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 寒亭区 >> 王兴国,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潍坊寒亭区河滩镇西东坡村
个人近况: 2014年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10-08-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88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兴国 于素芝(于素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19: 丈夫被打毒针致死 山东于素珍控告江泽民

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朱里镇西东坡村的法轮功学员于素珍,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绑架,被关过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而她的丈夫王兴国,更是遭警察打毒针而被迫害致死。
现年五十八岁的于素珍女士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于素珍女士叙述修炼法轮大法救命奇迹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我叫于素珍,今年五十八岁,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是远近闻名的药篓子,严重的肺心病,肿脸肿腿 ,干一点农活就心慌气短,四处求医问药,用过各种偏方,练过各种气功,都未解决问题。再后来,身体一侧麻木,因为经济条件差,治不起病,我几乎想到了死。一九九八年底,听人介绍法轮功治病有奇效,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炼起了法轮功。结果真神!一段时间后,我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并且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什么叫身心健康,人也变得真诚、善良,每天乐呵呵的。

炼功不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污蔑诽谤大法师父,全面发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使许多老百姓受到欺骗。因此我决定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证明法轮功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我三次上访,三次被抓回,受到种种迫害,两次被关进拘留所,一次关进看守所,三次被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河滩派出所警察破门而入,抢走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牵走两头牛,水泵、录音机、风日记、小麦,骗走我丈夫一千六百元钱。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腊月二十三),河滩派出所警察把我从家中骗出,直接劫持到济南劳教所非法劳教,因体检不合格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三、四个警察又把我拖入车中,拉到河滩计生办铐在暖气上七、八天。

丈夫遭打毒针致死

在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零年间,我和丈夫一直在外靠打工挣饭吃。丈夫王兴国是个老实人,炼功后身体很健康,干起活来跟年轻人一样快。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早上,丈夫下了夜班在回家的路上,被昌邑市国保大队及都昌派出所绑架,八天后,六月二十八日上午,亲属接到通知让到河滩民政所领人。他哥哥把王兴国领回时,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目光发呆,脸色黑青,全身皮肤呈黑色,问他什么也想不起来。被抓前他一直很好,脸色白里透红,记性也很好,回家后他几乎失去了生存能力,出了门连家也找不到。有一天他突然说:“警察给我蒙上眼,给我打了针。”我检查他的头上头颅部位,发现有三个针眼,发红、还疼。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上午,警察张强从网上打印了几篇文章,问我文章是谁写的,谁给上的网,我没告诉他。他们气急败坏的强行把我送到潍坊看守所非法拘留,并于当天上午抄了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资料,将王兴国也抓走。七天后,我被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王兴国一字不识,被关进寒亭南孙洗脑班六、七天。洗脑班刘作保向亲戚勒索六百元将其放回。

在劳教所里,他们强迫我听污蔑法轮功的言论。有两个人看着我,因为我不“转化”,又延期关押了我三天,河滩派出所所长王长江、党委副书记翟奇花、地方寺大队书记陈素霞接我,他们不放我回家,直接把我送到朱里洗脑班,十天后,勒索亲戚一千元钱才把我放回家。

在我被劳教期间,被打过毒针的丈夫,生活不能自理,吃了上顿没下顿,不知饥饱,不知冷热,我出狱回家时,他已不成人样。于一年多后,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9/丈夫被打毒针致死-山东于素珍控告江泽民-315896.html

2011-09-28: 山东潍坊市王兴国夫妇被洗脑班劫持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山东潍坊市寒亭区河滩镇西东坡村民、法轮功学员王国兴、于素芝夫妇被劫持到山东潍坊市寒亭南孙洗脑班。

今年五十五岁的于素芝女士炼法轮功前一身病,常年靠吃药维持,农活基本干不了。炼法轮功,她没花一分钱,就把身体炼好了。她的丈夫王兴国为人诚实忠厚,看到妻子身体的变化,自己也炼了法轮功。就是因为修炼和信仰让他们身心健康的法轮大法,夫妇二人屡遭中共迫害。

先前,于素芝已被多次非法拘留、抄家,后来河滩镇派出所的恶警索性直接去她家進行抢劫,凡是值钱的东西,牛、水泵、缝纫机、录音机,均被抢劫一空,钱、粮更不用说了。接下来就是无休止的骚扰。夫妇二人被逼无奈,只好暂时离开了自己的家,流离在外。

他们的儿子在父母离家后,孤苦一人无人照顾,心情郁闷。逢年过节更是觉得日子难熬,整日借酒浇愁。二零零九年正月元宵节晚上,因酒后驾驶出了车祸死亡。可以想见,如果他们夫妇在家的话,孩子可能就不会是这样了。

二零一零年六月,昌邑市国保大队和都昌派出所恶警绑架了王兴国,随即给他打了毒针。结果造成王兴国的记忆全部丧失,出门连自己的家都找不到,几乎丧失了生存能力,里里外外都需要人照顾。

有关夫妇二人所遭受的迫害,于素芝在去年已经投稿明慧网,做了详细揭露。(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山东潍坊市于素芝一家遭受的迫害》一文)

面对这个家庭的遭遇,人本应该升起怜悯之心,这是我们做人应有的善良;都应该对中共的邪恶迫害深深痛恨,这是我们做人应有的正义感。可是寒亭区国保大队的警察和“六一零”人员不但不是这样,正好相反——在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又将于素芝和她的丈夫,已经神志不清的王兴国劫持到寒亭南孙洗脑班。

二人被绑架时穿的都很单薄,现在天气渐凉,洗脑班的人根本不关心他们的疾苦,不叫他们的亲人给他们送衣物,只是去骗他们的亲人,打听夫妇二人的经济情况,眼睛盯着的只是夫妇俩是否有钱和有多少钱。

请问寒亭国保的警察和洗脑班的人们,当你们对两位遭遇如此不幸的人继续行恶时,你们内心深处可曾受良心的谴责?当你们为了钱和权力而丧失了一个人应有的善良和正义,可曾想到今后会有甚么恶果?请你们记住: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终有报应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8/山东潍坊市王兴国夫妇被洗脑班劫持-247246.html


2011-09-19: 潍坊市寒亭法轮功学员王兴国、于素芝夫妇遭绑架

潍坊市寒亭区河滩镇西东坡村法轮功学员王兴国、于素芝夫妇,于9月15日在家中遭寒亭国保大队绑架并抄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9/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6908.html

2010-08-24: 山东潍坊市于素芝一家遭受的迫害

我叫于素芝,今年54岁,是山东潍坊市寒亭区河滩镇农民。我想把这几年因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写出来,让世人在事实面前能分清善恶,选择美好未来。

祛病健身

修炼前,我一身病,肿脸肿腿,严重的肺心病,干一点农活就心慌气短。吃了十几年草药也不见效,四处求医问药,用过神方,各种偏方,练过其它气功,都未解决问题。再后来身体一侧出现麻木,经济条件又差,在那种情况下,我几乎想到了死。98年底,听人介绍法轮功治病有奇效,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炼起了法轮功。结果真神!一段时间后,我真的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并且懂得了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甚么叫身心健康。心灵变得单纯、高尚,每天都乐呵呵的,把名利看淡,心胸宽广,身体才会健康。

進京上访

炼功不久,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嫉,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利用整部国家宣传机器、电视报纸、电台对法轮功做反面宣传,使许多老百姓受到欺骗。我听到这些宣传后,知道中共又要搞运动整人了,电视上宣传的跟我学的完全不一样,只能骗局外人,我知道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对谁都好、对谁都善才能得到好身体。为此,我决定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证明法轮大法的清白。没有任何政治目的,没有去闹事,按照《宪法》规定的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去做,也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

为了这句公道话,我三次進京上访,被抓回后,受到了种种迫害。例如:两次被关進拘留所,一次被关進看守所,三次被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河滩派出所恶警破门而入,抢走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牵走两头牛,水泵、录音机、缝纫机,骗了我丈夫1600元钱,抢走麦子时,儿子上前阻拦,他们对我儿子拳打脚踢,当时河滩镇派出所所长叫徐德胜。2000年腊月23日,他们把我从家中骗出,直接把我送到济南劳教所,因查体不合格而放回。2001年2月份开两会期间,三、四个警察又把我拖入车中,连鞋也没让穿,拉到河滩镇计生办铐在暖气片上七、八天。

流离失所

每到中共“两会”期间、7月20日、十一、元旦等敏感日,恶警都上门骚扰,经常在半夜砸门、敲窗户,弄得家人整日为我提心吊胆。

2002年秋,河滩派出所警察(一名叫宋效仁)到我家,拿着一张空白纸,让我贴照片、按手印。我说:“你不写明干甚么用,我不按。”警察说:“你不按就抓你去。” 我知道他们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没有怨恨他们。担心他们再来抓我,只好离开了家,流离失所。在外面吃了很多苦,遭了很多罪,整日牵挂儿子。我只有在晚上偷偷回家看看儿子,给他准备一些吃的、用的。早上一早就走。儿子整天逼他爸爸去找我,跟他吵架,吓得他爸爸也出来了,跟我一起走上了修炼的路。

家中只剩下儿子一人,无人照顾。实际是那些恶人把我们逼出家门,有家不能回。每逢过年过节,儿子心情就很差,整日借酒浇愁。2009年正月十五晚上,因酒后驾驶出了车祸死亡。假设父母在家的话,孩子有可能不会这样。这都是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的家破人亡,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不会离开家,孩子有人管不会整日喝酒,我儿子是被中共迫害死的。

丈夫被迫害

流离失所八年来,我和丈夫一直在外面给人家打工挣饭吃。丈夫王兴国是个老实人,每天干完活后也跟我一块学法炼功,身体也变得特别健康,干起活来跟年轻人一样快。从去年到现在,我们在昌邑市一家印染厂干活。

2010年6月20日早上7点30分左右,王兴国下了夜班在回家的路上,被昌邑市国保大队及都昌派出所绑架,失踪了七、八天。6月28日上午,亲属接到通知,让亲属到河滩民政所领人。他的哥哥从民政所把王兴国领回时,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目光发呆,脸色黑青,瘦了许多,问他甚么,他甚么也想不起来,在昌邑干活的这一段记忆全部丧失。被抓前他一直很好,脸色白里透红,记性很好,现在他几乎失去了生存能力,出了门连家也找不到。

有一天,王兴国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说:“警察给我蒙上眼,给我打针来”。只见他头上(头囟部位)有两个针眼,发红,还疼。这一定是在昌邑被抓期间,恶警给他注射了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中共对法轮功执行迫害政策,各级警察只是一群打手,为了钱而无恶不做。王兴国这么善良老实却被迫害成这样。

我说的这些全是事实,我们做好人没有错。中共江泽民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搞运动整人。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4/228750.html

潍坊 寒亭区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8-11-18:
参与迫害不明真相世人电话:
干扰电话:13240758409
片警:18563609551
街道主任郝其忘(旺):13964628456
街道书记韩至勇:15610607007
村委书记张全中:13791880853
会计杜秀丽:13105361056
村长刘顺富:13465702612
妇女主任刘素玲:158653665597

2018-05-27:
国保大队长 于新龙 手机: 18663660973 邮编 2261199
教导员 于洪智 手机: 18660637399
一中队中队长 黄绍辉 手机: 18663665089
二中队中队长 张龙寿 手机: 18663665092 15866515199


2018-05-05: 于新龙 大队长 手机: 18663660973
于洪智 教导员 18660637399
黄绍辉 一中队中队长 18663665089
滕树军 警察 18663665226 15853615177
张龙寿 二中队中队长 18663665092 15866515199


2018-01-24: 寒亭区法院主审法官刘法官0536-8185315
潍坊市寒亭区公安分局局长 刘向东:1865366921113905363658政委 黄在升:18663665366
13356788856
副局长 于善江:1866366596613606368366
副局长 大卫亮:1866366509913605360998
副局长 刘增伟:1866366537613563619999
副局长 薛俊科:1866366515613606368966
副局长 孙宗亮:1866366519813325250818
国保大队长 闫峰山:1866366508613953668177
教导员 管从超:1866366508713505361537
副大队 肖明刚:1866366508515865368599一中队 中队长 黄绍辉:18663665089二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