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胜利油田 >> 路兴华, 男

个人情况: 原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集输科科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东营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2-06-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1-08: 胜利油田高月敏贪污被查 泄私愤搞迫害

山东东营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中共邪党书记高月敏,多年来由于一次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其恶报连连,不仅贪污的大批赃款被查收,而且还遭到管理局的通报处分。为了发泄他个人的私愤,报复,不惜请客送礼,用重金买通东营市河口区公、检、法官员,采取诬陷的手段迫害原集输科科长、法轮功学员路兴华,最终非法判路兴华五年,送滕州监狱关押迫害。

高月敏等贪污亿元公款被查处

二零一一年九、十月份,孤东采油厂邪党书记高月敏等五人贪污的一点二亿元公款,被知情人告发,国家审计署直接进驻孤东采油厂银州宾馆,专门来清查孤东采油厂小金库的问题,这一下孤东采油厂从上到下都慌了手脚,从采油厂到各三级单位抓紧制定对策,编造假资料,各三级单位贪污职工的黑钱以奖金等各种名目提前造表下发,并扬言下月再扣回。同时,邪党书记高月敏在银州宾馆公款摆宴请审计署人员,但审计署人员不予搭理。由于采油厂主要领导们都从中作梗,审计人员调查了几天,查无结果就回去了,同时孤东采油厂领导们也松了一口气。

正直高月敏一帮得意忘形的时候,审计人员又来了个回马枪,举报的人连开户银行、银行帐户、金额等等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一下子将高月敏等一伙已存入个人账户,贪污的一点二亿的巨额赃款,采用黑吃黑的手段,全部抢走,使其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并且胜利石油管理局对孤东采油厂邪党书记高月敏等五人分别给予党纪处分。致使邪党书记高月敏等人及其龌龊,发誓要对告发他们的怀疑对像狠狠地报复。为了达到目的,他们首先买通了河口区检察院。

据悉:高月敏为了达到他残忍的打击报复举报他贪污亿万巨款的怀疑对像,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他首先利用职权,买通河口法院、检察院。并把仙河镇以东,职工医院以南,仙河镇东转盘往北,东环路以西,坐立在小树林中的一个独立的别墅大院,无偿的送给了河口检察院,并又将其重新改建、装修。院内的三层小洋楼非常雅致,东边就是一栋三层办公楼,工作、生活都非常的便利,院内的花草树木也非常整洁。原是孤东“神舟物流”所在地,高月敏为了对告发他贪污巨款的怀疑对像下毒手,将“神舟物流”撵到了孤东一招,投其所好的将其别墅拱手送给了河口检察院。这就是为什么高月敏利用检察院的一帮恶人,采用栽赃手段,能得心应手的迫害路兴华的真正原因。

发泄私愤、转移视线 迫害法轮功学员路兴华

高月敏一伙,为了填补他们贪污公款被没收后的亏空,高月敏等人利用职权将职工购买住宅楼房的首付款三亿多元现金,拿去作抵押进行投资使用,至今三亿多元的购房款没有下落,孤东职工买房子的钱已交付了一年半之久,至今连楼房的影子还没见到,就是盖房子的民工在哪儿还尚未可知,在工地上只是雇用了个挖土机,整天轰轰隆隆摆样子,欺骗职工。

高月敏一伙,为了转嫁矛盾,转移采油厂职工们的视线,并为了发泄长期积压在他心中的一股毒气,他又变着法儿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四月份以来,他首先编造出谎言、制造舆论,诬陷法轮功学员路兴华,说路兴华有经济、作风等问题,搞得全厂上下沸沸扬扬,并在“仙河吧”的网页上贴了许多诬蔑路兴华的帖子。

同时,高月敏到东营市河口区检察院诬告原采油厂集输科科长路兴华(已退居二线两年之久),说路兴华有经济犯罪问题。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于四月十一日,孤东采油厂高月敏勾结河口区检察院,一帮人突然间闯进路兴华的家中,开始的时候说是采油厂找路兴华,而后又说是河口区反贪局的,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所积蓄仅有的三十多万元存款,因当时路兴华正在出外打工回家的路上,刚到家未进家门,就被反贪局一伙人非法抓走,直接关进了河口看守所,并向他的家属又榨取了一千多元钱的所谓生活费。

在长期的严刑拷问过程中,又对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全部都翻腾了一遍,又去路兴华的老家山东商河及济南市等地进行多方调查、查找了全国各地的银行存款,想寻找其贪污受贿的证据,但都是徒劳的,一无所获。他们仍不死心,认为路兴华当官多年,并且还是双职工,只有三十万元的存款,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他们拿自己贪污受贿的心理去对待修炼人,是对不上号的。

而后,又对他刚刚买了一年多时间的大众牌轿车下手,这辆车据说是他弟弟开酒店买的,因为他哥哥退下来后好像有些无聊,他弟弟买了给他的,各种手续齐全,根本谈不上贪污问题。再说他当时已退居二线,没有了任何钱财管理的权利,又有谁买个车送给他呢?这不是无稽之谈吗。这帮所谓的反贪人员,折腾了半个多月后没得到任何有利的贪腐证据,又集中大量人力物力到他的老家商河,调查他在老家开饭店的弟弟的经济情况,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嘛!他们还不死心,又造出了一个理由,说路兴华帐户上有一笔来路、去向不明的三十五万元的存款。

大家知道,所有查处贪污受贿一类的案件,都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首先要调查贪腐人员的所有贪腐证据:包括人证的证人、证词,物证的实有证物、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以及参与作案的人员等等,只有具备这些作案条件、证据,才能作为立案或者抓人的事实和依据。但以贪污受贿罪被抓捕法轮功学员路兴华,确是先抓捕关押再定罪,然后再找依据,随便对路兴华进行长期非法关押,并未找到任何的、可用以定罪的依据,大家看到底是谁在违法啊!

开庭演戏

河口法院原定6月6日上午八点半开庭审理此案,但又无缘无故的推迟到十点,这段时间是由孤东采油厂纪委书记许健民与检察院、法院、公安分局头目包括被告方“律师”一起,几家制造冤案的主角坐在一条板凳上,商讨用什么办法才能蒙骗了在场的旁听者。在法庭上,路兴华显得精神十足,有法轮功学员告诉他一定要“回家”,他心领神会的说:“我们一定要回家”。他还以为有机会可以在法庭上,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相呢。但十点多开庭,“法官”一声令下,硬说路兴华有病让法医量血压,法医心领神会,明白当官的意图,量血压也不敢让他人看,而后法医吞吞吐吐的说血压到了二百四十。就这样把路兴华有强制送进了医院。其实,他们所做的一切全是在演戏,掩人耳目罢了,就这样结束了第一次的开庭。

6月13日下午三点二次开庭,“检察院”直接诬陷路兴华受贿四十五万元巨款,路兴华听到他被指控的是“贪污受贿”,而非是个人炼功遭迫害。对突如其来的诬陷,如雷贯顶,连愤怒带着急,一下子口吐白沫,背过气去了。一直抢救到晚上八点多呼吸才较稳定。当路兴华醒来时,口齿不清地说出第一句话就是:“我是被冤枉的,请法轮功学员相信我”!在整个抢救过程中,看守所警察如临大敌,不让任何人接近路兴华,只有他的家人才勉强让进去。

路兴华请的律师,据说是由路兴华的家属花了两万元钱,由采油厂通过孤东采油厂原来的书记恶人刁克福帮他请的,并且所请的律师是一个检察院退休的副院长,走后门办个律师事务所。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为路兴华请的所谓辩护“律师”,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样的律师良心何在,正义何在?!拿了别人的钱财,不仅不据理辩护,还在做邪恶的帮凶,为被陷害的人作有罪辩护,你说这样的律师是个什么东西啊?!

6月14日下午,在路兴华的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就拉出去再次非法开庭,他们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偷偷地进行了开庭审判,整个审判是在一间小屋子里进行的,屋里只有公、检、法人员和所谓的律师、孤东采油厂领导一人,再就是路兴华的家人。审判结果是路兴华收受贿赂四十五万元,整个审判过程连人证、物证、证言、证词都没有,不知这样的审判负有什么样的法律责任。

由河口“公、检、法”联手,共同疯狂地迫害路兴华,达到了高月敏的目的。审判结束后,高月敏又分别给河口“公、检、法”人员安排了“庆功宴”,于6月16、17日(星期六、星期天)两天,在孤东银州宾馆利用公款设宴款待河口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一帮迫害法轮功学员路兴华的“邪恶功臣”。因为检察院、法院恶人都明白他们所干的是一桩多么邪恶、多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没到场。只有河口公安局一帮人接受了高月敏邀请,在孤东银州宾馆花天酒地,饱餐而归。

劫持迫害

八月份,他们以取保候审六个月的骗局,将路兴华放回,其理由是回家治病。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河口法院以有点事情要落实,将路兴华骗去,又是在一间小黑屋子里,宣布了路兴华被劳改五年,很快就被送到了河口看守所,在二零一三年的元旦前后,将其押送到了滕州劳改队遭受迫害。

其实,他们所要查找的四十五万元现金是怎么回事呢,二零零八年路兴华从集输科长退居二线后,已经没有了任何权力,也不用去单位上班了,他在家闲着没事就去了珠海公司打工,珠海公司聘请他当经理,因为他和珠海公司的老板是多年的朋友,当时也没有说明给路兴华多少报酬,只是大概说每年年薪大约10万左右。他们聘请路兴华到他们公司上班,老板就主动提前支付了路兴华工钱。从09年12月份到2010年6月份,共付给路兴华近五年的劳动报酬,共计四十五万元(这四十五万元的劳动报酬,路兴华现已全部退还),其实,四十五万元只是路兴华为珠海公司提供的技术服务费及多个科研项目的报酬。如:桩西采油厂过滤器改造项目、海洋采油厂过滤器改造项目、冀东油田污水处理项目等等。还有路兴华为珠海公司开拓市场的费用。如:济南炼油厂市场开拓、大庆油田污泥处理项目调研、2010年北京石油设备开展考查项目、临盘采油厂分水器改造项目、黄岛考察调研压力容器项目等等。另外,路兴华为珠海公司的长期发展出谋划策、利用业余时间帮他们审查方案等。所有技术方面的难题都是依靠路兴华去解决,不用说五年的报酬,就是截止二零一二年六月份被非法关押时,支付路兴华四十五万元的报酬还算多吗?再说,当时路兴华早已退居二线,没有了任何的中共官员所拥有的“权力”,有谁拿钱去贿赂他呢?那纯粹是天大的傻瓜呢!

从以上种种迹象不难看出,诬告路兴华的受贿罪只是一个圈套,采油厂一帮贪污犯真正的意图就是要报复路兴华。原因是对去年九、十月份,举报他们一伙贪污亿万巨款的怀疑对像进行报复,因为路兴华修炼法轮功后不贪不占,说话办事一身正气,敢讲真话。因此,高月敏一伙就把路兴华当成主要怀疑对像,但真正举报他们贪污的并不是路兴华所为,而是另有其人,路兴华对他们的巨额贪污内情并不了解。再说法轮功学员也没有人去管他们贪不贪污的那些闲事,只是针对中共邪党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讲真相,揭露邪恶、揭露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路兴华只是他们泄私愤的一个受害者罢了。因为高月敏一伙都知道路兴华修炼法轮功,即使错抓了,他们也不会感到有愧疚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8/胜利油田高月敏贪污被查-泄私愤搞迫害-267558.html

2012-11-10: 胜利油田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诬告退休科长路兴华,趁火打劫抢走三十多万元积蓄

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书记高月敏,多年来由于一次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其恶报连连,不仅贪污的大批赃款被查收,而且还遭到管理局的通报处分。使得采油厂的工作极为被动,全厂干部、职工不得不连续不断的进行上产会战,又拿不到多少奖金。干部、职工怨声载道、民怨四起。高月敏的恶行也不断地在国际网站上曝光,所行恶事在整个胜利油田不断传播。高月敏不但不知悔改,不接受教训,反而还在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今年四月以来,他为了转移采油厂干部、职工们的视线,发泄长期积压在他心中的个人私愤,他又变着法儿迫害法轮功学员。他首先编造出谎言、制造舆论,捏造事实,诬陷法轮功学员、原采油厂集输科科长路兴华(已退居二线两年之久),并在“仙河吧”的网页上出现了许多诬蔑路兴华的帖子。

尔后,他又向东营市河口反贪局诬告路兴华经济受贿。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孤东采油厂勾结东营市河口区反贪局,在四月十一日上午,突然间一帮人闯进路兴华的家中,声称是河口区反贪局的人员,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的积蓄三十多万元,因当时路兴华正在出外打工回家的路上,刚到家门从车上,就被反贪局一伙人非法抓走,直接关进了河口区看守所,并向他的家属又榨取了一千多块钱的所谓生活费。

在长期的严刑拷问过程中,恶人对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全部都翻腾了一遍,又去路兴华的老家山东商河、济南等地进行多方调查、查找了有关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想寻找其贪污受贿的证据,但都一无所获。

路兴华从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一直在技术监督站担任站长,一方面,技术监督站属于后勤服务单位,没有什么较大或重大经济项目,根本没有什么油水;另一方面,他修炼大法后,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根本就不存在贪污的问题。之后被调到采油厂集输科担任科长,大约有两年的时间,就退居二线了,两年的时间动用资金的项目都是有厂领导审批签字。

路兴华被非法抓捕半个月之后,当局让他家属到采油厂领取了一张所谓“抓捕令”。二十多天后,高月敏又和法院串通一气,把法轮功学员路兴华交到法院的公诉科。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又恐吓路兴华的家属,向她索要四十五万元的所谓“赃款赔偿金”,否则,就继续严刑拷问。后来高月敏与反贪局、河口公安分局、河口法院互相勾结,曾两次开庭妄图诬判路兴华,均未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0/胜利油田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265313.html

2012-06-22: 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退休科长路兴华遭诬陷

山东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中共书记高月敏,多年来由于一次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其恶报连连,不仅贪污的大批赃款被查收,而且还遭到管理局的通报处分。使得采油厂的工作极为被动,全厂干部、职工不得不连续不断的进行上产会战,又拿不到多少奖金。干部、职工怨声载道、民怨四起。高月敏的恶行也不断地在国际网站上曝光,所行恶事在整个胜利油田不断传播。高月敏不但不知悔改,不接受教训,反而还在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今年四月以来,他为了转移采油厂干部、职工们的视线,发泄长期积压在他心中的个人私愤,他又变着法儿迫害法轮功学员。他首先编造出谎言、制造舆论,捏造事实,诬陷法轮功学员、原采油厂集输科科长路兴华(已退居二线两年之久),说路兴华有经济、作风等问题,搞得全厂、全社区上下纷纷扬扬,并在“仙河吧”的网页上出现了许多诬蔑路兴华的帖子。

尔后他又向东营市河口反贪局诬告路兴华经济受贿。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孤东采油厂勾结东营市河口区反贪局,在四月十一日上午,突然间一帮人闯进路兴华的家中,声称是河口区反贪局的人员,进行非法抄家,抢走了所有的积蓄三十多万元,因当时路兴华正在出外打工回家的路上,刚到家门从车上,就被反贪局一伙人非法抓走,直接关进了河口区看守所,并向他的家属又榨取了一千多块钱的所谓生活费。

在长期的严刑拷问过程中,恶人对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全部都翻腾了一遍,又去路兴华的老家山东商河、济南等地进行多方调查、查找了有关路兴华的所有银行账户,想寻找其贪污受贿的证据,但都一无所获。他们仍不死心,认为路兴华当官多年,并且还是双职工,只有三十万元的存款,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他们拿自己贪污受贿的心理去对待修炼人,是对不上号的。

而后恶人又对他刚刚买了一年多时间的大众私家车查证,这辆车是他弟弟帮他买的,各种手续齐全,根本谈不上贪污受贿的问题。况且他当时已退居二线一年多了,没有了任何钱财管理的权限,又有谁买个车送给他行贿呢?这不是无稽之谈吗?这帮所谓的反贪人员,折腾了半个多月后没得到任何有力的贪腐证据,又集中大量人力物力到他的老家商河,调查他在老家开饭店的弟弟的经济情况,岂不荒唐嘛?!他们还不死心,又捏造出了一个理由,说路兴华帐户上有一笔三十五万元的存款来路、去向不明。

路兴华从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大法,一直在技术监督站担任站长,一方面,技术监督站属于后勤服务单位,没有什么较大或重大经济项目,根本没有什么油水;另一方面,他修炼大法后,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根本就不存在贪污的问题。之后被调到采油厂集输科担任科长,大约有两年的时间,就退居二线了,可以说座位还没暖热,两年的时间动用资金的项目都是有厂领导审批签字,路兴华究竟能有多大掌握资金和财物的权力?什么人又能用这么大笔的钱财行贿?况且这笔钱又是谁贿赂他的呢?贿赂的目的何在?反贪局的领导们能给解释一下吗?!

再者说,大家知道,所有查处贪污受贿一类的案件,都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首先要调查贪腐人员的所有贪腐证据:包括证人、证词,物证的实有证物、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以及参与作案的人员等等,只有具备这些作案条件、证据,才能作为立案或者抓人的事实和依据。但以贪污受贿罪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路兴华,确是先抓捕关押再定罪,然后再找“证据”,现在已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并未找到任何的可用以定罪的证据,大家看看到底是谁在违法?!

他们知道对路兴华进行长期非法关押是违法行为,在路兴华被非法抓捕半个月之后,当局让他家属到采油厂领取了一张所谓“抓捕令”。二十多天后,高月敏又和法院串通一气,把法轮功学员路兴华交到法院的公诉科。现在他们到了黔驴技穷的程度,又再施展花招,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又恐吓路兴华的家属,向她索要四十五万元的所谓“赃款赔偿金”,否则,就继续严刑拷问。

现在,路兴华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法庭上连自己的出生年月日都记不清,并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法医测量血压高达240。高月敏一伙并没有丝毫放人的念头,失去人性的高月敏,不仅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反而恶毒的发狂,硬是捏造事实,说路兴华受贿四十五万元巨款,但这笔款项来龙去脉,是何人所为,有何证据,根本说不清。高月敏与反贪局、河口公安分局、河口法院互相勾结,进行所谓的开庭审判,开庭两次都因路兴华昏倒,送医院抢救休庭而告终。大家试想一下,高月敏一伙有多么的邪恶!良知已彻底泯灭。

在此我们紧急呼吁善良的人们,伸出一颗援救之手,站出来说一声“不”,来抵制高月敏一伙对路兴华没有任何根据、没有任何人性的迫害。也恳请了解路兴华人品的人、知道路兴华被迫害内情的人,站出来说出事实的真相,还路兴华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2/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退休科长路兴华遭诬陷-259259.html

2012-06-16: 山东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恶人高月敏毒害职工

山东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邪党书记高月敏利用职权一次次迫害单位法轮功学员,最近他又和运输大队教导员司惠银相勾结,散布诬蔑大法的材料,编制邪恶的“宣传栏”。六月十二日下午职工下班时,高月敏、司惠银一伙又逼迫运输职工签订所谓“承诺卡”,毒害职工。

目前,孤东采油厂仍有三位法轮功学员尹桂芝、徐振英和路兴华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6/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58975.html

胜利油田联系资料(区号: )

2018-12-09: 一、基 地 分 局
姜 军 13905468507
林俊武 13013566199
陈继军 13395463526
孙国瑞 13562262577
苗先军 15054602568

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大队:
安茂森办公室 0546-8506436 18654600788
成刚教导员 0546-8506437 13356616000
警察张清余 0546-8506438
警察王艳薇 0546-8506439

科通派出所:
李 烨 13954667709
赵传强 15666672123

物华派出所:
隋新兴 13954602968 董新明 13176645288 李兆林 13854683399
荟院派出所:
马 建 13954628671 赵玉增 13371551155

玉苑派出所:
张 京 13954628670
程 猛 13589972306
张春德 13805460558
张雪强 13562295889

花苑派出所:
张振钦 13905468292 伍忠兵 18654699156
滨 东 分 局
张廷璞 15265465001 杜德峰 13854652996
张少利 18678675397 杨廷忠 13854683306 李仓玉 13561092727
赵玉江 18654650966

国保卫大队:
王长祝 13561063717 周司勤 15166216777
周国军 13854692182

胜东派出所:
田 华 13954675600 李思涛 13706364246
金 洪 13854678200
郑 健 13505469835

东风派出所:于善勇 13805469971
韩 政 13605466914 李庆健 13562259377 张红娜 13665462299

新星派出所:
贾鑫源 13562258533 张湖平 13705464961 张 涛 13562257888
刘嘉宏 13589967718 位 震 13954626542 刘 浩 1396337565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