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 >> 张玉梅, 女,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五常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2-04-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1-16: 做好人屡遭迫害 黑龙江五常市张玉梅控告江泽民

黑龙江省五常市张玉梅因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被迫害,二零一五年她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张玉梅说:“我修炼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江泽民发动了这场残酷迫害,丈夫承受不住压力,跟我离了婚,我失去了家庭,我在遭受肉体迫害的同时,还承受来自方方面面的精神压力,我起诉江泽民不只是为我个人讨公道,更重要的是他把整个中华民族拖入前所未有的道德崩溃的深渊,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起诉他。”

以下是张玉梅在控告书陈述的被迫害情况: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我去农村讲真相遭五常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五常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间我绝食抗议反迫害,遭到东升派出所所长侯伟英和其他警察的迫害。他们用头套蒙住我的脑袋,拳脚相加。公安局副局长钟艺文指使犯人给我戴脚镣和手铐,并利用暴力插管灌盐水,叫刑事犯给灌盐水折磨。犯人打来一盆热水倒入二斤盐和一小点的玉米面,搅和搅和把我手反扳背后,揪着头发按到椅子上就灌。一次我被灌的差点休克,眼睛憋的很大。每次遭插鼻管迫害后都造成我大口吐血、便血。迫害一个多月之久,又非法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610主任朱宪福怕劳教所因我身体不合格拒收,特地给劳教所送去三千元现金行贿,强行把我送进劳教所迫害一年。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的一个晚上,付彦春、莫振山、朱宪福等一伙翻墙闯入我家,一拥而上,我大冬天光着脚外衣都没穿,他们连拖带拽的要把我塞进车里。当时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莫振山用手把我嘴捂上强行塞进车,劫持到五常洗脑班。到洗脑班,开门付彦春就骂,强迫写“三书”,指使其他人员把我胳膊拉直,铐在两张床中间强迫蹲着,用白塑料管子抽打,一直打骂到后半夜,打的我脸上和身上青紫的,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在脚下让我踩,对肉体进行残酷迫害的同时还进行人身攻击。我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我向世人发真相资料时,被五常市常堡乡派出所劫持,次日被国保大队战志刚等人非法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十五天。期间因为我不承认犯法,他们不放我,我绝食抗议反迫害,之后又强行被劫持到哈市前进劳教所强行劳教二年。

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到前进劳教所当天下午,一队队长王敏,刘畅强迫我写所谓“三书”,并逼迫我说侮辱师父和大法的话,我拒绝。刘畅、王敏二话没说,拿起电棍就电,夏天穿的都是单衣服,刘畅撩起我的衣服,王敏各处电,刘畅用拳打,王敏把我打倒,刘畅用脚踩我的头,打的我承受不住,违心的念了他们提前写的说辞。之后还让我到猪圈去喂猪,清除粪便,劳动之外还要接受犯人的侮辱打骂。到晚间睡觉时,王敏不让那个班长叫王芳的给被子,就在光板床上睡。由于我胸部被打的非常疼,咳嗽的也非常厉害,晚上咳嗽的不能入睡,翻来覆去的,白天只能蹲着才能咳嗽出来,一直四十多天才好。在劳教所除了干活,再就是强迫看播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相。

二零一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九日,劳教所说610明天来人,她们又开始教法轮功学员怎样回答他们的话。我们不配合,为了达到转化的目的,晚间他们把所有的劳教所的警察招集来,制造紧张气氛。他们拿着刑具把我们关在一个办公室内脸对着墙,一排警察一个一个的迫害我们。我们形成整体决不配合他们,后来把我们关在一个房间里冻了一个晚上。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也就是过完年刚上班,劳教所开会说要严打一个月。他们对我们又一次的疯狂迫害,让背监规,我不配合,这使狱警王小伟非常生气,并把我带到二楼没有监控的屋里,用绳子把我的双手反绑在床上,然后把裤子脱掉先是打耳光,当时鼻子就打出血流的身上地上全是血,还喷王小伟一身,然后用电棍电,当时电的身体青紫的,之后又把我绑在暖气管子上蹲着,蹲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上班,王小伟和吴宝云她们二人是队长,又把我吊在三楼没有监控的屋内,把我的衣服、裤子、鞋都扒掉,双手反绑在二层床上吊起来,然后用胶带把嘴封住,身子用胶带缠上,脚用手铐铐在床上,王小伟、吴宝云每人一个电棍,同时电手心、脚心,各处电,还拿胶棒往腿上打,当时眼睛憋得非常大,喘息非常困难。电完后又叫来警察叫沙玉理的伪善的来转化我。我说我根本没犯法,我决不承认所谓的“三书”,是你们在执法犯法。他们说既然你不承认也不听那好,他又重新用手铐吊起来,一直吊到她们吃完中午饭才放下来,之后又绑在暖气管子上蹲着,警察轮流看着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

我后来就开始绝食。第四天他们开始灌食,每天两次。在绝食过程中,还把电视特意搬到我房间里,把我绑在床上蹲着强迫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大冬天打开窗户冻我,一直折磨半个月,后来又把我重新返回到一队严管。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去邻县榆树市农村讲真相,被人构陷,被榆树市于家镇派出所绑架后送到榆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期间于家镇派出所姚所长威胁恐吓家属,索要三千元钱,还有大米三百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6/做好人屡遭迫害-黑龙江五常市张玉梅控告江泽民-337635.html

2015-10-04: 黑龙江五常市张玉梅、张淑文受迫害纪实

黑龙江五常市两位妇女张玉梅、张淑文坚持修炼使她们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强制张玉梅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吊铐、电击、野蛮灌食、毒打等等肉体摧残。

一、张玉梅受迫害经历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使我身心受益。修炼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尤其是乙型肝炎、萎缩性胆结石、牙龈出血,这些病一直折磨我,整天身体无力,上医院花多少钱,也治不了我这个病。萎缩性胆结石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就在我万念俱灰时,经人介绍炼法轮功,学法第二天这些病全无,一身轻,家人都说这个功法太好了。从此,我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思想道德不断升华。认识我的人也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对大法进行污蔑和造谣。当天早晨,我去省政府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被哈尔滨防暴队强行拽上车,押到双城市八小学,强行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五常市公安局动用一切警力,连接把我们用大客车遣返回五常市公安局会议室,无理的进行审问。第二天早晨才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五号晚上,我和一名老年同修一同进京证实法轮大法好,那时车站搜查特别严,根本不让法轮功学员进京,我们是搭乘个人拉粮食车去的,到那里我们买一把小旗,写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插到天安门广场周围的大客车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又一次到天安门,打出了“法轮大法好”条幅。

二零零一年一月八日,我和同修去农村杜家镇开发屯发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村民举报,被杜家镇派出所所长左凤和等警察开车拦截,我们车内一行八人全部被绑架到杜家镇派出所。随后所长左凤和勾结五常公安局,将我们全部押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我们绝食抗议非法迫害,我遭到东升派出所侯伟英和其他警察的暴打,他们用头套蒙住我的脑袋,拳脚相加的对弱小的我进行惨不忍睹的暴打。因为我绝食绝水,五常原公安局副局长钟艺文叫嚣“不信治不了法轮功”,他命令犯人给我戴脚镣和手铐,并进行惨无人道的野蛮灌食。他们叫刑事犯打来一盆水,倒入二斤盐和一小点的玉米面,搅和搅和,把我双手反绑背后,揪着头发,按到椅子上,犯人用大粗胶皮管子很费劲才能插进鼻子里,然后从鼻子插到胃里。我被灌的差点休克,眼睛憋得很大,不能呼吸,险些休克。每次遭插鼻管,都造成我大口吐血,便血。

在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多月,二月二十六日非法劳教一年,我被劫持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一个晚上,五常610朱宪福、莫振山、付彦春等一伙人,非法翻墙闯入我家,他们一拥而上,大冬天把光着脚、没穿外衣的我,连拖带拽,强行把我塞进车里,劫持到五常610洗脑班迫害。当时我一个人在家。

到了洗脑班,付彦春开门就骂,骂的话不敢入耳,强迫写“三书”,指示其他不法人员,把我的胳膊拉直,用手铐铐在两张床中间,强迫蹲着,用白塑料管子抽打我身体,一直打骂到后半夜,打到我脸上和身上青紫,还把师父的法像放到脚下让我踩。对肉体进行残酷迫害的同时,还进行轮番式的精神迫害。我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后,赶上过年放假没人看管我,还逼我写保证书才放我回家。从此我就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晚,我和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五常市常堡乡派出所绑架,第二天被五常公安局国保大队战志刚等人非法劫持到五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押十五天后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做劳工奴役,期间饱受人间地狱般的肉体和精神摧残。

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我被送到前进劳教所的当天下午,一队队长王敏和刘畅,强迫我写“三书”并逼迫我说侮辱师父和大法的话,我拒绝,刘畅和王敏二话没说,拿起电棍就电。夏天穿的都是单衣服,刘畅撩起我的衣服,王敏各处电,刘畅用拳打。王敏用电棍把我电倒在地,刘畅用脚踩我的头,打的我承受不住,违心的念了他们提前写的说辞。之后还让我到猪圈去喂猪,清除粪便,劳动之后还要接受犯人的侮辱打骂。到晚间睡觉时,王敏不让那个叫王芳的班长给被子,就在光板床上睡,还是上铺,并且上床都很费劲,由于我胸部被打得非常疼,咳嗽的非常厉害,晚上咳嗽的不能入睡,翻来覆去的,白天只能蹲着才能咳嗽出来,一直四十多天才好,在劳教所,除了干活,就是被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像。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号,劳教所说610明天来人,他们又开始教法轮功人员怎样回答他们的说辞,我们不配合,劳教所为了达到转化的目的,晚间他们把所有的劳教所的警察召集来,制造紧张气氛,他们拿着刑具,把我们关在一个办公室内,脸对着墙,一排警察一个一个的迫害我们,我们不配合他们,就把我们关在一个房间里冻了一夜。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也就是过完年刚上班,劳教所开会说要严打一个月,他们对我们又一次的疯狂迫害。让背监规,我不配合,这时队长王晓伟把我带到二楼没有监控的屋子里,用绳子把双手反绑到床上,然后把裤子脱掉,先是打耳光,当时鼻子就打出血了,流得身上地上全是血,还喷王晓伟一身;然后用电棍电,当时电的身体青紫的;之后又把我绑在暖气管子上蹲着,晚上到值班室蹲了一夜,没让睡觉。

第二天上班,王晓伟和吴宝云,他们二人是队长,又把我吊在三楼没有监控的屋内,把我的衣服裤子鞋都扒掉,双手反绑在二层床上吊起来,然后用胶带把嘴封住,身子用胶带缠上,脚用手铐靠在床上,王晓伟、吴宝云每人一根电棍,同时电我,手心脚心各处电,还拿胶棒往腿上打。当时打的我眼睛憋得非常大,想喊喊不出来,喘息非常困难。

电击二个多小时,电完后又叫来警察,叫沙玉锦的警察伪善的来转化我,我说我根本没犯法,我绝不承认所谓的三书,是你们在执法犯法。他说既然你不承认,也不听那好,他又重新用手铐把我吊起来,一直吊到他们吃完午饭才把我放下来;之后又绑在暖气管子蹲着,晚上又把我绑在监控室蹲了一夜。第二天王晓伟,吴宝云又把我的双手反绑后,用绳子绑在一起,用手铐铐着绑在床上,蹲军姿,站不起来,坐不下,从早上四点多开始一直到晚上十点半,不许我和其他修炼人见面,放污蔑师父的录像给我看,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

后来我为了摆脱种种迫害,我绝食抗议。在绝食第四天,王晓伟,勾结医院院长王宗良,强迫灌食,每天两次插管灌食。十一天停止绝食后,王晓伟又采取不让睡觉的手段进行折磨,七天七夜晚上在警察值班室,由值班警察监视,白天继续捆绑,我的脚肿的很大,身体瘦的很不像样。在这期间,吴宝云放诬陷法轮功师父的录像,强迫我看,把音量放到最大倍数,大冬天打开窗户冻我。一直折磨半个月,后来又把我重新返回到一队严管,继续迫害。

就这样我在前进劳教所遭受了两年非人的肉体伤害和极度的精神摧残。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去邻县榆树市农村讲真相,被人构陷,被榆树市于家镇派出所绑架后送到榆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期间于家镇派出所姚所长威胁恐吓家属,索要三千元钱,还有三百斤大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4/黑龙江五常市张玉梅、张淑文受迫害纪实-317025.html

2013-08-18:张玉梅自述在哈尔滨劳教所遭电棍酷刑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我和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五常常堡乡中华村向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被中华村村长伙同常堡乡派出所恶警绑架,于八月四日被送入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里边我因不配合恶警写所谓‘三书’,多次被残酷迫害。

第一次,恶警刘畅对我拳打脚踢,用脚踩头,王敏把我衣服扒开用电棍电全身。

第二次,因我不写所谓的“揭批法轮功”材料,恶警王晓伟将我手铐暖气上,用电棍电。参与人还有杨燕,王美英。

第三次,在二零一二年二月十日,因我不背监规,王晓伟把我带二楼,将我衣服扒光,用电棍电我,电得我鼻子流了大量的血,衣服、地上到处是血。之后,将我双手铐在暖气片上,不准我睡觉,蹲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恶警吴宝云和王晓伟又将我吊到三楼一个单间的床上(三楼没有监控器),将我衣服和鞋扒光后,身上缠满胶带,双腿扣在床上,嘴也缠上了胶带,每个人拿一个电棍电我全身(参与者还有王美英,卢淑彬,刑事犯陶春玲)。电完之后又找来一个狱警沙玉锦劝我,让我配合,我拒绝。他们又重新将我吊起来,直至中午十二点,将我放下来,用手铐扣我到暖气片上,继续让我蹲着,不准吃饭,连续两宿不让睡觉,不准上厕所,让狱警看着。

在这次迫害中,我耳朵被打聋,胳膊被吊得不能动弹,一年多才好,就这样迫害持续了半个月。我就开始绝食,绝食到第五天,大夫刘建国,张传喜,王忠良等人强行灌食迫害,之后他们给我放诬蔑法轮功的录相,冬天以屋子有味为由将窗户打开冻着我。

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晚又将我转入一队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18/张玉梅自述在哈尔滨劳教所遭电棍酷刑-278325.html

2012-11-13: 曝光哈尔滨前進劳教所的残暴
...法轮功学员张玉梅也因不背守则被队长王晓伟和队长吴宝云扒光衣服,两根电棍同时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3/曝光哈尔滨前進劳教所的残暴-265404.html

2012-04-17: 哈尔滨前進劳教所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哈尔滨前進劳教所二队一直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守则、规范。三月中旬,法轮功学员方桂兰、张玉梅、赵玉霞拒绝背守则,队长王晓伟把她们挟持到三楼用电棍电她们,她们开始绝食反抗,恶警们野蛮灌食,张玉梅和方桂兰的鼻子被插管插出血了,后来不让她俩睡觉,不分昼夜地折磨她们。她们绝食半个月左右,现在被逼背规范。

二队现在的大队长是:霍淑萍,王晓伟调到了教育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7/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255800.html

2012-04-15: 哈尔滨前進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
(一)法轮功学员张玉梅、女、五十二岁、家住五常市。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被劫持到前進劳教所,当天一队恶警张王敏、刘畅把她叫到二楼队长室强迫她写“三书”,并逼迫她说侮辱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创始人李老师的话。张玉梅拒绝。刘畅、王敏两人穷凶极恶地毒打她、踢她,逼迫她蹲着,刘畅把张玉梅的衣服撩起来,王敏用电棍电她肚皮。张玉梅实在无法承受她们毫无人性地酷刑折魔,违心地说了邪恶提前准备好的说辞。十一月初张玉梅从一队劫持到二队,十一月二十八日前進劳教所再一次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攻“坚战术”即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用刑法、体罚、侮辱等违背人性的手段。队长王晓伟把张玉梅叫到三楼用手铐把她铐上,用电棍电她,参与迫害的还有恶警王美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5/哈尔滨前進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255706.html

哈尔滨 五常市(县,五常“转化班”,哈尔滨市“610”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11-07:黑龙江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邮编150070
所长刘芳13945155333

五常市公安局营城子派出所电话:0451-----55873110
五常市公安局拉林派出所电话:0451------55883110



2018-01-24: 五常市八家子派出所电话:0451-558751830451-558750120451-55985012
八家子派出所 所长 段 飞 电话:13904663110
八家子派出所 副所长 李洪宇 电话:15653655866

2017-12-20: 背荫河派出所:0451-55880084

五常市委政法委 区号:0451 邮编:150200
五常市政法委:451-53522926

高雪峰53537773(办)15146446666
金耀辉13845141055
杨久林13845631321
代丽娟13936070559
赵彬13766992989
高彦萍:13936059377
综治办、维稳办、值班电话:0451-53522926
五常市610主任 韩光13074522055
451-55801013
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金耀辉:办451-5352247113845141055
(洗脑班头目)
政法委书记 梅晓东:办451-53537773

五常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451-53524127
大队长 白云祥:办451-5352412613030023456
原队长 战志刚:1393655168813936551668
国保大队:451-53524126
副队长 辛晓华13936217333
辛晓华妻 翟蕾15545960888、
15638963333

五常市公安局
局长 崔义:办451-5352212613684500001
政委 李海峰:办451-5353523513936378999
副局长 冯志民:办451-535389981380462151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