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1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刘杰, 女, 37

刘杰
黑龙江省双城市啤酒厂职工刘杰因发放印有“真善忍”字样的新年贺卡被第二看守所虐杀
个人情况: 双城啤酒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双城市
拘留时间: 2003年2月6日
有关恶人: 双城第二看守所所长刘清宇(刘清禹), 黑龙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
个人近况: 2003年2月17日 迫害致死 (2003-04-0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0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4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0-24: 冰城血难(五)
......
四、巡警的罪恶

受害人:刘杰,女,三十七岁,双城市啤酒厂职工。

二零零三年二月六日(正月初六)中午十二点多钟,刘杰与丈夫赫卫东开着自家的面包车正常营运,被巡警在十字街口拦住。二名巡警未出示任何证件,要去了刘杰丈夫的驾驶证,揣在自己兜里,说:“跟我们去巡警队一趟,有人举报你们。”刘杰丈夫只好开车去巡警队(南二道街,原乳品厂前边)。这时从屋里出来三名警察,其中有个叫项军秋的警察对刘杰丈夫说:“有人举报你们散发法轮功传单。”随后项军秋叫警察杨宝澜与另一警察翻刘杰家的车,没翻出什么。这时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带领国保大队恶警佟会群、刘国臣来了,几人一起翻车。张国富翻出了几张印有“真、善、忍”字样的贺年卡片,就叫另一名警察搜刘杰夫妇的身。

随后恶警开着刘杰家的车,把刘杰夫妇二人劫持到公安局五楼,刑讯逼供。当天下午五点多钟,刘杰夫妇被关进双城看守所。赫卫东被关两天,恶警勒索一千五百元后放出,面包车被扣。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晚,刘杰被迫害致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冰城血难(五)-281041.html

2007-02-19: 正告双城市六一零孙士友、公安局国保科佟会群
2007年2月8日,黑龙江双城市新兴乡大法弟子开车外出办事,被幸福乡庆成村村民举报,又幸福乡派出所恶警连车带人非法扣押。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野蛮的殴打,送往双城市公安局继续关押迫害。经家人强烈要求,14日双城公安局放回一人,其余俩人继续被非法扣押。

涉嫌此案的孙士友、佟会群不但继续扣押善良继续迫害,还东躲西藏,避而不见受害人家属。现在事情发生已经一周了,马上就过年了,家里亲人急的团团转,饭不想吃,觉不能睡,整天以泪洗面。

孙士友、佟会群,你们是执法人员,你们就是在执法犯法。被非法扣押大法弟子的家属及全体双城大法弟子强烈要求立即放人,否则就将你们的罪恶曝光于全世界。

7 年来,双城市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已经有几十人了;被非法抓捕、判重型送哈尔滨女子监狱、呼兰监狱、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的也有几十人。如粮库大法弟子周英琦、车站街高勋红只因修炼法轮功袪病健身,揭露恶党对修炼者进行的迫害,就被你们非法抓捕并勾结省公安厅恶警刑讯逼供。周英琦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后送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高勋红被非法抓捕后身体已经出现严重疾病,你们一边把她劳教一边玩弄伎俩欺骗家属,要么就躲藏、要么就勒索家人。

她们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着非人的迫害,两手背铐挂在二层铺床头上,两脚离地。遭受这种刑罚的弟子,轻者双手麻木,失去知觉,重者双臂残废。冬天开着窗户扒光衣服强行按坐在铁椅子上,光着脚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而且在地上倒水让它结冰(恶警称此刑叫注冰管),用电棍电得口腔流血、流油。她俩和所有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罄竹难书。更可恶的是女子监狱不让睡觉,睡觉就往身上扎针,注射不明药物,造成精神恍惚。一个大法弟子被8个犯人包夹。大法弟子在黑窝里度日如年。每当家人去看望得知他们受到的酷刑折磨,都痛哭流涕。

大法弟子刘杰只因送给刘子敬的恶父一张“真、善、忍好”卡片,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刘的恶父举报给你们,你们把刘杰非法送双城看守所迫害。没过几天刘杰就被迫害致死,年仅37岁。大法弟子王立群在哈市贾俊杰家当保姆,也是被你们非法绑架,一天内被打得七窍出血而迫害致死。你们以为这就是工作,你们已经在犯罪,迫害好人天理难容!

江、罗、刘、周已经被多国大法弟子和正义人士起诉,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罪行已经受到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国内民众也越来越看清了恶党的邪恶,天灭中共为时不远。当邪恶的中共和江泽民邪恶集团受到天惩时,全国各地那些死不改悔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其中也包括你们二位就是它们的殉葬品。快清醒吧!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已经在恶报中兑现着。双城城乡遭恶报死亡甚至祸及家人的事例已很多很多。双城大法弟子看到危险向你们袭来了,得救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为了你们及家人在天灭中共灾祸中不被祸及,再次正告你们立即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所有大法弟子,将功补过,选择生命未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9/149299.html

2006-12-01: 刘杰,女,三十七岁,原双城啤酒厂职工,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七日下午4点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5/143205.html

2006-04-17: 刘杰,女,黑龙江省双城市。刘杰于2003年2月6日被捕,并被关进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她曾遭受虐待。2003年2月17日,她的家人接到了她的死亡通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5-07-24: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刘杰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2003年2月6日(农历正月初六)中午12点多钟,刘杰与丈夫赫卫东开着自家车牌号为:L19383的微型(面包)车在正常营运中,当从北大街往南行驶至十字街等信号时,从路边巡警车上下来2名巡警,来到刘杰家车前,未出示任何证件,要去了赫卫东的驾驶证,看后就揣他兜里了,随口说:“跟我们到巡警队去一趟,有人举报你们。”当时车上还有两名乘客,也要将他们带去,乘客一再解释家有病人着急回家,才让他们下车。赫卫东无奈只好把车开到巡警队,(南二道街,原乳品厂前边)。从屋里出来3个警察,其中一个叫象军秋的对赫卫东说:“有人举报你散发法轮功传单。”随后他叫杨宝澜与另一警察去翻刘杰家的车,没翻出什么。

后来,恶警张国富、佟会群、刘国臣来了,张国富在刘杰家车里翻出几张“真、善、忍”卡片,随后对刘杰夫妇分别進行审问。张国富叫一名警察搜赫卫东的身,没搜出来什么,又问了他家的一些情况。后来由一名警察开着刘杰家的车,将刘杰夫妇拉到公安局,带到五楼,刘国臣将刘杰铐在暖气管上,把赫卫东带到另一屋分头审问。由张士跃审问刘杰,没问出什么。与此同时(下午3-4点钟)佟会群、刘国臣与东风派出所的一名警察,搜查了刘杰的家,刘杰家只有瘫痪在床的公公和体弱多病的婆婆及年幼的儿子。可想而知此事对他们的身心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从刘杰夫妇被抓到抄家,整个操作过程中,无一警务人员出示过证件及相关法律文书。

下午5点多钟,将刘杰家的车扣在公安局,佟会群与另一名警察将刘杰夫妇铐在一起送到位于102国道处的看守所。到二看守所后,佟会群对那里的警察郭庆文和赵日旭说:“打电话请示国富局长了,让送这来。”刘杰被关在6监,赫卫东关在3监。当晚让家人交200元伙食费,第二天将赫卫东关到高监又交200元。9点多钟赫卫东被叫出来,二所让他家人交1000元钱,说是保释金,家人将1000元钱交到国保大队,才将赫卫东赎出来。

出来后赫卫东给刘杰加了100元餐钱。赫卫东去要车(刘杰夫妇都下岗,家中老人有病,孩子上学,全家人的生计都指着这台车来维持)公安局的人说没收了,多次去要张国富就是不给。在这一过程中,刘杰夫妇及家人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赫卫东被放也无相关的法律文书;所交的钱款也没给收据;扣车也无相关的法律文书,全凭张国富及有关人员的嘴说。

2003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七)晚8点多钟,一黑色轿车停在了工商局家属楼门卫前,车上下来一人自称是第二看守所的,对门卫老周说:找赫卫东家。老周说;他不在家,他家老人都有病,有事跟我说吧。来人说:为刘杰的事来的,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赫卫东回来让他给看守所打电话。赫卫东回来后就给看守所打电话,是刘清禹接的,赫卫东说他是刘杰丈夫。刘清禹说:“刘杰绝食一个礼拜不吃饭,我们采取了措施,给她灌食,看她不太好,给她送医院去了,没抢救过来,这是下午3点多钟的事。”赫卫东问:“下午3点的事为什么才通知我。”接着又问:“既然是3点多钟的事,为什么8点多钟才来信。”刘清禹说:“有很多部门的事,不便通知你们,下午检察院各部门都有人在这。明天8点通知你家人去看守所。”

第二天刘杰的家人及亲属去了30─40人,看守所不让他们见刘杰的遗体。他们问刘清禹:刘杰也没犯死罪,也没批捕怎么能给整死了呢?!刘清禹说:“刘杰绝食一个礼拜,第一次灌食,回监号就吐了,我们看没灌進去,就又把她整出来,再给她灌。”说到这,刘清禹停顿下来,接着又说:“刘杰说自己喝,她喝就呛死了。”刘杰家人要求请法医尸检,当时刘清禹同意了,但张国富不同意。

2月19日上午9─10点钟左右,刘清禹和一名警察来到刘杰娘家送来死亡通知书,称:刘杰因病死亡。并威胁刘杰的父母说:如不马上火化,就按黑龙江卫生条例,按无人认领尸体处理。当时刘杰父亲说:“我们不是不认领,是你们不给,你们连看都不让我们看,怎么能谈到无人认领,人被你们给整死了,还来逼我们家人。”当时刘清禹没话说了,就走了。

2月20日上午张国富和检察院监所科张大芝一行四人来到刘杰娘家,让家人按他们编造的因病致死,尽快处理。刘杰父亲说:我孩子死因不明,她没有病,好好的一个人,11天就死在你们看守所,这不明明是迫害死的吗?!为什么非要说是病死的?我坚决不能签字!我不能给你们出任何手续。

当天下午4─5点钟刘杰家人又去看守所交涉:在刘杰被抓的11天里活着不让我们见人;人都死四天了又不让我们见遗体。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哪条哪款有这样的规定?家人一再要求自请法医鉴定,返还被扣的车及所交的钱款问题。

后来张国富只同意返还所扣的车及钱款,但就是不同意法鉴,他逼迫刘杰家人不许解剖尸体,给三千元钱,马上火化。刘杰家人不同意,双方一直僵持着,最后张国富蛮横的说:同意公安局的处理意见,就让家人见尸体,不允许家人自请法医鉴定;不同意火化,就强行火化!刘杰家人被逼无奈,加之见女儿心切,只好违心的同意了,才得以在火葬场见到了已死四天的女儿。刘杰家人看到她整个脖子通红,嘴大张着,眼睛微睁……。见此情景,刘杰家人的心都碎了。

刘杰无辜被害,给其家人造成的伤害和经济损失都是巨大的。直接导致了瘫痪在床的公公无人侍奉;年幼的孩子和年老体弱的婆婆无人照料。谁也不敢把实情告诉老人,刘杰的婆婆老问刘杰怎么不回来?没办法只好说刘杰被判刑了,老人听此信一股急火双目失明了,刘杰火化后的第二天就将老人送到哈市住院治疗很长时间。一年以后偶然得知刘杰的已死的情况,老人痛哭不止。

杰家车前,未出示任何证件,要去了赫卫东的驾驶证,看后就揣他兜里了,随口说:“跟我们到巡警队去一趟,有人举报你们。”当时车上还有两名乘客,也要将他们带去,乘客一再解释家有病人着急回家,才让他们下车。赫卫东无奈只好把车开到巡警队,(南二道街,原乳品厂前边)。从屋里出来3个警察,其中一个叫象军秋的对赫卫东说:“有人举报你散发法轮功传单。”随后他叫杨宝澜与另一警察去翻刘杰家的车,没翻出什么。

后来,恶警张国富、佟会群、刘国臣来了,张国富在刘杰家车里翻出几张“真、善、忍”卡片,随后对刘杰夫妇分别進行审问。张国富叫一名警察搜赫卫东的身,没搜出来什么,又问了他家的一些情况。后来由一名警察开着刘杰家的车,将刘杰夫妇拉到公安局,带到五楼,刘国臣将刘杰铐在暖气管上,把赫卫东带到另一屋分头审问。由张士跃审问刘杰,没问出什么。与此同时(下午3-4点钟)佟会群、刘国臣与东风派出所的一名警察,搜查了刘杰的家,刘杰家只有瘫痪在床的公公和体弱多病的婆婆及年幼的儿子。可想而知此事对他们的身心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从刘杰夫妇被抓到抄家,整个操作过程中,无一警务人员出示过证件及相关法律文书。

下午5点多钟,将刘杰家的车扣在公安局,佟会群与另一名警察将刘杰夫妇铐在一起送到位于102国道处的看守所。到二看守所后,佟会群对那里的警察郭庆文和赵日旭说:“打电话请示国富局长了,让送这来。”刘杰被关在6监,赫卫东关在3监。当晚让家人交200元伙食费,第二天将赫卫东关到高监又交200元。9点多钟赫卫东被叫出来,二所让他家人交1000元钱,说是保释金,家人将1000元钱交到国保大队,才将赫卫东赎出来。

出来后赫卫东给刘杰加了100元餐钱。赫卫东去要车(刘杰夫妇都下岗,家中老人有病,孩子上学,全家人的生计都指着这台车来维持)公安局的人说没收了,多次去要张国富就是不给。在这一过程中,刘杰夫妇及家人没有收到拘留通知书;赫卫东被放也无相关的法律文书;所交的钱款也没给收据;扣车也无相关的法律文书,全凭张国富及有关人员的嘴说。

2003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七)晚8点多钟,一黑色轿车停在了工商局家属楼门卫前,车上下来一人自称是第二看守所的,对门卫老周说:找赫卫东家。老周说;他不在家,他家老人都有病,有事跟我说吧。来人说:为刘杰的事来的,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赫卫东回来让他给看守所打电话。赫卫东回来后就给看守所打电话,是刘清禹接的,赫卫东说他是刘杰丈夫。刘清禹说:“刘杰绝食一个礼拜不吃饭,我们采取了措施,给她灌食,看她不太好,给她送医院去了,没抢救过来,这是下午3点多钟的事。”赫卫东问:“下午3点的事为什么才通知我。”接着又问:“既然是3点多钟的事,为什么8点多钟才来信。”刘清禹说:“有很多部门的事,不便通知你们,下午检察院各部门都有人在这。明天8点通知你家人去看守所。”

第二天刘杰的家人及亲属去了30─40人,看守所不让他们见刘杰的遗体。他们问刘清禹:刘杰也没犯死罪,也没批捕怎么能给整死了呢?!刘清禹说:“刘杰绝食一个礼拜,第一次灌食,回监号就吐了,我们看没灌進去,就又把她整出来,再给她灌。”说到这,刘清禹停顿下来,接着又说:“刘杰说自己喝,她喝就呛死了。”刘杰家人要求请法医尸检,当时刘清禹同意了,但张国富不同意。

2月19日上午9─10点钟左右,刘清禹和一名警察来到刘杰娘家送来死亡通知书,称:刘杰因病死亡。并威胁刘杰的父母说:如不马上火化,就按黑龙江卫生条例,按无人认领尸体处理。当时刘杰父亲说:“我们不是不认领,是你们不给,你们连看都不让我们看,怎么能谈到无人认领,人被你们给整死了,还来逼我们家人。”当时刘清禹没话说了,就走了。

2月20日上午张国富和检察院监所科张大芝一行四人来到刘杰娘家,让家人按他们编造的因病致死,尽快处理。刘杰父亲说:我孩子死因不明,她没有病,好好的一个人,11天就死在你们看守所,这不明明是迫害死的吗?!为什么非要说是病死的?我坚决不能签字!我不能给你们出任何手续。

当天下午4─5点钟刘杰家人又去看守所交涉:在刘杰被抓的11天里活着不让我们见人;人都死四天了又不让我们见遗体。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哪条哪款有这样的规定?家人一再要求自请法医鉴定,返还被扣的车及所交的钱款问题。

后来张国富只同意返还所扣的车及钱款,但就是不同意法鉴,他逼迫刘杰家人不许解剖尸体,给三千元钱,马上火化。刘杰家人不同意,双方一直僵持着,最后张国富蛮横的说:同意公安局的处理意见,就让家人见尸体,不允许家人自请法医鉴定;不同意火化,就强行火化!刘杰家人被逼无奈,加之见女儿心切,只好违心的同意了,才得以在火葬场见到了已死四天的女儿。刘杰家人看到她整个脖子通红,嘴大张着,眼睛微睁……。见此情景,刘杰家人的心都碎了。

刘杰无辜被害,给其家人造成的伤害和经济损失都是巨大的。直接导致了瘫痪在床的公公无人侍奉;年幼的孩子和年老体弱的婆婆无人照料。谁也不敢把实情告诉老人,刘杰的婆婆老问刘杰怎么不回来?没办法只好说刘杰被判刑了,老人听此信一股急火双目失明了,刘杰火化后的第二天就将老人送到哈市住院治疗很长时间。一年以后偶然得知刘杰的已死的情况,老人痛哭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4/106862.html

2005-01-07: 双城市第二看守所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邪恶之徒,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双城市公安局以张国富为首的邪恶不法之徒,从九九年七.二○五年多来一直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里发生了7起被直接迫害致死案件,法律上明文规定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不允许出现生命危险,可是这些人知法犯法。

身体残疾多年的大法弟子张生范被非法关押只有三天;刘杰关押只有9天;肖亚丽8天;顾秀娴6天;吴宝望不到一个月就都被迫害死在第二看守所,这些生命被无辜迫害致死的直接责任人有:双城市610主任姜宏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政保科科长金宛智、佟会群、第二看守所所长刘清禹、朱晓波、狱医刘洪治。

2004年十一期间,邪恶之徒陆续又非法抓捕8名大法弟子。其中黄彦珍、郭凤兰已是60多岁的老人,并且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竟给黄彦珍非法判刑7年、郭凤兰6年,而且现已偷偷将她俩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黄彦珍现在女子监狱集训队,因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监狱给她关入小号并灌食折磨加重迫害。现在家属正在通过法律部门起诉这些直接迫害黄彦珍、郭凤兰的凶手。

2004-06-16: 双城啤酒厂大法弟子刘杰,女,37岁,2002年2月6日在散发大法资料时,被双城“610”恶人刘子敬之父举报被抓,送双城第二看守所。在张国富指使下,于2002年2月17日,看守所对刘杰進行灌食迫害,先由姓王、姓李的两个犯人将刘杰按住,狱医刘洪志灌盐水,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当天灌食致死。参与人有副所长朱晓波,女管教徐玉泽。死后公安局封锁消息,并向家属说有病致死。家属见到尸体时,看到耳朵边发青,嘴角还有血迹,嘴大张着,惨不忍睹。公安局不让验尸,强行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6/77195.html

2003年春节期间,黑龙江大法弟子刘杰(女,37岁)因发放印有“真善忍”字样的新年贺卡被抓并被迫害致死。

大法弟子刘杰被双城看守所虐杀一案的有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24/47024p.html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刘杰,女,37岁,家住双城市,曾经在双城啤酒厂上班,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家中有五口人,公婆和他们夫妻两人,再加上活泼可爱的、年幼的儿子。她是个人品非常好的女人,全家幸福美满。

双城市大法弟子刘杰被迫害致死一案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
 
2003年2月17日,双城市大法弟子刘杰被双城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以下是我们得知的更多情况。
2003年2月6日,刘杰与其爱人(不修炼)象往常一样一起出车。刘杰在售票之时将两张印有“真善忍”的卡片作为新年礼物分别赠送给两名乘客。而两名乘客中有一人竟是双城市610邪恶之徒的家人,他下车后便记下车牌号并马上打电话到610举报。610歹徒接到电话后便通知公安局国保科,国保科恶警佟双群带人将刘杰及其丈夫劫持,后转入双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当日,刘杰的家被恶警们非法抄检,早已患病在床的公公婆婆经此惊吓病情加重。因刘杰的爱人不修炼,瘫痪在床的老人急需家人的照顾,邪恶之徒在对他勒索近两千元后不得不释放了他。全家用以维持生活的出租车被勒索五千元后才允许取回。十一天后,家人突然收到刘杰死亡的通知。看守所及公安局对外声称刘杰死于“疾病”,然而刘杰因修炼大法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仅仅十一天,一个活生生的人便从这个世上不明不白的消失了?!让我们看看双城市看守所恶警们一贯的暴虐行径就不难戳穿他们的谎言。

双城市大法弟子刘杰被迫害致死一案的相关责任人
 
来自黑龙江省双城市610恐怖机构内部的消息确切证实,举报大法弟子刘杰使其被江氏爪牙迫害致死的恶人正是借调到双城市610帮忙的刘子敬的家人(极有可能是其父亲)。刘子敬为人自私自利,为达个人目的不择手段,其言行为原工作单位正义之士所不齿。此次接到其邪恶家人举报后,刘子敬便立即通知国保科佟双群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刘杰。刘子敬想以此邀功请赏来达到转正、向上爬的目的,把善良守法的百姓逼迫得没有生路。岂不知,这些主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自己最终却难逃天理报应。
希望善良的知情者能進一步将刘子敬及佟双群的其它犯罪恶行曝光,使其早日列入恶人榜以便接受正义的审判。

黑龙江省双城市大法弟子刘杰被第二看守所迫害致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4/45174p.html

2002-01-07: 刘杰,女,34岁。2000年3月她和同修进京上访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在中途被截,转至双城驻京办,被灌酒,带上手铐,后被带回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看守所张国富向家属勒索3000元后放回。2000年7月她与功友在市贸易城广场炼功被抓至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看守所张国富向家属勒索100多元后放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7/22718.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包健豪15846630391
于泉涌15545270588
徐文利13654574977
辅警马忠龙15046796435
孙振楠15246684667
占友良13845152004
赵传君18246639177
任义15343219111

2019-04-29: 联兴乡派出所:
电话:45153241568
所长曾庆元13904661965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一监区:监区长赵健 狱警:顾宪雨、唐帅、张柏宁、那荣涛、陈斌、薛兆秋、戚金龙、张廷彪、刘阳、李忠军、周帅、田坤成、李滨、张国凯、林新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