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 >> 由金英, 女, 4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县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2-07-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09: 父母做好人被迫害 孩子们孤苦无依(图)
十、警察恐吓孩子说:“你妈要被枪毙了。”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由金英,女,今年四十五岁。修炼法轮功前,她体弱多病,折磨她最严重的是放散性、遗传性心脏病。另外,她还患有肾病、腰痛等疾病,一痛就躺在炕上起不来,天天靠药维持着,挺不住时就得打封闭针。她不但被病痛折磨,还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女儿五岁时丈夫和她离婚,她和女儿相依为命,生活十分艰难。法轮大法使由金英的身心发生巨变,把她从一个体弱多病的弱女子变成一个能为女儿奔波、赚钱的健康人。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由金英、高玉敏等法轮功学员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的刘青春恶意举报,被绥滨县北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绥滨县看守所。

七月二十日早上,高玉敏亲属被警察连踢带推打出门外,警察回头又给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两脚,连打带骂将他们一起推出公安局大门。身为警察,竟如此凌弱一个十七岁的女学生!

在妈妈出事的第三天,由金英女儿还到过绥滨县公安局要妈妈。天真、善良的孩子满以为接待她的警察叔叔会象课本里说的那样热情和值得信任,可当孩子拉住那位被她称为叔叔的局长陆建生时,不但没得到一丝安慰和同情,还被陆建生狠狠的甩开了,陆甚至恐吓孩子说:“你妈要被枪毙了!”和妈妈相依为命的孩子刚十七岁,在妈妈蒙受冤屈时,孩子哭过多少回,伤过多少心,孩子付出多大勇气,才终于踏进公安局的门槛,面对公安局长要妈妈啊,警察却恶语相向,让孩子如五雷轰顶,心里撕心裂肺的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9/父母做好人被迫害-孩子们孤苦无依(图)-394245.html

2019-07-04: 黑龙江省鹤岗市由金英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
黑龙江省鹤岗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件已经集中到鹤岗市兴安区检察院和法院。二零零一年年末,兴安区检察院、法院在鹤岗市开始构陷、冤判法轮功学员。

目前,鹤岗市有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兴安区检察院非法起诉,面临非法开庭迫害。这五位法轮功学员分别有:由金英、李春辉、冯俊清、彭岩峰、庞淑艳。

参与迫害李春辉、彭岩峰的有
向阳分局纪检委科长:刘子祥;
向阳分局国保队长:韩振良;
光明派出所所长马雁东等。

参与迫害这几位法轮功学员的还有:
鹤岗市兴安区检察院检察长尤丕林;
负责迫害法轮功的副检察长、批捕科科长、起诉科科长谢丽梅(谢丽梅手机13069946661)等也参与了迫害,其他人员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4/二零一九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9557.html

2018-11-08:由金英再次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六月,法轮功学员由金英被黑龙江省绥滨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后被绥滨县检察院非法批捕,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看守所。这是她第二次在鹤岗市看守所受迫害。

一、修炼法轮功 人生现生机

由金英,女,今年四十五岁。修炼法轮功前,她体弱多病,折磨她最严重的是放散性、遗传性心脏病。另外,她还患有肾病、腰痛等疾病,一痛就躺在炕上起不来,天天靠药维持着,挺不住时就得打封闭针。她不但被病痛折磨,还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女儿五岁时丈夫和她离婚,她和女儿相依为命,生活十分艰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由金英在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刻,有幸得遇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法轮功,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大法使由金英的身心发生巨变,把她从一个体弱多病的弱女子变成一个能为女儿奔波、赚钱的健康人。

修炼法轮功后,折磨她多年的疾病奇迹般的康复了。摆脱了病痛的折磨,由金英感受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从此,她坚强的撑起了生活的重负。为了供女儿上学,她吃了很多苦,娇小柔弱的她经常像男人一样干一些重体力活儿。比如:农忙时节下田插稻秧、上烤烟,闲着时干杂活,打零工,再苦再累她都一直乐观、向上,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因为她心里有一盏为人生导航的明灯!

在家中,由金英教育女儿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遇事多为别人考虑,不贪、不占别人的便宜。一次女儿在学校被同学欺负了,孩子流着泪回到家,向妈妈诉说心中的委屈,满以为妈妈会为她鸣不平,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妈妈没有去学校找老师,更没有找欺负女儿的学生家长。她告诉女儿对同学要宽容,遇事要忍让。渐渐的,孩子也学会了用真诚、善良、忍让的理念归正自己的言行,和同学和睦相处。而这一切,全部要归功于法轮大法,没有法轮大法的救度,由金英也不会用这样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教育女儿。

二、传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由金英和富锦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龙、杨淑珍、高玉敏及绥滨县法轮功学员刘思远到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的刘青春恶意举报,他们被绥滨县北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绥滨县看守所。

听到消息的第二天,五位学员的亲人每天都去绥滨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被绑架的家人,而公安局人员不但做不到公正无私,秉公执法,还助纣为虐,欺压善良的民众。公安局相关人员用搪塞、推诿、推、撵、打骂等手段态度蛮横地对待法轮功学员家属。七月二十日早上,高玉敏亲属被警察连踢带推打出门外,警察回头又给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两脚,连打带骂将他们一起推出公安局大门。身为警察,身为一名男子汉,如此对待一个十七岁的学生,这是公安人员的耻辱!

在妈妈出事的第三天,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还到过绥滨县公安局要妈妈。天真、善良的孩子满以为接待她的警察叔叔会象课本里说的那样热情和值得信任,可当孩子拉住那位被她称为叔叔的局长陆建生时,不但没有得到一丝善良的同情和安慰,还被陆建生狠狠的甩开了,陆甚至于对孩子说:“你妈要被枪毙了。”这句话在孩子听来真是如雷震耳、撕裂心肺。要知道和妈妈相依为命的孩子刚刚十七岁,有谁能想过,在妈妈蒙受千古奇冤时,孩子哭过多少回,伤过多少心?能踏进公安局的门槛,能面对公安局长要妈妈,这需要孩子付出多大的勇气呀!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有人这样粗暴的对待这位局长的子女,他会如何呢?

身为绥滨县的公安局长,无论从人格、从道义、从做人的道德修养和警察的职业素质等方面,都不应该这样落井下石啊!古人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意思是尊敬爱戴自己的长辈,也尊敬爱戴别人家的长辈,爱护自己的孩子,也爱护别人家的孩子。

不久,由金英和另外两名女法轮功学员被秘密转移到鹤岗市看守所。鹤岗看守所曾电话通知家属可以去接见。由金英未成年的女儿在大人陪同下风尘仆仆的从数百里外赶到鹤岗市看守所前去探望,不料却遭看守所拒绝。由金英在看守所曾遭受酷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8/由金英再次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看守所-376833.html

2018-10-14: 黑龙江省绥滨县法轮功学员由金英被非法关押
据悉,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县法轮功学员由金英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看守所已经长达四个多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4/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75753.html

2013-03-07:我要上学——一个悲苦女孩的呼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7/我要上学——一个悲苦女孩的呼吁-270444.html

2012-12-24: 由金英等五人冤案上诉 鹤岗市中院强行结案
法轮功学员袁玉龙、杨淑珍、高玉敏、由金英、刘思远,在鹤岗市绥滨县被绑架、非法关押三月,在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被非法开庭诬判,五名法轮功学员同时上诉至鹤岗中级法院。鹤岗中院不开庭,在没有辩护律师辩护词的情况下强行结案,维持原判。袁玉龙、刘思远被劫持佳木斯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富锦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龙、杨淑珍、高玉敏、由金英与绥滨县法轮功学员刘思远五人,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晚九时许,到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发放介绍事实情况的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迫害。三名女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鹤岗第一看守所,两名男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绥滨县看守所。

五位学员的家属及亲人,多次去绥滨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被绑架的家人,而公安局相关人员都用搪塞、推诿、推、撵、打骂等手段,态度蛮横的对待家属。袁玉龙的老伴刘洪真从七月十六日开始就一直守候在绥滨县公安局一楼大厅,要找局长讨说法,结果无人理睬。老人一时悲愤交加,倒在公安局大厅抽搐一个多小时,国保大队恶警张振强竟对老人一轮拳打脚踢。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由冬慧向警察请求要妈妈时,公安局长陆建生说:你妈快被枪毙了!高玉敏的母亲刘桂清,八十三岁老人,每日往返邻县绥滨公、检、法院要人,遭无理拒绝。老人终因劳累,心力交瘁,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含冤离世,离世前连女儿高玉敏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

家属和社会民众强烈呼吁无罪释放五位法轮功学员。五位家属聘请了两位北京正义律师对绥滨县公安局和检察机关进行控诉。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上午,鹤岗市绥滨县法院在绥滨县看守所设立所谓法庭,对法轮功学员由金英、杨淑珍、高玉敏、袁玉龙和刘思远进行非法庭审,绥滨法院刑庭庭长吴军、检察院的黄作龙为了达到重判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频频打断、干扰律师辩护及法轮功学员的自辩。企图对他们非法判刑三至七年。

绥滨法院非法对五名法轮功学员诬判后,五名法轮功学员同时提出上诉。二审到鹤岗中院。十二月中旬律师接到鹤岗中院电话,说已决定二审不开庭,并让律师提交辩护词。北京正义律师兰志学到鹤岗中院,找到二审法官李巍,郑重提交了申请二审公开开庭的法律意见书,义正词严地要求开庭公开审理,因为新刑法元旦以后执行,二审必须开庭。邪党鹤岗中院想得到辩护词后草草结案,不开庭维持原判。

法官李蔚指律师说:你是兰律师吧,把律师证拿来看看。李蔚非常慌张说:我们想尽早把这件事在元旦前结束,基本维持原判,你把辩护词拿来吧,不想开庭了。兰律师说:我这次来把我的建议书共5页带来了,辩护词还没拿来。法官李蔚说:你先到对面打字室做个笔录吧。兰志学律师说:绥滨公安局法院对我的当事人法轮功学员由金英提供的物证不符,不符合法律,公诉机关提供的破坏法律实施罪与本案没有关系并不相连,我的当事人由金英本是一个普通公民,修炼法轮功只是强身健体,做一个好人,国家宪法第35条36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出版自由,我的当事人是无罪的。并拒交二审辩护词。

据悉,法轮功学员高玉敏在鹤岗第一看守所的被犯人打伤;袁玉龙已绝食抗议迫害9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4/由金英等五人冤案上诉-鹤岗市中院强行结案-266905.html

2012-12-14: 富锦市由金英聘请的律师将去办案
十二月十四日,富锦市法轮功学员由金英聘请的律师去黑龙江省鹤岗中院协商二审开庭等事宜。还要去鹤岗第一看守所会见法轮功学员由金英。请有条件的法轮功学员正念加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14/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6543.html

2012-10-27: 受中共洗脑操纵 黑龙江绥滨县法官刁难律师
黑龙江绥滨县法院日前对五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两位正义律师在频遭刁难的过程中,坚持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习惯为邪党工具的所谓法官,竟不解地问:怎么可以这样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上午,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县法院在绥滨县看守所设立所谓法庭,对富锦市法轮功学员由金英、杨淑珍、高玉敏、袁玉龙和绥滨县法轮功学员刘思远进行非法庭审,企图对他们非法判刑三至七年。绥滨法院刑庭庭长吴军、检察院的黄作龙为了达到重判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频频干扰律师辩护及法轮功学员的自辩。

在法庭上,法轮功学员刘思远的律师指出,起诉书指控的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编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不能成立,因为事实不清,且没有证据。他的当事人是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一心想的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是一个正直守法的公民,所做的事是向别人介绍法轮功,并讲真相给人们听,用意和出发点是好的,采用的手段是和平的,是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

律师并强调,中国宪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信仰自由已经成为人类社会的一种文明共识,并作为一项原则被写入《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国已经在几年前加入了这两项公约。

律师还特别指出:法庭判案最终必须以正义为依归。法官需要的就是对正义、是非的判断,良知既是法律的最高准则,也是判案的最终方法。本案中司法部门借用《刑法》第三百条来构陷、迫害和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就是严重违背人类良知和道德、违背社会正义的。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善良的、无辜的,却对他们处以刑罚,就是有罪。谁也不能借口自己是服从命令而对自己违背良知和道德的行为开脱。法庭应该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

法官吴军曾企图阻止律师辩护,同时对律师做出的无罪辩护感到不解,反复询问律师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怎么能这样辩护?最后绥滨公、检、法参与非法庭审的人员不敢公布审判结果,宣称待合义庭合义后,再报请上级法院批准。

案件回放: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晚九点,由金英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在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绥法县看守所。由金英、杨淑珍与高玉敏三人在非法开庭前绝食反迫害。

家属和社会民众强烈呼吁无罪释放五位法轮功学员。五位家属聘请了两位北京正义律师对绥滨县公安局和检察机关进行控诉。期间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不间断地找公安局长陆建生和国保大队的张振强等人理论,讲真相。仍未能阻止他们的恶行。期间由金英、杨淑珍、高玉敏被转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

十月十九日早上八点多钟,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律师一行六十多人早早来到绥滨县看守所等候开庭。不一会,一辆警车把由金英、杨淑珍和高玉敏押到法院。亲人们站在门外互相召唤,这让看守所的警察非常惧怕,厉声喝斥家属,并开始驱赶。原本停在外院的面包车也被驱出院外,并将大门落锁关闭。不一会,看守所又调来一车防暴警察开进大院。公安局检察院和政法委610的警车接连驶入。小小的院落停满了数十辆警车。家属都被拦在门外。由于金英十七岁的女儿站在栅栏前看不到自己的妈妈,见大门打开就往里冲,边跑边哭喊着:我要见妈妈,我要见妈妈……令在场的家属和民众声泪惧下。结果被警察组成的人墙拦住,那些警察架着女孩的胳膊把她拖出门外。周围的民众见此情形,气愤地说:就是杀人犯,开庭时还让家属见一面呢,这法轮功咋的啦?孩子都不让见,太霸道了。

在家属的强烈抗议和律师的严正要求下,最终法庭让五位家属近距离旁听,有警察威胁他们:你们都给我小心点,谁敢不听话就清出去,别乱说话,知道不?不准哭,哭就给你轰出去,让你见不着妈。

在开庭现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人员在政法委官员的亲自监督下,围在两张桌子旁。绥滨县公、检、法、司系统联合造假,不知从哪找来社会闲杂人员出庭诬陷法轮功学员。欲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三至七年。

在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袁玉龙的时候,袁玉龙向法庭人员揭露共产党的罪恶,讲到三年大饥荒饿死人无数时,吴军打断发言,称与本案无关的事别扯的太远。袁玉龙讲:那我就说法轮大法好。吴姓法官说:哎,对,对,就这么说,照这个路子说。最后又发现自己失言,又谎乱纠错。

法轮功学员高玉敏则讲公安部认定的七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吴军马上打断她。高玉敏说:“是你让我说,还不让我把话说完,那你这啥叫我说话了呀?”

吴军还数次阻止律师辩护并喝斥被绑架的学员。一位律师的精彩辩词还使庭审现场响起一阵掌声。吴军更加坐立不安,一度离开。

据悉,最后有某法庭人员说:“我们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但这事是我能说了算的?我要是把他们无罪释放了,我就得替他们进去。”可见,中共的所谓法官,都是中共的工具,是为中共需要服务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7/受中共洗脑操纵-黑龙江绥滨县法官刁难律师-264553.html

2012-10-20: 黑龙江绥滨县法院预谋非法庭审五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鹤岗市绥滨县中共人员操控检察院、法院预谋在十月十九日上午非法庭审五名法轮功学员。富锦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龙、杨淑珍、高玉敏、由金英与绥滨县法轮功学员刘思远五人,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晚九时许,到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迫害。
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聘请了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三名女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鹤岗第一看守所。两名男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绥滨县看守所。五位学员的家属及亲人,多次去绥滨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被绑架的家人,而公安局相关人员都用搪塞、推诿、推、撵、打骂等手段,态度蛮横的对待家属。当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由冬慧向警察请求要妈妈时,公安局长陆建生说:你妈快被枪毙了!

一、亲人要人,被搪塞、推诿、打骂等蛮横对待

富锦市与绥滨县仅一江之隔,绥滨县的法轮功学员少,由于受邪党的欺骗,明白真相的少,而富锦的大法学员想:他们离我们这么近,都不知道真相,如果大淘汰到来来,那里不明真相的人不都得淘汰吗!于心不忍,更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决定到绥滨县去发真相资料,让善良的有缘生命明白真相,知道法轮大法好!免于淘汰。

原政法委公安局的安云峰、宫魁明、赵万龙等人,在中共邪党江氏集团的谎言欺骗下,为了紧跟迫害好人的形势,在二零零三年定的抓发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有赏,抓一个人多少钱,搜到一份资料五元钱。现在的人为了钱无恶不作。这样这条有赏的法下之法害了很多无辜之人。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的刘青春就是为了领赏和五元钱,不顾他们生命的安危,诬告举报了五名法轮功学员,致使他们被绑架迫害。

听到此消息的第二天,五位学员的亲人每天都去绥滨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被绑架的家人,而公安局相关人员都用搪塞、推诿、推、撵、打骂等手段,态度蛮横地对待家属。七月二十日早上,高玉敏亲属,被警察连踢带推打出门外,恶警回头又给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两脚,连打带骂将他们一起推出公安局大门。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多,绥滨看守所警察和国保大队长张振强将六十三岁的袁玉龙拉到医院,野蛮灌食,连打带骂。当袁玉龙的妻子问张振强:我家老头被你们给灌食了吗?你们还打他了吗?他们开始矢口否认,而后态度蛮横地说:打了又怎么样?又没打死。并把公安局大厅里的椅子全撤走不让家属坐,经常往外面撵家属,把家属拿的包扔出去。有一次张振强把包扔出去,差点让捡废品的捡走。

七月二十六日,袁玉龙妻子又从富锦赶到绥滨公安局时,由于警察的不断欺骗,气愤中老人突然倒地抽搐起来,这时国保大队张振强冲到她身边,用脚在身上乱踢,边踢边喊:起来!起来!起来!老人抽得更厉害。不知踢了多少下,后来张振强确认老人不是装的才罢手,等老人清醒后,发现头上有两个大包,腿也被踢得青紫。

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由冬慧向警察请求要相依为命的妈妈时,公安局长陆建生说:你妈快被枪毙了!这个恶声总在十七岁未成年的幼小心灵中回荡,她是一中的学生,上课不能专心听课,原本聪明的孩子,现在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有时一道数学题,别人给讲五遍都听不明白。

高玉敏的母亲,今年八十三岁。听到女儿被绑架后,天天从富锦赶到绥滨公安局去要人,三十多天如一日的坚持着,这老的老、小的小为了什么?

二、母亲遭非法关押 女儿写劝善信 被迫控告

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听闻相依为命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到绥滨公安局向警察要妈妈,却遭到公安局长的恶声辱骂:“你妈要被枪毙了。”

由金英女士后来又被秘密转移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曾电话通知家属可以去接见。由金英17岁未成年女孩在大人陪同下前去探望,却遭看守所拒绝。一同遭抓捕的还有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有的一直在绝食抵制迫害,情况危急。

由金英母女的不幸遭遇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重视和同情,为了帮助妈妈讨回公道,17的女孩写了《给参与绑架的警察的公开信》,以及对办案单位绥滨县公安局提起了法律控诉:《关于对陆建生、张振强等对由金英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控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0/黑龙江绥滨县法院预谋非法庭审五名法轮功学员-264254.html

2012-08-18: 黑龙江鹤岗市绥滨县公安局现在还在做什么?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晚九时许,富锦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龙、杨淑珍、高玉敏、由金英与绥滨县法轮功学员刘思远五人,到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发放真相时,被绑架,现非法关押在绥滨县看守所已三十多天,不见音讯。
听到此消息的第二天,五位学员的家属及亲人,每天都去绥滨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被绑架的家人,而公安局相关人员都用搪塞、推诿、推、撵、打骂等手段,态度蛮横的对待家属。

七月二十日早上高玉敏亲属,被警察连踢带推打出门外,回头又给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两脚,连打带骂将他们一起推出公安局大门。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一点多,绥滨看守所警察和国保大队长张振强将六十三岁的袁玉龙拉到医院,野蛮灌食,连打带骂,现在袁玉龙什么情况、生死未卜。当袁玉龙的妻子问张振强:我家老头被你们给灌食了吗?你们还打他了吗?他们开始矢口否认,而后态度蛮横的说:打了又怎么样?又没打死。并把公安局大厅里的椅子全撤走不让家属坐,经常往外面撵家属,把家属拿的包扔出去。有一次张振强把包扔出去,差点让捡废品的捡走。

七月二十六日,袁玉龙妻子又从富锦赶到绥滨公安局时,由于警察的不断欺骗,气愤中老人突然倒地抽搐起来,这时国保大队张振强冲到她身边,用脚在身上乱踢,边踢边喊:起来!起来!起来!老人抽得更厉害。不知踢了多少下,后来张振强确认老人不是装的才罢手,等老人清醒后,发现头上有两个大包,腿也被踢的青紫。

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由冬慧向警察请求要妈妈时,公安局长陆建生说:你妈快被枪毙了!这个恶声总在十七岁未成年的幼小心灵中回荡,她是一中的学生,上课不能专心听课,原本聪明的孩子,现在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有时一道数学题,别人给讲五遍都听不明白。

高玉敏的母亲,今年八十三岁。听到女儿被绑架后,天天从富锦赶到绥滨公安局去要人,三十多天如一日的坚持着,这老的老、小的小为了什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8/黑龙江鹤岗市绥滨县公安局现在还在做什么--261677.html

2012-08-14: 母亲遭非法关押 女中学生被迫控告
黑龙江省富锦市四十岁的由金英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独自抚养年幼的女儿。2012年7月14日晚9点,在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绥滨县北岗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绥滨县看守所。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听闻相依为命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到绥滨公安局向警察要妈妈,却遭到公安局长的恶声辱骂:“你妈要被枪毙了。”

由金英女士后来又被秘密转移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鹤岗第二看守所曾电话通知家属可以去接见。由金英17岁未成年女孩在大人陪同下前去探望,却遭看守所拒绝。一同遭抓捕的还有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有的一直在绝食抵制迫害,情况危急。

由金英母女的不幸遭遇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重视和同情,为了帮助妈妈讨回公道,17的女孩对办案单位绥滨县公安局提起了法律控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4/母亲遭非法关押-女中学生被迫控告-261561.html

2012-08-02: 妻子为夫鸣冤 黑龙江恶警拳打脚踢
黑龙江富锦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龙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被警察绑架;他的老伴刘洪真从七月十六日开始就一直守候在绥滨县公安局一楼大厅,要找局长讨说法,结果无人理睬。老人一时悲愤交加,倒在公安局大厅抽搐一个多小时,国保大队恶警张振强竟对老人一轮拳打脚踢。

事件回放:

袁玉龙,富锦上街基乡忠胜村村民,为人忠厚老实,一家人在忠胜村勤劳本份,是远近闻名的好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袁玉龙与儿子袁守江、儿媳龚金芬三人被中共警察绑架,忠胜村包括村干部在内的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们联名力保三人都是高尚的好人,要求当局立即放人。此事震惊中共黑龙江省政法委,指派公安局工作组入村调查摸底。村民告诉公安局长说:“我们村还有两个人被抓,我们咋没保呀?(因为)坏人抓起来我们高兴。可是(袁玉龙一家人)他们是好人不是坏人。”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四日,袁玉龙与法轮功学员由金英、杨淑珍、高玉敏、刘志远在绥滨县北岗镇永德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希望村民不要受中共诬蔑宣传的毒害,结果被北岗派出所绑架至绥滨县看守所。七月二十三日下午,绥滨公安局警察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韩福友。袁玉龙和韩福友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目前在狱中绝水绝食抵制迫害。而由金英、杨淑珍、高玉敏则被转移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纷纷到绥滨县公安局要求无罪释放亲人。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由冬慧,为了救妈妈,写了一封呼吁信当众散发,并走上街头为妈妈喊冤。袁玉龙的老伴刘洪真大娘、高玉敏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也顶着烈日酷暑到绥滨县公安局营救自己的亲人。绥滨县警察对家属除了搪塞就是推诿,态度蛮横,推、撵、打骂;国保大队长张振强还揪住一位家属踢了一脚,又把由冬慧揪过来踢几脚……

刘洪真大娘从七月十六日开始就守在绥滨县公安局一楼大厅,要找局长讨说法,结果无人理睬。七月二十日下午一点左右,袁玉龙被秘密拉到绥滨医院,遭强行灌食及警察殴打。刘洪真大娘质问张振强:“我家老头被你们给灌食了吗?你们还打他了是吗?” 张振强开始矢口否认,后又态度蛮横的说:打了又怎么样?又没打死。并把公安局大厅里的椅子全撤走不让家属坐,把她们的包都扔了出去。家属们没有办法,只好在外面冒雨等着。

二十六日这天,刘洪真大娘下了车一路步行至公安局找局长,大厅里没有椅子。大娘累的只能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想起半个月来辛苦奔波,却连老伴的面都见不着,不由得伤心啜泣,一个有良心的小警察过来安慰她,说要帮她反映反映。到了九点多钟,过来一个管信访的警察,问大娘:“你咋来的?”大娘答道:“走着来的。”那人说:“有人来了,要跟你谈谈。”大娘边哭边说:“我就要放人,放老头。”警察说:“那你得保证看一眼就走,以后永远不再来了。”刘大娘说:“我老头进来时啥样,现在还得是啥样,要是他有个什么闪失,我绝对不走,啥时放人啥时走。”信访警察一看哄不了老人,转而又说:“那叫你看看图像如何?”大娘说:“我不看图片,我就得看本人。”想到袁大爷可能伤势不轻,大娘不禁悲从心生,眼前一黑,倒地抽搐起来。 信访警察一看,吓得丢下大娘跑了。

刘洪真大娘躺在地上,虽然不能动,可心里还明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楼上楼下的警察、局长全下来了,大厅里有录像,这些警察不张口对话,只传递用眼神,看起来更邪恶。国保大队恶警张振强冲到大娘身边,抬起皮鞋就照着老人的额头狠狠踢下去,边踢边喊:“起来!起来!起来!”老人抽搐的更厉害了。张振强气急败坏的接着踢大娘的腿,不知踢了多少下,看到大娘起不来也有点吓傻了,可他不死心,又叫来几个人,连拉带拽弄起大娘几次,但大娘胳膊、腿就是不听使唤,最后只年能靠着椅子坐下来。

大概十点钟的时候,刘大娘的儿媳赶过来,发现婆婆状况不对,急了,大声喊道:“你们把我妈咋样啦?你们打她了是不?”张振强心虚的说:谁也没打她,谁打她了?谁看见了?儿媳一见婆婆额头上肿起的大包,又撩起婆婆的裤角,发现小腿都青紫色,儿媳质问:“这腿谁踢的?这屋里有录像,把录像调出来看看,刚才是谁打的?”张振强怕踢人露馅担责任,赶紧说:“现在快十一点了,要见袁玉龙就下午来吧。我叫你们见见。”

谁知刘洪真大娘和儿媳一直等到两点,张振强连个影都没有。信访警察又给张振强打电话,张振强叫再等一会儿。家人又等到三点,张振强才打来电话说:“今天看不了了,看守所所长出门了,没在家。”完全是一副流氓嘴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2/妻子为夫鸣冤-黑龙江恶警拳打脚踢-261077.html

2012-07-21: 还我好妈妈
黑龙江富锦市法轮功学员由金英、袁玉龙、刘志远、高玉敏、小杨等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六日晚到绥滨县发放法轮功的真相资料,不幸被警察绑架。据悉,由金英等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抵制迫害。

由金英十七岁的女儿听闻相依为命的母亲被绑架,心急如焚,到绥滨公安局向警察要妈妈,却遭到公安局长的恶声辱骂:“你妈要被枪毙了。”这是什么警察?这是什么局长?望正义的知情者提供相关人员的详细个人信息。

以下是由金英的女儿给参与绑架的警察的公开信。

我叫由冬慧,今年十七岁了。目前就读于富锦第一中学,开学就读高中二年级了。我四岁那年生病,狠心的爸爸不给拿钱看病。我五岁时,爸爸妈妈离婚了。自从那时起,我就和妈妈就相依为命,爸爸从不管我们,连抚养费都不给,到现在已经十二年了。

那时妈妈一直体弱多病,最严重的是放散性、遗传性心脏病。还有肾病、腰痛的毛病,一痛就躺在坑上起不来,天天靠药维持着,挺不住时就得打封闭针,根本不能干活。因为没有钱,我们常常是居无定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妈妈在人生中最苦难的时刻,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身的疾病竟奇迹般的好了,妈妈彻底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妈妈遵循法轮功教导的理念,按着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不管多累,都乐观、向上、充满活力。

这十几年来,我的生活、我的学费,所有的经济来源全靠我妈妈一个人承担着。她一个柔弱的妇女,经常要干一些重体力活儿,农忙时节下田插稻秧,闲着时干杂活、打零工。妈妈抚育了我十几年,为了我她没有再成家,她从未觉的我是个累赘。如果没有这样的好妈妈,我可能早已流落街头,甚至已不在人世了,没有了妈妈,我的学业和向往可能就化为泡影。

妈妈还一直教育着我怎样做好人,用“真善忍”的理念归正我的言行,教我遇事为别人考虑,不占别人便宜。记得一次在学校我被同学欺负了,我流着泪回到家,向妈妈诉说心中的委屈,满以为妈妈会为我鸣不平,可是出乎意外的是,妈妈告诉我,要宽容同学,遇事要忍让。后来我真的学会了用真诚、善良、忍让的理念归正自己的言行,和同学和睦相处。

我深深的知道,无论是妈妈的身体的改变,还是我能有今天这一切,全部要归功于法轮大法,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妈妈,就没有我和我的家。我发自内心的说:我很幸运我有一个炼法轮功的好妈妈。

我深深的知道,在当今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妈妈每天都面临着危险,我也曾经为妈妈的安全担忧过,我也和妈妈探讨过,妈妈所做的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妈妈眼里含着泪花告诉我:“咱娘俩能有今天,都是法轮大法给予的, 如果不是别人告诉我‘法轮大法好’,别说生活的如何,我们的命还能有吗?可是还有多少人像妈妈过去一样在苦恼和病痛中煎熬着,所以妈妈就想叫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法好,想叫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变的善良美好,希望大家都从生活的苦难中解脱出来。”妈妈还说:“世界好多预言都神奇而一致的说:到了人类道德败坏的今天,一场淘汰人的劫难就要降临了,那些不认同真善忍的,追随腐败的党搞假恶暴的,在大劫难来时都将被淘汰了,妈妈所做的就是为了让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从那以后我更理解妈妈的心,也知道妈妈是为别人好,所做的一切是合理合法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好法,向乡亲们宣传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是没有错的。

七月十四日晚上,妈妈又要出门,我就在家里盼着妈妈早点回来,真心祈盼善良的乡亲们象妈妈一样在法轮功中受益,能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可我一直等到天亮,妈妈没有回来,一个不祥的念头让我心情焦躁,后来验证了,妈妈真的被警察抓走了!未成年的我,真觉得天塌了。

妈妈出事的第三天,我到绥滨公安局要妈妈,我拉住那个被称为局长的警察,称他叔叔,告诉他我来找修炼法轮功的妈妈时,他狠狠的把我甩开了,还说:“你妈要被枪毙了。”我真没想到这个局长会说这样的话啊,那一瞬间,我觉得是我认错人了。

我告诉警察,我妈妈修大法是在做好人的,他们就说共产党就是要打压法轮功。警察还说要把我妈妈弄到洗脑班去“转化”。妈妈是在做好人,是修真善忍的,这让妈妈往哪里转啊?是让妈妈不讲真善忍,说谎、作恶、争斗吗?去做没有良知和正义的坏人吗?难道这世道连警察都变得希望坏人多、好人越少越好吗?那些关于“当人类道德败坏到今天就要淘汰人”的预言真的要兑现了。

那些迫害妈妈的人,没有想一想自己的未来吗?当法轮功平反昭雪那一天,你们怎样去承担迫害好人的罪责啊?

一位正义律师说的好,他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时这样说:“各位法官、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今天我站在这里,为坚守自己的信仰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感到非常的自豪,因为我有充份的法律依据来维护他们的信仰,也是在维护法律的尊严和人类的普世价值。他们所做的一切,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世人都是好事,有功而无过。然而,当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来临,当你们站在被告席上时,还会有谁、用什么样的法律来为你们辩护?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所以请各位警察叔叔、大爷,不要再利用你们手中短暂的权力,去破坏公民对信仰自由的宪法的法律实施了。你们在犯罪,当法轮功昭雪的那天,你们会成为中共的替罪羊。九九年《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文章,江泽民的信口胡言,不能成为你们抵罪的依据。他已是暮年将死之人,能保佑你们将来不被清算吗?

希特勒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为了灭绝犹太人,制定了很多法律,让他的党卫军和官员去执行。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纽伦堡审判时,那些参与迫害者都用“自己是在执行上级命令”这一条来为自己辩护,但是法庭认定:违反人类道德良知等普世价值的法律为“恶法”,不称其为法律, 其结果就连集中营里的医生最终都被送上绞刑架。

相比之下,你们在迫害我妈妈时,连中共现有的法律都公然违背,更何况国际法了?我敢断言,那些所有参与迫害我妈妈的、迫害那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的人,最终都将会得到比纳粹战犯都不如的可悲下场。我相信这也是妈妈不希望看到的。我也真心的希望你们别再被利用了,放了我妈妈,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平安的未来。

我听说妈妈和她的同修们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已经绝食多日了,生命危在旦夕了。我不能失去妈妈,请正义、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救救我的好妈妈,不久的将来将见证,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在这里,我也想告诉妈妈:妈妈,您要挺住啊!女儿相信您没有错,法轮大法被平反昭雪的那一天不会久远了,当漫漫的黑夜过去时,那些善良的人们都会见证那第一道黎明的曙光。

为了我的好妈妈获得自由,我会用单薄的身躯抵住千万斤压力,妈妈一日不归,我上访的脚步一天也不会停歇。

由金英的女儿由冬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1/还我好妈妈-260503.html

2012-07-17: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富锦市袁玉龙等五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2012年7月16日晚,黑龙江富锦市法轮功学员袁玉龙、刘志远、由金英、高玉敏、小杨到绥滨县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详细原因待查。

其中一法轮功学员随身带的手机已落入恶人手中,他们把其中所有近期与之有联络的号码全打了一遍,法轮功学员给那个手机打电话讲真相,那些素质低下的警察除了骂人就是诋毁大法,要不就是不说正经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7/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60306.html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 联系资料(区号: )

2007-01-18: 第二看守所所长办公室:0468-3400001
第二看守所指导员办公室:0468-3400002

2006-12-25:
东山分局局长办公室电话: 0468-3567777(姓李)
东山分局行警队长手机:13504586868(副队长)
东山法院院长助理王建华手机:13945760911
第一看守所所长办公室:0468-3400777
第二看守所所长办公室:0468-3400001
第二看守所指导员办公室:0468-3400002
红旗乡派出所电话:0468-3631110

2006-11-06:
主要办案人:鹤岗市工农区伪法院刑庭庭长 张建新 手机:13904682289 办公室电话:0468-3811029

鹤岗第二看守所:
所长室 0468-3400001; 所长李树林; 传真0468-3400008
副所长室 0468-3400004 0468-3400007
局长室 0468-3423113
副局长室 0468-3422575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电话 :0468-33468303343113

戒毒所所长室  3400003   副主任室   3223219
教导员     3400002          3223965
办公室传真   3400008   区长室    3224486
总值班室    3400006   副区长室   3225488
监号值班室   3400009          3231431
财务内勤    3401068   办公室    3231431
东山区            政协     3224760
区委书记    3569777   信访办    3282345
区长      3532251   教育局    3239183
办公室     3532367   司法局    3230372
教育局     3534039
民政局     353619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2018-11-08: 参与迫害由金英的有:

黑龙江省鹤岗市政法委书记杨贺新;
鹤岗市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达力;
鹤岗市公安局长徐连斌;
副局长何庆岩(主管国保);
绥滨县政法委书记王玉海、赵兴滨(原任);
绥滨县公安局长樊明亮、陆建生(原任)
国保大队队长张振强
副队长刘运财、李占林
警察高铁军;
绥滨县检察院检察长王雪东,公诉科科长黄作龙;
鹤岗市中级法院二审法官李巍(参与二零一二年非法判刑案);
绥滨法院刑庭庭长吴军(参与二零一二年非法判刑案);
鹤岗市看守所所长石万林,副所长朱小亮、于海龙、毛玉峰等。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