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黄岛区 >> 宋成快, 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16: 山东省青岛法轮功学员宋成快被冤狱两年 已回家
山东省青岛开发区法轮功学员宋成快,男,现年52岁,因给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青岛市黄岛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

2016年10月7日,宋成快给世人发放真相资料时,发到一个辅警手里。宋成快给该名辅警讲真相,该辅警不但不听,反而当场把宋成快绑架到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辛安派出所。辛安派出所对宋成快非法刑拘、逮捕。黄岛区检察院将宋成快非法起诉到黄岛区法院。黄岛区法院于2017年上半年非法秘密开庭,于6月26日非法判决宋成快有期徒刑两年。7月12日,宋成快收到刑事判决书。宋成快不服判决,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青岛市中级法院于2018年1月份,非法作出刑事裁定,维持原审判决。

2018年1月18日,宋成快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非法关押。宋成快在监狱里被迫害的一只眼睛严重发炎,监狱医院对他不负责任的做了手术,导致这只眼睛视物模糊不清。

2018年10月7日,宋成快期满出狱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6/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8515.html
2018-11-08: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大法弟子宋成快已于2018年10月7日从山东省监狱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8/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6834.html


2017-07-01: 遭洗脑、劳教、诬判 青岛宋成快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当时四十九岁的宋成快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以下是宋成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叫宋成快,从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我严格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从做好人开始,重道德,遇事向内找,多为别人着想,改变自身的缺点和陋习,从而身体健康,精神愉悦,面貌焕然一新。

然而这美好的时光仅仅过了半年多,迫害就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这场针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使亿万人陷入魔难之中,也给我以及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

五次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零年十月间,我仅仅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五次被当地辛安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那时的警察都被谎言毒害了,对法轮功学员充满了敌意。一到派出所就被强迫蹲下,一蹲就是整天,期间还伴随着辱骂,几乎每次都是这样。

其中有一次,蹲了一天,到了晚上,两个警察就坐在了我前面,问: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们就动手打,拳头、耳光,劈头盖脸,这个打累了,那个打,两个人轮番打、一起打。手打累了,他们就脱下皮鞋,往脸上、头上、身上打,只要你说“炼”,他们就打。每次殴打都在半个小时以上。辛安派出所先后关押了我五次,其中被暴打过两次。

四次洗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零年十月间,当地“六一零”操纵“综治办”和辛安派出所的人员把我绑架到辛安办事处、供电局、供销社、黄岛区党校洗脑班四次,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逼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记得一次在辛安供电局洗脑班,一起被洗脑的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因为我不接受洗脑,他们就把我单独关在政府大楼内,并指使政府部门的人员,轮番对我进行“转化”迫害。

还有一次,我被非法关在辛安供销社空闲房子内。那个时候正值早春季节,天还冷,门窗破旧透风,房间内只有一张单人铁床,没有被褥,晚上只能和衣而睡,一关就是十几天。每天都有五、六个人轮流来做所谓“转化”。因我坚决不“转化”,他们又找来我的父母,让我的父母下跪求我“不要炼了”。可怜我那老父亲,刚刚开始学炼法轮功,动作还没全学会,迫害就开始了。经历过若干次运动的老父亲,被运动搞怕了,亲眼见到历次运动中有人被整死、被枪杀,吓得就不敢炼了。本来应该学法炼功能够得救的他,在二零零八年含恨离世。还有我的一位小叔,在我这次被关押期间,看到我遭受的痛苦,也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劝说我“不要炼了”。可见这场迫害对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和亲朋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和痛苦。

五次拘留,一次劳教、一次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零年十月间,因我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拒绝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被行政拘留三次,时间累计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辛安派出所警察以我传递经文为由,把我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到黄岛区公安局看守所,而后被处劳教三年,劫持到青岛市李村劳教所关押一年零八个月放出。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我在本地一车站附近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辛安派出所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到黄岛区公安局看守所,并被非法抄家,抄去炼功光盘、真相光盘八张和十几个卡片式护身符。青岛市黄岛区法院据此对我枉法判刑四年。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我被绑架到济南市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直至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到期出狱。

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副区长陈岩等狱警操纵刑事罪犯当“帮教”、“包夹”,强迫我写“五书”(认罪书、悔过书、决心书、揭批书、检举书),逼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和书籍,强制洗脑,强迫劳动等,遭受过毒打、辱骂、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

我刚到十一监区时,在高压恐怖下,被强迫写了“五书”。事后,自己痛悔不已,就写出了“五书”作废的严正声明。为此,“帮教”、“包夹”就不断的打骂我,强迫我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书籍,强迫我接受洗脑。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二日,因我拒不接受“帮教”、“包夹”的强迫洗脑,即被关到“严管组”。所谓的“严管组”是由狱警精心挑选出来的打手用暴力手段“转化”大法弟子的地方。他们将我强制关在两床中间不足一平方米的空间内,坐在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用的又矮又窄的小木板凳上,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专人看管,每顿饭一个馒头、一块咸菜、一杯水,白天他们轮番毒打我,晚上他们集体暴打我,一直折磨到凌晨三点,才允许我睡觉,早晨六点就得起床。他们强迫我写诽谤大法的材料,我拒绝。他们就不断的对我打骂、侮辱,拳头、耳光、脚踢,用鞋刷子把儿敲我的四肢关节和骨头,用鞋刷子把儿捣肋骨,每天数次折磨。白天我就是这样在痛苦中度过的。每天到了晚上,这些凶犯们就将我拖出,摔在地上,集体暴打,有打头的,有打脸的,有用脚乱踹乱踢的,有专门在脚上跺的,等等。每天晚上打完了,再强迫我摆好姿势坐在小板凳上,直至凌晨。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他们不要对大法弟子行恶,但这些凶犯们根本就不听,照样行恶。

控告人认为,江泽民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以权代法,以言代法,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发动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同时又以升职和经济利益为诱饵,将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及政府部门的相关人员都推到了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对立面,并动用所有媒体宣传机器,给全国百姓灌输对法轮功的仇恨,使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仇视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并积极参与到迫害之中。

十六年来,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使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身心所承受的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再也不能让这罪恶继续下去了。我所遭受的魔难,只是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的这场震惊世界的迫害法轮功中的一个缩影,一切责任应由江泽民承担。其他参与迫害者,他们在利益的驱动下,既是参与者,也是受害者。我此次没有控告他们,是想给他们一个醒悟悔罪的机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遭洗脑、劳教、诬判-青岛宋成快控告元凶江泽民-350140.html

2016-10-13: 山东省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宋成快被警察绑架补充

2016年10月7日上午,山东省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法轮功学员宋成快被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辛安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据其亲属讲,宋成快现在已被劫持到青岛市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3/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6279.html

2016-10-11: 山东省青岛法轮功学员宋成快被绑架
2016年10月7日上午,山东省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法轮功学员宋成快外出讲真相时,被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辛安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警察没有搜到他们要找的东西。目前,宋成快被非法关押在辛安派出所。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1/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6163.html#161010233615-1
2016-06-15: 山东省青岛开发区辛安办事处、黄岛区灵山卫办事处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

2016年5月份,青岛开发区辛安办事处、黄岛区灵山卫办事处操纵辖区居委会,以法轮功学员“诉江”为由,合伙骚扰法轮功学员宋成快、李玉莲、李洪芹、李海艳、隋英等。

大泊子社区居委会一人领着辛安街道办事处综治办(610)两人到宋成快家,询问“诉江”之事。宋给他们讲真相时,办事处另一人趁机在旁边用手机偷拍。他们临走时说:你不要参加集体活动。他们又到李洪芹家询问“诉江”之事,并进行拍照。居委会的人还打电话找李玉莲。李玉莲问什么事?对方说:为“诉江”的事,还要填一张表。李玉莲说:我不会填的。居委会的人找到李玉莲后,李玉莲就给他讲真相。居委会的人说,是办事处安排的,你们知道好,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发资料。居委会的人打电话找李海艳,李海艳拒绝配合。

黄岛区灵山卫办事处综治办(610)打电话找隋英,说要到隋英家里去谈“诉江”的事。隋英说:你们不用到我家。你们在哪儿?我去找你们。隋英去了后,办事处和居委会的人说是为了诉江的事。隋英就给他们讲修炼法轮功是不违法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才是违法的,控告江泽民是宪法和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他们无言以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5/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0060.html#1661423399-23

2012-05-19: 山东青岛市黄岛开发区政法委副书记倪建民遭恶报死亡

青岛市黄岛开发区政法委副书记倪建民在任期间两、三年内,伙同派出所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入狱,至今还有王展所、吾占伟、宋成快、孙成凤等至少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关押。

善恶有报是天理,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倪建民于死于肺癌晚期,年五十一周岁。

这就是追随邪党、迫害善良的人所得到的可悲下场。希望黄岛开发区广大干警能早日醒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光明之路。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9/陷害法轮功学员的政法委人员、恶警遭恶报实例-257778.html

青岛 黄岛区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6-06: 涉案人员电话:
青岛市中级法院法官任某: 0532-83098026、0532-83098027
黄岛看守所
所长王积忠:0532-66581261
值班电话:0532-66581260
黄岛区“六一零”
主任,政法委副书记邓焕礼 13706308907
黄岛区“六一零”办公室:韩同顺、柳卫华、宋云喜0532-66581160
国保大队大队长刘光亮手机:13969836555
黄岛公安局纪委书记孙丕俭手机:13687653666
黄岛区法院
黄岛法院院长江敦斌 0532-8698836613793297666
黄岛法院副院长凌嵩 0532-8698836815953253001
黄岛法院副院长钟大林 0532-8698800913808960600
黄岛法院副院长薛少煜 0532-8698917513326396029
审判长陈大平(女):0532-86988370、13589338298
审判员:李明0532-86988674、李红松(女)0532-86988094、0532-86691180(小灵通)
书记员刘艳丽 0532-86988094、13806390178
黄岛检察院公诉处
处长滕召萌:0532-83012355
副处长吴迪:0532-83012339(所谓公诉人)
青岛市中级法院电话区号0532
青岛市中级法院地址: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东海东路99号,邮编 266101 青岛市中级法院网址:http://qdfy.chinacourt.org/
青岛市中级法院电话:83099188,83881888
中院刑事审判第一庭:83099990
中院刑事审判第二庭:83098015
中院行政庭:83098812
中院办公室:88965128
中院组织人事处:83098562
中院法官管理处:83098619
中院教育培训处:83098614
中院机关党委:83099220
中院审判监督庭:830999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