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 >> 周志昌, 男, 45

周志昌
双城市韩甸镇人武部部长周志昌
个人情况: 双城市韩甸镇人武部部长

紧急成度:
有关恶人: 黑龙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
个人近况: 2000年5月6日 迫害致死 (2000-05-1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8-0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周志昌 王红秋(王洪秋)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0-24: 冰城血难(五)
.......
八、第一看守所的罪恶

受害人:周志昌,男,四十五岁,原双城市韩甸镇人民武装部部长。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周志昌和双城市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直接去北京上访,在中央信访局被非法拘留,于九月十七日押回双城,关在第一看守所,遭酷刑凌虐八个月。

在非法关押期间,周志昌在狱中遭狱警及管教唆使的犯人打骂。除拳打脚踢外,还时常把他的头狠劲的往墙上撞,撞的他头昏眼花,鼻子流血,脑袋上满是大包、伤痕。恶徒们怕周志昌炼功,长期给他带着很重的手铐和脚镣,又把脚镣与手铐上下用铁链接在一起,称为“三镣”。戴这样的镣铐,人直不起腰,走路要弯腰九十度。因脚镣扣入肉里,脚踝总是伤痕累累,流脓淌血,痛得他根本不能入眠。他的两腿肿得穿不上裤子。棉裤是家里人特制的,裤的两边是拉锁,或钉上带子。

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周志昌绝食抗议对他的非人折磨。绝食到第六天时,他被提出监室,在阴暗潮湿的走廊角落里被强迫坐在老虎凳上。恶警们强行扒开他的嘴,用铁丝勒住他张开的嘴角,给他强行灌食。由于手段恶劣,把周志昌灌得大口大口的吐血。绝食期间,恶警不顾其生命危险,竟唆使监号犯人轮番踢打周志昌。有一次,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把他的头象撞钟一样狠命的往墙上撞,周志昌当时就被撞昏。

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上午,绝食中的周志昌戴着手铐,被押往双城市医院检查身体。据知情者回忆:他是自己走上医院的四楼。在这里,他遇到一位熟人,还和熟人站在一块说了话。做B超检查,身体一切正常。让人不解的是,到下午两点多钟,周志昌再次被送到市医院,检查的医生却说:瞳孔已经扩散,人到医院前就死了。

一个上午还能走路、上楼、唠嗑、做B超检查“身体一切正常”的人,下午突然就死了,双城市第一看守所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24/冰城血难(五)-281041.html

2011-06-03:在美丽的松花江南岸,坐落着人杰地灵、历史悠久的古堡――双城。人们在这里世代繁衍生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铸就了双城人民善良、纯朴、坚毅的性格。

一九九四年春,教人修心向善、去病健身的法轮功传入双城,短短时间近万人,各行各业的双城百姓走入了修炼的行列。他们重德修心、健康向上,对当时只注重经济发展的社会环境,起到了促进精神文明的巨大作用。
但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一伙政治流氓集团,出于一己之私开始对法轮功打压,并在江的授意下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之上的,相当于当年“文革”小组、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办公室”,在各地实施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在权大于法的违宪下,双城市各级政府的一些不法官员,以双城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张国富,双城市看守所所长金宛智为首的邪恶之徒,为了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昧着良心积极的执行着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疯狂的打压迫害这群“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善良的修炼人。

从九九年“七二零”起,到今天的十多年中,据不完全统计,双城地区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数百名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判刑、劳教、被逼流离失所,残害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期间,每时每刻都被那些良知泯灭的恶人折磨,毒打,酷刑,手段有“刨锛”“弹灯泡”“打榨菜”“窝心脚”野蛮灌食,灌白酒,“绑死人床”“坐老虎凳”“电棍电击”等等,等等,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手段阴险毒辣,惨绝人寰。桩桩罪恶罄竹难书、天理难容。这其中张国富、金宛智二人是迫害双城大法弟子的主要策划者,与谋者、参与者,也是主要的责任人。

现在让我们看看发生在双城“六一零”、公安局、看守所那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事实,看一看江氏集团灭绝人寰的血腥政策及其追随者的残暴恶行,见证双城在中共暴政迫害中最阴险、最黑暗、最残酷的一面。

一、清廉的武装部长周志昌死在邪党的暴虐下

大家公认的好人

周志昌,双城市韩甸镇人民武装部部长。他为政清廉,不谋私利,是韩甸镇远近闻名的好干部。只要提起周志昌,凡是知道的人都挑起大拇指说:“好人”。他待人和气,不耍官腔,虽说他当武装部长,从不借职权之便索贿民财,更不收礼,送也拒绝。可是当别人有困难时,只要他知道,就会热心去帮助。镇里分地,有块地是后开荒的,别人不愿要,他要,而且还掏钱买。
工作中,别人不愿干的活,他干,比如,调查灾情了,公社修路了,这些不好干的差事他都不拒绝。调查灾情从不坐在村办公室找几个人问问,了解一下就算做完工作了,他是亲自一个村一个村,一块地一块地的实地考察,不管路怎么难走,累不累,从不顾自己的休息和吃饭,一心了解老百姓的实情,恐怕老百姓受委屈。

公社修路,他认为每一种材料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他非常珍惜,有石子落在路基下,他用手一捧一捧地捧到路面上。修路用石头,有位公社干部用自家车运石头,本想从中赚点实惠,可周志昌验米数一丝一毫都不多算,气的他直没话说。正是因为他办事认真,不徇私情,老百姓爱戴他,领导交给他工作放心,因此领导和同事都说:周志昌,一个人能干几个人的活。总之,他为别人肯付出一切。但是,对自己却很苛刻。因妻子无工作,自己月收入只有四百八十元的工资,为供两个儿子上学,没钱宁可借高利贷,(到被迫害死前,还有五万元的债)也不肯向单位申请照顾,更不以职权之便勒索民财。这都是源于他修炼了法轮功,因法轮功修炼要求以“真、善、忍”为准则,遇事多为他人着想,不为私利打算,讲究修心性,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

遵照《宪法》第一次上访,被非法拘押

法轮功有严格的心性要求,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这种正就照出了一个以出身特务家庭,靠隐瞒历史爬上高位的江××,它出于惧怕法轮功人多,擅自运用手中的权力,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行使了对社会百利无一害的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全面的大抓捕。针对江××这一独断专权,违犯宪法的举动,周志昌在七月二十二日和双城法轮功学员去黑龙江省政府上访,说明修炼法轮功是信仰自由,是不违犯宪法的,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还大法清白。当天晚上他被双城公安局抓回,关押在第二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在韩甸镇政府的强烈要求下,八月二十六日周志昌才被放回家。

遵照《宪法》第二次上访,被非法关押

江××一意孤行,对法轮功的迫害愈演愈烈,“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由中央向各省市级层单位施压,迫害到每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人。这样,法轮功学员为行使自己的公民权、信仰权,直接去北京上访。在九九年的九月九日,周志昌和五十多位双城的法轮功学员直接去北京上访。谁知,此时的信访局已变成了公安局,他在中央信访局被非法拘留。同年的九月十七日被押回双城,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酷刑遭虐八个月,在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被迫害致死。
在看守所的非人迫害。

在关押期间,周志昌在狱中受管教及管教唆使的犯人,打骂是经常事,除拳打脚踢外,时常把他的头狠劲地往墙上撞,撞的他头昏眼花,鼻子流血,脑袋上满是大包、伤痕,也不哼一声。同室有善良的人,在他们对周志昌行恶时,不忍看下去,只好低着头。他们怕周志昌炼功,长期给他带着很重的手铐和脚镣,又把脚镣与手铐上下用铁索链接在一起,称为三镣,人直不起腰,走路要弯九十度腰,踝总是伤痕累累,流脓淌血的,扣入肉里,痛的他根本不能入眠,两腿肿的穿不上裤子,他的棉裤是家里人特制的,裤的两边是拉锁,或者钉上带子,他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受着非人的折磨,痛苦的煎熬……
因反迫害绝食,被迫害致死

在二零零零年的四月疷,周志昌为抗议对他的非人迫害,为抗议非法关押,为争取炼功的自由,决定绝食反对监狱恶警残酷迫害。

绝食第六天时,他被提出监室,在阴暗潮湿的走廊角落里,被强迫坐在老虎凳上,恶警们强行扒开他的嘴,用铁丝勒住他张开的嘴角,给他强行灌食,由于动手的手段恶劣,把周志昌灌得大口大口的吐血。
没有人性的是,在这绝食期间,恶警不顾人命关天,竟敢唆使监号犯人轮番踢打周志昌,有一次,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横着身子象撞钟一样把他的头狠命的往墙上撞,周志昌当时就昏过去了……

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上午,绝食中的周志昌戴着手铐,被押往双城市医院检查身体。据知情者回忆:他是自己走上医院的四楼,在这里,他遇到一位熟人,还和熟人站在一块说了话,做B超,检查的结果是:“身体一切正常。”让人不解的是,到下午二点多钟,周志昌再次被送到市医院,检查的医生说:“瞳孔已经扩散,人到医院前就死了。”

一个上午还能走路,上楼,唠嗑的人,下午就死了。B超检查,身体一切正常的人一下就没了,这不明显摆着就是遭毒手被迫害死的吗?!

“六一零”的刁难

周志昌的突然死亡,双城市看守所、“六一零办公室”,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家人要求尸检。原定五月十五日在双城城镇第一殡仪馆进行尸检。可十五日这天,周志昌的遗体不知为什么被弄到东门外砖窑前的野地里,和家属说要在那里尸检。在尸检时,法医向家属说:要把尸体从头开始割,割成几段来验尸。家里人据理力争无效,但又无法接受他们的做法,虽说强烈抗议,但民压不过官。明知流氓刁难也只好不了了之。这就是共产邪党,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又一罪恶。

奇怪的是验尸时强硬的要分几段来验,可在结论单上,法医居然写上了“遗体外观正常”的结论。事实是,家人与目击者清楚的看到:周志昌遗体面部表情极其痛苦,眼睛大睁着,嘴张着,肘部、肋部都有明显的紫黑色淤血痕迹,头皮呈现红色,并且与头骨分离,用手一抓头皮,头皮就拎了起来,小腿、脚踝部有明显的伤痕,踝部骨头清晰可见,双手和双脚的肤色呈黑色,有明显的淤血,手指和脚趾呈青黑色。

周志昌怎么死的,家人全然不知,面对家人痛苦的责问,双城市政府、六一零、看守所人员个个搪塞,市政府、公安局只是仓皇指令:强行火化。

市政府、公安局的恐慌与心虚

二零零零年的五月十九日,周志昌出殡了,在他的灵车前有几十辆警车开道,灵车后同样有几十辆警车跟随,大卡车上有持枪警察,如临大敌。市政府要员在场,公安局全部出动,门口贴出告示:“上午不办公”。

所有通往火葬场的路口被封堵,附近乡镇通知不准大法弟子参加葬礼,也有好多不听邪的大法弟子赶来,全被拦截在路口,通往火葬场的路上禁止任何人和车辆。殡仪馆院内有百名警察巡视,二十多辆警车停在院内,殡仪馆外围,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名警察站岗,殡仪馆大门就有五十多名警察把守。这期间有火化者,必须持介绍信,送葬人必须骂污辱大法的语言方可进入,否则视为炼功人。一个放牛娃出于好奇,上前观看,竟被抓进看守所关了好几天。

俗语说的好,“没有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他们如此的恐慌,如此的心虚,证明他们确实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有民谣说:邪党恶,邪党邪,疯狂打压真善忍。

泯灭良心当打手,相煎同行不留情。
做贼心虚耍伎俩 ,残害善良罪滔天。

周志昌这个清廉为政的楷模,一心为他人的好人,为自己的信仰,为宇宙真理,豪迈的走完了自己的四十五年,冤死在邪党的迫害下。
有诗赞曰:

铮铮铁骨一英烈,不为高官只为民。
手铐脚鐐全不怕,只为真理撒赤诚。
善恶有报必有期,真相大白告英灵。

周志昌家人的悲惨

周志昌被迫害死了,两个孩子读书还没毕业,五万元的借债扔给了妻子,妻子没有工作,那两亩地早已到期交了回去。上学的没了生活来源,在家的没了饭吃,又身背数万元的外债,娘三个愁哇。二儿子上学为节省花销,宁可少吃饭。当孩子放假回来,整个人瘦脱了相,熟人见了都不认识了。周志昌的媳妇由于凑点钱就得供孩子,自己是分文皆无,吃的、用的绝大多数都是法轮功学员们帮助,你送粮他送物,解决她的食用短缺和燃眉之急,冬天知道她没钱买煤,同修早早的给她送去一车车柴火。为了活下去,为了还债,娘三个就是这样勒着肚皮过日子。好容易熬到孩子毕业了。在后几年还是节衣缩食,逐渐的把债还完。那些辛酸无法一一详叙,可想而知,没有生活来源的日子,该是多么的困苦与心酸,实在是无法用语言道出那所经历的凄苦、无奈、悲凉的心境,所以说,邪党不是迫害死了一个人,而是它给所有世人带来连锁的灾难与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241862.html


2011-02-07: 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周志昌,双城市韩甸镇武装部部长,为官清廉,不谋私利,在韩甸镇远近闻名。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周志昌和五十多位双城法轮功学员再次去北京上访,向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可等待他们的仍然是警察和监狱,九月十七日被劫持回双城,非法关进第一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五月六日被迫害致死。

双城市韩甸镇法轮功学员柳全国,两次被非法劳教,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的赵爽说:“你出去就得死”,二零零六年秋,柳全国从劳教所回到家中,身体越来越虚弱,不停的咳嗽、喘,出现肺结核的症状,到后来出现神智不清,大小便失禁,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

关于周志昌与柳全国被迫害事实,明慧网有专门文章报道。下面是双城市韩甸镇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些情况介绍。

(一)韩秀华,女,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大法前患冠心病、心肌炎、胃病、气管炎、妇科病、精神分裂症,脾气不好,骂人就象说话一样。得法后所有的病全好了,坏脾气改掉了,家庭因此和睦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非法在全国范围内抓捕一批法轮功学员,韩秀华去省政府上访,在体育场门外,警察强行把韩秀华推上大客车送到一所学校。到那儿让报姓名、地址,还给录像。当天一点多押回韩甸开会,说不让炼法轮功。

因韩秀华拒绝写所谓的“保证书”和交大法书,被带到派出所。派出所的随广成带韩秀华到院里,七月的阳光特别热,强迫韩秀华脸朝太阳,太阳转到哪韩秀华脸被迫转到哪,从上午一直晒到晚上,晒得她浑身是汗,脸和头象水洗一样。随广成还造谣说韩秀华一边敲铜盆一边哭,说韩秀华脸上的汗是眼泪。他让韩秀华写保证书,如果不写就送拘留所。

九九年九月八日,韩秀华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公园被抓,被劫持到双城驻京办,韩甸派出所的于占军、随广成、张殿启坐飞机去接,于占军搜走韩秀华身上的四百元钱,人被送进双城看守所。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韩秀华因炼功被黄管教给戴上手铐、脚镣。八个学员两人一副。走路不方便,把脚腕子磨得生疼,不能脱衣睡觉,不能翻身,连续四天。一次季管教让韩秀华背监规,韩秀华不背,就让她跪在地上,用三角带打了一顿,后来因韩秀华不写保证书,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

在那儿,韩秀华因炼功被管教孙秀芹指使两个刑事犯揪着头发打。还有一次,当着孙管教的面犯人们打韩秀华的嘴巴子,边打边问还炼不炼。直到二零零零年六月才放回。

二零零零十二月,韩秀华又进京上访,在长春车站被查出,又被派出所押回双城看守所。

腊月二十七下午,看守所突然闯进一些防暴警察,强行送法轮功学员劳教。韩秀华不配合,他们就用狼牙棒往她身上打,一棒下去,身上立刻出现一些紫点子。这次市六一零非法劳教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正月初六,吃饭时法轮功学员大声背《论语》,管教两个人架一个法轮功学员往小号里拖,这时法轮功学员王树荣被毒打,一个老太太过去护住王树荣。警察打在老太太身上,韩秀华赶紧护住老太太,他们把韩秀华也拖走,问进不进小号,韩秀华说不进。林队长说,把她拖进去。在小号里关了六天,没有被褥,窗户通着风,没有床,一天只给一点稀粥,冻得浑身发抖。韩秀华刚开始炼功,被管教看见,他吊起韩秀华一只胳膊,一天一宿。韩秀华在小号里整天站着,从早上五点到夜间十一点,腿肿得很粗。这次他们关了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7/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235953.html
2007-04-21: 黑龙江双城市张国富、金婉智迫害致死周志昌的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153183.html

2004-06-16: 黑龙江双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是虐杀双城市大法弟子的凶手,指使被关押的刑事犯恶人行恶是张国富残害大法弟子的惯用手段。他叫嚣说:“你们往死里整,我提前释放你。”在他唆使下,刑事犯毫无人性的行凶,什么划旱船、两臂扭到背后、推头撞墙、抠眼珠,什么刑罚全用上了,整天惨叫不止,看守所的所长、管教听而不闻,任凭恶人无限制的行凶。韩甸大法弟子周志昌(武装部长),每天有四个犯人把他抬起来,像撞钟一样把头往墙上撞,惨叫不止,轮番踢打,活活整死在监室,所长不闻不问。火化时张国富不准验尸,不准送葬,不准村民围观,警察架着机枪,搞得杀气冲天,把一个观看送葬的放牛娃还抓去关了几天。据见到周志昌尸体的人说:周志昌满身伤痕,血迹斑斑,手臂已断,头盖骨下塌,惨不忍睹。张国富还威逼家人签字,威逼家人不准上告,村人为之愤愤不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6/77195.html

2003-03-09: 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人武部部长周志昌,从1995年9月份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曾担任双城市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和韩甸镇法轮功辅导站的负责人。

1999年7月22日周志昌在“7.22”事件中被非法拘捕,关押在双城市第二看守所,时间长达一个月,1999年8月23日在家属的担保下被释放。1999年9月9日周志昌从双城市韩甸镇动身前往北京中央信访办逐级進行上访,依法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到北京后周志昌到北京市中央信访局向有关方面反映法轮功情况,被非法拘留。1999年9月17日被非法押送回黑龙江省双城市,关押在双城市第一看守所,一直以刑事拘留的名义长期非法关押,于2000年5月6日被迫害致死。对于周志昌先生的死亡,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和双城市615办公室给出的解释是因心脏病死亡。

周志昌生前身体健康并未有心脏病史。周志昌死后肘部和肋部有明显的紫黑色淤血痕迹,头部头皮异常松软,用手拉拽有明显的头部皮肤和头盖骨分离现象,整个头皮成明显的淤血特征,双手和双脚有明显的淤血特征,呈黑色。小腿的踝部有明显的伤痕,踝部骨头清晰可见,这是在看守所长期受迫害的明显特征之一,但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和双城市615办公室却不承认有过迫害行为。周志昌先生死后,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和双城市615办公室拒不出示医检证明和死亡鉴定证明;有目击人证明并且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和双城市615办公室也承认周志昌先生曾在2000年5月6日上午到双城市人民医院進行身体检查。但令人不解的是2000年5月6日上午到双城市人民医院進行身体检查时人还是正常状态,但仅隔几个小时就突然死亡。据当时的检查医生说,周志昌在下午送到医院时人已死亡,对此双城市第一看守所和双城市615办公室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

鉴于以上死亡案件的疑点众多,我呼吁国际社会能够给予帮助,调查此事,使事情真相大白于天下,将凶手绳之以法,惩恶扬善。

另外,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异常严重,目前已知的死亡人数有8人,包括周志昌先生。还有很多人因为受到迫害有家难归,流离失所。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对此给予更多的关注。

2002-10-10:在双城地区这么一个不到80万人口的弹丸之地,就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们是:周志昌、王金国、张生范、赵雅云、吴宝望、臧殿龙、张涛。

2002-04-19: 功友还告诉我,在双城看守所大法弟子周志昌因坚持炼功,绝食第九天被恶棍们活活打死,一位功友梦到天上都在讲述他的故事。看了、听了功友们讲述的大法弟子的遭遇,我被深深地震动了。在如此邪恶横流的迫害中,同修们仍然坚持着正信,这是怎样的威德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7/28528.html

2002-04-10: 黑龙江双城市610恐怖组织大肆绑架大法弟子
双城市市委书记朱清文、副书记王树清、610办公室主任姜宏伟、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等人自99年7.20开始,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残酷的迫害,周志昌、张生范、王金国本着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依法進京上访,相继被迫害致死。朱清文等不法之徒的血腥镇压不但没有达到它们的邪恶目的,反而使更多的大法弟子数千人次進京上访,讲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一时间监狱爆满,一个仅有十二平米的监舍,竟要装纳35人之多。一次就非法劳教大法弟子80多人。面对邪恶,面对生死,大法弟子表现出了无私无畏的精神。

2001-04-03: 黑龙江省双城市看守所自99年7月22日以后至2000年4月凡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不签字的和不交5000元保证金的一个不放,最多的关押到8个多月,到2000年4月中旬最多时关押法轮功学员近200人,12平方米的监室关押30多人。连便桶上都得坐人睡觉。这时,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在绝食4天后金所长在广播里讲:省里有指示对绝食者要强行進食,而后对绝食学员灌浓盐水。周志昌也是在这期间被迫害致死的。

2000-08-02:周志昌,男,45,黑龙江双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任双城市韩甸镇武装部部长,为政清廉,不谋私利,是韩甸镇远近闻名的好干部。提起周志昌,韩甸的老百姓都挑大拇指:“好人!”他在单位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有几十本。

1999年9月赴京上访向中央反映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被押回双城看守所,长期带脚镣,关押8个月,于2000年5月6日非正常死亡。

周志昌绝非正常死亡。遗体面目极痛苦,睁大着眼睛、张大嘴,头部有外伤,身体多处有伤,手指、脚指青黑,手臂有针眼,针眼处也是青黑,头皮是红色,头皮和头骨分离,头皮能抓起,脚上有脚镣磨出的伤口,伤口渗着液体。政府逼迫家属签字承认周死亡原因是心脏病,周妻子和儿子认为内容不属实,拒绝签字。周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双城的百姓震惊了,人们都在谈论: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干部,为什么被迫害致死,天理何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3478.html

2000-06-07: 周志昌, 男, 45, 黑龙江双城,
99-9月去京上访,在看守所长期带脚镣,关押8个月,绝食8天,于2000-05-06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7/1308.html

2000-06-03: 大法的精英 修心的表帅
—— 纪念舍身护法的大法弟子周志昌
2000年5月6日,大法弟子周志昌在双城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仅45岁。他用生命维护了宇宙真理,实现了自己“助师世间行”的庄严誓言。

周志昌生前任双城市辅导站副站长。他1995年得法。得法后,除了干好工作,他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修炼上。当时,对大法认识很高的人不多,周志昌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他不顾自己的清贫,为大家买来录放机和师父讲法录像带,还主动负责韩甸地区的大法资料工作,自己垫钱买资料。后来,大家对法认识越来越高,才由经济条件较好的学员主动承担这些工作。

周志昌自己修炼很精进,他每天3点左右起床,先看书或背经文,然后去炼功点炼功,晚上从炼功点回来还要看法,11点多才能睡觉。在他的带动下,整个韩甸的学员都很精进。那时,他们每天早晨在镇政府门前炼功,炼一个小时前四套功法。晚上,五点半到八点在学员家学法,学两个半小时法,然后打坐,学员根据自己情况,能坐多长时间就坐多长时间,周志昌每天要打坐两个小时。

为了推动大法弘扬,周志昌常常带着学员到农村弘法。每逢赶集的日子,他们就去集市集体炼功,把法介绍给更多的人。在他的带动下,大家对弘法的认识都很高,也很热心,有时能去一、二百人。农村的学员都比较贫困,但能吃苦。弘法时,他们都是徒步往返,带着干粮。有时往返要走一百多里。早晨出发,中午赶到集市弘法,晚上才能到家。大家一点儿也不觉得苦,都乐呵呵的。在去年7.22之前,韩甸地区有五百多人得法。师父说:“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周志昌和当地学员们用自己的实修在各方面证实着大法。

镇里分地时,别人不愿意要的地大法弟子要;分派任务时,别人不愿意干的活大法弟子干。

周志昌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为学员做出了修炼心性的表帅。

周志昌入狱前任双城市韩甸镇武装部部长,是韩甸镇远近闻名的好干部,他为政清廉,不谋私利。工作中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求名,不求利。提起周志昌,韩甸的老百姓都挑大拇指:“好人!”领导说:“周志昌一个人能干几个人的活。”他在单位获得的先进、模范、标兵等等各种荣誉证书有几十本,厚厚的一大摞。他家四口人,爱人没有工作,两个儿子,一个大学刚毕业在北京工作,一个正在哈市读大学三年级。入狱前,他每月工资480元,家里没有额外收入,为了供孩子上大学,家里只好借高利贷,利滚利滚到现在已有五万多元的外债。去年他去北京上访的路费都是学员帮助的。

99年7月22日早晨,周志昌和双城的大法弟子去黑龙江省政府上访,要求释放被强行带走的四个哈尔滨辅导站站长。当天晚上,被押回双城,关押在看守所。一直到8月28日,在镇政府的强烈要求下,周志昌才被释放。回来后,他经常和大家切磋,要大家坚定信心,他说:我们只能往前进,决不能后退。他还常和大家说:我就是为大法铺路的。

在99年9月9日,--周志昌和五十多位双城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其中韩甸的大法弟子就有二十多位。他们要向中央反映修炼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要求还师父、还法轮大法以清白。

这次上访震怒了北京,双城政府受到上级的严厉指责。由于大环境恶劣,所以双城对上访的大法弟子处理得很重。9月中旬,他们被押回双城,周志昌9月底就被正式签捕,和刑事犯关在一起。双城看守所是很黑暗的,吃的是发霉的窝头,打骂犯人是经常的事。在狱里,他因为要炼功,被长期戴上手铐、脚镣。冬天,家人给做的棉裤都穿不上,管教不给打开脚镣。后来家人只好给他特制了一条棉裤,在棉裤的两侧安上拉锁和绳。遗体上,脚镣的磨伤还没有愈合。就这样,周志昌在看守所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历尽磨难,苦熬八个月。

在今年的四月底,周志昌开始绝食,决定用生命为师父、为大法鸣冤,用生命争取炼功的自由。他在绝食其间,曾被犯人抬着往墙上撞。5月6日上午,他绝食的第九天,管教带他去双城医院检查身体,一切正常,下午2点多,再次送到医院时,瞳孔扩大,人已经去世了。

在他去世的半个月前,双城的一个大法弟子做一个梦:在一个非常美妙的地方,一位尊者在给众生讲法──《周志昌传》,天国的众生在落泪。听到周志昌去世后,那个大法弟子才想起这个梦。好几个大法弟子在他去世的前后都梦到他。大家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弟子。

周志昌去世的消息传出后,双城的百姓镇惊了,人们都在谈论: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干部,为什么被迫害致死,天理何在?!遗体火化时,为他送行的几百名大法弟子被拦在路口,而是由几百名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察和几十辆警车,守护灵车。政府的各部门主要领导都到场。百姓感叹:国家级领导人的葬礼也不过如此。

周志昌迫害致死后,双城大法弟子和家属纷纷去市政府和公安局,要求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目前,双城已无条件释放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每一次有大法弟子为护法付出生命的时候,大法整体恶劣的形式都得到一步改善,那是大法弟子用生命开创的。

“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相。”(新经文:“心自明”)

周志昌走了,走得那么悲壮。修出了一个大觉者所必须具备的境界:为了宇宙的真理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师父说:“你修炼的历史将是树立你未来威德的一部伟大庄严的法。”周志昌在世间完成了这部法,他的修炼故事,在十方世界里传颂。“大法圆融着众生,众生也在圆融着大法。”前仆后继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为了宇宙真理,舍生忘死,在世间圆融了大法,建立了大法的威德,走出一条最正的路。正在用生命履行着当初“助法”的贞洁的誓约。

周志昌不愧为大法修炼出来的,不愧为大法造就的精英!

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3/1286.html

2000-05-21: 周志昌是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大法弟子,于5月6日下午2时多在看守期间死亡,遗体5月19日秘密火化,地点在双城市第二殡仪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1/3631.html

2000-05-19: 黑龙江大法弟子周志昌于5月6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19/3646.html

哈尔滨 双城区(双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8-07: 公正乡派出所电话:53263935
所长安澄宇:15545466697
副所长:王井泉

2019-05-0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部份派出所信息
双城区杏山派出所:
所长13351204666

双城区东风派出所:
警察曲宏达15124674298(曾迫害法轮功学员)

2019-05-06: 周家镇派出所:
所长赵晓良13904661967
户籍员陈玲玲13674503983
警察蔡易臻18145184279、13694629041
包健豪15846630391
于泉涌15545270588
徐文利13654574977
辅警马忠龙15046796435
孙振楠15246684667
占友良13845152004
赵传君18246639177
任义15343219111

2019-04-29: 联兴乡派出所:
电话:45153241568
所长曾庆元13904661965

2019-02-03:
哈尔滨市道里区公安分局 45187663190
国保大队 45187663153
大队长 王典明 13351100359 45187663277
卢军 13704806722
钟刚维 45187663151

道里区公安分局
姜勇智 局长 45187663101 13313634111
玄德军办公室主任 45187663344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看守所 45184378077

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 温海滨【四楼监区】15304517790


2019-01-12:盘锦市检察院:
地址: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16号,邮编124010
控申科:0427-2681018尚小杰 负责本案

沈阳市东陵监狱: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东陵路88号,邮编110161 电话:024-31629923、31629924转8064
监狱长:陈笑含、曲光
一监区:监区长赵健 狱警:顾宪雨、唐帅、张柏宁、那荣涛、陈斌、薛兆秋、戚金龙、张廷彪、刘阳、李忠军、周帅、田坤成、李滨、张国凯、林新海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本案目前所知的涉及的单位及人员:

中国北京市中央信访办
黑龙江省双城市原市委书记 朱文清(现已调往黑龙江省鹤岗市)
黑龙江省双城市原市政法委书记 王术清(音)
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原局长 王祥玉(2000年在任,现任职不详)、顾某(名不详)
黑龙江省双城市公安局615办公室 张国富、张士跃、刘春洋
黑龙江省双城市检察院 郝振兴
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一看守所 所长陈佩新(音)
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一看守所 狱医 那彦国
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一看守所 管教王文山、刘某(名不详)
黑龙江省双城市第一第二看守所 指导员 金某(女)
黑龙江省双城市人民医院 医生孙玉海(时任院长),薛副主任医师(名不详)

双城市电话区号:86-0451

本案件有关文件

有关周志昌的后事处理纪实

【5月15日消息】周志昌遗体安放在双城第一殡仪馆内。政府人员约定,15日上午在第一殡仪馆现场验尸。一百多大法弟子闻讯后来到殡仪馆,公安部门出动了许多力量,殡仪馆内布满警察和警车。

遗体被拉出殡仪馆,拉到东门外砖窑的大野地里,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验尸。这是周志昌5月6日去世后,家属首次见到遗体。遗体面目极痛苦,睁大着眼睛、张大嘴,手指、脚指青黑,手臂有针眼,针眼处也是青黑,头皮是红色,头皮和头骨分离,头皮能抓起,脚上有脚镣磨出的伤口,伤口渗着液体。周志昌在看守所因为要求炼功,被长期带上手铐、脚镣,冬天棉裤都穿不上,管教不给摘脚镣,他穿的棉裤是特制的,棉裤在两侧安上拉锁和绳。

公安部门通知家属是心脏病发作死亡。家属不同意这种说法,周志昌5月6日上午带着手铐去市医院检查身体时,是自己走到四楼,还看到熟人,并在一起说过话。当时做过B超,身体正常。周志昌95年修炼以来,身体一直健康。

法医要把遗体从头开始割成几段验尸。家属无法接受这种做法,强烈抗议,不要求验尸。法医解释遗体外观是"正常"的,不能证明是外伤致死。验尸结果不了了之。
---------------------------------------------------------------------

【5月19日消息】早晨,双城市通向两个殡仪馆的道路全被戒严。周志昌遗体被政府强行要求必须在5月19日火化,火化地点通知是在第一殡仪馆。
凌晨5点多,周志昌遗体由第一殡仪馆拉到韩甸镇,家属做好送葬准备。

6点,灵车从韩甸出发,被警车护送。前面是十几辆警车开道,后面十几辆警车跟随。双城和哈尔滨市出动上千警力,政府及公安部门的主要领导都到场了,双城市公安局门口写出告示“上午不办公”。当地百姓感叹道:国家领导人的葬礼也不过如此。

灵车开到第二殡仪馆被强行停下,并通知家属就地火化。强迫家属在火化单上签字。上午7点多火化完毕,骨灰强行送到第一殡仪馆保管。
... 更多

媒体报导

法新社:法轮功追随者在拘留所的死亡引起人权组织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3/3623.html

自由亚洲电台:黑龙江法轮功人绝食死亡 深圳市法轮功家属被起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2/3629.html

美联社:一法轮功男子死于狱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0/3638.html

自由亚洲电台:又一名法轮功学员绝食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0/363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