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 >> 尹海珠, 女, 44


出生时间: 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九日
个人情况: 原在佳木斯市工商银行西林支行员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前进区保卫社区二十四组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十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2-31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鹤岗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2-13: 十年冤狱 骨肉分离
黑龙江佳木斯市尹海珠自述被迫害经历

下面是黑龙江佳木斯市尹海珠女士自述她的遭遇:

我从小就记事早,跟母亲说起儿时的事时,母亲说是三岁多的事。我爱幻想:那时好像都是不切实际的事。我十七岁就参加了工作,而且还是人人都羡慕的在银行工作。二十三岁那年结了婚,自认为很幸福了。但我还是有一些疑惑解不开,比如: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人再幸福到老也得分开。我很喜欢笑,一笑起来就停不下来。这时脑子就会想起“乐极生悲”。如果意外得到的,不是自己的,总觉得不应该拿。

一、修大法 找到真正的幸福

有一天,亲人给我介绍法轮功,我看了大法书《转法轮》后感觉什么疑问都解开了。这是能使人修炼的一本天书,我很激动,便下决心要修下去。那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份,那年我二十五岁。

之前我的身体很弱,只要有个“风吹草动”、流行感冒什么的都落不下我。十九岁时化验血,被验出有乙肝,再加上本来就体弱,我父母就特别关照我,家里的活从来不让我干。那时,修大法后的我精力充沛,原来身体总没有力气的感觉没有了,这真是一个好功法!

我找到了炼功点和学法小组。从那以后,除了单位有事以外,从没间断过。因大法书中处处都教人怎样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所以我在做工作时认认真真,把做好本职工作视为己任。炼功的当年,我就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

二、坚持正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从来没经历过运动的我,当时就是想不通,为什么能这样,但我仍然坚持修炼。单位找到我,让我写不炼的所谓“保证书”,我不同意。父亲很害怕,他觉得我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告诉我说:他自己经历过很多次运动,如“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告诉我不要傻。我听完也没往心里去。

“七·二零”以后,我每天都吃不下饭,往日的笑容也没了,每天妈妈都多次打电话问我:吃没吃饭,还把做好的饭送到我家让我吃,七月二十八日,我在家实在呆不下去了,我决定去北京上访。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我要说句公道话。这一去,我也感觉到意味着什么,工作可能就没有了;到北京了也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我家邻居,和我同龄,说他家亲戚亲眼目睹了“六·四”大学生被共产党用坦克和机枪突突的事件),我就想:也许不能活着回来了。

到了北京才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还没进到信访办,就被地方派去的警察给截走,送到地方驻京办事处。在那里等地方单位或当地派出所来人,押回当地。我也不例外。

当时是单位和所在分局一同来的,四个人把我押回了当地。下车已是半夜,他们把我带到了分局做所谓的笔录。然后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单位的领导就给我父母打了电话让我听。接通后,父亲那边有点哽咽,说了两遍:“好好的”就说不下去了。母亲接了过来,因母亲也修炼,所以还算坚强,她问我需要什么。我说,什么都不需要。因我不知道下一步要对我干什么。他们随后给我开了拘留十五天的票子,把我送进了看守所。当时我很害怕,因我不知道那里边是什么样,在被送往看守所的路上,在这半夜时分,透过车窗看到两边的大树都是恐怖、阴森的。到了那里,分局的人把我交给了看守所的人。往里进的时候,听到一道道铁门和哗啦啦的铁链子的声音,我的心都到嗓子眼了,跟在后面一步一步的走着…… 突然一道铁门开了,他让我进去。我被安排睡在了便池旁边,伴着难闻的气味,觉得很累,就睡着了。

被关押到十五天时,家人、分局的人、还有政法委的人,一起来到看守所,让我写个“保证书”便能放我出去,我没写。这时家人、朋友都上来劝我,丈夫没说一句话,走的时候哭了。我心里很难过,但我知道我们并没有错,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

两个半月后,家人被分局勒索了五千元钱,我被放回家。这时,我已经被开除了公职。

二零零零年,我在百货大楼给人打工,那时我刚怀孕,来了几个市局的,要我跟他们走一趟,并说这回看你怎么办,我说我怀了小孩,那时才两个多月,还看不出来。到了市局,他们审了我一天也没给我吃饭。晚间把我送进了看守所,明知我怀孕。

姐姐不放心我,有人告诉她,他们这么做是在犯法。我姐姐就给看守所打了电话,说我妹妹现在怀着孕,你们收她是犯法。看守所怕担责任就告诉姐姐,你妹妹要真怀孕就放她。第三天,看守所的人把我叫了出去,去了医院检查,回来后,下午就把我放回家了。姐姐跟我说:看守所的人让她告市局,他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在回来的路上,他们还要勒索姐姐的钱,姐姐说没有。就不了了之了。

二零零二年,本地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地毯式的大搜捕,家人很担心,便让我出去躲一躲。当时孩子还没到十一个月,正好是哺乳期,但我也知道他们不会因为你孩子小就放过你,真是万般无奈!我走出了家门。

在我走的第三天,市局和派出所来了一帮人,闯进了我母亲家。过后听母亲说,孩子当时看到这个场面吓得哭个不停。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就发了通缉令。从此我便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想孩子都不敢白天回家,因为白天回家父亲怕邻居看到告发,父亲便上阳台去看。所以我很少白天回来。想孩子就天黑了回去,陪孩子一会儿就得走。

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哥哥得了肝癌,晚期。我去看了几回,姐姐说,你走吧,等哥哥不行了进医院我再通知你。等姐姐通知我的时候,我匆忙来到医院,但还是没能见到哥哥最后一面,哥哥在昏迷的状态下走了,过后听姐姐说哥哥临终前跟她说:我死后,别让妹妹到火葬场送我,别让公安局看着再把她抓了。就这样,我连哥哥的最后一程都没能送上……

二零零二年末,我去同修家,被在那里蹲坑的警察绑架,他们把我劫持到分局。当时有六、七个人。我的双手被反铐着背到后面,双腿被劈开到极限,同时双脚被绑在椅子上,椅子上都坐着警察,还有两个警察坐在另两面,头上被扣着一个东西,他们敲打着这个东西镇我耳朵,再用烟头熏鼻子。他们就在一旁观察着,其中一个说:还能坚持呢!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晕过去了,在晕过去的一刹那我听见了肌肉被撕开的声音,过后看到,腿的内测已青紫。

他们看我晕过去了,就用凉水往头上泼,我慢慢的醒了过来。他们又用笔夹在我十指中间,一只手夹两个,然后两个男警察一人把住一只手用尽力气使劲捏,当时我痛的叫了起来。这时,有个警察拿我的脖套塞到我的嘴里,试图不让我喊出声。当时分局局长在旁边看着。过了一会儿,局长说:“好了”。当他们松开手的时候,我的手耷拉着,已没有知觉了。那个局长说:动一动。过后看到被夹过皮肉的地方都破了。局长又让他们找来两个很硬的东西,说是要往我脚底下扎(这样往穴位上扎,人会受不了)。他们就往穴位狠劲的扎,再用劲划,脚底也被划破了。过后,有一个警察问我恨不恨他。我说不恨,因为你们也是被欺骗的,也是受害者。

三、十年人间炼狱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在异地想去探望一位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晚间六点多钟被警察绑架,当晚我被送进了看守所。我心情沉重到了极点,不仅仅是我失去了自由,我想起了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

他们将我提外审,在看守所的健身房,他们昼夜不让我睡觉,每晚都有五、六个警察。他们把我铐在凳子上,看我要犯困的时候,就往我的头上浇冷水,冷水从头上流到衣服里,东北二月的天是最冷的,我被冻得出现了痔疮的症状,像针扎一样的痛。我承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白天时我看到窗台上落的鸽子都很羡慕!

有一个女警察,四十多岁,她对我说:你要不吃饭我就把你的眼睛捅瞎了,说着就用手指往我眼球上捅,我闭着眼睛,当时感觉眼睛很痛。她的表情是那么的邪恶狰狞。

他们又把我的头发用绳子绑上,另一端绑在上面吊着。还有一个男的,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我的头和腿。我没屈服,因为我修炼的是“真、善、忍”没有错,他们只是被邪党蒙蔽的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讲中共怎么封锁网络,不让他们看到法轮功真实的一面;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们师父在书中讲了自杀是“有罪”的,所以自焚不是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所为。是官方造假,蒙蔽你们百姓的。有很大一部份警察听了之后,都不做声。当时绑架我的那个片警很同情我,说了一句:“早知道这样对你,我不抓你好了。”我听了从心里为这个生命的觉醒高兴。半夜里,我跟看我的警察讲真相。后来我跟他说:“来这里,你们明白了真相,我也没白来”。我心里有了一些欣慰。

他们整天整宿的不让我睡觉,于是我绝食抗议。绝食到了第四天,他们就想给我灌食,并把我拉到市医院,给我做了心电图、量血压,还跟大夫说我是杀人犯,好掩盖他们的罪行。我小声把大夫叫了过来,告诉他:我不是杀人犯,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迫害我。医生听后,便说:“你回去吧,好好吃饭,有事再来。”当时分局想让医生给我灌食,医生没同意。这样他们又给我拉回了看守所。后来他们录所谓口供时,我没配合,什么都没说。他们给我下了批捕令。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强行给判了十年。

当我接到这个消息后,我真的无法接受。这十年意味着什么,父母年迈,能等到我回家吗?孩子那么小怎么办?极度痛苦!我写了上诉书,写到:我修炼法轮功对社会、对国家都有百利而无一害;修炼中我怎么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我让看守所转交给法院。但没过多长时间就来了通知,说维持原判。

被投监的前两天,母亲和姐姐来探望我,说父亲听到我判了十年这个消息后病倒了。天真的儿子还不知道我将要离开他,这十年中,听母亲说:有一次到幼儿园去接儿子时,儿子看到其他小朋友见到妈妈来接时,喊妈妈,儿子也跟着喊。我母亲说:“她不是你妈妈。”儿子当时就哭了。

我被送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当天,看守所没有通知我的家人。到了女子监狱就把我隔离,强制转化。对我用尽了各种手段,从身体和精神上摧残我。天天给我播放污蔑、诽谤大法的录像。逼坐小凳,从早上五点就让起床坐小凳,一直到晚上十一、十二点才让睡觉。坐在小凳上,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其余时间都不能动,那个小凳不是正常的小凳,它非常小,坐上后每时每刻都承受着身体的重量与小凳间因不协调造成的挤压的痛苦,那是让人觉察不到的酷刑。有的法轮功学员就因此被迫害,腿残疾了,不能走路。还有的坐的臀部溃烂,血肉和裤子粘在一起,还天天逼迫在那里坐着。在那里没人敢跟我说话,个别同情我的犯人,也是偷偷的私下里能跟我说上几句。我在九监区就这样被迫害了十一个月。

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我被关到了三监区。三监区虽是生产监区,以生产为主。但平时我就在监舍里,监舍大概有七、八平米,共住了十二个人,上下铺,不能去外面。一年四季除了家人来探望才能出去,平时就在监舍里呆着。还有专门看着我的一个人(所谓“包夹”)。有的法轮功学员有两、三个人看着,这些包夹都是犯人。有杀人犯、抢劫犯、诈骗犯等。我在三监区呆了三年多。

二零一二年七月,我又被转到了九监区迫害。当时听说全国各省监狱“六一零”的警察四处监狱走动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他们一宿宿的不让我睡觉,又把我绑在床上。当时我的腿肿到了大腿根,根本穿不上鞋,上厕所蹲不下,几乎站着上厕所。十月初放假过后,他们把我送进了监狱小号,当时十月份,小号屋里很阴冷。手脖和脚被铐在地环上,不给打开,二十四小时就这么铐着。地环离地面十多公分,站不起来蹲不下。上厕所也不给打开,一天给吃两顿很稀的稀饭,非常饿。晚上睡觉没有被褥,冻得我就蹲着睡,睡着了就摔倒了,一宿不知摔了多少次。十五天才回到了九监区。

过了几天,姐姐来接见,我怕姐姐看出来什么,就强颜欢笑。姐姐说:“上个月和你儿子来见你,没让见,就回去了。”我没说什么,不想让家人知道难过。十一月份又把我弄到了十一监区。十一监区也是迫害法轮功的又一个监区。那里没有监控,我很恐惧,不知道他们又要对我做什么。十一监区的生产车间就在监舍里。每天我都在灰尘和焦味中度过。当时大队长想让我们法轮功学员干活,并恐吓说不干活就送小号,我们都没有配合。过后他们送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去了小号,也就不了了知了。

四、家庭破碎 慈父离世

二零一三年年末,有一天晚间我做了个梦,梦见父亲在病床上躺着。醒来后我觉得很不好,有一种感觉告诉我,父亲有事。

过了半年多,母亲来接见,母亲快八十的人了。我有七年多没见母亲了,看见母亲七年多为了照顾孩子和父亲老了很多。我不知心有多难受,我哭了。但母亲很坚强,一滴眼泪都没掉下来。

母亲的到来使我猜到了父亲可能去世了。因母亲一步都不能离开父亲,父亲需要人照顾。接见回来时,我心里很痛苦,在心里喊道:父亲呀,您为什么不能等我回来孝敬您对我的养育之恩呢!

这十年来,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和迫害,我的家人也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精神折磨和经济损失,从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到二零一六年家人就没有团聚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3/十年冤狱-骨肉分离-343003.html

2013-02-20: 被诬判十年 尹海珠在黑龙江女监遭残酷迫害

二月十九日是前佳木斯市工商银行员工尹海珠女士的四十周岁生日,本应与家人共聚、唱《生日快乐歌》的她,只因坚持对“真善忍”信仰而先后被绑架五次、非法判刑十年,至今身陷囹圄,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尹海珠生于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九日,家住佳木斯市前进区保卫社区二十四组,原在佳木斯市工商银行西林支行工作。她曾患有乙肝的顽疾,修炼法轮功以后痊愈。身心受益的尹海珠,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屡遭迫害,丈夫与她离婚;户口一直在自己手里、派出所不给落户;大约在九九年末、二零零零年初被佳木斯市工商银行开除公职。

一、先后被绑架五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尹海珠去北京依法上访、以亲身体会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两个月,后被转到桦川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零年三月,尹海珠在佳木斯百货大楼打工时,被佳木斯市前进分局恶警绑架、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因怀孕,几天后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九月,尹海珠再次到北京依法上访,后被绑架,因有孕在身被放回。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三日,佳木斯市公安局恶警陈万友领着前进分局和南岗派出所恶警无理闯入法轮功学员王东霞家,将王东霞及王东霞丈夫绑架,并指使几个恶警在王东霞家蹲守。之后,把前去王东霞家串门的尹海珠绑架。在佳木斯前进分局,恶警们对尹海珠进行了非常残忍的迫害:恶警们把她的腿劈开、双手上下铐住,不断的毒打她,一夜都不让她睡觉。次日早上六点多,尹海珠在三个人看守的情况下,从前进分局六楼正念闯出。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七日晚,黑龙江省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分局解放路派出所七名警察将尹海珠绑架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尹海珠不配合绑架,一直绝食反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初,尹海珠被转入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据知情人回忆,因为迫害,尹海珠瘦得皮包骨了,生命垂危,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分局仍拒不让家人接见。例如,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尹海珠的母亲找到工农分局国保大队具体办案人纪建军、袁某,要求见尹海珠,这二人推说让找领导;尹海珠的母亲找到了工农分局局长何庆岩,何推说此案由董副局长主管;老人家又找到董副局长,却不让见。据知情人回忆,参与迫害尹海珠的主要办案单位——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的恶警的态度都十分蛮横,其中以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为最。

二、被非法判刑十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据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报导,尹海珠被鹤岗市工农区法院二审非法判十年,没有通知家属。在被非法判刑的前几天,尹海珠的姐姐还曾到看守所去看她,但是看守所拒不让见。在尹海珠被迫害期间,直接和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达二万多元,迫害并给尹海珠父母、孩子、姐姐带来巨大的痛苦和不尽的精神压力,最需要照顾的孩子还在幼儿时期就无法见到妈妈。

尹海珠遭冤判十年重刑后,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零六年,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刘志强曾到长春女子监狱学习邪恶的迫害经验,回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后组建了九监区和十一监区、即所谓的攻坚监区,对被劫持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即所谓的“强制转化”。全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恶警和最恶毒的犯人都被调入九监区和十一监区参与迫害。

在这种情况下,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把尹海珠胁持到了九监区。这个所谓的攻坚监区迫害手段多种多样:

1、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先被封闭式强行“转化”,每个监室关押一名新来的法轮功学员,由四、五个包夹负责迫害。门玻璃上用一块白布遮挡,露出一个三寸长、一寸宽的长方形口子,里边人看不到外面,外面人可以向里看,狱警来回走动,向各监室里窥视。这里与世隔绝,成了“狱中之狱”。

2、码坐。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酷刑中的一种。尹海珠每天早上五点半到晚上九点被强迫坐最矮的小窄凳,并且一动也不许动,同时遭九监区肖丽华、魏冬、赵铁霞等犯人的谩骂、侮辱。那是极残忍的酷刑,全身重量都压在臀部一角,时间长了每坐一秒钟都钻心的疼痛,小凳子就会镶进肉里。

3、长时间罚站,即从早上五点半到次日凌晨三点半持续站立,长时间罚站导致法轮功学员全身浮肿,脚穿不上鞋,腿不能回弯,行走困难。有的学员站不稳,包夹犯人就轮流架着法轮功学员罚站,直到同意所谓的“转化”。

4、长时间不让上厕所、睡觉。有时有的学员只能被迫便在裤子里;困了,包夹犯人就用牙签扎眼睛、扎眼皮。不停的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光碟,强迫学员看邪恶犹大王志刚、宋剑锋等杜撰的攻击法轮功、诋毁法轮功创始人的书(被各个监狱及劳教所当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进行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

5、不准尹海珠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碰面,不许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打招呼、说话,不许随便给家人写信,包夹犯人寸步不离的跟着,连洗漱、洗衣服也是一样。

6、限制上厕所。法轮功学员上厕所都要排号,轮流去上,还要限定时间,而刑事犯却可以随便如厕。尹海珠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中被迫害了一年多,后被劫持到三监区迫害,三监区虽不是攻坚监区,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时有发生。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再次搞起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八个生产监区分别绑架一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到九、十一监区进行所谓“转化”。尹海珠又被劫持到九监区,在这种邪恶的迫害下,尹海珠仍没有放弃信仰。十月末,监区对她进行关禁闭(“小号”)迫害。那是一种残忍的酷刑:被迫害者双手被铐在地环上,只能坐在冰冷的光板板铺上,脚上只让穿一双薄袜子,不让盖被,一天只能去三次厕所;每天只给三次粥和咸菜。“小号”里没有暖气、冰冷异常,别说睡觉,就是坐着都冻的直哆嗦,特别是到了晚上,黑龙江的最低温度到了零下十几度,“小号”中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在被冻的颤抖中度过的,那种痛苦的滋味难以用语言形容。

以上迫害事实,只是辗转传出来以及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回忆的尹海珠多年所遭受的迫害,因尹海珠仍被非法关押,更多的残酷迫害事实还无法揭露出来,吁请国际人权组织予以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0/被诬判十年-尹海珠在黑龙江女监遭残酷迫害-270221.html

2007-06-20: 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被非法送至黑龙江女子监狱
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已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被邪恶之徒由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送至黑龙江女子监狱,现在那里是四个包夹“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尹海珠是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在鹤岗被邪恶之徒绑架的,后来被鹤岗市工农区伪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0/157249.html

2007-04-28: 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被非法判刑十年 近况堪忧
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伪法院已对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尹海珠非法判刑10年,目前尹海珠仍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现在尹海珠的境况令人堪忧,本来就很瘦弱的她被迫害的更加日渐消瘦,而且近来看守所的食物又出现了问题,所有人吃过后都出现了腹泻的症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8/153720.html

2006-11-12: 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尹海珠被非法判刑十年
鹤岗市工农区伪法院已二审,对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尹海珠非法判刑十年,没有通知家属。据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内部人讲已过上诉期三天。现尹海珠本人已书面提出上诉,几天前尹海珠的姐姐到看守所去看她,看守所拒不让见。从尹海珠二月末被非法绑架至今,她的家人一次都不许见。请海内外同修正念加持大法弟子尹海珠闯出魔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2/142243.html

2006-11-06: 鹤岗市伪法院企图对大法弟子尹海珠再非法审判
近期,鹤岗市工农区伪法院将对大法弟子尹海珠進行非法二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6/141896.html

2006-10-27: 黑龙江鹤岗工农伪法院非法对大法弟子尹海珠开庭
黑龙江省鹤岗工农伪法院已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三日对大法弟子尹海珠進行非法开庭。邪恶之徒仅宣读他们为尹海珠罗列的所谓“罪状”一项就耗时近二十分钟。而在所谓的“证人”中居然还有佳木斯公安局十恶不赦的无耻之徒陈万友。而大法弟子尹海珠的家人请去的律师在为尹海珠辩护时仅给了五分钟的时间。

据悉,过一段时间鹤岗工农伪法院还要对尹海珠非法進行二审,据说邪恶之徒还要对大法弟子尹海珠非法重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7/141175.html

2006-09-28: 黑龙江鹤岗市工农法院欲对大法弟子尹海珠非法判刑
黑龙江鹤岗市工农检察院的邪恶之徒,日前已将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的卷宗移交到鹤岗市工农法院,鹤岗市工农法院的张建新负责此案。恶人们网罗了二十多条所谓罪名,欲对尹海珠非法判刑。尹海珠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鹤岗市第二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8/138885.html

2006-05-09: 女儿被劫看守所命危,老母亲八次求见遭拒
2006年4月27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一位年迈的母亲第八次来到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要求见被非法关押、奄奄一息的女儿尹海珠。国保大队具体办案人纪建军、袁某推说让她找领导,老人找到了分局长何庆岩,何说此案由董副局长主管,老人家又找到董副局长,董态度蛮横,不让见。

老人说女儿尹海珠已经绝食两个多月了,生命已经奄奄一息了,出了问题你们要负法律责任的!董说死不了。

大法弟子尹海珠在2006年2月27日被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绑架后,不配合邪恶迫害,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一直绝食反迫害,2006年4月初转入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据悉,尹海珠身体瘦的只剩皮包骨了。在尹海珠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尹海珠的家人多次去鹤岗要人,但鹤岗市公安局拒不让家人接见,还要对尹海珠罗织罪名、非法判刑。

尹海珠的母亲这次坚决要求见人,纪建军让老人到第一看守所等候,并要求老人说服尹海珠交待问题。老人在看守所苦苦等待了两个多小时也不让见,无奈又从第一看守所往返一个多小时回到工农公安分局。纪建军说:“市局领导不批,我们也没有办法,你去市公安局找马宝太吧。”

老人又来到市公安局说明情况后,值班人员说:马宝太局长在南山公安分局办公,不在市局。老人又来到南山分局,南山分局的人说马宝太已经调到市局已经两年多了。老人又回到市局,这时一名好心的工作人员小声的告诉老人家:不要再相信他们的谎言,累死你也没有用,对待法轮功的案件是没有法律可讲的。

就这样,年近七旬的老人在恶警的欺骗推托下,一天之中历时近十个小时辗转两百多公里,奔波于四个单位之间也没能见上女儿一面,换回的只是两张后补的刑事拘留证和逮捕证。

现已得知,不法人员企图对尹海珠罗织罪名,企图以“利用×教妨碍法律实施罪”進行非法判刑,目前案卷已移送到鹤岗市工农区检察院。

目前尹海珠仍绝食反迫害,据悉,工农分局副局长李树江现已遭报,在2006年3月份患了严重的糖尿病,休假住院治疗,其工作由董姓副局长代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9/127227.html

2006-05-04: 黑龙江鹤岗恶警不断迫害杜桂华及全家
几年来,鹤岗市大法弟子杜桂华及全家不断遭到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分局解放路派出所警察的迫害。二姐杜桂兰被迫害致死,妹妹杜桂杰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女监,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恶党迫害的支离破碎,仅有的5000元用于孩子上学的存款被恶警抢走。

2006年2月27日晚,鹤岗市公安局工农分局解放路派出所七名警察将大法弟子杜桂华、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在杜桂华家绑架,并進行抄家。恶警将杜桂华家中准备给孩子上学的5000元存款抢走,当晚将二人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此案移交工农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直接办理。

杜桂华因身体出现严重病态,数天后被抬回家中,四名警察在家中蹲坑企图進一步抓捕其他的大法弟子。在杜桂华不停的向恶警讲真相、以及当地大法弟子及时的揭露当地邪恶、曝光邪恶后,一星期后恶警从杜桂华家中撤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4/126839.html

2006-04-21: 佳木斯尹海珠在看守所状况危急 多次被送医抢救
佳木斯尹海珠在看守所状况危急,已多次被送医抢救,但鹤岗市公安局还欲对尹海珠罗织罪名,非法判刑。

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尹海珠在2006年2月27日被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绑架后,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不回答问题,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一直绝食,2006年4 月初转入鹤岗市第一看守所,现已绝食50多天,期间被多次送到医院抢救。据看守所的人讲,看守所拒不放人,而是指使狱医每天强行给极度虚弱的尹海珠输液,尹海珠现在身体瘦的只剩皮包骨了,已经奄奄一息。

尹海珠生命垂危的情况下,尹海珠的父母、姐姐、姐夫等家人多次去鹤岗要人,但鹤岗市公安局拒不让家人接见,还要对尹海珠罗织罪名、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125724.html

2006-03-29: 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尹海珠被邪恶酷刑折磨、迫害。现已绝食二十多天,曾送医院抢救。望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采用多种方式進行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15.html

2006-03-18: 黑龙江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境况危急
据悉,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尹海珠日前正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二看守所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邪恶的迫害,已持续10来天了,她目前的境况十分危急,曾一度出现濒危状态。

可参与迫害尹海珠的主要办案单位——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的恶警的态度十分蛮横,以工农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江为最。当尹海珠的家人提出要通过法律的途径起诉他们时,李树江满不在乎的叫嚣着:“你们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

尹海珠年迈的双亲在得知女儿的近况后十分担忧,尤其是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内幕曝光后,更是令他们深感不安。于是,他们只得将尹海珠年幼的孩子委托给别人照看,尽管尹海珠的父亲身体状况十分不好,呼吸都非常困难,可两位老人还是艰难的从佳木斯辗转找到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要求能见见女儿,可那些毫无人性的恶警还是断然拒绝了老人的要求,令他们非常失望。

另外据悉,尹海珠在遭到恶人绑架后,拒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曾在明慧网上多次曝光的现仍在死不悔改的参与迫害的邪恶之徒——陈万友竟从佳木斯赶到鹤岗来认人,是它认出了尹海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8/123161.html

2006-03-17: 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在鹤岗市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

在鹤岗市被绑架的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现已经绝食7、8天了,其家人已经两次去鹤岗市公安局、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要人,但均遭到拒绝。家人要求探视也被看守所拒绝。

尹海珠现在正念抵制邪恶的一切要求,不回答任何问题。目前邪恶欲定她为2005年9月7日五十多人的法会组织者加以迫害。

邪恶封锁一切消息,对尹海珠实施的具体迫害手段等详情待查,望知情者加以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7/123079.html

2006-03-12: 参与绑架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有关部门、人员

佳木斯大法弟子尹海珠于2006年2月27日晚在鹤岗失踪后,现已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遭受非人迫害。由于她刚被绑架时不报姓名,公安不法人员昼夜审讯她,现她的身份已经被邪恶掌握。邪恶之徒经常在早上7点多钟就开始审讯,妄图给她罗织罪名,加重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2/122645.html

2006-03-11: 大法弟子尹海珠,2006年2月26日在鹤岗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由市局和工农公安分局办案。现在昼夜审问,从早上7点多钟就开始非法提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50.html

2003-12-31: 陈万友在王东霞家唆使其他恶徒把王东霞及丈夫带走后,又跟几个恶徒在王家蹲坑守候。后来把前去王家的大法弟子尹海珠绑架。在前進分局,恶徒们对尹海珠進行了非常残忍的迫害。它们把她的腿劈开,双手上下铐住,还不断地毒打她,有一个恶徒打完她还心虚地说:“我这么打你,你恨不恨我?”它们一夜都不让尹海珠睡觉,一直到早上六点多,尹海珠在三个人看守的情况下,从前進分局六楼正念闯出。

哈尔滨 南岗区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尔滨女子监狱,新建女子监狱,挂牌蓝盾服装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1-06: 道外国保大队办案人:李冰 13945171266
道外大有坊派出所 地址 道外区民强大街2号 电话 0451-57646578 邮编 150050
派出所所长 周龙 18846913456
教导员 于立珩 13936511077副所长 刘晓东 13946184155副所长 吴子文 13945195866副所长 杨哲 15765537678办案人:片警 蒋宏 15545187070

哈尔滨道外法院:
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工农大街158号,邮编150070

电话:0451-84305458
所 长:刘芳13945155333
教导员:王悦
副所长:李彦英、邓威
狱 警:石锐、郭娜、宋玉红、朱晓宁、张明、孙宇、张羽娜、李淑云、李颖、冯亚娟、王淑红、李晓玲、刘明、张华、张也、吕常君、徐晶、赵研言、于琳娜、李庆军、吴艳丽、郭书兰、柴莹、刘爽、侯宝珠、郭欣莉、杨锡文、杨立红、李璐、马文波、朱晓丹、赵璐

2018-10-24:黑龙江女子监狱禁止律师会见王淑英 律师投诉补充
黑龙江省司法厅 地址:哈尔滨南岗区红旗大街433号 区号:0451
邮编:150090 总机:82297112 82297113 传真6223065
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第一政委
赵金成 13314636111
常务副厅长:孙邦男 13633656789
副厅长:吴文革
副厅长 高庆国13359811808
副厅长 何健民 13903608011
副厅长 吴刚 13351915777【待确认】
纪检书记:刘少军13314517005
驻司法厅纪检监察组长吴柳春

政治部主任:司清
干部警务处副处长:蒙帅
司法厅团委书记郭红梅

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地址:哈市南岗区汉广街79号 区号:0451邮编:150080 电话:0451-6335924
每周三为局长接待日 电话:0451-86316442 0451-86342238 0451-8634213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宝太:3226789(宅)13803680777(手机)3333777(办)
鹤岗市公安局局长任秀斌 344591、3522015
工农分局局长何庆岩:0468-3458668(宅) 0468-3423113(办) 13904681298(手机)
工农分局副局长李树江:0468-3429199(宅) 0468-3425698(办) 13069950888(手机)
工农分局国保大队 纪建军:0468-6665768(小灵通)
工农分局国保大队 袁警官:13946705056(手机)

鹤岗市第一看守所:
李迎晨 所长   办3400777、宅3279283、13803681777
孔凡奇 教导员 办3406171、宅3457288、13945769618
赵英环 副所长 办3406171、宅3433737、13803680007
王庆龙 副所长 办3406171、13019026995

鹤岗市电话号码区号:0468
鹤岗市检察院
职务   姓名  办公室电 宅电   手机
检察长  郭世明 3389801 3227009 13304687009
副检察长 吕继纯 3389802 3431788 13304680180
副检察长 高伟利 3389803 3228061 13304682030
副检察长 罗仁维 3389804 3220707 13394687777
副检察长 陈文琴 3389806 3454898 13904680230
鹤岗市工农区检察院
检察长 王桂艳   3341988 3356099 3412448     13349583877
副检察长 彭海   3356008 3427585 13394682166
副检察长 李延明 3356058 3454368 13329580768 13904880768
副检察长 姚淑凤 3356095 3275265 13351936677 13946741199
公诉科科长 高峰 3356127 3270980 13359970980 13946750980
检察员 赵泳     3356297 3435085 13351950065
检察员 臧晓伟   3356297         13359970877 1384683111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