急剧恶化。于二零一三年皇历三月二十五日(即五月四日)早晨七时后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3/妻子被迫害离世-四川万源农民控告江泽民(图)-316996.html

2014-02-18: 四川万源市国安头目叶旭东、王强犯罪时的狂言
四川达州市万源市公安局国安头目叶旭东,自二零零一年从前任国安头目欧成林手中接任,十三年来和国安副队长王强等人一道紧随中共对当地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严重的高压迫害,直接迫害致死三人(张光清、男;熊正明、男;刘国淑,女),劳教迫害三十余人次,非法拘留、随意关押、送洗脑班迫害共达一百余人次。

迫害法轮功十多年来,万源市公安局国安头目叶旭东、王强等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其人在犯罪过程中的狂言妄语可见中共的邪恶本性的一斑。

二零零六年八月上旬,万源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市国安大队联合行动,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关进洗脑班(黑监狱)迫害。叶旭东在洗脑班会上声嘶力竭的恐吓叫嚣道:中央对法轮功“已经升级定性为反革命组织要用铁的手腕,加大力度打击惩治”,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要采取短兵相触、刀刀见血的手段,直接送劳教、判刑,谁都别想轻易从这道大铁门走出去。”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午,法轮功学员唐茂廷、王显银夫妇二人被万源市国安副头目王强领着公安、国安、特警一共二十多人身佩枪弹、警棍破门而入,抄家抢劫后将其夫妇强行绑架拖走,非法拘押于市第二看守所。唐茂廷强烈抗议迫害,在绝食中因身体极度虚弱出现危险状态。因怕担当责任或者是良知的苏醒,第二所新任狱长王某与狱医探视了唐的身体后极力要求国安大队放人。国安头目叶旭东来到看守所叫人将唐茂廷扶到狱警值班室对其查视后说道:“他再坚持几天都没事的,他曾经绝食了几十天都没出事。这些法轮功顽固分子到处发传单攻击反对江泽民、周永康,”接着他对其他狱警又说“搞我们这一行的要极大的感谢、拥护周永康。这些年来几次给我们大幅度上调工资、好几种高额补贴金和奖金都是周永康出文硬性规定的,我们就希望周永康的政策长久不变。就是要用高压态势打击法轮功,永远维持周永康的绝对权威。”

第二天上午,王强等人来到市第二看守所将唐茂廷劫持到市中心医院“体检”在走出医院途中,唐茂廷向王强等讲真相,揭露薄熙来活摘法轮功学员气管牟利等所犯下的群体灭绝和反人类的滔天大罪时,王强不知反省,还说:“对你们法轮功就是不能讲仁慈,采取任何手段整治都不为过。只因为你的身体不合格,要是合格也一样把你送去摘取器官。”此番对话让唐茂廷猛然惊醒,想起当年法轮功学员熊正明之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18/四川万源市国安头目叶旭东、王强犯罪时的狂言-287825.html

2013-07-07: 二零一三年五六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二零一三年五六月间中共迫害法轮功案例综述-276342.html

2013-05-16: 四川万源善良农妇王显银被迫害离世
四川万源市大竹镇石岭子村善良农妇王显银,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遭恶警抄家绑架,身心受到严重的恐吓和摧残,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因家庭承包地被邪党强占,王显银夫妻及子女一家二零零六年进城租房居住,靠打工维持生计。夫妻俩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却多次遭到市“六一零”、国安、公安恶警等人的骚扰和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万源市 “六一零”、国安、河西派出所、大竹河派出所、大竹镇政府综治办等十几人以确保中共“十八大”会议的安全召开为由,恶警手持警棍,骗开房门凶神恶煞的冲入屋内,翻箱倒柜,非法抄家、抢劫,夫妻俩善意向其讲真相,阻止其恶行未果。恶警心虚,随后国安头子王强又调来十多名手持武器的特警,将王显银夫妇绑架。恶警王强一把楸住体弱的王显银用力甩出三米多远跌倒在地上,接着一群特警将夫妇二人强行从二楼拖到楼下塞入警车,王显银当场胳膊被扭伤,鞋袜被拖掉,腿脚被拖出血。

一个善良的农家中年妇女,被左右邻居赞誉的大好人,却因为中共邪党的高压恐怖迫害,身心受到严重的恐吓和摧残,从此导致她长期心理恐惧不安,失眠睡不着觉,食欲不振,身体虚弱消瘦,月经紊乱血崩,腹胀腹痛便闭,气逆气降,脚肿无力,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四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6/四川万源善良农妇王显银被迫害离世-274146.html

2012-12-10: 四川万源市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
二零一二年十月,中共恶首周永康到四川成都后,达州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达州市国安组成所谓“抓捕法轮功督查组”来到万源市,指使万源市“六一零”、国安、公安、派出所等对法轮功学员监视、蹲坑、绑架、抄家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张珍华、唐茂廷、王显银、张丽华被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

六旬妇女张珍华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张珍华,女,六十余岁,早年离异独居,因修炼法轮功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二日,张珍华到区乡发真相资料,被人构陷,国安人员刘玺多次跟踪监视她的住处。十月二十四日,万源市国安大队王强、刘玺等人,伙同市东城派出所警察等十多人到张珍华的住处,骗开了房门,绑架和抄家,张珍华的屋里被翻了个底朝天,大法书籍、法像被抢走,还有现金约千元、退休工资卡、房产证、电脑、手机、MP3、打印机等私人财物也被抢劫一空。当天下午,张珍华被非法关押在万源市第一看守所。随后有关心张珍华的朋友给她送衣物,看守所拒收,并封锁消息不让见人。据知情人透露,张珍华在看守所遭到恶人的毒打。

据悉,关押期间国安将构陷迫害张珍华的黑材料送到市检察院批捕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退回。但张珍华被市六一零、国安仍然非法劳教一年。

民工唐茂廷、王显银夫妇被绑架、抢劫

唐茂廷,男,五十八岁,妻子王显银,五十岁,万源市大竹镇农民,因打工,一家租房住在万源市城郊。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午,一家三口正在吃饭,国安王强、刘玺等多人,还有“六一零”、河西派出所、大竹河派出所、大竹镇政府综治办等十几人,个个手持警棍,骗开房门,冲入屋内,将夫妇二人控制在饭桌上不许动,并在房间开始摄像、翻箱倒柜的抄查。

唐茂廷夫妇一边向他们讲真相,一边正念阻止恶警的抢劫。恶人心虚,国安头子王强又打电话调来十多名手持武器的防暴警察,将住房楼上楼下里里外外围住,抢走大法书籍、法像、手机、电话卡、MP3、光盘等私人物品。随后,王强指挥特警将唐茂廷夫妇二人强行拖下楼,按入警车带走。当天傍晚,在市公安局审讯室,国安王强宣读了将唐茂廷非法拘留十五天的通知,随即送往市拘留所非法关押。王显银在傍晚被释放回家。

唐茂廷在被恶警迫害过程中,始终正念抵制迫害,拒绝恶警要求的签名、按手印等,并绝食抗议被非法关押。唐茂廷在绝食第六至八天时,经狱医诊断其身体出现了不良症状,看守所所长、狱警多次打电话给市“六一零”和国安队长叶旭东,要求放人回家,说万一出现生命危险,他们担不起责任。

十一月一日,叶旭东和市公安局副局长主任医师等人再次到拘留所监室查看了唐茂廷的身体状况后,王强才通知家人到拘留所,于当晚用警车将唐茂廷送回家。

优秀教师张丽华被绑架、强制洗脑迫害

张丽华,女,约四十八岁,早年离婚,女儿随其父居住,她一人独居,是万源市城区红旗小学优秀教师。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晚,万源市“六一零”、国安叶旭东、王强、刘玺、孙红梅等,伙同万源市河西派出所警察共十几人,并找到该小区社区负责人带路,骗开了张丽华的房门,将张丽华绑架并抄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耗材、手机、MP3、MP4等私人财物,还有现金数千元,房产证、工资卡也被恶警抢走。当晚张丽华被非法关押在万源市第一看守所。

万源市教育局在张丽华被绑架后,不但没有去抵制对本校优秀教师的迫害,反而印制了大量“拒绝法轮功×教”承诺卡,强迫全市中、小学校教职工和退休人员签字,进一步谎言欺骗毒害民众。

据悉,张丽华在非法关押期间,国安将构陷迫害张丽华的黑材料送到市检察院批捕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材料被退回,半月前“六一零”、国安将张丽华送至达州市洗脑班迫害。

另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未遂

二零一二年八月至十一月,即所谓的中共 “十八大”前后,万源市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万源市“六一零”、国安公安骚扰、监视、企图绑架等:八月中旬,万源市“六一零”、国安大队、大竹河派出所警察先后企图对法轮功学员宋向琼、陈昌碧进行绑架,两人被迫流离失所。

十月中旬,万源市“六一零”、国安大队王强、刘玺为首、万源市河西派出所警察等八人,至万源市火车站砖厂,企图绑架法轮功学员刘方润,刘方润夫妇,俩人正念抵制迫害,双方僵持了近两个小时后,恶警绑架未能得逞。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中旬,万源市“六一零”、国安王强、刘玺等人,与东城派出所警察又先后到法轮功学员杨永秀、付跃芬家骚扰,均遭到她们家人的正义抵制,恶人的绑架没有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0/四川万源市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266409.html

2012-10-28: 四川省达州市万源市张珍华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2年10月24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张珍华(女,60岁)在家中被万源市国保大队绑架,被恶人抢劫后,家里一片狼藉;10月25日中午,法轮功学员唐茂庭、王显银夫妇在家中被万源市国保大队带着特警骗开房门绑架,并被打家劫舍,抢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

至10月26日,万源市前后共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8/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4571.html

达州 万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818)

2020-03-18: 相关责任单位及恶人:
万源市政法委书记:刘明显
万源市政法委书记:吴会轩
万源市政法委书记:涂小云
万源市“610”办主任:黄中平
万源市“610”办副主任、主任:赵呈华
万源市“610”办副主任、主任:朱旭
万源市公安局局长:吴应俊
万源市公安局局长:杨巨浪
万源市公安局局长:文华剑
万源市公安局政委:刘忠朝
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庞先映
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政委:徐子义
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黄忠
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雷晓波
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赵波
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毅
万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军
万源市公安局纪委书记:邵彬
万源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蒲晓波
万源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刘浩平
万源市国保大队长:欧成林
万源市国保大队长:叶旭东
万源市国保队教导员:孙红梅
万源市国保大队副队长:王强
万源市国保大队警察:刘万青
万源市国保大队警察:姜文旭
万源市国保大队警察:郎斌
万源市国保大队警察:刘玺
万源市国保大队警察:陈德
万源市国保大队警察:毕孝雄
万源市国保大队警察:李雷东
万源市第二看守所狱警:陈维平
万源市大竹河派出所所长:蔡大德
万源市大竹河派出所所长:万小川
万源市大竹河派出所所长:邓杰
万源市大竹河派出指导员:邓华平
万源市大竹河派出指导员:周远飞
万源市大竹河派出副所长:周昶
万源市大竹河派出所警察:罗强,周军、
万源市大竹镇党委书记:陈国胜
万源市大竹镇副书记、镇长:黄明
万源市大竹镇镇长、党委书记:杨开轩
万源市大竹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兴忠
万源市大竹镇副书记、(610)办主任:陈邦证
万源市大竹镇副镇长、武装部长:刘乾银
万源市大竹镇副镇长、综治办主任:曹先佑
万源市大竹镇武装部长、综治办副主任:王成品
万源市大竹镇综治办骨干:刘飞鸿、周德育
万源市大竹镇石岭子村书记:蔡克兴

2014-06-02: 参与迫害的单位与责任人:
万源市公安局国安大队:
大队长叶旭东13198310331宅0818-8617381
副大队长王强1350825118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