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市 >> 谷贺霞, 女, 52

个人情况: 锦州女儿河纺织厂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锦州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11-2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谷贺霞 姜立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18: ◇被非法关押在锦州拘留所的锦州法轮功学员谷贺霞10月15日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8/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6466.html#17101723206-63

2017-10-17: 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国保大队长李蕾犯罪事实

李蕾(曾以李雷、李磊的名字报道过),男(手机号:13940696877;办公电话:04165165688),自担任锦州市太和区国保大队长以来,利用职务之便,使用万能钥匙、不穿警服、不出示搜查证件等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家抓人并疯狂抄家;之后再诱惑、威胁、伪造证据将法轮功学员构陷到法院继续迫害。下面是他参与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杨玉辉、王丽华、谷贺霞等被非法抓捕、抄家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多钟,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国保大队长李蕾(男)在太和分局刑侦大队、巡特警大队以及锦州女儿河派出所警察和女纺社区鞠玖春(主任)、张秋艳的协同下,出动数十名警察(有的身着便衣)、车辆(有的没有警车标志),利用万能钥匙先后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谷贺霞、曲阿娟、姜德秋、杨玉辉、王丽华的家实施抓捕并抄家。曲阿娟因当时不在屋内,得以幸免。当晚十点多钟,谷贺霞、姜德秋、杨玉辉及其丈夫(不修炼法轮功)、王丽华及其丈夫一同被非法关押到女儿河派出所。后姜德秋安全回到家中。至三十日凌晨二点多钟,两位家属才被放回家,杨玉辉、王丽华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谷贺霞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九月三十日晚,杨玉辉受到同监室在押人员郭红等人殴打虐待。十月八日下午四时三十分许,在押人员郭红、金红、杜伟、董娜四人用绳带将杨玉辉捆绑,并对杨玉辉拳打脚踢,强迫杨玉辉书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三书”。而且还对杨玉辉威胁说“如果不写,明天照打!”现在,国保预谋进一步构陷杨玉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7/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国保大队长李蕾犯罪事实-355539.html

2017-10-02: 辽宁锦州市谷贺霞、杨玉辉、王丽华被绑架

9月29日晚上8点多钟,辽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国保大队、刑侦大队、巡特警大队出动多名警察(有的身著便衣)、车辆(有的没有警车标志)在女儿河派出所警察和女纺社区主任鞠玖春、张秋艳的协同下,利用万能钥匙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谷贺霞、曲阿娟、姜德秋、杨艳辉、王丽华家实施绑架并抄家。当晚10点多钟,谷贺霞、姜德秋、杨玉辉、王丽华被非法拘禁到女儿河派出所,后姜德秋回到家中。截至30日上午,杨玉辉、王丽华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女子看守所,谷贺霞被非法关押到锦州市拘留所,拘留十五天。

杨玉辉的丈夫(不修炼法轮功)、王丽华的丈夫也一同被绑架到女儿河派出所,后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二零一七年十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354726.html#1710203914-2

2017-08-24: 辽宁锦州女儿河派出所警察骚扰辖区法轮功学员

8月9日上午8点多钟,辽宁省锦州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两个警察有张铁刚和池志强协警到大法弟子徐桂凤家中骚扰,其中有一个拿录相机录像的,进屋到处乱录还要身份证和户口本。

8月12日下午6点多钟,池志强协警又到大法弟子谷贺霞、王文娟、李秀云、艾广顺、郑秀娟、乔英霞等多名大法弟子家中骚扰,进屋就要户口本。

8月10日上午11点多钟,辽宁省锦州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三个警察和一个前汤村会计到大法弟子李玉芳家中骚扰,其中有一个拿手机录像的,进屋到处乱录还问炼不炼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4/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2912.html

2017-06-25: 一家人被迫害颠沛流离 锦州谷贺霞夫妇控告江泽民

谷贺霞夫妇和公公婆婆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在十几年的迫害中,长期遭骚扰恐吓,曾两次被迫举家流离失所,长达四年多。期间,三位老人无法承受煎熬,先后离世,孩子不能正常上学。在二零一一年谷贺霞的丈夫姜立庆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后,谷贺霞和丈夫姜立庆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以自己和家人亲身受迫害的经历,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谷贺霞今年五十二岁,丈夫姜立庆五十一岁,家住辽宁锦州市。在《刑事控告书》,谷贺霞说:“对法轮功十六年的迫害中,我一家饱受颠沛流离之苦,长达四年之久,有家不能回,整日东躲西藏,在高压中,在思念中,三年间双方三位老人相继离世,丈夫被劳教一年。

“江泽民对真善忍信仰团体的迫害,是对整个人类社会道德的颠覆,其罪之大,罄竹难书,因此,为了惩恶扬善、匡扶正义;为了结束迫害、挽救世人,江泽民必须被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大审判。”

下面是谷贺霞在《刑事控告书》中讲述的一家人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我是一九九四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前曾患过胃出血、十二指肠溃疡、胆囊炎和妇科病,学炼法轮功后做好人,一身病全好了。不仅如此,我的人生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的我,不骂人不说话,修炼后从来不带脏字了,坐公交车时,我几乎不坐座位,目的是留给他人坐,有一次在集市上买鸭蛋,回家后,发现卖主忘了收我的钱,大热天,我顶着烈日,返回集上把钱送去,卖主感动地说:怎么当今世上还有这么好心眼的人?类似这样的事很多,对于大法修炼者来说,这样的事儿也太平常了。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法轮功无端被迫害,我们家的苦难从此接连不断。

本着对政府的信任,我和其他三位同修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二十八日在北京天安门被绑架,把我们硬塞进警车里拉到丰台体育馆的一个大广场,警察不给我们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冻到晚上九点多钟,我们又被拉到一个四合院派出所,第二天被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用警车拉回当地,车上有座位,可是他们不让我们坐,硬让我们蹲在过道上,他们出入从我们头顶迈过,以此来侮辱我们,一直蹲到锦州。

到了太和分局,警察把我们每个人身上的钱全部搜走,说是替我们保管,可是却一直未还给我们。我身上大约一百元钱被搜走。而我丈夫(也去北京上访)在北京龙凤宾馆时,身上的一千多元钱就被他们抢走。之后,我被送到戒毒所(因市拘留所人已满,都是从北京绑架回来的)。在戒毒所被关了十五天后,被原单位接回,在厂里办洗脑班,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不让回家,吃住在厂里,在厂里又被关了十五天,因我不写保证书。最后,又被送到锦州焊条厂院里办的洗脑班,并威胁说:再不写,就送马三家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年底左右,本厂保卫科孟宪辉带着厂保卫科数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我的所有大法书十多本和讲法录音带,并抢走了我们家当时唯一赖以维持生计的三轮车(平时丈夫靠拉三轮车维持一家人生活)。抄家时我不在家,回来时发现我的书被全部搜走我就来到厂保卫科找孟宪辉,坚持要求还回我的全部书籍和讲法录音带,我据理力争,最后全部书籍和讲法录音带被要回。但三轮车他们说什么都不还,最后逼迫我丈夫,硬是勒索我们一千元钱才要回了三轮车。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女儿河派出所几辆警车、十多名警察来到我家楼下,欲对我们进行迫害,因为我们不配合,不给他们开门,他们欲搭梯子闯入我家(我家在二楼)。后因故梯子没搭成,迫害才未得逞。为避免骚扰,不得已我们举家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十月,我为制止迫害向当地民众揭露迫害,当地派出所恼羞成怒欲绑架我,为躲避跟踪迫害,我们被迫再次流离失所四年。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女儿河派出所和太和公安分局二十多人来到我家欲行迫害,又因家中无人,迫害未得逞。他们向邻居打听我们的下落,还去了我孩子姑姑家去找我们,当地派片警经常到我家骚扰、恐吓,我们只好没完没了的搬家、躲藏。

这时的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暗无天日,有冤无处伸,告状无门。

因为我们是流离失所,孩子无法在当地学校正常上学,当地学校也不敢给开转学证明,只好花高价,把孩子送到外地学校,当寄读生,丈夫被绑架后,对我们这个原本经济拮据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我的公爹和婆母,在修炼法轮大法前,公爹患有肠炎、胃炎、支气管炎,长年不敢喝凉水,吃凉东西。婆母患有风湿性关节炎,一九九四年,二老双双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疾病全无,身心快乐,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无端打压,二老齐上北京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结果在北京被绑架。回来后,直接被关进当地拘留所,期间受尽折磨,坐了一个多月的小板凳,屁股被坐烂了。

回家后,我们又听说恶人又要在当地街道办洗脑班,继续迫害两位老人,为了不再被迫害,二老不得不离开家,也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在迫害期间,派出所和街道经常来我家骚扰,扣发二老的退休金,使得已近七十岁的公婆不得不靠打工度日,长期劳累和高度的精神压力,尤其在我丈夫被非法通缉期间,由于过份的担心和思念,三年间二老相继去世,

二零一零年,我的母亲离世,母亲在世时,为我担惊受怕,每当我回家,总要特别嘱咐我:不要让丈夫回家,免得被抓,让他一人在外找地方住,尤其在我丈夫被非法通缉期间,这些年从来没过上安稳日子。

孩子也跟我们一样,整日精神紧张,提心吊胆,孩子跟我说:妈,我可真累啊,上学、放学的路上,我总是回头往后看,看是不是有警车,警察跟踪我。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是公公百日祭日,下午三点左右,女儿河派出所伙同锦州市公安局防恐支队,在我们所寄居的二楼的楼内,将我丈夫姜立庆绑架。直接送到当地派出所,又于当天送到锦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八天后,送到马三家非法劳教一年。

在马三家劳教期间,当天我丈夫就被强迫“转化”,狱警指使犯人连打带踹,强迫穿号服,强行背监规,每天早六点到晚六点强迫做服装活。有一次,警察王桌琳不知道为什么对我丈夫不分青红皂白连打带踹、扇耳光、拳脚相加。在高强度劳动完不成他们下达的任务,我丈夫被队长王飞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耳光。收工后回宿舍,还得坐板凳、背监规。天天如此,就这样残酷的迫害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5/一家人被迫害颠沛流离-锦州谷贺霞夫妇控告江泽民-350178.html

2011-11-17: 辽宁锦州谷贺霞一家遭到的迫害

锦州法轮功学员谷贺霞夫妇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就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谷贺霞夫妇一家遭到当地恶警的多次抄家、勒索钱财、拘留、劳教等迫害。

谷贺霞夫妇曾两次被迫举家流离失所长达四年多。在长期不断的骚扰恐吓下,双方老人也都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四年时间里由于受长期不断的骚扰恐吓,三位老人无法承受煎熬先后离世。孩子不能正常上学。

现在谷贺霞的丈夫姜立庆仍被非法关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下面是谷贺霞自述十二年遭到的迫害:

我是锦州女儿河纺织厂下岗工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一身病,曾患过胃出血、十二指肠溃疡、胆囊炎和妇科病,学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一身病全都好了。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无端打压,我心里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

本着对政府的信任,我和其他三位同修一起在当年的十月十三日去了北京上访,二十八日,我和三位同修一起来到天安门广场炼功,当炼到第二套功法时,来了一帮警察,不由分说,强行把我们推上了警车,先把我们拉到了丰台体育场,那里有成千上万来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的大法弟子,大家都坐在一个大广场上,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就这样冻到晚上九点多钟,又把我们拉到了一个四合院的派出所,警察让我们报住址、姓名和来北京的目的,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来北京是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希望政府了解真相,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公道,允许我们正常炼功,允许大法书籍公开出版。姓名和住址当晚未报。

第二天早晨因害怕他们把我们送往别处,我们才报了住址和姓名,当天锦州市太和区公安分局来了几个警察把我们塞进他们的车。车上有座位,太和警察却不让我们坐,让我们蹲在过道上,他们上下车时从我们头顶迈过。就这样从北京一直蹲到锦州,同车的还有本地区其他为法轮大法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

到了太和分局,警察把我们每个人身上的钱全部搜走,说是替我们保管,可是却一直未还给我们。我身上大约一百元钱被搜走。而我丈夫(同修,也去北京上访)在北京“龙凤宾馆”时,身上的一千多元钱就被他们抢走。之后,他们就把我们送到戒毒所(因市拘留所人已满,都是从北京绑架回来的)。在戒毒所被关了十五天后,女儿河纺织厂保卫科把我们接回,在厂里办洗脑班,不让回家,要求写保证书,在厂里大约被关了十五天,我不配合,不写保证书。最后他们把不写保证书的大法弟子又送到锦州一五五厂附近办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脑班。并威胁说:再不写就送马三家继续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左右,本厂保卫科孟宪辉带着厂保卫科数人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我的所有大法书十多本和讲法录音带,并抢走了我们家当时唯一赖以维持生计的三轮车(平时丈夫靠拉三轮车维持一家人生活)。抄家时我不在家,等我回来时,发现我的书被全部搜走,我就来到厂保卫科找孟宪辉,坚持要求还回我的全部书籍和讲法录音带,我据理力争,最后全部书籍和讲法录音带要回。但三轮车他们说什么都不还,最后逼迫我丈夫,硬是勒索我们一千元钱才要回了三轮车。

二零零三年六月下旬的一天下午,因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女儿河派出所几辆警车、十多名警察来到我家楼下,欲对我们进行迫害,因为我们不配合,不给他们开门,他们欲搭梯子闯入我家(我家在二楼)。后因故梯子没搭成,迫害才未得逞。为避免骚扰,不得已我们举家流离失所半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左右,因河西村大法学员景翠珍夫妇双双被绑架,当时本地派出所所长张久义还预谋扩大迫害范围,把迫害范围延伸到周围其它村屯的大法弟子和河西村的其他大法弟子身上,邪恶气焰嚣张。在这种严酷的情况下,为制止迫害,向世人讲明迫害真相,我丈夫取走了镶在派出所门前橱窗内的当地派出所所长张久义的照片。照片被发到明慧网,当地做了大量带有张久义照片的真相不干胶。为此,张久义怀恨在心,气急败坏的寻机报复,派人明里暗里到处打听我丈夫的下落。一次在三轮车场,一名当地警察发现了我丈夫,我丈夫当时开车离开。不一会儿,几辆警车就来到我家楼下,欲要抓捕我丈夫。又因家中无人,迫害才又一次失败。但张久义要报复我们的恶毒用心不死。不择手段的采取各种方式寻机报复。无奈之下我们一家又一次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在我们流离失所期间,我婆母因为思念儿子,担心儿子的安危,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在病了一年后去世。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张久义伙同太和公安分局二十多人来到我家欲行迫害,又因家中无人,迫害未得逞。他们向邻居打听我们的下落,还去了我孩子姑姑家去找我们,没有找到。因为他们这样无休止的抓捕骚扰,我的孩子在当地学校无法正常上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费尽周折,多花钱,把孩子带到外地去当“寄读生”(当地学校不敢给办转学)。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夕,当地派出所片警张忠信找到我弟妹,要求她把我家的门打开,让他们“看看”,我弟妹说没有钥匙,并告诉他:如果你把我婆婆吓着,小心他们哥三个(指我兄弟们)饶不过你。这样张忠信才未坚持。

在长期不断的骚扰恐吓下,双方老人也都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整天提心吊胆过不上安稳日子,继婆母过世后,我母亲和我丈夫的父亲也相继去世。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女儿河派出所伙同锦州市公安局防恐支队,在我们所寄居的二楼的楼内,将我丈夫绑架。当时我丈夫高喊:我没有犯法,凭什么抓好人?绑架后,直接送到当地派出所,又于当天送到锦州市拘留所,关了八天后,送到马三家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7/辽宁锦州谷贺霞一家遭到的迫害-249357.html

锦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4-04: 锦州市凌河区法院
地址:锦州市凌河区南京路6段11号
电话:0416-2819119

锦州市凌河区检察院
地址:锦州市凌河区解放西路5段7—50号
电话:0416-3126703

锦州市凌河区分局
地址:锦州市凌河区上海路4段18号
国保大队长:杨光15698704900、13840624877、(办)0416-7101648、(宅)0416-2811858

锦州市凌河区铁新派出所
地址:锦州市凌河区铁新南里101号
电话:0416-4786036

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电话:0416-3708085

2019-03-28: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李艳秋和邓慧玲被劫持入狱
现将相关人员补充如下:
辽宁锦州太和 锦州市太和区政府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26号 邮编:121000
电话:0416-5176299
魏 国 区委书记
冯长伟 区委副书记、区长
刘述人 区委副书记
卫铁智 区委副书记
于香泉 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
王 靖 区委常委、区委统战部部长
王化坤 区委常委、区人武部政委
张佳恒 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
王辉政 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察委员会主任

锦州市太和区公安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电话:0416-5179351
李慎武 负责公安、消防、司法、综治等项工作

2019-02-28:锦州市太和区法院:
地址:锦州市市府西路55号
刑庭庭长:张德存 189416019110416-2872811
副庭长:李立辉 18940673111

2019-01-24:相关责任人信息:(邮编:121000 区号:0416)
锦州市太和区法院:
地址:锦州市市府西路55号
刑庭庭长:张德存 189416019112872811
副庭长:李立辉 18940673111
锦州市太和区检察院:
地址: 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7号
公诉科科长 王晓仿 139416181385081518
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