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依兰县 >> 马慧(马会), 女, 35

马慧(马会)
法轮功女学员马慧和她7岁多的小女儿
个人情况: 原住俄罗斯的联合国难民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11-06-30
家庭成员: 儿女: 晶晶
夫妻/父母: 马慧(马会) 李晨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4-08: 被俄罗斯移民局于3月28日与中共联合劫持遣返的联合国难民马慧,历经九天的不明囚禁,于4月6号回到大陆哈尔滨亲属家中,目前,详细情况不明。据马慧丈夫透露,4月6号北京时间晚7-8点左右,他接到马慧从国内打来的电话。他说:“马慧已回到家中,她本人和我通了电话,说『一切正常,明后天再说』,暗示我电话里不要多说。”据李先生感觉,当时情况不很正常,好像比较紧张。但是被中共扣押的这九天到底发生了甚么,现通过电话无法获悉。

2007-04-07: 被中俄特工及移民局3月28日秘密遣返的俄罗斯联合国难民马慧,目前仍下落不明。期间,中共当局2次警告国内亲属,藉口马慧被俄遣返需调查为由拒绝将其释放。中共甚至对身居圣彼得堡市的马慧丈夫也進行了监控。4号下午,俄罗斯法轮大法学会就此事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到场的多家人权组织、团体和人权人士积极发言,场面热烈。迄今为止,俄罗斯当局仍未对遣返马慧事件公开回应,原承诺的书面说明文件也未如期出具送达。

法轮功学员马慧目前在中共手中,仍被秘密囚禁。期间国内家属遭到两次警告。据可靠消息来源透露:大约四月一日前后,自称是外事部门的中共人员先后两次找到马慧的姐姐(非法轮功修炼者)谈话。第一次说:“马慧在国外习练法轮功并且组织活动,被俄罗斯遣送回来,是俄罗斯通知我们的,所以我们要核实一些问题。”还说:“现在国外网上对这件事儿吵得很厉害,家属不要参与。”并威胁说:“把他(指马慧丈夫)引渡回来对你们也不好啊…”。第二次说:“让他们不要闹,否则对马慧不利。……”。家属对此感到紧张,并电话再三叮嘱马慧丈夫,一定要注意安全。除此外,该中共人员还询问了有关俄罗斯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家庭住址等。

马慧被遣返后,丈夫李先生在圣彼得堡的处境也日渐危机,家中电话被不明原因切断,手机被窃听,同时连续遭到中共特工跟踪。据一位和李先生有合作关系的中餐馆工作人员描述:“前两天,李先生和他的一位朋友来餐馆会见朋友,有一对中国人,也尾随著進来,坐在门口不断注视李先生。这两个人,不吃也不喝,只是要了两份盒饭。李先生离开时,他们仰起脖子专注的观察李先生的去向。随后,他们还迳直闯到我们的后厨,到处打量,行迹可疑。”

对此,记者特别向李先生查询,得到了证实。李先生告诉记者:“我的电话一直都被监听,特别是去年10月份以来我的所有办公和家庭电话都被监听。但更恶劣的是,胡访俄前两天,中共特务竟开始直接监听我的手机,当时露出了马脚,被我察觉了:一个自称把书忘在我家的说俄语的女人(中国人)打电话到我公司索要我的手机号码,当时我没在,接电话的职员把我的手机号码给了她,结果没有人给我打电话要书,可第二天我用手机和一位俄罗斯朋友通电话时,电话里却插進了汉语对话的声音,在这之后,我再用手机通话时几次出现噪音干扰。四月三日,我在电话里约朋友到一中餐馆见面,电话里说了地址,结果我到后的大约半小时,两个中国人就進来了,东张西望,形迹可疑,当我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反而不敢看我,低头假装看报纸。”

“另外,我还想起一件事儿:在马慧母女被绑架的前两天,我从外面回到家,在我用电子钥匙开楼门时,一个陌生的俄罗斯中年男子跟我進了楼门,我觉得可疑,就故意放慢脚步让他走在前面,这个人走到二楼按一家的门铃,没有人开门,我上楼打开家门,回身关上门从门镜往外看时,发现这个人也尾随著蹑手蹑脚的跟了上来,并四处打量观察地形,然后又蹑手蹑脚的下楼了。我当时只对中共监视比较注意,对俄罗斯人没想更多,但只一天时间妻女就被绑架了。绑架案发生后的第二天晚上,我家的电话连续两天莫名其妙的不好使,打电话到电话局,回答说线路没有问题,后来电话竟又莫名其妙的好使了。可见绑架马慧母女是中共和俄罗斯政府有关头目早就预谋好的,这完全是事实。”

马慧遣返案,连日来在媒体的作用下,引起俄罗斯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人权组织、团体和人权人士不断发声谴责这一不人道的行径,要求俄罗斯当局做出实际行动,纠正这一错误。

4号下午,俄罗斯法轮大法学会就此案在莫斯科“记者之家”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负责人甚卡丘克说,移民官员秘密地把在圣彼得堡居住的马慧和她8岁的女儿押上飞机遣返中国,是俄罗斯向中国遣返法轮功学员的首次行动。恰逢中国领导人胡锦涛正在俄罗斯访问,遣返案就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他认为,中俄双方的关系可能影响了法轮功学员马慧的命运。他说:“很可能,这的确是俄国移民局向中国做出的一个姿态。也是他们的一次亲密的合作。但是,中俄的这种密切合作正在侵犯人权,不会受到俄罗斯民意的支持,对社会的稳定和发展也毫无帮助。”

甚卡丘克还说:俄罗斯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大多数是俄罗斯学员。中俄关系使得中共外交官有机会竭尽全力阻止法轮功举行各种活动。诸如,在中共的压力下,俄罗斯官员不批准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使馆前举行活动。特别是胡锦涛访俄期间,我们按照俄罗斯法律和规定,试图举行集会,但是我们的活动没有被批准,我们学员也被扣留。

联合国难民署驻莫斯科代表处律师多丽娜表示,遣返马慧母女的行为不仅违反了俄罗斯宪法和移民法,同时也违反了多个国际法律。她说:“遣返一个带著孩子的母亲,这简直不可思议,当局本身的违法行为破坏了一个家庭”。

赫尔辛基组织主席阿列克谢耶娃说:“马慧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因为信仰就被遣返。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也是非常残忍不人道的”。

俄罗斯人权活动家波诺马寥夫认为,法轮功学员被遣返是普京政府送给胡锦涛以及俄罗斯中国年活动的礼物。他说:“当然,这是一起让人感到非常羞耻的事件,因为法轮功学员被遣返严重地侵犯了人权。法轮功学员马慧在这起事件中就像一个人质。在古代,当权者曾经把奴隶作为礼物赠送。现在,普京向中国领导人赠送法轮功学员。”

波诺马寥夫说,俄罗斯人权团体对这起事件十分关注。除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该起事件外,人权团体将会在所有的层面和所有的场合提出这起事件,让更多的人给予关注。

他说:“我们俄罗斯的人权活动人士今天同德国驻俄罗斯大使举行了会晤。在会晤中我们介绍了这起事件。德国现在是欧盟轮值主席。马上在德国将举行欧盟同俄罗斯的磋商谈判,我们还将提到这起事件。此外我们还将针对这起遣返事件是否合法上诉法院。我们准备将官司一直打到欧洲人权法庭。”

莫斯科人权人士尼果里斯基表示,俄罗斯政府和总统应该对此案件進行调查。他说:“应该把非法遣返马慧的责任人找出来,并進行调查。同时迫使中共公布马慧目前的下落”。

面对联合国组织要求对此一事件做出解释、媒体及各人权团体连日来的谴责抗议,俄罗斯当局迄今没有公开回应,原本承诺的有关马慧遣返一事的书面文件,至今没有出具。代理马慧诉讼案的律师近期也不断敦促移民局尽快做出书面说明。

2007-04-06: 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在中央新闻工作者之家举行了如下题目的新闻发布会:“联合国难民从俄罗斯被秘密遣送回中国”。

让我们回想一下在3月28 日在事先毫无通知的情况下中国公民马慧和她的八岁女儿就被扣押并在当天被遣送回中国。本事件是对俄罗斯签署的一系列国际难民公约的严重侵犯,尤其是联合国 1951公约中的关于难民身份的第三十三条的规定。此外,根据俄罗斯联邦法律,進行此违法行动的责任官员可能受到有关法律的刑事判决。

马慧是法轮修炼大法的修炼者,据莫斯科法轮大法协会主席施卡丘克.I所述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从1999 年7月开始“在中国被残酷迫害,于此已有为数众多的各国官方机构官方证明文件如美国国会人权报告,188决议,联合国人权工作组报告,这些报告都给出了有关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修炼者人权侵犯的案例并确证了对他们的酷刑迫害”。

强行遣返回国马慧和她未成年的女儿等于是把她们置于非法拘捕、酷刑甚至有失去生命的危险的境地。尽管如此,所有这些情况都被彼得堡节尔岑斯基法院视而不见。

在被遣送出境时联合国难民署已经批准马慧为需要国际保护的人士。 施卡丘克.伊万强调说当被扣押时正在進行有关决定其移民法律身份的程序,也就是说,她在俄居留是绝对合法的,且没有任何理由拘捕并秘密强行遣送她出境。而且,在扣押的当儿,一系列俄罗斯有关法律条款被违犯,如剥夺律师的权利,拒绝红十字会代表与马慧见面等等。马慧女士的正式律师至今未收到任何说明强行遣返她的文件。

“MEMORIAL”权利保护中心的“移民和权利”网络计划的律师、联合国难民署代表朵琳娜.N.V就此情况指出马慧的律师已向检察院提交诉讼声明给圣彼得堡市检察官扎耶车娃控告违犯三大法律条款:俄罗斯联邦刑法第286条——政府官员越权, 第301条——非法扣拘留关押及囚禁,第140条——拒绝提供相关信息。同时也准备了呈交俄罗斯总统的信件。

根据人权组织代表尼可尔斯基.V.D的说法,“像人们常说的那样,很有可能某个移民局官员为了一定的好处和收受了贿赂而進行了强行遣送。因为至今我们没收到任何正式文件,材料确认在此次事件中移民局的立场。没有任何有关法轮功在俄罗斯的状况说明。而且依我看来,至今有关官员也未没有确认要打压俄罗斯法轮功活动参加者的立场。联邦移民署的官方声明已经登载到俄罗斯的LENTA RIA 的新闻上,却根本没有说明遣送马慧女士的理由,这特别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认为试图否认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的事实是不可接受的。当前我们已经开始一个大的行动。在即将付印的俄语版的国际大赦的第38期 “使者”(VESTNIKA)的刊物上将登出明信片公开向中共的呼吁,上面刊登了人们因为自己的信仰被关入劳改营的事实,并呼吁中共政权关闭此类劳改营。该明信片已经由很多国际特赦的成员签了名。

“可怜的女人和她女儿就像一盒用彩带包好的糖果在特意挑好的日子里被送给了刚到俄罗斯的中共大佬”, 莫斯科赫尔辛基组织主席阿列克谢叶娃.L.M这样比喻了这个事件。没有指望在俄罗斯诉诸法律而解决甚么真正的问题,她当即给马慧女士的人权律师提议意立即准备讼状提交史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庭。

在回答记者的问题-这个事件是否将损坏国际社会和俄国的关系时,阿列克谢叶娃.L.M回答说:“不幸的是,俄罗斯早就有了忽视它自己的法律和国际义务的坏名声。这个事件再次证实这个令人忧伤的事实。包括强行遣送的事件 -这已不是头一回绝对非法地和残酷无情强行遣送难民,他们的生命就面临著极大危险。不幸地的是我们(俄罗斯)还是一个非常、非常不尊重法律的国家”。

直到今天,尽管人权组织和律师進行多次呼吁,但马慧女士的命运仍然是难以预料。她的亲人在机场没有接到她,虽然女儿已经回到中国的亲人身边,事实就是事实-家破人散,剩下被担忧和痛苦煎熬的孩子的父亲和马慧女士的丈夫独自一人在圣彼得堡遥思命运未卜的妻子和处于恐怖中的未成年的女儿 -寄住在中国的亲戚家里,而妈妈却在中共国安的手中。

而刚接到的最新消息却让我们更加担心。在哈尔滨中共国安还给马慧在中国的亲戚传言威胁马慧的丈夫:“如果再『闹事儿』,我们也把你给绑回中国。”还同时询问其它法轮功修炼者的住处。而在圣彼得堡有迹象也有可疑人等跟踪相关法轮功学员。

2007-03-31: 马慧遭中俄绑架至哈尔滨 下落未明
http://tw.epochtimes.com/7/3/31/51916.htm
然而,29日一早,在西伯利亚救援者没有等到降落的飞机后,北京方面马慧的亲戚就前往首都国际机场的出口处等待接应马慧母女,但始终没见到母女身影。随后亲戚查询了乘客名单,竟发现名单上根本没有马慧和晶晶名字,后又找到据称是遣返人员必经的通道查询,被告知没有这对母女。以至于机场方面也认为此母女并未搭乘该航班回国。据最新披露的消息指,一名当时和马晶同时在一起玩耍的九岁俄罗斯小孩克里斯金娜也成为这次绑架的受害者。在确认她是俄罗斯家庭的孩子与马慧并无关系时,才被圣彼得堡市移民局转送到该儿童所属地段的区移民局。据称,克里斯金娜受到很大的惊吓,只能断续回忆出有6、7个黑衣人闯入,面目表情可怖,其中有一女警,一入屋内立即掐断电话、电脑网线并厉色喝令她们跟著他们走。

2007-03-30: 讨好中共 俄遣返联合国难民母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30/151862.html
俄罗斯圣彼得堡市具联合国难民身份的法轮功学员马慧和她八岁的女儿马晶晶,三月二十八日早突然被圣.彼得堡移民局遣返处六、七人闯入家中带走,并在当晚由一女警察配合中共方面的有关人员押上圣彼得堡─北京的FV-215航班,实施强制遣返,飞机在当地时间十九点五十分飞离圣彼得堡。二十九日,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出口处等候的亲属并未见到马慧母女。后获知,马慧的女儿晶晶已被人送到马慧姐姐家中,马慧仍下落不明。在此之前,国内亲属接获一男子电话称:“马慧母女已抵达哈尔滨,女儿晶晶正被送往马慧姐姐家,马慧是否回家现不能确定。”联合国难民署驻圣彼得堡国际红十字会官员及律师、马慧的丈夫和多名法轮功学员都赶到机场進行营救,但俄机场当局一开始不承认人在那里,后事实被证实后一直拒绝家属、律师及联合国官员与马慧见面。在此期间,联合国的官员一直不停的给俄联邦移民总局和圣彼得堡市移民局官员打电话交涉,俄当局谎称已撤消了驱逐令,但在和机场移民局办公室交涉的过程中,里面的人员却声称找不到执行人员,以此来拖延时间,直到飞机起飞后有关方面也没有给家属一个正面的答覆。整个过程中,俄罗斯的警察部门、机场等地都有神秘身份的中国人出入、监视。原定三月三十日她的案件将会再次开庭,按照俄罗斯的法律,在开庭之前,她应被允许在俄罗斯合法居留。欧洲议会议员、前欧盟俄罗斯议会合作委员会主席巴特斯塔先生就此事当天致函俄罗斯当局,恳求他们停止驱逐。巴特斯塔先生表示他“非常担心马慧太太将在中国一下飞机就会被逮捕”,他不敢想像她的命运将会如何,因为“法轮功修炼者每天在中国遭到虐杀,包括活摘器官和广泛的酷刑……”联合国红十字会组织代表表示,俄罗斯当局遣返马慧的做法不但违反当地法律,遣返拥有联合国难民身份人员,也违反了其签署的欧洲人权条约及遣返难民国际条约。此外,按照惯例,在遣返前应提前通知红十字会代表、律师及获得家属签字。俄罗斯当地已有六家媒体网站也对此事件進行了报导。指出遣返一名拥有联合国难民身份的妇女和一个孩子,而且还在诉讼程序中,不仅是缺少道德良知,也是违反俄罗斯法律的行为。

2002-02-22: 马会、女、26岁、依兰县文化馆。99年6月23日進京正法被非法抓捕,带手铐押回,关押15天。依兰公安局非法勒索2000多元,依兰县文化局勒索5000元,文化局长勒索3000元。被非法停止工作一年,非法扣工资一年。仅仅是由于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勒索9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龙德清。
黑龙江省佳木斯、伊春等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例(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2/25495.html

哈尔滨 依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8-08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14名法轮功学员 电话补充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在哈尔滨市松北区法院非法对14名法轮功学员庭审,几位律师对自己的当事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法院当庭没有宣判,事后通知家属,十五天内下达庭审结果。此次电话为补充,主要人员有更新。

此次参与庭审人员(区号:0451)
审判员:吕守方 办电57221136 手机13904640390
书记员:崔景凤 (民一庭庭长) 办电57221420 手机15114636888
刑庭庭长:张安克 手机13351817678 13234501063

依兰县法院其他人员
院长(新):孔庆春 办电57239229 手机13303607168
副书记:张丽红 办电57221788 手机13314506788
副院长:史锦田 办电57222378 手机13845028828
副院长:陈佰新 手机15303650345
副院长:熊双龙 手机13100953444
执行局局长:王冲 手机13845026999
审委会专职委员:郎继娟 办电57223531 手机13604815363
办公室主任:王永军 办电57223229 手机13304613338
政工科科长:法振伟 办电57225127 手机15636085789
法警队队长:高振伦 办电57237508 手机13314606000
民二庭庭长:张风华 办电57223532 手机13895812020
执行局副局长:郭利 手机13845028818
审监庭庭长:王勇 办电57223934 手机13804637117
道台桥法庭庭长:关东航 手机13636808666
立案厅厅长:吴红
卢涛 手机13763431999
魏晓军 手机13766923333
丁印德 手机15846038567

依兰县政法委
书记(新):孙玉坤 办电57237868 手机1311461234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3-31: 马慧遭中俄绑架至哈尔滨 下落未明
http://tw.epochtimes.com/7/3/31/51916.htm
9日是俄罗斯圣彼得堡联合国正式难民马慧母女遭绑架的第二天,马慧的女儿晶晶已被人送到马慧姐姐家中,而马慧仍下落不明。据悉,马慧母女从俄罗斯家中到飞往北京的遣返过程,是一个精心策画好的秘密绑架过程。

在此之前,国内亲属接获一男子电话称:“马慧母女已抵达哈尔滨,女儿晶晶正被送往马慧姐姐家,马慧是否回家现不能确定。”与此同时,俄罗斯圣彼得堡和莫斯科两城市参与营救的法轮功学员,也得到俄罗斯移民总局及圣彼得堡移民分局的确认,称马慧母女确由他们遣返,并且她们已经抵达中国的确认。

然而,29日一早,在西伯利亚救援者没有等到降落的飞机后,北京方面马慧的亲戚就前往首都国际机场的出口处等待接应马慧母女,但始终没见到母女身影。随后亲戚查询了乘客名单,竟发现名单上根本没有马慧和晶晶名字,后又找到据称是遣返人员必经的通道查询,被告知没有这对母女。以至于机场方面也认为此母女并未搭乘该航班回国。

信息反馈回俄罗斯后,俄方又出动大量人员到各处寻找,直到联邦移民总局的确认。由此可见,马慧母女从俄罗斯家中到飞往北京的遣返过程,完全是一个精心策画好的秘密绑架过程。

据最新披露的消息指,一名当时和马晶同时在一起玩耍的九岁俄罗斯小孩克里斯金娜也成为这次绑架的受害者。在确认她是俄罗斯家庭的孩子与马慧并无关系时,才被圣彼得堡市移民局转送到该儿童所属地段的区移民局。据称,克里斯金娜受到很大的惊吓,只能断续回忆出有6、7个黑衣人闯入,面目表情可怖,其中有一女警,一入屋内立即掐断电话、电脑网线并厉色喝令她们跟著他们走。

马慧丈夫李先生说:“当我们请求机场警察局帮助寻找马慧和晶晶时,他们说他们没有寻人的义务。可疑的是在机场警察局,我们看到有中国人自由出入,怀疑有中共特务在参与这件事。就这样直到飞机起飞,我们也没能见到马慧和晶晶。
... 更多

媒体报导

2007-04-08: 短讯:被俄遣返的马慧已回亲属家中
http://www.epochtimes.com/b5/7/4/8/n1672055.htm

2007-04-07: 中共施压马慧亲属监控其丈夫 俄社会持续反弹
http://www.epochtimes.com/b5/7/4/7/n1671329.htm
被中俄特工及移民局3月28日秘密遣返的俄罗斯联合国难民马慧,目前仍下落不明。期间,中共当局2次警告国内亲属,藉口马慧被俄遣返需调查为由拒绝将其释放。中共甚至对身居圣彼得堡市的马慧丈夫也進行了监控。4号下午,俄罗斯法轮大法学会就此事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到场的多家人权组织、团体和人权人士积极发言,场面热烈。迄今为止,俄罗斯当局仍未对遣返马慧事件公开回应,原承诺的书面说明文件也未如期出具送达。

2007-04-06: 俄人权组织就马慧被强制遣返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
http://www.epochtimes.com/b5/7/4/6/n1670463.htm
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在中央新闻工作者之家举行了如下题目的新闻发布会:“联合国难民从俄罗斯被秘密遣送回中国”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