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桦甸市 >> 刘淑英, 女, 64

个人情况: 白山水电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樺甸市
有关恶人: 610主任杨宝麟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0-12-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0-04: 吉林省桦甸市刘淑英遭黑嘴子女子监狱残忍迫害
二零一零年末,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刘淑英遭绑架,两年后被劫入黑嘴子女子监狱,才知道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她回到家中。至今,黑嘴子女子监狱的狱警、包夹犯人的残暴仍使她记忆犹新。下面是刘淑英自述遭冤狱酷刑迫害以及此前被非法关押的经历。
一、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成为善良人

我叫刘淑英,女,吉林省桦甸市白山水电职工,家住桦甸市。我在修炼法轮功之前,遇事冲动,说话伤人、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一九九八年喜闻法轮大法,走入修炼后,大法使我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去与人争了,利益心也看淡了。我能与我曾经最怨恨的人友好的相处,她就是我前夫的第二个妻子,我曾最怨恨她破坏我的家庭,我们曾经动手。修炼法轮功后,我明白了师父讲的业力轮报的法理,以前的恩怨全都消失了,现在我们相处的象姐妹一样,与家人和前夫的妹妹相处的非常融洽,身体的各种疾病也随之消失了,走路一身轻,我感觉自己是世上最快乐、最幸福的人,真心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二、在吉林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晚上九点半左右,明华街道派出所的两个人敲门,女婿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开了门,然后警察强行把我绑架。到了楼下,在楼下等着的其他人一拥而上,把我按到警车里,然后,使劲把我往车座子底下塞,把我撅得都上不来气了。

然后,他们就非法抄了我的家,把我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彩喷打印机、大法书籍《转法轮》等书籍、还有师父的法像、还有其它的私人用品都给抄走了。到了派出所,我被关铁笼子里,铐在老虎凳上,他们一直审讯到了后半夜。第二天,草草的做了所谓的身体检查手续,就把我们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去了。

1、体罚折磨

狱警强行的让我们坐板,还强行的让我们背监规,强制劳动,什么活都干,挑玉米粒、叠烧给死人用的元宝等,那纸都是有毒的,都是有害人体的物质。有一次,我没劳动,就惩罚我。华杰(狱警)就让我游监,挨个监舍门口让我说我错了,触犯了什么什么,向大家保证以后不干了。办洗脑班,说转化了就可以放人,我就不去,办洗脑班的人有一个人来拽我(可能是610的),我就抓住大铁门不放手,不去。后来他们就不管了。还有一次我中午打坐,周狱警在监控室大喊大叫,不让我坐着。二零一二年,我被非法判刑九年,送吉林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

2、人身侮辱、精神迫害

到了黑嘴子女子监狱,分到了八监区,是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一到八监区,队长就让我去洗脑,我不去,队长霓笑红(40多岁家住长春本市)、李队长、狱警,就叫来好几个包夹人员,都是很卖力把我强行的抬到洗脑课堂去听课,我不听就往出走,包夹就如狼似虎的、连抻带拽的把我拽回来了,刚去不知道包夹叫啥,后来知道有一个叫丽红的。有一个姓李的队长(当年40多岁个子1米65左右)就把我铐在双人课桌的桌腿上,我就带着桌腿往出爬,他们看影响给其她人洗脑,就又把我抬回到监室。

到监室把我铐在床上,那是上下铺的床,两只胳膊抻开,挂在上铺上,然后又让我坐在小板凳上,两只胳膊自然就是吊起来的,第二天给我照像,全身脱光照像。说是看你身上带不带伤疤,带伤疤,别说是她们给打的,做贼心虚,其实就是侮辱人。我不脱,包夹就大帮哄的就强行的往下扒,有一个包夹(叫唐丽红)抓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后搬我的脖子。其她的人就使劲的扒衣服,霓姓队长就站在那看着不管。包夹看着队长在看着,就更卖力了。事后,我指着霓姓队长说 :你还是队长哪、管事的,你站在那看着她们害人,你都不管,要是你母亲,你能让她们这样去做吗?她不吱声。回到监室里,每天的打骂是家常便饭,嘴里还污言秽语的骂着找茬,每天都得迫害两遍,上午一遍下午一遍,这就象是包夹的任务似的。

3、凉水浇身

转化一个多给分,在利益的诱惑下,包夹就歇斯底里的干着坏事,有时包夹为躲避监控,把我拽到厕所里连踢带打的迫害,包夹张帆(30多岁,家住松江河镇)往我身上浇凉水,把我浇得象落汤鸡似的,然后再往水桶里摁我的头,浸我,看着不行了再拽出来,就活活的折磨你。然后又扇我的嘴巴子,污言秽语的扇,再用脚踹,踹倒了就踢,踢的我满地打滚,然后又让我开飞机,就是撅着两个胳膊使劲往上翘,然后再把我踢倒,再重新撅着,这样的车轱辘战似的迫害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手铐把手脖子都卡破了,卡到肉里了不敢动了,她们才把手铐撤了。

4、罚坐小板凳

之后开始坐半个小凳,就是小凳的一半。小凳中间插上一个木头橛子,坐不住蹲不下的姿式很难承受的,滑下来,她们就骂、就踹。动一点,包夹张帆就踢,就把凳子踹倒重坐,就限制在六十公分的地板砖上,在这个范围内坐着,坐在那儿一动不许动,手还得摆放在腿上,稍动一下,就骂就打。那是很遭罪的。

后来坐的时间长了,臀部就坐不了,臀部都坐烂了,不敢着凳子。她们又叫我站着,就是一个姿势的站着,一点都不能动,从早上五点起床一直到晚上十点半,后来就到十一点。这时又换包夹了,一个比一个恶。

这个包夹叫赵丽英(50多岁,家住四平,她女儿家住长春),她和前两个包夹一样,几乎每天都放污蔑大法、污蔑大法师父的光碟等一系列强行洗脑的工具,用来转化大法学员。我不看、不听,包夹赵丽英扭着我的脖子,扒我的眼睛强行的看,把电视声音放的老大让我听,嘴里还污言秽语的骂着,举手就打,还羞辱人、侮辱师父,嘴里骂着很脏的话很难听。

5、拽头发、掰大腿

有一次,包夹赵丽英气急败坏的说:我今天就不信我治不了你了,嘴里骂骂咧咧的,下狠心要把我转化,出去到别的监室里叫来了6、7个包夹都是有劲的、迫害大法弟子不手软的人。那一次,要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差一点就死在她们手里。

赵丽英先是揪住我的头发,我就往出挣,她双手用了全身力气拽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发拽下来一绺一绺的,硬往起拽,脚要悬空了,连踢带打的,把她想治我的那股子邪劲全撒出来了,连撕带打的打了半天,然后她们就如狼似虎的把我摁到地上坐在那儿,把我的手背到身后边绑住,按住我的腿往外掰,掰我的大跨,我的腿被她们按的死死的,一点活动的余地都没有,一边三个人任凭她们连按带掰,掰到极限了,我啊的一声惨叫,她们一看人要不行了,才放手。其中有一个包夹小个不高、团脸、长的不黑,就她最狠,叫啥名不知道。

后来她们一看把人迫害这样,不好交差,就把队长叫来(那个队长叫沙丽),拿来了手铐、脚镣子,制造假相,意思是我不老实,她们才这样做的,得把我铐上,怎么铐也铐不上,就是不对劲,后来她们窃窃私语的不了了之了。

事后我自己摸摸我的头皮,我的头骨和头皮是分开的,肿的很高,用手一摸都离核了,我的整个头皮都被掀起来了。就是迫害成这样,我也没吱声。我自己心里想着我是大法弟子没事,过两天就好了(心里知道师父在管我,师父在替我承受)。

6、精神、生活虐待

赵丽英一看她的这一招没好使,就又换了一招,她的迫害又升级了,不让上厕所,用人的生理来控制我多邪恶呀,让我吃饭、喝水,就是不让上厕所,憋到一定成度时,那真是能治人于死地(有一个老太太姓石就把膀胱憋坏了,有尿就憋不住)。有一次,我憋的实在不行了,脑子里出一念,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了,实在憋不住了,就尿裤子了,尿流到地上,赵丽英就气急败坏的骂,连喊带叫的骂着,让我自己用手往起收,她顺手就拿来抹布和尿盆,这些是迫害大法学员常用的工具,是现成的。我的裤子和鞋都湿了,她也不让我换,就硬溻着。鞋子也厚,都捂出脚气了,后来脚趾头都变色发黑了。一连尿了两次,赵丽英很坏,我刚入监时,熟人给我几卷卫生纸,她发现了,把纸都打开,铺在光板床上,就让我躺在床上往纸上尿,把纸都糟践完了,她的招儿用尽了,后来偶尔的让我上一两次厕所。再上厕所就没有纸用了,大号就用冲厕所的水洗,她看见用水洗,就骂,上厕所她看着。

从那以后,就让我睡在硬板床上,以前别人给个小褥子,也叫她给撤了,被也不让盖,都到了十一月份了,我还睡在光板床上。这期间,我由站着改为躺着,站着也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站着也是一动不动的站着,从早晨五点起床一直站到晚上十一点,才让睡觉。后来睡觉期间,一个小时把我叫醒一次起来坐一会,然后再躺下,再睡一会。到一个小时,又叫起来再坐一会,就是想尽办法折腾折磨我,变着法的迫害我。后来腿站的肿的象房檩子、柱子一样的粗,胀的腿疼的不行了,她们把卫生员找来,一看不行了,不能再站了。这样我就由站着改为躺着,接着不长时间就又换包夹了。这两个包夹一个叫潘英,是主包夹,40多岁,家住长春市;一个叫王秋爽,20多岁,家住桦甸市。

潘英迫害手段更残忍,直接就把我铐在死人床上,把我四肢呈大字型抻开,先是把脚脖子担在床的横梁上,硌的疼得都受不了,又把我两脚跨在床的外侧,掰得大腿根每时每刻都酸溜溜疼,每天24小时一动不动的抻着,难受极了。到了后半夜也看着我,上厕所下地,都不会走道了。白天不让闭眼睛,眨一下眼睛,她们就拿苍蝇拍子往脸上拍、使劲拍,夸夸的抽打,就是使劲的迫害我。有一次,她们用苍蝇拍子的角把我的眼角都捅出血了,疼了好几天。有时一眨眼,她们就拿小喷壶往脸上喷凉水。潘英还动不动就暴打我一顿。有一次,她骑在我身上打我嘴巴子,左右开弓的扇,她整个人就象疯子一样。她好象打的越响越刺激。骂人,在她的嘴里啥话都能骂得出来,肮脏至极,不堪入耳。隔几天就变态一次。后来,她嫌老找狱警开铐子费劲,她就用晴纶枕巾把我的脚脖子绑在床上,整天整夜的绑,连捂带硌的不透气,时间长了,脚脖子都绑烂了。

到后来她还不给我吃饱饭,说一人一份就那些,别人不吃倒了扔了,是别人的。躺在那里跟个活死人是一样的,就是有一口气在喘。抻得两只胳膊疼的都不敢打弯,起来吃饭时,得缓老半天,才敢动点,她还嫌起来的慢。到后期,腰间部位都生褥疮了。我就用正念往出排斥它,褥疮才没发作起来。就这样,我在死人床上躺了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时我才真正的明白我遭的一切魔难都是师父在承受着,是师父在保护我。

三、不放弃信仰多次遭骚扰、拘留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左右,抚松县、松江河镇派出所片警姓黄的(年龄二十多岁、中等身材)领着派出所的人强行的把我的大法书籍全部抄走。还强行的让我本人签字,让我说不炼了,我没有签,后来逼急了,是女儿代签的,他们才放手的。

二零零零年五、六月份的一天,我们在松江河镇的广场上炼功,被广场派出所的人(不知叫什么名字,三十岁左右男的)把我们六、七个人绑架到派出所,然后把我们送到松江河的看守所。我和赵姓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其他人有被非法拘留一周的,有十天的,其中有一个姓王的同修(三十多岁)后来被迫害死了。

二零零零年大概七月份左右,我从同修那里拿到几张真相资料,看过后觉的很好,很有道理,心里很兴奋,我给你们讲不清楚、说不明白,看这真相资料上写的多好,叫你们看看。第二天早晨七点,我理直气壮的把真相资料直接送到松江河镇派出所值班人员手里,派出所吴姓所长(三十多岁)上班看到资料后,很生气的把我叫去了,审问了一天,然后把我送到抚松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三十五天,并被勒索了一千元。

在看守所里,公安警察又非法提审我,问我资料是从哪来的?我的头脑很简单,就说从某法轮功学员那里拿的,结果这个同修也被绑架、非法关押了。几天后,狱警把我提出去,把同修领到我跟前问我你认识他不?我一下愣住了,我看到同修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背铐在身后,灰头土脸,嘴唇全是裂块,睁着无力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摇摇晃晃,站都站不住了。我傻眼了。当时我就知道是自己害了他。心里那个难受劲儿就别提是啥滋味了,痛苦极了。后来认识到自己错了,这等于是我出卖了同修,在这里说声对不起!在看守所里,因为炼功,看守所的狱警(男,四十多岁)进屋就打我,拳打脚踢、劈头盖脸的打,后来就干脆脱了鞋,用鞋底子使劲的抽打,打够了就把我铐在窗棱上,上厕所也不给开。

四、进京上访,遭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左右,我在电视上看到“天安门自焚”的伪案,栽赃给法轮功学员,我心里很着急,想告诉世人真相。于是第二天就和同修去了北京,下午四点左右,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同修当时就被值勤的警察给非法抓捕,塞到警车里。

剩下我一个人,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我还没带身份证住宿很困难,在师父的加持下,找到了一个很僻静的小店住下。然后我就去买纸和笔,想写一些传单式的散发在天安门广场上。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我到了广场的外围,还没等进入广场,就被巡警拦住盘查,被送回到吉林省桦甸市白山镇水电看守所被迫害,我当时绝食要求放我,他们就给我强行灌食(有一个姓李的)他们四、五个人按着我,有踩头的、有撬嘴的,我不停的挣扎,他们就把管子插到胃里了,拔出来时,管子沾满了鲜红的血,最后也没灌进去,一共灌了两次。

二零零一年二月末,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到黑嘴子劳教所,遭毒打、灌食。

即使遭到这些非人的迫害,我还是真心希望公检法司的所有工作人员能悬崖勒马,停止迫害,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4/吉林省桦甸市刘淑英遭黑嘴子女子监狱残忍迫害-394159.html

2018-08-05: 吉林省刘淑英遭七年半冤狱酷刑迫害
刘淑英,吉林白山水电职工,家住桦甸市,今年六十四岁。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她终于从长春女子监狱回到家中,七年半的时间,当时她看护的两岁半的外孙,现已十岁了,长大了的外孙用陌生、怯怯、疑惑的眼光看着她,没有象小时候那样亲热的扑到她的怀里,女婿沉着脸,一言不发……

眼前的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让刘淑英既心酸又痛心,思绪回到了七年前……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一阵急促猛烈的敲门声响起了,刘淑英顺手开了门,明华派出所的警察一拥而入将她抓到了派出所,家里的电脑、打印机、MP3等私人物品都被抢走。

第二天她就被送到了吉林市女子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四月末(两年半后)被送到长春女子监狱,开始了遭受非人的迫害,此时刘淑英才知道,自己被非法判刑九年。

刘淑英想不通,自己只是在家里帮助女儿做做饭,看看孩子,就被抓进了监狱?理由竟然是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学员?

一九九八年,和女儿相依为命的刘淑英,因为患有贫血、眩晕的毛病,经常浑身无力,走路连歇带喘,脑神经剧痛,拽着太阳穴痛的直打转,听闻法轮大法的美好后,走入了修炼,从此以后一切毛病都没有了,而且她的心胸也变得开阔善良起来,不再怨天尤人,和前夫的妻子、小姑子等亲人相处的像姐妹般融洽。

让她想不到的是,只因为一个善良的信仰,她将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在长春女子监狱,刘淑英感到自己到了地狱。

一开始,两个包夹强迫她去看洗脑电视,她不去,包夹就一左一右,生拉硬拽拖她到看电视的房间,看她不听,就硬按着她坐在地上,一只手用手铐铐在了桌子腿上。过了一会,看她还是不配合,就又扯拉着回到宿舍,二十厘米高、二十厘米宽的一个小板凳放到了床头前,按着她坐在小板凳后,两个包夹一边一个,手脚麻利的拽起她的手,咔嚓咔嚓两声,将刘淑英的两手分开,铐在床栏杆的两端。

接下来的每天,两个包夹都强迫她去看污蔑法轮功的碟片,她不看,就把电视音量放到了最大。看她仍不屈服,两包夹就拖拽着她到厕所,左右开弓猛搧耳光,穿着鞋连踢带踹的暴打,下流龌龊的辱骂从开始就没有停过,骂人就是说话,骂人就是在关心你。

两包夹打累了,一对眼光,一左一右板起她的胳膊向后跷起,同时快速的按下她的头,浸到了水桶里,嘴里亢奋的狂叫:你×××的去死吧。看到刘淑英依然平静,她们只好无聊的又把她的头拽了出来。

一个多月的折腾,两个包夹累的够呛,也没有达到她们的目的,让刘淑英转化。不甘心失败,她们又想出了阴损的刑具——坐板凳。

小凳子是直径约半尺的圆形塑料凳,中间有个洞,她们还在中间的小孔插上了小棍,表面还有很多花纹,非常硌人。不允许坐全凳,有时坐二分之一凳,有时坐三分之一凳,身体的重量只能靠脚腿来支撑,把人坐的腰弯,肚子大,腿肿得很粗,臀部坐破,出脓、出血、结痂,如此反复,长时间血液循环不畅,血液象粥一样,心口象一个秤砣堵在那儿。

每个不“转化”的学员都经受过这一酷刑,这是一种严酷的体罚,每天坐长达十八个小时,总是一个姿势手放在膝盖上,身体不能动,眼睛都不许动,长时间盯在一个地方看,视力下降,看东西双影,眼神呆滞。最后都不能站,站起血供不上,人就会心慌,浑身哆嗦,甚至休克。很长时间不许洗澡,不让刷牙,限制上厕所,刘淑英就被多次憋的尿了裤子。包夹却只让她把地上的尿擦干净,不让她换裤子,尿到鞋子里的尿也不让倒掉,溻着。只是看着她坐在小板凳上,眨眼动弹就搧嘴巴子。因为长时间被尿液浸渍,脚面开始是惨不忍睹的青白,后来变成了昏昏暗暗的褐色。又是一个多月,刘淑英仍然没有屈服。

两个包夹要疯了,别人都完成了任务,而她们……一个包夹狂嚣鬼叫:我×××就不信整不了你。她叫来了六、七个人,按着刘淑英在地上坐直,两手被背在了后面,一个人搬着一条腿用力向外掰,撕心裂肺的剧痛,生命的本能,刘淑英不停的挣扎着,……一个小时左右,直到她们看到刘淑英马上就要窒息过去了,才松了手。

又过了两天,一个人在刘淑英被强迫坐板的时候,突然走到了她的背后,两手拢拽着她的头发,象拔萝卜那样往起薅,惊痛之下,刘淑英本能的两手把住头发,两人僵持着,那人狂怒的辱骂着,最肮脏、最恶毒、最下流的语言燥烈腥臭的充满了房间……

刘淑英向笔者诉说这段经历时,不由自主、条件反射般的用手去触挠头皮,笔者真真切切的看到她的头皮象气球皮一样被手指戳的鼓起,随着手指的移动,如桌子上的布般的窜动挪移着……我垂下了眼帘,酷夏盛暑的中午,两只胳膊却瞬间被冷激出一层鸡皮疙瘩,后背脊梁感到了森森的寒意,头皮如万千蚂蚁蝼行,麻酥酥的,一股恶心从心向胸口涌来,我甚至感到自己要跳起来,冲到厕所去呕吐,我用手掐住了自己的大腿,听她接着说……

又过几天,包夹假惺惺的问刘淑英:怎么样,你是站着还是躺着?她们也不理会刘淑英回不回答,就让刘淑英直挺挺的站到走廊去,每天十八个小时,看她稍有困倦,就提拎个水壶从头顶向下浇水,二十多天,刘淑英的脚肿了,腿粗了,狱方也不管,直到监狱医院的卫生员看到惊呼:不行了,马上就危险了……才停止让她站的迫害。

接着暴徒又象唱歌似的问她:怎么样,你是坐着还是躺着?坐板凳的脓疮还没好,当然是顺理成章的把她铐在了死人床上。

身体呈大字型,手脚被绑在床的四个角落。脚担在床的栏杆上,用两个厚厚的晴纶枕巾绑住,闷热,脚踝处都被捂烂了,由于长时间手举着被捆绑,当最后被放下来时肩头酸疼,很长时间才能慢慢的把手放下来,却不敢自由的活动,她们轮流值班,看着刘淑英不让她睡觉,一眨眼,就用苍蝇拍去拍打她的脸,一合眼,就用喷水壶往她的脸上喷水,两个半月的时间,刘淑英终于承受不住,被迫写了五书,转化了……

监狱怕刘淑英反悔,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们仍然每天都强迫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学习那些谎言的洗脑的东西,后来迫害变得更加隐蔽,让她们去看佛教、道教、传统文化的书籍,麻醉了她们的警惕,因为修炼是讲“不二法门”的。

刘淑英一边慢慢回忆着自己的遭遇,一边不由自主的用手挠着身体的各处,似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神经仍处在过去的环境中,不安的恐惧着、躁动着,手慢慢的挪了下来,捌扯着脚面、脚趾,挠着、抠着,我皱皱眉:别挠了。她抬起头,象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笑着:太热了,刺挠。停住了手。

然而,没过一会,说话间,她的手又忍不住去挠自己脚面、脚趾,一边挠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我的反应。我不忍心再说了,过一段时间吧,我想,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时间会平复身体的痛和伤,可是心痛呢?刘淑英最大的心痛一直没有和我说。可是我却听到别人完整的诉说:二零一二年,当得知刘淑英被非法判刑九年的消息后,因为牵念,着急上火,身体健康的前夫倒下了,脑血栓的症状,不久就去世了。而女儿这边,本来疼爱自己的丈夫变的沉默严肃起来,公公婆婆拍桌大叫:你再学,我们老俩口就从这六楼跳下去……刚刚丧父的痛,对冤狱中母亲提心吊胆的牵挂,亲人们的逼迫,儿子怯怯的询问:姥姥呢?……这个场面,我和刘淑英都没有看到,可是我们都知道,那是怎样的剧痛与惨烈。刘淑英的女儿我也看到了,依然阳光的笑着,我没看到阴影,就象七年前那样……

要走了,刘淑英笑着说,过些日子,她想和女婿平和的谈谈。祝福所有坚持法轮功信仰的人们,善良终将战胜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5/吉林省刘淑英遭七年半冤狱酷刑迫害-372072.html

2018-05-21: 吉林省桦甸市刘淑英结束九年冤狱于2018年3月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1/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66827.html#185210346-24

2012-12-22: 吉林省桦甸市610头目叫嚣重判法轮功学员
吉林省桦甸市610头目杨宝麟,不顾迫害毫无法理依据,铁心要对二零一零年年底被绑架的数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刑。据悉,甚至连检察院都多次无奈表示“证据”不足,法院也商量是否不判,但杨宝麟仍然一意孤行,叫嚣一定要对这些法轮功学员“重判”。

所谓“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及遍及全国的非法组织,十三年来对法轮功学员及中国民众犯下滔天罪行。其中吉林省桦甸市“610”办的罪行也是罄竹难书。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二十九日,吉林省桦甸市“610”组织又先后绑架了该市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公方利、李维华、夏桂芹、刘淑英、延秀梅、延秀华、刘波、刘立波、朱秀芬、周玉兰、宋桂芬、曹仲淑。

其中,法轮功学员公方利于一年后的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桦甸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期间桦甸610以及看守所从没让家属探视过。

法轮功学员延秀梅被迫害的身体严重虚弱,下肢近于瘫痪。后来其家人在被610勒索了很多钱之后在二零一二年十月被 “保外就医”。目前家人正全力救治延秀梅。

法轮功学员周玉兰被迫害致脑血栓,使得身体不能正常活动,生活不能自理,现也被“保外就医”。

法轮功学员宋桂芬被迫害的高血压,心、肾衰竭,行动不能自理,双目近于失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保外就医”。

目前被非人犯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仍有八位,他们的身体也都被迫害的非常严重。

林桦甸市610头目杨宝麟指使国保大队多次向检察院提交所谓的材料,图谋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批捕、判刑。桦甸检察院多次以证据不足、不够批捕退回。可是桦甸610头目杨宝麟却扬言一定要判,还要判重刑,后在几次开庭中都没能如愿判成。

杨宝麟还多次办洗脑班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迫洗脑,欺骗说“转化”就不判了,可以放人回家。后有人被迫表示转化,但六一零还是没有放人。

据悉,吉林市法院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派人到桦甸,研究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怎么办,是放人,还是要判。杨宝麟坚持要判,还要重判。十二月十三日,杨宝麟又召集了一些被“转化”人员开所谓的座谈会,继续恐吓说,正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要重判。

杨宝麟的行为,已毫无保留的暴露了他一心要与正义和善良作对。很遗憾,他拒听真相,非要追随天欲亡之的中共,而他也必将为此赔上性命。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2/吉林省桦甸市610头目叫嚣重判法轮功学员-266833.html

2011-10-15: 吉林桦甸市法院秘密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吉林省桦甸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伙同桦甸市法院秘密非法庭审四名女法轮功学员,没有通知家属。目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
十月十二日,桦甸市法院周围全是警车、警察,如临大敌,可见恶人是怕被曝光的,所有到法院办事的全都停办,任何人不得靠近。

据悉,桦甸市现在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其中吉林市看守所就非法关押有李维华、刘波、延秀梅姐妹二人、朱某、夏某、周玉兰、刘淑英、宋桂芬、曹崇肃。桦甸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有公方利、刘立波。

这次非非法庭审的只知道是四位法轮功学员,具体待查。据说,法院要对这些法轮功学员分批非法庭审。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5/吉林桦甸市法院秘密庭审四位法轮功学员-247889.html

2011-10-15: 吉林桦甸市四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吉林桦甸市八位法轮功学员到八道河子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其中刘立波、公方利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李维华、刘波、延秀梅姐妹、朱某、夏某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法轮功学员周玉兰、刘淑英遭绑架,后来法轮功学员宋桂芬又遭到绑架,周、刘、宋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桦甸市法院于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具体姓名待查。昨天法院附近戒严,据说开庭不公开,家属席上旁听的都是法院内部人身着便衣在下面坐着,所有到法院办事的一律不让进,主审法官:张秀云,现在只知道这些。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5/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7906.html

2011-02-27: 桦甸市几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近况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桦甸市八位法轮功学员到八道河子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其中刘立波、公方利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李维华、刘波、延秀梅姐妹、朱某、夏某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法轮功学员周玉兰、刘淑英遭非法绑架,后来法轮功学员宋桂芬又遭到绑架,周、刘、宋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

据悉这些法轮功学员年前已被桦甸市检察院非法批捕,面临非法审判。

法轮功学员白晶志、付仁、王小虎,年前被桦甸市610伙同桦甸市法院秘密判刑后送往公主岭监狱,检查身体不合格被退回,桦甸市610至今不放人。三人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天天输液,王小虎的母亲天天去610 要人,610主任杨宝麟今天答应放,明天又反悔,反复欺骗老人家,到现在也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7/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6913.html#11226233651-1

2010-12-29: 吉林桦甸公方利等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桦甸市近期被绑架的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公方利等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晚八点左右,吉林省桦甸市法轮功学员公方利、刘立波、李维华、刘波、延秀梅、延秀华、朱女士、夏女士到桦甸市八道河子镇去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被国保大队警察于小强、八道河子派出所警察等绑架,一千多份真相资料被非法扣留。公方利、刘立波被劫持到桦甸市看守所的,李维华、刘波、延秀梅、延秀华、朱女士、夏女士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桦甸没有女看守所)

十月二十七日早七点多,李相庭和派出所片警到刘波和刘立波家非法抄家两次,(抄走电脑、打印机两台、刻录机、光盘、真相资料等)。下午四点多于小强及永吉派出所片警刘刚及三个警察闯到公方利家非法抄家,当时公方利的妻子正接孩子回家时,于小强正在公方利家门口等着,随后就跟着上楼问公方利的妻子说:“你丈夫到什么地方去了?”妻子说不知道,于小强恐吓说:昨天晚上(十月二十六日晚)你丈夫在内共七人在桦甸市八道河子发法轮功传单时被当场抓了,现在你丈夫被关押在桦甸市看守所,可能以后要面临审判。随后就出示了一张“搜查证”就开始非法抄家。恶警们在屋里什么也没有找到,就到走廊去翻吊柜,还问有没有仓房,家人说没有。于小强拿出两张纸,一张是没有任何字迹的搜查物件证明,另一张没有看清楚,于小强让公方利的妻子在这两张纸上面签字,公方利的妻子从来也没有经过这种事,当时也没想太多就在上面签了字,等警察走后非常后悔。

随后五点多钟,于小强、徐利常、于惠等四人闯到李维华家,问她丈夫家里是否还有东西,李维华丈夫说什么也没有了。他们就走了。

延秀梅被绑架后,遭恶人殴打,国保大队警察于小强带人到延秀梅家非法查抄,把家用电脑抢走,至今尚未归还。延秀梅的丈夫姓杨单位:山城酒业白山湖酒厂

现在这八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周玉兰、刘淑英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吉林市“六一零”伙同桦甸市“六一零”等多名恶徒,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周玉兰、刘淑英还有一名曹姓的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抄家,抢劫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周、刘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曹因检查身体有病被放回。周玉兰是在其打工的一家洗浴上晚班时被绑架。

宋桂芬绝食抵制迫害

事隔几天,恶警闯到法轮功学员宋桂芬家,见其不在家,竟绑架了她没有修炼的丈夫,并非法关押一夜。二十九日,宋桂芬回家取东西时,不幸被绑架。

宋桂芬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她绝食抵制迫害已近一个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9/吉林桦甸公方利等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234210.html

2010-12-05: 吉林地区同修请为桦甸市紧急发正念
近日,桦甸市继10月26日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在26日和29日又有四名学员分别被绑架,她们是周玉兰、刘淑英、宋桂芬还有一不知名的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233272.html#1012505627-1

2010-12-04: 吉林桦甸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周玉兰、刘淑英、还有一姓曹的三人被绑架,周、刘现在在吉林看守所,曹当日送医院检查出直肠癌,放回。恶人扬言检查不准,还要再检查。电脑、打印机、设备全部被抢走,恶人又到曹的大姐家去抄家,曹的大姐被吓得心脏病复发,现在在市医院住院。

当天恶人到宋桂芬家,宋没在家,将她不修炼的丈夫关押一宿。二十九日,国保大队于晓强又带十多个人将宋桂芬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4/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3242.html

吉林 桦甸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0-09-24: 参与迫害人的电话:13404670909 15590601655

2020-08-26: 吉林省桦甸市永吉街道社区:0432-66251617

2020-08-25: 桦甸市明华派出所打电话的警察电话号:18243215566

2020-07-30: 吉林省桦甸市永吉街道社区人员永吉街道社区委主任沈艳波:15144357763
楼长勾振强:13196097586

2020-07-29: 永吉街道社区委主任 沈艳红:15144357763
永吉街道社区楼长 勾振强:13196097586

2020-07-16: 吉林省桦甸市明华街道书记高祥利13844278913

2020-06-25: 吉林市桦甸明华派出所的警察13166903311 郭柏玲
13294487788

2020-06-24:红石林业局第一派出所:
片警电话:代景亮1524329330718043623627
邹圳坤:13943263163贾晨:15004321696刘勋:18243290808

2020-06-21:
13166903311 郭柏玲
13294487788 (明华派出所的)
2020-03-22: 桦甸市610主任杨宝麟  手机:1370444800613704348883、18443296888
杨宝麟女儿:杨雅淇 30多岁 工作单位:桦甸市610 电话:18643266586

2018-10-28: 卢浩文:15243299966
张金龙:15981233838

2018-06-23:明华派出所:
夏洪伟3704348400
侯明哲13654460030
刘旺13944247000
王纯杰13944281000
李燃了15754488488
张铁峰13904443199
李金亮13904443792
王中国13904443080
李作琨13844275057
刘华东13944650616
高铭泽1370444897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1-02-27:
桦甸市“610办公室”:66225505  邮编 132400
主任 杨宝麟电话: 0432-66220610 手机:13704348883 宅电:66278191
刘永丽 电话:13704446960 李相亭 13704446891
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66227191
桦甸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66227191:大队长:于晓强13804448080 66229190 13704446200 6 6232003
(于晓强妻子 )泰康保险公司 唐玲 66232003
许焕章13704348470 66225099
蒋立君13844680377 66250392
陈国华13596291268 66271059
政法委副书记 韩景武 66221599 66277555 于长彬 66222350 66235866
乔悦宝66222350 66224611周健   手机:13804448659宅电:66226288

桦甸市公安局地址:人民路107号 邮编:132400 传真:66232601
局长  赵跃 66235779
副局长 陈宝知 66222357  66279323副局长李志鹏
副书记 王广学 66222423  66234159
督察处: 66235347 后勤处: 66234713 政工科: 66222379 66223665
政保科: 66222159内保科: 66222469 法制科: 66221944 办公室:66222379
户籍科: 66232616 值班室: 66222648 巡警队: 66220550 治安科:66222223
刑警大队: 66238900看守所: 66252052 66256000 计财装备科:66225735
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电话:66227191 派出所工作指导科:66227716
110指挥中心:66238110

桦甸市看守所所长:刘波:单位:0432-66256000 0432-66252052

桦甸市法院地址:桦甸市渤海路西段 邮编:132400
院长室:顾言正 13943222288  66244066 、66248200、
副院长室:王君先 赵立明李洁66248202、66248208、66248203、66248207、历成海13804448962  王爽  66248206
书记室:66248209、66222830、66248239 档案室:66248283、66248287
后院门卫:66248292、门卫:66248227 食堂:66248238 司机班:66248225
微机室:66248286 维修室:66248288 卫生员:66248299 刑事庭:66248260
审判员室:66248257、66248258 书记员室:66248259 助审员室:66248255
民一庭:李刚 66248276、66236997副庭长室:崔进德66248240审判员室:66248243、66248242
庭长室:66248275 助审员室:66248244、66248250、66248241
民二庭:66248246、66236996 书记员室:66248251 助审员室:66245247、66248253
林业庭:66222732 执行局:66248279、66243383 科长室:66248263、66248265
审判员室:66248269、66248267、66248266 司机室:66248270
助审员室:66248268、66248264 行政庭:66248217 审判员室:66248220
助审员室:66248218 审监庭:66248234 审判员室:6624823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